怦然心动20岁第二季

怦然心动20岁第二季
  • 主演:金晨,李希侃,苏晓彤,萧敬腾,大左
  • 导演:未知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大陆综艺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22
节目是一档青春旅行社交真人秀,第二季汇集了性格迥异、背景不同的20岁毕业生共同踏上一场毕业旅行,在这场旅行中他们将展现出独属于20岁的青年态度与热血。金晨、李希侃、苏晓彤、萧敬腾等春日校友会成员及主持人大左将观察和感受元气少年们的旅行、社交及成长,畅聊热点鲜活话题,分享自己的故事和观点。

怦然心动20岁第二季第一集

“好。”

让夜修染都没想到的是自家儿子居然真的答应下来了,而且看那样子,一点都不犹豫。

夜修染就更觉得好奇了,笑的有些意味深长,自家儿子这是春心萌动了,就连他都没有注意到。

在看看慕清雪脸上的表情,夜修染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这个时候,夜晨曦确实已经出城了,怀里抱着夜若离,既然想要走,她肯定不会一个人走,绝对是要带着夜若离的。

“娘亲,我们这是要去那里呀?”

仰着头,夜若离根本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夜晨曦给抱出来了。

“小离儿想不想爹爹?我们去找他。”

轻声开口,夜晨曦把人抱的更紧了一些,已经是晚上,还是有些凉意的,她不想要夜若离冻着。

“爹爹不是在魔族吗?”

夜若离还小,在加上之前发生得事情她根本就不知道,自然也不知道北辰遇见危险了。

“爹爹他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迷路了,要我们去找回来。”

低低开口,夜晨曦不知道要怎么跟夜若离解释这些事情。

“这样呀。”

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夜若离很懂事的没有在问什么,小手抱着夜晨曦,像是这样夜晨曦就能好受一些一样。

夜晨曦就觉得心里闷闷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堵住了,也没有说话,继续往前面走着。

她知道,这次可能要等北辰很长很长的时间,但是她愿意等。

第二日,夜无忧带着夜寒早早的准备好了,去沐家,刚走了一会,就看见了站在院子里的自家老爹。

“父亲?”

看着夜修染,夜无忧根本不知道夜修染要做什么,有些疑惑。

“去沐家注意一点自己的态度,好好和沐家的人相处。”

夜修染开口,不说话还好,这一说话,夜无忧更不知道夜修染是怎么想的了。

他是无忧城的少城主,沐家是一个末流的世家,虽然说他不会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但是为什么夜修染要这么叮嘱?

看着夜无忧脸上的表情夜修染就知道自己白说了,只有他们夫妻两个着急,夜无忧可是一点着急的意思都没有。

“赶紧去吧,别太晚了。”

说完之后夜修染就走了,觉得还是要去找一下自家夫人。

摸了摸自己的鼻尖,夜无忧总觉得好像那里不对,有些怪怪的,但是看着时间,也没耽误,赶紧走了。

“你呀,你儿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怎么会想那么多。”

慕清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的,轻笑看着夜修染,就差没直接笑出声来。

昨晚她跟夜修染也就是那么一提,没想到夜修染比她还着急。

“夫人,你说我能不着急吗?你看看他那个样子,什么都不懂,都三十多的人了,在不着急,那家姑娘愿意?”

一脸哀怨的看着慕清雪,夜修染觉得自己委屈的不行。

他也是想要尽快解决夜无忧的终身大事,那样他跟慕清雪也都能放心。

“可能是还没遇见合适的,遇见就好了。”

看着夜无忧离开的方向,慕清雪开口,倒是比别人多几分感概。

想想她初次和夜修染认识的时候,夜修染比现在夜无忧还不如。

好歹夜无忧还会说话,夜修染是完全的不会说话,现在不是也对她疼在骨子里了吗。

“也对,我现在被夫人调教的已经很好了。”

某人很自觉的点点头,就往慕清雪身上蹭,暗中的暗卫很自觉的都移开了视线,对这种情况早就已经见怪不怪。

这么多年,夜修染两人比之前还要恩爱,他们也只有羡慕的份。

两人有说有笑的回房间了,别院再次恢复了安静。

这个时候夜无忧也已经来到了沐家门口,在站在门口的时候,夜无忧居然觉得自己好像还有些紧张,至于究竟是紧张什么,夜无忧并没有深究。

“这位公子是?”

