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神狗人

流浪神狗人
  • 主演:高捷,张洋洋,苏慧伦,张翰,黄健玮
  • 导演:陈芯宜
  • 地区:台湾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国语
  • 年份:2007
陈芯宜发挥魔幻写实的又一创意小品,关于一群被丢弃的神、狗与人的魔幻狂想,高捷、苏慧伦、张翰、张洋洋、杜晓寒主演。

流浪神狗人第一集

“你们都选好了,也帮我选选啊”蒋茹看到张檬去交钱,有些不淡定的朝王芳问道,“之前那套好看,前提是要淑女”王芳轻笑淡定的看着蒋茹,蒋茹看了看被她放在一旁的另外一套,最终还是挺王芳的话,选了第一次试的那套。

“那就这套好了,结账”蒋茹说着顺手把衣服放在老板娘面前结账,“不纠结了?”老板娘好笑的看着还有些犹豫不决的蒋茹,不确定的问道。

“纠结不纠结结果都是一样的”蒋茹说着顺手把卡递给老板娘,“我就觉得这衣服挺适合我,怎么样好看吗?”苏晓筱穿着那套衣服从试衣间里走出来,笑眯眯的看着众人问道。

“确实挺好看,跟之前气质完全不同,晓筱让我试试”蒋茹看到苏晓筱穿那套衣服好看,拉着苏晓筱朝试衣间走去,“我听说阿姨不让你穿这种类型的衣服”苏晓筱好笑的看着蒋茹,听到苏晓筱的话,顿时让原本信心满满蒋茹愣在原地,“不过你可以只穿外套”苏晓筱轻笑顺手把衣服外套脱了下来,套在还穿着裙子的蒋茹身上。

“这样也行?”蒋茹有些不确定的看着苏晓筱,“你自己看”衣服设计的很好看,搭配裙子并不显得突兀,反倒多了一丝帅气,“晓筱,能不能商量件事”蒋茹眼神一直盯着镜子里的自己。

“你穿比我穿好看,你买吧”苏晓筱轻笑好似一点都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谢谢你晓筱”蒋茹听到苏晓筱的话,搂着苏晓筱笑的更加灿烂。

王芳之前就看出苏晓筱刚刚的举动是故意的,为的就是让老板娘把衣服卖给她,之后她在把衣服送给蒋茹,“终于让她买到满意的衣服了”王芳走到苏晓筱身边,朝她眨了眨眼睛,眼神里堆满了笑意。

“既然都已经选到合适的,咱们继续逛下一家”崔娜娜见蒋茹结完账,笑眯眯的开口建议到,“好,走吧,老板娘再见”蒋茹说着帅气的朝老板娘摆了摆手。

“再见”老板娘看着几人离开的背影,笑了一下,而后一直盯着苏晓筱看,“您一直看着是有什么事情吗?”苏晓筱原本拿着东西要走,察觉到老板娘的目光,有些疑惑的看着老板娘问道。

“没事,就是觉得你特别合眼缘,这个送你”老板娘轻笑顺手递给苏晓筱一个十分精致的木盒子,“老板娘好意我心领了,这东西我不能收”苏晓筱只是看了一眼那木盒子,却没有伸手去接。

“这东西也是有人托我保管的,既然碰到它的主人,肯定是要归还的”老板娘轻笑不顾苏晓筱反对,直接把东西放在苏晓筱买的那些衣服的袋子里。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苏晓筱皱眉搞不懂眼前这位老板娘刚刚那话里有话的含义,“以后你就明白了,以后想买衣服就来这里吧,算是照顾我生意”老板娘说着把袋子递给苏晓筱,推着苏晓筱朝外走去。

流浪神狗人

流浪神狗人第二集

“嫣儿去了什么地方,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时候,莫甘娜看着叶尘,低声问了一句。

叶尘摇了摇头,这四周全是黑雾,四周还有着整个城市之中的巨量骷髅兵,而嫣儿,却消失不见了。

吼!

