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痴的反击

舞痴的反击
  • 主演:李泰容
  • 导演:未知
  • 地区:韩国
  • 类型:日韩综艺
  • 语言:韩语
  • 年份:2022
在今年夏天与Mnet《街头男战士》见面之前,将首先播出为了那些虽然不是专业舞者但对舞蹈充满热情的人们,《街头女战士》队长们亲自教学舞蹈的指导型真人秀节目《舞痴的反击》。该节目将唤起充满魅力和兴致的"舞痴"们的潜力,展现成长的面貌,预告他们180度的大转变。《舞痴的反击》方面表示,NCT泰容被选为了MC。NCT泰容曾出演过《街头女战士》,与队长们们有过合作。泰容对舞蹈怀有火热的热情,为了成长而不断努力,作为对舞蹈是真心的爱豆而备受瞩目。期待他将通过《舞痴的反击》与对热爱舞蹈的参赛者们产生共鸣,并传达他们的热情与成长。

舞痴的反击第一集

卧槽!

如果真修复了!

那也太快了吧!

一个抬手!

随意一抹!

祖器就修复了!

这是一点也不给旁观者反应时间啊!

“那个......祖器之灵,祖器真的修复了吗?”

纪梵西有些不确定开口一问。

“还能有假不成?”祖器之灵瞪了一眼纪梵西,接着目光一动盯住了陈正:“刚才好像是你对着我的本体抹了一下,你这个家伙......肉身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可你这法力水平也太弱了一点吧,姑奶奶都不想多看一眼,真是你修复了姑奶奶的本体?”

她确定祖器已经修复,只是无法确定到底是不是眼前这个奇怪小子。

“我不信是此子修复了祖器!”

圆球法冠老者此刻沉声一句。

他这一次来三界地缝找湮灭神族,是为了湮灭神族的一件东西而来,当然不是为了这件诡异祖器,这件诡异祖器让湮灭神族从域外坠入三界地缝中,自己要是把这件祖器带回了宙光城,宙光城肯定也要坠落。所以不管是带来的宙光神水还是宇极圣露,都是为了与湮灭神族交易。

而此刻!

这小子如果真赢了赌局!

那么自己就要白白奉上宙光神水还有宇极圣露!

不甘!

不愿!

还有不爽!

“听说你能勾连一个特殊领域,能窃取超越大轮回的发力。”

陈正没看其他人,只看着祖器之灵淡淡一问。

“是借不是窃,修行人的事能叫窃吗!”祖器之灵反驳了陈正一句,又盯了陈正好几眼,眉头微微一蹙道:“说实话我也不相信你能修复我的本体,因为我的本体很特殊,你要是能让我信服,我可以勾连那个特殊领域,借来磅礴法力。我本体虽然修复了,不过并没有恢复到巅峰,所以不可能借来超越大轮回的法力,不过我相信借来的法力也足够让你恢复到半步霸主那一境,前提是你肉身元神是半步霸主层次。”

“半步霸主?呵!此子绝对不可能是半步霸主!何况在这三界地缝之中,哪怕是半步霸主亲临,也要被地缝的特殊法则压制到第六境,所以这地缝之中,最强战力只有第五境!本座身为宙光城五老之一,哪怕本身修为是不灭第九境,在这三界地缝之中,也只有第五境战力!”圆球法冠老者冷笑,接着双眼眯成了一条线盯着陈正:“还有一点,本座不信你能修复这件祖器,当然本座不是说祖器没有修复,只不过修复祖器之人不是你!”

“洞萧道人,你这老东西是想耍赖不成?”

纪梵西冷声一喝。

“倒不是耍赖,本座怎么也是有身份的人,本座要输个心服口服才行!何况本座如果真耍赖,直接转身就走,你湮灭神族也拦不住本座!”

老者盯了纪梵西一眼。

“你!”

纪梵西面色更冷。

这老东西,分明是不想兑现赌约了,分明是找了一个借口!

“如果你用了什么特殊炼器手法,本座身为宙光城第一炼器大师,不说精通所有炼器手法,这天地间九成九以上的古法本座还是知晓的,湮灭神族应该也知道,本座曾经得到过一件法器,那件法器中收藏着从破灭纪元到这个时代的所有炼器手法!所以年轻人,你刚才那一手,根本不是什么炼器手法,唯一可以解释的一点,是有人帮你修复了祖器,你元神中或者体内,应该有一个古老而强大的生灵之魂在吧!本座与你的赌约,是赌的你修复祖器,而不是你体内其它生灵修复祖器!”

