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胡扯大赛

  • 主演:霍伊·曼德尔
  • 导演:未知
  • 地区:美国
  • 类型:欧美综艺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2

百万胡扯大赛第一集

薛红荷见李云道开始皱眉,顿时心中大喜。她就是乐意看到李云道不顺心不如意,李云道不开心,她能乐得如同偷糖成功的孩子。耸了耸肩薛妖孽又对齐褒姒道:“女神,我跟他纯粹是个人恩怨,你纯属被殃及的池鱼。不过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我也算是你的粉丝之一吧。”

齐褒姒愕然,眼前的女子她虽不熟悉,却也知道是京城一线红二代中的颇为知为的薛大小姐,以放#荡不羁著称,想来跟李云道应该是属于同一个圈层的人物。她口中的疯妞儿,齐褒姒也听李云道提及过,知道那位阮姓女子是驰骋华尔街的当世巾帼之一。齐褒姒情商不低,一眼就看出薛红荷和李云道之间也不是个人恩怨那个简单,当下微微一笑道:“薛小姐严重了,云道这人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得理不饶人,得罪了薛小姐,我代他向你道歉。”

蒋青鸾双臂抱胸,斜靠在门边,不屑地哼了哼:“你代他道歉,你算个什么玩意儿?”蒋家大小姐原本也是齐褒姒的粉丝,但涉及到李云道的问题,言语间便更加不客气,反正说到底,也就是个戏子,老太爷早年就教育过蒋青天,婊子无情戏子无义,指望这个齐褒姒跟李云道天长地久,那跟指望明儿全世界实现共产没太大区别。

&nbs≡ .;李云道再次皱眉:“怎么说话呢?”

蒋青鸾一脸委屈:“我就是看不顺眼!”

李云道板着脸道:“看不顺眼你可以不看。”

蒋家大小姐顿时噘嘴不吭气了,活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儿,看得一旁的薛妖孽暗暗称奇,这出门就恨不得把天捅个窟窿的蒋二小姐居然被一个男人训得像只温顺的猫咪,不知道蒋青天看到这一幕作何感想。想到这里,薛红荷冷笑:“啧啧啧,王家大少爷真是好本事,骗了蔡家大菩萨,又哄了我们的阮疯妞儿,还勾引了个国民齐女神,没想到,连蒋二小姐都躲不过你的魔爪。”

“薛骚货,你胡说八道什么,我会喜欢这个王八蛋?”蒋二小姐如同被惊吓到的金丝雀般惶恐不安,对着薛红荷张牙舞爪的同时,还不忘用余光扫一扫那刁民的表情。

李云道倒是如同听了天大的笑话般嘿嘿笑着,眼前忿忿不平的蒋二小姐跟上回在姑苏被绑了炸弹的柔弱女子判若两人,只是他对蒋青鸾倒是没有太多的想法,除了过于伶牙俐齿了些,其余的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讨厌,至少不会将与蒋青天之前的矛盾冲突转嫁到他妹妹身上。

薛红荷却也不理蒋青鸾,只冲着李云道冷笑:“我倒要看看你,最后怎么个收场!”说完,这妖孽转身扭着腰枝离开,留下一脸尴尬地蒋青鸾。蒋二小姐看了看李云道,又打量了齐褒姒两眼,欲言又止,最后也哼了一声,扭头就走。

白玲和唐唐都是聪明人,知道三两句话便能将许世安吓走的女人,自然不是普通人,这类大boss级的女人离自己的世界太遥远,整个过程,两人都颇有自知之明地不去掺和。

等薛红荷和蒋青鸾离开,唐唐这才拍了拍胸口道:“乖乖,好生厉害的两个女人!”

白玲笑道:“何止是厉害。”随后,她却转向李云道,客气道,“李先生,今天还好有你在场。”

李云道挥了挥手,依旧一脸阳光般的微笑:“以后姓许的应该不会再来了。”

齐褒姒露出一口贝齿,笑得分外开心:“量他也没有这个胆子跟你叫板。”

李云道摇头道:“暂时应该没有危险了,但指不定哪天他又会故态重萌。”

齐褒姒笑道:“那我就再把你拉出来当挡箭牌。”

李云道下意识道:“哪能当一辈子挡箭牌啊。”

齐女神很肯定地认真道:“万一真能挡一辈子呢!”眼前的卸了妆女子看上去少了一份妩媚婀娜,却多了两份清新脱俗,眸子闪亮,唇红齿白,眉目间的疲态丝毫没有削弱这张脸的感染力,相反更让人心生怜惜。

李云道自然明白齐褒姒的意思,却不知此时该如何回答,只好绕开这个话题:“看你又唱又跳地一个晚上,饿了没?”

