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美少女家政妇

不良美少女家政妇
  • 主演:平井七菜子,稲葉凌一,倖田李梨,けーすけ
  • 导演:藤原健一
  • 地区:日本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日语
  • 年份:2012
Miki(平井菜菜子饰),曾经是洋基队的球员,但现在正在努力做一名管家。三木用自己的勇气战胜了一个有理由的家庭,但这次她工作的佐久间一家却很奇怪。三木得知退缩的大儿子、精神不稳定的大女儿、记忆障碍的母亲接班管家陆续离职,顶级成人偶像平井菜菜子以女性为主题横冲直撞!新洋基系列诞生!!!

不良美少女家政妇第一集

君令仪挑挑眉,长吁了一口气,不再胡思乱想。

带着慕烟出来玩是为了开心,别因为秦止扫了兴致。

三枚飞镖握在手心里很冰,她将飞镖藏在袖子里,随着人流向梅林最中间走去。

梅林的中间是一处宴席厅,是梅林主人准备好的地方。

宴席厅不小,还有个大大的院子,将最好的梅花都种植其中。

雪落不扫,梅花相伴,倒是别有一番意境。

梅林主人每年都会在梅花盛开之时举办七八次宴会,用梅花牌做门票,赚些银两。

梅花牌很贵,所以来的人不是权贵便是商贾。

每次宴席的主题也不相同。

正如君令仪没来成的那一次主题是琴棋书画。

喜爱琴棋书画之人买了梅花牌,都可以带着自己的宝贝前来,以才智会友,赏梅同乐。

而这一次的主题是心心相印。

说白了就是相亲宴加约会席。

君令仪在门前听着主题,忍不住扯了扯嘴角。

本想随便来看看梅花,怎知道居然赶上了群体撒狗粮的主题。

罗霄忘了给君令仪和慕烟梅花牌,小厮自然将两人拦在门外。

好在罗霄看到他们的时间及时,将两人领进了宴席厅。

穿过院子,便是宴席厅的室内了。

室内很大,再加上烧着炭火比较暖和,此刻宴席开始,众人多聚集在这里。

屋内皆是关于梅花的东西。

梅花的画,梅花的花瓣和枝干拼接的工艺品,还有清晨刚折的梅花放在花盆里,依旧带着迎接阳光时候的娇艳。

君令仪左右瞧瞧,却没看见秦止,也没看见燕宁。

她忍不住问道:“罗叔叔,燕宁人呢?”

一提到燕宁,罗霄便没有好脸色,他哼了一声,道:“又上茅房了,我去看着他,别让他跑了,梅花牌给你们,你们随便逛。”

“嗯。”

君令仪接过梅花牌,见罗霄火急火燎地跑了。

她摇摇头,低头时却见慕烟的目光看向一边,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君令仪抬眸,见慕烟看向的地方是摆着糕点的桌子。

她笑着摇摇头,和慕烟一起过去。

刚到桌子底下,慕烟便三两下爬到凳子上,拿了一块梅花糕咬了一口。

一看到好吃的,他的眼珠子恨不得都黏上去。

君令仪坐在他旁边,也拿了一块梅花糕吃。

梅花糕入口,虽是用晒干的梅花瓣研磨做的,可花香味还是很浓郁,沁人心脾,甚是好吃。

只是糖加的多了,讨小孩子的喜欢。

“别吃太多了,小心牙和嗓子。”

“嗯。”

慕烟应着君令仪的话,可动作却没有半点答应过的样子。

君令仪又咬了口,心下轻动,若是有机会能够见到梅林的主人,她倒是挺想买一批花瓣回去,做些梅花糕给慕烟吃。

慕烟和君令仪正吃着,忽是一名女子站在两人面前,开口道:“请问,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君令仪一怔,看见自己的身边还有个空板凳,开口道:“当然可以。”

女子坐下,君令仪的目光扫了她一眼。

女子看起来和她年纪相仿,模样也端庄。

身上披了一件艳红色的披风,披风上的花纹为蜀绣勾勒,属上乘绣品,额间坠了两颗珠翠,虽不多,玉色却极好,想来应是个富贵人家的姑娘。

若是把这一身行头拿出去当了,怎么也能卖个百十两银子。

女子坐下,又抬眸看着君令仪。

君令仪也觉得自己的目光有些不太礼貌,低下头继续吃自己的梅花糕。

却是女子托腮看着她,道:“小女子名唤李玉儿,敢问公子名讳?”

