怦然再心动

  • 主演:王子文,王琳,黄奕,白冰,蔡卓宜,倪萍,王大陆
  • 导演:吴浩宇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大陆综艺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21
节目以熟龄女性征婚为原动力,撬动正向价值观输出,鼓励更多的女性以自信积极的姿态来拥抱爱情。女艺人与优质男素人开启21天征爱之旅,以真实征爱为叙事线,开启相亲、约会、合住的征爱体验进阶三阶段。征爱过程中,男女任意一方有终止约会的自由,将选择权充分交给节目嘉宾。

怦然再心动第一集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连死都这么难

“君上,小心!”跟着下来的景炎看到这一慕,目眦欲裂。

景炎这一声大叫,让龙烨天微微恢复了一些神志。

嗤啦!

连城手中的剑凶猛而狠的刺入龙烨天的身体里。

与此同时,龙烨天凝聚自身全部力量,一掌击在连城的胸口上。

连城的身子,在喷涌出一口鲜血之后,毫无预兆的飞了出去。

迅速消失在黑雾里,再也没有一点影子。

龙烨天身子摇晃中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眸光森寒刺骨,让见者禁不住打寒战。

他将刺入腹中的剑狠狠的拔了出来丢掉。

鲜血瞬间喷涌而出,他却丝毫不在乎。

“夕夕,我来陪你!”龙烨天温柔一笑,一字一字痛心疾首地说了出来。

他撤掉修为,让身子直线下降,然而,到了有浮力的地方,他的身子便停在了那里。

他眸底划过一抹剧烈的疼痛,他第一次发现,连死都那么难?

“君上!”景炎跟到他的身后。

他深深的望了一眼黑雾崖中飘着的黑雾,痛心疾首,可他不相信,她就会那样的死去。

看了一眼悲痛欲绝的龙烨天,他伤口处,鲜红的血还在汩汩往外流。

他担忧地劝道:“君上,你先回去疗伤,云姑娘不会有事的,她一向福大命大,绝不会这样轻而易举的就死掉。

而且她肚子还有孩子,她一定不会让孩子和她自己有事的。”

这黑雾崖,很奇怪,他们魔域和冥域的人都无法下去。

可云夕为什么会不见了呢?

龙烨天痛苦的摇了摇头,声声痛苦,“连城那威压,有多恐怖,你我均受了内伤,何况是还怀有身孕的夕夕?她怎么可能抵御得了?”

从来都是从容不迫,气定神闲的景炎,眼底也出现了一丝慌乱,这黑雾崖下,谁都没有下去过,不知道崖底到底是什么情况?

龙烨天半跪下去,目光痛苦的落在黑沉沉的悬崖中。

他的生活冰冷荒芜,她的出现,让他的生活彻底成为了一汪温水。

幸福而满足,可幸福却只有短短的几天而已。

“夕夕”龙烨天痛苦的呼唤了一声。

心好痛,好想她!

龙烨天垂着头,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他痛楚的闭上眼睛,脑海里许多他们相处的画面翻飞,心底的痛苦,几乎抑制不住的溢出来。

“啊”他悲痛的仰天长啸。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龙烨天沉痛的声音,带着愤怒及浓浓的恨意。

让他整个人身上的痛意更加重了几分。

他悲痛欲绝的目光里,淡淡红芒之中,噬血珠闪烁着妖异光芒,他脸色苍白,身体因为太过于痛苦而不停地颤抖着,他牙关打着冷战,只有一双眼眸中,像是凝固了冰冷的杀意与心中的疯狂,噬魂闪烁的幽幽红光。

“君上!”景炎看着龙烨天生无可恋的样子,很是担忧。

龙烨天不为所动,依然半跪在浮力之上。

平静下来之后的龙烨天,他宛若雕像一般,一动不动,猩红的目光木讷的看着黑雾。

而他伤口处的血,依然在流。

冷风吹来,带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景炎猛然回过神来,看着龙烨天痛苦的背影,他沉痛的目光微微一紧,手掌迅速在龙烨天的后颈上劈了一下。

