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生不息

声生不息
  • 主演:何炅,王祖蓝,林子祥,叶倩文,李克勤,林晓峰,杨千嬅,李健,李玟,周笔畅,刘惜君,马赛克乐队,曾比特,毛不易,安崎,魔动闪
  • 导演:未知
  • 地区:中国大陆,中国香港
  • 类型:大陆综艺
  • 语言:粤语,汉
  • 年份:2022
芒果TV、湖南卫视、TVB香港回归25周年特别献礼《声生不息》,节目召集来自两地热爱港乐的16位歌手,分为男女两队,通过6场主题公演的对抗,与观众共创一张『声生不息』港乐时代唱片,共著一部『唱出来的港乐史』。

声生不息第一集

她的声音低低的,“安澜,我去一下洗手间。”

秦安澜看着她,目光深深,“去吧!出来我们再谈。”

秦安澜承认自己在害怕。

他是铁了心地要将她送回纽约去,她在B市一天,他就不安心。

而他会让KIME一直将她送到纽约才安心,而且KIME就一直在那里陪着,直到他处理好事情。

裴七七深深地吸了口气,问经理洗手间的方向,走过去。

秦安澜接着抽烟,抽完一根又一根,KIME在一旁打着颤,心里觉得有些不妙啊。

他颤微微地说:“秦总,裴小姐这上洗手间的时间,是不是太长了?”

秦安澜抿了抿唇,皱了眉,起身,快步朝着裴七七离开的方向去找。

不顾女用洗手间里还有人,他一间一间地打开,里面传来尖叫声,但是,没有一个是他的七七。

她跑了!

秦安澜站在女用洗手间里,嘴唇抿成一条直线。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他掏出来一看,是七七发过来的一条信息,一张照片。

照片上是他!

重点在于他脖子上的吻痕。

很明显的一个吻痕,一看就知道,和女人上过床了。

秦安澜低咒一声,往外走一边拨着裴七七的电话,电话已经关机。

该死!

“立即去四周找!”他看着KIME,冷声道。

七七除了一个小包以外,别的东西都在这里,她一个人走了,没有钱,睡在哪里,吃在哪里?

除了恼,还有担心!

KIME的胆子都吓破了,人就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淄了,秦总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于是立即招了人去找,但是裴七七存心跑,他又哪里能找得到。

秦安澜一直找到深夜,但是最终,A市的一个电话还是将他给召回去了,因为慕云又流血了。

慕云和他都是RH阴性血,现在他就是慕云的移动血库,几乎一步不能离开。

秦安澜离开前,交待了KIME,无论怎么样,一定要找到七七。

但是登上专机前,秦安澜却是觉得,这一走,有可能他永远地失去了裴七七。

……

裴七七的衣袋里最后几个钢蹦投进公车,乘着公车去了不知名的地方。

她不知道去哪里,但是她肯定,她不要和安澜回纽约。

她回去,犹如被囚禁一般。

而且那样的婚姻,她觉得没有必要再继续了。

那样对于安澜也并不公平,存天理,灭人欲。

现在的裴七七觉得,要忠实于自己的渴望。

她渴望自由的生活,背着相机行走天涯,不为任何人所束缚。

正如现在,就算她喜欢唐煜的身体,对那个男人有着极强的好奇心,但是她不会为他停留,她觉得她是一阵风,她要拍下她心里最好的照片。

他的肉|体于她,也只是这自然中的一道风景。

可是现在,不要谈理想、谈风景了,她马上就要喝西北风了。

裴七七在市区某站下车,摸摸自己的小肚子,感觉才吃下去的牛排已经消化掉了。

下顿就没有着落……她看看四周,终于接受自己是流落街头了。

抓着小包包,这里面是她唯一的财产了。

声生不息

声生不息第二集

本尊呐!

这是什么概念?

这相当于去庙里上个香,结果看见菩萨娘娘开口说话了。

简直幸福到夭寿好吗!

一个个都恨不得马上挤过来敬酒寒暄,可又被宫爵清寒的气场所摄,不敢轻举妄动。

“爵爷,要不,一起喝一杯?”白浪试探着建议。

宫爵眉目冷冷:“老子没空——”

话音未落。

眸光透过落地玻璃窗,凝聚在了一个娇小的背影上。

男人眉心几不可察地皱了皱。

随即,直接在落地窗前的主位落座。

刚才想要敬酒的豪门阔少们,一个个惊喜得无以复加,卧槽,终于有机会和爵爷同场喝酒了,感觉自己身价都瞬间蹭蹭蹭暴涨了好几倍嗷。

白浪则抽了抽唇角——

爵爷啊,您不是没空吗?

