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楼之花

阁楼之花
  • 主演:梅森·戴伊,海瑟·格拉汉姆,迪兰·布鲁斯,琪兰·席普卡
  • 导演:Deborah,Chow
  • 地区:美国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4
本片根据V.C.Andrew备受争议的经典著作改编而成,故事讲述了一个关系复杂情感扭曲的家庭故事。在父亲意外死亡后,自认是花瓶的母亲把兄妹四人带到了祖母的豪宅里,企图获得家族财产。然而祖母的冷酷无情却令孩子们难以忍受、百思不得其解,他们不得不住在狭窄的阁楼里,每天看祖母的脸色生活,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才渐渐发现,祖母冷漠严厉的真正原因何在,而这个家庭扭曲复杂的情感关系也仿佛像一个魔咒缠绕着他们青春悸动的心。

阁楼之花第一集

第三百八十三章必败无疑?

要自己两只手?

看着杨潇,周文强倒是给气乐了。

“好!小子,只要你赢了我,我这两只手给你又何妨?”周文强一脸不屑盯着杨潇。

他曾在国内红极一时,虽说现在沦为别人看场子的,但他实力不减当年,甚至还要远远胜于当年。

若不是现在严打,他早就去参加赌神大赛了。

现场不少人则是错愕连连,他们看得出来杨潇不是在开玩笑,同时也看得出来赵琴对杨潇的态度。

一人惊讶道:“这是你丈母娘吧?你丈母娘都这样对你了,你居然还要帮她找回场子?”

“每个人身上或多或少都会有些缺陷,虽说我丈母娘对我不好,但不能抹杀她是我丈母娘的事实,再说了,我爱我的爱人,我会接受她身边一切的不完美,我妻子母亲受了气,我身为一个大老爷们,总不能坐视不管吧?”

“纵使我丈母娘对我尖酸刻薄一些,我也不能跟一个女人家计较太多,要不然还算什么大老爷们?”杨潇淡笑一声。

此话一出,现场不少人看着杨潇肃然起敬,被杨潇的魄力所深深折服。

唐沐雪眼眸散发出一道涟漪,内心充满浓浓感动,她真没料到杨潇忍耐的出发点竟都是为了自己。

赵琴则是不屑一顾道:“虚情假意!赶紧兑换钱离开。”

“走?这小子都答应跟我对弈,你感觉你们走得掉吗?”周文强眼神浮现一抹狠厉。

一个亿,无论对他而言还是对这个场子而言,都不是一个小数目。

他摸打滚爬这么多年,也就只有一亿五千万身价。

感受着周文强体内散发的冰冷寒意,赵琴吓得缩了缩脖子。

现场不少人看着周文强的眼神都变了味道,他们都知道,周文强这是准备黑吃黑了。

很多玩家在娱乐场所里面赢了巨额资金离开,往往会被场子安排人手针对,不仅将追回钱款,还会将人打的半身不遂。

唐沐雪玉容苍白,她知道对方要黑吃黑。

今天,杨潇玩也得玩,不玩也得玩。

杨潇早就看透了对方的计谋,他耸了耸肩膀:“说吧,玩什么?”

“小子,看来你很上道嘛!”见到杨潇没打算换钱走人,周文强嗤笑一声。

随即,周文强指了指桌面上的骰子:“你不是玩骰子厉害吗?那我们就玩骰子,不过游戏规则需要变一变,加大难度,我们不猜大中小,我们直接猜点数。”

“什么?猜点数?”

此话一出,现场一群围观者无不面色狂变。

任谁都知道,玩骰子一般都是猜大中小,谁猜点数啊,点数那么多,想要猜对,没那么容易。

最重要的是,十年前周文强成为赌王最后那一战就是玩骰子猜点数,最终周文强功成名就。

如今,周文强拿着自己的强项来针对杨潇,这明摆着有点欺负人。

对于周文强而言,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杨潇能够连续猜中那么多把,显然不简单,周文强也不想中途出现什么幺蛾子。

“猜点数?”赵琴当场傻眼。

她最喜欢玩的就是骰子,输那么多钱也都是输在了玩骰子上,但猜点数她还真是第一次听说。

“这家伙会答应吗?”一群人目光齐刷刷锁定在杨潇身上。

被众人盯着,杨潇轻笑道:“猜点数?没问题,我都可以!”

