灿烂的前行

灿烂的前行
  • 主演:郑恺,杨丞琳,乔欣,陈铭,钱庄
  • 导演:未知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大陆综艺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22
是节目一档情感治愈类真人秀,以“真人秀+观察室”形式呈现。「真人秀」讲述一群失恋年轻人,开启21天的自我探索之旅。旅途中经过三次的分开与汇合,做出不同的人生选择,遇见不同的风景。他们年轻勇敢、坦诚以待,在陪伴与安慰中收获友谊和心动,完成心灵治愈与成长。「观察室」邀请五位艺人以“灿烂之旅微光陪行者”身份参与,阶段性录制微光电台陪伴,帮助失恋的人们释放困惑,继续灿烂前行。

灿烂的前行第一集

第0571章 谁动谁死

“轰!”

随着一声巨大的炸响,下一刻,五人一下子穿梭了出去,瞬间巨大的铁门哐啷一下子碎裂开去,

正在远处跑过来的罪犯正在不断的向着外面逃离,这时候看着五人冲了过来,顿时所有人都冷哼了一声。

“让开!”

几个带头人,其中一人看着眼前的众多罪犯,顿时冷哼了一声,对于他们来说,只要过去就足够了。

但是眼前的这堆罪犯都是穷凶极恶之徒,在这样的情况下,在这逃命的时刻,自然没有人给这五人让路……

而且,外面的时间只有三分钟,在这短暂的时间点里面,如果拖后腿落在了后面,那么迎接他们的可就是终身监禁,这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不敢想象的事情!

所以在这时候,所有人的神色之间都带着一丝狠辣!

冲出去!

轰!

随着一声巨大的炸响传来,下一刻,带头的一人被其中一个海蛟国男子一剑斩杀。

瞬间,五人就像巨大的绞肉机一样,疯狂的向着前面杀戮了过去……

一瞬间,整个监狱里面仿佛修罗场一样,只要挡住了五人的路的地方,他们就一律杀过去。

“没有时间了,速度点!”

这时候其中一人轻轻的哼了一声,下一刻,五人一起出手,随着杀了至少五米之后,后面的人就算是把整个监狱的牢房给挤破,也要让出一条道路来。

五人的实力实在太强悍,践在五人头上的鲜血,就是最直接的代表!

就在这时候,变故陡然发生。

“妈的,海蛟国人,他妈的怂逼,让什么让,干死他娘的!”

这时候其中一个罪犯大声的喊了一声,手中的铁棒哗啦一下子向着五个海蛟国的人的头上砸了下去。

嗡!

这人仿佛后背长了眼睛一样,一剑斜刺了回来。

但是没想到这个男子似乎早已经预料到了这一切,所以在这瞬间,这个男子的身躯一个旋转,瞬间避开了所有的冲击,并且第一时间以棒子砸在了海蛟国男子的头上。

“八嘎呀路!”

几个海蛟国的男子顿时一下子愤怒了,轰的一下子五人齐齐转过头!

“上啊,怂逼们!”

男子转身丢下棒子就跑。

“给我死!”

这时候其中一人一把将手中的长剑向着这个男子的后背就丢了过去。

嗡!

巨大的长剑呼啸而来,几乎所有人都似乎已经看到了这个男子倒地死亡的模样……但是出乎意料的是,男子的身子一下子扑在了地面上,而剑堪堪从手臂上穿梭过去,瞬间震了出去,并且插在了远处的铁索之间。

眼前的男子一把抓起其中一个已经死去的囚犯的身体,随后手上快速的旋转起来,一把绑住了长剑的手柄,绑在了铁链上。

这一切,就仿佛是一个特工一般,这一切行为,速度极快,却又非常准确!

“这人是谁?”