这么快改变主意,是不是太任性了点?

说好的高冷统帅人设,说一不二呢?

不过,这也从侧面证明了爵爷和他真是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太特么的给面子了。

好感动。

白浪满足地举杯,刚想和宫爵碰杯庆贺。

可是,忽然发现宫爵的心思压根儿就没有半点在他身上。

那专注的、没有旁骛的视线,特别像是独独对着某只妖精才有的……

白浪疑惑地顺着宫爵视线看去。

果然,看到了顾柒柒的娇小背影,正在一群竞价的赌客中穿行,小手时而摸摸这块石头,时而敲敲那块石头,饶有兴致的样子。

卧槽卧槽。

他受到了一万点暴击。

一颗脆弱的小心脏已经碎成了渣渣。

宫爵居然不是为了给他撑场子给他面子留下来的,宫爵居然只是为了坐在窗边看小妖精方便而已。

太暴击了!

==

此时,赌石场内。

顾柒柒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好几双眼睛凝视的中心。

她已经绕场走了一圈,每一块石头都仔细感应了一遍。

“主银,临时开始鉴宝技能,消耗能量点很快,我们的库存色点不多了,你找到你要的石头了没?”小污龟尽职尽责地提醒。

顾柒柒摇摇头:“纯粹的老坑玻璃种倒是有两块,可惜,中间没有掺杂红玉。”

其实她也知道,这玉并不那么容易找。

实在不行,以后多来几次,总能撞到吧?

正准备放弃,打道回府,只听小污龟忽然尖声而急切地道:“主银,主银,你看,那边又新放出来几块毛料!你再去看看。”

“不是说能量点不够了么?”

“咦,主银你的仇人可能又在咬牙切齿地想你了,负面情绪好多啊,不过我们色点就爽了,蹭蹭蹭地涨哈哈!”

顾柒柒:“……”

她是不是得感谢一下,恨她的人居然辣么多。

金丝绒台面上,展示着最后拿出来的毛料。

成色都不大好,块头也比较迷你,都是男人拳头大小的边角料。

顾柒柒素白的小手,刚刚贴上其中一块。

身后,传来侍应生一句阻拦:“不好意思,这位客人,这块石头,楼上38号VIP房间的客人要了!”

顾柒柒挑眉:“哦?”

人都没下来看石头,居然就能隔空抢走了?

还带这种操作的?

声生不息

声生不息第三集

这一局饭吃完了,众人都是十分开心,当然得除了史延在外,自从知道那邵氏猪头肉是李拾带来的后,史延心中更是妒火中烧,牙齿咬得咯噔咯噔响。

嫉妒,真是个可以改变人内心的东西啊!

他本就对李拾心存芥蒂,现在更是恨不得把李拾撕成碎片!

这场饭局的中心,也从史延身上转移到了李拾的身上。

埃德加眼神中有说不出的惊叹,摇头道:“李拾先生,你真是让我猜不透啊!你真是神奇的一个人啊!”

李拾跟着说了几句客套话,被拍马屁的感觉还是挺舒爽的。

埃德加见他开心,也是酒过三巡了,便开口说了起来:“李先生,我们其实来华夏国还有些别的目的,您应该也是修行者吧,就是想研究一下华夏国的修行者的基因,用这个东西造福人类!”

李拾张嘴,微微一愣看这埃德加。

埃德加见他发呆,急忙叫旁边的伊莎贝拉去翻译。

李拾摆了摆手:“不用翻译,这句我听得懂。”

他心里也是觉得可笑之极,也难怪他们会这么热衷于到华夏国来散财拨钱,原来他们来,是另有目的。

他抬起头来看着埃德加,微微一笑道:“那你打算利用我们华夏国的修行者基因干什么?”

“我们一直以来发现了许多华夏国的修行者,为此也做了许多研究,发现你们华夏国的古武者,都拥有十分高的寿命,而且身体比一般的人都要强横许多。”

“我们知道,只有华夏国的身体体质适合修行,我们并不能像华夏国的人一样修行真气!”

