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卡戴珊一家同行第七季

  • 主演:KimKardashian,科勒·卡戴珊,葛妮·卡戴珊
  • 导演:Chris Ray
  • 地区:美国
  • 类型:欧美综艺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2

与卡戴珊一家同行第七季第一集

“像昨天那事,要不是支开了我们,也怀疑不到她头上呀。”品如又纳闷又好奇。

“主子的事,别乱说。”秀如忙扯了品如一把,出了厨房,又将门带上。

“明明就是……”品如还要说话,抬头就看到站在檐下的秦子沉,只好闭了嘴。

二少爷不喜欢人嚼舌根,阖府的人都知道。

北斋虽然偏了点儿,但,胜在自由,她还不想被赶出去。

阿南看到两人出来,忍不住又看了秦子沉一眼。

秦子沉没理会阿南,只捧着手炉在院子里溜跶。

院子里的路被杨卿若弄成了“田”字,四块小小的地,已被冯婆翻种过,收拾干净了倒也颇有些趣味。

除了阿南,其他人都当秦子沉真的只是想活动活动筋骨。

他慢吞吞的踱着,不着痕迹的接近了厨房门口。

秀如拉着品如给他让路。

厨房门口的位置腾了出来。

秦子沉看了一眼,捕捉到一抹微弱的光华在屋里泛起,转瞬即逝,他勾了勾唇,若无其事的路过,继续用脚丈量“田”字路。

杨卿若舞动时,全神贯注,完全没有留意到外面。

她只知,有秀如那丫头在,一定会守好门,却并不知道,秦子沉不仅心思缜密,还会一些医术。

她的脉,被他把得准准的。

杨卿若提着食盒跟着秦子沉到过老夫人的院子时,老夫人正好洗漱完。

“祖母。”秦子沉先行礼,“小呦来陪您用早饭了。

“我正等着你们呢。”老夫人眉开眼笑,上去一手拉一个的将人拉进来。

“二少奶奶,奴婢来吧。”丫环机灵的上前接食盒。

杨卿若将食盒递了过去。

“真好。”老夫人看看秦子沉,又看看杨卿若,笑问道,“做的什么好吃的?没打开就闻着香了。”

丫环已经打开了食盒。

熬得粘稠的白粥,炸得金黄松脆的油条,煮得恰恰好的溏心白煮蛋切成了两半,蒸得小巧精致的玫瑰花卷,再配上一碟色泽鲜明的素炒三丝、一碟可以当零食的盐酥黄豆、一碟咸菜炒肉丝。

每一道光看都让人觉得饥肠辘辘。

“呦丫头果然好手艺。”老夫人迫不及待的拿起了筷子,夹了一根油条吃了一口,“嗯,这果子真松脆,你自己想的?”

“跟人家学的。”杨卿若摇头,“这叫油条,配白粥、豆浆、豆花、饼或是馄饨,都各有风味。”

“咦?这粥喝着舒服,怎么熬的?”老夫人又喝了一口粥,马上便觉出不一样来。

“粥是秀如熬的。”杨卿若把功劳推到了秀如身上。

这粥是她融了灵力的,油条也是。

只是考虑到老夫人的身体,她又不知融入灵力的东西吃得多了会有什么副作用,才没有全部都动手脚。

秦子沉看了杨卿若一眼,了然。

毫无疑问,这独特的味道,和那微弱的青华有很大的关系。

“我只是在这粥里,调了一些对身体好的汤,对您身体好。”杨卿若察觉到了他这一眼,面不改色的补了一句,“少爷这几日用的都是这个。”

“你叫他什么少爷。”老夫人笑了起来,“你们是夫妻,你又不是他身边侍侯的丫环,叫名字都没关系。”

“是。”杨卿若应下,却没有当真。

“老夫人。”这时,有个管事娘子走了进来,看到秦子沉和杨卿若在,欲言又止。

“说吧,子沉和呦丫头又不是外人。”老夫人敛了笑意,慢条斯理的吃着油条。

“查出来了,那人确实是和大夫人身边的人有些亲戚关系,但,前些日子,她家娘老子与人赌钱,欠了高债,有人放话让她做事,说到时可以帮着清债,她才下手的。 ”

