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届韩国百想艺术大赏

  • 主演:未知
  • 导演:未知
  • 地区:韩国
  • 类型:日韩综艺
  • 语言:韩语
  • 年份:2022

第58届韩国百想艺术大赏第一集

卡宴靠在路边,一寸一寸挤压着出租车的停车空间,来人是故意的,他带着矜持而鄙夷的笑容,一瞬不眨地看着出租车里的杨长峰,没错,这是来找茬的。

杨长峰从后视镜中看着陈艾佳的反应,不知怎么的,看到陈艾佳似乎很反感这个姓孙的什么公子,他心里就很爽。

美女嘛,刚和自己说说笑笑的,马上又跟另一个看起来还长的挺周正的男人谈笑风生去了,那当然会让人很恼火。

看不起人怎么着?

不过,陈艾佳似乎哪怕再不愿意,也不得不跟这个孙公子虚与委蛇,在杨长峰看来这就很有问题了。

难道这孙子是什么超级富二代,或者得罪不起的官二代?

妈的,比起这些二代来,杨长峰感觉到,自己的确差了很多。

顶级卡宴,私人订制的西装,手腕上那块宝石表,虽然恶俗的很,可架不住值钱啊。

杨长峰头一次感觉到钱的重要,不是几百几千,也不是几万十几万,是大量的,能把人砸死的那么多钱。

摸摸下巴,杨长峰琢磨了一下,似乎自己除了这一身本领,还真没有拿得出手的赚钱的能力。

要不,当雇佣兵去?

这个念头一出来,马上就被杨长峰压下了。

哪怕是兵王,在雇佣兵组织里也是底层,想赚钱,要么当高层,要么自己开一家雇佣兵公司。

不过,这两种人的结局都不会好。

那么,搞个安保公司?

没钱,没人脉,似乎也没多大成功的可能!

突然,耳边听到孙公子的嬉笑声,那家伙奚落道:“哟,这位是你的保镖吗艾佳?你对你的人可真不怎么好,好歹置办几件得体的衣服啊,埃菲尔可是高级餐厅,带这种人进去,你也不怕丢你的面儿?”

还是个京片子。

杨长峰看了这位孙公子一眼,一米七八左右的身高,身材很好,是个经常健身的人,长的很俊朗,气质也比较阳光,就是这张嘴很讨厌。

陈艾佳苦笑道:“孙公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嘴上不留情啊,这是杨长峰,是……算是我的朋友吧。孙公子不在京城好好呆着,怎么有空到这里来?”

孙公子轻佻地挑起眉头,笑嘻嘻地道:“算啦算啦,老同学的朋友,那就留点面子给他。我啊,最近弄了个娱乐公司,京城里待不下去啊,这不,被一群土鳖气着了,又被老头子警告不许跟那帮孙子起冲突,想着这地方不错,人杰地灵的,跑过来玩几天。”

什么情况?

不是陈艾佳的追求者?

那你别我出租车干嘛?

杨长峰看到出租车司机不耐烦又不敢跑的样子,想了想,向陈艾佳伸出手:“给钱。”

陈艾佳气道:“你又想干什么?”

杨长峰指指司机:“耽误人家几分钟时间,不给钱怎么行?你不是跟老同学见面了吗,不如你先把钱给司机,我先过去。”

陈艾佳一跺脚,把杨长峰从车里拽了出来,给司机丢下五十块钱说声抱歉,让司机赶紧离开了这里。

显然,她很了解这个孙公子,生怕无辜的出租车被这个横行无忌的人给撞坏了,那可是司机师傅养家糊口的保证。

孙公子斜着眼睛靠在卡宴上,对此不置一词,等出租车司机一溜烟跑远了,才撇撇嘴鄙夷道:“也是个土鳖,跑什么,本公子会跟他一般见识?!”

陈艾佳笑道:“是,孙公子是什么人,怎么可能跟一般人一般见识呢,要不,我请孙公子吃饭?”

孙公子似乎脸色瞬间不好了,钻上车,冲陈艾佳很不满地丢下一句“没劲儿”,卡宴无声启动,很快窜出了十几米远。

陈艾佳松了口气,在胸脯上拍着,自言自语道:“谢天谢地,这个疯子今天没发疯。”

这人有那么可怖吗?

“你懂什么,他家长是委员级的领导,从小到大做事从来不考虑后果,只看当时的心情,当年还是学生的时候,就因为学校校长家的小孩出言不逊,姓孙的就把校长家砸了,根本不管校长的后台,愣是把人家送进了监狱,这种人,背后被人叫疯狗,惹上就没好。”陈艾佳心有余悸地说着,又拍了几下胸脯。

啧,真大!