沐媚儿刚好从门口里出来,装上了夜无忧,在看见夜无忧的时候,沐媚儿觉得自己的魂都被夜无忧给带走了。

模样俊俏的人他不是没有见过,但是和夜无忧一样好看,身上气质还这么好的,她从来都没有见过。

根本都不用夜无忧说什么,夜寒就挡在了前面,不让人靠近夜无忧。

夜无忧骨子里和慕清雪是一类人,都是那种看起来很好相处,但其实骨子里都是生人勿进。

“我家主子拜访沐家主。”

夜寒开口,话自然是对着门口的几个守卫说的,至于一边的沐媚儿根本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既然几位是来拜访父亲的,小女带几位进去如何?”

夜无忧越是不说话,沐媚儿越是往身前凑,说话的时候还含情脉脉的看着夜无忧,眼神十分勾人。

“多谢。”

总算,夜无忧开口了,他是要进沐府,既然能少一点麻烦,何乐而不为。

终于等到了夜无忧开口,沐媚儿低低的笑了起来,十分好看,就连夜无忧也不得不说沐媚儿属于那种很妖媚的人,被她看一眼,都会觉得心里有些麻麻的。

沐媚儿不动声色的凑了过来,伸手就想要握上夜无忧的手,但是被夜无忧给躲开了。

眼神中闪过几分难以置信,再次抬头看着夜无忧,却一个酿跄,差点摔在了地上。

“前面就是了,公子自己过去就好了,小女有些不舒服,就不奉陪了。”

娇娇弱弱开口,一边的丫鬟迅速上来扶着沐媚儿,主仆两人真的就那么离开了。

“就这么走了?”

夜寒一脸懵逼,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看沐媚儿刚刚那个样子,他还以为会一直粘着夜无忧呢。

“道行太浅了。”

夜无忧开口,自然知道为什么沐媚儿回去了,语气中带着几分讥讽。

这点把戏他如果都看不出来,可就真的是无用了。

夜寒再次觉得自己的智商不够用的,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夜无忧说的是什么意思,也就没多想,接着往前面走。

“去听听他们说什么。”沐媚儿并没有走,而是躲在了不远处的地方,看着夜无忧,脸色有些苍白。

怦然心动20岁第二季

怦然心动20岁第二季第二集

出了医院不到半个月又住进去,傅明月这下在龙腾更加出名了。

“小月月,要不是医药费不报销,我都怀疑你是不是跟医院有什么合作关系,专门给他们搞创收的。”

“是啊。我看你干脆咨询一下,看他们能不能给你办个VIP卡,打个折扣什么的。咱们要求也不高,五折优惠是不敢指望了,来个八点八折也行啊。”

傅明月苦笑。“喂,你们这是对待病人的态度吗?”

“没办法,我就没见过像你这样三天两头往医院跑的。这次出院后,你必须得跟我去庙里拜一拜!”

“行,我一出院立马去拜,从山脚开始三步一跪拜的上去,够不够诚意?”

“孺子可教也,佛祖一定会保佑你的,阿弥陀佛。”

傅明月忍不住笑出声来。这家伙,也忒会耍宝了。

几个人是下班后过来的,不像中午那样还要赶着回去上班,所以就在病房里多陪傅明月一会儿。结果一不小心,就等到了他们的大Boss高总,一帮人顿时齐齐瞪大眼睛。

哇靠,这是什么状况?

