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事不过三

床事不过三
  • 主演:斯蒂芬·卢卡,玛伦·洛泽,安娜
  • 导演:托尔斯滕·瓦克
  • 地区:德国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德语
  • 年份:2011
对于同异性的交往,外表英俊的汤姆(StephanLuca饰)有一个奇怪的原则,他并非不喜欢女人,只是两人之间的亲密接触最多只能有三次,即便有着这个不可打破的原则,汤姆的身边的女伴依然层出不穷。艾丽莎(MarleenLohse饰)是个漂亮女人,所以当她第一次出现在汤姆的面前时,汤姆就已经锁定了狩猎的目标。汤姆所在的公司面临着经济上的巨大危机,而汤姆即将谈判的生意成为了公司唯一的希望。没想到,这次的客户不是别人,正是曾经和汤姆有过一段露水情缘的旧情人。以此事为契机,汤姆和艾丽莎之间产生了隔阂。艾丽莎租的房子即将到期,无家可归的她被汤姆收留了。当这对恩怨颇多的男女住在同一屋檐下时,会发生怎样浪漫而有趣的事情呢?

床事不过三第一集

徐向北早上被一阵哭哭啼啼的声音吵醒,还以为是顾欣妍在哭,他赶紧从卧室冲到了客厅,却发现鲁小妹与花鸡两人衣裳不整地坐在沙发上,鲁小妹眼睛哭得红肿,一边哭一边擦着眼泪。

顾欣妍似乎与徐向北同一时间,从卧室里出来,她惊讶地看着这一幕。

顾欣妍美目中满是惊讶,问徐向北:“发生什么了?”

徐向北一头雾水:“我不知道,我睡得糊糊涂涂听见有哭,就出来了。花鸡哥,你们两是在玩什么游戏吗?”

鲁小妹抹着眼泪,哇地一声,哭得特别凄凉:“俺被他欺负了,徐大哥,顾小姐,你们要替俺做主啊。”

徐向北与顾欣妍面面相觑,鲁小妹可是一米八几的个头,精通家传鲁家拳,而花鸡一米五多的小个子,手无缚鸡之力,说花鸡欺负了鲁小妹,没有人相信会是真的。

徐向北疑惑地问道:“别哭了,一付苦大仇深的样子,花鸡欺负你了,怎么可能呢。”

见徐向北不相信自己,鲁小妹哭得更响了,她趴在顾欣妍轮椅前:“顾小姐,俺说的是真的,你要帮俺做主啊。俺娘说了,不能让男人碰,俺被男人碰了,怎么办啊,”

替鲁小妹擦着眼泪,顾欣妍轻声说道:“你别哭了,有话好好说。”

徐向北不相信花鸡会对鲁小妹做出什么不轨的事情,但是花鸡却主动承认了。

他一脸地愧疚:“对不起,我做了禽兽不如的事情,我对不起这个女孩。”

顾欣妍冰清玉洁的脸上多了分红晕:“你对她做了什么?”

花鸡诚恳地回答:“我昨晚好像……我喝多了,什么都记不清了。”

徐向北问鲁小妹:“他记不清了,你记得清吗?你昨晚不是睡在顾欣妍卧室里的吗?怎么跑到沙发上睡了?”

鲁小妹终于不哭了,嘴撅得像塞了个馒头,搓着衣角,吞吞吐吐道:“俺昨晚都要睡着了,听见他说要喝水,俺就起来给他倒了一杯。他又说热,俺就把他衣服脱了。他却把水洒在俺衣服上,俺见衣服湿了,就把衣服脱了,他就抱着俺,非礼俺。丢死人了,下面俺不好意思说了。”

“俺娘说了,要是被哪个男人碰了,就得嫁给那个男人。你碰了俺,俺得嫁给你。”

鲁小妹气势汹汹地瞪着花鸡,花鸡只有一脸地沉默,听鲁小妹这么说,他就点点头,一付大无畏的神色:“好,我娶你。”

听花鸡这么说,鲁小妹眼神变得闪亮起来,羞涩地满脸通红,揉着衣角,娇滴滴地问:“你真的愿意娶俺吗?”

