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不起!舞社

了不起!舞社
  • 主演:苏有朋,王霏霏,程潇,李永钦,赞多
  • 导演:陆伟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大陆综艺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22
优酷全国首档女子齐舞舞社选拔真人秀《#了不起的舞社#》【顶级阵容吸睛】《这就是街舞》TOP舞者加盟担任单人训练师,国内TOP街舞团体担任舞团训练师【硬核赛制】最强舞社领队&最佳齐舞作品&MVP编舞师,最终胜出舞团代表中国出征世界齐舞挑战赛【高燃舞台】这里不仅有让人心跳加速的齐舞表演,更有让人热泪盈眶的女子力量??????????

了不起!舞社第一集

第六百二十二章万良民的本事

“刘先生这话可就没意思了,开玩笑也不能这么开!”听到刘志成的话后,那些人脸色都不是很好,其中一个人还对着刘志成这样说道。

“你看我的样子像是开玩笑吗?”刘志成扫了那些人一眼,嘴里说道。

“刘先生这是要黑吃黑啊,我们倒很想看看刘先生就凭这些人,能斗得过我们这么多人吗?”既然撕破了脸,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大不了大家斗上一场,看看鹿死谁手就是了。

说完后,他们便开始朝着后面退去,而且立马走进来很多的大汉,把他们的古董全都带走,放到了大厅的角落里,过会万一动起手来,伤到了古董可就不好了。

当古董全都被放好后,大汉们便一个个涌了进来,他们之所以选择这里,主要的原因就是这里可是闹市区,如果在这里开枪,很容易就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到时候把警察引来,谁都走不掉。

而且,他们之所以有底气和刘志成叫板,靠的就是他们幕后的组织,给他们派下来的那个古武者,虽然刘志成那边也有古武者,可是自己这边也有,而且自己这边除了古武者,还有许多打手。

“听说亮子死在了你的手里,看来你也有两把刷子,不过今天遇到了我,算你倒霉,因为你死定了!”从门外,走进来一个穿着一身笔挺西装的男子,进门后先是朝着刘志成看了一眼,然后对着张浩说道。

“哼,谁死谁活,到时候打过了再说!”张浩冷哼一声,对着那人说道。

“过会打起来,你留下照顾老板,张浩对付他们的古武者,剩下的交给我!”目前的局势已经很明了,不动手已经是不可能了,所以万良民对着周爱国和张浩小声说道。

周爱国和张浩听后并没有什么意见,因为刘志成的安全是最重要的,虽然他们当中,最能打的可能就是刘志成,但是刘志成实在是太懒了,让刘志成动手,除非是十分厉害的人物,就这点臭鱼烂虾,刘志成是提不起任何兴趣的。

“那就试试!”对方的古武者首先动手了,张浩也是猛地朝着那个古武者攻了过去,两人心里都很清楚,两人绝对不能在这大厅里打斗,因为两人的攻击力和那些普通人比起来,实在是有些恐怖,他们怕倒是自己收不住手,把古董给打烂了。

所以两人,交了一手后,立马朝着门外窜了出去,而万良民嘴角挂起了残忍的微笑,大步朝着前面的那些大汉当中走了过去。

别小看万良民,他在自己的组织中,是可以和十二太保老大打个平手,甚至可以战胜十二太保老大的第一高手。

万良民身上的刀伤枪伤是组织内最多的,这都是他的光荣见证,虽然这些年万良民已经是退居二线,很少动手了,但是你不能把万良民当成一个文化人。

恶人就是恶人,就算脖子上挂一本圣经,你都成不了好人。

而万良民本质上就是一个恶人,而且是一个大恶人,所以万良民不动手则以,一动起手来,那就不是伤一两个人那么简单了。

此刻,万良民已经冲进了那群大汉当中,由于大汉们没有携带武器,所以万良民也是赤手空拳。

以前刘志成也很少见过万良民动手,而且就算是见了,刘志成也没有好好的观察过,这一次,刘志成好不容易有了一个机会,可以好好的观察观察。

如果说十二太保老大的出手,处处朝着致命的地方攻去,那么万良民每次出手,必定会往人身上最为脆弱的地方攻打过去,万良民争取利用最小的代价,将对方给废掉。

很快,地上便倒了十几个大汉,而且那些大汉有一半是捂着自己的裆部,痛苦的在地上打滚,还有三五个捂着自己的双眼,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喊声,而且他们手指缝里,还有鲜血流出。