“好小子,够痛快!”见到杨潇应战,周文强兴奋道。

只要杨潇敢玩,他就有十足的把握将杨潇虐的体无完肤。

“疯子,这家伙绝对疯了!”一群人不寒而栗。

他们知道猜点数周文强到底有多强,没料到面对恐怖的周文强杨潇竟敢应战。

杨潇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他并不打算继续浪费唇舌直接道:“猜点数我是第一次玩,这又是你的场子,你先来吧!我们速战速决,等下我还有安排。”

“我也喜欢速战速决!”周文强戏谑一笑。

阁楼之花

阁楼之花第二集

“哥哥!”

小樱吓坏了,看着脸上身上都是青紫的哥哥,吓得哭了起来。

“别哭,我们来了七天了…哥哥会带你离开,别害怕…”他在自己的手臂上划了七下,说已经来了整整一周了…

“都给我机灵点,把这东西放在书包里,去城里这些地址的地方送货,你们谁要是出了岔子,我饶不了你们!”

米嘉尘背着书包下山,看了看手上的地址,又看了看四周。

“你是第一次出来吧?别害怕,我完成的快,我帮你。”小胖子冲米嘉尘笑了一下,眼角也有一颗泪痣,胖乎乎的,很可爱。“我叫阿晨,你叫什么?”

“我也叫阿尘…”

“好巧啊…”

是很巧。

米嘉尘在没人的地方看了看书包里面的东西,被报纸抱的严实,但他已经能知道,那是毒品了。

“你去哪?阿尘!那是警局!”

小胖子惊恐的喊着,然后快速逃离,看着米嘉尘木讷的进了警察局,把书包放在了桌上,那是他第一次信任警察,也是最后一次…

“哪来的?”警察看了看里面的东西,警惕的问着。

“南山孤儿院,他们还虐待儿童…”

警察紧张了一下,快速把书包拉上,捂着他的嘴把他扔进了车里,快速开回了孤儿院。

“你们怎么回事!!这孩子拿着书包去警局,你们都不要命了!”

“啪!”一个耳光,紧接着是拳打脚踢,那一次,他差点被打死。

“别打了,别打了,孩子还小,不懂事,你们放过他吧…”廖老师哭着趴在米嘉尘身上,让他们的拳头棍子落在她身上,求他们,不要打了。

“你说不打就不打,今天非要剁了这小子,把他心肝脾肺肾统统拿去换钱!”

米嘉尘就那么木讷的仰头看着天空,拳头紧紧攥在一起。

任由鲜血灌进鼻腔…

猛烈的咳嗽了起来。

“求求你们了,不会再有下一次了,我保证!”廖老师跪在地上,求那些痞子,放过米嘉尘。

“你怎么保证!拿什么保证?”

“剁这孩子一条腿,能不能活着再说!”

“不要,不要!求求你们了,我能保证,真的…”

“再拦着连你的也剁了!”

“院长,院长求求你了,你救救这孩子,求求你了。”廖老师跪着求他,求这个名义上的丈夫。

“滚,这件事我也帮不了你们。”

“不行!不行,孩子还小,不行…”

“啊!”

惨叫声,鲜血的味道,醒目,刺鼻…

米嘉尘惊恐的挣扎,看着廖老师的腿,生生被那人一斧子砍了过去,血肉模糊,刺激醒目。

“我擦,真晦气,赶紧走!别弄出人命来!”那个跟来的警察看出事了,才冷声说着,让他么赶紧离开。

米嘉尘木讷的看着渐渐走远的警车,小手隐忍的抓着地上的地砖,手指都被磨破,疼痛让他警醒,靠谁都没用,只能靠自己!

“阿尘,你没事吧,今天那个人根本不是警察,就是警局看大门的,我今天都吓坏了,拉都拉不住你,我跟你说,这一片的人都听他们的,没用的。”

“阿晨,你想不想逃走?”

“想啊…可是逃出去我们能去哪?吃什么?”