管事娘子轻声细语的回道。

“腊八节新媳妇送粥,大家都知道,北斋的食材又都是从大厨房拿的,她才在猫食里浇了猪肉和猪肚熬的浓汤,又加了那人给的药粉,但她说,她并不知那是毒药。”

“呦丫头才进府多久,她又一贯不出北斋,谁要针对她?只怕是给我这老婆子看的。”老夫人淡淡的说道,“你去告诉大夫人,有人看不得老婆子活着,老婆子明儿就赏自己三丈白绫清静。”

“老夫人!”众人大惊。

“快去。”老夫人依旧那平静的样子,“这话,可以到议事堂去说,让大家伙儿都听听。”

“是。”管事娘子只好应下,退了出去。

杨卿若有些惊疑不定的看向对面的秦子沉。

“祖母可必和那些人置气。”秦子沉笑笑,给老夫人挟了一筷子三丝,温和的安抚着,“您都吓着小呦了。”

“丫头别怕,老婆子还没活够呢。”老夫人哈哈大笑,也给二人各挟了一筷子菜,才说道,“只是,有时候响鼓也需重锤敲。”

杨卿若笑笑,并不接话。

这老太太明显是要敲打谁,但这府里的事,她人微言轻。

之前下毒的事,也不是她能掺与的,也不想掺与太多。

反正,秦夫人也好,秦老爷也罢,不会放过那人的,他们找到了,重罚了,也等于她出了气报了仇。

“子沉呐,这次选下一任家主,你可得上点儿心。”

老夫人并没有因为那消息就影响食欲,吃了一碗粥,三根油条,五个小花卷,她才停了下来,语重心长的看着秦子沉开口道。

“我这身子,也是有心无力。”秦子沉俊逸的脸上浮现一抹愧疚,说着看向了杨卿若,“父亲已与我说了,这一年只能辛苦小呦,至于家主,大哥和几位弟弟都是不错的人选,祖母别太担心。”

“不是我小看了他们,他们几个,都挑不起。”老夫人摆了摆手,说道,“秦家的家业,不是一般人能挑得起的,我看呐,这家里,唯有你的智谋才能当这大任。”

“祖母,您这样说,人家会说您偏心的。”秦子沉笑道。

“我就偏心,他们不服,那就拿出真本事来呀。”老夫人哼了一声, 问道,“你们可知,秦家的家业是怎么守住的吗?”

“难不成还有什么辛秘?”秦子沉凑趣的问。他当然知道秦家的事,经历前世,他只怕比老太太知道的还要详细,但,老太太明显有谈兴,他也不忍泼冷水。

与卡戴珊一家同行第七季

与卡戴珊一家同行第七季第二集

第956章 扶贫

上峰自然不愿意,所以这些官员的意思是先瞒着上峰,顾着下面的百姓们要紧。然后接受琼州这边派遣过去的技术人员,还有这边送去的种子和粮食,到时候如果真种出好粮食来,有多余的自然是要先卖给琼州这边。

当然,是以正常价格。

反正不管怎么说,都是他们得益,不但琼州白给粮食,打发过去的的人员月奉也不要他们负责,都是琼州这边自理。

这便是所谓的扶贫了,虽然不知道结果是这样,不过白荼想着只是几个县城,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更何况这是利民的事情,只要能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现在差不多处于水生火热的他们没道理跑去州府举报自己的县老爷跟琼州‘勾结’。

而且琼州这是无偿提供帮助,其实就算是被州府朝廷大员们知晓了,也没什么关系,毕竟这怎么看都是给他们省事啊!