万良民这种打法,虽然有些配不上他的身份,但是这却是最为省力,也是令敌人最快丧失战斗力的打法。

当那些大汉损失了近乎一多半的时候,万良民甚至连大气都没喘,他站在大厅中,脚下是痛苦在不断翻滚的大汉。

万良民对着那些大汉招了招手,然后说道:“再来,老子刚刚活动开筋骨,还没有尽兴呢!”

说完后,一脚把距离自己最近的那个大汉踹到一边,再次补踹了几脚,瞬间万良民身边便空了出来。

说实话,那些大汉心里也产生了一些阴影,他们心里都在想道:“这人究竟是什么变态,怎么下手这么狠,招招不是插眼就是踢裆,这谁受得了。”

所以他们都在犹豫,考虑该不该出手,但是那些收藏家们却不愿意了,主人把你们派出来,是为了给他们处理问题的,现在问题就摆在眼前,你们倒是上啊。

收藏家们在那些大汉身后,推了那些大汉一把,对着他们说道:“上啊,你们在这里干什么,给我把他弄死!一切后果我来负责!”

大汉们听到收藏家的话后,心里暗自骂道:“你们站着说话不腰疼,有种你们自己上啊!”

虽然心里这样想,但是大汉们却不得不出手,因为这些收藏家可是有着监督他们的任务,一旦把这些收藏家们惹恼了,到时候在自己老大面前,说自己几句坏话,那么自己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所以大汉们,一咬牙还是朝着万良民冲了过去,不过这一次大汉们多了个心眼,很多大汉仅仅在万良民身边擦过去,然后他们便直接倒在了地上,随便捂着身体的某一处地方,发出了痛苦的哀嚎声。

对于这一幕,万良民自然是发现了,不过万良民才懒得去管,这明摆着就是偷懒罢工的现象,可见这些大汉们对那些收藏家们也不是很满意,要不然他们此刻就不会表现出如此消极怠工的样子。

仅仅五分钟左右,那些大汉便全都躺在了地上,万良民目光不善的看着那些收藏家,嘴角挂起了一抹有些残忍的微笑。

了不起!舞社

了不起!舞社第二集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纪晨曦一手搂着容墨琛的腰,另一只手托着他的背,男人半边身体几乎都靠在她身上。

而她居然托着了他,稳稳的!

容墨琛一抬眼,纪晨曦那张神色紧张的脸蛋便映入他的瞳孔。

刚才发生的事太突然,他大脑难得发懵,一下子没回神,就这么直愣愣地与她对视着。

此时此刻,两人靠得很近,近得能感受到彼此呼出的温热气息。

容墨琛眯着眼眸,把她的五官又细细打量了一遍。

不知道是不是头顶的灯光太眩惑,他发现她好像很耐看,看久了似乎也更顺眼,更漂亮了。

男人的视线缓缓下移,不小心落在了她的胸前,望着衣服下起伏的妙曼曲线,容墨琛只觉得喉咙一紧,连呼吸都急促了几分。

下一刻,他蓦地一把将她推开!

然而,他两条腿是虚撑在地上的,一下子没了纪晨曦的支撑,他身体又不受控制地摇晃起来。

纪晨曦眼疾手快,再次把他扶住,见男人眉峰紧蹙,似乎很反感跟她接触,她待男人站定身形,往后退了两步,主动离他远一点儿。

“爹地!”

虚惊一场,容小易的小心脏也归了位。

他飞快地跑到他们面前,乌亮的大眼睛紧紧盯着男人,满脸担忧,“爹地,你怎么不坐轮椅?刚才还好有姐姐英雄救美,否则你可能连大门牙都摔没了!”

