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食动物

肉食动物
  • 主演:金成謙,郑在顺
  • 导演:金绮泳
  • 地区:韩国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韩语
  • 年份:1985
KimDong-sik,asecuritiespanyemployee,feelsaninferioritywhenhiswife'sbusinesssucceeds,andherpositioninthehomebeesblurredandgraduallywanders.Withthisescapefromwandering,thehostesswillhaveextramaritalaffairs.Then,whenhischaracterisindecisive,hewillhaveanotherhomewiththisguidance,andwillfallintodeeperconflictsandabyss

肉食动物第一集

第0175章 你还有求人的时候?

叶尘到家,刚刚下了车,这时候罗天齐也一起下了车,只是刚下车,罗天齐顿时震惊的看着叶尘,道:“刚才没有注意,我现在才发现,这车,是你的?”

叶尘耸了耸肩,道:“当然,不然你以为呢?”

罗天齐顿时仿佛见了鬼一样看着叶尘,半响之后,道:“三叔,你还认为,人家是土包子么?”

呃!

三叔名为高世伟,这时候也震惊了。

“这是宝马最新款,报价三百万人民币!”高世伟看着叶尘的车,惊讶的说了一句。

四周刚下车的苏若雪一家三口,再加上叶尘父母都齐齐转头看着叶尘,震惊的道:“这车,三百万?”

罗天齐点了点头,道:“这可不是嘛,我敢肯定,这龙城市,绝对不超过第二辆!”

“我都想要一辆豪车,可惜啊,三叔不给我购置一辆,没想到竟然输在了一辆车上,我不服!”

“叶尘,你不是去抢银行去了吧?”这时候,苏若雪看着叶尘,神色古怪的问了一句。

叶尘笑了笑,道:“这怎么可能呢,我告诉你,这抢银行可是件大的不得了的大事,你以为我抢了银行还敢在龙城买车,然后开着回来啊?”

“这车上,小小的一颗螺丝都比我们大腿还粗啊!”这时候,苏若雪的母亲高敏感慨的说了一句。

叶尘这时候在旁边看了几人一眼,淡淡的道:“不就是一辆车么,有必要这么大惊小怪的么?”

就在这时候,阿毛在一旁跑了过来,看着叶尘,顿时惊奇的喊了一声,道:“叶尘哥哥,你这车,是三百万人民币的?”

叶尘耸了耸肩,道:“是的,怎么了,阿毛。”

“哇喔,好贵啊,我们家恐怕十辈子都苦不了这么多钱……”

“叶尘哥哥,我能上车去看看么?”

“去吧!”

叶尘笑了笑,自己是老农村的,也没什么洁癖,虽然阿毛身上看起来比较脏。

阿毛拉开了车门,在里面惊奇的看了一会儿,随后下了车,道:“哇喔,我上过车了,叶尘哥哥,我告诉你,我长大了也要和你一样有出息。”

“好了,叶尘哥哥,我就路过,我先回家了……”

叶尘摇了摇头,笑了笑,道:“先别急着回去,我这儿买了一些糖果,你抓点去,带给你爸妈尝尝。”

“这个,不好吧……”

“哈哈,这有什么不好的,你就像我的亲弟弟一样,你说有什么不好的?”

叶心龙看了叶尘一眼,随后回到了屋子里面,用小碗装了一小碗,倒给了阿毛,道:“小屁孩子,来你叶叔家还客气什么,来,打开衣兜。”

咕嘟!

阿毛吞了吞口水,随后轻轻的打开了衣兜,道:“谢谢叶叔叔!”

“对了,你阿姨做了饭,你要不吃了饭再回去?”

阿毛顿时摇了摇头,转身就跑。

“叔叔阿姨叶尘哥哥,嫂子再见!”阿毛说着,转身就溜走了。

苏若雪脸色微红。

叶尘看了阿毛离开的背影,轻轻的笑了笑,没有多说,转身走入到了屋子里面。

这时候罗天齐也跟着走了进来,高世伟跟在了背后。

站在了小院子里面,高世伟这时候才长长的感慨了一下,道:“门后青山,门外绿水,钟灵毓秀,人杰地灵啊。”

叶尘笑了笑,道:“这位老先生好像懂的很多?”

