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羅がゆく5広島代理戦争

修羅がゆく5広島代理戦争
  • 主演:哀川翔,萩原流行
  • 导演:佐々木正人
  • 地区:日本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日语
  • 年份:1997
広島平成連合会の下に一枚岩の体制にあった広島極道界は今、湾岸開発に伴う産業廃棄物処理場建設問題をめぐり、反対住民派・神石組と建設推進派・熊野組とが対立状態にあった。町長に就任した元熊野組組長の矢島は、強行に建設を推し進めている。その利権を狙う関西・岸田組の伊能は熊野組への協力を申し入れ、子飼いの風間を使って神石組長を暗殺した。神石から恩義を受けていた新宿・本郷組の本郷は、すぐに広島へ向かおうとするが、やはり広島湾岸開発に絡み、本郷を仇敵とする伊能の進出を恐れた関東木曜会の春田から、広島での行動を釘止めされる。しかしすでに伊能は熊野組組長の狩屋と盃を交わし、広島での基盤を固めていた。広島へ飛んだ本郷は、兄弟分でもある神石組若頭の室瀬と再会した折、早速熊野組の襲撃を

修羅がゆく5広島代理戦争第一集

第六百五十四章 魔猿战麒麟

汝嫣辰眼见漫天金色火浪,朝皇甫圣宗弟子涌去,他急忙指着白裙胜雪的南宫如雪,道:“前辈,此女不能杀,她是贵宫圣女的亲妹妹。”

“本尊知道,宫主已交代过了……”金发少年话音一顿,金色瞳孔大睁,仿佛看到了难以置信的一幕,惊呼道:“在本尊的火焰下,你竟然没死?”

却是谭云从金焰火浪中足踏飞剑而起,狞笑道:“孽畜,很意外是吗?让你意外的还在后头呢!”

“老猿,先救人!”

谭云一声令下,弑天魔猿从灵兽袋内钻出,骤然化成千米之巨,接着,谭云御剑飞落在弑天魔猿右肩上。

身具鸿蒙火焰的谭云,自然不怕任何火焰焚烧!

“吼!”

弑天魔猿跃下陨神森林中后,发出一声震彻天穹的怒啸,顷刻间,滚滚乌黑的魔气从体内澎湃而出,在苍穹中幻化成一条长达数十里的十二爪魔龙虚影!

那魔龙虚影,带着龙吟,气势骇然的张开了龙口,散发出鲸吞江月般的威能,顿时,朝穆梦呓等人涌去的金色火焰,竟然朝魔龙虚影内疯狂的吞入!

仅仅呼吸间,金色火焰便被吞噬一空,而魔龙虚影一同溃散了。

弑天魔猿仿佛遭到了反噬,噗出一股血液!

此刻,已经逃到万丈之外的穆梦呓等人,停止了逃命,纷纷御剑悬浮于空,回首望着谭云。

“都不要过来!”谭云呐喊道。

这时金发少年颇为诧异的俯视着弑天魔猿,“你一只四阶渡劫期的猿猴,竟能吞掉本尊的火焰,倒是有两下子。”

“滚你奶奶的!”弑天魔猿怒啸一声,神色极其凝重道:“主人,从它气息判断,它应该是五阶成年期灵兽,还有,它的散发着麒麟的气息!”

听后,谭云死死地盯着金发少年,再回想到方才的金色火焰,神色凝重道:“你是金焰麒麟?”

“哈哈哈哈!”金发少年面带玩味的笑容,“不错,本尊正是五阶成年期金焰麒麟!既然你们已猜到,那你们就应该知道,你们只有死路一条!”

“吼!”

一声惊天怒吼中,金发少年消失不见,接着一只高达三百丈的庞然大物,凌空悬浮于空!

这是一只通体焚烧着滚滚金焰的四不像灵兽,它乃龙头、牛尾、虎背、熊瑶,庞大威猛的身体上,覆盖着一片片巨大的金色鳞甲!

它那四蹄粗壮有力,一只尾巴在虚空中舞动时带起道道空间裂缝,仿佛蕴含着无以伦比的力量!

它正是谭云口中的金焰麒麟!

此刻,金焰麒麟面带人性化的笑容,鄙视的看着弑天魔猿,口吐人言道:“区区四阶渡劫期而已,放弃无谓的挣扎吧!”

“俺放你老母!”弑天魔猿战意高昂,张开巨口,獠牙凶狠至极!