这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了一声怒吼。

“嘶!”

莫甘娜惊呼了一声,看着远处的骷髅。

“用你的光明之力净化了这些东西!”

叶尘看着眼前的莫甘娜,低声喊了一声。

轰!

莫甘娜的手中爆发出了光明的力量。

然而在骷髅的身上却造不成任何一点伤害。

叶尘看着远处的骷髅,身子一个飞射,手掌散开,顿时轰的一下直接砸飞了那骷髅。

那骷髅再次咆哮了起来,这时候四周的骷髅兵也快速的围拢了过来,对叶尘展开了巨大的咆哮声。

叶尘的眼神之中充满了一种颤动……

“这骷髅杀之不及,再加上这里没有力量可以让我们恢复,我们唯一的恢复办法就是吞噬魔核和丹药……但是如果困在了这里,我们耗不起!”

叶尘看了看远处,光入城就走了这么远,这城市又是何等广袤,占地千里也不为过。

整个城市之内充满了悲悯,仿佛在诉说着这古老城市之中的不幸。

而且,整个城市寸草不生,即便是过了这么多年。

莫甘娜看着叶尘,轻轻的点了点头。

听叶尘接着说道:“这样,你带着这些丹药重新杀出去,进入任何一个地方先躲避着,我进里面看看,如果在十天之内我无法活着出来的话,你在找机会逃走!”

听了叶尘的话,莫甘娜却摇了摇头,道:“不……”

“我们一起!”

“你是我的夫君,要死一起死!”

莫甘娜看着叶尘,眼神之中态度坚决。

叶尘却摇了摇头,道:“我们不能这样消耗下去,你跟着我只能成为我的累赘……”

“你已经试过了,我们回去,根本无法返回,只能往前走……你让我回去,我又能去什么地方?”

莫甘娜看着叶尘,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叶尘的目光之中顿时带着一丝颤动,道:“那好吧!”

叶尘也知道这个森林的恐怖。

也许一直往前走,能出去!

“我记得,以前看到过无罪之城,知道这无罪之城有着一条贯穿城市的大道,应该就是这条大道,这条大道一直往前,足以让我们抵达魔法师工会和魔法学院!”

“而且我知道,这上古时代的城市之中,有着一种圣泉,就在城市的中心,神的脚下!”

神应该就是这个魔法师世界的神。

在西大陆有着神殿,叶尘当日扫视之下也看到过神像。

“你知道嫣儿到底是什么身份么?”

叶尘这时候却看向了莫甘娜。

莫甘娜摇了摇头,道:“我……捡来的,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身份。”

叶尘点了点头。

“你没有探查过其他的么?”

叶尘觉得有点诡异,如果这孩子有着特殊的身份的话莫甘娜不可能没有发现,但是刚才,叶尘只是看到一瞬间,嫣儿走入到了城市之后就消失了。

“我也不知道,我不知道嫣儿到底是什么身份,也不知道嫣儿到底是什么东西……对了,嫣儿在之前和我说过一些话。”

莫甘娜将之前嫣儿对她说的话说了出来。

叶尘的心思之中闪烁了一丝计较。

吼!

又是一声巨大的咆哮,一个巨大的骨架向着叶尘扑杀了过来。

叶尘感受到了一丝压抑的气息,这种压抑的气息覆盖在了叶尘的身上,让叶尘感受到了一丝绝望的气息,这种感觉,就像大祸临头了一样。

“哼!”

叶尘一声冷哼,身子上前,带着一丝佛光,瞬息之间骷髅土崩瓦解。

“你也懂得黑暗魔法,黑暗魔法是什么东西?你可以掌握这四周的骷髅为你而战么?”“不行,黑暗魔法有着自己的法则,这些骷髅都是上个魔法师的规则之下的产物,我即便掌握了强大的黑暗力量,也依旧无法奴役这些骷髅,而且奴役骷髅的法术早就被归为了禁术,如果我一旦施展出了那

种东西,恐怕我早就死了!”