于是点了点头:“也可。”虽说琼州一直是缺人才的的,但是分出几个去衡州的那几个小县城,也是能分得出来的。

而她没有提意见,这一点让卫子玠有些震惊。毕竟现在的他到底失忆了,对于白荼并不是很了解,而且从白荼行商的手段中,他以为白荼应该是个精明的商人,一切都要以自身的利益为上,但是现在面对自己做出个这个决定,明显是无偿付出,她居然没有半点异议。

于是忍不住问:“我看过行商司的收益,很可观,但是这样无偿的帮衡州的这几个县城,咱们并不会有任何好处。”

白荼听得这话,颇有些诧异,不过旋即反应过来,现在的卫子玠失忆了,而且从另一方面说,自己其实也算是个成功的商人了。俗话说的好,商人重利,他能这样问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当即不以为然的笑道:“在商自是言商,不过咱们既然是打算去扶贫,就不要想着利益,再说此事本意是为了帮一帮衡州的老百姓,让他们不至于吃不饱穿不暖,又不是为了挣什么去的。更何况退一步说,正是因为我们什么好处都不要,也不跟他们提任何要求,所以我们的收获反而会更高。”

这话卫子玠不容否认,有时候的确是不奔着任何利益去做,反而会得到更多的报酬。就如同这一次,如果不出意外,他们会得到人心。

这是千金难买,世间最难得的。忽然也明白为什么行商司在白荼的手里发展得如此好,因为她有一颗别人都没有的平常心,任何一个商人,没有不想着赚取更多为主,而她显然是抱着这样佛系的心态,每一次真心实意,反而得到的就越多。

所以这城里,甚至是整个琼州人都尊敬白荼,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此刻的卫子玠也与有荣焉,甚至是自豪,自己能娶得这样一位佳妻。

于是忍不住夸赞道:“你很聪明。”末了又忍不住添了一句:“我何等何能,得以娶你为妻。”

“噗。”老夫老妻了,咋一听他这样一说,白荼就没忍住,扑哧的笑出声来,同样也好不脸红道:“既然知道娶我占了大便宜,就好好努力,让我少劳累些。”

她这话本是玩笑话,可是卫子玠听进去了,却是自责不已。

无他,只是想到自己失踪这些日子,长史司的大小事情都是她一人包揽,不但没有出任何状况,而且还有条不紊,他自己处理,都觉得实在是头疼操劳,而她却还是在那样的情况下来完成,他无法想象,当时的她是怎么挺过来的?所以心中越发心疼,那种熟悉且又理所当然想要将她好好保护的感觉又涌了上来,同时也自责无比:“对不起,让你受累了。”

白荼正垂头看行商司送来的折子,并没有发现卫子玠眼里的心疼柔情,只不以为然的回道:“夫妻本是一体,与我说这些话不觉得见外了吗?”

卫子玠听着,心说话虽如此,可是别人家的妻子却没像是她这样受苦受累的,说到底还是自己的不够多,才让她这样跟着忙碌。

但是李儒风今天的一句话提醒了自己,他们虽说关起门来日子过得很好,可是他们到底是大楚的子民,外面那些好在水火中挣扎的也是大楚的子民,真的能放任不管么?

不,他们做不到。

可是如果想要让他们过上像是琼州人这样的安稳日子,那么就必须……

那条路,卫子玠骨子里是拒绝的,如果他真的这样做了,那么当年他父王的罪名岂不是就坐实了?他看过关于之前这件案子的卷宗,所以他不愿意。

而李儒风更不愿意!所以后面他们才想到了这个法子。

但是如果遇到那没有任何良心的,他们的这个扶贫计划就等于是肉包子打狗。可即便如此,还是打算先这样。

他忽然沉默,让白荼忍不住抬起头来,正好见到他脸上的表情,不由得好奇道:“怎么?”

卫子玠摆摆手,一面往她手里的折子看过去,“天色已不早,早些休息吧。”

白荼看了看外面的月亮,已经爬上了对面屋檐,“是啊,是不早了,那休息吧。”说着,放下起身,但是见卫子玠却没有要走的意思,一时间有些不自在起来。

毕竟她这处理公事当初为了方便, 就搬到了寝房外间,这卫子玠近来都休息在书房,今日怎还不走?但这又是他自己的家,白荼也能开口赶他,只是见对方不动,自己也站着不动,心莫名其妙的咚咚跳起来。

然后就纳闷了,两人都是老夫老妻了,这不过是分开一段时间罢了, 他失忆罢了,自己紧张什么啊?于是干咳了一声,极力压住内心的慌张,“那……那晚安。”