老者目光一动,盯着陈正就是一声轻哼!

“狡辩!”

纪梵西低吼。

“......”

姜婳与两大古仙眉头都是一皱,说实话没想到这自称有着不灭第九境道祖修为的洞萧道人,居然会如此狡辩。

“那是因为你层次不够。”

陈正淡淡笑着道。

“嗯?本座层次不够?哈哈!可笑!本座乃是第九境道祖,虽然在三界地缝内只有第五境战力,可本座肉身元神都是不灭第九境,本座还见过天地间几乎所有炼器手法,你说本座层次不够?哼!要不要本座将那件法器拿出来,让你开开眼!”

洞萧道人一阵大笑!

陈正目光一动,看向了悬浮着的祖器,打量了数眼之后道:“不是我看不起你这个宙光城第一炼器大师,你哪怕成了纪元霸主,哪怕精通这天地间所有炼器手段,也不可能修复这件祖器。这件祖器外部并没有任何损坏,只是内部的脉络出了一些问题,刚好我见过那种脉络,所以能修复它。如果我没见过那种脉络,我其实也没办法修复它。”

嗯?

脉络!

什么脉络!

殿内之人露出好奇之色!

“哼!装神弄鬼!你说是就是啊!”

洞萧道人冷哼!

“他说对了,确实是脉络出了问题!”

只是!

下一刻祖器之灵开口就是一句,而且她一双眸子,此刻已经亮了起来,还直勾勾盯着陈正!

“什么!”

洞萧道人一惊,接着面色一沉,此刻心中无数念头飞闪而过,他本以为祖器之灵是故意要刁难陈正,以为自己找到了机会,可此刻才明白祖器之灵应该是想验证一些东西!

“来。”

这时陈正右手抬起,对着祖器一抓,祖器没飞过来,而是祖器内部神光一闪,下一刻神光就勾连出一个光之脉络!

哗!

突然!

陈正随手一抹,光之脉络分裂错乱,祖器之上出现了一道道裂痕!

什么!

这是什么情况!

“你!”

祖器之灵面色大变,死死盯住了陈正!

哗!

不过刹那之间,陈正随手一抹,光之脉络恢复正常,祖器恢复如初,祖器之灵神色有所舒缓!

“没见过这种脉络,没真正掌控这种脉络,也修复了这玩意儿。”

陈正收手,光之脉络隐入了祖器内。

“所以......所以陈兄刚才是向我们展示.......陈兄有着随意修复破坏祖器的能力吗?”

纪梵西想到了一点,盯着陈正吞吞吐吐一问。

“恭喜你答对了。”

陈正对着纪梵西微微一笑。

这一刻!

古殿之内!

寂静无声!

舞痴的反击

舞痴的反击第二集

第361章绝地翻盘?

宫老板迅速清理了一下场子,原本那些打球的人,全部都停了下来,纷纷围到了最中间台球案的四周,不过也不敢太靠近。

这么近距离的观看世界排名第一的斯诺克大师打球,这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

这特么还要啥自行车啊,赶紧近距离膜拜大神啊。

很快,宫老板就迅速的整理出了一个标准的台球案子,旁边也是腾出了很大的地段,方便两个选手打球。

一切都是按照国际标准化,包括斯诺克的用球和球杆,毕竟这可是全世界目前排名第一的斯诺克大师啊,绝对怠慢不得。

“怎么样,莫大师还用得习惯吧?”

宫老板递上了最好的球杆,这是他专门找斯诺克协会的合作商订购的,绝对符合大赛级别的标准。

看这宫老板一副谄媚的样子,黏在了莫庄毕的后面,活像是一个跟屁虫似的,真的是有点恶心啊。

“嗯,还不错,就它了。”

莫庄毕握着宫老板新递过来的台球杆,也是心情大好,这个宫老板还是会做事情。

程生眼见这宫老板只顾着莫庄毕,也是呵呵一笑,随意的从室友孙昆手上拿了一个普通球杆,不耐烦的说道:“我说,你们几个好了没啊?”