莫甘娜说的是实情,黑暗魔法是禁止修炼,但是也不排除偶尔冒出一两个有这样天赋的人,最终这样的人是被他们给直接抹杀了,或者圈养了,至少不会造成危险。

但是如果谁掌握了操控骷髅之法,绝对是谈之色变的东西,对于所有人来说,这绝对要抹杀了!

所以即便是莫甘娜掌握了简单的黑暗魔法,但是却没有办法奴役这些骷髅。

叶尘这时候心思之中却有着一丝思想。

也许……

叶尘刚想到了这个念头就被叶尘给扼杀了。

但是这样的念头在叶尘的脑海之中却挥之不去。

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这骷髅就太恐怖了,绝对是这个世界上超级恐怖的东西。

叶尘的心思微微颤动了一下,没有接着想下去。

叶尘一路带着莫甘娜轰杀了过去,也万幸叶尘实力强大,否则现在早已经成为骷髅了。

整个城市充满了冲天的怨气。

叶尘看着旁边的莫甘娜,一直牵着手,闷声杀诸多骷髅。

轰隆!

就在这时候,一声巨大的咆哮声传来。

叶尘抬头,莫甘娜也看向了远处,这时候,莫甘娜顿时惊呼了一声,看着叶尘道:“我们接下来麻烦了!”

叶尘抬头看着莫甘娜,眼神之中带着一丝探索。

“这是骨龙!”

嘶吼!

骨龙发出了一声咆哮,这骨龙的身躯之庞大足足有着二十多米高,三百多米长,整个侏罗纪怪物。

它一脚踏了出来,四周的所有建筑全部夷为平地。

四周的骷髅更是四散而开。

感受不到威力,但是叶尘能感觉这骨龙绝对有着传奇甚至更强的战斗力。“传闻,那个骷髅法师实力最初只有圣魔导师的境界,但是却可以掌握传奇境界的骷髅,虽然传奇的骷髅实力无法完美的发挥,但是真正恐怖的是在于数量……”

流浪神狗人

流浪神狗人第三集

大殿前端,萧婷小鸟依人般,偎在九王爷的胳膊上,东摇西晃,迷迷糊糊的。

“……”坐在一边的尉迟心寒,看到这一幕,差点没把嘴里的酒给喷出来,萧六姑娘,和着您这亲密的动作是因为九王爷的胳膊比桌子软些吗?

九王爷微不可见的蹙了下眉,而后抬手将她的头揽过来,靠在自己的腰上。

萧婷的屁股往后挪了挪,又蹭了蹭,最后直接倒在了他的大腿上,整个人蜷缩在一起,像只小猫咪似的,依偎着他。

这下,不说其他人,就连尉迟心寒都傻眼了。

哎哟喂,六姑娘啊,这是什么地方?

您老就这么睡过去了?

还靠在男人的身上,虽然这个男人是你男人?

九王爷面不改色的抬眸,扫视了一圈,所以看过来的目光都飞速退回了主人身上,再也不敢多往这边瞄一眼。

经此一节,整个帝国的人都知道,九王爷与王妃之间并不如他们所猜测的那般。

九王爷很宠他这个小王妃。

是谁以前眼瞎,说九王爷不在意萧六姑娘的,是谁说的?站出来,大伙不打死她。

最气愤的要数云澜芝了,她一身淡粉色宫装,正襟危坐在安国公的身后,秀发如瀑,垂在她的腰迹,本是精致到极点的妆容,却因她此刻那恶意的眼神,显然有些格格不入。

在她身后,云惜月微微抬首看着她那紧攥在一起的手掌,腰间的衣摆都快被她抓出褶皱了。

她倾身向前,推了推云澜芝,云澜芝猛然惊醒,回头瞪了她一眼,“你干什么?”