花鸡诚恳地点了点头:“我愿意。”

“俺娘说了,你要想娶我,得先约我出去吃饭,看电影,得帮俺家干农活,你能扛多少袋玉米?

花鸡微笑地对鲁小妹道:“我力气小,可能一袋玉米都扛不了,但是我会修汽车,我还有几百万存款,应该能够养活你了。”

鲁小妹脸上闪烁着兴奋的红晕:“没关系,俺不要你养活,俺能打工赚钱,你不能扛玉米,俺来扛。”

徐向北在旁边看得瞠目结舌,刚才鲁小妹还要死要活的样子,现在两人却开始谈婚论嫁了。

他有点接受不了,阻止了鲁小妹继续说下去。

“等等,你们俩是在演戏吗?是顾欣妍让你们排练节目,庆海影视要拍的新片子?”

顾欣妍无奈地摇摇头,瞪了徐向北一眼:讥讽道:“我真为你的智商着急,你认为是我叫鲁小妹在演戏吗?”

徐向北摸了摸头:“我感觉有点像。”

顾欣妍甩着秀发,笑容温柔而妩媚:“我真佩服你的智商,这里没有我们的事情了,你能推着我,一起下楼买早点吗?”

见顾欣妍要下楼,鲁小妹去卧室里取了一件衣服替顾欣妍披上。

借鲁小妹离开时候,徐向北疑惑地问花鸡:“你真的喜欢她?要娶她,还是被她威胁了?没关系,我替你撑腰。”

花鸡大方地笑道:“谢谢你,徐医生,我从早上第一眼看到她,就喜欢她了,我说娶她是真心的。”

徐向北征征地看着花鸡,总感觉花鸡是被迫的,顾欣妍无奈地摇了摇头:“推我出去啊,光在那里傻站着。”

推着顾欣妍到了走廊,顾欣妍微笑地说道:“你真够笨的,小妹那么强壮,要是她没看好花鸡,她能委身于他?十个花鸡也强迫不了小妹。”

徐向北恍然大悟:“你是说他们俩就这么一见钟情了?那鲁小妹还哭哭啼啼要死要活干什么?”

“你们男人就是不懂女孩子,她再强壮也是女孩子啊,总不能逼着花鸡娶她吧,她要我们替她做主做见证人。”

徐向北不耐烦道:“女人真是麻烦。话说回来,这两人口味好重啊。”

顾欣妍笑容甜美:“这到是一桩好姻缘。人家说追求爱情,是追求自己所缺的另一半。性格一样的两个人在一起,很难被对方吸引。相反,性格不同的,互补两人,更容易被对主吸引。比如两个性格外相的人,都很能说话,在一起的时候,两人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他们会彼此吸引吗?如果一个性格外向,一个内向,一个人不断地说话,另一个人则喜欢默默地听对方说话,这样才会彼此吸引。”

“你是说花鸡个子小,性格外向,而鲁小妹大个子,性格内向,他们互相吸引对方?这道很有可能。”

徐向北想到了什么,悄悄地打了个电话给钱风:“花鸡以前喜欢的女孩子是什么样子的?高个子,还是矮个子?”

钱风奇怪地问:“你怎么对这个感兴趣,好奇害死猫啊。跟你说也说不清楚,我正好有那个女孩的照片,我这就发给你,你自己看吧。”

当徐向北看见钱风发过来的照片后,不由得苦笑,照片中的女孩个头高大,微胖,与鲁小妹还真有几分相似,难怪花鸡说早上睁开眼,就喜欢上了鲁小妹。

公寓的电梯似乎修好了,按钮可以按动了。

徐向北与顾欣妍在那儿等电梯,公寓的门开了,花鸡与鲁小妹两人,一脸幸福地走了出来。

床事不过三

床事不过三第二集

轰!

