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急症室第二季

  • 主演:未知
  • 导演:未知
  • 地区:美国
  • 类型:欧美综艺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6

动物急症室第二季第一集

“李叔,怎么回事?我爸爸好好的怎么会突然抢救?”

顾心柠匆忙赶到医院,一把抓住司机李叔的手,一脸焦急的问。她的气都还没有喘匀,身体因为害怕而微微颤抖。

“大小姐,我……我今天陪老爷一起去找姑爷,老爷自己上了楼,让我在大厅等着。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突然听到一声响,还有人惊呼就急忙走过去,然后就……就看到老爷摔倒在电梯那边的走廊角落里。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李叔一脸惶恐的解释着。

在顾州城连人带轮椅摔倒的时候,顾心蕊惊了一下,然后就迅速从消防通道离开,所以赶过去的人没有看到她。

说来也巧,两人在电梯不远处争吵了那么久,竟然都没有一个人经过。

“傅景寒!一定是他说了什么!”

顾心柠担忧又愤怒,她当然知道顾州城为什么会去找傅景寒。只是她没想到,想来敬重父亲的傅景寒竟然会不管过去的情分,气的父亲晕倒。

她努力的攥紧了拳头,眼底满是恨意。

盯着急救室的红灯看了许久,她还是无法忍耐,拿出手机给傅景寒打电话。

对发生的一切完全不知情的傅景寒接到顾心柠的电话还以为是顾州城跟她谈了什么,所以她打电话来跟自己求饶。

自傲和自以为是让他连听顾心柠说什么都没有,就直接得意的轻笑:“看来爸已经把我说的话转告给你了,所以你现在是想通了,要求我放过你,撤回离婚诉讼吗?”

“傅景寒,果然是你!”

顾心柠气的咬牙切齿,眼睛因为恨意而变得通红。

果然是他,是傅景寒把爸爸给气成现在这样的。这个混蛋,冷血无情的男人,简直禽兽不如。

“傅景寒,我真后悔认识你。想让我跟你求饶?做梦!你记住,如果我爸这次真出了什么事,我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就算是顾氏没了,我也要让你付出代价!”

顾心柠说完,立刻挂了电话。

傅景寒在那边脸黑的跟墨碳一般,他以为顾心柠是来求饶的,没想到她居然还敢跟自己撂狠话。

难道顾州城没有告诉过她,自己手里有她跟不同男人上床的照片吗?她敢做什么的话,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傅景寒阴险的想着,脸上是疯狂又诡异的表情。

再说顾心蕊。

她在看到顾州城连人带轮椅的摔倒在地之后就吓得大脑发白,下意识的从消防通道离开。坐在车上,她双手抓着方向盘,过了许久才回过神来。

顾州城应该不会死吧?

如果他真的出了事,被查到自己头上……

顾心蕊惶恐又不安的想着,她惨白着脸,紧紧地抓着方向盘,六神无主的自言自语着。

“不是我的错,不是我的错。是他自己要站起来才摔倒的,是他自己不小心。我什么都没做。对,是他自己不小心!”

她走的及时,当时没有人看到。

所以不会有人怀疑到她头上的,不会。对,不要惊慌,先等等看。万一顾州城永远不会醒过来,那这件事就不会有人知道。

顾心蕊在心里安慰自己,渐渐地,这种安慰就被‘顾州城永远都不会醒来就好了’这样的恶毒念头取代。

当时够公司那么多人,肯定会把他送到医院去的。

她,要不要过去看看?

一分一秒对顾心柠来说都是一种煎熬,她神情木然的站在走廊,指甲狠狠地掐着手心。顾州城在抢救的事情她不敢告诉董婉云,担心她的身体会出现问题。

现在,她只能独自一人承受着巨大的惶恐和绝望,生怕顾州城有个三长两短。

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大脑一片空白。

在等待的时间里,顾心柠心里乱七八糟想了很多。越想越绝望,越想越害怕。她现在不想一个人,想要找一个依靠,想要有人告诉自己爸爸不会出事。

鬼使神差的,顾心柠拨打了傅池渊的电话。

可是没人接。

手机里机械的声音提醒她,傅池渊的电话关机了。她一遍遍的拨打着他的电话,一次次的把他当做自己最后的希望和救赎。

她颤抖着的指尖,语无伦次的给他发消息,说她害怕,让他赶紧开机,让他给自己打电话……

然而傅池渊始终没有回应,顾心柠的心从期望到绝望,再到最后的死寂。

不知道过去多久,在顾心柠的双腿已经因为站立太久而失去知觉的时候,病房的门终于被打开。顾心柠立刻想上前询问,身体却趔趄了下,差点摔倒。

“医生!医生我爸爸他怎么样了?”

