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卡戴珊一家同行第八季

  • 主演:金·卡戴珊,科勒·卡戴珊,葛妮·卡戴珊
  • 导演:Chris Ray
  • 地区:美国
  • 类型:欧美综艺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3

与卡戴珊一家同行第八季第一集

徐子佩?顾青青和冷斯城互相看了对方一眼,两人都没说话。

冷斯城微微皱眉,本想不见面,但是,他脑袋里忽的闪过什么,终于点点头,声音不徐不缓:“进。”

不过,那几人没有马上推门而入,他们隐约听到外面似乎在闹别扭:“子衿,你怎么又任性了?都到门口了怎么还不进去?青青这次受了大罪了。”

“我才不要进去!她受罪管我什么事!”门口,隐约能听到徐子衿不乐意的声音,也许是因为隔着一扇门,冷斯城没有听清她语气里的那一丝——底气不足的颤抖。

“子衿!子衿!”徐子佩对这个妹妹真是无语了,还以为她这几天安静成熟了不少。好容易到了医院,却闹别扭懒得进去看看顾青青的情况——如果不是因为冷斯城也同时出了意外,只怕她连医院都不过来,回去欢呼雀跃的放鞭炮庆祝吧!

聂之宁没理会她,直接推门进来。一看到病床-上顾青青虽然面色比较苍白,但是人的精神也不错,似乎也没什么大病的模样,他松了口气。

“青青,你没事吧?”

顾青青点点头,“谢谢,我没事。”

聂之宁这才看着冷斯城:“学长呢?”

冷斯城冷淡的说:“死不了。”

徐子佩也有点尴尬:“青青,斯城,子衿她……你们没事就好了。”

冷斯城没回应,只是平静的看了看他们。

徐子佩还说:“青青,你怎么这么不小心?那个陡坡边就算放了旭逸的东西,但是你怎么会突然掉下去的?”

“因为这一次的事情不是意外,而是有人蓄意这么做的。”冷斯城干脆直接了当的挑明,眼睛,紧紧的盯着这两人看,“这是谋杀。”

“谋杀?”果然,徐子佩和聂之宁吓了一跳,看着旁边的顾青青,一脸的难以置信。

“对,是针对她来的。那个人穿着冷氏的工作服,把她骗到悬崖边,再把她推下去。”冷斯城一个字一个字的说着,一面说,一面观察他们的情况。

虽然觉得这几个人谋害顾青青的可能性不大,可是,万一真是他们呢?

“不会吧?”徐子佩和聂之宁很吃惊,脸上的表情不像是假的:“那报警了吗?”

冷斯城闪过一丝狠辣的眸光:“当然,警方已经在查。如果查出来是谁……我一定让对方家破人亡!”

两人的面色一凛,也点头说:“这样的事情确实太恶劣了,应该要让对方付出应有的代价!”

“嗯。”冷斯城淡淡点头,又聊了几句,两人才起身离开。

在这个过程之中,徐子衿一直不曾进病房。

到了外面,徐子衿一直焦急的等在楼下的停车场,看到姐姐和聂之宁出来,她立即迎了上去:“姐姐,什么情况?”

徐子佩目光凝重:“斯城和青青伤的都不重,不过,他们怀疑是谋杀,已经报了案,应该马上就会有结果了。”

“什么?谋杀?”徐子衿吓得魂都没了!

与卡戴珊一家同行第八季

与卡戴珊一家同行第八季第二集

现在他们一伙人都有收入了,日子也过得不再跟以前似的紧巴巴,时不时出去聚个餐也是可以的。

他们走了之后子芸才上了车,顾思南坐在车里养神,撑着头看着她,子芸被看得一阵不好意思。

子洛忙拉着她坐下,“姐,你这也太明显了吧,我跟你说啊,男人,你就不能表现得太喜欢他,要不然的话他心里可得意呢,到时候吃亏的可是你。”

没想到她会说这样的话,子芸一阵害羞,心跳都加快了,偷偷地瞅着顾思南。

发现顾思南正带着笑意看着她,子芸更是不好意思,赶紧低下了头,整个耳根子都红透了。

顾思南没开口,就那么静静地看着她,马车走了好一阵她才开口,“子洛说得对,想不到这小丫头成日里冒冒失失的,还懂这样的道理啊。”

子洛噘着嘴,“大姐,我在你眼里就那么傻啊?这样的道理我还是明白的好吗?”

“好好好,你明白,你最厉害了,行了吧?”,顾思南道,“你们两个也长大了,一般人家的孩子,十三岁就可以开始说亲,可是大姐心疼你们,不希望你们那么早就开始过上为人妇的生活。”

“对于我来说,你们现在还是小孩子,好好过几年开心的日子才是要紧的,只是终身大事也该考虑着了。”

说着,顾思南看着子洛,“你姐好歹有个喜欢的人念着,你呢,野丫头一个,也不知道将来谁能降得住你。”

“降不住就不嫁了呗,我要当一辈子老姑娘,赖着不走,让大姐一直养着我。”,子洛一脸不在意地道。

顾思南笑了笑,“哎哟,这会儿话倒是说得好听,等哪日真遇上喜欢的人,怕是想起这话就觉得后悔呢。”

“后悔什么啊?反正大姐又不会真的让我不嫁人,是吧?”