“为了一口饭,冒着死的危险吗?你跟我来…”

米嘉尘带着阿晨去了小厂房,躲在外面,看着从外面带回来的孩子被弄昏扔在床上,生生被挖了肾脏,尸体就丢在一旁…

“嗯…”米嘉尘快速捂住他的嘴,将他拖走。

“现在还不逃吗?若是再不走,那就是我们的下场…”

“可是,有监控…”

“等,等下次任务!”

夜色中,俩个男孩相对点了点头,决定要一起,逃走…

“嘉尘,不带走妹妹吗?”

“廖老师说有个大人物想要收养我们,这样让他们带走小樱就不会有危险,等我们逃出去没有危险了,再来接走她。”

阳光下,米嘉尘拍了拍阿晨的肩膀,拽着他的胳膊,在没有人监视的情况下快速逃走。

逃走的第一天晚上,两个孩子提心吊胆的躲在垃圾桶后面,生怕被抓回去。

过了那一晚,他们胆子大了些,小心翼翼的从垃圾中找可以吃的食物。

他们以为出了地狱,却没想到只是掉进了另外一个炼狱。

“夫人,找到了!”

那一天,一群高大的人穿着西装墨镜,带着耳麦,对电话那边的人说,他们找到他了…

于是,还是个孩子的米嘉尘从一个地狱,带去了另一座炼狱。

地狱中锻造魔鬼,这点没错,所以他残忍,嗜血,喜欢杀人,喜欢报复…

对女人视如草芥,却从没想到将来有一天会爱上其中的一个。

“从现在开始,你叫云霆,凌云霆!是我凌氏凌瑶的孙子!”

那个坐在轮椅上的女人威严的说着,说从今

往后,他就叫凌云霆…

他趴在地上懵了很久,缓缓捡起地上的烟头,怼在了自己的眼角…

“好…从现在开始,米嘉尘已经死了。”

他会是云霆,凌云霆。

……

一眨眼六年过去了,云霆也从瘦弱的米嘉尘成长成了高大的少年。

M国炼场外,一个少女满身是血衣衫褴褛的被人扔在坑里,明明已经快不行了,还是倔强的往外爬…

云霆愣愣的看着,似乎从那个女人身上,看到了当年的他自己…

“少爷,这是本家丢出来的,我们…”

“带回去,救活!”

云霆身边的人愣了一下,他们的少爷,什么时候有善心了?

“现在能和我们抗衡的,除了猎鹰就是本家的雇佣兵势力。”

“那个猎鹰可是这几年跑出来的黑马,查到幕后的主人是谁了吗?”

“抱歉少爷,查不到,似乎资金输出来自国内。”

是吗?国内?哈,看来国内比M国有意思多了…

“奶奶,这照片上的人是谁?”训练场回来,云霆小声的问着,看了眼照片上的人,感觉眼熟。

“闭嘴!”凌瑶生气的喊着,啪的一声把照片拍在了桌子上。

云霆扬了扬嘴角,他想起来了,那个人,他小时候见过…

“是你救了我?”宽大的房间内,女孩警惕的看着自己已经干净的身体和衣服,惊慌的看着站在她身边的少年。

“你叫什么名字?”云霆嘴角上扬,伸手捏着她的下巴。

“銘美子…”

“銘家人?”云霆捏着她下巴的手慢慢用力,很快传出咯咯的声响。

銘美子就那么隐忍的看着她,明明那么痛,居然还是忍着不出声响。

“想不想报仇?”看着她的眼神,云霆猛然松手。

“想…”

“我们做个交易,我帮你成为本家M国地区的负责人,怎样?”

“代价?”銘美子蹙眉,她从不相信天上会有馅饼。

“你的身体…”

云霆玩味的看着她,直到看着那个女人自己把衣服脱光,站在他面前,才嘴角一扬的笑了起来,真是有意思的女孩,看样子杀了她,不如留着来的有意义…

“疼?疼你可以喊出来。”

云霆从不知道怜惜,对他来说,女人就是玩物。

銘美子就那么咬着牙,用力摇头。

云霆笑了一下,既然不疼,那就再加点力度好了…

“啊!”

