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女仆是少女偶像?!

打工女仆是少女偶像?!
  • 主演:佐仓绊,初美りん,里见瑶子
  • 导演:加藤义一
  • 地区:日本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日语
  • 年份:2018
常常做白日梦,沉浸在奇怪幻想中的美留曾是知名少女偶像团体的一员,不幸的是经纪公司老板竟然捲款潜逃,天真单纯的她受骗被迫扛下巨额债务。为了还清欠款,美留应徵成为了乡间旅馆的女仆服务人员,帮忙服务怪房客们的生活大小事。

打工女仆是少女偶像?!第一集

陈阳的这句话说完之后,更加调动了纪和光的好奇心,借着酒劲儿,他嘿嘿笑道,“老弟,你这箱子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啊。”陈阳的唇角微微一勾,他知道,他已经达到了吸引纪和光注意的目的,笑着说道,“跟男人一样,女人同样也有许多是嫌弃自己的事业线不够丰满的,所以,这款产品,就

是天下所有太平公主的福音。”说着,陈阳就把这个手提箱推到了韩菲的面前,严肃的介绍道,“接下来,就让我们把注意力交给这边韩菲女士,身为我国生物科技领域的权威,韩菲比我更能说清楚这是

个什么东西。”韩菲虽然早就有所准备,但是到了现在这个时候,难免会有所紧张,只是陈阳对她坚定的点了点头,以示鼓励,而且她为了拉赞助,把这款产品的特点早就说破了嘴皮,咬了咬牙,韩菲站了起来,她利用指纹打开手提箱,清了清嗓子,庄重而严肃的说道,“那,就像是陈阳刚才所说的那样,我的这款产品名为‘玉女1.0’,是专门为了女性服

务的。”

纪和光毕竟是沉浮商场多年的老狐狸,虽然他现在喝了不少的酒,但是这个时候得他又岂能如此轻易就上了陈阳的道,哈哈笑着,纪和光对陈阳说道,“兄弟,你这是……”

“怎么?”陈阳佯装酒醉,瞪着双眼睛道,“老哥看不起我这划时代的发明?”

“这……”纪和光张了张嘴,他欲言又止道,“兄弟,你继续,那个弟妹啊,你继续你的,让老哥也好好的开开眼。”虽然纪和光隐约猜到了陈阳的目的,但是现在却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讪笑着在一旁看着,他心里暗暗想到:‘就凭我和陈阳的过命交情,哪怕他真的有什么要求,我也只

能尽可能的满足了,就怕他要的太多,我不好给他啊……’

不管是敷衍还是认真吧,总之所有人的目光再次回到了手提箱上,韩菲深吸了一口气,她把手提箱缓缓的打开,一套粉色的胸衣就出现在了这间房子的所有人目光下。“唔……”纪和光只是看了一眼,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出彩的地方,不由得微微有些失望,但还是转头对陈阳道,“老弟,这内衣还是很可爱的嘛,款式很独特,不过嘛,咱们

一群大老爷们儿,看这个……”

韩菲知道,纪和光现在已经不愿意多了解这款产品了,她一咬牙,连忙开口道,“纪总,您看,这是实验数据,还有胸部轮廓变化模拟图。”

说着,韩菲就拿出了手机,播放早就准备好的幻灯片。一开始的时候,纪和光倒是不愿意多看,但是看到后面的时候,神情越发的严峻起来,他微微皱眉,一直等幻灯片播放完了,身旁一直保持着清醒的廖秘书附耳贴在纪和

光的耳畔,他刚想说话,纪和光却一摆手。

“陈阳老弟是自己人,跟我有过命的交情,而且还曾经救过我的命,我们兄弟之间,没什么好隐瞒的,你有话直说便好了。”纪和光这般道。

廖秘书想了想,也不好违背自家老板的意思,于是抬眼看了看韩菲,然后才把目光放在了陈阳的身上。

“陈先生,您所提供的实验数据,是否属实?”廖秘书是曾经在老鹰国留学的经济学博士,虽然对于生物科技一窍不通,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从这些数据中嗅到商业机遇。

陈阳傲然一笑道,“所有实验数据,全部属实,我以我的荣誉起誓。”虽然仅仅只是这么一句话,但是在场的三个人却各有不同的反应,首先廖秘书自然是眉头微皱,略微的有些不确定,但是纪和光却双眼微眯,有精光从眸子里闪烁出来,