莫庄毕顿时就是眉头一皱,妈的,你这小子刚才看见我的热身,竟然还敢大放厥词。

行,想找死,我成全你。

“哼,你懂什么,作为一个世界最顶级的斯诺克选手,我必须把身体状态调整到最好,似你这种业余选手,只有被我吊打的份。”

莫庄毕简直猖狂到了极点啊,一脸不屑的在继续瞄杆,握杆,好特么专业哦,看得人那是一愣一愣的。

对此,程生只想说一句,忽悠,接着忽悠。

尼玛这名字起的真好,不装比你特么会死啊,打个球而已,满口的给我说专业不专业,神经病吧。

这也难怪,一边的斯诺克大师那是煞有其事的在进行热身运动,反观另外一个,这会连抓球杆都是现学的。

“这样,这样,哦,挺简单的么?”

“不对,不对,你抓杆姿势不对,指头垫着,艾玛,你行不行啊?”

这一边,室友孙昆还在教程生握杆,这特么简直不要太坑啊,程生连抓杆都不会,怎么跟人打啊。

“呵呵,有意思的小子。”莫庄毕哈哈一笑,还以为多厉害,原来是个彩笔啊。

终于学会了握杆方法,程生不紧不慢的来到了台前,地下的人那叫一个鄙夷啊,完全看不起程生。

“握杆都不会,还玩个毛。”

“呵呵,真是煞笔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啊。”

程生耸拉着眼皮,对于台下人的找事挖苦,就当放屁。

“小子,你先开吧。”

莫庄毕冷哼一声,举着球杆点了点球台,眼睛都要撇到天上去了,简直就是用鼻孔看人一般。

“呵呵,行啊,我第一次玩,先试试吧。”

程生很不专业的站到台前,桌面上已经放好了斯诺克打发的彩球和红球。

台下的人都是一阵紧张,这个小子他会怎么开球呢,会不会一杆下去进洞呢?

就在众人期待的时候,程生眉头一皱,胳膊带着杆子朝前一捅,在这一点都不标准的姿势之下,只听得“哐当”一声。

下一刻,让人傻眼的事情发生了,只见原本摆在说上的红球,程生这一杆下去不仅没有一个进洞的,反而是因为打击点和姿势的不对,桌上的红球全被这冲击力砸到地上了。

“当当当。”

桌球掉落的声音传来,全场寂静,随之而来的就是哄堂大笑。

“哈哈哈,笑死我了,这小子真的一点不会啊。”

“是啊,连开球都不会,我,哎呀岔气了,我第一次看见有开球,把球全部开到地下的。”

程生也是嘴角一抽,妈的,生哥我确实没玩过啊,第一次打嘛,情有可原,情有可原。

在室友的无奈眼神下,程生坐回了座位,这破球开的,完全是瞎胡闹。

“哈哈,小子,我真是,你简直是为斯诺克丢人,行了,你也不用开了,还是我来吧,我提醒你,你可能要一直坐在那里了,没机会摸球杆了。”

莫庄毕冷着脸子,程生这算是失误,所以轮到自己开球,但是自己可不会给他机会了。

“哒。”

完美的开球,一杆下去打得很开,而且有红球进袋,场上的人都是发出了欢呼。

“莫大师牛哔啊。”

“一杆收,这绝壁是一杆收啊。”

斯诺克的打发是一杆红球,一杆彩球,红球全部进袋了,才能打彩球,最后看谁的得分高。

可以说,只要让莫庄毕摸到两次以上的球杆,程生就稳输了,这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对决啊。

场上的观众都是心知肚明啊。

果不其然,莫大师的杆法简直出神入化了,吊中袋沉底打蓝球,回球之后再打红球,无论是任何刁钻的角度,这个莫大师就好似计算机一般,计算出最完美的路线,真的可怕。

这便是世界排名第一的大师啊,哪里是业余选手能比的。

“咕咚。”

随着一杆又一杆,场上咽口水的声音也是不绝如缕,这才过了十五分钟啊,场上的球就被莫大师收掉了有三分之一啊,照这样下去,程生的赢面太少了。

“此杆法简直堪称神来之笔啊,哎呀,这位置不好,莫大师他?”

