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啦!妈妈第二季

上班啦!妈妈第二季
  • 主演:马丽,涂磊,朱丹,傅首尔,庞博,徐艺洋
  • 导演:未知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大陆综艺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22
第二季聚焦直播电商行业的不同岗位,以适龄职场女性为第一主角,记录不同人生阶段的女性从入职开始的真实工作历练全过程,同时深度记录他们的家庭生活,展现当代职场女性在家庭和事业之间的平衡与挑战,彰显其勇敢追求自我价值实现的新时代女性力量,也以其真实处境引发社会对于相关人群的思考与共鸣。此外,明星观察团将以更加多元、新鲜、激烈、共情的观察视角,全方位探讨当代女性自我挑战、自我成长的全新旅程。

上班啦!妈妈第二季第一集

好东西自然是要笑纳的,苗苗嬉笑道:“那我可要谢谢小龙龙了呢,你真是越来越聪明了。”

巨龙:“我知道聪明是拜二位所赐,做龙不能忘恩,我还要感谢二位给我如此聪明的头脑,时辰已到,我要回去了。”身子一卷,在方奇和苗苗身子周围游走了三圈子,头朝下扎入深潭之中,再无声息。

苗苗收起龙球,对方奇一甩小脑壳:“轴!”

两人又走起空中舞步,在黑暗空中漫步有点诡异,不过两人都能看的清这个巨大的地下空间的原路,循着走过的气息便能回到下面的洞下。绳子还吊在原处,估计放他们下来的人还以为他们自已解开绳子的呢,两人又系上绳子,上面一感觉到重量便马上开始往上拉扯。

待他们爬上去,上面围了好多人,几乎所有跟着方奇的人全来了,一见他俩上来便把两人抬起来又蹦又跳,他们实在是担心坏了。

把他俩放下,伍知州上前问:“下面是什么妖邪之物?”

方奇自然是不会说下面有条巨龙的,“你说的没错,下面确实是龙脉,咱们就在这儿再把庙盖起来,洞口这地方盖上一座砖塔。”

小老头咂嘴道:“你俩下去三天,猫眼不见猫鼻子,我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不测之事了呢。”

方奇摸摸肚子,“给我们准备些吃的吧,实在是饿的前心贴后背了。”有人抬来轿子把他俩抬回知州府,由伍知州牵头修建寺庙自然会很快的,这倒不用他们来担心。

两人一直睡到次日中午才起床,伍知州陪着他们吃饭,一些公务上的事还征询他俩的意见,方奇听着嫌烦,“你是知州,这些事你看着办吧,不用再问我们了。如果没什么事,我们明天就回燕京城。”

然而就在方奇和苗苗打算回燕京的当晚,一名武将快马跑到知州府来见他:“大人,不好了,盛京出事了!”方奇颇是不悦,“干什么嘛,这么慌张?站起来说吧。”

“大人请看!”来将从怀中掏出一封已经被鲜血浸透的信函递给他,方奇接过来拆开一看,马上站起来,“那送信的人呢?”

“已经倒下在城门那了。”

“快带我去!”

方奇骑上马跟着武将来到北城门,那名送信的校官血染征袍,胳膊上还插着一支箭,已经有郎中剪开他的衣服,就见身上挨了数刀。

郎中见是方奇,便说道:“大人,这人恐怕是活不成了,马都累死了。”

方奇弹起几根手指戳中校官几处穴位止血,他手挨近穴位,便有一股劲气直刺而入。与单纯的银针相比,以手指戳中其穴位,让真气直接输入,效果会更好。也只有到了这个境界,他才能做到这一点。随后便让郎中拿来针线让其缝合伤口,再洒上刀伤药,而他自已则取射在胳膊上的箭。

他并没有用刀划开伤口,而是两指注入真力紧紧向外拔开受伤之处,一手提起箭只向外拨出来。真气裹在箭矢的倒刺上,使之圆润,再拔出来时创口便再也没那么大了。

接着他在伤口上洒上刀伤药,再包扎起来。待郎中缝合了全部包扎好,方奇再点了几个穴位,过了一阵子,这名大难不死的校官逐渐苏醒过来:“大人……”

那名武将说道:“是我们大人救了你。”

方奇问他:“高丽一共有多少兵马来犯?”