齐褒姒点头,于是某人拉起她就走。

白玲和唐唐看得目瞪口呆,白玲下意识道:“齐齐,外面还有很多粉丝,万一被拍到……”

李云道又拉着齐褒姒折了回来,打量唐唐一眼:“你跟她换一下衣服。”

于是,五分钟后,八万人体育场的某处通道口,狂热的粉丝将通道堵得水泄不通。距离演唱会结束已经快一个钟头,可是歌迷粉丝们还是不愿意离开,谁也没有注意,拥挤的人群中,一男一女从人潮中挤了出来。

齐褒姒将白玲的大围巾裹在脸上,又戴着唐唐的鸭舌帽,只露出两只眼睛,乍一看,也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歌迷。挤出人潮后,齐褒姒悬着的心终于尘埃落定,有些后怕又有些兴奋看着身边的人群:“嘻嘻,他们肯定想不到我就在他们身后。”

李云道拦了一辆出租车,两人上了出租车,不约而同地嘘了口气。

出租车司机打趣道:“看齐女神演唱会的吧?”

两人同时点头。

司机从后视镜里打量了一眼这对情侣,笑道:“我媳妇儿也在里头,本来我是来接她的,刚刚发微信来,说是还要一会儿,我这顺路先把你们送了,回头再来接我家媳妇儿的。怎么样,齐女神唱歌不错吧?”

李云道点头笑道:“还凑活吧!”

齐褒姒佯作恼怒,却也不敢吱声。

司机道:“我觉得嘛,齐褒姒这姑娘真的挺不错的,出道这么些年,也没听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儿。我媳妇儿就是喜欢她这一点!现在的娱乐圈,但凡有点儿名气的,不是这个总的小三就是那个领导的情人,像齐褒姒这样的,如今不多见了。所以,八百块一张看台票,贵是贵了点,但我还是给咱家媳妇儿弄了张,也让她过过洋瘾,好歹也喜欢齐褒姒这么多年了。”

百万胡扯大赛

百万胡扯大赛第二集

“索尼先生,请帮我一定要找到小安琪!”

唐夏天哪怕再淡定,在看到索尼那一刻,忍不住有些紧张的交代道。

索尼很快恭敬点头,抬手一扬,

“左右两边全部搜索一遍,同时去调查附近所有监控,第一时间给我报告!”

“是,索尼先生!”

身后的保镖异口同声的回道。

很快分成两个队伍,往两个方便迅速去寻找。

路人拥挤的步行街,唐夏天还是很着急小安琪会被人抱走。

索尼看出她担心的神色,便安慰道,

“夫人,接下来的事情由我来就行了。

您带着大小姐先回酒店,有什么消息我第一时间通知您。”

“我没心思回去,小安琪没找到,我没办法安心。

兰姨,你带果果先回去,我还想在这边继续找。”

唐夏天交代兰姨。

果果不肯松手,小脸担忧道,

“不要,夏天妈咪,我也好担心安琪妹妹,果果想跟着你一起找。”

唐夏天听到这,蹲下身忍不住抱着她眼眶湿润,

“果果……”

“夏天妈咪,你放心,安琪妹妹会回来的。”

果果虽然只有七岁大,但已经很懂事。

她抬起小手轻轻拍着唐夏天的后背。

……

车子很快回到雷家。

这个时候已经将近晚上十点。

车子一停,雷亦城高大的身影从车内走出来。

阿中很快将小丫头从车内抱了出来,走向老宅的大门。

门口开着,屋内有灯。

走到门口后,阿中将小丫头放在地上。

小安琪抬头看了眼四周的房子,都是古香古色的装饰,和在美国住的房子很不一样。

她眨巴着好奇的大眼,有很多的惊奇感。

“总裁,如果有司徒家的消息,我会第一时间给您电话。”

“嗯,回去吧。”

雷亦城走向玄关处换了鞋,清冷的应了声。

阿中点头,准备转身离开时,不放心的回头问了句,

“总裁,需不需要让人过来照顾这孩子?”

雷亦城脱下大衣放在门口的衣柜上,

“不用,杜嫂在。”

“是。那总裁我先回去了。”

阿中点头,这才放心的退下。

“帅叔叔抱抱。”

小安琪走向雷亦城的腿边,伸手要抱抱。

待在陌生的房子里,她其实不大习惯。

雷亦城怔了一下,没想到小丫头会主动索抱,小安琪长得本来精致,撒娇起来让人无法拒绝。

他俯下身,单手将她抱在怀里,

“你记不记得你妈的联系方式?”

