小雪花生存挑战

小雪花生存挑战
  • 主演:未知
  • 导演:未知
  • 地区:美国
  • 类型:欧美综艺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2
是娇惯得无可救药还是秩序严加管教?在这档真人秀剧集中,十个被宠爱的年轻人离开·1父母的庇护,走入大自然中

小雪花生存挑战第一集

洛嵘哼唧一声,从地上爬起来,可依旧不服输地道:“我睡过沃尔门家族的大小姐?哈哈,怎么?你也想睡?你有那资格吗?你就是个微不足道的养子,连狗都不如……”

这次,不等他说完,唐尼直接出脚,一脚踩在洛嵘的手背上,使劲儿地碾了几下,疼得他‘哇哇’大叫,才把他们兄弟俩踹一块哼唧去。

现在的唐尼异常残暴,连站在他身边的江梦娴都感觉自己浑身汗毛一炸一炸的。

“哥——”

江梦娴软软地叫了他一声。

唐尼面沉如水,一脚踢开了洛嵘被打出来的大牙,道:“你再对我妹妹不敬,我让你走不出帝都。”

谁知道那洛嵘从嘴里吐了口血沫出来:“哈哈,还妹妹?露西可是西提唯一的女儿,你有什么资格说她是你妹妹,尽往自己脸上贴金!”

“我说睡露西就一定要睡露西,你就一个连实权都没有养子,你管不着!”

可没想到,一道低沉男音如同洪钟般在这龙氏祖宅大院里炸开了。

“那就让我来管——”

声音来自人群之外,人们主动让开了一条道直通大门,见大门口敞开着,不知道何时,又来了一批人,这一批人明显都是外籍之人,一色儿黄头发,穿着统一,衣袖都有沃尔门家族的族徽。

一头金发的龙城站在队伍前面,风尘仆仆,但是双目却盛满了深沉精光。

“爸爸!你回来了!”江梦娴高兴地迎了上去。

龙城面色冷峻,可还是伸手揉揉她头发才大步朝里面走去,走到了洛氏兄弟被逼入的死角,看见了那一对搂在一起其实已经被打得瑟瑟发抖还在强装镇定的两人。

本以为他们是江小洛的后代,还想着下手的时候松一点。

但既然他们不是,那就不打友情价了。

见龙城来了,那两兄弟瑟瑟发抖,虽然,这两兄弟觉得龙城也就小小一个帝都的世家之长,他们根本不需要放在眼里,可每次龙城真人在他们面前的时候,总能感受到一阵不知道从何而来的压迫。

就算被龙城的气场压迫得无法喘气,洛宏也要硬着头发道:“龙城,我爸爸可是金銮,我妈是洛氏之主,你要是想对我们动手,先掂量掂量自己是个什么分量再说!”

龙城不和洛宏说话,而是直接问洛嵘,一双幽幽蓝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仿佛恶龙的死亡凝视。

“你方才说了什么?重复一遍给我听听?”

洛嵘眼看着他们人多势众,援兵迟迟不到,心里发慌,说话都没底气了,哆嗦道:“我、我爸是金銮,我妈是洛凰!你、你敢杀我,我回家告诉我爸。”

龙城面无表情提醒道:“不,我进门之前的上一句。”

洛嵘想了想,想起来了,大口大气地道:“我未婚妻是露西,我老丈人是西提,全球第二大军火商,他就一个女儿,以后他的身家全是我这个女婿的,到时候我就是全球第二军火商,我一炮轰死你!”

江梦娴无语死了,唐尼无奈地笑了笑。

龙城简直要被气笑了,忽然就一下子掐住了洛嵘的脖子,咬牙切齿道:“你果真好大的胆子,‘吃绝户’吃到我头上来了。”

洛嵘瞪圆了眼,不知道是极度惊吓,还是极度震惊,被龙城掐住了命运的喉咙,嗓子里发出几个僵硬的字节:“西、西提?!”