云惜月并不恼,含着指了指她的手掌,云澜芝脸色微变,不过瞬间就恢复了过来。

等她当上了三皇子妃,她定要她们好看。

其实不只她,另一个角落里,睿王身后也坐着几个女子,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个素裙女子。

就如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清莲,在这皇宫里很是另类。

有些人天生就能让人生出保护她的欲望,她就是这样的女人,那楚楚动人的水眸,再加上娇柔却又动人的身姿,吸引了很多年轻男子的目光。

她就是睿王世子妃!

此刻,她的目光也停留在九王爷的身上,却不似云澜芝那么明显,只是淡淡的,淡淡的看着他,眼底丝毫没有他人。

“呵呵……”在她旁边是睿王的女儿,杫月郡主,放肆的眼神和不羁的坐姿,让人一看就觉得不是好惹的。

而她轻笑了一声,在睿王世子妃看过来时,则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倾身过去,轻语道:“嫂嫂,我哥可还没死呢!”

睿世子妃眼神一颤,低首垂眸,没有说话亦没有再抬头。

大殿上的表演还在继续,萧婷却呼呼大睡,最后连皇上都有些看不下去了,频频对九王爷示意。

可九王爷丝毫没有起身带萧婷离开的意思,目光斜视的盯着前方,也不知是在看什么。

又或者什么都没看。

不多时,红勺归来回话,声音都在颤抖,“王,王爷,世子爷找不到了。”

九王爷眸光一转,“恩?”

红勺连忙将事情说了一遍,刚才萧婷让红勺去唤楚云,也就随口说了一句,自个早就忘记了。

可红勺却是很认真的去找楚云,可回到萧心那边,却没有发现她。

于是,她找了很多地方,最后什么也没找到,这才过来回话,吓得魂都快没了。

九王爷二话没说,将萧婷放下来,让她躺好,而后对尉迟心寒道:“照顾好她。”

说完就大步离开了,红勺看了看这个,又看了看她家睡得跟死猪一样沉的主子,有些不知所措。

尉迟心寒对她招手,“别傻站着了,还嫌不吸引人啊!”

红勺这才发现,很多达官贵人都在看她,腿一软直接扑通一声跪了下来,低着头挪到萧婷的身边。

“出什么事了?”

尉迟心寒的脑袋伸过来,问她。

吓了红勺一跳,低着头回道:“小世子不见了。”

“什么?你是说小云不见了?”尉迟心寒也吓了一跳,刚才红勺过来的时候他没有注意,眼下才知道。

恰巧,皇帝差人问他,尉迟心寒连忙过去回话,而后也匆匆的顺着偏殿离开。

当然,这些事情只有少数人注意到。

大殿上依旧热闹非凡,但皇上的心思却不在此处了,对着皇太后说道:“母后,您看呢?”

两个帝国最尊贵的人在打哑谜,其他人也不敢言语,皇后紧张的攥紧了手里的锦帕,看向淑妃。

却见她始终很淡然,且带着欣赏的目光望着下方。

皇太后含笑点头,“皇帝的目光自然不会错,只是那谢家儿郎官职确实有些低了。”

“这一点母后放心,朕已经替他想好了,直接让他入主三阁不就行了。”

“三阁,看来皇帝当真很重视他,竟觉得他能做林阁老的接班人不成?”皇太后虽然在发问,可目光却越发的满意了。

“母后说的是,自然还需要磨练。”皇帝乐呵呵的笑道。

“那便依皇帝的意思吧!”

“宣,吏部侍郎谢景天殿前听旨。”

一曲终了,珠帘前,太监总管站了出来,一甩拂尘,长长的吆喝了一声。

这一声让众人的呼吸都快停止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谢景天,一个小小的吏部侍郎。

谢景天自己也是微微一愣,不过瞬间就反应过来,走了出来。

“臣,谢景天听旨!”

