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多田光首次录音棚演唱会

宇多田光首次录音棚演唱会
  • 主演:宇多田光
  • 导演:未知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韩综艺
  • 语言:未知
  • 年份:2022
本次录音棚演唱会是在伦敦著名的唱片工作室AirStudios进行录制,主旨在于将1月19日发布的新专辑《BADMode》中录制的歌曲以现场表演的方式首次呈现。在新专辑发布的同一天,将专辑中收录的大部分歌曲以演唱会的形式进行展现,对于宇多田光来说也是初次的尝试。M1.BADMODEM2.OneLastKissM3.君に夢中(为你着迷)M4.誰にも言わない(不告诉任何人)M5.FindLoveM6.TimeM7.PINKBLOODM8.FaceMyFears(EnglishVersion)M9.HotelLobbyM10.BeautifulWorld(DaCapoVersion)M11.AboutMe

宇多田光首次录音棚演唱会第一集

大约一刻钟后,高晋出现在了林楚之的房间内。

“真是稀客啊!不知道高公子来到小生这里,所为何事啊?”林楚之对于高晋的出现似乎有些意外。

“那些人把什么都说了!”高晋的语气十分的平静,就好像那些人昨晚不是来刺杀他的一样。

但是只有高晋自己清楚,他在试探林楚之,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出哪怕一丝的异样,可是结果让他很失望。

林楚之就好像什么都不清楚,更加没有发现自己的真实身份一样!

这让高晋不禁怀疑,自己的猜想是不是错了!

其实林楚之根本就没有将自己认出来!

毕竟当初他们分开的时候,两人都是小小稚童,十几年的成长让他们的面容早就已经改变。

尤其是自己这张脸,若不是近距离地仔细盯着五官看,哪里还能分辨出和幼时相似的地方。

“是吗!那真是恭喜高兄了!”

“这下知道了背后指使是谁,你就可以去报仇了!”

高晋看着林楚之的欣喜,但总觉得他这番话里有别的意思。

“你真的希望我报仇?”高晋带着些许不确定地问着。

“不然呢,等着那人再派人来杀你第二次吗?”

“高兄还好好活着,背后之人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林楚之有些不明白高晋为什么会这么说?

在面对有人想要杀自己的情况下,难道不该是先下手为强吗!

“既然如此,那林公子就别怪我了!”

话音刚落,高晋以手为拳向着林楚之袭击而去。

林楚之这次完全没有预料到高晋会突然动手,一时间躲得有些慌乱。

“高公子你这是做什么?为什么要打小生?”林楚之还真是不知道高晋这突然发的什么疯,就要动手打他。

“因为那些人说背后指使的人,就是你!”高晋冷冷地开口。

林楚之听了有些怔愣,这怎么还牵扯到他身上了?

“高公子你可千万别相信那些家伙的话啊!他们纯属就是挑拨离间,小生可是从来都没见过他们!”

林楚之在四处闪躲之时,还不忘继续向着高晋解释着。

“既然是从来没见过的人,为什么非要诬陷你!你难道到了现在都还要继续骗我吗!”

可是高晋对于林楚之的话,好像是一点也不相信。

“骗你,小生为什么要骗你呀!你我之间一没仇怨,二没血海深仇,小生到底为什么要杀你啊!”

林楚之突然觉得自己这么多年,费劲心思的寻找这家伙,完全就是个错误的决定!

谁能想到,小时候挺聪明的娃,怎么长大后就变得这么蠢了呢!

别人说什么就信啊!

林楚之在心里如此抱怨的时候,可能没有意识到,他在高晋的心里也是个不可信的“别人”!

“其中原因,只有你自己知道!”

林楚之听到高晋这话,心里不禁咯噔了一下:难道殿下是在生气自己没有和他相认吗?

可是也不应该啊!自己不是早就将名字告诉殿下了吗!

这就代表他已经将身份表明了啊!

两人鸡同鸭讲了许久,直到最后高晋的拳头,已经直直地朝着林楚之的脸挥去,林楚之在紧急之下,喊了一声“殿下”!