高总来探病还能说得过去,可是他手里的保温桶是怎么回事?老总看员工带补汤,合适吗?

“高总!”

“高总好!”

一帮大老爷们刚刚还高谈阔论各种耍宝,高逸尘一出现,他们就瞬间安分得自己都不认识了。

高逸尘点点头。“你们好。”

虽然高总看起来没有任何不妥,但一帮人还是心有戚戚,于是又齐刷刷把视线转向傅明月。小月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高逸尘在众目癸癸之下将手里的保温桶放在桌上,伸手碰了一下傅明月的额头。“还疼吗?”

这一个动作,叫那一帮大老爷们又瞬间瞪得眼睛差点儿脱眶。他们再傻也明白高总这个动作意味着什么。

难不成,小月月跟高总真的有一腿?小月月这是要成为他们的老板娘的节奏吗?

傅明月就是脸皮再厚,这种情况下也臊得红了脸。不知道怎么解释,于是对着同事们笑了笑,说:“时间不早了,你们回去吧。”

一帮人这才稀稀拉拉地反映过来。

“那小——”张超及时把“小月月”的称呼咽回去,免得一会儿被高总给撕了。“明月,那你好好休息,我们先走了。”

几个人嘻嘻哈哈地干笑几声,赶紧勾肩搭背地闪人。

傅明月心道,幸亏他们都是不嘴碎的大老爷们,否则这八卦明天就会传遍整个逸飞。不过,他们肯定吓坏了吧?别说他们,她自己到现在还觉得不真实。就跟个乞丐一夜之间拥有了亿万身家,有的不是喜出望外,而是各种怀疑,怀疑这是一场梦。

高逸尘将移动餐桌拉过来,将保温桶放在上面。

傅明月也不用他发号施令,乖乖的将东西拿出来摆好,然后开吃,过了一会儿才响起来囧囧地问一句:“你吃了吗?”

“没有。”

傅明月于是更囧了,有点想挖个洞钻进去。“那,你要不要吃点?”

“不用。”

傅明月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就低下头去心安理得享受自己的晚餐了。不过高逸尘带来的分量很足,她根本吃不完。她放下碗筷,正想将东西收拾起来,一只大手伸过来阻止了她。

很快,傅明月就瞪大眼睛,看惊悚片一样看着面前的男人。虽然说两个人这也算是情侣关系了,但他们之间其实还远不到亲密的程度。可是一个人吃另一个人的剩饭剩菜,用的还是同一副碗筷,那绝对是无比亲密的行为好吗?

傅明月一直觉得,像高逸尘这样的人应该是有洁癖的,哪怕是跟最亲的人也会有界线。难道,真的是她以貌取人,想太多了么?

高逸尘突然伸出食指,抵住她的下巴望上顶了顶,让张大的嘴巴合上。

真蠢!

傅明月愣愣地合上嘴巴,眨了眨眼睛。刚刚是错觉吗?她貌似看到了他眼里闪过的笑意!再想确认,人家已经低下头去认真进食了。她心情复杂地靠在床头,望着近在咫尺这张堪称完美的侧脸胡思乱想。

事情到底是怎么发展成这样的?

第二天,傅明月就出院回家了。

高逸尘亲自开车来接,而且在车上就直接问了。“回头把房子退了,搬过来。”

傅明月当时抱着一个苹果在啃,闻言直接呛得咳了起来。结果人家还嫌她呛得不够厉害似的,又加了一句。

“明天别急着上班,至少把上午空出来,我们去个地方。”

傅明月好不容易咳完,有点晕乎乎地问:“去什么地方?等周末再去不行吗?”

她实在不想再请假了。也亏得夏澤仁慈,否则照她请假的次数,早就被炒鱿鱼很久了,哪里还能等到现在?

“周末人家不上班。”

好吧,这个理由挺充分。

“那我们到底去哪里。”

“民政局。”

傅明月一愣,继而又惊天动地咳了起来。这、这是要领证结婚的意思吗?从确定关系到结婚,一个星期都不到。这个速度,坐火箭也没这么快吧?