“一万七千人,打了三天,盛京城快要完了……咱们三千兵马,死的快一半。箭只射完了,现在城中老百姓拆了房子拿砖头和木头往下面砸……”脑袋一歪又昏迷不醒。

方奇对后面的苗苗说道:“赶紧回去通知青龙他们集合人马!”又命那名武将马上点齐两千叛兵去校军场集合,自已则骑上马来到校军场。

紧急牛角号哞哞吹响,城中响起一队队士兵跑动和马匹踏着石板路的动静,很快人马便全部集合在不大的校军场上。青龙的人马早就换了统一的兵服,站在一边,也是威风的不得了。

他们三千人马针对一万多的敌人,此去盛京有好几百里路,若是交通靠腿,跑到盛京也得三天,对疲惫之师对阵,不输也差不多,必须得想个妥协的快速运兵办法。

现在正是春初,积雪还很厚,用雪撬就是最直接有效的办法。让全城的人齐动手连夜造雪撬,由伍知州和傀儡人、小老头他们负责监管工程,务必要在明天造出三十辆雪撬来。还派出推官前去征募牛马骡子驴子等牲口。

布署好一切,方奇要做战前动员令,“兄弟们,你们虽然是叛兵,身有罪责。现在立功的机会来了,只要能勇杀敌人,我一样会大加封赏,提拔你做将官!但是若有人敢畏缩不前贪生怕死,我第一个就会砍你的头!军伙房已经在做饭,马上饱餐战饭立即出发!”

现在是人命关天盛京将要失守之时,晚去一刻恐怕就难以救援。盛京可是北方大镇,若是落入高丽人手里,只怕会后患无穷。历史早已经证明,西北东北历来是外夷入侵的突破口。

来到青龙和蔡小娥马前:“现在你们的立功机会也来了,是骡子是马牵出来溜溜,那帮子突厥人不好带。我还是那句话,有功升官发财,捣蛋的就地斩杀!”也没有特别关照青龙,让他和那名武将各带各的兵,方奇自已任战场总领兵。

当然,这帮子郎中还得集合在一起开个会,无非就是“救人三法”:不管死人;先救轻伤者;保护好自已。接着又把小老头张太保找来任救治小分队队长。这老小子是个道士,治病救人还是一套的。

一切安排妥当,待兵卒们都吃完饭,由青龙蔡小娥和蒙元将官率领着朝着盛京方向出发。

苗苗来叫方奇吃饭,伍知州和推官前来汇报建筑雪撬、征募牲口的情况。虽然说是征募,还是有一定补偿金的,共耗费了白银三千七百多两,州库并没有如此多的银子。查抄出原知州和推官家产作为战争经费,不仅仅补上了这个亏空,仍然多出不少来。

上班啦!妈妈第二季

上班啦!妈妈第二季第二集

“我执迷不悟?”

蓝婉冷笑,“秦慧怡,你现在还真是越来越圣母了啊?你被站着说话不腰疼了,你看看我现在,都被逼成什么样子了?要不是因为他们,我现在会是这么狼狈的吗?你知道我现在还要去讨好梁萧来讨生活,我的尊严都没了,凭什么你秦大小姐还这么来指责我?”

蓝婉的态度,也让秦慧怡脸色不好。

“蓝婉,你以为我有多好吗?我母亲的事情,现在抖传遍了,我们秦家也过的并不好。可是,那只能说,我们是自找的。如果没有以前的那些自以为是,自作多情,我们都还会好好的。现在既然已经得到了教训了,为什么你就不能再想开点?只要我们不去触碰跟许诺有关的事情,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的。”

“好?好能让我好到哪里去?我蓝家彻底完了,可许诺还是将军夫人。我永远也好不了了,而我对许诺,也永远都不会善罢甘休。”

蓝婉一起身,“慧怡,你不帮我就算了,我希望你不要给我找麻烦。今天,就当我们没见过。”

秦慧怡看着蓝婉离开的背影,始终蹙眉,深深的担忧着。

……

许诺这几天晚上一直在跟厉漠南斗智斗勇中呢。

每天晚上,最愁的竟然不是自己睡不着的问题了,那都不是重点了,重点是怎么逃过厉漠南的各种坑。

看电影这个坑她是决计不会再踏进去的,再踏进去她就是个蠢蛋。

而其他的坑呢?