“不知死活的东西,待本尊灭了你所谓的主人,然后再慢慢收拾你!”金焰麒麟冷哼间,溘然,释放出了五阶成年期的气息威压,朝弑天魔猿肩上的谭云,狂暴的涌去!

五阶成年期的气息威压,何等强悍?所过之处,悬空崩塌,露出一片片漆黑的空间巨洞!

“砰砰砰……”

而森林中一棵棵山岳般的参天古树,化成了漫天飞舞的齑粉!

“吼!”

弑天魔猿神色凝重,释放出了直逼五阶成年期的威压,朝上空滚滚而去,与金焰麒麟的威压轰击在一起!

“砰——”

“轰隆隆——”

所有人视野内,但见两股威压轰撞在一起时,方圆八百里虚空,布满了蜘蛛网般的裂纹,接着,支离破碎!

那方圆八百里的黝黑空间巨洞,笼罩着下方的所有人,令人胆颤,冷汗浃背!

方圆八百里的森林内,所有树木、植被,还有匍匐在地的上千只低阶妖兽,一同飞灰湮灭!

金焰麒麟的威压,始终比弑天魔猿强横一成,当金焰麒麟的威压将弑天魔猿威压泯灭后,还剩下的一成威压,蓦然笼罩在了弑天魔猿身上!

面对一成威压,弑天魔猿自然毫发无损,但他右肩上的谭云,却如遭雷击,口喷鲜血,被凌空轰飞千丈,“砰!”身体嵌入了一棵山岳般的古树内!

谭云哇地喷出一口血液,感到五脏六腑似乎移位,耳鼻内沁出缕缕血液,全身骨骼如同散架了一般。

全身剧痛中,谭云暗舒口气,自己并未遭受重创!

谭云尤为清楚,若非自己已将鸿蒙霸体修炼到四阶初期阶段,肉身强悍程度可撕裂极品宝器,否则,自己方才必定在金焰麒麟的一成威压下,化成漫天飞射的肉渣!

“主人,您伤势如何?”这时,弑天魔猿担忧之音传入谭云耳中。

谭云眸子里流露出一抹精芒,接着变成奄奄一息的样子,“我还……死不了……老猿,你若有能力便击杀金焰麒麟,若没有能力,你快带着我逃命……”

“主人,俺乃魔龙的徒弟,绝不退缩,您放心,除非俺死,否则,任何人都别想伤害您!”弑天魔猿见谭云被伤,它彻底陷入了暴怒与疯狂!

“轰隆隆——”

大地龟裂之际,弑天魔猿跃起数千丈,抡起长达四百丈的巨棒,朝金焰麒麟砸去!

“不自量力!”金焰麒麟耻笑,陡然间,在虚空俯冲而下,以强大至极的前蹄,悍然迎向砸来的巨棒!

金龙麒麟以肉身强悍著称,它如今乃五阶成年期灵兽,那覆盖它身体的金鳞,每一片坚硬程度,媲美中品尊器!

而它迎向巨棒的前蹄,坚硬程度更是直逼上品尊器!

它无比自负,一蹄之下,面前的猿猴必定棒毁身亡!

然而,金焰麒麟却不知,它面对的灵猿,并非普通四阶渡劫期的灵猿!

而是得到魔龙神主传承的弑天魔猿!

“砰!”

前蹄与巨棒狠狠撞击的刹那,金焰麒麟发出一声痛苦而震惊的哀嚎。它前蹄龟裂,金色血液喷涌而出!

反观弑天魔猿,掌中巨棒嗡嗡直颤,险些脱手而出,它紧握巨棒的右掌皮肤崩裂,鲜血滴落在了黝黑巨棒上时,加上俯冲而下的惯力,它山岳般的身体朝虚空砸落!

“去死!”而这时,金焰麒麟被一棒砸飞之际,舞动着长达百余丈的金尾,带着崩碎的虚空,闪电般抽在弑天魔猿的胸膛!