惨叫声在房间中传出,血腥的味道,也渐渐浓郁…

“少爷,銘美子已经成功杀了銘家留在本家的另外一个人…”

“很好,告诉她,祝她成功。”

……

“是…可是少爷…”

“可是什么?没看见我忙着吗?滚!”

储藏室外面,手下一个哆嗦,吓得快速逃离,生怕那个冷血的少爷出来一刀结束了他。

“Kimi,我对你怎么样?”

“少爷…别…”

暗夜中,云霆把凌瑶身边的女孩推在墙上,双手不安分的从上到下,嘴角始终挂着轻蔑的笑意。

“告诉我,奶奶每日对着流泪的人,是谁…”

“少爷…少爷不行,你放开我…”

“真的要我放开?查到了吗?”

“少爷…”

“文家,是延城文家的文泰,已经死了,听说是被…被您父亲打死的…”

“文家…”昏暗中,他的眼中划过一丝狡诈,文家,真是有意思。

“还有件事情,要麻烦亲爱的你呢…”

“啊…少爷您说…”

“我父亲的事情,查的差不多了吧?”

“带走小姐的是秦家,当年的事情,与秦家有关,秦家和文家是世交…”

“是吗?真好,那就从文家开始吧,我要看看,他们惊慌的样子…”

“从什么地方下手好呢,让我想想…”

“少爷,文家有两个孩子,读国内高中…”

“辛苦了,亲爱的。”

夜色迷离,月光下,两人所在的储物间,渐渐升温。

看样子,他该回国了呢。

“少爷,打架的女孩就是文家的文丝诺。”

远处,云霆坐在车里,看着打架还吸烟的文丝诺,扬了扬嘴角。“国内的女孩,都这么有意思?”

“可…可能是家里惯坏了…”

“惯坏了?很好,我就喜欢坏女孩…”

……

“你们要是再欺负文可我饶不了你们,听见没有!”

“呵呵,小妞,好厉害啊…”

文丝诺回头,看了眼带着墨镜的家伙,微微蹙眉。

“你也和她们一伙的?”

“当然不是?”云霆笑了一下,摘下墨镜,帅气的面孔让那些女孩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但文丝诺已经见怪不怪了,有小炙和文司铭的颜值,她已经没啥波动了。

阁楼之花

阁楼之花第三集

这话是说的轻松,计划起来毫不费力呢!

可真是要做起来,那可是复杂苦难了千倍万倍呢!

王舒云一时间都拧着眉头了!

方法倒是个方法了,可是行不行还得看陆老爷子的呢!

“这事情,我得和你爷爷商量商量!”

陆云华心中千万的骂意,这事情可是天衣无缝的计划,还用的着商量?

可惜他却只能微笑着点头,“毕竟是大事,是该好好商量一下的!”

“你先去忙你的吧!我想一个人静一会儿!”

陆云华听着这话,又是一笑,“好!”

他能忙什么呢?

他在陆氏连个名字都不配拥有,他有什么可忙的?

不过他一脸的笑意,然后退了出去!

王舒云心里却是一阵的难受,到底只有那无尽的叹息了!

而刚刚你侬我侬的陆云琛和何子桑,此时也早已经分开了!

何子桑此时也约好了孟澜,准备好好研究下一步!

只不过何子桑没想到陆曼也会出现在她们约定好的地方。

陆曼今日依旧是旗袍秀,不过比起之前她所见到的那些,今日的旗袍倒是显得有些朴素了!

她们约在了一家茶轩间,一进了屋子便是古色古香的!

不过说起来是茶轩,却更像是某位有钱人家自己收藏着各色茶具,没地儿展示所以才这般兴起了一件茶轩罢了!

陆曼的纤纤细手正轻握了一只青花小碗的茶盅,见着何子桑来了,便连忙起身来迎。

“我可是听说你刚刚还在陆氏呢!”

何子桑听着陆曼的话,顿时脸色绯红。

“嗯!是!”

陆曼却是一笑,“今日怎么不唤我了?”

“额,陆曼姑姑!”

何子桑没料着,陆曼竟然很在意这个称呼,这才连忙喊了一声。

“这才对嘛!可别觉得我迂腐,又喜欢压着你们这些小辈,我可是好久没有听过这么让我欢喜的称呼了!本来我的侄儿该是不止这么两个的,如今也只是剩下了这两个,我跟云琛倒是亲近一些,可是也有很长时间没有见过了!”