龙烨天宛若雕像的身子直直的往后倒下。

景炎带着龙烨天回到魔域之城,随后,派人到黑雾崖附近,寻找林云夕的下落。

便立刻为龙烨天处理伤口。

整个魔域之城,又回到了之前乌云密布的惊悚之中。

连城被龙烨天那淬不及防的那一掌震裂五脏六腑。

整个人飞出很远的距离之后,被一个红衣女子带走。

连城在看清楚女子的容貌后,才晕了过去,口中最后发出两个模糊的音节,便是夕夕二字。

女子在听到连城的这两个字,眼底满是愤怒。

抱着连城的手非常的用力,就好像在发现心底的怒意一般。

三天三夜过去之后。

景炎派出了无数的人寻找林云夕的下落,却依然一无所获。

龙烨天也在三天三夜之后才醒了过来。

“夕夕,夕夕”一睁开眼睛的龙烨天,就寻找着林云夕的身影。

却没有任何回应,映入眼帘的便是景炎逆光而立的风华绝代的身影。

正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本君睡了多久?”龙烨天冰冷地问。

景炎目光平静,身立如雕像,声线暗哑:“三天三夜,云夕,没有消息,连城已经回了冥域,云夕也没有在冥域。”

“那就是还在黑雾崖崖底,那么一个大活人,不可能凭空消失。”龙烨天俊颜痛苦,倏忽就红了眼眶,无语凝噎,身子轻轻颤抖。

“她会活着的,她也有能力让自己活下来!”景炎的语气幽幽,却是掩饰不住的苦。

龙烨天的目光,幽幽的看了景炎一眼,却忽然紧锁眉头,心里的话到了嘴边,他唇角翕动了一下,却始终没有问出口。

景炎,是他视如生命的兄弟,不可能的,即使有,他也隐藏得很深!

偌大的房间里,两个大男人,谁也没有说话,寂静沉闷。

过了许久,景炎才淡色说:“君上,那两位公子,还在你的空间里。”

龙烨天微微回神,将南宫云皓和南宫云睿从他的空间里带出来。

兄弟二人仍然没有醒,两人背对背的躺在地上。

景炎走过去,走出逆光,他的俊颜,苍白如纸,憔悴而令人心疼。

他两道青光注入南宫云皓和南宫云睿的身体里。

南宫云睿先醒了过来,他缓缓坐直身子,眸光疑惑的看着周围。

可见他眸光疑惑迷茫,根本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

抬眸,看到龙烨天,他迷茫的眸光终于有了一丝反应,“烨天,我们这是在哪?”他的声音沙哑,就如秋风瑟瑟刮过。

“云睿,这里是魔域之城!”龙烨天看着他,语气幽幽地回答他,看着他一脸憔悴,心底无比内疚,因为和他夕夕,竟让他们兄弟二人吃了苦头。

南宫云睿缓缓从地上起来,目光疑惑的看着龙烨天,他怎么感觉烨天有些不一样了。

怦然再心动

怦然再心动第二集

林风现在没心情跟沈厂长谈生意,阿利伯亚还处于战火中,两个种族间势同水火,每天不知有多少人死于枪口下,胆大包天的蒂安娜居然跑去了那里。

“只有你一个人吗?”他不禁蹙着眉头说。

“当然不是,这里还有很多和我一样志同道合的朋友,你是在担心我对吗?”大方的金发姑娘,一旦跟林风确定了关系后,说话的方式愈发直接。

“不管你们有多少人,赶紧回去,我不是在和你说着玩,迪马尔人要知道你跟林塞他们认识,肯定不会放过你,听我的,你必须马上离开那里。”林风一脸严肃的说。蒂安娜‘咯咯’的笑了两声:“就知道你一定会很紧张,林,你真的不用为我担心,有个好消息还没来得及告诉你,经过我们的努力已经让世界上越来越多的人关注这个战火中的南非国家,就在我见到林塞那

天,他正要前往首都迪瓦良与迪马尔人和谈,在联合国专员的调解下,迪马尔人已经答应进行和谈,并保证不再继续滥杀无辜。

……所以你不用再担心我的安全问题。”