杨长峰心里感叹着,但对这个孙公子,他倒欣赏起来了。

这人不是个喜欢捧高踩低的人,刻薄是特点,但还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刚才用车别出租车的时候就很小心,看着是在欺负人,但那只是吓唬。

这种人,吓唬别人已经是一种乐趣了。

但陈艾佳为什么会对当年的事情念念不忘?

就因为这个超级官二代把当官的给收拾了?

陈艾佳哼道:“你懂什么,有身份的人,哪有那么粗暴的?都是文明人,有什么话坐下来好好说不行吗?把人家送进监狱,简直是破坏规则,圈子里没有人愿意跟这种人来往,见到也赶紧躲开。”

杨长峰哑然失笑,心里有一点悲哀。

原来,在陈艾佳的心里,把一个应该进监狱的人用粗暴的方法送进去,这就是破坏规则。

去他妈的规则。

“我倒觉着这小子不错,够脾气。”杨长峰故意这么说。

陈艾佳冷笑,跟看傻子一样看杨长峰。

她懒得跟他说应该怎样学着当人上人。

卡宴车又一路嚣张地倒了回来,陈艾佳忙又换上可亲的笑容,变脸之快,让杨长峰几乎来不及鄙视。

看不起人家,又惹不起,所以只好装出这种样子?

“小子,会开车吗?”孙公子没理会陈艾佳,向杨长峰扬了下下巴,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嚣张轻佻。

杨长峰点点头,这家伙马上指着杨长峰说:“那你准备一下,过两天我来找你。妈的,破地方出人才,想砸本公子的车,有那么容易?”

有一点陈艾佳没说错,这就是个疯子,而且还是个神经病。

话都不说清楚,你想干什么?

陈艾佳吓了一跳,连忙阻拦:“孙公子,这不行,他,他可没参加过你们那种赛车聚会,去了也只能给你丢脸,还是别为难他了,要不,我帮你问问本地的一些赛车手?”

第58届韩国百想艺术大赏

第58届韩国百想艺术大赏第二集

从饮食服务公司宿舍出来,沙正阳蹬上自行车,清晨的凉风掠过面颊,很舒服,连带着沙正阳的心情都好了不少。

今天是7月1日,星期三,也是自己必须要到南渡去报到的最后一天。

沙正阳没有矫情,但也没有那么主动,既然给了自己三天时间,他没理由不用足。

手里的事情真不少。

一边要帮“冯文豪”梳理一下第一本书的大纲和开头。

这不是一个轻松的活儿,哪怕有着前世中对网文小说的深刻理解,但是毕竟提前了十多二十年,这个时代读者的口味未必就和二十年后一样,如何既要有超越时代的新颖独到,同时又要结合这个时代读者的喜好,也是让沙正阳煞费苦心。

必须要一炮而红。

否则不但难以打开局面不说,估摸着“冯文豪”也好丧失继续写下去的信心了。

其实要编撰故事情节细节不难,只要对冯子材稍加指点,对方就能领悟得到,但是要把这一个故事的大纲给勾勒出来,而且要环环相扣,不至于写崩,那还得好好琢磨一番。

除了要为“冯文豪”量身打造一本新时代的警匪黑帮流行小说外,沙正阳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汉化总厂的事儿。

白菱的事儿和买车揽活儿的事情,两桩都和汉化总厂有关,不过这两桩事儿只是让沙正阳挂心,具体跑腿轮不到他。

但往往是这种挂心的事儿更让人纠结烦躁。

写书码字的事儿已经有了一些眉目,但白菱和买车揽活儿的事情还没有消息。

沙正阳也知道没有那么容Y县里和汉化总厂、汉钢这些省属国企都还有些距离,这些省属国企更像是一个封闭的社会,有自家的生活区,有自家的商店、电影院、菜市场、学校、医院,所以H县里的接触不算多。

以读书为例,两大厂的子弟校每年分配来的师范大学毕业生不少,但是教学水平却总是上不去,真正想要在高考考个好成绩的两大厂子弟,还是的要去银台中学或者东关中学读书。

也幸亏有蓝海这个厂子弟,才免了沙正阳自己去找人来了解情况。

从饮食服务公司宿舍到南渡乡政府直线距离也不过就是三公里,但是如果走街上沿着大南街、小南街再到外南街,出外南街,这一段都是县城里比较热闹的地段,骑自行车速度不快,除了外南街还有一段省道206,这一段大概有三里地,林林总总算下来得十分钟。