顾思南一愣,忽然笑出了声,“你啊,就是个鬼精灵。”

她们没有再谈论刚刚子芸等着王虎子的事,这让子芸松了一口气,她刚刚以为大姐会骂她来着,心里真是紧张死了。

顾思南其实还是想说她几句的,但是又想着子芸就是这样的性子,柔柔弱弱的,喜欢一个人就尽全力去喜欢。

她和子洛不同,子洛的脸皮厚,性子活泼,就算是她多说几句子洛也不会有多难过。

但是子芸就不一样了,这事儿她以前就说过几次,现在再说,怕子芸心里觉得委屈。

反正她也是知道规矩的,王虎子也不是乱来的人,顾思南就想着,还是别管那么宽了。

前世的那些小姑娘,喜欢一个人都是轰轰烈烈的,子芸也可以的,没什么大不了。

一直到回府顾思南都没再提起过这件事,到了府上,她要回房,子芸忽然拉住了她,“大姐,我错了。”

子芸想了一路,还是决定认个错,自己那个样子的确是不好看,像追着男人跑似的,会让人笑话,让大姐跟着丢人。

顾思南愣了愣,大概是没想到她会突然间道歉。

与卡戴珊一家同行第八季

与卡戴珊一家同行第八季第三集

吕纯杀了楚守源,然后殉情自杀!

听上去似乎合情合理,可偏偏在吕纯的案发现场,我进行的勘查以及还原都充分证明了一点,吕纯是他杀!

既然吕纯是他杀,那么这意味着什么?

假设不成立。

要么乔佳雨是凶手,要么就是另有其人。

而另有其人的情况下,乔佳雨撒谎了,就不得不让人怀疑她的动机。

尤其是在楚守源的案发现场,只有三个人的痕迹。

这真是一个死循环。

无解!

而我就在这无解的死循环里,不知不觉中一天又将过去了。

这一天傍晚,李显思来了。

方冷看着我,突然问道,“你没有什么要说的么?”

我看着李显思站在不远处,神情安然,没有丝毫的不快,看着我也是微笑地点头示意。

有这样的男人照顾你,应该会很让人放心。

于是,我看着方冷说道,“恩,晚上动静不要太大。毕竟,吵到邻里邻乡的不好。”

方冷咬着牙,“就这些?”

我摸了摸鼻子,“还有,最好还是做一下安全措施吧。”

“去死吧你!”

我被方冷一脚踹倒在地。

这一脚的力气相当的大,我感觉肚子那一瞬间,像是被突然装了一块沉重的铁块下去。

我坐倒在地上,不是不想起来,是根本已经没有力气起来。我想着这一天,和方冷在那个度假酒店里,讨论着案情。

我还可以这样近地触碰到她,简直像是在做梦一样。

我真的很喜欢这种感觉,只是,接下来的路我想一个人自己走下去。

所以,方冷对不起啦,反正我的事和你又没什么关系,你就回去了那个李显思好好过你们的二人世界吧。

至于我,一定会实现自己的愿望。

终于,方冷坐上了李显思的车,我看着她的眼睛,如果我不是学心理学的那该多好。

那一瞬间,我后悔了。

我很想站起身说,“喂,留下来啊,我好像还有一些问题不太懂啊。”

其实,我不需要低头,我只需要告诉方冷,我需要她,她就会留下来帮我。

可是这样,对李显思似乎太不公平了。

梁仲春这个时候终于跑了过来,一把把我拉了起来。我闭上眼睛,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

嘴角扯起一丝苦笑,已经足够了这些。

梁仲春问道,“师傅,你为什么不留下她?”

我毫不在意地说道,“反正她明天还会再来的,留什么!”

梁仲春看着我,有些怜悯地说道,“师傅,方小姐她明天不能来了。”

……

我听着梁仲春的这句话,突然之间明白了,为什么方冷离开时希望我说些什么。

如果我挽留了,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留下。

即便D市的李局要把她召回去,不许她再趟这浑水,她也还是会义无反顾地留下。

可我没有,我反而对着她挥手,如果不是因我肚子实在太痛说不出话,恐怕我会说,“祝你们约会快乐。”

梁仲春把我扶进车里,摇头叹气,“我发现师傅你啊,也是一个口是心非的主。和方小姐两个人,说实在的,明眼人哪个不知道你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我有些无奈,“就有这么明显?”

梁仲春吹着口哨,“可不。”

他看着我说道,“师傅,还记得你第一次被我抓进去的时候么?”

