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人民服务

为人民服务
  • 主演:延宇振,智眼,赵成夏,金基哲
  • 导演:张哲秀
  • 地区:韩国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韩语
  • 年份:2022

为人民服务第一集

“冯哥,你来了!兄弟让人打了,你可要为我作主啊。”吕肖仁顶着半边肿胀的脸,目光热切的看向冯岩道。

冯岩闻言,神色微微一愣,他转头看向吕肖仁,眉头微微一皱,看着吕肖仁肿胀的脸,他眼中涌现丝恼怒。

“谁干的……”他的声音冰寒之极。一股暴风雨似是隐藏在其中。

在他的会所,将吕肖仁打成这样,那是对他权威的一种挑衅。他很想将打人的人碎尸万段。

“是他!”吕肖仁闻言,连忙伸手指向坐在那的韩晨,眼中露出丝得意之色。

他此时弄不过韩晨,可是冯岩弄得过啊,他身后的两人可是实力强大的高手。

而且,这整个会所就是冯岩的,想要在这整死韩晨,那算是事?

冯岩将目光转向韩晨,眼中露出丝危险的光芒,嘴角挂了丝冷笑。他慢慢往韩晨走了过去。

看到此景的吕肖仁满脸得意的跟了过去,看着韩晨,再也没有了刚刚的畏惧,反而更像是找到靠山的小屁孩。

韩家的其他人看着冯岩,心里涌起股畏惧,此人在黄冶城虽然才在最近倔起。

可是,不管是背景还是手面,却是震慑整个黄冶城。要是惹上他,不死也得脱层皮。

大家心里都微微有些担心,韩翼等人却是露出丝幸灾乐祸的神色。

能看到韩晨吃憋,他心里痛快,毕竟,刚刚他可是丢了大面子。

“人是你打的?”冯岩走到韩晨身前,冷冷的看着韩晨,声音带了丝冰寒道。

韩晨淡淡抬头扫了眼冯岩,声音平淡无波的道:“冯岩是吧!先想清楚惹不惹得起我,然后,再来架梁子。”

他神色中带了丝强烈的自信,又带了丝让人心忌的冷咧。

冯岩闻言,整个人微愣,看向韩晨的目光微微闪了下。一时间居然有些踌躇。

韩晨的气势让他拿捏不准。而且,他进这个包间可是来找人的。韩晨那笃定的神色,让他心里微微有些不安。

旁边的吕肖仁却是一阵狂笑道:“哈哈……韩晨,就你一个胆小怕事的懦夫,也会让人惹不起?你特么的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谁不知道在黄冶城,你们韩家要权没权,要势没势。厉文浩现在指名要对付你。你现在还不躲得远远的,在这装十三。真尼玛好笑。”

吕肖仁这话一出口,韩家的众人就知道要糟糕,这家伙等于是把韩晨的底都掀了。就这样的底,冯岩哪会忌惮!这下真的完蛋了。

“阁下是韩晨!”冯岩转头看向韩晨,眼中带了丝慎重问道。

“你想干什么,小晨哥可没有惹你!”韩蕊看着冯岩,眼中露出丝警惕。

小丫头倒是想和简单。觉得韩晨没惹上冯岩,对方就不会找韩晨麻烦才是。

“没惹又怎么样?惹了本少爷,就等于是惹了冯哥!今天你们不给本少爷吃点苦头,你们谁也别想离开这。韩蕊,老子今天一定要上了你!”

韩蕊的话刚说完,一旁的吕肖仁脸带丝得意的狠色对韩蕊道。

他这话刚出口,韩晨眼中精光涌动,一股杀意从心中升起。敢用言语羞辱他妹妹简直是找死。

不过,他还未动手,他面前的冯岩却是抬手一巴掌甩了出去。

啪……这一巴掌正重重的打在了吕肖仁的脸上。随着这清脆的巴掌声,周围顿时一静,吕肖仁和众人都莫名的看向冯岩。

他们实在是想不明白冯岩干嘛要打吕肖仁,两人不是一伙的吗?