这个臭小子居然把纪晨曦比作英雄,把他比作‘美’?

容墨琛俊脸一黑,盯着这个不孝子,幽幽从唇间吐出三个字,“容钦洲?”

他的语气淡然,没有并分生气的意味,但是容小易还是从他眼神里读出了警告。

小家伙听到他叫自己大名,机灵地往纪晨曦背后一躲,探着小脑袋对男人眨了眨眼睛,“爹地,是爷爷让我来叫你们……咦?爹地,你的小裤裤是不是太小了?”

说着小手一抬,直指男人腹下位置。

“什么?”容墨琛没听明白儿子的意思,顺着他的目光低头一看,脸上的表情当场就僵住了。

难怪刚才被纪晨曦抱着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有些不太对劲。

只是当时还没来得及细想,便被儿子的突然出现扰断了思绪。

现在,他望着腹下失控的某个部位,脸色越发僵硬了。

而此时,纪晨曦听着他们父子的对话,也好奇地将视线投了过来。

容墨琛瞳眸微微一缩,深吸了一口气,只觉得那一处被她看得火烧火燎。

纪晨曦没有一点儿心理准备,愣在当场,缓了好几秒钟才回神。

然后,全身血液直冲天灵盖,她的脸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成了番茄色。

“容先生,我早上是不是拿错内裤了?这件确实不太合您的身。”

纪晨曦当了容墨琛的看护后,不仅要替他倒茶递水,穿衣擦澡,就连他每天穿什么衣服,搭配什么袜子也都是她一手操办。

她望着眼前场景,被容小易先入为主的话误导,也以为是这条平角裤小了,所以,男人才穿出了紧身的效果。

毕竟,刚才她替男人脱衣服的时候,一直目不斜视,压根没把视线往不该看的地方瞟。

而容墨琛却觉得这个女人是故意拿他开涮,在他看来,纪晨曦连孩子都生过了,还在他面前装什么纯情少女?

于是,他所有的羞耻感都化成了愤怒,面色阴沉地呵斥道,“闭嘴!你这个愚蠢的女人!”

容小易见自家爹地这么凶,立即从纪晨曦身后钻出来,以保护的姿态站在她面前,仰着小脸冲男人道,“爹地,你干嘛无缘无故冲姐姐发火?”

“你也给我闭嘴!”容墨琛现在心情非常糟糕,逮谁凶谁。

容小易毫不畏惧,两手叉腰继续跟他对峙,“本来就是你自己的问题,你还好意思拿女人和小孩撒气?”

这个时候,纪晨曦的大脑渐渐恢复正常运转,然后她终于反应过来容墨琛是怎么回事了。

她是学医的,大学期间,他们教授讲过不少有关人体结构的课程,其中自然也包括某些隐秘的生理反应。

当时教授是把这部分内容当成知识来传授给每一位同学,让大家了解人类生理上的基本需求。

她刚才并没有把容墨琛的变化往这方面想,才会说那么蠢的话,也难怪容墨琛会生气。

她瞥过男人不着寸缕的上半身,心底不禁生出几分窘迫与尴尬。

不过容小易还在,纪晨曦只能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她往后退了两步,把男人的短裤放回到长凳上,“容先生,我先带小易出去,您这种情况不丢人,用其他办法解决一下就可以。”

说着,她牵起容小易的手就打算带他离开。

容墨琛盯着她的背影,额角的太阳穴突突跳了两下,俊容愈发阴沉冷冽,“用其他办法解决?你好像懂得挺多。”

纪晨曦忽略他话里的嘲弄,停下脚步重新看向他,“容先生,这是人之常情,您没必要觉得不好意思。”

容墨琛抿唇不语,眼底戾气翻涌,眉宇间都带着化不开的阴郁森寒。

纪晨曦以为他是难受得说不出话,想了想,给他出主意道,“您手机里有没有资源?要不我给您下点小电影?可能会起到辅助作用,有助于你……”

容墨琛冷冷打断她,俊脸上神色阴鸷,如同一头暴躁的狮子,“滚!滚远点!立刻!马上!”