许诺表示,她不会再犯蠢。

“诺诺,我的脸需要上药。”

厉漠南今天可是顶着鞭痕上班的,谁都知道,厉夫人可有一条厉害的鞭子呢,得,这鞭子都打到厉将军的脸上了,夫人可真够厉害的。

而厉漠南却依旧面无表情,面对那些人,心理素质可这是够高的。

“你自己上药。”

许诺正玩游戏玩的高兴。

厉漠南却坐到她身旁。

“诺诺,我今天,被一群属下给取笑了。因为你的这一鞭子,我厉将军的声威,算是彻底没了。”

这意思,是怪她咯?

许诺手中的游戏人物,直接被怪物吃了,输了。

她放下平板,看向厉漠南,默默的拿过一旁的医药箱,换药。

“诺诺……”

“闭嘴!”

许诺在厉漠南开口的时候,立刻阻止他。

“我——”

“闭嘴!我不想听你说话。”

“……”

厉漠南勾了勾唇,然后等到许诺终于上完药之后。

“我现在可以说话了吗?”

许诺高冷范,“恩。”

“诺诺,你今天真美。”

许诺顿了下,脸微微一红,傲娇的扬了扬下巴,“哼,我本来就很美。”

厉漠南一笑,然后起身,上楼去了。

而许诺,脸红耳热的,玩游戏都玩的心不在焉了。

没一会儿,她扔下了游戏,蹦蹦跳跳的去了厨房,“周妈,我们今晚吃什么啊?”

“夫人,菜已经准备好了,你看——”

周妈转过头,话没说完,突然噗嗤一下笑了,“夫人,您脸上怎么沾了番茄酱了啊?还别说,只一边这么看着,像胭脂了。”

许诺嘴角抽了抽,靠!

厉漠南,你——大爷!

上班啦!妈妈第二季

上班啦!妈妈第二季第三集

第五百一十九章 穆枫生病

穆枫这会儿正处于迷迷糊糊之中,说是不困,但浑身发烫,想不困都难,但要说是很困呢,又热得睡不着,意识一直处于半梦半醒之中。

听到声音以后,他的睫毛轻轻地颤了颤,盖在被子里面的手微微地动了动,然后慢慢地睁开眼睛。

“染染,是你吗,你来看我了吗?”

“是的,师兄,是我,我来看你了。”

穆枫努力挤出一抹笑意,模糊地看着穆染的脸。

“染染,我还以为,你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我了。”

“怎么可能呢,师兄,你不要多想了,我怎么可能不想看到你呢?”

毕竟,他们在一起生活了很多年,就算她对穆枫没有男女之情,但兄妹之情却不见得要少,她又怎么可能这一辈子都不想见到穆枫呢?

“咳咳咳,那就好,那就好。”

“染染,我想喝水,你能帮我去倒一杯水吗?”

穆染点了点头,起身去水壶里面倒了半杯热水,又在饮水机前掺了半杯凉水,送到穆枫唇前,看着他喝完。

“师兄,你现在还在发烧,得赶快上医院,这样吧,我带你去医院,等到你退烧以后,我们就回家,好不好?”

穆枫现在的情况十分不好,穆染真的很担心他就在这里烧糊涂了。

穆枫使劲地咳嗽了两声,用尽全力挥了挥手,试图阻止穆染的举动。

“不用了,染染,我没事的,只要吃一点退烧药,然后喝点热水,裹着被子好好睡上一觉,就没事了,你真的不用担心我,赶紧回去看书,准备考研吧!”

穆枫都已经这样了,还在她面前故作坚强,穆染今天心情本来就不好,又遇到了这样的事情,一下子没忍住,就将穆枫骂了个狗血喷头。

“穆枫,我拜托你,都一百多斤的人了,能不能成熟点?”