至于韩菲,则是忍不住的眸光巨震,她万万没有想到,陈阳选择了无条件的信任自己,因为从始至终,陈阳就没有问过她实验的事情。

这种信任,就像是信任自己一样,陈阳斩钉截铁,毫不拖泥带水,语气之中不但充斥着信心满满的高傲,更加充斥着一种刺破云天的威势。“嘿嘿。”纪和光笑道,“陈阳老弟自然是不屑于说谎的,也没有必要说谎,唔,咱们都是自己人,陈阳老弟,现在不妨就把话挑明了说吧,关于这项技术,你打算怎么处理

?”陈阳知道,纪和光既然是这么说话了,那就是把自己真的当自己人看了,不愿意继续含含糊糊下去了,但是陈阳得目的也达到了,这项技术,还有产品,顺利的进入了纪

和光的眼里。“哈哈。”陈阳笑道,“既然老哥这么说了,那么我就给句痛快话好了,这项技术,是跨时代的发明,一旦进入市场,那就绝对是垄断级别的大杀器,所以老哥,现在我就想

要一笔投资。”

纪和光的眉头皱了起来,投资这种事情,哪里有买断技术赚的多,一时间,他犹豫了起来。韩菲经历了那么多的失败,自然是明白纪和光现在在想什么,无非是想要买断这项技术罢了,其他的投资商所要求的,也大多都是这样,甚至有人提出拿走样品和实验数

据的,但是都被韩菲勉强逃走了。

现在难道又要重蹈覆辙了吗?

韩菲这般想着,忍不住的就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而在韩菲的身旁,陈阳微微一笑,他拍了拍韩菲的肩膀,微微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放心。”

这句话,陈阳的声音并不算有多小,所以纪和光也是听到的,想了想,纪和光一咬牙,他开口道,“注资可以,但是,明月集团要占股。”虽然纪和光现在喝了不少的酒,但是他在生意场上,向来是保持着敏锐的眼光,和沉稳的心态的,所以他把明月集团这几个字咬的很重,一方面是在提醒陈阳,一方面也

在警醒自己,自己现在代表着的,已经不是个人了,而是整个明月集团。“好。”陈阳眼皮都不眨一下,张口就答应了,并且紧接着追问道,“那就不知道明月集团打算注资多少,又打算占股多少了。”

打工女仆是少女偶像?!

打工女仆是少女偶像?!第二集

唐凯轩感觉像是做梦一般,刚才明明他都做了最坏的准备。

“我就说逸风哥肯定不会让你失望的,现在你相信了吧?”刘娜走过来悠悠道。

唐凯轩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相信相信,杨总就是无所不能。”

“刚才发生什么事情了?”杨逸风观察细微,从刚才他把车子开过来时,就觉得他们的行为有些不对劲。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你们一个个好像惊魂未定的样子?”有这种感觉的不止杨逸风一个人,叶紫潼也察觉到了。

萧妍叹一口气,“别提了,几分钟之前,有一伙人刚刚从这开过,二话不说就拿刀砍向唐凯轩,要不是我行动迅速,估计他就会有生命危险。”

“啊!居然还会有发生这种事情?可是今天的行动没有几个人知道啊,而且那伙人不都是被逸风给处决了。”叶紫潼不解的看向杨逸风。

杨逸风的脸色倏地变冷,“你有没有看到他们的车牌号或者装束?”

萧妍摇摇头,“天太黑,车牌号我没看清楚,而且,他们都是戴着面具的,看不清楚容貌,不过他们手中拿着的是忍刀。”

“忍刀?这不就是倭国人干的?”叶紫潼抬手掩唇惊呼。

杨逸风双拳握紧,黑眸泛起狂风暴雨,“又是倭国人!老子倒要看看究竟是哪路倭国鬼子在背后搞鬼!”

“他们还敢跑到我们这里行凶,明显就是太嚣张了!逸风,你一定要好好查查,要不然这伙人肯定会贻害四方,给我们带来大麻烦的。”刘娜担忧的补充一句。

杨逸风眉头紧锁,“放心,这伙人,我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把他们给找出来!”

大家看到杨逸风阴冷噬骨的面容,顿时吓得脖子一缩,就连小女孩都忍不住往唐凯轩的怀里缩去。

“外面实在是太冷了,大家有什么事情进去说吧。”萧妍招呼一声,缓解这里紧张冷凝的气氛。

很快大家一一走向公司大厦……

…………

郊区庄园。

“北原英泰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快!快找人把他救活!我还有很多事情要问他!”服部小藏看见快要奄奄一息的北原英泰,脸色大变,赶紧招呼人救治。

很快几个人把北原英泰给抬下去救治了。

服部小藏坐在沙发,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眸中浮现阴狠,“先是西美子,现在又是北原英泰,杨逸风,我还真是小看你了!”