君令仪的眸间轻动,道:“君十三。”

李玉儿看向慕烟,又问道:“这位是?”

“我弟弟。”

慕烟专心致志地吃梅花糕,注意力全部在李玉儿身上。

李玉儿应了一声,却给君令仪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君令仪狐疑看着她,她是在……查户口?

李玉儿清了清嗓子,又定定看着君令仪道:“公子觉得我如何?”

“啊?”

君令仪懵了一下,眨眨眼看着李玉儿。

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古代相亲宴之搭讪?

李玉儿见君令仪不答,眉宇间带了几分严肃,目光更是认真,“本来我也很反对以嫁人为目的见一个我本来就不认识的人,可刚才公子从门口进来的时候,我的目光便被公子吸引了,我就是公子今日要见的人,不知公子对我的印象如何?”

简洁明了的话映着李玉儿爽快的眼眸。

君令仪思索了半晌,道:“姑娘是不是认错人了?”

李玉儿叹了口气,又严肃道:“或许公子也和我一样,不喜欢这种用夹板锁上强按头的亲事,但我觉得我们可以相处看看。”

话语之间是落落大方,干脆利索。

相比之下倒显得君令仪有些小家子气。

君令仪的表情有些别扭。

可是……她今天真的不是来相亲的啊?

还和一个女的?

尴尬的气氛在君令仪和李玉儿之间蔓开,君令仪张了张嘴,却一时不知该怎么解释。

她想了想,道,“我最近,还没有这方面的……想法。”

女孩子如此大胆地说了出来,君令仪总不好驳了人家的芳心,只能说的委婉一些。

“但公子的父亲却不是这么想的,或许我不是公子喜欢的类型,但我真的很喜欢公子,特别是公子看着你弟弟笑的时候,甚是温柔。”

李玉儿说着,眼眸中含了几分情谊。

君令仪暗叫难办,正想着该如何说话才能不伤芳心,却是一声熟悉的声音响起,道:“李姑娘,你怎么坐到这儿了?叔叔找了你很久都没找到。”

话音落下,君令仪向着声音的源头看去,见罗霄正笑着走过来。

李姑娘?

她侧过头看了看李玉儿。

所以,这厮是燕宁的相亲对象?

她的身子向后撤了些。

之前和燕宁抢秦止已经够有罪恶感了,这要是再把李玉儿抢了,燕宁不得和她拼命。

她捏了捏自己的眉心。

人长得帅,果然有诸多烦恼。

李玉儿起身,脸上的笑容有些失落,却也很有礼貌,道:“罗叔叔,我已经见过君公子了。”

“君公子?”

罗霄狐疑向着君令仪看了一眼。

李玉儿看着罗霄的表情也有些奇怪,道:“是呀,刚才罗叔叔将君公子带进来的时候,我刚好瞧见了,罗叔叔在我怕君公子紧张,就自己先来见见他。“

不良美少女家政妇

不良美少女家政妇第二集

第418章 托付一生

医院走廊内,婆婆一听说要报警,就吓得连魂都没了,她胆怯的看着滕柯,支支吾吾的说道:“你真的报警了?”

滕柯面色冷峻的说道:“我报警与否,全都取决于你。”

很明显,滕柯的意思,就是让婆婆马上离开这里。

婆婆的士气明显被削弱了一半,她恐惧又痛恨的瞪着我和滕柯,语调发虚的说道:“好!我可以暂时离开这!但是蒋勤她欠我的那一万块彩礼钱,她是一定要还给我的!这是我跟她的事!你们管不着!”

我和滕柯都没说话,接着,婆婆就灰溜溜了离开了这里。

婆婆走后,病房里的护士刚巧在这时走了出来,护士看我和滕柯还在,就说道:“你们去休息区或者输液室等一下吧,手术可能会很久,因为还要做一系列的检查,等所有手术和检查都结束了以后,我去通知你们。”

我点了点头,道了谢:“谢谢你了。”

回身,我拉着滕柯的说:“走吧,去我哥的病房坐一会儿。”

我和滕柯去了唐萧的病房以后,刚巧母亲也在病房里,母亲正在沙发上切着水果,看到我和滕柯的时候,母亲的神色先是迟钝了一下,但还是礼貌的起身问了好。

滕柯很客气的回了礼,母亲就悄悄的把我拉到了一边,说:“你怎么把他带来了啊?来看你哥?”