随着我双手结印推出,院子里突然卷起一阵劲风。

将撒向空中的黄符全都吹得倒卷上天,一张张黄符同时燃烧成了一团团火焰,就好像漫天星斗落在了我头顶似的。

院子里,瞬间被火光照亮,一股股热浪形成涟漪荡漾八方。

我双手印诀猛地一变:“以血开路,血来!”

“啥玩意儿?”

一旁的赵得柱不明所以的惊呼一声。

倒是王铁牛反应最快,一脚踹在他的屁股上:“放这七个人的眉心血。”

说完,王铁牛就往距离最近的中年律师扑了过去,拿出刀子就准备往中年律师的脑门上扎,中年律师顿时吓得嗷嗷叫,拼命反抗起来。

王铁牛突然从裤兜里掏出一块板砖:“槽你大爷,板砖在手,天下俺有,说,想放血还是想开瓢?”

我猛地一激灵,丫丫的腿儿,怪不得这哥们刚才进来的时候裤子都要被坠的掉地上了呢,敢情揣着板砖呢。

可紧跟着我就不淡定了,这尼玛抓鬼咋还带板砖了?

不过王铁牛这一发狠,还真有效果,中年律师立马就怂了,王铁牛也不含糊,一刀子戳在了中年律师眉心上,鲜血渗出。

紧跟着,王铁牛又扑向了一旁的板寸青年吴刚,这时,赵得柱和王大锤全都反应了过来,相继扑向了距离他们最近的人。

在场的,王铁牛和赵得柱是行当内的人,王大锤好歹跟着我见过不少鬼,对这方面也有了一些经验。

三个人的速度很快,有王铁牛亮板砖在前,其余的青年男女和吴正也不敢反抗,分别被戳破了眉心。

我一咬牙,再次大喊:“以血开路,血来!”

嗖嗖嗖……

话音落,板寸青年吴刚和吴正他们的脑门上顿时亮起了一簇红光,一缕缕血线飞了出来,交织在空中。

随着一缕缕血线飞向空中,整个院子里都被渲染成了淡红色。

场面,一下子就跟开特效似的。

我双手结印再次一变:“天灯起,七星照,妖魔鬼怪速来到,急急如律令!”

轰!

悬停在我头顶的十几张燃烧成火焰的黄符和七根血线陡然一声轰鸣。

随着这一声轰鸣,黄符火焰和血线快速地在我头顶上旋转起来,形成了一道一米直径的血色火焰飓风,疯狂旋转。

下一秒,血色火焰飓风恍若苍龙,冲天而起,撕裂了夜空,直破云霄!

就跟一个特大号的烟花似的,血色火焰飓风冲到夜空高处后,悄无声息的爆散开,化作一圈圈血色涟漪,席卷了漆黑的夜空,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出去。

刹那间,整个警局都被渲染成了一片血红!

见着漫天血色扩散出去,我一个踉跄往后退了一步,一旁的王铁牛王大锤急忙扶住我,王大锤急道:“卧槽,怎么回事?”

一旁的王铁牛摆摆手:“是有些脱力了。”

“以我现在的实力,布七星点灯局还是有些吃力。”我坐在了地上,深呼吸着保持体力,这七星点灯局才仅仅开始了第一步,后边还有一步,如果撑不住的话,那就麻烦了。

“现在,就等百鬼临门了。”王铁牛低声说了一句。

可此刻院子里一片死静,王铁牛这话,就好像平地惊雷一样,清晰地落在了每个人的耳朵里。

我清晰地看到,一个个警员的神情也跟着紧张起来,哪怕他们做了再大的决心,依旧无法抵挡本能的恐惧。

留下来,只不过是他们的选择,无关乎恐惧与否。

“都先休整一下,等下或许是一场硬仗了。”我喊了一嗓子。

原本恐惧的警员们,全都回过了神,一个个盘坐在地上,有的或许是为了分散注意力,就和身边的同事聊起了天。

王铁牛、赵得柱和王大锤都聚集在我身边,赵得柱嘀咕了一句:“刘老怎么这个时候还没来?”