“那个,我觉得咱们得沟通一下。你不觉得这发展速度太快了吗?”这简直就是闪婚好吗?这种事情,一点儿都不像他高大Boss会干的事情!

高逸尘熟练地操控着方向盘,抽空看了她一眼,道:“不觉得。”

“可是我觉得啊!”

“你有什么意见,或者顾虑?”

傅明月张嘴想说出个一二三四五,结果却发现除了一个“这真的太快了”,还真找不到别的理由。这段婚姻,怎么看都是她高攀了。在别人看来,她绝对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这辈子才能在落魄如斯之后又成功嫁入豪门!这经历,简直可以写一出《咸鱼翻身记》。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其实真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只是不安,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在里面。

“这太冲动了,你不怕将来后悔吗?”

“我不冲动,也不会后悔。”他这辈子已经后悔了两次,绝对没有第三次了。

傅明月不知道说什么了,望着车窗外掠过的繁华喧嚣,心里又跟疯长出一片荒草似的。好在,高逸尘没有再追着她问下去。甚至于回到风雅阁,他也是直接把车停在她那栋楼下,让她下车。

“我自己上去就可以了。”

没什么行李,就一个小包,傅明月自己拿了就赶紧开门进去,一口气爬上去。进了屋,她将包随手放下,然后在沙发里坐下,半躺在那。

真的要跟高逸尘结婚吗?

傅明月一个人窝在沙发里想了很久,想得已经好了的脑子又有些隐隐作痛了才作罢。

好几天不在家,屋里都落了灰尘。她赶紧拿出拖把抹布,洗洗刷刷,直到整个屋子窗明几净才停下来。

因为没有带电脑回来,她想做点工作也不行,就干脆拿了个毯子盖着,窝在沙发里玩手机游戏。玩累了就干脆在沙发里睡一觉,结果做了个梦,梦到她跟高逸尘的婚礼。

婚礼上,她幸福得找不着北的时候,突然另一个穿着婚纱的女人出现了并摇曳生姿地走过来。高逸尘搂住那女人的腰,两个人一起看着她笑。

那个女人长得很像白素心,笑得特别嚣张地说:“就你还想嫁给他?做梦去吧。你早不是什么千金大小姐了,谁还看得上你啊?你呀,就等着孤独终老吧。”

她惊慌失措地转动视线,看到周围都是她认识的那些面孔,他们都在肆意大笑,笑话她这个癞蛤蟆竟然敢妄想吃天鹅肉。

她又看向高逸尘,发现一向没有表情的他竟然也在笑,冰冷且带着嘲讽、不屑的笑。那笑像冰碴子一样全都插到她心脏里……

“啊——”惊醒过来,傅明月才发现外面已经天色黄昏。她搂着抱枕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像一条因为搁浅而濒临窒息的鱼儿。

缓过来之后,傅明月去洗手间洗了个一把脸,刚回到客厅,手机就响了。

电话是高逸尘打来的,就一句话。“过来吃饭。”

霸道得根本不给她发表意见的机会。

傅明月磨磨蹭蹭了一阵,最后还是拿上钥匙和手机出了门。她进门的时候,饭菜都已经摆在桌上,连碗筷都已经摆放好了,就等着开饭。

“去洗手。”

这语气,怎么有种大人指导小朋友的感觉?

傅明月放下手里的东西,乖乖地走进浴室,打上洗手液将每一根手指头都搓洗得干干净净才出来。

碗里已经盛了汤,百甲鱼萝卜汤,闻着味道十分香浓,很明显是小火慢炖熬出来的。餐厅里那种快速做出来的汤,是绝对没这个味道的。

傅明月坐下来,端着喝了一口。嗯,果然很鲜美。

两个人安静地吃着东西,没有怎么交谈。

不知道是高逸尘做的菜好吃,还是自己胃口好,傅明月今天着实吃了不少,放下筷子的时候还有点意犹未尽,甚至下意识地想:要是能每天吃到这样的饭菜,也是很幸福的事情。不过,让高总天天做饭伺候人,现实吗?

