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情宝鉴前篇

催情宝鉴前篇
  • 主演:内详
  • 导演:内详
  • 地区:韩国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韩语
  • 年份:2009
◎Disc1【情欲伴侣】:故事简介497MB00:41:20贪玩玩出火複製人搞掂埋自己老婆谂谂点收科唯有增加情趣花臣要多金事业不如意,家中老婆恩熙也不尊重他,不给他做饭也不让他碰。偶然上网发现了複製人的服务,声称可以把一切做妥当,金穷途末路就贪玩一试。上班时遇上複製人的公司代表还以为是整人游戏,傍晚进屋前就听到老婆的呻吟声,偷窥看到原来是自己的複製人裸身作爱,以服侍其妻。恩熙显露出无比快慰的样子,更拥著複製人老公朦朦胧胧说了声我爱你。金晴天霹雳,想起自己竟没有让老婆这麽幸福过。只好在外留宿,专心管好事业;谁知,翌日上班发现複製人已把工作做好更获得老板前所未有的讚赏。金心灰意冷,想著要跟老婆作最后的道别,把她拥入怀中,恩熙却突然晕倒◎Disc2【性癖】:故事简介589MB00:41:37隔牆有声心动心痒成心痛纯属

催情宝鉴前篇第一集

在他的视线所及之处,整个药宗满目疮痍,还活着的药宗高手只有两个,一个是宋天放,一个是月明。

宋天放的实力本来就很强,刚才在修罗教教主的虚影攻击下,他虽然受了伤,但是不会有生命危险,而月明完全是因为运气好,出事的时候,月明刚好在林骁的旁边。

当毁天灭地的攻击落下的时候,燃灯古佛第一时间赶来救援林骁,顺道也救下了月明,否则的话,他只怕也已经一命呜呼了。

“义父!”

这个时候,月明也是发出了痛苦的呼喊。

在他的面前,是方白京的尸体。

作为堂堂十宗宗主之一,方白京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在了修罗教教主的攻击下,也是令人唏嘘。

看到这一幕,林骁有些感慨的摇了摇头,看着公羊迟,无奈的说道:“对不起,公羊兄,我辜负了你的信赖。”

毕竟在战斗开始之前,公羊迟已经把药宗的所有指挥权都交给了林骁,让林骁全权处理,林骁也安排好了计划,打算用最小的牺牲,营造出公羊迟被迫出山的假象,方白京的受伤,就是其中的一环。

本来计划进行的很顺利,‘斩龙’行动也已经成功,龙王被公羊迟强行杀死,剩下的慕容羊和慕容犬也不会是对手。

可林骁万万没有想到,一直都很低调的凤王身上,竟然有杀手锏——修罗教教主苦心栽培的虚影。

正是这道虚影,让局面发生逆转,害得药宗成了现在这模样。

“这不怪你。”

公羊迟听到林骁的话,苦笑着摇了摇头。

修罗教教主的虚影,是他们谁都没有想到的,弄成现在这样的局面,也不是林骁的责任,他又怎么能怪林骁呢。

就在这个时候,月明哭着看向了林骁,咬牙切齿的说道:“林宗主,你一定要给我义父报仇,让修罗教血债血偿!”

“放心,一定会的!”

看了一眼月明,林骁重重的点了点头,缓缓说道:“方宗主的仇,不仅是你一个人的仇,也是我们所有活下来的人的人仇!”

虽然慕容羊和慕容犬被留了下来,但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凤王和修罗教的教主,却依旧安然无恙,因此这个仇,当然是要报的!

“对!报仇!”

月明点了点头,伸出双手,看了看自己的手,月明又是一阵苦笑:“可是我的实力,如何能报仇啊!”

本来他一直觉得自己大罗金仙巅峰的实力,就算是放在整个中域也算是比较强的了,可现在到了真正的战场,出手的基本上都是半圣高手,甚至都是半圣巅峰级别的那种高手,在这种情况下,月明明白自己的实力根本不值一提。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林骁看了月明一眼,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只要你的意念坚定,那一切都不是问题。”

“十年不晚?哈哈哈哈……”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沉溺于悲伤中的公羊迟也终于开口了:“为了报仇,我已经等了几百年了,甚至为了躲避修罗教的追杀,我还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假死了一次,可现在我终究么能护住药宗,是我无能啊!”