“不知道,刚才我问他,他说在往这边赶了。”王铁牛说。

我皱了皱眉,看了一眼警局大门外,空荡荡的,昏黄的路灯照在门口,显得有些诡异。

我叹了一口气:“要是来不了也不勉强了,等下百鬼临门的时候,我们分别带一部分人,组织动手,记住,小心为上,一旦有凶魂厉鬼出现,立刻组织人手直接灭杀。”

这也是我现在能想到的最稳妥的办法了,五百鬼魂登门,动手是必然的结果。

既然要动手,就得擒贼先擒王,弄死了带头的凶魂厉鬼,剩下的鬼魂实力不强,警员们对付起来也更容易一些。

虽说这样做有损阴德的可能,可关系着性命,让这些警员损点阴德也无所谓了。

王铁牛和赵得柱同时点点头。

……

时间缓缓流逝,原本还开玩笑的警员们,渐渐地也都安静下来。

整个警局都陷入了一片死静。

气氛都仿佛要凝固了一样。

漆黑的夜空上,七星点灯的红光依旧存在,就跟一团云笼罩在警局上空似的。

忽然间,我浑身的汗毛子竖了起来,我睁开眼睛:“来了!”

话音刚落,五百多警员全都抬起了头,凝重地看向警局大门外。

呼。

几乎同时,一股阴风从警局外吹了进来,彻骨的凉。

紧跟着,一团浓雾好似潮浪一样翻涌而来,占据了整个警局门口,仿若一只巨兽,缓缓地吞噬着警局。

“鬼,鬼来了!”不远处,坐在北斗七星圈里的中年律师惊慌的站起来,想要走出来,我喝了一句:“你想死,就出来。”

中年律师浑身哆嗦了一下,僵硬在原地,犹豫了一下,又坐回了地上,可他的脸色,已经变得惨白。

可就是他这反应,却跟燎原之火一样,席卷了整个人群。

就在他坐下的时候,我看到,吴正和那五个青年男女的脸色都随之恐惧起来,那两个女孩子更是瑟瑟发抖起来。

而五百多警员,有的眉头也紧皱起来。

要遭!

我顿时蛋疼了,这人的恐惧如果理智还在的话尚且能够压制,可一旦有人刻意提醒,便会将这种恐惧加速放大。

你们应该也有过这种感觉,就是晚上走夜路的时候,总会感觉身后有什么东西跟着,可理智还是会不断提醒自己是在疑神疑鬼,可这时候突然有人告诉你身后确实有东西跟着的话,顿时就会让你恐惧到极点!

现在这情况就是这样,一旦让五百多警员全都恐惧起来,那就彻底完犊子了!

想到这,我急忙对身边的王大锤说:“黑胖,等下你的任务就是看着坐圈子里的七个人,不能让他们离开,一旦离开圈子,阵法就废了。”

“放心。”王大锤拍了拍放在大腿上的柳条狼牙棒。

我点点头,起身对着五百警员大喝道:“兄弟们,等下,先容弟弟给各位打个样,真动起手了,鬼魂也就那个屁样!”

说这话,其实我是想压制一下警员们心中的恐惧情绪的。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话刚说完,盘坐在警员群中的韩局长突然站了起来,惊恐地瞪着警局大门外:“陈风,已经来了!”

我扭头往警局大门口看去,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饶是我经历了那么多灵异事件,可看到警局大门外的情况,依旧毛骨悚然。

警局大门外,已经掀起了浓雾,雾气中,一团团绿光跟变戏法似的亮起,同时,一个个模糊的鬼影也随之出现,密密麻麻,就这么一会儿工夫,几乎占据了整个警局大门。

百鬼临门了!

床事不过三

床事不过三第三集

马丁博士等人,也顾不得秦凡的示意,直接冲进病房,开始对夏梦进行最后的恢复诊断检测。

“我相信,等我将夏梦女士此次手术到术后恢复的全部过程,以报告形式写出来,一定会被刊登在《美国医学会杂志上》,被全世界的外科手术专家所敬仰!”