“就是在外面闯荡的多了,看了一些风水什么的,胡扯了一堆,小兄弟不要当真才是。”

叶尘笑了笑,没有多说。

要说见识,眼前的这个高世伟走南闯北,也许还真懂得不少。

“好了三叔,你就别吹牛逼了,该干啥干啥去!”

高世伟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你三叔我现在还真不知道该干啥了。”

叶尘笑了笑,道:“喏,有凳子,摆摆龙门阵什么的。”

这时候苏若雪看叶尘母亲在屋子里面忙碌,顿时也跟着跑进了厨房里。

叶尘母亲名为陈书琴,看了若雪一眼,轻轻的道:“若雪,这两人是什么人啊?”

苏若雪看了一眼陈书琴,道:“妈……这两人是上门提亲的,那个年长的是我妈的堂哥,好像是说叫做高世伟,那年少的,叫罗天齐,我也不知道我舅舅发什么疯要我嫁给那个罗天齐,好在我妈不答应,之前只是打电话过来,现在居然直接跑上门来了。”

“这样啊……”

“我和老叶是这么想的,我觉得,你们两就算是现在不想结婚,那也先把那订婚给弄了,我想着城里人不都是先订婚后结婚的么?”

苏若雪点了点头,笑道:“我没什么,就算要结婚都可以。”

“这个到也是可以,但是一辈子的大事,不能草率了,把该做的,都做好了就行。”

“我呀,就等着抱孙子咯。”

苏若雪顿时脸色一红,娇羞道:“妈啊……”

“哈哈哈,你早晚是我们家的,现在还害羞了,哎,等小叶子和你结婚了,那我也好安心了,我们这些做父母的,一辈子除了讨口吃的,也就是在乎你们小的这婚姻了,这婚姻一动,那我这心里就踏实了。”陈书琴轻轻的笑了笑。

“妈,要不是叶尘救我,估计我现在早已经……”

“过去的事情啊,就让他过去算了,不要想太多了,反正现在不是很好么?”

“嗯!”

就在这时候,叶尘家的大门被人轻轻的打开了。

院长里面,众人正在蹲着吹牛呢,这时候看到了院子门口,顿时微微一愣。

叶尘没想到,开门的居然是当初上门要账的穷亲戚,为了几百块钱还找了老村长的那丫的。

这穷亲戚是叶尘母亲后家的人的妻子,名为崔茹,他家丈夫是陈林,和叶尘母亲是同姓。

“这不是叶尘他舅妈么,喏,回来坐坐?”叶心龙去屋子里面拿了一根凳子走了出来。

“心龙,这个,我就不坐了,我来这儿,就是想要求你们一件事的。”

叶心龙冷笑了一声,道:“我说他舅妈,你这是埋汰我们么?你家还有求人的时候?”

肉食动物

肉食动物第二集

她半眯着眼,半清醒半睡意的笑着道,

“因为想等你。”

糯米般糯糯的声音,在不经意间的撒娇最让人致命的。

雷亦城眸色微怔,伸手捏住她的下巴,俯下身往她粉嫩的红唇吻去。

缠绵深吻了片刻后,雷亦城单手撑在她身侧,将她压在沙发上。

他单手抚上她的脸颊,目光深邃道,

“以后如果我回来晚了,不要在沙发上等我,回床上睡。”

唐夏天听到他的话,双手搂着他的脖颈摇着头道,

“不要,我就是想等你。”

看着他帅气的脸靠得自己这么近,唐夏天的脸颊忍不住微红。

哪怕是天天在一起,可只要他的气息铺洒在脸上,还是忍不住让她脸红心跳。

她被吻了一阵子后,已经清醒了不少。

此时睁着清澈的大眼盯着雷亦城,撒娇的时候,无辜的眨巴着大眼睛,更是惹人怜爱。

雷亦城的心在听到她的话,几乎要化开。

他那漆黑的眼眸深深的看着她,故意问道,

“就这么想我?”