高晋的拳头骤然停住了,林楚之紧闭着眼,没有想象中的疼痛。

他微微睁开眼偷看,吓了一跳,高晋的拳头已经到了自己眼前,距离他的脸就差了那么一公分。

“呼~真是吓死人家了!”林楚之慢慢移过了自己的脸,然后手捂着胸口,轻轻安抚着自己受惊了的小心肝儿。

“你果然认出我了!”高晋收回了自己的手,但是那语气听起来更加的冷了。

“咳咳,殿下还和小时候一样的俊朗可爱,楚之想要认不出也很困难!”

林楚之知道眼前的人生气了,这甜言蜜语说起来也是熟练的很。

“哼,你这张嘴到还是像小时候一样,惯会哄人的!”可是对于林楚之的示好,高晋似乎并不买账。

高晋整理了一下因为刚才的追打,变得有些凌乱的衣物,然后坐在老神在在地坐在了凳子上,等着林楚之的长篇大论。

而这些都是小时候他看着林楚之忽悠别人,得来的经验。

可是林楚之看到高晋这架势,原本准备的话,突然间就说不出口了,在酝酿了半天后,只说出了七个字——

“殿下,楚之好想你!”

林楚之矫揉造作的声音,成功让高晋的身上爬满了鸡皮疙瘩。

并且让外面的乐儿,心顿时凉了一半。

他们两个,果然有奸情!

乐儿一脸落寞地离开了,这次回去,怕是没办法举行她和高晋的婚礼了!

旧情人都找上门了,而且那两人绝对还是藕断丝连的那种!

二月抱着囡囡在院子里晒太阳,看着乐儿神情难过地从远处走来,以为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抱着囡囡就立刻迎了上去。

“怎么了?干嘛一副要哭了的表情!”

就算和高晋吵架了,乐儿这丫头也是个不会哭的人,怎么这次看起来会这么严重!

“呜呜呜呜~,老娘的男人被抢了!”

乐儿一看到二月的关心,她就再也忍不住了。

从刚才就憋在心里的郁气,这会儿终于喷泄而出,嚎叫着想要抱住二月。

可是二月躲开了!

感觉到怀抱的落空,乐儿眼角挂着泪珠,一脸的懵。

对于二月对自己的抗拒,她表示很惊讶!

比,高晋有旧情人这件事情,还要来的惊讶!

“难道连你也不爱我了吗?”乐儿可怜兮兮地撅着小嘴,看着二月。

看到突然撒娇的乐儿,二月的嘴角不禁有些抽搐,“我这还抱着囡囡呢!你可千万别吓到她了!”

看着如此孩子气的乐儿,根据以往的经验,二月猜想着这丫头怕是又开始自己脑补,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对于心里的担心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乐儿看了看被抱在二月怀里的小丫头,人家正笑嘻嘻地看着自己,乐儿只感觉原本都要泄洪的眼泪,突然就被她给憋回去了。

“真是没劲!老娘被抢了男人,居然还没法哭了!”乐儿撅着小嘴,小声抱怨着。

“男人,你居然还有野男人……”

宇多田光首次录音棚演唱会

宇多田光首次录音棚演唱会第二集

周帝退位的事情,就跟龙卷风一样席卷了整个世界,对于这一切,每一个人都心思各异,慑家内,慑家主看着不远处的慑冷言。

“往日你与太子殿下都交好,日后也小心点行事,另外桐儿可安排好了、”慑家主看着慑冷言道,“桐儿定然不可以被人发现,不然慑家就大难临头了,那寿辰公主你打算怎么处理?”

“处理?父亲你觉得要怎么处理寿辰公主?难道你打算找人暗杀了寿辰公主?可父亲你别忘记了,不可能的,陛下都没有要了寿辰公主的命,你觉得我们可能吗?父亲你还是安分的好,往日你站在大皇子的那一边,若此刻冒头,可是很危险的,”

“逆子你说什么?”听到这冷嘲热讽的话,慑家主立刻脸色难看了起来,“有你这样跟为父说话的吗?”