卫子玠‘嗯’的应了一声,却是仍旧没有要走的意思,两人就这样面对面的站着,比起能感觉到对方的呼吸,听得到对方咚咚的心跳。

白荼更觉得有些燥热,心里想着肯定是这木风扇太陈旧,所以风力变小了,看来得重新换一个了,目光则偷偷往卫子玠打量过去,不想正与他眼神撞个正着。

与卡戴珊一家同行第七季

与卡戴珊一家同行第七季第三集

听了我的话之后,参与众筹的鬼怪,纷纷走到了一边,又叫来熊老二的手下,说现在就排好日期,省的以后扯皮。

我没有那么好心为他们解决麻烦,我只是为了自己更方便。

今晚参与众筹,并且发话要让凤凰仙子侍寝的,我一个都没打算留。

现在他们排队,在我看来,就是排谁先死谁后死。

用不了多久,太阳就会出来,阴阳交界处这里,阳光透不进来,而且只要小白龙封锁了出口,他们走不了,那么我杀光他们,一个白天的时间足够了。

我冷笑着,看着那一百多个排队的鬼怪,他们死到临头还不自知呢。

剩下还有一大半,没有参加众筹的,都是一些还算有底线的鬼怪,到时我就放他们一条生路。

看到大厅里面乱哄哄的,断尾壁虎就喊来两个龟公大茶壶。

“你俩,带着这些参与众筹的,去后面的餐厅,让他们在那里排队好了,再给他们煮点面条吃,省的都在这边吵吵,我的耳朵都快被吵聋了!”断尾壁虎说。

两个大茶壶领命而行,先过去跟熊老二的手下一商量,就把参与众筹的鬼怪,全部带走了。

我心说这样更好,回头我到了餐厅,正好关门打狗。

就在这个时候,熊老二的金元宝,终于确定了数目,和他说的一样,两千三百多,超过我二百多。

断尾壁虎看看我,说道:“小王爷,你还能加价不?”

我笑笑,对朱老大和赵三说,你俩把金元宝和金叶子,都给我收起来吧,咱们退出竞拍了。

我现在已经打定主意黑吃黑了,所以才会这么说。

后面我要做的首要的事,不是去餐厅大开杀戒,而是要盯着九龙黑棺。

熊老二以为拍到了黑棺,就能得到凤凰仙子,我会用事实告诉他,不是你的,千万不要强求!

朱老大和赵三,还请求我再等等,说他俩再想想办法。

我摆摆手,说本王自有想法,你俩听我的,现在就收拾金元宝和金叶子,然后到外面你们的车里,保护好财宝,等着我就行。

朱老大和赵三,看我的语气和表情都很稳,就没再多说,开始收拾地上的金元宝金叶子了。

“小壁虎,我不加价了,因为我现在没有加价的筹码,你敲锣吧!”我说。

断尾壁虎刚想敲锣,对面突然传来一声大喊。

“慢着!想敲锣,怎么也要等等胡爷!”

喊话的是胡经海,听到是他,断尾壁虎就没有敲锣,毕竟那是一个大财主。

假如不给大财主一个,加价竞拍的机会,到时候袁老厚会怪罪断尾壁虎的。

“哦,胡大财主,你要加价?”断尾壁虎问。

听了断尾壁虎的话,熊老二就开始紧张了,他怕自己会失败。

不过胡经海接下来的话,却让熊老二放心了。

“奶奶的,今晚来之前,你们又没明说,只能用黄金参加竞拍,结果胡爷我带来了这么多的珠宝古董,就带了四百多个金元宝!”胡经海笑眯眯的说。

听了胡经海的话,熊老二当时就哈哈大笑。

“真是苍天有眼,这就是照顾我老熊的,接下来的两个多月,凤凰仙子就是我老熊的人了!”熊老二得意的说。

“熊老二,你别高兴的太早了,我话还没说完呢,假如我的金元宝,加上小王爷的金元宝,是不是比你就多了?呵呵呵,胜利总是属于最后亮出底牌的人!”