而且,别看吕肖仁张口闭口的叫冯岩冯哥,他那是给冯岩面子。真要说起来,可不会忌惮冯岩,应该说冯岩忌惮他才对。

可是,此时的冯岩却如同失心疯了一般,反手就给他一记耳光,吕肖仁顿时被打蒙在原地。

他就是想不透原因,连他都想不透,众人就更不要说了。大家满脸莫名的看着冯岩,满眼的问号。

“上你妈啊,老子的客人你也敢不敬,真特么的找死。”看着呆立在原地的吕肖仁,冯岩抬腿就是一脚踹了过去。

在对方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他抢上前去,狠狠的就是一通连踹,踹得吕肖仁一阵惨叫。

冯岩也是武者,实力更是达到了小成中期,这样的身手想要打吕肖仁,实在是太简单了。

“冯岩,你特么的敢打老子,老子跟你没完……”吕肖仁被连踹数脚后,终于是反就过来。

嘴里不忘一阵怒骂,可是,越骂冯岩却是越踹得凶,几下踹下去后,吕肖仁却是再也不敢吭声。

俗话说,好汉不吃眼前亏,刚刚吕肖仁都在韩晨面前怂了,在冯岩面前就更不用说了。

之前还觉得对方应该会因忌惮自己老爸而不敢怎么样。可人家踹得一点都不脚软,一看就是铁了心要干他。

他再傻再不甘,也只能是当一次缩头龟了,反正刚刚也当了一次。只是,他心里对韩晨的恨意却是超过了冯岩。

他觉得这一次都是韩晨搞的鬼,不然,为什么冯岩会踹他。

一旁的众人也反应了过来。眼神全都怪异的看向冯岩,又看向韩晨,心里实在是弄不明白这是什么状况。

“那个,韩晨兄弟,这家伙我替你教训了一通,还请你别往心里去。都怪我们会所做得不够,让这种人渣来污了你的眼,我现在就让人将他扔出去。”

看到吕肖仁怂了,冯岩连忙凑到韩晨身前,语气中带了丝讨好道。

随着他的声音,周围的众人差点没摔倒在地。满脸不信的看着冯岩和韩晨。

搞什么鬼?冯大公子居然低声下气的讨好韩晨,这真的是威震黄冶城的冯岩?还有那个家伙真的是他们韩家的韩晨?

“干得不错!”韩晨淡淡的看着冯岩,在对方巴巴的目光下,上前轻轻拍了拍冯岩的肩,淡淡道。

他这句话又是让众人一惊,下巴都差点掉下来,吕肖仁直接就傻在地上。

特么的,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牛气了,连冯岩的肩都敢拍,而且,冯岩还满脸的陪笑,这么怕他。装的吧!

为人民服务

为人民服务第二集

“我们还是多留心些吧!”高蹬说道

果然,过了一会儿,暮雨回来汇报,说他们走之后不久,杜翡便把江奕淳写的那封信给撕了,根本就没有打算转交给白若竹。

江奕淳冷哼了一声,“再看看她还有什么打算吧!”

很快到了夜里,江奕淳房间的外面传来极轻的声音,但是他到底是通政司出来的人,怎么会对这种声音没有些防备?

没多久一支竹管插进房间,淡淡的白烟从竹管中飘了出来。

江奕淳拿出白若竹给他的解毒丸含在嘴口中,假装中毒昏迷过去。

杜翡从窗外跳了进来,手里拿着明晃晃的匕首,慢慢走到江奕淳床边,举起匕首向他狠狠的刺去。

江奕淳偏头一躲,飞快的伸手点住了杜翡的穴位,直接将她定在原地。

“你没有中毒!你早就知道了?”杜翡惊讶的问道。

江逸尘冷笑起来,“就你这点伎俩,还想算计我?在等几年吧!说吧,你为什么要害我们?”

高蹬他们听到动静冲进房间,看到杜翡手里拿着匕首,就知道这妇人是来刺杀江奕淳的。

“我们跟你无冤无仇,为何要来害我们?”高蹬问道。

杜翡冷笑起来,“我凭什么告诉你们,有本事你就杀了我,看看九黎族会不会放过你们!”