眼看,一个小失误,莫庄毕的一个不小心,打薄了,不过不影响,就是这角度太烂了,只要力度一个掌握不好,就完蛋了。

“呼。”

莫庄毕长出了一口气,场上的球大部分都被自己打了,积分也是越来越多,即使这一次失误了也无所谓。

“锵。”

果然,莫庄毕轻推了一下,没有推进袋,转而把球打到了一个最尴尬的地方,被两球夹着了,完全把前后封死了。

“小子,该你了。”

“嘶。”

“这位置,妈的绝了啊,这小子只好防守了。”

“夹在两球中间,无论如何都打不了的啊,推杆防守吧。”

场上的人也是纷纷赞叹,莫庄毕也是一乐,这本来进攻的一杆,没有打进洞,反而把红球推到了一个死角啊,被两颗彩球夹住了,看你怎么打。

这样的话,无论怎么挥杆,红球碰到彩球力度都会被缓冲掉,完全无法进袋啊,而且还要担心白球碰到彩球,实在是蛋疼啊。

总之,太难打了。

一时之间,莫庄毕也是心情大好,尼玛,老子赢定了。

程生估计也只有防守了吧,然而让众人咋舌的事情出现了,只见程生直接开始瞄路线,这是准备进攻,强行让球进袋?

嘶,这完全没可能的啊,一旦失败了,势必改变红球的位置,这样莫庄毕就能轻易地一杆收下剩下所有。

这是一场豪赌,是程生的豪赌。

程生瞄了一下路线,耳听周围人的质疑,也是一笑,一群渣渣,待会让你们看看什么叫做大师。

于是乎,一道淡淡的声音传了过来。

“小辣鸡,生哥教你们什么叫做翻盘,就这个角度,老子进攻然后一杆收!”

狂傲的话语回荡在这里,久久没有停息,所有人都是一呆。

下一刻,程生突然动了!

舞痴的反击

舞痴的反击第三集

夏瑶一听这话,先是瞪大了眼睛,刚开始要高兴起来了,顿时嘴巴又嘟起来了,再虚弱也挡不住那股子委屈。

夏瑶:“啊!杨过,我要咬你,你太过分了,儿子多好啊!不行,我受不了这个委屈……”

杨过:“咬咬咬……嗳,我先来看看我宝贝儿子……”

一个老护士小心翼翼地抱着,正要抱过来看。

外面。

老妈、夏瑶他妈、夏知非、陈小婷都兴奋了起来。

老妈:“哎呦喂!老天保佑,我有孙子了。”

夏知非:“嗳!我侄子……我亲侄子。”

陈小婷开心得跳跳跳,好闺蜜生了,好开心。再瞅了瞅旁边的夏知非,嗳!一头脑。

这边,那边有人刚要开门。

却听夏瑶忽然“啊”了一声,叫得很尖。

夏瑶大喊:“还有一个,还动呢。”

接生的女医生一个踉跄,错愕道:“唉,这又是没检查惹的祸啊?要是做了产检,早就知道了啊?”

杨过一脸懵逼,一脸狐疑。

夏瑶:“真的还有一个,还动呢。”

顿时,女医生连忙道:“这个孩子先抱出去,继续……小王,来继续帮忙。”

……

门外。

一个护士抱着杨过的儿子出去了,把杨过老妈他们激动得不行了。

老妈:“赶紧抱进去啊!多俊俏的宝宝啊!他妈得得看看他呢。”

护士:“阿姨,你们还不能进去,还有一个呢。”

“啥?”

夏知非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还有一个?”

老妈错愕了一下,然后合不拢嘴道:“双胞胎?天呐,这么幸运的吗?”

陈淑涵再高冷,也不禁露出笑容:“双胞胎啊……”

……

外面的人都开心着,杨过此刻再次喊了起来。

“老婆我爱你……”

“我银行卡归你管……”

“打扫卫生我来……”

……

可这一次,夏瑶脸上的痛苦之色尤盛,好像杨过喊啥也不顶用。

女医生顿时脸色一变:“不好,是脚……一只脚,还有一只脚蜷缩着,横跨着……等下,推进去……”

杨过顿时闭嘴了,脸色都白了,尼玛,这他么不是难产么?多高兴一件事儿啊!怎么就这样了啊?

女医生尝试了几次:“不行,胎位不正,是难产……要剖……”

“不行……”

夏瑶忽然大喊,虽然脸色苍白得不行了,但还是喊不行。

杨过一看,媳妇儿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夏瑶:“第一个都生了,第二个能不能让他在里面待一天,再出来啊?”

众人无语,这关键时刻呢,你还讲笑话?你当这是干嘛呢?今儿生不出来,还等明天生?合着你要是天天不想生,过个三年,指不定还能生个哪咤出来,是不是?

女医生:“不行,羊水破了,必须尽快剖腹产,否则母子都有危险。”

夏瑶顿时看向杨过,哭了,稀里哗啦:“我不要剖,我不怕疼……我怕留疤,你说过剖腹产不好的。”

医生:“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谁都没料到这种情况的发生,快做决定啊!”