梁仲春表情发怵,“真的,我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厉害的娘们!”

我冷俊不禁着,“看来你是吃到了苦头了。”

梁仲春摇了摇头,“那倒没有,苦的是我的那些兄弟。”

“师傅,你以为那群小子为什么突然之间这么听话了?”

梁仲春叹了口气,“这辈子都没被女人打这么惨过!这么多人搞不定一个女人,而且要不是她手下留情,恐怕全都是缺胳膊少腿了。”

我笑了,方冷的实力我是最清楚的,对付她要是不用阴招,恐怕二十个都不够她打的。

梁仲春说道,“当时我想,这娘们漂亮是漂亮,但是谁要是真把她娶回家去了,估计那男人在家也就没什么地位了。打不过,骂不过!简直就是慈禧太后啊。”

我噗嗤一声,实在是忍不住,笑了出声。

方冷,可是比慈禧还慈禧。

梁仲春继续说道,“可谁能做到,第二天她见到你的时候,就连说话的语气都变了,虽然还是那么冷冰冰的。可是很明显,她只是不习惯。”

梁仲春感慨着,“女人,真是可怕,说变就变。”

我也感慨着,“男人啊,真是一群禽兽。”

梁仲春问着我,“那师傅,今天晚上我们去哪禽兽禽兽?”

我哈哈大笑道,“公安局!我要在三天之内把一切事情解决!”

梁仲春语塞,良久只能说上一句,“真是禽兽。”

我没回D市,那天晚上,我就如我说的那样一直呆在公安局里,我看着方冷这几天做好的报告。

一遍又一遍地看着。

我突然发现了一个有趣的地方。

在吕纯“自杀”的浴室里,我竟然再一次发现了密室!

和陈松杀彭强时一样,制造了一个密室!

现在的凶手都喜欢玩这一套么?

我有些无语。

这样的密室的确可以造成一种错觉,吕纯是自杀的!可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凶手这样精心设计的一场密室谋杀,却被一根蜡烛给毁了!

没错,就是一根蜡烛,我就连我自己都不得不感叹。这蜡烛的助攻实在是神奇,竟然硬生生把一个完美的谋杀变成了一个闹剧。

只是可惜的是,找不到凶手。

凶手虽然犯了错,但是智商超群的他,根本没有留下任何线索。正是因为这样,我一筹莫展着。

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收到了一封美国的邮件!

然后,我的电脑上出现了视频通讯!

我在美国的一个导师——杰西!

“宁!好久不见。”杰西相当兴奋地给我打着招呼,“真是没想到你竟然联系我了。”

我有些错愕,我虽然想过联系她,但我素来独来独往的性子,让我一直以来把这个想法禁书掐灭。

可是,为什么会说是我找她的?

我有些疑惑?

我没有找过她!

方冷!

我的电脑密码只有方冷知道。

我的心底重重地叹了口气,“这个女人就算要走了,都不肯让我舒服一点,就不能走得干净利落一点?”

然而,我也只能说出这些话,因为她无论做什么永远都是为了我好。

在我对陈松的案子失去信心的时候,是她逼我运用反推,又是她一次又一次的去现场寻找线索。

所有人都给我添乱的时候,只有她一直给我力量支持我走下去。

只是,我和她终究不合适!

我看着杰西,挥着手。

“嗨,亲爱的杰西老师,你最近好嘛?”

杰西笑了,即便已经六十多岁了,但心态良好的她精神气血都非常健康。用中国的话来说,相当地健旺!

“宁,你还是和以前一样,说话总是让人感到舒服。”

杰西是我在美国的一位导师,她对我的帮助相当之大,正是因为她我才明白罪犯也是公民。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只要没有依法剥夺了公民的权利,罪犯也是公民。

身为公民,就算犯罪,也自然有法律制裁他,而不是我们这群穿着制服的人自作主张地伸张正义。

同时,杰西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她是世界上一流的侧写师!

只要将案件数据交给她,她可以在短短几个小时之内把凶手的大致外貌给你画出来。

曾经我就亲眼看着,她在从未见过歹徒面目的情况下,仅仅只靠线索竟然画了歹徒的模样。

而最重要的是,竟然有七八分相像!

这种能力,我从未在别人身上见到过。

然而,杰西从不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强的侧写师。相反,她相当谦逊,她说她只不过比别人更会画画而已。

我看着杰西,说道,“杰西老师,非常抱歉这次竟然找你帮忙。”

杰西有些惊讶,“哦,天哪,宁竟然还有你解决不了的案子,你可是华盛顿最强的侦探。”

我有些窘迫,“杰西老师,请您不要这么说我,我没有这么优秀。”

曾经我真的自认为自己很强,直到回国之后,我才明白,不是因为我强,而是因为华盛顿的那些刑警,他们的素质真的是世界一流的。

杰西摇头,“不不不,宁,你就是太谦虚了,你应该时刻牢记一件事,你是最棒的!”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