眼前的这人不要命,其他人可不敢不要命,但是却不可否认,眼前的这个人,实力强大,而且在和对方的对决之中,在这短暂的时间里面电光火石之间的交锋,如果是一般人的话早已经被斩首了,而眼前的这人不但没有被杀,相反还杀了回去,并且禁锢了其中一人的手臂。

而且所有人都看到,眼前的这个囚服男子身上,代号是八号,这可是监狱里面的元老级人物了。

八号囚服男子大声的喊道:“兄弟们,现场被他们杀死的人,多数是我们自己国家的人,我们自己国内内斗,固然不错,当时当面对强敌的时候,我们是不是应该团结一心!”

“眼前的这群海蛟国强者,他们为的是救援那些禁区里面的大人物,相比禁区的大人物,我们这些人的罪恶算得了什么?我听说,上次正好我们的人抓捕了海蛟国的人,就是关在了禁区,如果我们让他们出去了,恐怕……”

“你算哪根葱,干我们这一行的还有国家?”这时候其中一个罪犯冷笑了一声,一下子窜了出去。

四周的人顿时哗啦一下子醒悟了过来,这是监狱,不是国家,干这一行的,确实没有多少人是爱国的,或者说爱国的实在太少了,而且即便有,看着眼前的五人的实力,除非用生命去堆积,否则就根本杀不了对方,好不容易看到生命的一线生机,只有傻子才会这么拼命!

男子看着这一幕,顿时大声的吼道:“各位大都是死刑,只要各位拦截下这几人,我敢保证,每个拦截的人都可以戴罪立功,甚至减为无期徒刑,有期徒刑,这一切都是非常有可能的,各位想想吧,当你们逃出去之后,迎接你们的是风餐露宿的逃跑,迎接你们的是全民追捕的局面,迎接你们的是疯狂的拘捕。”

“别以为你们手段滔天,现如今的华夏,早已经今非昔比,你们出去,面对的就是天罗地网,警察能抓捕你们一次,也能抓捕你们第二次,何况是越狱这种事情,可能不少死刑犯被抓捕回来,所面对的就是直接死刑吧!”

“如果拦截下他们,戴罪立功,监控,会给你们每个人一个评分!”

海蛟国五人脸色顿时齐齐一变,这小子到底是谁!

‘刚才就应该一起出手,把这小子宰了再说!’其中一个海蛟国武士看着眼前的男子,顿时轻轻的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嘭!”

其中一个拿着巨大棒子的人转身就是一棒子向着眼前的几个海蛟国男子斩杀了下去。

“谁动谁死!”

随着无数狱警围拢过来,五个海蛟国男子顿时有些紧张了。

这长长的走廊在挤满了无数罪犯,狭窄的道路,头上的钢轨,本身就直接阻止了他们的任何前进的步伐。

在这里,他们根本无法施展开来!

嗡!

随着其中一个海蛟国男子手中的长剑飞射,眼看出手的一人就要死去,这时候之前八号囚服男子一转身,从地上捡起了其中一节断裂的手臂轰的一下子砸了过去。

灿烂的前行

灿烂的前行第二集

“杨光,别乱说话!莫前辈还给了你令牌呢,你怎么能这么说卿双谷的前辈们呢!”乔巧媛轻声的嗔怪道。

“莫前辈当然是个大好人了!可是,这些异兽对我实在是太不友好!我如果不出绝招的话,根本就没办法对付这些可恶的家伙!” 杨光有些无奈的说道的。

“绝招还是留着以后再用吧!接下来的战斗,就交给我好了!”乔巧媛自信的笑道,“有本小姐出马,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就是你出马了我才不放心的!你是我的爱人,我可不想你受到伤害!所以,还是我来吧!”杨光摇了摇头,坚定的说道。

“吼!”杨光和乔巧媛这边聊得火热,可那只异兽却不干了!它怒吼了一声,随即就合身扑向了杨光!杨光见状,立刻就想要出招抵挡,但是却被乔巧媛给抢了先!

乔巧媛的速度太快了,快到杨光根本就来不及反应!杨光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心里说一句小心!下一刻,乔巧媛已经和那异兽交上手了!