“所以想认真研究这东西,如果可以,我们希望改变人的基因,甚至以后每个人都拥有华夏国古武修行者的能力!”

埃德加娓娓道来,眼神很是认真地看着李拾,眼神中充满一个科研者的严肃。

几乎每一个科学家,内心都藏着一个改变人类的梦想,埃德加同样如此,自从发现华夏国古武之后,他便如痴如狂地把自己的研究精力投入到这里面来,他来华夏国来,当然很大的目的,就是为了研究这东西。

李拾听到他这番话,却是淡笑着摇摇头道:“古武这东西,本就是逆天之物,我们古武者本就都是逆天而行,你确定全人类都拥有古武的时候,这世界会更好?”

埃德加认真地点点头道:“我坚信如此!”

“我只想问一下,你们米国有多少年的历史?”李拾却是反问道。

埃德加微微凝眉道:“从华盛顿建国以来,一共有两百多年的历史。”

“嗯,”李拾脸上带着不咸不淡的笑容说道:“华夏国的古武之所以没有变成灾难,是因为华夏五千年的文化底蕴,华夏有句话叫做,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这句话印进了每一个古武者的心中,代代相传!”

“大多数的古武者都是隐世而居,不会对普通人带来灾难,更不会用古武去欺负弱小,匡扶正义是我们古武者心中的理想。”

“而你们米国呢?你们米国短短两百年的历史,根本没有印在血脉里的行为原则,一旦有人出现超越普通人的力量,你确定他会成为你们的超级英雄而不是灾难?”

李拾认真地说道,脸上僵硬的表情仿佛在宣誓着他的话不容置疑。

学校的领导们,都不知道李拾和埃德加在争些什么,什么古武啊修真者,更是从来没听说过,一个个鸭子听雷——不懂!

但是他们似乎可以看得出,李拾和埃德加的情绪都有些激动,似乎是在争论某个东西,还是在争什么古武修真者之类的,难道埃德加和李拾在谈论华夏的小说?

埃德加拧着眉毛,听着旁边的人把李拾的话翻译过来,眉毛顿时倒竖起来,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李拾,但最终却还是认同地点点头道:“你说的的确很有道理,但是我并不能认同,我还是会将我的科研进行到底的!”

“那我只能祝你好运吧!”李拾略噙著笑意,无所谓地摊摊手道,接着他站了起身,拿起桌上的纸擦了擦嘴道:“吃饱喝足了,我也应该回去了,都陪你半天了!”

“不不不,李拾先生,请你不要走!我还想和你合作一些项目呢!”

埃德加见他要走,又急忙拦住了他,开口说。

李拾装过头来,扬了扬眉毛道:“我们似乎没什么可合作的吧?”

这话一出,顿时宴席上的人,无论是静海医药大学的学校领导,还是世界医学协会的人,都觉得李拾有些把自己托大了,这埃德加博士是何许人?想和他一个小老师合作,他还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这不是猪鼻子插大葱,装象嘛!

威廉也不禁撇了瞥嘴角道:“真会装逼!埃德加团长,干嘛要和他废话?”

“不用你来说!”埃德加十分厌恶地瞪了威廉一眼。

转过头来,埃德加十分尊敬地向李拾鞠了个躬道:“李拾先生,我知道你是名修真者,所以我希望你能帮帮我们!做一下我们的实验体!”

李拾转过头来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他问道:“你想拿我当小白鼠?”

埃德加摇摇头道:“不不不,小白鼠有人当,你只需要配合我们的实验就行!”

“没得谈!”

李拾话音落下,直接转身出了门。

他对于这些老外们印象并不好,这次是看在他们是来援助华夏国发展而来的,没想到究其目的,却还是为了窃取华夏国的古武。

如果真的古武的传播能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李拾道也不会拒绝,但李拾知道,强者这东西和原子弹一样!越多,这个世界就越会混乱!

如果开山断河的强者满世界跑,这世界还想安宁?

李拾不禁摇了摇头,走出了包厢,把门给重重摔上了。

包厢里的人,表情都略微有些尴尬。

“这李拾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啊!”史延眉毛一横,做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说道。

众人也是一个个急忙附和。

埃德加愣了一愣,却是苦笑了一声,挥了挥手道:“你们都出去吧。”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