顾心柠冲过去紧紧地抓着医生的手问,眼底满是期盼。

见惯了激动的病人家属,医生的反应很淡然,他也没有抽出自己的手,语气有些沉重的说:“病人的情况不怎么好,之前已经突发过一次脑溢血,后来又休养不足。加上本身病人就患癌,这次又因为情绪波动过大导致脑部血管破裂,情况暂时稳定住,但是还不能脱离生命危险。”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医生,您有没有办法?求求您救救我爸爸!”

顾心柠惨白着脸,不可置信的瞪大眼。

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

“很抱歉,这位女士。医生目前已经尽力了,剩下的要看病人自身的情况。现在我们把病人送到icu,至于病人什么时候会醒过来,我们也不能保证。”

顾心柠神情木然的松开医生的手,踉跄着后退了几步,后背撞在墙壁上。

她眼神仓惶的盯着不知名的地方,因为太过绝望太难过,所以哭都哭不出来。

很快顾州城就被送到icu。

透过玻璃看着里面满身插满了管子毫无知觉的顾州城,顾心柠的手再次用力攥紧。

她的错,却要自己的父亲来承担!

“爸,您千万不要有事啊。爸,求求您,不要丢下我跟妈。”

顾心柠红着眼睛对病房里的人说,可惜,顾州城不可能听到。

因为抢救进行了好几个小时,所以这会儿已经晚上了。一整天都没吃饭,顾心柠却不觉得饿。

动物急症室第二季

动物急症室第二季第二集

顾夏跟二虎的关系相当的铁,因为是她专属的机器人。

所以她很有信心,二虎会帮着她。

所以也就轻而易举的进了郁狐狸的圈套……

这大冷天的在外面跑了三圈后,血液循环极快,都不觉得冷了。

进门后,郁狐狸衣服都没来得急换,就被顾夏粗暴的揪着衣领推到沙发上。

然后顾夏用遥控器开启智能机器人——二虎。

“二虎二虎。”

“小夏,请吩咐。”

“郁脩离今天早上强吻了我,害我失去初吻了,这件事,我是不是不能原谅她?”顾夏问。

郁脩离则靠着沙发上,不知道从哪里弄出一只棒棒糖来,剥开糖纸,塞在嘴里,呆萌至极。

二虎思考了三秒钟,回答,“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郁脩离是你老公啊,小夏。”

“所以呢?”顾夏怎么觉得这画风有点不对劲呢?

二虎继续回答,“所以你老公亲你很正常哇,为什么你要生气呢?”

“我……。”被二虎这么一问,还问懵了。

郁脩离趁机插嘴问道,“二虎,我只是太喜欢夏夏了,情不自禁的亲了她一口,是不是值得原谅?”

二虎机械性的回答,“当然了,夫妻恩恩爱爱天经地义……你们快点生一个小宝宝出来吧,二虎要帮你们带娃。”

顾夏:我擦……你要成精啊……

郁狐狸: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老婆,你说过的,二虎若是都答应原谅我,你就不追究了。

顾夏:郁脩离,你好的很。

郁狐狸:谢谢老婆既往不咎,对了,这个送你。

郁脩离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串绿色的珠子,就那么随意的丢过去。

“这是啥?”顾夏拿起看看,发现不是很懂。

“佛珠,经过高僧加持的,说是能辟邪报平安……你不是老是夜间出警吗,我觉得不安全……正巧就给你求了一个……。”

“你会这么好心?不会有诅咒吧?”顾夏显然不信。

“好心当成驴肝肺随你吧……不过你别送人啊……你不要就给我拿回来,我放自己车里。”

听郁脩离这么一说,顾夏就觉得应该是个好玩意。

于是赶紧将珠子收起来,“我要了,放我车里吧,蛮好看。”

“随你。”郁脩离扬了扬嘴角,随后上楼。

郁脩离走后,顾夏还不太甘心的抱着二虎问,“二虎,你是不是被他收买了,你是要出卖我吗?”

