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的旅程

意外的旅程
  • 主演:尹汝贞,李瑞镇
  • 导演:罗?锡
  • 地区:韩国
  • 类型:日韩综艺
  • 语言:韩语
  • 年份:2022
罗暎锡PD和演员尹汝贞、李瑞镇将以美国洛杉矶为背景,拍摄新综艺节目。三人将继《尹食堂》之后以新的综艺节目再次见面。节目名称有望成为《#意外的旅程#》。通过电影《米纳里》俘获全世界的演员尹汝贞将与罗暎锡PD和李瑞镇一起展现他们的洛杉矶日常生活。出演者和制作团队将于3月中旬前往美国洛杉矶进行拍摄,目前计划今年五月在tvN播出。

意外的旅程第一集

“哼,她还能把我吃了不成?我还就真不信了,难不成让我不声不响地把这口气咽下去?”,陈玉兰气急了。

“兰姨娘……”

“闭嘴,我要对付谁,还轮不到你来说话。”

陈玉兰想着,顾思南先惹她的,还不能让她还回去了?

也许是太久没有交过手,又也许是气得太厉害,丧失了理智,要不然陈玉兰怎么会蠢到想去招惹顾思南呢?

当然了,她那个脑子,也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来对付顾思南。

再说了,顾思南也没有什么事是她能威胁到的。

三个孩子是她的宝,可是陈玉兰压根儿碰不着啊。

芙蓉堂,寻香来,名医堂,这些都是她的产业,陈玉兰也没那个本事去对付啊。

陈玉兰所能想到的,也就是耍耍嘴皮子功夫罢了,因为心里不爽,特意去了芙蓉堂找顾思南理论。

顾思南并不是谁都能见着,陈玉兰为此还特意挂了个号,这样子总能见到了吧?

见最后一个病人是陈玉兰,顾思南脸色不是很好,前几日刘氏作妖那事儿她还记得,这会儿看见陈玉兰她自然是不会开心。

“兰姨娘今日这又是来做什么?我可听说了,宋家老爷子说,宋府上下都不许跟芙蓉堂接触呢。”

陈玉兰顿了顿,哼了声,“我又不是来找你看病,有何妨?”

不是来看病,那就是来找茬了,顾思南双手环在胸口,往后一靠,“那你是来找我算账了?”

这句话一说出来,陈玉兰刚刚还气势汹汹的,立马就有些怕了,结结巴巴的,“是……是又怎么样?”

“好啊,那你说说看,你要找我算什么账,要是我真错了,自然是不会逃避,跟你认错。”

陈玉兰一听,冷嗤了声,“你能有那么好心?顾思南,你凭什么把我娘赶出迎龙村,她可是你的长辈,你这样做不怕天打雷劈吗?”

“长辈?”,顾思南眉梢轻挑,“你哪只眼睛看到了你娘是我的长辈?再说了,就算是长辈,那又怎么样?你让雷尽管来劈我就是了,我做的目无尊长的事还少了吗?”

“你,你真是……顾思南,你这样就不怕遭报应吗?”,陈玉兰气地厉害,跟顾思南说话,她赢不了。

顾思南猛的一拍桌子站起来,瞪着陈玉兰道,“报应?老天就算是要报应,应该也是先报应你娘吧?你既然来找我,那就代表你知道了你娘为什么会被赶出迎龙村。”

“她的心怎么就能狠毒至此?为了泄愤,竟然敢对婶娘一个孕妇下手,陈玉兰,你要是想找我算账,至少也先想好怎么把刘氏犯下的罪孽给偿还了吧?”

陈玉兰被说得有些心虚,这会儿嘴硬地道,“赵氏,赵氏她不是没事吗?既然没事,你用得着那么认真吗?我娘在迎龙村待了几十年了,如今被人赶出去,她的脸往哪儿搁?她要是想不开寻死觅活了,我看你的良心怎么过得去。”

闻言,顾思南冷声一笑,“刘氏?她那么贪生怕死的人也会寻死觅活?”

意外的旅程

意外的旅程第二集

第一千七百一十八章 血战(下)

呼~

强烈冲击波从百度AI,龙在天等身上吹过,他们宛如迎风招展的旗子,身躯不断的颤抖着。

下一刻,这两个家伙带着一大块血肉被震开,被冲击到远方。

一波爆发,所有人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势。

最严重的当属夕阳,一剑刺中鸿钧的眉心,却因反震之力和身躯承受不住爆发的力量而炸成碎片。

神魂显露出来之后,又遭到了恐怖的冲击波。

神魂颤动,化成生命树,被击飞到远方。

在夕阳受到冲击的时候,丹田天地也在剧烈的摇晃。

陈飞,陈扬,方城,小烈,天天等人都露出担心之色,喃喃说道:“师尊加油,你要保持不败的神话啊!”