唐夏天听到他的问话,脸颊一红。

若是平时,她也许会否认,会因为害羞不敢回答。

可听着他好听的磁性男低音,苏苏的让她少女心泛滥。

她越发的发现自己好喜欢他,喜欢到,忍不住想要每一分每一秒见到他,就连看书的时候,都忍不住想他。

唐夏天羞涩的靠在他怀里,用力的点头,

“嗯,很想很想很想!”

她连续重复了好几遍,也不管什么羞不羞耻了。

唐夏天甜蜜的笑着,只要抱着他就感觉很温暖。

雷亦城听到她的话,轻呵一笑。

“傻瓜。”

他单手抚上她的脖颈,低头吻上她的唇,充满磁性的声音滑落在她耳边,

“我也是。”

唐夏天听到他的话,忍不住嘴角轻笑,扬起欣喜的弧度。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对门的房间传来李嫂的一声尖叫。

“小少爷,你怎么了?”

“雷亦城,好像烊烊出事了!”

唐夏天有些紧张的睁大眼,推开雷亦城,

“是烊烊房间里发出来的声音,李嫂一直在照顾烊烊。”

雷亦城听到这,眸色微深,从沙发上站起身,

“我去看看。”

“我也去。”

唐夏天也连忙从沙发上站起身来,有些担心的看向雷亦城。

雷亦城随手拿起他脱下的外套披在她肩上,牵起她的手往雷亦烊的房间走去。

于此时,雷亦烊的房间里,灯光大亮。

李嫂本来就在隔壁房间陪睡,在听到小少爷的呕吐声响起,这才急忙赶来。

灯刚亮,雷亦城便牵着唐夏天出现在门口。

唐夏天穿着睡衣披着外套站在房门口,看到李嫂扶着雷亦烊在干呕,有些吃惊的吓了一跳。

她连忙随着雷亦城走进房间。

一眼看到雷亦烊脸色苍白的趴在床边呕吐后,还不停的喘着气,一脸难受的样子让唐夏天有些紧张。

“怎么回事?”

唐夏天紧张的扶着雷亦烊,脱口而出问道。

李嫂紧张的摇头道,

“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小少爷明明是吃了药,不知怎么的哮喘病又犯了!”

肉食动物

肉食动物第三集

可惜的是,申小云的计划得到了全家反对。

开玩笑,跟你吵几句嘴你都能动了胎气,这要是回了娘家,三个娃估计一个也剩不下。

申小云想想也是,就让富强第二天去给娘家送信。

因为怕三言两语的说不清楚,更怕隔墙有耳走漏了风声,所以申小云再三叮嘱富强,告诉老爹老娘,就说有极其重要的事情,要他们赶紧过来。

申小云是从富强离了家就开始盼,眼睛都盼蓝了,结果居然是富强一个人回来的,一进屋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跟申小云说:“谁特么爱去谁去,你那个娘家老子这辈子都不登门了!”

原来,富强进屋一说要申父申母去锦家沟一趟,申小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他们商量。

结果赵芊就阴阳怪气的说,商量啥啊,好话不背人,背人没好话。

富强懒得跟一个女人计较这些,也没理她,直接跟两老说:“爸,妈,你们去我家看看小云吧,她是真有很重要的事要跟你们商量,是大事情啊!”

申小云叮嘱富强在娘家啥都别说,一定要来他们这说,就是在堤防着小弟两口子,他们的心有多贪,申小敏那个蠢货看不出来,她可是门清!

结果老两口却很尴尬的看了看富强,没有言语。

然后赵芊就夹枪带棒的嚷开了。

嘚瑟啥啊,你们家怀了三胞胎就要接咱爹咱妈去伺候?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情?

你爹是死了,可你妈还活着,干嘛你媳妇怀孕找我们申家人去伺候?

原来,赵芊现在也怀上了,正高兴着,结果就传出了申小云一下怀了三个的事,心里本来就有点不痛快,然后富强来撞枪口了。

富强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再一再二不可再三再四,老子又不欠你们申家什么。

俩人呛上了也没什么好话说,眼看话是越说越狠,到最后赵芊一捂肚子,矮油!老娘动了胎气了!