随后服部小藏朝旁边的人挥挥手,“等北原英泰醒了马上来报!”

“是,服部小藏大人。”忍者急匆匆离开。

…………

清晨一早,温暖金灿灿的阳光从外面照射进来,令人感觉很温暖。

杨逸风伸个懒腰,起床洗把脸走出去,就看见几个女人闹做一团,气氛和和美美的。

“你们几个今天倒是起得早。”杨逸风走过去,坐在他们中间。

刘娜跑去倒了一杯水递给杨逸风,杨逸风接过,喝一口。

“今天天色如此之好,自然我们不能贪睡。”萧妍笑着说道。

杨逸风呵呵笑了笑,刚要端起水再喝一口,就听到叶紫潼叹一口气,“这帮倭国人,阴魂不散,处处找我们的麻烦,但现在我们连人影都没看见,想想就浑身不自在还窝火。”

“没错呢,我只要一想到背后有一双倭国人的眼睛在盯着我们,我就感到恶心,更别提睡觉了。说起来,我昨夜可是一夜失眠啊。”萧妍揉了揉疲惫的眉心。

杨逸风慢慢放下水杯,“这个你们无需担心,在看来,需要忌惮的应该是他们,否则他们不会采取如此隐蔽的方式来跟我们作对的。”

要是敌人真的厉害,犯不着这么畏头畏尾。

刘娜眼睛一亮,“这话说的没错,想想昨日逸风哥的举动肯定够膈应他们一段时间的。”

正当大家的心情渐渐变好,热论讨论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一阵敲门的声音。

杨逸风轻蹙剑眉,最后看向刘娜,刘娜利索的跑去开门。

不多会儿,一个可爱甜美的小女孩拉着唐凯轩的手走了进来,她笑得眼睛都快眯成了一条线,礼貌的跟这里的人打招呼。

当然她最喜欢的就是杨逸风,在她看来,昨晚杨逸风的表现简直是帅呆酷毙了。

杨逸风邀请他们坐下,萧妍和刘娜他们忙着倒茶还有把零食拿出来放在小女孩面前。

小女孩的眼睛顿时亮了,笑眯眯的说了些谢谢,这些女人被她的表情萌住了。

“你们一大早来是?”杨逸风看向唐凯轩。

唐凯轩摸了摸他妹妹的脑袋,眸中满是宠溺,听此,他这才转头看向杨逸风,“我在这里已经叨扰你不少的时间了,说来也是不好意思。还有我父亲给我打电话,一直催促我们回去,他也是想见我妹妹了的。”

杨逸风点点头,淡笑,“那好,我派人负责保护你们的安全,把你们送回去。”

“这样真是太好了。”唐凯轩倒也清楚他们现在的处境,他不敢拿他们的生命开玩笑。

“大哥哥,你这里好漂亮。还有姐姐们长得也好美。”小姑娘一遍咔擦咔擦往嘴里塞着薯片,一遍含糊不清的说道,那小模样简直萌死大家了。

“真是太可爱了。”这是那些女人们的心声。

杨逸风轻笑道:“你要是喜欢以后可以过来跟这些姐姐们玩。”

“真的?”小女孩睁着清澈亮丽的水眸满是希冀。

杨逸风笑着点点头“当然。”

“真是太好了。”小女孩高兴不已,拍了拍手,走过去就亲了杨逸风的脸颊一下。

杨逸风一愣,随即笑着摸了摸小女孩的头发。

随后杨逸风拿出手机打给手下人安排。

唐凯轩带着她妹妹走了。

杨逸风和大家也陷入了短暂的安静中。

“逸风,你有什么想法没有?我们现在一点线索都没有,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萧妍单手托腮,歪头看向杨逸风,首先打破了平静。

杨逸风敛眸,靠在沙发端起水杯喝一口,“线索不是没有。”

打工女仆是少女偶像?!

打工女仆是少女偶像?!第三集

路过一家酒楼时,凤玲珑突然凤眉一挑,计上心来。

“乐康,饿了吧?我们就去这家酒楼吃饭怎么样?”她侧头冲乐康露齿一笑。

乐康看了看酒楼的气派宏伟,吓了一跳,面露迟疑:“可是姐姐,这家酒楼是炼药之城里最贵的呢。”

“怕什么?姐姐我现在有的是钱。”凤玲珑得意地摸摸腰间钱袋,那里头装着好几百金币呢,吃一顿饭绰绰有余了。

随后,凤玲珑拉着乐康走进了酒楼。

轩辕南自然也跟了进去,但他不知道尴尬处境即将等着他。

凤玲珑在炼药之城本来就很有名,这次救回三十名炼药师之后,那就更是大名鼎鼎了。

“凤姑娘,请问想吃点什么?”酒楼小二殷勤上前招呼,态度恭敬。

在酒楼茶楼里做事的,都是炼药天份很低的人,炼药赚不了钱,自然只能靠这些来赚钱糊口。

“有什么好吃的都上来吧。”凤玲珑很随意地说道。

“好咧!”小二正要下去,突然被凤玲珑叫住了:“等等!”