邵竹月,夕天,紫云,夜灵溪等人也都默默的为夕阳祈祷起来。

太昊,夫子等人族的一群大能,看着晃动不堪的世界。

他们长叹一声,夕阳是他们最后的保障,若是夕阳一死,这个世界就会破碎,在混沌空间,没有绝强的实力,无法生存,等待他们的只能是死路一条。

这时,夫子的目光扫向了鬼谷子。

虽然不知道夕阳为什么对鬼谷子如此重视,非要吞了他才能提升实力,但,现在这是他们最后的生路。

若只是他自己,或生或死,他都无惧。

但是,他不希望看到人族灭族。

“虽然知道不适合开口,但,为了整个人族,我不得不开口!”

“请鬼谷子拯救人族!”

夫子双手抱拳,单膝跪在鬼谷子身前,沉声说道。

拯救人族,就是让鬼谷子去死,这种方式,或许对鬼谷子不公平,但是,整个人族亿万苍生,他不得不如此。

这时,太昊,虞舜,夏禹,商汤,唐尧五位人族大帝,也都单膝跪在鬼谷子身前。

“请鬼谷兄拯救人族,拯救苍生!”

跟谁在鬼谷子身旁的苏战,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惨白,他不由望向鬼谷子,急忙道:“不,不要……”

鬼谷子淡淡一笑,打断苏战的话语,道:“没想到,拯救苍生的重任,有朝一日,竟然落到了我的身上!”

“若能够让人族不灭,我纵死又能够如何!”

“夕阳,现身!”

鬼谷子抬头望向苍天,大声吼道。

感觉丹田天地的异动,夕阳意识进入到丹田世界。

“吞了我!”鬼谷子直奔主题,沉声说道。

夕阳微微一怔,之前姬轩辕献身,让夕阳心中有种说不出的难受,所以他才没有继续提吞噬鬼谷子的事情。

没想到这时候鬼谷子竟然主动提出来。

“没用的,鸿钧太强,就算吞了你,我也未必能够打败鸿钧!”

“对不起,我让大家失望了!”

夕阳的情绪有一些低落。

若是没有看到姬轩辕奉献牺牲的那一幕,夕阳或许准备提升实力之后,强行吞了燧人氏,提升修为,然后打败鸿钧。

但是,他现在打消了这个想法。

生命,每个人都只有一次,谁不惜命,燧人氏说的哪一话,让感同身受。

左右都是死,死在鸿钧手里,和被夕阳吞了有什么区别?

之前夕阳寻找姬轩辕和鬼谷子,只是为了活,没有想那么多。

但是,这一刻,他考虑的太多了。

“别废话,这可不像我认识的夕阳!”

“你就直接告诉我,吞了我,你的实力能不能提升!”

鬼谷子直接打断夕阳,沉声问道。

夕阳微微点头。

鬼谷子露出笑容:“这就足够了!”

“等一下也是死,现在死,也是死,不如增强了你的实力,搏出一个希望!”

“只要你存活,我就有复活的一天!”

“这波不亏!”

夕阳沉默,让他们复活,只是一个希望,十分渺茫的希望,甚至连亿分之一的几率都没有。

“你够了啊!”

“我都不在乎了,你还矫情什么?”

“尽管拿去,踏日能够复活,别忘了复活老夫,若是不能,给老夫多上几炷香即可!”

鬼谷子豁达的说道。

旋即,看到夕阳依旧没有动手,鬼谷子冷哼一声,道:“难道要老夫跪下求你,你才动手不成?”

话音一落,丹田天地剧烈的摇晃。

夕阳的意思变得虚幻了几分。

“前辈这份情谊,夕阳记下了!”

“他日,夕阳必定竭尽全力帮前辈复活!”

话音一落,夕阳嘴巴一张,鬼谷子消失不见。

混沌空间。

鸿钧身躯绽放出来七彩神光,手持一柄神之力凝结成的长剑,正在追杀众人。

燧人氏身躯之上浮现出来一道道的伤痕,哪怕他也拥有恐怖的恢复力,但却无法恢复那些伤势。

在那些伤口之上,鸿钧的神之力弥漫,阻挠伤口愈合。

荃儿脸色苍白如纸,气息混乱了许多。

伏羲直接是奄奄一息,快成了死狗。

此刻正在纠缠的鸿钧的是百度AI和龙在天。

龙在天吞了吞天魔兽的皇者,有抢了很多鸿钧的神之力,此刻身躯变得格外坚固,竟然能够以肉身硬抗鸿钧的剑气。

百度AI以龙在天为盾,与鸿钧纠缠。

“我没有死在神界,难道要死在这里吗?”