“你喜欢我,不早点告诉我,一直瞒,瞒到撑不住了才说出来,说出来以后你又觉得我们两个人再见面会尴尬,然后不顾自己的身体情况,离家出走。”

“你说你要是觉得尴尬,那就不要说出来啊,有本事干脆瞒我一辈子啊!”

“好吧,就算你实在是撑不住,不想在我面前继续演下去了,将自己的心里话告诉了我,那你别尴尬。”

“你就放宽心地继续生活下去啊,我们两个人就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继续做一对和睦的兄妹,不好吗?”

“不好。”

“不好什么不好,凭什么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盛怒之下的穆染都曾和穆爸爸大吵过,更不要说是穆枫了,现在是穆枫处于下风,穆染就更加得理不饶人了。

“穆枫,我告诉你,你今天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我是不会让你自己做主的。”

“你现在先躺一会儿,等恢复了一点力气以后,我们马上去医院。”

离这里最近的医院大概需要三十分钟,虽然不是大医院,但治疗一个发烧的症状,还是绰绰有余的。

安排好了穆枫,穆染拿起手机给穆雨打了一个电话,让他现在立刻马上到超市来,开车将穆枫送到医院去。

“好的,姐,我知道了,我现在马上换衣服下楼,五分钟之内,保证出现在你面前。”

十分钟以后,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听声音应该不只是一个人,果不其然,等敲门声过后,穆染跑去开门的时候,门外站着两个人。

顾欢和穆雨。

穆染淡淡地瞥了一眼顾欢,然后伸手将穆雨拉进去,关上了门,和顾欢站在门外,四目相对。

“你这个时间不是应该在公司上班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顾欢微微挑了挑眉,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笑意。

“我是特地来找你的。”

“特地来找我,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知道你找到穆枫以后,肯定会带着他去医院的,所以,我特地来这里找你,帮你将他送到医院。”

哦,原来是这样啊!

穆染点了点头,“顾欢,你的心意我领了。”

“不过,我已经叫来穆雨,让他跟我一起将我师兄送到医院,所以就不劳烦你了,你还是赶紧回去工作吧,不要因为我自己的事情耽误了你的大事。”

顾欢淡淡地瞥了一眼穆染,嘴角的笑意开始变得无奈了。

“穆染,有些话,我不想说的明白,你懂不懂?”

穆染老老实实地摇了摇头,“抱歉,我真的不懂。”

“哎,你这个没心没肺的丫头,我该说你什么才好呢?”

“难道,你就非得让我说,我是担心你和穆枫两个人共处一室,日久生情吗?”

“噗嗤!”

穆染被顾欢的话给逗笑了,她抬头看了一眼顾欢,十分无奈,又好笑地说道。

“顾欢,我从来没有发现你这么有趣,什么日久生情,我跟我师兄已经相处十几年了,我要是会喜欢他,早就喜欢上他了,还有你什么事呢?”

“呵呵呵,是啊,我倒是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

“行了,进去吧,还是让我将你和你师兄送去医院,让穆雨回去做他的事情吧!”

见顾欢如此坚持,穆染也没有办法,只好点头同意了。

“好吧,既然你如此坚持,那就送我和我师兄去医院吧!”

半个小时以后,穆枫的病房里,穆染一直盯着点滴瓶,生怕自己一个不注意,点滴就滴完了。

“穆染染同学,你不觉得累吗?”

“当然累了,但是我担心师兄的点滴打完以后,我没有注意到,然后就回血了。”

“放心吧,这么多点滴,最少得滴半个小时,你要是觉得累了,先去旁边的沙发上休息一会儿,等点滴快滴完的时候,我会叫醒你的。”

“真的吗?”

今天一天发生了很多事情,穆染这会儿脑子已经混沌了,现在唯一担心的事情就是穆枫的点滴。

“你放心好了,我还会骗你吗?”

好像不会的。

“那好吧,你先看着,点滴滴完之前记得叫我,我先过去躺会儿。”

穆染点了点头,走到沙发边上,直接躺下去,然后眼睛眨了眨,眼皮动了动,很快就睡着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