如果想要图快,那就直接从西外街绕出去上省道206,省道上只要贴边儿走,自行车蹬得风快,七八分钟就看到乡政府的大门了。

沙正阳就选择的走城外。

虽然已经有好几天了,但是沙正阳还是觉得映入眼帘中仍然是满目的回忆,每一点每一滴都能勾起他许多回忆。

像路边那巍峨的白塔,始建于南宋,后来因兵灾被毁,在明代重建,2012年后扩建为白塔山公园,成为银台环境最好的公园,而环绕在白塔山一线的房价更是暴涨。

前世中他2017年随市委领导下去调研时就听到说白塔山公园西侧新开盘的恒大御景湾开盘就价就突破了一万,而早几年在白塔SX南面的御览山庄,是典型的独栋别墅和联排别墅区,独栋别墅一幢交易价就超过了一千二百万,这在汉川省已经算是相当可观了。

像柏溪河上的清代石桥,造型优美,尤其是石桥栏杆上的石雕,以本地的各种历史传说为题材,雕工精细,栩栩如生,虽然历经两百年,依然清晰可见,可惜在九八大洪水被冲毁。

现在这一切都一一重现在他眼帘中。

前世他长到十七岁考上大学,然后四年大学到了汉都市里,再重返银台,又一口气在银台工作了十八年才离开银台去了天马区。

所有这一切都让他感触满怀,一切都重来,他当然不会让自己这一生白白浪费。

干自己想干的事情,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前者于私,关乎感情和兴趣,后者与公,则是家国情怀的抱负,这也是这几天沙正阳闲暇之余给自己定下的目标。

来此一遭,如果只是醉心于挣钱泡妞装逼,或者只是想一门心思当个官僚,以级别职位来论英雄,那对别人来说也许是人生赢家,但对于自己来说,就无疑太Low了。

对于沙正阳来说,他自认为以自己几十年的记忆,只要横下心来去钻营,无论走哪条道,都能走到一个不低的位置,但有意义么?

取代二马,碾压万达恒大,勾勾手指几大青衣四小花旦纳头就拜,鼓掌啪啪啪,任君采撷,但那有多大意义?

世界还是那个世界,不会有太大改变,对沙正阳来说,那就是失败。

他的愿望,既然来此一遭,那么就要给这个世界带来一些改变,起码应当要给自己这周围的世界带来一些改变。

他也盘算过,要做到这一点,有两条路可走,一是从商搞企业,如二马老任雷布斯一般,用技术和资本加上理念来改变世界;二是从政,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从政是最能实现家国情怀的抱负的。

在沙正阳看来,以自己的前世记忆,无论是走哪条路,都能做出一番事业来。

前者只要能把原始积累做起来,到后期就是见识比知识和资本更重要的阶段了,而见识他最不缺;而后者,以自身的履历经历,相信也可以少犯很多错误,少走许多弯路,而这也意味着他成长速度会超乎寻常,甚至可以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境界。

他给自己做出的初步选择是继续前世的路——从政,因为他认为在这条路上他觉得自己可以做得更好,能够给自己周围的世界带来更大改变,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他就会放弃另一条路径,那一条路他可以选择一些伙伴、朋友来走,甚至可以和自己做的事情相辅相成。

自行车沿着省道206飞快的奔行,沙正阳已经许多年没有骑过这种纯粹的自行车了,倒是以骑游健身为主的赛车还应景式的玩过。

这种老式自行车骑沙正阳现在起来很有些新奇感,时不时的把脚踏子向后一阵猛蹬,哗哗哗的链条回旋声,听起来格外动听,连带着动作似乎都潇洒了许多,宛如《赌神》中小马哥走入赌场时的那一瞬间。

***********

兄弟们,不能LOW啊,给点票呗,今天三更,十二点还会有一更打榜!