他眼珠子滚了滚,看见了龙城衣袖之上还带着沃尔门家族的族徽,龙城身后那一批人也是带着沃尔门族徽,其中甚至还有和他们打过交道的沃尔门族人。

龙城冷冷一笑,手下丝毫不放松:“你不是要吃我西提·沃尔门的绝户吗?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尽管来吃!”

洛宏也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龙城,你就是西提!你——”

这话惊住了全体龙氏之人。

龙城怎么就成了西提沃尔门……

现在有人回想起了当初龙城回来时候轻描淡写交代了这些年的去向:在非洲,挖矿。

所以,大家都以为他被拐卖出国在黑煤窑里挖煤……此时,龙家人自己都被这个口口相传的清奇脑洞给惊呆了。

龙城这种天纵奇才,就算被骗到黑煤窑挖矿,二十年过去了,他肯定都成煤老板了!

他那二十年,不是在国外黑煤窑里挖煤,而是作为非洲无冕之王,在非洲大规模开采稀有金属矿,用于高新科技行业、奢侈品行业和军火行业……

当龙城和西提这两人无线重合,大家觉得震惊,又觉得理所应当,西提才是龙城该有的样子!

龙城松开了掐着洛嵘脖子的手,居高临下地看着那洛氏兄弟,道:“对,我就是西提,今天,我的儿女打了你们,尽管可以回去告诉你们的父亲,我等着他来算账!”

此刻的洛嵘和洛宏屁都不敢放了,不敢拼爹,也不敢睡露西了,也就刚才吹吹牛逼吓吓‘乡巴佬’龙家人,吹着吹着,连自己都信了,可是正主来了,刚才的万丈豪情一下子就被现实泼的那盆冷水剿灭。

西提·沃尔门,那是什么人?

不说他现在是全球清洁能源领域第一人,也不说沃尔门科技,单说沃尔门军火工业……听说,西提手里有核弹,洛氏和各国一直在派特工潜伏进去搜集证据他持有核弹的证据,可进去了一批又一批的人,失败了一批又一批。

不等他们反应,龙城已经道:“全部丢出去,丢远点!”

大家等的就是这一刻,哄闹着将洛氏兄弟,和龙琪拉等人全部丢出去了。

今天来人不少,大概是因为周末,大家无所事事,都想过来凑个热闹,人越来越多,此刻更是得到了那个惊天大秘密,更多的人往这边来了。

龙城站在这个自己从小长大的地方,迎面扑来的气息,还是一如既往的熟悉。

他站在台阶上,看了看那大包小包拎着,即将被赶走的龙家人,道:“龙氏之人,可继续居住在此,这是我们龙氏祖宅,谁也抢不走。”

说罢,龙城的秘书已经拎着一口袋房产证进来了,他亲自刷脸卡,将龙琪拉和洛氏的违规操作给举报了,火速把祖宅给要回来了,户主是全体龙氏之人。

小雪花生存挑战

小雪花生存挑战第二集

“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呢?”

高庭宇有些好像的刮了刮她的鼻子,轻笑着开口,“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你这才二十多呢,怎么脑子成天就想着这些了?真要到三十四十,我不还得去吃壮阳药吗?”

叶澜依:“……”

怎么就变成是她想了呢?

明明是他那动作么,这么暧昧,还把她压到座位上,她……

瞎想到了一半,就被男人眼前的动作顿住了,眼睁睁的看着男人伸手帮她拉过安全带,轻轻的扣住,“多少年了,开车不寄安全带,坐车也不寄?”

叶澜依:“……”

原来他是帮她寄安全带啊!

天啦,她在想什么啊!

真是丢死人了,女人白皙的脸上炸开两朵姹紫嫣红的大红花,连头也不好意思抬了,为了避免尴尬,就跟后面的两个女人搭话,“那个,悠然,沐沐,你们今天逛街想买什么东西?”

“我给西辰和念念买点衣服,自己买个包包!”