“父亲你想让我怎么跟你说话?别以为我不知道,当日你动用我的人,去帮助大皇子,如果这事情让太子殿下知道了,你觉得我们二有着好果子吃吗?你为了自己的利益,将桐儿送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如果不是我快你一步,送走了桐儿,你是不是眼下就押着自己的女儿跟外甥,去见了太子殿下,父亲那是你的女儿,”

慑冷言会急匆匆的送走慑桐儿,完完全全是因为慑家主,居然要暗中剑慑桐儿送去给这穆兰秂,如果当时不是自己送的快,等人送去了后。

这件事情很被牵连很大,最少夏欢欢就是其中的一个,因为尸体是夏欢欢带走的,虽然这穆兰秂会护着夏欢欢,可夏欢欢还是会吃不了兜着走。

至于这绑架皇帝的事情,知道的人很少,等事后结束了,穆兰秂更加是将那些事情的知晓者,皆是杀的干干净净,就是为了将消息满足。

而此刻的夏欢欢没有人知道她绑架了周帝,因为伤了这皇帝,别说是皇帝自己没有办法放入,更加别说穆兰秂了。

但是山上的人很少,所以眼下才可以瞒过这件事情,可这慑桐儿的事情却不一样,慑桐儿的事情就是摆放在明面上了,一旦被解开,夏欢欢会无限,慑桐儿等人就是必死无疑。

听到这话的时候,慑家主脸色难看,“在你的心目中,为父就是这样的人?慑冷言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而是父亲你的作为,让我明白了什么意思,父亲……眼下慑家,因为这桐儿跟大皇子的事情一落千丈,如果父亲你还想慑家好好的,就最好别乱来,不然到时候,出露出岔子,可别怪我没有提醒。”

“你什么意思?”慑家主微微一愣的看着慑冷言道,想知道慑冷言跟自己买什么关子?

“什么意思,别瞧现在的太子殿下忠厚善良,可别忘记了,他是三军统帅,眼下手上杀的人,不比我们任何人少,你觉得这一份良善可以维持多久?”

多年后他会不会有着异心?慑冷言很是担心,当年的周帝跟这穆沉香,还不是很好,可最后周帝亲手弄死了贺兰长公主。

而且还是在这贺兰长公主将圣旨拿出来的时候,皇权这就是皇权,他有时候都在想,穆兰秂会在什么时候变?他等着,也做好准备。

听到这话的时候慑家主没有说话了,因为慑家主清楚的在,慑桐儿是一个祸根,可……却早早的被人送走了,“既然如此你为何还要窝藏了桐儿?”

“因为在孩儿眼中,一个慑家可还比不过桐儿,所以父亲如果想安享晚年,还是小心点的好,别惹人注目后,招来杀身之祸,”

对于慑冷言而言,慑家日后会如何跟自己没关系?他要的是慑桐儿好好的,前世今生慑桐儿就是他的执念,他放不下的执念。

所以无论今生遇到了任何的事情,他都会保护好这慑桐儿,这是他活着的期望也是唯一的动力了。

周帝退位了,姬顷钰有些恍惚,站在这门外看着大学的时候,神色在发呆,仿佛回到了曾经,自己跟贺兰长公主刚刚成亲的那一会一般。

有些怀念了,多久的事情了,记忆都快模糊了起来,看着不远处的夏欢欢走来的时候,姬顷钰微微一愣,“欢欢……”

“父亲你明日就启程去千水间,孩儿还有些事情随后就会去千水间,”夏欢欢看着姬顷钰道,姬顷钰听到这话看了看夏欢欢。

“陛下突然退位了,是不是你的缘故?”其中一定有着缘故,寿辰公主绑架陛下的事情,没有被传出来,也没有人知道到底为什么?他也不知道,其中还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是他自己的选着,”周帝的懦弱在当日夏欢欢,在郁家的时候,遇到穆兰秂就知道了,在那时候周帝不愿意出兵的时候,夏欢欢就知道这是自己的机会。

“你说,公主见到了会不会高兴?”姬顷钰看着夏欢欢道,看到这夏欢欢的脸时,忍不住恍惚了起来,“公主殿下……”