马丁博士显得异常兴奋。

“那我今天可以在这里守着她吗?”秦凡盯着夏梦的眼睛问道。

“额……实在是抱歉,我能理解您此刻的心情,可是夏梦女士现在还需要一段时间的静养,您的这个要求,我恐怕会很为难……”

面对马丁博士的歉意,秦凡表示十分能理解,也能接受。

他弯下腰,轻轻用手擦拭掉夏梦眼角的泪痕,温柔说道:“那你好好休息,我明天早上再来看你。”

收拾好心情,秦凡离开圣德医院。

周璐在门口等他,但是秦凡却告诉她回去换身衣服,待会儿去南门大排档,有人请客喝酒吃饭。

时间已经接近凌晨。

周璐璐虽然有些不解,但是秦凡能够主动邀请他参加这种私人聚会,就意味着,两个人的关系在这段时间内也得到了更进一步的机会。

从别墅里出来。

周璐璐明显是精心准备过一番。

她换了一件白色紧身T恤衫,露出大片锁骨和肩膀,紧腰型,穿在周璐璐身上十分显身材,细细的腰身笔直向上,拉起一道完美的弧,胸前的饱满更是引人侧目,让人产生无尽的遐想。

同时,下半身穿着一条紧身牛仔裤,脚底下也踩着一双粉色的细跟高跟鞋,显得身材高挑,亭亭玉立。

“我靠!这妞不是勾引人犯罪嘛。”秦凡暗自道。

周璐璐美眸流转,看着秦凡笑道:“我这样比穿护士裙好看吗?”

“各有千秋吧。”秦凡认真的想了想,毕竟现在大街上的人造美女也不少,可却都比不上穿着护士裙的周璐璐,在眼前晃时那份独有的乐趣和滋味。

周璐璐白了他一眼,秦凡这种小男生的心思,她又怎么可能看不明白?

秦凡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大约半个小时后,到了南门烧烤一条街。

他上次就跟刘萌萌来过这里,这边一条上街全都是烧烤大排档,想吃什么都能买得到,是南都人夜晚最爱的消遣去处。

两个人下了车,直接奔着一家名叫“四海一家人”的海鲜烧烤摊走过去。

“啊,这里的烧烤真香。”周璐璐站在路边,深深地吸了口气,胸前的饱满立即耸的更高。

四家一家人实际上是一家专营海鲜的烧烤店,虽然已经晚上12点多,但人也差不多快坐满了,生意火爆到不行。

秦凡很快就在人群里找到了已经就坐的黄浩增和陈宇。

两个人是从音乐中心刚走到这的,正好肚子饿,就约秦凡一起来吃点夜宵。

但是看见跟在秦凡身边的周璐璐,两个人眼睛立即亮了起来。

学校里的小女生,可比不上周璐璐这种风情万种的年轻少妇。

她既有着少女的青涩,又不失少妇的成熟。

虽然比不上江晏紫这种超极品女神,可对于陈宇他们这帮还没有走出过校园的小男生说,杀伤力就足以致命。

更何况,她今天经过精心打扮,精美的妆容和充满活力的穿着,更是让两个人眼珠子都看直了,连打招呼这件事都给抛到了脑后。

两个人挨着圆桌坐下,一位旁服务员笑道:“欢迎光临‘四海一家人’,请问你们需要点什么?”

“你们想吃什么?”秦凡笑着问道。

哥几个,从音乐中心活脱脱走到这,可想而知那边的交通到现在还混乱成什么样子。

“来盘麻辣小龙虾吧,再蒸四个螃蟹,一盘炒田螺,还有扇贝,对了,要十瓶啤酒,冰镇的,好了就赶快上,快饿死了。”

黄浩增点了几个菜,四海一家人的海鲜可不便宜,而且秦凡大老远跑过来,也不能让人请客,所以是看着几个人的饭量点的。

“你们看要是不够,想吃什么尽管加,我请客。”