蒂安娜说着,忽然听到身后传来声呼唤,转头看见一个梳着满头辫子的黑人小姑娘正撒开脚丫朝这边跑来。她所在的地方,其实是一个由国际救援组织设立的难民营,逃过屠杀的阿哈利族幸存者在这里能得到保护和食物医疗,难民营原本只可容纳两百人,现在却硬挤进来了上千难民,人数正在不断增加当中,

每天还有几十上百人前来寻求保护,善良的救援组织成员不忍拒绝每一个求助者,只好把他们通通接纳。

每天要负责上千人的吃喝拉撒,现在这里的卫生条件已经极其糟糕,传染病随时可能会威胁到他们的性命,食物和药品也成了巨大的难题,蒂安娜生性乐观开朗,在电话里只字未提目前说面对的困难。

“姐姐,这是送给你的。”黑人小姑娘跑到蒂安娜跟前,手里捧着一个用野花扎成的花环。

“这是送给我的?谢谢你艾达……”蒂安娜微笑着蹲下身,让小姑娘把花环带在她头上。

一头金色长发的蒂安娜,头带着鲜花编织成的花环,加上她迷人的微笑,美的就像天使一样圣洁,连周围那些难民也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

“姐姐,我们该给病人检查身体了。”

“嗯,走吧。”

黑人小女孩拉住蒂安娜的手往后面那排帐篷区走去,蒂安娜还没挂上电话,柔声和林风说着这几个月来的经历。

这是个风一样的女人放弃锦衣玉食的日子不过,整天满世界的乱跑,连林风也没自信能让她老老实实待在身边,只有耐心听她倾诉,或许对她就是最好的陪伴。

“等一下,我先检查一下病人的伤势,他伤的很重,被人送来的时候,他的双手被迪马尔人给砍掉了……”

“好我等你忙完再接着聊。”林风笑着说。

蒂安娜掀开白布帘子,一股刺鼻的气味便飘进了她的鼻子里,蒂安娜却没任何不适应的样子,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就走进帐篷搭成的病房。

不大的空间并排躺了八个病人,这还算少的,不远处有个专门给传染病人治疗的区域,那里几个帐篷却挤了不下百人,而负责那片区域的医护人员也是最辛苦和危险的。

营地工作人员本就不够,连蒂安娜也要身兼多职,除了记者着本职工作,她还要负责照看病人。

当见到金发天使走进房间,病床上还清醒着的病人都纷纷向她问好,蒂安娜总是向他们报以微笑作为回应,这里每个人的情况她都记得一清二楚,最严重就要属躺在后面那张木床上的病人。

这是个很年轻的黑人小伙,大概不到二十岁的年纪,原本他是酒店里的一名侍应,就因为他是阿哈利族的身份,迪马尔人强行把他拖出酒店,并残忍的砍掉了他的双手。而他已经算是极为幸运的一个,至少还有命在,据不完全统计,战争刚爆发的时候,迪马尔人光是在首都就屠杀了至少五万名无辜的阿哈利族民众,当时,被汽车运出去掩埋的尸体在车厢里垒成小山一样

高,一辆接着一辆运尸车不断在公路上奔驰,那景象才是最真实的人间地狱。

黑人小伙还在昏睡中,目前看上去,他的情况还算良好,应该能挺过这一关。蒂安娜把电话用肩头顶在耳朵边,一边跟林风小声介绍着这里的情况,一手抽出上衣口袋里的温度计,打算给黑人小伙量一下体温,就在这时,外面突然发出一阵很刺耳的刹车声,接着就响起激烈的争吵

“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是不是出事了?”林风在电话那头狐疑的问道。

“不知道,我出去看看。”