“公羊兄,相信我们!”

听出了公羊迟话里面的自暴自弃,林骁忍不住安慰道。

他能够理解公羊迟的心情,等待了这么长的时间,但最终却是这个结果,公羊迟难以接受也是正常的。

“放心,我不会放弃的!”

听到林骁的话,公羊迟缓缓的抬起来头,坚定的说道:“我一定会替药宗报仇的!现在我们收拾一下,准备去器宗吧。”

“现在就去?”

听到公羊迟的话,林骁有些诧异。

毕竟刚才和慕容羊、慕容犬的战斗中,公羊迟也受了伤,这个时候去器宗,万一器宗的人突然发难,他们岂不是很被动?

林骁觉得,就算是要去,也应该等公羊迟的身体恢复好了再说。

“就是现在!”

听到林骁的话,公羊迟看向林骁,认真的说道:“我们既然是去投靠器宗,当然是要越悲惨,对方才越相信。如果我拖着伤势去器宗,他们对我们的怀疑,也就会越小,若是等到我调养好再去,只怕就错过了最佳时机了!”

听到这话,林骁也陷入了沉默。

不得不承认的是,公羊迟说的挺有道理,虽然他们这个时候去器宗,会危险不少,但同样的,在这样的状态下去器宗,可以最大程度的取得器宗的信任!

换句话说,这种‘卖惨’,可以让人更加的信服!

“好。”

犹豫了片刻,林骁还是轻轻点了点头。

正所谓‘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想要取得器宗的信任,不冒险是不行的。

见林骁答应,公羊迟也轻轻的点了点头,把幸存的月明和宋天放给叫了过来。

他们这一次去器宗,可以说是九死一生,完全不知道接下来会面对什么,在这样的情况下,公羊迟也需要交代一下药宗的‘后事’。

虽然药宗的大本营被彻底摧毁,但是为了施行计划,他们本来就转移了一部分药宗的精英弟子,让他们外出历练,因此药宗还是有不少幸存者的,这些弟子就是他们药宗的‘星星之火’,他当然要好好嘱托月明和宋天放弃。

“公羊长老!”

宋天放知道公羊迟要去器宗,还是有些不放心,可是却被公羊迟打断了,他深深的看了宋天放和月明一眼,开口说道:“别的话,就不用说了,你们两个只需要记住我刚才告诉你们的话就可以了!”

“是。”

月明和宋天放互相对视了一眼,认真的点了点头。

对于公羊迟对药宗最后的交代,林骁并没有兴趣知道,在公羊迟交代月明和宋天放的时候,林骁便已经到了外面等候。

公羊迟也没有交代太久,嘱咐了月明和宋天放一些事情,很快就出现在了林骁的身边,直接开口说道:“可以了,该交代的都已经交代好了,我们准备去器宗吧!”