修羅がゆく5広島代理戦争

修羅がゆく5広島代理戦争第二集

顾之唇角一扬松开了她,转身去拿美酒和酒杯,然后顺带着拉上了所有窗帘。

岁月如此静好,今晚,此时此刻,他和她是属于彼此的。

盛萱坐在沙发椅里,她环视着四周,空间挺大的,也有四室两室呢,“看来盛誉也没有亏待你啊,至少住得还可以。”

“什么亏待啊,简直对我太好,拿我当家人。”顾之调侃。

“也是该拿你当家人了,怎么说也是姐夫呀。”盛萱享受地闭了闭眼,她贪婪地呼吸着这里的空气,仿佛闻到了他身上散发的味道。

“在想什么呢?”顾之端着两杯酒朝她走来,递给她一杯,“给。”

接过酒杯盛萱站起身,她握杯的手挽过他手臂,顾之看着她。

“喝个交杯酒!也算是仪式仪式了。”女孩儿笑容明媚,抬眸仰望着他。

顾之点头,两人相视一笑,手臂交叉一同喝掉了杯中美酒。

“祝我们新婚愉快。”萱姐心态倒是蛮好的,大大咧咧的,“以后的每一天甘苦与共。”

顾之宠溺地摸摸她脑袋,唇角笑意温和深情,“新婚愉快。”然后俯身吻了吻她的额头。

虽然只是短暂的两秒,可盛萱还是微扬着脑袋,十分享受地闭上了眼睛。

顾之接过她手中的空酒杯,他转身将酒杯放下。

女孩儿便从身后抱住了他,双手环住他的腰,十指紧握于他的腹前。

顾之握住她的手指,“萱萱,故事还在继续,以后你都愿意留在我身边吗?”

“我愿意呀。”盛萱声音甜甜的,难得的温柔。

“我会为你遮风挡雨的,会给你一个想要的未来。”顾之慎重地承诺,对未来已经有了初步的规划。女孩儿将脸颊紧贴在他后背,感受着来自他的身体温度,“嗯,我们在走自己的路,何必在乎其他呢?我们的未来一定是美好的,有盛誉和小颖支持咱们,也就得到了一半的票数,有一半的支持就够了!我

不要婚礼,也不一定要公开,自己开心就好。”

顾之很感动,她真的一点也不物质,做什么事情都会遵循自己内心的想法。

“顾之,我很想你,很想很想你。”

男人轻轻弄开她的手,转身深情地凝视着她,“我又何尝不是呢?联系不到你,我都快急疯掉了。”

“对不起。”女孩儿皱了眉,一副做错了事情的样子,“让你们担心了。”

顾之抱住她,并没有责怪,“以后注意安全,你不再是一个人,你不再是你,而是我们。”他低头吻了吻她的发,她抬起眸,两人视线碰撞在一起。

顾之吻了吻她的唇又松开,“萱萱,我喜欢和你在一起的感觉。”

“我也是,只要想着你我都觉得很幸福。”盛萱伸手勾住他脖子,轻轻踮起脚尖闭上眼睛主动吻住了他。

这样难得的美好夜晚,还是不要浪费了。

顾之捧着她后脑勺回应着,那柔软的触感让两人从记忆中猛然惊醒,他们真的久别重逢了,这是真的这不是梦。

他们拥吻着,回忆如潮水般涌现,两人心里都流淌着真实的温暖……

上一个吻已记不得是在什么时候,但是此时此刻,他们都很想把对方揉入身体里……他们深爱着彼此,深深爱着。

身体的温度越来越滚烫,又都是成年人,所以难免会擦枪走火。

吻着吻着即将要吻倒在床上的时候,是顾之喊了停,他捉住了女孩儿正在解开他领扣的手,“萱萱。”

宽大柔软的床上,他在上她在下,两人凝视着彼此,她满头雾水。

“怎么了?”盛萱天使的容颜如百荷般纯洁,她有些倔强地揪着他的衣领,根本不打算松开,“你脱不脱?”

“我们……”顾之想了想,声音低柔,“我们明晚出去开房,好吗?”

“出去?”这是女孩儿没有想到的。

“嗯。”顾之松开她的手,同时她也松开了他衣领。

顾之双手撑在盛萱身子两侧,他看着她的眼睛,说出了自己的心声,“这是领御,你妈住在这儿,我有点小忐忑,担心会……走神,也担心会有一些突发情况。”真的不能专心啊。

盛萱仔细一想倒也能理解,他是弟弟的私人医生,万一呆会儿家里谁不小心受了点伤,肯定要往医务室跑。

“行!”于是她爽快地答应了,“明晚出去,除了维多利亚酒店,去哪里都行。”因为维多利亚酒店是盛家的,全实名制登记开房。

“好,房间我来安排。”顾之伸手轻勾她鼻尖,“你准时到就好,找个理由给我消失一晚,我不想运动后就分开,我想抱着你睡。”

盛萱笑了,她躺在床上点头,“好,你发信息给我,我们不要一起进去,被媒体拍到就完蛋了,小心小心再小心。”

顾之俯身咬了咬她耳朵,“萱,我怎么感觉我俩在偷情?”