我安抚着母亲的手臂,说:“妈,这件事说来话长,哥怎么样了?”

母亲的脸色有了缓和,“迹象很好!状态也很稳定,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有他们说的那种奇迹。”

说到所谓的“奇迹”,母亲还是失落了一下,因为我母亲就是医生,对于唐萧能不能醒这件事,她心里很清楚。

百分之九十的概率是不能,剩下的百分之十,是留给人奢望的。

说完,母亲指了指沙发上的位置,冲滕柯说:“小滕你坐吧!不用客气。”

滕柯倒是安静的坐进了位置里,他看了看我,接着冲我母亲说道:“伯母,我和未晚的事,不知伯父和您说了没有?”

母亲顿了一下,接着点点头,“嗯……”

滕柯直入主题,“我这边,打算办一场婚礼,所以想征求一下……”

滕柯的话还没说完,我母亲就打断了他,“小滕啊,对于你和未晚的事,其实我和她爸,一直都觉得挺牵强的。你们一路走到现在,很不容易,不过,很多人也都不看好!我女儿呢,我最清楚她是个什么性格的人,她性子软,重感情,其实未晚她挺单纯的,因为从小到大,我们都没让她吃过什么苦。”

听了母亲的话,我心情难过的抓了抓她的手腕,母亲继续道:“我说句不好听的,之前她和周子昂结婚的时候,我和她爸,是极力反对的。因为周子昂那个孩子吧,心思太多了,而且家庭环境,也挺不尽人意的。但我们想着吧,婚姻是要两个人感情到位才行,如果我们强行拆散他们俩,那未晚肯定会伤心,所以,就顺从她了。可这一次我们顺从了,得到的结果,却是未晚的离婚和被伤害。”

母亲叹了口气,眼睛里莹着闪烁,“我和未晚爸,是真的很爱未晚,毕竟我们就这么一个女儿。而且现在,她哥出了这样的事,我们就更加的,把注意力放在了未晚的身上。如果,未晚再出什么差错的话,我和她爸,都会承受不住的。”

母亲转头看了看我,她的另一只手搭在我的手背上,冲着我说道:“你的第一次婚姻失败了,我们一家人都跟着你难受,所以,妈不想再看着你第二次受伤害了。以前,是我和你爸愚昧,随随便便的,就让你结婚了,这一次,不会这么草率了。我们宁愿你单身一辈子,都不希望,你再因为感情上的事而吃亏。”

母亲的心,我是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了,而滕柯听了这些话以后,他的表情变得很沉重,因为母亲字里行间的意思,都是在拒绝滕柯。

滕柯一时间说不出话,为了打破这僵硬的气氛,我笑着开了口,“妈,那些都过去了,这世上会有几个周子昂啊!我第一次得到了教训,以后肯定不会了!”

母亲摇了摇头,她笃定的看着滕柯,说:“小滕,我理解你现在想和未晚结婚的心情,毕竟你们年轻,年轻人都冲动,这是人之常情。但是,你和未晚到底是不是真的合适,我希望你能好好考虑一下。”

母亲微微颔首,“之前未晚的父亲,是希望她去澳大利亚留学的,而且我们都觉得,她的年纪不大,出去留学充充电,回来刚好三十左右,正是成家的好时候。现在的孩子结婚都晚,我还是希望,我们未晚,能先把自己的事业搞定,让她好好的看看外面的世界,享受生活,然后再去抉择,自己到底要过什么样的日子。”

说完,母亲冲着滕柯放松的笑了笑,“你应该能理解我们做父母的心情吧,我想,你的父母应该也是这样认为的。”