和杨光在一起久了,乔巧媛的战斗风格都受到了杨光的影响,变得野蛮而又凶悍了!可是,乔巧媛在学习杨光的同时并没有放弃自己的路,她原本的战斗风格已然成型,说是深入骨髓了也不为过!现在,为了对付这只异兽,乔巧媛再次动用了他本来的战斗风格!

快剑,是乔巧媛的招牌!那柄修长的软剑在她的手里活了过来,化为一条犀利的无影大蛇,将那只异兽给围困了起来!

“咻咻咻”的破空声不绝于耳,每一道都仿佛有着无穷的魔力,让周围的空间产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面对乔巧媛的猛攻,那只异兽却仍旧还是采取不防御的态势,不断的朝着乔巧媛扑击,冲撞!在它看来,乔巧媛根本就威胁不到它,孱弱的人类跟本就破不开它那高贵美丽的鳞甲!

可是,当战斗持续到一盏茶的时间之后,那只异兽却是隐隐的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它发现,它的速度似乎在变慢,它的身体也没有以前那么灵活了!这种感觉很不好,甚至让它感觉有一点点心慌!

不过,它早就习惯了用野蛮和暴力去解决问题!想要去思考一个问题?它的大脑却是根本不支持它那样去做!现在,它能想到的事情就只有一件,那就是早点解决了眼前这个可恶的人类女子,然后去向自己的统领求教!

战斗又持续了片刻,那只异兽的心却是越来越慌了!因为它现在已经确定,它的身体确实是出了问题!从最开始的速度变慢,灵活度降低,到后来的视力模糊,听觉失常,这些问题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它的身上!

“我是伟大的界心兽一族成员!我的身体是最完美的,我的身体不可能出问题的!是了,一定是这个人类女子动用了邪法,一定是她!我要杀了她,撕了她,吞了她!”那只异兽在心里不住的咆哮,可它的动作却是越来越慢,它的身子也越来越沉重了!

又过了几个呼吸的时间,那只异兽忽然感觉到头一痛,跟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它这一生中最后的感觉,就只有那一瞬间的刺痛!

“领主,王!”那只异兽在心里面发出了最后的呼唤,它还想要再为统领征战,向它的王效忠!可惜,它的生机已然彻底断绝了!它,永远的离开了它的统领,它的王!

“二十三战死了!”当那只异兽倒下的时候,那异兽统领立刻沉声低吼道,“大家动用全力,冲破这些垃圾的封锁,去杀光那些人类!”

“吼!”剩余的那六只异兽齐齐的吼了一声,随即就全部爆发出最强的战力,想要冲破那九只火兽围堵,去攻击杨光和乔巧媛!

面对这七只异兽的爆发,天火之灵也不敢硬抗!它立刻就放开了缺口,将两只异兽赶到了杨光和乔巧媛所在的位置。

“主人,主母,这两个畜生就交给你了!剩下的五个,我先拖着,你们可一定要速战速决啊,我拖不了多久的!”火灵大声的说道。

“放心吧,我们很快就能解决战斗!”被火灵称呼为“主母”,乔巧媛显得很开心!这人要是一开心,那就容易超水平发挥!她的剑光一绕,就把两头异兽全部都圈走了!

杨光本来还想要帮帮手的,可是看乔巧媛的兴致这么高,他却是也不忍心打扰!没有办法,他也只能在一旁给乔巧媛掠阵,偶尔还会出手,帮火灵缓解一下压力!

乔巧媛果然没有说大话,她真的很快就解决了战斗!这次战斗的用时更短,甚至还没用上一盏茶的功夫,她就把那两只异兽全部斩杀了!

“换下一批来!”乔巧媛豪气干云,大声说道,“火灵,动作要快!你主母我正在兴头上,你可不要坏了我的兴致!”

“好嘞!”火灵答应了一声,随即又放出了两只异兽,将它们驱赶到乔巧媛身边,让乔巧媛去解决它们!