吵闹声越来越大,就像来了很多人,蒂安娜不放心的拉着小姑娘艾达,揭开帘子往外面看去。

只见营地栅栏外来了两辆皮卡车,连后车厢都站满了手持武器的黑人,两名穿着蓝色制服的工作人员正挡在车辆前面,禁制这帮持有武器的黑人踏入营地一步。

从副驾室跳下一名光着上身的黑人正和工作人员进行着激烈的争论,或者应该说是争吵才对。

如果不是忌惮这两人白人的身份,面前这人说不定早就拔枪杀了他们。

他们穷凶极恶的样子,一看就是迪马尔族的人。看着争吵愈发激烈的双方,蒂安娜不由担心的将艾达搂进怀中,林塞不是说过,两族已经准备用和平的方式解决种族间的仇恨,这帮迪马尔人突然跑来这里想要做什么,难道他们连躲进难民营里的阿哈利

人都不准备放过?

“林风,是迪马尔族的士兵,不过你放心吧,他们不敢冲击外国人的营地。”蒂安娜对着电话小声说。林风在那头看不见这里的情况,但感觉却不对,那头的争吵声甚至连他都能听到一些,好像是迪马尔人正在发出警告,让挡住他们进入营地的人马上让开。

怦然再心动

怦然再心动第三集

她说完,就去拎她的东西了,分了两次像是搬家一样搬到楼上。

两个男人就看着她搬。

搬完,她也没有下来。

顾泽看了看蓝宇,“我上去看看。”

蓝宇点头:“可能我说的话她听到了,你去看看她。”

从心里他是不赞同顾泽的,但是此时顾泽去安慰再适合不过。

顾泽上楼。

推开主卧室的门,就见着几箱子桂花酥盒子乱放着,不像她平时仔细地收着。

而他的小傻子坐在落地窗前的飘窗那儿,静而出神地看着窗外。

顾泽走过去,坐在她身边:“在想什么?”

他的小傻子的下巴搁在膝盖上,眼里有着一抹尖锐:‘顾泽,什么叫股价?很重要吗?’

顾泽伸手莫了下她的小脑袋,“怎么会这么问?”

“因为蓝宇问你,你会选股价还是我?所以我觉得那对你来说一定很重要。”林思思说着时,目光一直是落在他的面上的。

他低叹一声:“思思,你想多了。永远不会出现这一天。”

小傻子却是相当地固执:“如果有这一天呢?”

说完,她就盯着他,巴巴地看着他的反应。

顾泽笑了一下,又揉了下她的小脑袋:“思思,那你希望我怎么选?”

林思思咬了咬唇:“我不知道,因为我不懂,可是我知道如果你不选我就代表不要我了……”

她的小脸有些苦恼,“可是如果那样东西对你很重要的话,那我又觉得你开心就好了……”

顾泽的声音略沙哑:“哪怕有一天,我选择了蓝宇说的股价?”

她点头,用力嗯了一声,“对啊,我还会开开心心的,又不是生离死别,想见还是能见的啊?”

还没有怎么样,她竟然安慰起他来。

顾泽的心里,说不出的滋味……可是这样的滋味那样戳心窝子。

他抱了抱她,笑笑:“蓝宇好不容易过来一趟,你下去和他说说话吧!”

虽然心里是有些吃味的,但顾泽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今天之所以过来也不是特意从B市赶过来,再说他也来不及。

而是他在C市出差没有告诉思思,本来行程紧是不打算来的,直接飞纽约的。

但是蓝宇来了,他还是忍不住过来看看……过来了,反而惹得小傻子好像不开心了。

他是希望她开心的,希望她能在他为她建造的城堡里快快乐乐的成长。

她当不了王后,他就将她宠成公主……

顾泽看着她重新微笑的样子,目光变得温和,伸手莫莫她的小脑袋:“我只能陪着吃个晚餐,一会儿我赶专机,嗯?”

思思的眼里出现一抹失望,她咬着唇:“你都好久没有过来了……才来又走啊!”

顾泽揉她的头发:“忙完了这阵子,我过来看你,多住几天。”

他的小傻子哦了一声,但是明显就不开心了。

他笑笑,带着她下去。

她的性子像小孩子,刚才还不开心的,一会儿和蓝宇在一起说话又笑得眼睛都眯起来……

顾泽想,或许可以留蓝宇多住几天。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