“我负责洗碗。”

高逸尘也没跟她抢,安静地去沙发坐着看电视,看的是很多人一看就头疼的财经频道。

傅明月花了半个小时才把工作完成,走出厨房的时候正想找理由回去自己的那一亩三分地,却见高逸尘朝她招了招手。

“过来。”

“怎么了?”傅明月眨了眨眼睛,但没动。

高逸尘不说话,就那么看着她,眼神一如既往的让人无从招架。

傅明月站了几秒,终于还是乖乖地走过去,在他左手边坐下。

怦然心动20岁第二季

怦然心动20岁第二季第三集

但是在他们的后面,还跟着四辆车,那里有八个开心快乐的年轻人,为了这一天,他们准备了一个多星期,对于他们来讲,吃喝玩乐也许是经常的,但是这样的春游,也并不是天天都有的。

而且顾乔乔也知道那种滋味,明明计划好要去的地方,如果半路返回,那种失望透顶的滋味是很难受的。

这队伍里,并不只有她一个人。

不能因为她一个人的这些不确定的因素,而乱了这十几个人的兴致。

就像她那天晚上想的那样,有的时候,就算是她拼命想去扭转方向,命运的车轮,依然会照着既定的方向,朝前滚滚而行。

有些事情也许真的是天注定。

那么既来之则安之吧。

如今的她和上辈子可不一样。

上辈子的顾乔乔孤单而绝望,在那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亲人,没有一点希望。

她活的很累。

如果不是她被卖入大山,如果不是这件事情做引子,自己的家人就不会接二连三的发生这些事情。

那时候,不明真相的顾乔乔,心里满满的都是内疚,对那个世界也没有一丝留恋之心。

因为弟弟还活着,所以她必须得活着。

但是她活着的方式和别人不一样。

她是带着满满的负罪感活着……

她活得很艰难,也很痛苦,几乎每日都活在自我折磨和自我惩罚之中。

她的脸上,再也没有了笑容,她觉得,她只要快乐一点,开心一点,她都是罪该万死的。

所以那个时候的她和行尸走肉也没什么区别,跳入深潭的那一刻,甚至感觉到浑身轻松,因为,她再也不会痛苦了。

其实在发生这么多事情之后,她才知道,死了的,也许才是幸福的,活着的那个才是最痛苦的。

而这辈子不一样啊。

这辈子,疼爱她的家人,一个都不少,还多了那么多的好朋友。

就算是命运有那么多的雷同,可她不也一一的化解了吗。

顾乔乔相信,就算是到了1989年,也不可能发生上辈子发生的那些事。

她上辈子的仇人,几乎差不多都死了。

所以她的命运,是被改写的。

而这次到云雾山,她顾乔乔也不是孤单一个人,而是坐在一台新国首家中外合资企业生产的最新型的吉普车上,开车的是秦以泽最好的兄弟,坐在她旁边的,是她的两个最忠心的保镖,也等同于她的亲人。

如果她有了危险,这两个人会拼死保护她的。

这一点无需质疑。

所以,不管命运的车轮驶向哪里,都大胆的往前走吧……

怕什么呢?

顾乔乔暗暗的给自己鼓气。

该来的总是会来,无论你躲到哪里,意外都会去找你的。

而至于秦以泽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情,顾乔乔想,等他回来之后,她会知道真相的。

不管是秦以泽做梦也好看到幻象也罢,总是要求证一下。

想通了这些的顾乔乔,拿下了脸上的帽子。

吉普车里的气温不高,因为两边的车窗玻璃都是开着的,所以,车里的空气还很凉爽。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