又损失了两个同伴,这让那名异兽统领立刻就暴怒了!它的气势又暴涨了一截,攻击也更加的疯狂了!

“轰!”在异兽统领的疯狂攻击下,杨光的一只火兽终于不堪重负,被那异兽统领给轰爆了!被轰爆的那只火兽很重要,它是三才阵势当中的那尊火鱼!没了这尊火鱼,三才阵势顿时告破,火兽们对那些异兽的限制顿时就降到了最低!

火灵见势不好,立刻就合身扑出,顶替了火鱼的位置,重新将三才阵势给稳定住了!不过可惜,它的动作还是晚了一步,那异兽统领已然突围成功,朝着杨光冲了过去!

“抱歉主人,我尽力了!可是,那家伙实在是太猛,我拦不住啊!”火灵对着杨光大叫道。

“没关系!它就算是出来了那又怎样?我可以很轻松的解决掉它!”杨光满不在乎的说道。

“狂妄,我看你要怎么解决我!”那异兽统领怒吼了一声,随即就不要命的对杨光发起了攻击!它的眼睛血红,显然是要和杨光拼命了!

面对喜欢正面硬刚的对手,杨光是从来都不会示弱的,现在也是一样!虽然这异兽的防御力很高,但是杨光却也丝毫不惧!防御力高,却不等于不死!

而且,杨光的身体防御力可并不低!激活了血脉之力后,他的身体已经远超同层次的强者了!比拼身体的强度?杨光还真的不怕任何对手!

“来吧,让我来好好的瞧一瞧,看看你的身体到底能强到何种地步!”杨光连游龙舞凤双剑都没有用,就单凭一对拳头和那异兽统领打在了一起!

两下里都是野蛮的战斗风格,战斗起来的场面看起来十分的热血!不过,一个人和一只异兽拼身体,这场面就算是再热血,那也没有任何观赏价值!

“轰!轰!轰!”杨光和那异兽统领不断的对撞,然后分开,然后再次撞在一起!如此的循环往复,转眼间就对拼了十几招!

经过了这十几招的对拼之后,杨光和那异兽统领却没有再继续碰撞,而是分开来各据一方,颈静脉的对峙了起来!

此刻,杨光和那异兽统领都已经伤痕累累了!比拼身体,杨光和那异兽统领竟是拼了个半斤八两,不相上下!不过,杨光是凤凰血脉的拥有者,他的回复能力要强太多了!他的伤处足有几十处,可他却是没什么太大的感觉!

但那异兽统领却不行!它的伤处恢复的速度很慢,甚至都可以忽略不计了!没办法,它的身体强度太过逆天了!而越是逆天的东西,恢复起来就越是困难!异兽的生命层次虽然不见得比人类低,但它们对身体的开发利用程度却要落后太多了!

“人类,你真的很强,我收回刚才对你的评价!不过,你想要战胜我,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异兽统领大声道。

“希望你的话能够成真啊!可惜,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杨光淡然的说道,说完就跨步上前,对着那异兽统领一拳轰了过去!

那异兽统领不敢怠慢,立刻就挥动前爪,迎向了杨光的拳头!拳爪相撞之下,立刻就引起了惊天动地的爆炸!气浪翻滚之间,杨光和那异兽统领都被巨大的反震力量推了出去!

异兽统领的身子沉重,它直接就被推得撞在了空间壁垒上!杨光的情况倒是要稍微好一些!他虽然被震飞了出去,但却没有失去对身体的控制力!他在空中调整了一下身体,尽量卸去了冲击力,最终平稳的落在了地上!

杨光的双脚落在实处,但是却并没有在原地停留!他的小腿骤然发力,将身子猛地送了出去,直直的撞向了那异兽统领!

那异兽统领的身子还没落地,便被随后赶来的杨光撞了个正着!在巨大的冲击力作用之下,它的身体直接被撞得嵌进了空间壁垒当中!