听着陆曼的话,她倒是理解那种心情,只是对于陆曼的话,她是有些疑惑的!

“陆曼姑姑,你的意思是,阿琛还有很多的兄弟姐妹?”

何子桑对陆云琛的过往也算是好奇了好几次,但是每次都没能听到让她十分明白的事情!

这次陆曼又提及,她心里更是好奇起来。

只是陆曼也立刻打住了话题。

“看样子他还是没有和你说明啊!”也是,那样的事情,到底是一场阴影,不能强求他的!

“所以,陆家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上一次她询问父亲的事情,提及陆家的事情也是模棱两可的,对于陆云琛的那些遭遇,她倒是理解了一分,只是当初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让陆家遭遇了那些呢?

这才是何子桑一直念叨着没明白的事情,可惜陆曼也没有给她一个答案,甚至希望她永远不知道的好!

“且不论那些了,孟澜和我说了,她还在路上,小琛给了你什么意见呢?”

何子桑一听着陆曼说到正事,这才立马认真起来,先把名单给她瞧了一眼。

“麻烦你们帮我秘密的调查一下这些人背后的事情!”

陆曼倒是看了一眼,却是立马笑了,“一看就知道是黄氏的人给的!”

“为什么?”

何子桑可真是惊讶了,这陆家的人都是神?

看一眼都能看的出来是黄氏的人给的,到底是对黄氏太了解,还是说天生就敏感呢?

“这里边的人大部分有黑色背景,就连排在最底下的几位,虽然没有那些烧杀抢掠的大罪,可是虐待、家暴和非法囚禁的罪名也是不缺的!”

陆曼很是淡然的说着,眼神里却是不屑。

何子桑心中更是咯噔一下。

若是按照这个背景,她不敢想象最开头的那几个人会是什么货色了!

或者人家身背国际大罪,她还得想着法和人家谈生意,没成那也就算了,要是成了,她会不会也被当成国际犯罪者的同伙呢?

她心里是不敢想下去了,只是没想到黄氏的人竟然还能这么明目张胆的给她这样一份名单,当真是歹毒了!

“这些人的资料我们直接从我们收集到的档案里调出来就是了,然后你想怎么做?”

陆曼倒是没有发现何子桑那些快速的心里活动,而是一直翻看着那些名单。

“他们的罪名都有证据吗?而且,他们有被警察发现过吗?”

“黑色背景而已,那些罪名早就被人压下了,而且,那些人怎么能被警察发现呢?”陆曼带着笑意说着话,那语调更是柔和!

何子桑这才更加明白了陆云琛的意思。

“阿琛告诉我,这些人和黄氏的联系不深不浅,正好可以借着黄氏内部人员的身份,帮这些人把他们的罪名好好端正一下!”

陆曼听着这话,又是摇头轻笑起来,果然是陆云琛的法子了!

这是准备让他们先起内讧啊!

“明白了,交给我们吧!”

陆曼自信非常的笑容,更是让何子桑心上一滞。

那样迷人的笑意简直让人移不开眼。

果然成熟的魅力,连她这个女人也逃脱不了。

“曼姐,我来晚了!”

何子桑还在欣赏眼前那一抹笑意,便听着孟澜的声音响了起来。

“不晚,正正好呢!”陆曼也不看她,只是端正了眼前的茶具,很是淡雅的沏了三杯茶来。

何子桑这才瞧着,原来刚刚陆曼还在润茶具呢!

这说话的功夫,孟澜一来的时间,倒确实是正正好了!

何子桑也不多话,只是起身问了好,便见三人又都坐下了。

“计划已经有了,你也不必多念着了,不过看样子她如今还不明白自己做着些什么事情呢!”

陆曼淡淡的说着,何子桑也是愣愣的听着。

她还真是不明白自己在何氏到底要调查什么!

“我正好今天来告诉她呢!”

孟澜也不多话,很是直接的回应着。

何子桑忽然感觉自己像是在接受组织的授命一般,孟澜一开口,她竟然有些觉得神秘而隆重了起来。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