胡经海说着,亲自提着几个袋子,向我走了过来。

“你能上百人众筹,我这边只要两个,就能打败你们这帮乌合之众!”胡经海扫了一眼熊老二,鄙夷的说。

看胡经海要给我加码,熊老二当时就颓然坐到了椅子上。

“棋差一招,棋差一招啊,没想到小王爷,暗中安排了伏兵!”熊老二不甘心失败,嘴里念念叨叨的。

就在这时,我盘算了一下。

我历来不欠人人情,特别不想欠陌生人的人情,尤其是胡经海这种,另有目的的人,他背后还有胡经天呢。

假如今晚他帮了我,改日他跟我提意见,让我出手帮助胡经天逃出地府,我也不好拒绝。

但是假如我帮助胡经天逃出地府了,那么就是给我自己挖了一个大坑。

而且熊老二也不是什么超级高手,他的本事,比不上袁老厚,更比不上小白龙,所以九龙黑棺的钥匙在他手里,和在我手里没有分别!

想到这里之后,我当机立断,对走来的胡经海摆了摆手。

“胡兄,感谢你的好意,不过本王不想借钱,本王退出了,再次谢过!”

听我这么说,赵三和朱老大都急了。

“小王爷,胜利就在眼前,咱们干嘛要放弃?”他俩都来问我。

“我刚才怎么说的来着,让你俩带着金钱,去外面等我,你俩没听到嘛!”

我厉声说道,又对他俩眨眨眼。

朱老大看了看我,扭头跟赵三说了什么,然后就不再说什么了。

朱老大也看出来了,我对九龙黑棺志在必得,他也知道我的尸霸真身,想要从熊老二手里抢到钥匙,没有什么难度。

而且有我做主,无论成功失败,他俩都能在赵漫天面前,把责任都推给我,所以朱老大就释然了。

而胡经海却苦着脸,还对我挥手,意思是让我再考虑考虑。

我摆摆手,表示不需要考虑了,硬是让他回去了,他这才失望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之后还唉声叹气的。

我没让胡经海帮我,他反而很不好受。

我心说现在的人间,就没人非要借钱给别人的,你这个胡经海倒好,非要借钱给我,呵呵,老爷偏不上你的当,胡经天,你就好好在地府的油锅里,待着吧!

熊老二怎么都没想到,我会拒绝胡经海,把到手的凤凰仙子拱手相让了,他当时就兴奋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凤凰仙子,凤凰仙子,是我的了!”熊老二又蹦又跳的说。

我心说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九龙黑棺到了你手里,那就是给你送去了一张催命符,想睡我的女人,杀无赦!

我冷笑着坐到了椅子上,抽出一根烟点上,静静看事态发展。

胡经海失望的站了起来,突然指了指一直站在断尾壁虎身后的两个鬼姑娘。

那两个鬼姑娘,长得都很漂亮,今夜本来就是充当礼仪小姐的角色的。

“奶奶的,今天不走了,这两个美女,我要了!”胡经海说完,把一把金元宝,扔到了舞台上。

说实话,这次的金元宝,可比那些纸元宝值钱多了,两个礼仪小姐立马弯腰去捡滚在舞台上的金元宝。

胡经海跳上舞台,把两个礼仪小姐给抱了起来。

这家伙胖,也有力气,抱着两个鬼姑娘,还哈哈大笑。

“这些元宝,是胡爷赏给小壁虎的,你俩的赏钱,比他还多,走吧,咱们上楼去乐一乐!”

胡经海说完,抱着两个鬼姑娘,带着几个手下小鬼,踏上楼梯往楼上走去。

“小壁虎,人家熊老二已经竞拍成功了,不会再有人出价了,你就敲锣吧!”我笑眯眯的说。

我是想早一点看到袁老厚亮出钥匙,从现在开始,只要时机合适,我立马就会抢钥匙。

我这么一说,也提醒了被胜利的喜悦,冲晕了的熊老二。

“壁虎兄,你看小王爷都说了,那就肯定没人跟我竞争了,敲锣吧!”熊老二滴着口水,搓着手说。

断尾壁虎看了看楼上的西北角位置。

很快,咣当一声响,铜锣被使劲敲响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