灿烂的前行

灿烂的前行第三集

“怎么回事?”陈天气走了进去。

“陈队。”

一个中年干练的男人迎了上来,“这个事情,是双方家属瞎胡扯。”

“怎么一个瞎胡扯?”陈天气问。

那中年男人说,事情能闹起来,莫北能发疯似的去找家属算账,不仅仅是愤怒,还是有原因的。

当莫北的儿子,问完了凶手的问题,不知道怎么的,有些好奇……又用一模一样的方法,问自己是怎么死的。

毕竟,人都对自己是怎么死的有致命的好奇,他得到了一模一样的结果。

被人杀死。

当时的莫北儿子,听着在空荡荡的房子弹跳的声音,瞬间觉得毛骨悚然,发疯似的跑了出去——我要被杀死了!

中年男人说到这,指着远处正在争吵的双方,说:“莫北认为自己的儿子,也受到了诅咒,再一想之前的事情,瞬间联想到一些不好的内容。”

这个社会,自然死亡的人很多,被人蓄意谋杀的人很少。

他认为,杀死梁勇心的人,可能和杀死自己儿子的人是同一个凶手。

是梁勇心的母亲何芳杀了自己的儿子,栽赃陷害给他,以后还要杀死自己的儿子。

“怪不得那么激动……”苗倩倩看向审讯室里,“这莫北,是彻底相信了玻璃鬼的预言,至于何芳……”

我们望向何芳。

“我的儿子啊,我的儿子啊……”何芳崩溃着,撕心裂肺的指着莫北,“你杀死了我的儿子,就算是不要命了,我也要跟你拼了!”

她冲了上去,要和莫北厮打在一起。

却被旁边的人拦下。

这位梁勇心的母亲,黑眼眶浓重,整个人枯瘦憔悴得不行,像是大病一场,不仅仅哭过一次的痕迹……

“我并不觉得,何芳杀死了她的儿子。”

陈天气摇头,“我曾经查过梁勇心的家庭,单亲家庭,何芳拉扯自己儿子辛辛苦苦长大,苦尽甘来,考上了研究生,在北京念大学,自己的骄傲,怎么可能会杀死他?”

苗倩倩也摇头,表示感觉何芳是好人。

那何芳是好人,莫北,拉扯着自己儿子,疯狂谩骂何芳,那他是坏人?

苗倩倩说也不是。

陈天气和苗倩倩,灵鼻和灵耳,都说对方没有问题。

“既然两边,都不是坏人,估计是那个玻璃鬼,挑拨离间了……”我沉默了一下,“那么到底是谁杀死了梁勇心?我觉得,或许就是玻璃鬼。”

我们商量了一下,鬼物作祟的可能性很大。

这鬼东西啊,不干自己的正事——去吸人精气阳气,在这里玩弄人心,挑拨离间,这玩意的思想境界那么高,估计是凶得不行了。

“这几个人……”

那个中年男人看向我们。

“我一些请来的专业人士,帮看看是什么情况。”陈天气随意附和了一下,扭头对我们说:何芳和莫北,你们有什么想对他们问的吗?

我想了想,说:“何芳就不必了,痛失爱子,我看她的情绪不太稳定,能不能把莫北父子叫过来,我们问一些事情。”

“可以。”她点点头。

接着,她把远处正在的莫北父子叫了过来。

我望向这个有些颓废的男人,说:“那个莫老板,玻璃鬼,你真带你儿子去玩了啊?”

“什么老板,我不是老板。”

莫北情绪也不太稳定,立刻说:我儿子要被人杀死了,我儿子才多大啊?我心肝宝贝,老子挣钱,不就是为了他吗?

我让他冷静一下,说:那个玻璃鬼,是真有吗?

“我觉得是有!”

莫北立刻说:反正有一种很玄乎的感觉,是真有地缚灵这种东西!

我说:能带我们去看看吗?