“我给我老公和宝宝买衣服!”

乔沐沐边说,手轻轻的捂在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上,“我们都给老公和孩子买衣服,澜依,你呢?”

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坐在旁边的男人比后面的女人更期待,别人都给老公孩子买衣服,她跟个风也是好的呀,然而女人的回答,简直让他吐血一公斤。

“我什么都不缺,我是来看着你们买的!“

她确实是什么都不缺,吃穿住行都好的,根本就没什么好缺的,对于女人喜欢的奢侈品,她一点感觉都没有。

“你什么都不缺,你老公呢?也什么都不缺吗?”

乔沐沐都不用探头去看,也知道,男人的脸现在已经难看成什么样了,“你不帮他买吗?”

“他啊……”

叶澜依微微转头看了男人一眼,然后才说,“他不是跟我们一起去了吗?人都在了,喜欢什么自己买就好了,况且他比我有钱,他喜欢的东西,我也买不起!”

乔沐沐:“……”

沈悠然:“……”

高首长真应该要内伤了,不过说得倒是大实话!

“昨天以前,我是比你有钱!”

男人一边目视前方,开着车,一边漫不经心的开口说道,“从昨天民政局出来以后,我就是个穷光蛋了,所有的资产都在你名下了,高太太,你老公我,现在穷得连内裤都买不起了!”

叶澜依:“……”

“你要是不帮我买的话,为夫以后就只能不穿内裤睡觉了!”

叶澜依:“……”

“噗嗤!”

沈悠然用力捂住嘴巴,才能让自己控制不住狂笑的节奏,乔沐沐怎么控制都控制不住直接笑倒在沈悠然的怀里,这男人简直是极品大极品!

“悠然,你家男人现在已经不是最不要脸的了,已经被超越了!”

竟然用不穿内裤去威胁自己老婆给他买东西,实在是太邪恶了,“高少,说不定你家澜依就喜欢你睡觉不穿内裤的样子呢,所以,你这一招失算了!啊哈哈哈哈……”

叶澜依:“……”

“我一点也不喜欢他不穿内裤睡觉的样子!”

那样子想想都邪恶,不得不承认,虽然她家首长脱了衣服也很帅,可是脱了内裤的话……还是穿上内裤的样子比较帅,主要是那个东西太吓人了,“他还是穿内裤比较帅!”

沈悠然:“……”

乔沐沐:“……”

她总算是知道,嘴巴如此会说的高庭宇,这么多年来,对这个女人只有暗恋的份了,原来,这神经不是一般的木纳,简直是不懂一点情趣啊,这样的人给她们做朋友实在是太好了,往后还真的不用愁没有乐趣了。

“既然你觉得我穿内裤比较帅的话,那等会儿你就给我买条内裤吧!”

就在后面的人都快要笑喷的时候,开车的男人就淡淡开口了,“我要求也不高,内裤三条就行,你问问沐沐和悠然,我这个要求高不高,整个家,连同我整个人都给你了,三条你内裤你总得给我吧?”

叶澜依:“……”

这么说起来,好像还真是不亏呢,不过……

“你的内裤都不便宜的,我能给你买条便宜的吗?”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个男人穿的袜子都是几万几万的,她那点工资每个月那么点工资,除去,捐给福利院也就没什么了,基本就是月月光,没什么存款的,“这个月,还没发工资呢,等我发工资,再给你买贵的行吗?”

高庭宇:“……”

他前面说那么多,感情这个女人当他是白说的吗?

“行,如果你真的买不起的话,你到破不市场跟人讨点布料,给我亲手缝一条吧!”

真相弄死这个女人,往她名下转移那么多财产,卡里打了那么多钱,不知道去看的吗?还真是除了破案,脑子就没有用到过其他的地方过呢!

“那行的,我这个月工资还有五千块,便宜的内裤的话,还是可以买的,不用自己缝,我手工不行!”