说完,黄浩增看了性感高挑的周璐璐,硬着头皮补充说道。

“那我可加了啊。”秦凡笑道。

“帝王蟹一只,三尺长的澳龙一只,还有酱爆象拔蚌,鲍鱼的话我数数,嗯……一人三碗,来十二碗,其他的什么海参,椒盐皮皮虾之类的,个来一份吧,够我们吃就行。”

秦凡一边说,服务生一边记。

完全没有顾忌一旁脸色已经通红的黄浩增。

这些海鲜,他只是在电视上见过,现实中还从来都没有吃过,忍不住,默默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水族箱里标注的价格……

黄浩增粗略估算了一下,就秦凡点了的这一桌,最保守的估计,也得接近三万块。

可是他兜里加银行卡还有微信余额,就只有九百块钱,还是这个月刚到手的生活费。

顿时,他忍不住小声提醒说道:“这么多,吃不完吧?”

秦凡无所谓的摆摆手:“这玩意儿就是看着大,去掉壳其实没多少肉,咱们四个人呢,足够吃了,放心吧,没事。”

周璐也从旁点头:“而且吃海鲜不能喝啤酒,寒性相克,要不还是喝点黄酒或者白酒比较好吧?”

“嗯,我们店有绍兴黄酒,可以加热后饮用,驱寒养胃,不少客人在我们这里就餐时,都会点一壶。”服务生笑着说道。

“多,多少钱?”黄浩增哆哆嗦嗦问道。

“一壶三百二,四个人的话,两壶就够了。”服务员说道。

“呲……又是六百多……”

黄浩增额头上直流冷汗。

他倒不是舍不得请秦凡他们吃顿饭。

主要是……没钱啊!

全身家当也不到一千块钱。

自己这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正当黄浩增踟蹰之际,秦凡就已经摆手让服务员去下单了。

他抬起头看着秦凡,有些揶揄的张了张口,但是又瞧见一旁的周璐璐,说到嗓子眼里的话又给咽了下去。

是啊,对于一个自尊心正强烈的男孩来说,在这样一位美女面前承认自己掏不出钱来付这顿饭,实在是丢人丢到家了。

很快,满满一大桌子海鲜就被端上了桌。

红彤彤的帝王蟹,香气腾腾的大奥龙,还有每人面前摆着的三碗鲍鱼跟海参,以及其他乱七八糟的海鲜罗列在一切,这样一桌子菜,即便是周围就餐的人,也忍不住纷纷投来羡慕的目光,不断的咽着口水。

“来,让我们为老大今天晚上的双喜临门,干杯!”

秦凡主动举起酒杯,笑着说道。

“什么是双喜临门啊?”

周璐璐微微侧过头,不解地在秦凡耳边问道。

秦凡喝了口酒,才同样的小声在周璐璐耳边说了两个字。

“流氓。”周璐璐小声啐了一句,不过好奇问道:“你们男人是不是都很喜欢这种?”

秦凡眼中闪过一抹羞涩,不过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在刘广聚枕头下翻出的那些照片。

“不过,照片里好像没有周璐璐?”

秦凡暗道,以周璐璐的姿色,觉得可以碾压照片上绝大多数的小护士,刘广聚怎么没对她下手呢。

一阵黄酒下肚,几个人直接上手抓着海鲜,边吃边聊着最近学校里发生的事情。

大约过了有十来分钟的样子,一辆黑色的路虎揽胜从不远处开了过来。

“我靠,陈子坤也来了。”陈宇眼尖,一眼就看见紧跟在路虎屁股后面,外漆同样黑色的路虎极光。

“这傻逼,怎么走哪都能碰见他,真是晦气。”

黄浩增心里正盘算着,一会儿吃完要留下来打工多久才能付清这顿饭钱,听到陈子坤的名字,更是没有好气的说道。

两辆路虎车停在路边,陈子坤适时的放下车窗,得意的看着黄浩增一桌说道:“哟,这么丰盛呢,这么大一桌海鲜,吃得起吗你们。”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