第58届韩国百想艺术大赏

第58届韩国百想艺术大赏第三集

在法国的这段时间,可以说是我这些年来最开心的时光了。

没有忧愁,没有焦虑,没有流言蜚语…………

自从秦子煜把我的手机丢掉,我整个人像是卸下了包袱。不用关心别人的眼光,也不用担心有人联系我。因为我在乎的,和在乎我的,都可以通过秦子煜找到我……

离开法国我们去了加纳利,不得不承认,小许是一个很合格的助理,即使他只是一个实习生。

站在海滩边,我穿着一身白色沙滩裙,一米六八的个子在这里都算是娇小,因为沙滩边的美女,全部都是好颜值,好身材。

尽情的吹着海风,时不时的回头看一眼坐在沙滩椅上的秦子煜。

秦子煜穿了一件白色休闲衬衣,只扣了一个扣子……

不得不承认这个人,真的很让人垂延欲滴。

不愧是上过军校又喜欢健身的男人,他的身材即使在欧美国家,也同样很受欢迎。

我从海水里捡了个很漂亮的贝壳,本想着跑过去给秦子煜看一下,结果……一高颜值美女正在搭讪。

“Ilost·mynumber,canIha·veyours?”

(我的电话号码丢了,你的可以告诉我吗)

那美女实在太漂亮了,身材比例不输维秘超模。

我尴尬了躲了一下,其实一点都不担心海水里这些靓丽的女人……

反倒是那些帅哥,我觉得我需要替井铭羽和秦子筠防着点……

“Mywifeoverthere,youcanaskher.”

(我太太在那边,你可以问她)

秦子煜将墨镜摘了下来,伸手指了指还在尴尬的我。

瞬间,我感觉那美女的眼神都充满了鄙夷……

可能欧美人的审美和亚洲人相差太远……

我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sorry……”那美女冲秦子煜眨了眨眼,然后很扫兴的离开了。

我颠颠的跑了过去,小声的问着。“那美女是在和你搭讪吗?”

我满脸八卦。

秦子煜瞥了我一眼,爱答不理。

“这些美女好可怜……”

经过这几天的朝夕相处,我发现秦子煜这个人也没有初次见面时候的那么高冷,除了不喜欢女人,没有别的毛病。

“你的意思是我应该跟她走?”秦子煜挑眉,将一旁的椰子水放在我手里。

“不不不……我没那意思。”我赶紧摆手,我可不敢。“我就是觉得你不喜欢女人太浪费……”

后面一句是我小声嘀咕的,也不知道秦子煜听见了没有。

“我看你散心的也差不多了,准备准备,明天回国!”

“啊?”我愣了一下,干嘛突然生气啊。

“不能再玩几天吗……”我低头恳求。

“EB的员工靠你养活?”

我愣了一下,之前也没见他这么体恤员工。

“哦。”我哦了一声,赶紧离他远远的,明天就要走了,今天要使劲嗨一下。

反正国外没人认识我……尽情的疯吧,皮卡丘!

站在海边,我看着海里的帅哥们在玩冲浪,巨大的海浪打过来,我兴奋的赶紧后退。

“哇塞!好厉害!”我惊呼的看着一个帅哥从浪潮里面冲了出来,引起了身边一连串的惊呼。

那帅哥提起冲浪板走了过来,摘下墨镜,居然是个亚洲人。

好帅的男人……我都快流口水了,主要是那男人穿的太少,身材太好。

虽然秦子煜的身材也是一流的,但我不是矜持嘛……平时只敢透过半透明玻璃欣赏。

那啥的时候一般……不敢睁眼。

“Ha·ven’twemetbefore?”

(我们之前见过吗?)

更让人吃惊的是……那个帅哥居然冲着我走了过来,还跟我说话了……

我张了张嘴,表示吃惊。

然后赶紧摇了摇头。

“Youha·veagreats·mile.”

(你的笑容很美)

我愣了一下,这帅哥是在撩我吗?

“CanIbuyyouadrink?”

(我可以请你喝一杯吗?)

我这才反应过来,他一定是想撩我。

我有点不好意思,刚想拒绝,就被人一把捞了过去。

“我看你想今天回国,是吧?”秦子煜冷声说着,搭理都没有搭理那个帅哥,拖着我就走了。

“喂……这样不合适吧?”我觉得这样很没有礼貌,毕竟人家来打招呼了,这么就走不合适吧。

“跟他走合适?”秦子煜松开我可怜的脖子,气场吓人。

嗨,我就纳闷了,我不就是和人家说了句话吗,至于?

“Sorry……”我不好意思的冲帅哥摆了摆手。

“没关系,期待回国后见面!”那帅哥突然咧嘴一笑,说起了流利的中文。

你妹啊,中

国人,说什么英文……

“啊……好……”我有点尴尬了,不知道说什么好。

等帅哥离开,我就感觉到了身边浓郁的压迫感。

“看够了吗?”秦子煜挑眉。

“啊?”

我表示莫名其妙,什么和什么啊,我看什么啦……

“那帅哥是同胞……”我后知后觉。

秦子煜皱了皱眉头,直接将我扛在肩上……拖走了,对是拖走!