说罢,女人才打开自己的手提包,掏出钱包开始认认真真的数包里的钱,那模样要多认真又多认真,看到男人的眼角一阵又一阵的抽搐着,他竟然把自家的老婆养得这么穷了?

兜里只有五千块?

“咦,我钱包里怎么多了一张两张黑卡呢?”

“那是你的彩礼!”

男人看都没看她一眼,就淡淡开口,“没找到你父母,就给你自己了,现在她是你的钱了,所以,你现在有钱给我买内裤了!”

叶澜依:“……”

“你是把你所有的积蓄都给我当彩礼了,所以才穷得买不起内裤吗?”

黑卡那得多少钱,叶蓝印自然是知道的,再加上堂堂首长外加豪门大少喊穷,自然是想到会有很多钱了。

“嗯,我的家产都给你了,所以,你以后要好好对我,不然会被天打雷劈的!”

叶澜依:“……”

车子在容都商场停车场停下来,带着乔沐沐这个孕妇逛商场自然是要格外小心的,沈悠然和叶澜依都争相恐后的去扶她。

小雪花生存挑战

小雪花生存挑战第三集

楚阳说话,没人敢不听。

一群人纷纷散去了,只有徐泾棠带着范君义还有李大马眼几个人留了下来,然后将南城这段时间的事情仔细说给楚阳听。

陈果很好奇,在一旁静静听着,直到范君义他们离开了,陈果才说道:“你这个人,黑不黑白不白的,实在太奇怪了。”

“呵呵,都是生活给逼的啊!”

楚阳苦笑,却也不想为自己辩解什么,而徐泾棠很好奇陈果是什么人,却也知趣的没有多问。

一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下午一点,徐武被几个护士从手术室推了出来。

所有人都诧异,因为徐武被砸坏的两条腿,皮肉已经收拢,重新恢复了两腿的形状,徐武也从昏迷中醒了过来,然后,一脸惊愕地望着自己的双腿,之后,便看到了站在一旁的楚阳。

“南哥?”徐武揉了揉眼睛,再一看,还真是楚阳回来了。

徐武激动坏了,想要从推床上坐起来,人刚起身一半,脑海之中一阵天旋地转,身子一软,又晕了过去。

宸胥的鬼魂,此时从徐武的身体中飘了出来,说道:“伤势太重,人不宜醒。”

“多谢前辈了!”

楚阳施身一拜,这是古人的礼节。

护士和大夫都迷糊,这人干嘛呢?

不过现在,几乎整个外科都知道楚阳是什么身份,根本没人敢问他,楚阳轻轻望过去,护士和大夫全都吓得纷纷转头,身子都在发抖。

“麻烦各位了,给我兄弟找一间最好的病房。”楚阳说道。

“嗯,我们,会尽最大程,程度照顾的!”主刀大夫壮着胆子答应道,吓得说话都结巴了。

“泾棠,徐武你帮忙照顾着吧,我那边抽不开身,等忙完了再过来。”楚阳对徐泾棠说道。

“南哥,放心吧,交给我了!”徐泾棠应承了下来。

全部忙碌完,已经是下午三点,楚阳和陈果下了楼,一边走,陈果一边笑道:“你在临海到底做了多少坏事啊,瞧瞧那些护士和大夫都被你吓成什么样子!”

“问心无愧就好了啊!”楚阳苦笑,刚走了几步,然后远远愣住了。

远处,岳玲珑刚刚从林燕秋的病房出来,关上门的时候也是微微一怔,漂亮的大眼睛瞪着远处,然后震惊地捂住了嘴。

“你……!”岳玲珑险些喊出来,却看了一眼林燕秋的病房,然后便跑了过来,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岳女神,半年不见,又漂亮了啊!”楚阳打趣道。

岳玲珑想说什么,看了一眼陈果,终究没开口。

陈果说:“你们聊吧,我去那边等着。”

说着,一脸笑意走远了,偶尔还会回头看一眼岳玲珑,心说楚阳这个混蛋,到底认识多少漂亮女孩子啊!