“父亲我是欢欢,”听到这话的时候,姬顷钰微微一愣,看了看这夏欢欢后,神色复杂了起来。

“为父知道,只是看到你的时候,总会想到公主,”他喜欢穆沉香,可以娶穆沉香对于他而言,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

后来穆沉香死了后,家中的人都叫自己娶妻纳妾,可他就是不愿意,他想守着贺兰长公主夫君的身份,因为这身份只属于自己,是自己跟贺兰长公主的牵绊。

他不愿意在成为别人的夫君,就算一早就知道,贺兰长公主爱的人不是自己,可他一样无怨无悔的爱着,守着这一份感情。

“父亲我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我将冯震的尸骨埋在了母亲的身边,”夏欢欢知道这是不对的,可……那一份感情,没有人可以懂,生难相守,就让死长伴。

“这样啊,我知道了,我想公主殿下一定也很高兴,”毕竟公主爱着的人是那男人,而那男人也爱着的是公主,三个人的感情没有对错,只有爱与不爱,就跟自己不爱吴乐悠一样,长公主也不爱自己。

宇多田光首次录音棚演唱会

宇多田光首次录音棚演唱会第三集

杨茵就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叶擎佑。

叶擎佑:……

所以,自家媳妇要去找二哥帮忙,是为了帮助李志夺回属于他的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不过,这样也好。

李志到底是李家的人,况且,杨茵不可能真的管杨莲一辈子的。

通过这几天的相处,叶擎佑算是看明白了。

杨莲是个性格很坚韧泼辣的女孩子,只要给她足够的时间和空隙,她就能把自己照顾的很好。

李志的身体恢复了,回到了李家,杨莲和李志在李家的生活,不会太差。

这样的话,杨茵肩上的担子就少了很多。

他不是觉得杨莲是个累赘,更不是觉得杨茵一个人来支撑着杨莲家里的经济开支会怎么样,他们家有的是钱,不缺这点。就算是杨莲和李志都是个废人,他也不怕。

可问题是,那是属于别人的生活,别人想要自力更生,他作为姐夫,的确是应该帮忙的。

所以叶擎佑淡淡垂下了眸子,开口道:“那行,我来安排一下。”

看来,见家长这件事儿,要提上日程了!

他来安排一下?

杨茵惊呆了,诧异的看着他,“啊?”

叶擎佑想了想,迟疑了一下,到底还是没有将自己的身份告诉她,怕吓到她……他顿了顿,这才开口道:“明天,我带你见见我的家人。”

杨茵:“……哦。”

两个人回到了杨家,哄着孩子睡下然后各自歇息不提。

第二天。

叶擎佑建了新医院以后,并未再接病人,毕竟今年的病人手术排号都已经排好了。

医院里在招聘医生,这些事儿,他也懒得去管,直接交给了助理。

所以今天他没什么事儿。

干脆就往家里打电话:“奶奶,晚上有空吗?一起吃个饭。”

“没空,我要陪我的小俏俏呢!”

叶擎佑:……“那就算了,茵茵还说打算见见你,那等下次吧。”

叶奶奶顿时兴奋起来:“是要见孙媳妇了吗?”

“对。”

“好,我去!”

叶擎佑:“你不是没空吗?”

“见你是没空啊,见孙媳妇有空!”

“……”

得,以后在家里的地位,又要往后挪了。

挂了叶奶奶的电话,又给叶擎然打过去。

叶擎然笑眯眯的:“那晚上在哪里啊?先说好,我晚上有个饭局,要晚点到。”

叶擎佑听到这里,开口道:“就在麦斯俱乐部吧,这样你不用来回跑了。”

叶擎然立马开口:“好~”

挂了电话,叶擎佑就没有再给别人打电话了,小四要忙着一个案子,肯定没空,至于大哥,还在养病呢,就不麻烦他们了。

主要是……茵茵脸皮薄,不能一次性全部见完,否则的话,她会害羞的。

要不是因为有事儿求着叶擎佑,他都不想喊上叶擎佑。

-

杨茵白天去上班,下了班以后,就去了麦斯俱乐部,没想到到了门口处,却碰到了许红。

她的身边,站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人,穿着西装,此刻正焦急的站在那儿,跟俱乐部的服务员理论着。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