女孩伸手握住他的腰,笑而不答,不过这种感觉真的很刺激。

这样咫尺距离望着床上的女孩儿,顾之又忍不住吻了吻她,真的是好久好久没见了,怎么吻都吻不够,她身上的香水味儿特别迷人,是他以前最喜欢的那种。

医务室里,他们在接吻……

主别墅二楼,婴儿浴室里。

小憧小憬都已经洗好了澡,双清在给宝贝们包小毯子,“小脚丫真是越来越有力了,开始乱蹬了呢,还吃小手,是不是很开心呀?小颖,你来看看以晴,每次洗完澡都这么高兴,乐得像个小公主。”

“是呀,兄妹俩都喜欢洗澡。”时颖也在帮忙,她往这边看了一眼,氛围很融洽。

双清一直拿时颖当女儿宠,两人相处了这么久,从来没有任何矛盾,关系好也不是表面的。

两个女人的出发点一致,她们都是为了盛誉,为了孩子,为了这个家。

正好婆媳俩又都热爱设计,所以有了更多的话题,双清一直走在时尚前沿,这样就缩小了代沟。

给宝贝们洗完澡后,时颖依然想办法留住了双清。

“妈妈,给您尝点东西,您先坐会儿。”她在巧妙地拖延时间。“什么东西呀?刚吃过饭了,肚子饱饱的。”不过双清还是在沙发椅里坐了下来,孩子们由韩姐和小玉抱走了,双清发现茶几上放着一些时尚杂志,她随手翻了翻。

修羅がゆく5広島代理戦争

修羅がゆく5広島代理戦争第三集

第二百三十七章 上门拜访

这个时候,唐老三两口子带着丫丫和雅雅下楼来,看到林老爷子两个人后,疑惑了一下,不由的朝着唐峰看过去。

“林老,刘阿姨,这是我爸妈。”

“爸妈,这位梦佳的爷爷,这位是梦佳的妈妈。”唐峰起身来,给双方介绍道。

当初,他带着雅雅回来的时候,林梦佳跟他一起回的家,当时,他爸妈对于林梦佳的印象很深,后来还询问过林梦佳两次。

听到唐峰给他父母的介绍,林老爷子和刘慧对视了一眼。

梦佳的爷爷,梦佳的妈妈,这么说来,自己那大丫头是去过唐峰家里头的,说不好还不止一次,否则的话,唐峰也不可能这样介绍自己两个人。

林家五口人,撇开林梦佳不说,他们两个人,都很钟意唐峰,有心想要撮合唐峰和林梦佳,如今自家跟唐峰家成了邻居,这对于他们来说,绝对算的上是一个好消息了。

要不是拿捏不准两个年轻人的想法,这个时候,林老爷子都想着上去握着唐峰父亲的手喊亲家了。

虽然唐老三两口子也不知道林梦佳里到底是做什么的,但看林老爷子和刘慧的衣着谈吐,也看得出来,这两位非富即贵,作为农村出来的土包子,跟林老爷子握手,唐老三心里头还是有些局促的。