面对母亲的苦口婆心,我和滕柯都不知所措。

我能预料到母亲会反对我,但没想到,她会给出这么多的理由。

母亲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在理,说的让我和滕柯,没办法反驳。

气氛僵持了好一会儿,滕柯忽然开了口,“未晚出国深造的事情,我不反对,我现在的想法,就是先把婚礼办好,毕竟我和未晚,已经是合法夫妻了。如果你们觉得,现在就让未晚进入妻子的角色太早,那我完全可以等,等她留学回来,我们再考虑一起生活的事情,这些事对我来说,都不是问题。”

当一向话少的滕柯,跟我的母亲说出这些心里话的时候,我完完全全觉得,我找对人了。

这个男人,是值得我托付一生的。

面对滕柯的执意,母亲沉默了小一会儿。

忽然,母亲微微的叹了口气,说道:“你们俩的事,具体要怎么整理,以后再慢慢商量吧!而且,这不是我们一方就能决定的事,我们怎么都要和你的父母见一面的,如果大家的意见一致的话,我们才能谈接下来的事情。”

不良美少女家政妇

不良美少女家政妇第三集

“你们够了吧?”

厉景琛在两人目光都能缱绻缠的恨不得滚到床上去的样子,终于出声打断两人。

许诺微微不好意思收回目光。

“怎么了?景琛?你有什么事儿?”

“我没事儿。”

“哦,那你俩做什么?”

“我没事儿就不能来吗?妈,你这是要抛弃我这个儿子了?”

许诺笑起来,“你说什么呢?别闹,不是小孩子了。”

“呵呵!我虽然不是小孩子,也成年很久了,但是,你们夫妻,在我面前,就不能节制点?这么肉麻,少儿不宜。额……当我是少儿吧。”

许诺:“(⊙﹏⊙)b”。

“你可以回你的司令府。”厉漠南冷冷的回复。

厉景琛挑眉,“哎哎哎,爸,别忘了,相亲相爱啊!”

厉漠南语塞,不说话了。

这会儿,轮到厉景琛得意了。

许诺不是没察觉到父子两人之间的气氛,只是好几次,她也懒得管了。

“行吧,孩子是跟父母住在一起的,而且你也没结婚,这没什么。不过,要是我们有客人来,你得注意点啊!别露面,让人看到就不好了,影响你爸爸在军中的打拼。要是让人知道他跟你有关系,那他努力,肯定会被人打上你的标签的。”

啧啧,这就维护上了。

厉景琛不承认自己其实真有点吃醋。

因为妈妈对父亲的在乎,根本就是多过对自己的在乎。

厉景琛想了想,忽然觉得没趣,干脆起身,回了房间。

而许诺这还没说完呢,看了看厉漠南,有些搞不懂。

“怎么了这是?生气了?还是怎么了?”

厉漠南知道,但是,却只是道,“也许是太累了。他最近挺忙呢。”

“是啊,年纪轻轻,就是联盟总司令,我都无法想象咱儿子是怎么坐上这个总司令的位子的。他甚至比你还厉害呢。”

厉漠南吃醋了。

搂住许诺,倾身,“比我还厉害?”

许诺噗嗤一笑,“你也她小气了吧?咱儿子这还不是青出于蓝?你这个当爸爸的应该骄傲才是啊!吃什么醋?”

“恩,就是吃醋。”

厉漠南实实在在的承认了,许诺忍俊不禁。

凑过身子去,趴在厉漠南的胸口,故意的声音娇娇,嗲声的说。

“老公,不要吃醋啦,我最爱的,是你,还是你。”

这小女人绝对是故意的。

刚才下去的欲望,还是那么容易被撩拨起来。

其实,厉漠南真的憋了很久了,从小女人怀孕,他们之间就没有过,中间可以做的那段时间,他又参加南风集训,回来之后,就到后三个月不能动了,一直到现在。

厉漠南数着日子,艰难的熬着。

等小女人生完,还得做月子,为了她的身体,做完月子还不能直接做,还得再等等。

想到这些,厉漠南的漆黑的眼睛,都要冒绿光了,幽幽的非常深邃暗沉,像是要把人吃了一样,吓的许诺缩了缩脖子,赶紧把手往身后藏起来,她不想再劳累自己的小手了。

而许诺这一举动,被厉漠南看在眼里,不由分说,捞过她的小手,紧紧捏着,故意的挠着她的手心暗示着什么。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