然后富强被申家剩下那三口连推再搡弄出家门,申小弟“砰”的一声关了门以后还极其有礼貌的问候了一下富家很多女性。

申小云没想到居然是这个结果,只好压下心中的失落,干巴巴的劝了富强几句。

6月中旬的时候,申小云胎相已经坐稳,没事就挺着肚子出来溜达溜达。

刚一出大门,老远的听见几个人正在说话。

“我看她一定是惹了人。”

“嗯,差不多少,听说两辆面包车一起来的,接着呼啦从里面出来一群人。”

八卦是女人的天性,申小云慢慢走近了这群人:“王婶子,周三嫂,这一大早的,咋都没下地干活啊!”

那个周三嫂跟她点了一下头算是打过招呼,接着继续八卦,一副很了解内情的架势:“我去的时候人已经都进去了,院子门在里面插上了。听4组的卢大喇叭说,其中有个女的,还穿着孝服,带着一个穿一身黑的男人,还有不少人扛着家伙,我看申小敏这回绝对摊上事了。”

“我滴妈呀,去了那些人,里头最多也就赵阿花跟她两个妇道人家,这亏是吃定了。”

申小云闻听,心中一喜,要是出点大事就好了,最好是……

她要是死了或者残了,就没办法干活了,那么这地肯定是要转租出去,申小云作为她的姐姐,是应该拥有优先权的。

不过到时候,可不能按照5000块钱给了,那地方让她不定给糟踏成什么样了,听说那蠢货还在旁边又挖了一块做鱼塘,还把原本2米多深的鱼塘用新挖出的土给填了不到1米,这不是吃饱撑的吗?

最多给她4000,害得她还要重新弄鱼塘。

一到她手里,直接全填了,早听说那鱼塘光长绿苔,鱼却长不大。

虽说小北坡是属于第五民小组的,但是却更靠近四组,离他们这差不多有两里左右远的路,申小云心中着急,脚下丝毫不敢乱,她这是怀着三胞胎呢,现在看肚子三个月的像六个月了都。

一步一挨走到小北坡,老远就能看见那快有房子高的围墙,上面还拉着铁丝网,申小云撇撇嘴,没文化就是没文化,以后这都得拆了,好好的家整的跟监狱一样,住在里边多憋屈。

到了近前,铁皮大门紧紧关闭,里面倒是静悄悄的,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门口的确停着两台面包车,其中一辆贴着大画报,上面是很唯美的风景,下面是两个手拉手的外国人,也不认得是谁,还有几个大字“钟爱一生”婚纱影楼。

申小云也有点看糊涂了,这申小敏也是真长能耐了,还能跟那么洋气的人吵起来?莫不是在县医院看病的时候惹下的祸根?

她慢慢踱到种着杨树的公路边上,一个老太太正在口沫横飞的说着:“我亲眼看见的,好几个都扛着家伙那,一根根的大黑棍子,打上一下就够受的啦!”

申小云假装不经意的走过去,问道:“婶子,你们在议论啥呢?是这里面的人出事了吗?”

“哎,可不是,就是前些日子一直折腾得挺欢实的那个女人,也不知道咋得罪了人家了,这家伙,一大早开了两台车过来,‘砰砰’砸门,我刚好路过看了个正着。”

看样子附近那几个围观的也都听了不止一遍,有点不耐烦的看了看那边仍旧紧紧关闭的大铁门,里面没有任何声音传出来。

老太太兀自喋喋不休的讲着,那几个彪形大汉是如何如何凶恶,还有个穿孝服的女人一路被一个一身黑的男人搀扶进去的。

看来这就是四组的那个卢大喇叭了,还真是有这口累,现在还没走。

申小云心中一动,莫非是她把肺痨传染给人家,那家死了人了?

申小敏可别摊上什么官司啊!申小云祈祷着。

倒不是还关心这个屡次给她添堵的妹妹,她是怕最后这块地会赔给别人落不到她手里。

现在申小云是怎么看这块地方怎么合自己心意。

她改变计划了,不开什么生资商店了,干脆直接在公路边上盖起一排门市房,一半开个日用品商店,一半则开个佛教用品商店,还不财源滚滚来?

申小云想着这大概就是天意吧,一定是肚子里的宝宝带来的好运气。

老爹老娘,小弟,我得感谢你们当初没来我这帮我,这一块大肥肉,我申小云先吃为敬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