“你是我太太!”回到酒店,秦子煜用力将我摔在床上。

我快被他莫名其妙的整疯了,什么情况,嗖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我知道啦!”

又是这样,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他和美女说话行,凭什么我就不能跟帅哥说话,再说我还没和人家说话呢。

秦子煜看了我一眼,眯着眼睛像是在思考什么问题。

我心慌的坐在床上,看着他肌理分明的下腹,好色的转了转眼睛,我不是故意的……

然后……他就动手了,是他先动手的。

他直接捏着我的下巴抬了起啦,眼神充满怒意。

“看够了吗?”

又是这句话,其实我很想说,没看够,要不他还能脱光了让我看看?

没等我说话,他就附身吻了上来,为了他·妈妈想要的继承人,即使眼神充满厌恶,也是拼了……

他像山一样贴在我的身上,我有些喘不上气,脸憋的通红。他用手肘撑起了身体,另一只手捏住我的下巴,用力地啃噬着我。

然后,他一颗一颗解开我的扣子,身体重新覆了上来,大手缓慢地滑过我的全身,我不由自主地随着他的手颤栗起来,发出羞人的声音。

渐渐地,他眼神中的情欲越来越深,褪下身上最后的束缚,突破了我的身体…………

从加纳利回国,我一路都在沉默,说不紧张是假的,走的时候网络上的传言都那样了,回国肯定又是要夹着尾巴做人。

“害怕了?”飞机上,秦子煜闭着眼睛问着。

我鄙夷的哼了一声,别看这个人现在一本正经的坐着,可我今天早上却差点爬不起来……

“我……我怕什么。”我掩饰。

“你得到的教训也够多了,以后再不长脑子那就是活该了。”秦子煜睁开眼睛,然后深意的看了我一眼。

我让他说的有些发慌,确确实实,吃一堑长一智也该成为智者了……

下了飞机,我很心虚的拽了拽帽沿,生怕有人认出我,到时候鸡蛋啊啥的乱飞可怎么办……

毕竟我可是全Z市女人集体攻击辱骂的对象了……

“还知道那些照片丢人?”秦子煜好笑的讽刺我。

我小心翼翼的露出眼睛白了他一眼,虽说那些照片都是青春期懵懂时期的事情了,可毕竟……不太雅观。

“丝诺姐!总裁!”

隔得大老远,我就听见了小许的叫喊声。

我惊愕的愣在原地,然后拽进了秦子煜的胳膊。

之前还觉得小许这助理不错,你妹啊……

喊什么啊,本来都没人看见,这下好了,他还拿一个牌子,高举着也就算了,还大喊……

更可怕的是,他的身后跟了一圈记者,媒体。

“怎么办……”我心虚的拽着秦子煜。

“知道害怕了?面对镜头,你应该从容一些。”秦子煜的话居然带着笑意,用力拉紧我的腰身,抬手还把我的墨镜摘了下来。

“喂……”我尴尬了一下,也不好发火,只能低着头窝在他怀里。

“文丝诺小姐,听说您离婚是因为前夫出轨,是真的吗?”

“听说您高中的时候打架是因为见义勇为,您当时是怎么想的,不害怕吗?”

“文丝诺小姐,您和秦总裁是怎么认识的……”

啊哈?

我愣了一下,窝在秦子煜怀中的身体一僵,我幻听了?

“不好意思,各位媒体记者,因为我们总裁和夫人刚刚长途跋涉,还有些疲惫,待这些事情过去,我们EB会亲自召开记者会澄清这一切的,到时候一定给各位一个满意的答复。”

我深深觉得小许是个人才,不光能干助理,连经纪人的活都干了。

从机场回到家,我终于松了口气,紧张的我都快腰肌劳损了。

“姐!你终于回来了……”我一进门,就被文司铭抱着转了一圈。

转的我有些头晕。

“吆,姐夫这是美黑去啦?”

“没大没小的!”我苛责的拍打了他一下,仔细的看了看秦子煜,确实黑了不少,不过这样更加健康帅气了。

文司铭鄙夷的切了一声,然后回到了沙发上。

那感情就像我为了别人抛弃了他……

“那个,你们都在啊,哈哈。”我尴尬的打着招呼,坐在沙发上的三个人,除了文司铭,一个比一个脸色暗沉。

井铭羽瞥了我一眼,站了起来径直走到秦子煜身边,刻意的紧紧抱住他的胳膊。

“子煜,你怎么都晒黑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