这就放起了狠话,拿九黎族当幌子了。

“你不说是吧?你真以为我没有办法让你说出实话吗?”江奕淳冷笑着拿出一颗药丸,直接塞入了杜翡的口中。

杜翡脸色大变,“你给我吃了什么毒药?果然你跟白若竹那个妖女是一家子的,都是用毒的卑鄙小人。”

高蹬吸了吸鼻子,忍不住笑起来,“刚刚谁用了迷药?就不是卑鄙小人了?”

杜翡一噎,气的脸涨红起来。

“我可比若竹的手段狠多了,如果换作我,你根本不能活着出九黎族。”江奕淳笑着说,心里却琢磨起来,这女人敢骂若竹,非得好好收拾收拾她不可。

很快,杜翡的眼睛失去了焦距,随后江奕淳他们问一句她答一句,把自己怎么在九黎族跟白若竹结仇,然后偷了九黎族的大长老的结界玉佩的经过都交待了出来。

“你现在是要找什么人?”江奕淳觉得她一个人也不敢背叛九黎族,怕是还有别的秘密。

不想这时候药效已经过了,杜翡慢慢恢复意识。江奕淳怕她乱叫,干脆点了她的昏睡穴。

“没想到咱们一路南下,竟然还能碰到这样的事情,还真的是走运了。”高蹬笑着说,“抓了这个妇人,就不怕找不到九黎族的位置了,再加上她说的结界玉佩,也不愁进不了九黎族了。”

“就怕这女人不肯定带路,她在九黎犯了大罪,哪里敢回去?”暮雨在旁边嘟囔道。

高蹬坏笑起来,“这可由不得她了。”

“暮雨,你去她身上找找结界玉佩。”江奕淳吩咐道。

暮雨一脸的苦涩,“为什么又是我?每次不是抱女人就是抬女儿,都是我上,这也就算了,今天还是一个恶心的老女人。”

江奕淳一眼瞪过去,“惊雷娶了媳妇了,不方便。”

暮雨快哭出来了,他也想娶个媳妇啊,就是没机会啊!

他到底顶不住自家主子的压力,在杜翡身上摸找起来,但是找了一圈下来,都没有任何发现。

“主子,找不到,她不是给别人了吧?”暮雨一脸嫌弃的跳到了远离杜翡的位置。

“你和惊雷去她的房间去搜搜。”江奕淳吩咐道。

没多久两人返回,倒是找到了杜翡的包袱,却没有什么玉佩。

“难道九黎的结界玉佩不是真的玉佩?是别的形状?”高蹬疑惑的说,“她不可能把这么贵重的东西放到离自己太远的地方,我们再仔细找找吧!”

还是蒋震注意到了杜翡脚上的鞋子,指着她的鞋底说:“主子,你看她的鞋底有点厚,里面会不会暗藏机关?”

江奕淳叫暮雨去脱杜翡的鞋子,仔细检查一下。

暮雨要哭出来了,“主子,咱能换个人吗?怎么老是让我干这种事情?”

江奕淳一眼瞪过去,“少废话,否则你去京城打仗吧!”

暮雨听就急了,“什么?主子你这是要赶我走啊?算了算了,我还是脱吧。”

随即他从杜翡脚底下拖下两只鞋子,忍着臭味在鞋里翻找了起来,果然一只鞋底里有一个隐蔽的暗扣,用手指抠一下,鞋底露出了一个洞口,里面藏了一块碧绿的玉佩。

“肯定是这个没错!”暮雨急忙拿出玉佩交到了江奕淳手中,旁边的蒋震看着玉佩眼睛亮了起来,但很快就收起了眼中的贪婪之色。

江奕淳翻看了一下玉佩,没有发觉有什么特别的地方,高蹬拿过玉佩仔细看了一下,点头说:“这里蕴藏了不少灵气,想来是它没错了。”

江奕淳不知道高蹬口中的灵气是什么,但他也没心情多问这些旁的事情,他已经是这样了,还关心其他事情做什么?

他看了眼地上昏迷的杜翡,对暮雨和惊雷说:“你们把她带下去看好了,明早给她易容一下,带她一起去找九黎族。”

第二天一早杜翡被打扮成了一个患病的中年男子,又被点了哑穴,被江奕淳她们带着离开了客栈。

她现在已经清楚自己说了不该说的事情,心里追悔莫及,但无奈于连自由都没有了,只能任由他们控制着朝九黎族的方向进发。但是她绝不能再回那个地方,她不要一辈子被关起来,她一定要想办法逃跑!