所有人都看向杨过,医生看杨过是因为杨过才是家里的主事人。

夏瑶看杨过,是她觉得杨过无所不能。

一秒。

两秒。

五秒。

十秒。

杨过脑袋上汗直冒。

医生:“你倒是快点儿决定啊!难道你真想母子都危险?”

忽然,杨过神色一变,闭上眼,然后猛的睁开:“你们全都让开,让我来。”

“啥?”

医生、护士、全都错愕得不行了。

女医生:“你疯了,你以为你谁啊?医生解决不好的事儿,你还能解决?”

杨过郑重地说:“你让开,让我亲自来。”

顿时,杨过连忙上前道:“我水平很高,瑶瑶相信我。”

夏瑶:“嗯!好!”

女医生大叫:“你疯了?”

杨过顿时把单薄的被子一拉,大喊道:“夏知非,来。”

“轰隆……”

夏知非早就着急得不行了,杨过一叫唤,轰隆一下就把们给踹开了。

夏知非:“我在呢!”

杨过:“把所有人带出去,我亲自来。”

夏知非一看杨过神色难得的严肃,说话也非常的郑重。顿时,二话不说,把军官证往外一掏道:“各位医生同志,辛苦了。既然杨过说了他能行,那就能行!这是我妹,我比任何人都要担心她……我既然相信杨过,你们就得信我。”

老妈急的脸都唰白了,那个已经生出来的宝宝也根本没心思抱,没心思看了啊。

陈淑涵:“医生,我是夏瑶的母亲,我这女婿能行的吗?”

医生护士全懵了:这一家子全神经病吧?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儿啊!但是,光夏知非那分量,说出来的话,她们就不得不去考虑。

于是,一群人在门口,院长也被叫来了。

一个堪堪五十几岁的中年人。

医生:“杨院长,您看……他们要自己接生……”

陈淑涵:“我这女婿,是给彭子期将军看过病的。”

杨院长:“啥?”

陈淑涵:“你没听错,彭子期将军。”

顿时,杨院长:“小陈,你出来,让里面那位先生自己来吧。”

彭老爷子的名头往外面一摆,所有人都傻眼了。那女医生看着一脸严肃,正在做着奇怪动作的杨过,心说:这货不是一明星么?怎么就给彭老将军看病了啊?他本事有那么大么?

……

杨过老妈、陈淑涵、陈小婷进来了,还有那个陈医生留在了屋子里。

因为不需要别人的帮助了。

老妈和陈淑涵一左一右站在旁边,给夏瑶鼓劲儿。

陈小婷握着夏瑶的手,心疼得不行了。在心疼的同时,还心惊肉跳的,不知道这傻姑娘怎么就这么倔强?都到了这会儿了,还要顺产?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啊!

而杨过,正在给夏瑶做按摩。

按摩的手法很奇怪,是先从脚开始的。通常来说,按摩这事儿是很慢的,陈医生在旁边只感觉心惊肉跳的,多次催促杨过,实在不行就放弃,还能来得及。

然而,杨过却置之不理。

陈医生:“你光按摩,有什么用啊?”

杨过:“你不懂,在华夏古典医学中,有一门手法是专门为接生而存在的……这叫乾坤正位法。”

陈医生觉得这人肯定是疯了,乾坤你妹啊?都这样了,你还指望能正位?

但是陈医生却看见杨过的按摩手法很快,为什么总盯着一些穴道滑动?就算真的有点本事,但是穴道和接生有个毛的关系啊?

两分钟,杨过从脚底按摩到了夏瑶的肚子这儿,双手以一个很奇怪的姿势在夏瑶的肚皮上荡来荡去的。

夏瑶:“他在动,在动。”

杨过:“别慌,现在还没生,先不要用力,放轻松,轻松……对,深呼吸,放松……”

五分钟后。

陈医生傻了,那啥?她怎么感觉自己好像看见了脑袋,不对啊!脚呢?难不成宝宝在肚子里面又转了一圈?这不可能的吧?这时候的小孩子根本是无意识的啊!要是能转圈,那还特么要医生干嘛啊?

可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脑袋出来了,杨过:“媳妇儿,用力……”

再五分钟。

随着啼哭声,又一个宝宝出来了。

陈医生连忙接手,杨过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脑门上,鼻尖上,下巴上全是汗。身后的衣服已经完全都湿透了。这“乾坤正位法”可是他刚刚从系统中学到的,算是系统给他的超级福利吧!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