纪晨曦也是一片好心,既然人家不愿意领情,她自然也不会再拿热脸贴冷屁股。

“我跟小易不打扰您了,建议您别憋着,耽搁太久容易伤身。”

说完这话,她赶在男人发脾气前,拉着容小易绕过屏风,大步离开。

他们一离开,容墨琛便把全身的重量都靠在身后的柜子上。

他呼吸略有些急促紊乱,深邃漆黑的眸子里有什么情绪在翻涌着,撑在柜门上的手指关节阵阵泛白。

真该死!

她不过是替他脱个衣服而已!

事不过三,哪怕他心里再不愿意承认,他的身体确实对她的触碰有反应。

可是,纪晨曦以风淡云轻的口吻教他怎么舒缓怎么解决,极大地损伤了他身为男人的自尊心。

容墨琛低头,又往自己腹下看了一眼,阖了阖眸子。

片刻后,他眼底神色恢复清明,长臂一够一捞,取过短裤慢慢替自己套上。

了不起!舞社

了不起!舞社第三集

第六百四十三章 彻底愤怒!

在接下来的半月内,谭云负手而立,一直守着峡谷。

期间,功勋一脉、符脉、古魂一脉、兽魂一脉、风雷一脉,陆陆续续共有两千人前来会合。

其中百里龙天、萧青璇、钟吾诗瑶、柯心怡、薛紫嫣、南宫如雪、君不平、皇甫听风、上官冰冰已经到来。

谭云至今未见穆梦呓身影,尽管他相信神魂仙宫、永恒仙宗中无人是她对手,可他依旧提心吊胆。

同时,在这半月内,谭云发现乾坤戒中的身份令牌,总共爆裂了328枚,意味着共有328条鲜活的生命,死于非命!

钟吾诗瑶看着谭云焦虑的面容,轻声安慰道:“谭云,我相信穆姐姐,一定可以安然无恙回来的。”

“姐夫,我也相信!”薛紫嫣附和道:“试炼区域方圆三千万里,穆姐姐有极品宝器灵舟,日行只有五十万里,若她传送到了比较远的地方,现在未到也正常。”

薛紫嫣虽然是在安慰谭云,但她的眼神已然出卖了她心中的不平静!

这时,皇甫听风、柯心怡等人,也纷纷安慰谭云……

光阴似箭,又过了一月。

如今距离试炼开始,一共过去了五十六日。

在这一月内,前来会合的弟子人数,加上谭云已3215人,而谭云乾坤戒中爆裂的身份令牌,达到了584枚,如今还剩一人没有赶来。

正是穆梦呓!

谭云的心凌乱了,这么长时间穆梦呓未到,定是遇到了麻烦!

其他人亦是担忧不已。

“不好!”突然,一直释放灵识覆盖着,方圆七千五百里地域的谭云,发出一道惊恐的嘶吼声,“老猿!西北方七千里深处的森林,梦呓有危险,快带我去救梦呓!”

谭云嘶吼声未落,一道紫黑色光束从谭云悬挂在腰间的灵兽袋内射出,接着,在众弟子震撼的目光中,但见一道高达千米的紫黑色毛茸茸身躯,出现在百丈开外!

紧接着,在众弟子视野内,谭云窜上那山岳般的庞然大物右肩上后,庞然大物,一跃而起便出现在三万丈之外,随即,纵身一跃消失的无影无踪!

唯有谭云的声音传入众人耳中,“任何人不要跟来,原地待命!”

“砰砰砰……”

弑天魔猿带着谭云,像是一个无坚不摧的庞大利器,冲入了遮天蔽日的荒古森林中,将一株株高达上千丈的古树催毁,一路朝深处闪电般身起身落而去!

片刻过后,弑天魔猿已经狂奔了六千里……

此刻,荒古森林深处,穆梦呓脸色苍白的持剑抵地,披头散发,浑身布满了十数道剑伤,血流潺潺!

她后背红裙被血液湿,一道爪痕几乎占满了她整个后背,使她后背皮肤破裂,露出了瘆人的白骨!