.……

两天过去,凤承的伤好了一些,便寻了一个合适的时辰带白若竹离开了石室。

他们一出石室就听到了那个怪物的吼叫声,凤承一把拉住白若竹,运足内力拼命的往外跑,好在他们顺利的离开了宫殿,出口方向逃去。

不想这时不远处卷起了一股飓风,仿佛要把两人刮走一般。凤承脸色大变,“没想到他现在已经这样强大?之前转移了那么多人进宫殿,现在竟然还能用这个办法抓我们,快走!”

为人民服务

为人民服务第三集

当符灵一行人走进家门时,莫伟的爸爸已经下班,餐桌上已经摆了六盘大菜,有桂枣人参焖鸡、洋葱爆炒虾、糖醋排骨、豉香平子鱼、干煸豆角、肉末茄子,还有一锅甲鱼汤和两碟枸杞桂花糕、椰汁红豆糕。

大家很吃惊,奶奶是了解自己儿子的,莫震不会做菜,更没有去饭店点菜带回家的心眼。

“这一桌子的菜是哪来的?”

“我刚到家,饭店送来的,说是小符点的,已经付完钱了。”莫震看着符灵有些狐疑地回答。

符灵了然,笑着说道,“大家都饿了,赶紧洗洗手,吃饭吧。”

奶奶见符灵像是知道怎么回事,也就不再问,招呼儿子、孙子洗手吃饭。

刘欣虽然已经好多了,但脸色还是不太好,奶奶先把儿媳妇扶到床上,又盛了一小碗甲鱼汤让刘欣先休息一下。

符灵洗过手,抓起一块红豆糕边吃边想着,胡常安这老狐狸还真是不简单,平时接触不多,却知道自己喜欢吃什么,还安排得这样周到细致,当初真应该让玄武把老狐狸收了,留在身边当宠物。

想起玄武又看见那甲鱼汤,符灵不免心中好笑,老狐狸刚才明明说要多喝鸡汤,却送来甲鱼汤,这狐狸记仇啊!

大家正吃着,忽听有人敲门,莫震起身开门,见门外站着一个衣着考究,一脸精明的中年人,手里拿着两个长方形的盒子。

“您找谁?”

“请问符灵在吗?”那中年人问道。

符灵听说是找自己,赶紧起身走到门口。

那人一见,“您是符灵吧,这是您要用的山参,路上堵车才给您送过来,您看一下。”

符灵笑着接过盒子,“不用看了,麻烦你了。”

“您太客气了,下次用什么,打声招呼就行。这是我的名片。”

符灵接过名片,见那上面写的是“天顺地产公司”,总经理:刘权。

符灵心中暗想胡常安的心机还真是深,才三百多年的道行,还没修成人形就能按意愿安排行事了,等明儿修成人形还了得!

刘权见符灵收了名片,暧昧地笑着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符灵回屋打开盒子,见一个盒子里面放了一根细小的山参,就对奶奶说道:“您和您儿媳妇一人用一根,补补气血。这老山参药性有点猛,您一回用一点就好。”

“那怎么好,这么贵的东西,小符,你留着吃吧。”奶奶有些紧张地说道。

“这是你们张家的保家仙挂念你的,你就别跟我客气了。等明儿你回娘家时,多给他上柱香吧。这事就算过去了,三九眼看就中考了,你多安慰安慰他,别影响他学习。”

奶奶听了,自然又是对符灵一阵的谢。

吃完饭符灵要回学校,莫震要送符灵回去,被符灵拦住,“我自己回去就行,我平时也是哪都去的,你送我一来一回的太麻烦了”

“那怎么行,你一个姑娘家,现在天已经黑了,还是我送你吧!要不我们也不放心啊”

莫震是个实在人,奶奶也不放心符灵一个人回去,符灵只好和刘欣告别,又嘱咐莫伟几句,让他好好准备考试,然后跟莫震一起出门。

走出小区,莫震招手没拦到出租车,却见一辆黑色的捷达停在了身旁。

符灵一见,笑着对莫震说:“你回去吧,有人来接我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