催情宝鉴前篇

催情宝鉴前篇第二集

第二十一章兵进虎牢

其实吕布这一戟并没有想要罗成的性命,单单就是想让罗成让出一条道路,好让自己逃出生天。

果不其然,罗成身受重伤,跟本无法硬接吕布这一戟,唯有荡开阵脚,给吕布闪出了一条道路。

赤兔马荡开四蹄,载着吕布绝尘而去,霎时间踹营大军走的一个不剩,只留下联军大营一片狼藉。

韩彬哪里来得及管这些,赶紧安排罗成、窦仙童下去养伤,才有精力去照看那些残兵败将。

中军大帐里,袁绍暴跳如雷,这一次截营,渤海兵卒损伤足有两千之众,各大诸侯皆有不同程度的折损,却偏偏他渤海人马折损最多。

但吕布又是从他渤海营盘冲进来的,他有根本无法发作,只能自己在那里生闷气。

“韩彬!我以盟主的命令告诉你!今天必须拿下虎牢关!你到关里给我等着!我今天晚上在虎牢关城里看不到你,你就提头来见!”袁绍拍着桌子对韩彬吼道。

“启禀盟主,为联军开路,正是我身为先锋的本份!”下面还有两个伤员呢,韩彬可不不想在这个节骨眼和袁绍起什么冲突。玩意袁绍迁怒伤员,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盟主!我儿麾下大将罗成刚刚重伤,手下已无可用之兵,如何再去争夺虎牢?”韩馥站起身来,对袁绍说道。

袁绍一把从怀里掏出韩彬的军令状,对着韩馥冷笑道:“文杰,他手下人怎么样我不直道,但我知道他韩浩庭军令状在此,要我亲自给你读读吗?”

“这……唉!”韩馥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颓然的坐了下来。

话不多说,韩彬直接回到先锋营,点齐本部人马,带着岳飞和窦一虎,来到了虎牢关下。

其实来的时候韩彬心里还是有点发憷的。

因为吕布的武力值就摆在那里,一不留神可能就被吕布秒杀了,现在罗成重伤在床,只靠岳飞和窦一虎打败吕布,显然是不可能的。

不过韩彬明显多虑了。

在虎牢关下一通叫阵,出来的将官并非吕布,而是一员陌生的将官。

韩彬遥指此人,高声问道:“来将何人?温候何在?”

“某!高伯平!”来将骑在马上 ,高声喝道,“董太师刚刚急召我家温候回京,留我在此镇守。有我七百陷阵营在,尔等休想跨越虎牢关一步!”

高顺!

高伯平!

韩彬的眼中多了一丝凝重。

吕布账下八员大将能为人所熟知的,唯有张辽、高顺两人。

张辽乃是曹魏五子良将其中之一,自然不必细说。而高顺之所以能名声在外,和这七百陷阵营将士的关系是密不可分的。

可以说吕布账下最出色的军队就是这支七百人的陷阵营了。

岳飞把马往前一带,沥泉枪一指高顺:“高伯平!董贼无道,残暴不仁,某观你麾下将士精气神十足,料想是精锐之师,不如投靠过来,在我家主公麾下共谋大事!”

“忠臣不事二主,烈女不更二夫,我高顺大好男儿,岂能背信弃义?要战便战,休要多言!”高顺手擎大刀,正色道。

韩彬冲岳飞点了点头,岳飞一摇手中沥泉神枪,直接就冲向了高顺。

与吕布不同,高顺的名声更多的在于他麾下将士,而对于他本人的武功却只字未提,可见高顺的武力值并不是多么的高。

岳飞和高顺一交上手,以韩彬这个外行人都能看出岳飞将高顺死死的压制住了。

也就是几个回合的功夫,高顺转身拨马败走。冀州军顺势往上一冲,守城的士兵竟然从两边城门跑了出去。一座偌大的虎牢关,直接留给了韩彬。

韩彬压根没想到夺城可以夺的这么顺利,这下可把他乐坏了,心说我本来想虎牢关怎么也得打个十天半个月的,毕竟吕布不是那么容易说打败就打败的,可没想到一切都这么顺利,一战功成。

“进城!”韩彬直接下令进城,四千余的先锋部队浩浩荡荡的开进了虎牢关。另一方面韩彬直接派人去给袁绍送信。

站在虎牢关的城头,韩彬不住的摇头叹息。曾经一段虎牢关三英战吕布惹得无数少年热血沸腾,现在没想到自己就站在虎牢关上,而且还是自己亲手将一段热血沸腾的故事扼杀在了摇篮之中。

岳飞扶着城垛女墙,极目远眺,眉宇之间隐隐有一丝忧虑。

韩彬敏锐的发现了这一点。

其实是韩彬一直在观察岳飞,自然就发现了岳飞脸上的忧色。

“鹏举!拿下虎牢关,为何你脸上始终有一丝忧色呢?”韩彬不解的问道。

“主公!有一句话,岳飞不知当讲还是不当讲?”岳飞供手施礼道。

“鹏举但讲无妨!”韩彬摆手说道。

“主公你看!”岳飞一指关外,“虎牢关乃是通往洛阳的咽喉要道,洛阳东边的门户。虎牢关一丢,洛阳等于直接暴露在联军面前。董贼在西凉征战多年,不可能连这点常识都不懂!所以,某将感觉,此事有诈!”