刚才那公鸭子声音,将萧婷也惊了醒来,揉了揉脑袋,就要坐起来。

红勺在旁,担忧的看着她,扶她坐好,“王妃,您没事吧,奴婢只不过出去了一会,您怎么就喝成这样?”

萧婷有些傻气的对她笑了笑,道:“好喝。”

呵呵……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三色为矞,鸿禧云集。吏部侍郎谢景天,三朝林阁老之后,筮仕三载,节操素励,才德起于翰林,清约闻达朝野,经明行修,忠正廉隅,舞象之年无有妻室。

朕之小女,今以十四,才貌双全,恭谨梗敏,诰封懿德,行端仪雅,礼教克娴,太后与朕躬闻之甚悦。特赐与礼部侍郎谢景天,允其成婚。

另吏部侍郎入三阁,垂记章典。民本以国兴关乎家旺,望汝二人同心同德,敬尽予国,勿负朕意,钦此!”

众人都傻眼了,谁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当下那些个贵族子弟都有些垂头丧气。

而更傻眼的是昭华本人。

“恭喜公主,恭喜驸马!”

集体的恭贺声终于将昭华惊醒了,她刚准备开口,就被旁边的嬷嬷拦住,“公主,公主别冲动。”

“你放开本宫……”昭华挣扎着就要上前,气得恨不得咬人。

可这些人似乎早有准备,一个上来捂住她的嘴,另一个则拖住她,众人都看向谢景天,一时间倒没人发现异样。

就在昭华快要挣脱出去之际,突然,一团和气的大殿上,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

“臣,不能接旨。”

一句话,五个小小的字,却如千斤压下,在大殿上掀起重重的浪花,随后便是寂静。

此刻,宣旨的公公已手捧圣旨拾阶而下,站到了他的面前,面带微笑,恭喜的话已到了嘴边,还没来得及说出来,就被堵了回去。

憋得他脸红脖子粗,脸上的笑意瞬间就凝固了。

那微微弯下的腰是起也不是,弯也不是,很是尴尬。

而,谢景天则跪在那里,双手垂在身侧,面露严谨之色,并不去接这天大的恩赐。

没错,在众人看来,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这是皇恩浩荡,可他,竟然直接就拒绝了。

另一边,萧婷脑子瞬间就清醒了,回头问红勺,“刚才那是皇上在赐婚吧?”

红勺点头。

“给昭华?”

红勺继续点头,不知她家主子怎么了?

“和谢景天?”

红勺再度点头,心中一动,想起了某件发生在不久前的事,心里咯噔一下。

萧婷回过头,长出了一口气,还好还好,昭华喜欢的可是尉迟心寒,而不是这个谢景天。

万一他真答应了,昭华还是伤心死。

见她长出了一口气,红勺心中某个念头疯一般的增长,而后看了看四周,发现众人的目光都在那个男子身上,她悄然的自偏殿退了出去。

不行,要赶紧去找王爷,她家主子没喝酒是都能把皇太后气个半死,这喝醉了还不得把皇宫给拆了,她要赶紧去搬救兵。

“快去找尉迟心寒。”

萧婷这边吩咐完,没有听到回答,回头一看却不见红勺了,她嘀咕道:“这丫头也没练轻功啊,这速度可真快的。”

另一边,谢景天一语激起千层浪,短暂的平静过后,昭华终于挣脱了守着她的人,排众而出。

站到谢景天的身边,看都没看他一眼,道:“儿臣也不愿意。”

皇帝深吸了一口气,脸色早就变了。

“昭华你先退下。”皇后看了看两位最尊贵的人,只能先让场面不那么尴尬。

可昭华却没有给她半分面子,直言道:“皇祖母,父皇,儿臣说了,不想嫁给他。”

皇帝终于让自己平静了下来,看了看坐在另一边的林阁老,见他也是吹胡子瞪眼的,恨不得将谢景天吃掉,当下明白了这不是他的意思。

“你是在违抗圣旨吗?”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