“唔……不记得。”

小丫头咬着小手指,眨巴着可爱的大眼灿烂的笑道。

看到她没心没肺的小模样,雷亦城奇怪蹙眉,一般这么大的孩子,离开家人不是都害怕么?

这小丫头倒好,笑得一脸开心。

“妈咪不在,你不怕?”

他问道。

“妈咪会找我的,我不怕。”

小丫头一脸自信的回道。

雷亦城听到她的话,不免嘴角扬起一丝无奈,这丫头倒是挺乐观。

这个时候,屋内的苏景媛听到门口的动静,很快欣喜的端着一个蛋糕盘子,上面是刚做好的芒果派走了出来。

“亦城,你回来啦。”

苏景媛本来笑容满面,然而看到雷亦城怀里多了个小丫头时,嘴角笑意顿时僵住。

这个时候,小丫头一脸无辜的转过头。

在看清小安琪的脸蛋时,苏景媛的眼眸错愕的瞬间,瞬间染上几分敌意。

雷亦城怎么会抱着这个小丫头回来?

百万胡扯大赛

百万胡扯大赛第三集

男人侧身在上,看着怀中的女孩,眼前一阵眩晕——

不知何时,她已经解开了自己的衬衣,向他展露那片伊甸园般饱满的美好。

连心口的伤,都是美的。

“我很想......非常想......”男人触及那片美好,盈盈一握,却没有占有的贪念。

“但现在不是时候。”男人无限垂爱眼前的珍宝,“你我都有伤在身,今晚不是时候。”

“没事儿,临天......”女孩毅然决然的说,“我愿意给你,就现在。”

她愿意奉献自己,将第一次交给他,哪怕将来不会在一起,她也无怨无悔。

这辈子,她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离别后,她不会再去爱任何人了。

“等你伤口彻底好了。”君临天恋恋不舍收回自己的手,为女孩系上衬衣纽扣,柔爱的说,“我就让你.....彻底成为我的女人。”

“那你岂不是很难受?”慕凝芙问道。

“那个,你不用管。”男人笑着,刮了刮她的鼻子。

四目相对。

然后下一秒便吻住对方,深深的,长长的吻。这一夜,他们只用亲吻,表达无尽的爱。

********

翌日清晨,联系上他们的荣德赶来,一行人走到停泊港,坐船离开。

码头上,慕凝芙却久久没有见到,那位救他们的小胡子渔民。

码头风大,君临天脱下外套为她披上。

“他长什么样子?”慕凝芙疑心是前世的自己认识的人,问着君临天。

“中等个子,矮瘦,但是很结实,皮肤非常白。”君临天皱着眉头如是说。“国家公民人脸识别系统里没有这个人,估计是个外来偷渡者。”

皮肤很白的瘦子,慕凝芙皱着眉头,摇了摇头。

船起航了。

“阁下走吧。”荣的上前来说,“这个人估计也不是什么坏人,但我们会更进一步调查。”

于是一行人没有告别小胡子渔民,离开了海岛,回到了天昌市。

*******

回到别墅,外婆见她没事,拉住她便是一番哭泣,老泪纵横,“我可怜的芙儿,总算平安回来了!”

外婆絮絮叨叨说起叶芝蓝和慕珞施这两天的挑衅,慕谦的反常的暴躁,前面别墅的吵闹,叶芝蓝和慕谦闹离婚。

零零总总,慕凝芙似听非听。

“外婆,你卧室里,商湘不是有个小的黑色背包?我想打开看看。”

她不在称呼她为妈妈,直呼其名商湘,也是和这个心狠手辣的女人恩断义绝。

两人上了二楼,外婆翻找了一下柜子,找到了那个小黑背包,递给慕凝芙。

“外婆,你先出去。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慕凝芙将小黑背包捧在手里,仿佛捧着一个骨灰瓮,捧着一个死去的真相。

女孩眼眶不自禁的红了,外婆也心疼。

“好吧......不过芙妞蛋,凡事往好处想,没有过不去的坎儿。”

外婆也知道,商湘的那一枪,已经让这个苦命的外孙女无法承受,但还是尊重她,叹了一口气,走出并关上了房门。

慕凝芙坐在沙发上,手捧小黑包呆滞了很久,最后,终于鼓足了勇气,拉开拉链,找出了一个照片皮夹。

拿出了一张照片。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