“二虎永远是小夏最忠实的奴仆。”

“那你干嘛原谅他啊?”

“因为他是你老公啊,相亲相爱一家人。”

“爱你个大头鬼啦……你快歇着吧。”说完,顾夏马上按关机按键,将二虎放在角落里。

楼上,郁脩离电话响起。

“郁总,怎么样,咱们远程操控技术还成功不?”孟凡带着一点小兴奋。

就在刚才,他带着技术部五个人,远程操控了夏夏的智能机器人。

如果顾夏知道的话,估计会砍死这几个人……

都说郁狐狸套路深,这哪是深啊,这是深到谷底的节奏。

“恩,表现不错,这月你们几个奖金翻倍。”

郁脩离也是灵机一动,打了二虎的主意,所以偷偷给孟凡发了短信,才有了远程操控一说。

次日清晨

顾夏开车上班的时候,就顺手将天珠挂在了车里,看着怪顺眼。

然而……车子开到一半的时候,新闻里传来这样一段画面——据本台报道,VO国际总裁郁脩离先生,昨天在慈善拍卖会上,豪气出手,最终以一亿两千万的价格拍到了天照寺七宝之一天珠,所得善款全部捐助灾区,而关于天珠的去向,根据现场记者报道,说是郁总打算送给自己的太太,具体情况我们还要稍后核实,这已经是郁总第七次向灾区……。”

听完这句话,顾夏腿一抖……一脚油门,直接顶上了前面的车……

卧槽,一亿两千万?玩呢?

动物急症室第二季

动物急症室第二季第三集

“沙沙沙——”

窗外开始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小火人坐在光秃秃的树枝上,望着天上的乌云,有点小不开心。

它虽然是由阴火汇聚,但终究还是不喜欢水,下雨天并不是它所喜欢的。

现在已经入冬,小树人的树枝早已经光秃秃的了,它伸出一根树枝,卷起了地上的几片落叶,然后挡在了只有拇指大小的小火人的头顶,替它遮挡住淅淅沥沥的小雨。

小木头与小火苗都不会说话,它们就静静的在雨夜里发着呆,似乎也不会觉得无趣。

一棵树,与一道神秘秘境内的火,在这漫长的岁月里都早已经习惯了孤独,边上能有其他东西陪着,它们就已然觉得足够快乐。

答案酒吧的二楼客厅,路一白收回了望向窗外的目光。

他刚刚自我攻略了半天,甚至于用了近乎于是自我催眠的手段,才不再纠结“我到底是不是个抖M”这一问题。

这不重要,对吧?

抢答:反正我觉得是不重要。

其实更为重要的是,自己现在所走的修炼之路。

神识方面的修炼,路一白一直没有丢弃,现在他一度怀疑自己是在浪费时间。

本来啥事也不做,修炼进度就是100。现在每天认真修炼神识,只是把进度从100变成了101,还给了自己一种“老子在神识方面真他妈天赋异禀,老子真他妈牛逼”的错觉……

早在数百年前,自己的第一世就留下了宝贵的灵魂印记,将其细细消化掉就可以了。

现在的主要问题,反而是《痛经》!

《痛经》这部功法,经过了数百年的完(作)善(死),已经近乎于是完美。emmm……至少在七阶及七阶之前,已是完美。

不管是体内守夜人之力的存量,亦或者是肉体的强度,都堪称逆天。

蓝多血厚,身体还硬梆梆的,特别持久!

再加上体内还有绿色生命力可以奶自己几口,路老板如今真的是“器大攻击强”,且无限续航!

但他如今其实很清楚,这套功法肯定还是要不断进行完善的。

毕竟我们的目标是——

肉身不朽!