凤玲珑眉一挑,看向不请自坐的轩辕南,唇角微勾:“两人份,明白吗?”

小二一愣,随即明白了凤玲珑的意思,立刻点头:“好,好,两人份,凤姑娘放心。”

说完小二就下去了。

轩辕南的脸色黑得能滴出水来,她如今,就连和他一起吃顿饭都不愿意了?

凤玲珑神态怡然自得,完全无视了轩辕南。

乐康夹在中间,倒是有点觉得不自在。

等饭菜上桌,小二真的只给凤玲珑和乐康两人盛了饭,菜也几乎全摆在两人面前。

南帝对于炼药之城来说,算不得什么,而凤玲珑现在是百里苏隐的关门弟子,又救了三十名炼药师的性命。

两者之间,小二当然会很轻易地偏袒凤玲珑了。

轩辕南脸色黑黑,沉声冲那小二说道:“来者是客,朕要点菜。”

她不请他吃,他不会自己买吗?轩辕南心里一时也有些赌气。

小二看了凤玲珑一眼,见凤玲珑神色淡然,就皮笑肉不笑了一下:“南帝想点什么菜?”

“跟她一样!”轩辕南从身上摸出钱袋,重重丢在桌上。

大有,摆阔赌气之意。

凤玲珑一瞥那沉甸甸的钱袋,嘴角若有似无勾起一抹讽笑。

小二迟疑了一下,像是猜到了什么,于是上前打开那钱袋一看,果然里面是轩辕国流通的银两。

“抱歉,我们酒楼只收金币。”小二看见银子如同看见石头一样,笑着将钱袋推回到轩辕南面前。

金币?轩辕南俊美脸庞闪过一丝愕然。

忽然,轩辕南看向了凤玲珑,眼里露出些许恼怒:她故意的!

凤玲珑似笑非笑瞥了一眼轩辕南,一副‘我就是故意的你能拿我怎么样’的表情。

轩辕南心里那个怄啊,万万没想到凤玲珑把他带进了坑里。

他好歹也是堂堂九五之尊,现在进了酒楼居然没钱吃饭!

不走,看着凤玲珑和乐康吃,没面子。

甩手走人吧,似乎更加没面子。

憋了一股气,轩辕南脸色阴沉盯着凤玲珑:“茗玉,你当真一点都不念旧情?”

“你叫错人了。”凤玲珑一脸云淡风轻,她现在真的很讨厌‘茗玉’这个名字。

金玉有本质,焉能不坚强。钗头玉茗妙天下,琼花一树真虚名。

那浮浮沉沉十年光阴,提醒着她曾陷入一段多么可笑的爱情当中。

轩辕南如今的穷追不舍,让她很想问他一句:杀了我全家再来和我破镜重圆,你自己觉得恶不恶心?

如果是迫不得已也就罢了,偏偏这悲剧原本可以不用发生。

既然他已经在皇位和她之间选择了皇位,就不要妄想她会回心转意。

鱼与熊掌,从来就不可兼得。

“好!”轩辕南轻一拍桌,脸色冷然起来:“既然如此,也就别怪朕要挟你了。”

凤玲珑凤眸微眯,他什么意思?

轩辕南笑容清淡起来,语气慢条斯理:“听说,炼药之城外的火山地带,出了个火山神,要求你必须将朕带去见他,是吧?”

凤玲珑停下筷子,咽下口中饭菜,冷冷地看着轩辕南。

轩辕南,你又想干什么?

“既然玲珑对朕不满意,那么……在玲珑对朕满意之前,朕都不急着去见这位火山神。”轩辕南起身,信步走到凤玲珑身边,紧挨着她坐下。

他笑容忽地有些邪魅:“玲珑,可明白朕的意思了?”

凤玲珑攸地起身,‘啪’一声将筷子一折为二!