“那依你之间,现在该当如何?”韩彬听岳飞这么一说,心里不由得也紧张起来。

“依末将之见,现在应当快速撤出虎牢关,以防不测!”岳飞果断的说道。

一旁的窦一虎不干了,掐这个公鸭嗓子说道:“岳飞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说咱们费死费活打下虎牢关,就连我妹妹、妹夫现在都下不了床了,咱们就这么放弃?那我妹妹,妹夫的伤岂不是白受了?不是容易就有诈,容易说明咱们冀州军厉害啊!你说是吧!”

说这话,窦一虎向韩彬怒了努嘴。

可韩彬可不是这么想的。

在这一刹那,韩彬一下子想到了小时候听得评书中,有许许多多类似的例子。

李世民被困三江越虎城!

薛仁贵被困锁阳城!

穆桂英被困诸差关!

宋太宗被困幽州!

刘秀被困昆阳!

无数个血淋淋的例子一下子在出现在韩彬的脑海中!

“快撤!通知本部所有人马,在最快的时间内撤出虎牢关!”韩彬立刻大声吩咐!

可韩彬话音刚落,只听得虎牢关西面八方人喊马嘶,无数人马人马如潮水一般涌向了虎牢关!

催情宝鉴前篇

催情宝鉴前篇第三集

简单来说,就是从男孩变成了男人,又变成了父亲。

许月不禁有些唏嘘,感叹物是人非。

就在这时,一道熟悉的女声忽然响起,“你们在说什么?这么开心?”

许月和贺东瞬间收敛了笑容,看向来人。

贺东拧眉冷声说道:“你不陪着铭宇,又来医院干什么?”

察觉到贺东的态度变化,许眉嫉妒地咬牙切齿,委屈的嘟着嘴,故意晃了晃手中的保温瓶。

“这不是想着许月贫血,所以就让保姆炖了些补汤送过来吗?”

许月诧异地望着她,这天是要下红雨了吗?从小就横眉冷对的许眉居然会给我送汤,不会在里面下毒了吧?

贺东闻言眉头微松,伸手接过保温瓶。瓶口一开,顿时一股香浓的肉香弥漫在病房里。

“咕……”

肚子不争气地叫了一声,害得许月简直想挖个洞钻进去。

“看来确实饿了。”贺东眉眼一柔,盛了碗汤递到许月面前,“来,喝吧。”

“谢谢。”许月伸手想接过却被他避开了,不禁疑惑地看着他。

贺东淡定地舀了勺汤递到许月的嘴边,“喝吧。”

瞬间,许月感觉到了许眉那杀人的目光。

许月尴尬地笑了笑,“不用了,我的手脚没问题,自己喝就行。”说罢,她直接抢过他手中的碗咕噜咕噜地喝起来。

虽然许月和许眉不和,但贺东毕竟是许眉的丈夫,许月怎么也做不出当着许眉的面,让贺东喂她喝汤。那不是存心要让两夫妻不合吗?