林燕秋和戴姗姗也就罢了,那是没办法了,但是,多一个都不行!

那边聊了一阵子,楚阳才追了上来,陈果瞪着他,娇声道:“和你们岳女神聊完了吗?”

楚阳摸了摸鼻子,却知道陈果是误会了,不过也没解释。

岳玲珑和他说了很多话,关于林燕秋的,关于白落落和莫晴的,楚阳有时候都觉得意外,自己什么时候招这么多女孩子惦记了呢?

下午四点,楚阳和陈果回到了那栋别墅,陈果歪着头一脸好奇,在那里一个一个的数房间。

楚阳挺纳闷儿的,问她:“干嘛呢?”

陈果说:“我觉得,房间好像不够用啊!”

楚阳诧异道:“这么多房间还不够用?”

陈果说:“我一间,林燕秋一间,戴姗姗一间,以后还会有孩子呢,这房子小了啊!”

“真的想要孩子?”楚阳捧住陈果的俏脸儿,问她。

“当然想了!”

“好,满足你!”楚阳大笑,一把便将陈果抱了起来,直奔其中的一间卧室。

“呀,坏蛋,你快放我下来!”陈果挣扎着,却知道难逃魔掌了。

……

卧室中,一阵暴雨狂风。

渐渐地,狂放变成了飓风,飓风又变成了台风……

“雅姨,晚上我想吃红烧鱼!”

别墅外面,羊肠小路,赵雅牵着野狼的一对儿女刚刚回来,此时是五点半。

赵雅笑着说,“小馋猫啊,不能只吃肉,要多吃蔬菜的!”

这时候,柳依依的那辆豪车停在了别墅外,刘子洋大喊着跑了过去,嘴里喊:“柳姨!晚上我要吃红烧鱼!”

柳依依下车,手上提着两套昂贵的女装,赵雅愣了愣,连忙迎了上来,“柳总,您这是……?”

“给陈果买的。”柳依依笑道。

“陈果?”赵雅一脸茫然。

“啊?你还没见到楚阳他们吗?”这一下,轮到柳依依愣住了。

“楚阳……回来了?”赵雅吃惊不已。

“二爸回来啦?!”刘子洋和刘子琪高兴得蹦蹦跳跳的。

柳依依眼看赵雅神色不对,连忙解释说:“楚阳这次回来,是为了白总他们的事情,可能还在忙吧,我给他同事送两套衣服过来,赵雅,有喜欢的吗,我也送给你两套?”

“谢谢,不用了。”赵雅的神情落寞了几分,拿出钥匙,轻轻开门。

房门打开来,赵雅刚一走进去就发现不对了,里面陈果的声音时高时低,一浪高过一浪的,听得赵雅脸红心跳的。

她连忙退了出来。

“雅姨,你怎么啦?”刘子洋不明所以,奶声奶气的问道。

赵雅摸了摸刘子洋的头,对柳依依说:“柳总,我带两个孩子去雪儿的别墅了。”

赵雅也不解释,拉着两个孩子便向外走。

“雅姨……”刘子洋还不想去,嘟着嘴喊起来。

赵雅连忙哄他:“乖啊,让慕容阿姨给你做红烧鱼,好不好?”

眼见着赵雅带着两个孩子离开了,柳依依柳眉微蹙,赵雅并没有将别墅的门锁起来,柳依依拿着两套衣服走进去,然后,便惊得俏脸儿一下红透了。

楼上还不自知,狂风暴雨又持续了一个来小时才停歇下来,陈果满脸红晕,躺在床上累得一动都不想动了。

想一想,又生气,一脚踢了过来,娇声说:“混蛋,大白天的你就这样,再好的田也被你给犁坏了!”

楚阳却是一阵坏笑,光着身子出门来了,这间别墅,他连自己的卧室在哪儿都忘记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