“我可以骂你卑鄙吗?”她一脸冷意地看着他,眸子里满是讥讽。

轩辕南,你也就这点出息了。

“随你怎么说,反正你已经讨厌朕了,朕不在乎你再多讨厌一点。”轩辕南被那双淡漠的黑白明眸冷冷看着,心里揪痛,面上却装作若无其事。

“乐康,饭菜打包,我们走!”凤玲珑甩出一百金币在桌上,懒得再多看轩辕南一眼。

乐康连忙就去小二那儿说了一声,小二拿来饭菜篮子,连盘带菜装了进去。

都是炼药之城的人,自然不担心盘子不退还什么的。

凤玲珑很快带着乐康回到宅子里,并贴了一张纸条在门口。

看到门口那张纸条的人,都有些忍俊不禁。

那纸条上写着清秀有劲儿的一行大字:狗与轩辕南不得入内!

轩辕南第二天才看到这张纸条,当场脸色就绿了。

用脚指头想想也知道,这回凤玲珑是真的被惹火了。

一连数日,凤玲珑都闭门不出,专心炼药,一来换钱二来练手法。

三来么,当然是免得看见轩辕南那张让她火大的无赖脸。

她怕一个忍不住,失手把他给宰了!

乐康当然知道凤玲珑最近心情不好,一直也就乖乖的不敢多嘴。

只是这一日乐康被白弘业找上之后,就不能不开口了。

“姐姐……”乐康混在凤玲珑身边一整天了,一直犹豫到黄昏才敢小声开口。

“嗯?”凤玲珑醉心于炼药,倒也很快把轩辕南忘得一干二净,显然今日心情还不错。

也是看见她心情还不错,乐康才敢开口的。

“白长老今天找我……”乐康小小声说道,“离火山神给的半月时间快到了,可南帝还是不肯去见火山神,还说……”

凤玲珑抬起了头,眸色有些冷。

乐康吓得一个瑟缩,半天才有勇气继续说了下去:“南帝还说、说要姐姐陪他一起去,他才肯去。”

凤玲珑五指攸地收紧,几株炼药原材顿时被她捏碎。

凭什么?

他凭什么要她陪他去?

凤玲珑真想去找轩辕南,好好扇轩辕南几巴掌,可她突然想到赫连玄玉那日所说的话,眸中火焰便渐渐熄灭了。

她在气什么?

如赫连玄玉所说,轩辕南并不是害死她风家满门的真正凶手。

他不过是在皇位和她之间选了皇位而已。

可她仍旧会生气,会愤怒……

难道,她是真的没有完全放下那十年的过往?

凤玲珑表情落寞地站在落落余晖下,蹙眉静思。

乐康正惴惴不安,忽然凤玲珑就一个霸气转身,吓了他一跳!

正要道歉,却听凤玲珑语气平淡:“好,我去!”

咦?是他听错了吗?乐康面露疑惑。

这些天他也听了不少她和轩辕南的事情,得知她全家竟是被轩辕南所杀,所以来这一趟之前……他真的准备好被她撵出门去了。

“你没听错。”凤玲珑看着乐康,有些好笑。

在如此单纯、心事全在脸上的乐康面前,她不会读心术也知道他在想什么了。

“姐姐,你真的答应陪南帝去火山地带?”乐康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是的。”凤玲珑肯定地点头。

“为什么?姐姐应该很恨他啊。”乐康脱口而出,说完才觉得自己似乎不该这么问。

正想道歉,却听凤玲珑语气淡然无波地飘出一句:“没有爱,哪儿来的恨?”

咦?乐康一怔,这么说姐姐不恨南帝?

“好了,小孩子家家的这么八卦做什么,还不赶紧去炼药?”凤玲珑不愿再提轩辕南,扳过乐康双肩,把乐康推了出去。

乐康走后,凤玲珑静静地坐着,手指无意识抚摸凤鸣鼎。

赫连玄玉说得对,她应该彻底放下了。

她可以讨厌轩辕南,但却没必要恨轩辕南。

如果心里有恨的话,代表爱还没有完全消失。

而一想到她内心深处竟然对轩辕南还有感情,她就无法原谅自己,也感觉对不起赫连玄玉。

“赫连玄玉,你放心,我不再恨他了。”凤玲珑紧紧握住凤鸣鼎,美眸里透着一丝坚定,一丝柔情。

第二天,凤玲珑神色淡然地出现在轩辕南面前。

她穿了一身素色衣裙,淡淡而立,如同百花中最不起眼但却最怡人双眸的小碎花。

“你不是要我陪你去火山地带吗?走吧。”凤玲珑眸色平静如水,淡淡地看着轩辕南。

轩辕南微微一愣,一阵陌生情愫忽然就席卷了他的心。

这样的凤玲珑,让他有点不太能适应。

就好像,她恨他、讨厌他、针对他,至少表明他对她而言还是不一样的,但她如此淡然……

便如同她和他再也没有任何联系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