荃儿露出一丝绝望,喃喃说道。

燧人氏望了荃儿一眼,幽幽说道:“你养鱼养出来一条惊天大鳄鱼,难道就真的没有一点反制的手段吗?”

荃儿沉默,养蛊计划也是看对象的,她会特意针对他们,留下反制的手段。

但鸿钧之前好不显眼,现在忽然崛起,直接超越了荃儿的预期,想要在布置反制的手段,已经来不及。

这种突发状况,荃儿也预料到过,也布置下去了诸多后手,但却都被燧人氏这个坑货给破坏。

“若不是你,我不至于如此~”荃儿白了燧人氏一眼,淡淡说道。

燧人氏苦笑,为了变强,他别无他法。

正在这时,他们身后忽然爆发出来恐怖的气血波动。

两人转头一看,只见夕阳神魂周边,一团团血雾浮现出来,逐渐凝结成身躯。

而且,此次凝结身躯,夕阳的气血之力又比之前强大的一截。

“他又增强了!”

荃儿和燧人氏异口同声的说道。

经历了这么多次,震惊不会震惊的,他们已经被刺激的麻木了。

但是,此刻夕阳再次变强,他们生存下去的机会,却提升了。

绝望之中,一丝希望升起。

意外的旅程

意外的旅程第三集

漆黑一片中,尚光坤塔凭敏锐听觉,凭借丛林生活的经验,判断到了山体滑坡的位置,急忙将她掩护在怀里往回跑,没跑几步,果然,斜上方的山石坍塌了好大一块,而细碎的石块也砸落了下来。

尚光坤塔什么也顾不得了,直接用身体将君临爱死死地掩护在自己怀里,几颗中等大石块稀里哗啦砸落下来,男人将她往怀里一抱,当即脸上身上都被砸伤了。

男人死死将她禁锢在怀里,是保护,也是占有。

小爱,在你心里,我不应该是坤塔大人,更不是畜生,我还是那个尚光,还是那个为你摄影,爱你爱到疯狂的尚光。

塌方过去,风雨飘摇,尚光坤塔紧紧的护着君临爱,自己被砸的千疮百孔。

他这又是何苦呢…….君临爱蓦然着看向漆黑的前方,心想。都到这一步了,还彼此留一点希望干什么呢……

没必要救她啊,他不是很喜欢他的新欢吗?

呵呵,女孩苦笑了两声,从一开始,他们就不应该坠入爱河,他们是对立的啊,没有好结果没有好下场的啊…….

风雨飘摇中,尚光坤塔仅仅将她抱在怀里。

“坤塔大人,你受伤了……”怀中的小爱,流着泪说着。

“叫我尚光好吗?”受伤的男人,声音里出了伤痕累累,像受伤的野兽,但还有祈求。

倾盆大雨洒在一对拥抱的人身上。

“别叫我坤塔大人好么?”男人说的有些沉重。

他很在乎她对他的称呼。

“叫或不叫,又有什么重要的…….”君临爱幽幽说道,“我们……回不去了……”

几滴雨砸落在尚光坤塔的眼眸上,男人用手擦了擦,只觉得是热的。

前方又有塌方断裂了,一阵脆弱的沙石声响,尚光坤塔知道,回不去了……

从那场缉毒行动抓获他开始,他们的关系就断裂了。

从小涵涵死了开始,他们的爱情便夭折了。

大雨中,坤塔只下意识的紧紧搂住了小爱…….

回不去了,那只能放手了……

但他真不愿意放手…….

那么美好的小爱,不会再有第二个。

“让我再抱你一会儿好吗?”雨中,男人不远松手,“小爱,就像从前一样,让我抱着你好吗…….”

“从前?”君临爱木然的说,“没有从前,你不是我的尚光,你不是他……你不是他…….”

尚光听了这话,只觉得很痛,前所未有的痛……

是谁变了?是他吗?

男人沉默了。

他是悲剧的,无论是作为闵懿宸,还是尚光坤塔,他注定是一场悲剧,而他,也将这一幕悲剧,带给了小爱。

如果她没有爱上他,而是爱上秦晋,那她现在,应该是幸福的,秦晋也是幸福的,他们会是一对令整个远东的艳羡的军婚伉俪,生活在西北高原,男的保家卫国,女的贤妻良母。

但小爱却喜欢他,而他,却注定无法带给小爱幸福。

雨水冲刷着他俩,尚光坤塔抱起了君临爱,走向了位于掸邦高原的【知更鸟】营地。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