她被九名神魂仙宫的男弟子团团包围,九人戏谑的看着穆梦呓,纷纷淫笑出声:

“天助我也,哈哈哈哈!小妞儿,没想到你会被妖兽攻击成重伤后,又被我们撞到,这不是天意是什么?”

“小梦呓,嘿嘿嘿嘿,上此我宫升天台,看你参加诸神战场试炼资格争夺战时,我们哥们儿几个就想狠狠地蹂躏你了,现在嘎嘎机会来了!”

“小呓呓,我神魂仙宫的双修之术,可是令人回味无穷,嘿嘿嘿,今日我们会把你抓住,你放心今日我们不会欺负你的。”

“待我们把你囚禁起来,让你伤势恢复的差不多时,我们九个保你欲,死,欲仙,让你尝尝我们的厉害!”

“经过我们的调教,你一定会知道,人世间只有双修才是最美妙的事情!”

闻言,穆梦呓颤巍巍的站稳了身体,持剑架在了玉颈上,惊恐的美眸中止不住的滴落泪水,声音虚弱道:“你们别过来,否则,我就自刎!”

“啊!”倏然,穆梦呓发出一道痛苦声,却是她身后一名弟子,闪电般甩出一把飞镖,带着血液从她持剑的皓腕,洞穿而过!

“当!”

穆梦呓痛苦呻吟中,飞剑脱落了玉手。

这时,伤害穆梦呓的男弟子,目光中透露着毫不掩饰的欲,望,低吼道:“看着这小妞儿,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我先将她就地正法再说!”

说着,他闪电般出现在身负重伤的穆梦呓身后,探出右手,朝穆梦呓右肩上的衣物抓去,想将穆梦呓红裙撕烂!

“砰砰砰……”

当他右手即将碰到穆梦呓右肩时,溘然,身后传来树木急促的爆碎声,接着,一道声嘶力竭的怒吼,震得九人耳膜生疼,树叶淅沥沥飘落!

“我草你们的祖宗!”

谭云五官极度扭曲,双目赤红,从森林上空轰然而下,瞬间出现在穆梦呓头顶上空,“扑哧!”挥剑斩断了即将碰到穆梦呓右肩的手!

“啊!我的手!”那男弟子惨叫中,谭云闪电般斩断了其双腿!

“啊!快跑,是谭云来了!”

另外八人看到来人是谭云后,惊恐万状,就要逃命!

“老猿,给我控制住他们!”此刻,谭云彻底怒了!他气得面红耳赤,一声怒吼喊破了嗓子!

想到方才九人所作所为,他愤怒到了极点!

“是主人!”弑天魔猿撞碎数十棵参天古树后,出现在谭云身后,它俯视着九人,一声怒啸宣泄着心中无尽的愤怒,“你们这些卑微的蝼蚁,胆敢对我主人的夫人不敬!”

弑天魔猿的气息威压,轰然笼罩向正在逃命的八人,顿时,八人宛如肩负着一座大山,“咔嚓咔嚓……”清晰的骨裂声中,双膝爆碎,血液喷溅中,被无形的威压碾压在地,无法动弹!

“谭、谭云……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穆梦呓面带梨花,哽咽着不顾伤口之痛,无力的抱住了谭云。

谭云看着她惨不忍睹的模样,心疼的泪水夺眶而出,“梦呓,你告诉我,你身上的伤,是不是他们九个杂碎伤得?”

“嗯。”穆梦呓虚弱的哭泣道:“谭云……为我报仇……一定要杀了他们。”

“我会的,我会的!”谭云温柔搀扶着穆梦呓,让她依靠着树干上,轻声道:“我给你布置隔音结界,你等我一会,稍后我带你回峡谷疗伤。”

话罢,谭云右臂一挥布置了隔音结界,笼罩住了穆梦呓,如此,她便听不到外面即将发生的声响!

谭云蓦然回首,迈出隔音结界的刹那,望着趴在地上无法动弹的九人,双目充斥着前所未有的嗜血光泽!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