“就是,贺东你也还没吃饭呢,快吃吧。”一旁的许眉咬牙切齿地瞪了许月一眼,然后快速盛了一晚给他。

贺东这才收回目光,优雅地吃着晚餐。

不多时,他们两人用完晚餐。

许眉连忙又殷勤地拿出饭后水果,笨拙地切起来。原本还挺大的梨,被她削完也就剩下了一半,简直惨不忍睹。

但她却开心地切了一块递到贺东的面前,柔声说道:“来,老公,吃水果。”

那声音百转千回,甜到发腻,听得许月浑身鸡皮疙瘩都立了起来。

“你自己吃吧。”贺东眉头紧皱,嫌弃地避开了面前的梨,反而是伸手拿起颗新的苹果细细削起来。

他的手指修长白皙,简直就是天生的钢琴家。但做起这样的活却也利索,连皮都没断。

“哇,好厉害。”许眉惊呼了一声,得意地看着许月,“原来老公你还记得我最爱吃苹果,谢谢。”

许月无语地看着许眉,这姐姐从刚才开始就不对劲,现在居然又要在她面前秀恩爱,真是幼稚。

“给,你最吃的苹果。”

就在许月默默吐槽的时候,一颗削好的苹果突然递到了她的面前,那香甜的味道引得她分泌唾液。

但是这不是要给许眉的吗?

许月愣了几秒,连忙推辞,“不用了,既然许眉喜欢吃苹果,你给她吧。”

贺东淡淡瞥了许眉一眼,直接将苹果塞进许月的手里,“她自己会削的。”

见状,许眉脸色一僵,愤恨地啃着手中的梨,使劲朝许月飞眼刀子。

无奈之下,许月只好默默啃着手中苹果。虽然贺东是好意,但是这下许眉非得恨死她不可了。

感叹之余,许月觉得贺东和许眉两人的相处模式好像有些奇怪,并不像一般夫妻那样恩爱似的,而是许眉一头热的感觉。

或许是自个儿的错觉吧,毕竟两人都结婚三年,孩子也那么大了。

许月摇了摇头不再乱想。

等好不容易吃完了苹果,许眉立马就又跳出来了。

“对了,许月,这四年你去哪里了?怎么都没出现,我还以为你们怎么了呢。”

“没事,只是搬家了。”许月擦拭着手指,心里冷笑,看来姐姐还真希望他们出意外,可惜让她失望了。

贺东眼神一凝,警告地看了一眼许眉。

许眉故作不知,又问道:“原来是这样,那你有男朋友了吗?结婚了吗?”

“当然,我虽然没你那么迅速,但也有未婚夫了,不久就会结婚。”因为不想让她看笑话,许月故意隐瞒了和宋天逸的矛盾。

贺东闻言眼神微黯,手指不禁握紧。

许眉意味深长地看了眼贺东,“哦,有未婚夫了啊,恭喜喽。”

许月莫名其妙地看着许眉,因为她清楚地感觉到姐姐的敌意稍淡了一些。

嗯,她有男朋友,所以姐姐很开心!

许眉忽然靠近许月,神秘兮兮地说道:“对了,你现在身体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许月很不习惯地她的亲近,更不习惯她的关心,往后退了一些拉开距离,奇怪地看着她。

“多谢你的关心,我的身体虽然贫血,但基本上是健康的。”

只除了,不能生育!但许月不可能告诉她。

许眉急切地问道:“除了贫血呢?有没有其他地方不舒服?”

“难道你很希望我的身体不好吗?”许月拧眉望着她,心里感觉越发奇怪了。她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

许眉眼神微闪,“哪有,我只是关心你。”

贺东面色微冷,忍不住出声打断,“够了!你可以回去了。”

“那你呢?”

许月看了眼手机才发现已经晚上八点了,连忙掀开被子就想下床,却被贺东一把拉住。

“你干什么?”

许月着急地甩开他的手,弯腰找鞋子,“我要回家,我妈自己一个人在家。”

“不行,你不能回去,阿姨那里我会派人去照顾的。”贺东命令道。

“别人照顾我不放心,还是我回去吧,没事的。”许月穿好鞋子起身,突然脑海又是一阵晕眩。

贺东连忙扶着许月坐到床上,语含怒气,“就你这样,是阿姨照顾你还差不多!跟我说地址,我派人过去!”

许月叹了口气,只好将地址告诉他,就见贺东快速打了个电话。

“好了,你不用担心阿姨,安心养好身体吧。”

见他安排妥当,许月也就不再逞强了,重新躺回到床上,“好了,你们快回去吧,不用陪着我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