说来也是有趣,走这条风险十足的修炼之路,是数百年前的自己所做下的决定,而现在的路一白已经失去了前几世的记忆,他已经成了一个略有所不同的崭新个体。

然而,哪怕如此,他也依旧想在这条修炼之路上继续走下去。

甚至于数百年过去了,或许初衷一直都没有改变。

收拢了一下自己杂乱的思绪后,路一白不由的看了季德恳一眼。

“老家伙都一把年纪了,又这么能活,但总得有人给他养老不是?”他在心中道。

……

……

很多秘密,路一白暂时也无法从季德恳的口中得知。

比如对于华夏来说,他究竟算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

比如他为什么可以活这么久?

还有就是关于灵气。

但老gay头既然不说,路一白也就没办法,毕竟说也说不过,打也打不过。

曾经我也觉得自己是个文韬武略的好儿郎,如今在你面前我只能竖起一根大拇指,高喊几声“666”。

“都先去休息吧,我也有些乏了。”季德恳道。

这一次的家庭会议,季德恳成功夺得话语权,并宣布会议结束。

躺在床上,路一白没有立刻睡着,而是在胡思乱想。

但是,真的入睡之后,他又睡的特别踏实,特别安稳。

失踪了这么久的季德恳终于回来了,感觉自己空荡荡的背后又重新有了靠山。

老家伙虽然平日里看起来gay里gay气的,但的确会在无形中让大家对他产生依赖感,同时也给大家带来安全感。

至于季德恳,他则在睡前去密室里看了一眼龙元,然后对着龙元说了好久的话。

“老伙计,小哑巴也走了……”

或许,他其实也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的云淡风轻吧。

岁月就是这样残忍,它会夺走我们身边的一切,却无法让我们完全习惯生离死别。

……

……

天气渐凉后,被窝里的快乐时光就会显得特别短暂和珍贵,一晃眼就该起床了,这是一种挣扎。

在给一家人做好早饭后,路一白交给了小腰一个任务:

给她的小树人哥哥施肥。

老剑王那惊天一剑,直接把妖魔组织的副首领给刺了个通透。看似只是刺出了一个血洞,可实际上它经脉全毁,精血燃烧,神魂俱灭!

就连它的那一颗异常珍贵的七阶妖核,都在老剑王这最后一剑下直接粉碎!

碎掉的七阶妖核不要丢,它还可以拿来当化肥。

勤俭持家的路老板小心翼翼的把这些妖核碎片全部都搜集了起来,准备带回家给树儿子好好补补身子。

叶子全掉光了,头上光秃秃的,是该补补了。

小树人连逆鳞都能消化,这些妖核碎片自然也不在话下。

路一白把妖核碎片装进了小篮子里,然后递给了小腰一把小锄头。

林小七还特别贤妻良母的给小腰扎了一个头巾,让她得到角色扮演的乐趣。

小腰迈着大步蹦蹦跳跳的下楼去了,一双狐狸耳朵还时不时的动一下,明显觉得特别有趣。

“木头哥哥!我来给你施肥咯!”小腰放下小篮子,拿着小锄头对小树人道。

小树人伸出自己的树枝,轻轻拍了拍小腰的脑袋,还整理了一下她随着跑动而有点歪的头巾。

别看小腰和普通小女孩一样小小只的,但她毕竟一直在修炼,用小锄头松松土,对她来说其实特别简单。

她才挖了没多久,就惊喜的张大了嘴巴。

因为树下居然埋了不少糖果,全是她爱吃的,一挖就挖出来了。

这么一件小事,能让小孩子开心一整天。

“你放的?”路一白问林小七。

林小七摇了摇头,她用目光询问夜依依。

“小七姐,不是我,嘤嘤嘤。”

只有季德恳,坐在窗户旁看着蹦蹦跳跳的小丫头,露出了慈祥温和的笑容。

这个老家伙明明还没有完全从悲伤中走出来。

却仍然有着他那独特的温柔。

……

(ps:昨晚回家已经是半夜,没来得及写,我会尽快补上,今天依旧是节操满满的一天哟~那要不就求下月票和推荐票吧!)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