“行。”莫北有些疑惑的看了我们一眼,还是点点头,“我按照当时梁勇心说他以前他住的地方,去做的那个,我觉得挺灵验的。”

我们出了局子,上了车,按照莫北指的方位,半个多小时后,来到了地点。

这里比较荒芜,原先附近还有一所重点中学,后来市中心改建了,这边就比较冷清了。

几栋楼都准备拆迁了,算是危楼,还贴上了“拆”字,由于有几个月没有人住,甚至还长出了杂草。

莫北给我们带路,站在楼下说:“我觉得,这玩意儿肯定有灵性,很多东西都是有灵的……我当时没有敢惊动它,自己让儿子上去玩弹珠。”

我心说莫北的儿子胆子也是肥。

我看向他的儿子,一副乖乖学生的样子,似乎挺听父亲的话。

我说:“你上去玩了?”

他儿子认真点头,“反正,反正就很邪门,我玩弹珠的时候,似乎弹珠动了,不那么规律,就像是屋子里,有个看不到的人,在陪着我玩……”

“再上去一次成吗?”我问。

“只要能救我爹,可以。”他重重的点着头。

我说那就没问题了。

这玩弹珠,要等晚上。

我们带着莫北父子去吃了一顿饭,然后到了晚上十一点多钟的时候,我们就悄悄守在楼底下等待。

我们在楼下等着,陈天气和苗倩倩坐在楼道上聊天。

小青对我说:这个楼,的确很渗人,阴气很重,可能风水有些不太好,或者曾经这一片的学区房,出现过什么古怪的事情。

“可能是死过某些小孩吧。”

我摇头说:老楼怪事也多,并且不是说这里晚上,经常听到了楼上,小孩玩弹珠的声音吗?

等了好一阵子。

铛铛铛!

玻璃珠掉在瓷砖地面上,清澈的声音从楼上传来,一阵一阵的,从楼顶响起来,在清冷的夜色下,觉得特别诡异。

我们对视一眼:

来了!

我顿时觉得,可能真是这个楼上,不小心死掉的小孩子,成为了楼里的地缚灵,大半夜的到处玩耍。

我们让莫北的儿子,掏着玻璃球,上楼玩耍,玩弹珠进行提问……毕竟也不是第一次了,不怕会有什么危险。

反正这个事情,得看一看。

让莫北的儿子再引一次出来,看看那个弹珠鬼到底是一个什么玩意。

结果等了好几分钟,小青儿就对我说:“我感觉楼上有阴气了,可能是显形出现了。”

“走!”我说:上楼。

我们直接往楼上走。

小心翼翼的,的确感觉有些阴风阵阵,像是什么鬼东西来了一样。

我们上了三楼,打开了废弃的门。

看到里面,莫北的儿子正在房间里玩弹珠,扔着弹珠在瓷砖上弹跳,发出清脆的声音。

苗倩倩问小青儿:“看到了吗?”

“看到了……”

小青儿睁开眼,低低的说:“有一个小男孩,嘴角长着胡须,贼眉鼠眼,尖嘴猴腮,陪着他玩弹珠,还很凶。”

果然有!

“那个小男孩发现我们了……”小青儿忽然一阵惊呼。

在我们眼中,房间里也有一个男孩身影从朦胧中显形出来,猛然用尖锐的声音低吼道:“什么人,在偷偷看我!”

我们慢慢走了出来。

“害人的鬼崇,我们要来拿你。”苗倩倩说。

“哼哼,你们这些人,是很凶,但是要拿下我?”

那小男孩深深的看了我们一眼,“你们都不是专业的阴人,我是打不过你们,但你们也留不下我,唯一对我有威胁的,就是那个女孩怀里的东西。”

这房间里的弹珠鬼,原来是真有?

他竟然还十分淡定,一眼就看出了只有小青儿怀里的核桃,能克制它。

“哼哼!我梁勇心,问心无愧,不想和你们作对,我从来不害人。”那男孩又说。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