也好在林老爷子为人饱经世故,懂得察言观色,看出了唐老三的局促,他只简单的三言两语,就拉近了彼此的距离,让唐老三两口子变的轻松起来。

“老三,小峰跟梦佳是好朋友,咱们现在又成了邻居,以后可要常走动啊。”老爷子坐在沙发上,笑呵呵的对唐老三说道。

唐老三虽然在病床上躺了几年,但终究是见过世面的人,跟林老爷子交谈了几句后,他就感觉不对了。

这位老先生,似乎总是有意无意的在夸自家大小子,只言片语中,也会把自家大小子跟林梦佳放在一起,莫不是说,这位老先生,有意撮合自己小子跟他家孙女吧。

当这个猜想在脑海里出现后,他愣了一下,忍不住悄悄的朝着旁边跟自己婆娘聊天的林梦佳母亲看去。

从这位贵妇人的口中,他也同样听到了不少对自己大小子的夸赞,看的出来,这位夫人,似乎对自家大小子很有好感,而且自己大小子还不止一次去过她们林家。

林梦佳,他们两口子是见过的,人长的漂亮不说,而且言行举止落落大方,是那个陈燕所不能比的,要是唐峰真能娶了这么一个媳妇,那真是他们老唐家祖坟上冒青烟了。

因为唐家刚刚搬家,林老爷子和刘慧没有在这边过多的逗留,随后起身离开,唐峰一家子送到门外去。

“小峰,你跟那位林小姐,有没有可能啊?”等返回了小楼内,唐老三按耐不住,喊住了唐峰,开口问道。

听到父亲的询问,唐峰愣了一下,随后转身过来,看着父亲,苦笑着说道:“爸,你怎么突然间把我跟梦佳给扯到一块去了。”

“我看林小姐的爷爷和妈妈,穿着打扮,都不像是普通人,她们家里头,应该很有钱吧?这样的家户,就算是咱们情愿,怕人家也不会情愿自家闺女嫁到咱们家来吧。”秦月英有些底气不足的说道。

“何况,林小姐人长的漂亮不说,还那么有气质,又是有钱人家出来的大小姐,哪能看得上咱们家呢。”

妈,我是你亲生的吗,你也太看不起你儿子了吧,看着底气不足的母亲,唐峰心里头那个苦啊。

“你懂什么,没看到林老爷子和那林小姐她妈只一个劲的夸咱们小峰吗,要不是他们钟意咱们家小峰,又怎么可能那般热情,还亲自跑上门来呢。”唐老三瞪了自己婆娘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是啊妈,刚才我都在里面听着呢,那位林老爷子,都快把咱们家小峰夸成花了,林小姐的妈妈,也没少夸咱们家小峰,我敢保证,他们看上了咱们家小峰。”唐翠翠点头附和着。

“爸,姐,你们就别瞎猜了,我是跟梦佳是关系不错,但那也只是因为工作上的缘故,现在,基金会和酒厂那边千头万绪,这个时候,你们可别瞎起哄。”听到老爸和大姐的话,唐峰赶忙解释道。

听他提起基金会和酒厂来,唐老三来了兴趣,注意力从林梦佳身上,转移到了基金会和酒厂上面来。

“这么说来,你真的出钱建起了基金会?还有酒厂那边,应该花了不少钱吧?”

唐峰点了点头,开口应道:“基金会那边,到目前为止,我总共投入了四千万,就目前来看,再投进去两三千万,应该足够了,酒厂那边,倒没有花多少钱,全部加起来,也不到八百万,算是物超所值吧。”

听着他说出来的这一个个的数字,唐萱和孔庆华两个人都被惊的呆站在了那里,好长时间都没能反应过来,特别是唐萱,睁大了眼睛看着他,满脸的难以置信。

她突然间发现,自己的哥哥变得陌生了起来,除了那张熟悉的脸庞,她真的一点都不认识了。

曾经,为了给父亲筹措医药费,四处磕头借钱的哥哥,如今,动辄就是几百万上千万,这又是八百万弄酒厂,又是拿几千万来建立基金会。

反观旁边的孔庆华,那双美目闪烁着,满是好奇的看着唐峰。

她这才跟着唐萱来平阳,也做好了吃苦的思想准备,可到了平阳后她才发现,唐萱家里头,可一点都不穷,单纯说道生活条件,甚至绝大多数城里人都比不上唐萱家里头。

两百多万的奔驰S600,一百万的福特猛禽,上百万的快艇,以及这价值数百万的别墅,这些东西,是普通的工薪阶层永远不可能拥有的。

看着眼前那个其貌不扬的男人,这个比自己大不了两岁的男人,拿出几千万来搞基金会做慈善,连眉头都不眨一下,似乎在这个男人眼里,几千万,也不过就是个无足轻重的小数字。

“我是支持你搞慈善的,可基金会不同于农场酒厂,管理基金会,那怕是需要大学问吧,你能行吗?”唐老三沉默了一下,望着自己儿子开口问道。

“我是不行,可梦佳行啊,她是哈佛大学毕业的,过去就喜欢做慈善,毕业后,到了她家的地产公司工作,她得知我要搞基金会后,就过来帮我了,就因为这件事情,我去了她家,她爸都把我当仇人看呢。”唐峰嘿嘿一笑说道。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