绳子和乳房

绳子和乳房
  • 主演:Nawa,to,chibusa
  • 导演:小沼胜
  • 地区:日本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日语
  • 年份:1983
两对酷爱SM的夫妻,一场变态的换妻游戏,生命不息,SM不止看到最后也有种凄凉的感觉

绳子和乳房第一集

第两千三百零一章:自由的渴望

由于众人恢复灵力的速度有快有慢,但又不能少数几个人就开,所以大家硬生生的等了近一个小时后,所有人才算恢复如初。

紧接着,便是很长一段时间的训练,在不断的配合之中,大家也是越发的熟练了阵法的运用以及更好的配合。

就连那姜钰书,都是配合的相当卖力,让众人不禁对其感官大改。

正所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如果姜钰书能够明白那些道理并加以改正的话,大家也未尝不能原谅他的所作所为。

毕竟大家都是同门,有什么坎儿是不能过去的?

但唯有林萧才清楚,这姜钰书,是铁了心的要与那域外天魔进行合作了。

此前的他还不是太敢确定,可现在的他却是完全确定了下来,毕竟姜钰书给他的感觉,是完全恶意的。

至于为何敢确定是与域外天魔勾结?那自然是因为他已经在姜钰书的身上,感受到了那么一丝极淡的魔气。

而魔气,唯有域外天魔才会携带,姜钰书身上的魔气怎么来的?已然是不言而喻。

毕竟林萧深知域外天魔,因为封印的原因,早已有所异动。

如若有人前往此处,若其神色不宁的话,其定能趁虚而入,读取其记忆,并进行魅惑。

就如同现在这般,姜钰书已然是被域外天魔所入侵了整个神魂,会按照域外天魔所规定的一切,去进行活动。

不过好在,林萧已经完全是将整个阵法给掌控,哪怕是没有姜钰书的帮助,他也能够完成封印。

甚至能够将封印,给反馈到姜钰书的身上。

只要他是真的想搞破坏,那林萧以瞬间,就能够将其封印。

等封印彻底的结束后,那么对不起,你仙阁就算不直接将姜钰书给杀掉,我林萧也会毫不犹豫的出手,将这一切终结。

到时候若你还拦我,那么对不起,我林萧就不会对你有丝毫的客气了。

嘴角,已然是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在经过数次的测试之后,林萧终于是大手一挥道,“行了,就练到这里了,大家可以回去休息,明天一早,大家到这里集合,封印,也是时候该完成了。”

“好”,众人终于是长吁了一口大气,毕竟一直这样被抽空灵力,又去恢复,虽说没有太大的损失,可这种感觉,还真是有些不太好受。

目送着众人离去之后,林萧也是回到了休息处,董十七已经泡好了茶水,静静的等待着林萧的到来。

抿了一口清茶之后,林萧已然是笑着开口道,“怎么啦,看你一脸开心的样子?是有什么好事发生了吗?”

“嘿嘿”,董十七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肯定有好事发生啊,这仙阁我早就待够了,这不明天封印完就能离开了吗?等至尊仙阁一行后,咱们就能回家了。”

“想家了?”林萧面带笑意的,对董十七询问道。

“是啊,这次离家,都已经超过我待在家的那些年了”,性质有些不高的,董十七眼中闪过了一抹怀念道。

没错,董十七离家,已经算是数十年了,而在家,她才待了多久?不过二十年而已。

你说,她能不想家吗?又不是无家可归的人。

然而,话到这里,林萧内心中一直压抑着的思乡情,更是在此刻被打开。

不过,此刻距离通道能够再次,还有着数年的时间,他也只能咬了咬牙道,“放心吧,我们很快就能回家的。”

“恩恩”,董十七叹了口气后,这才是开口道,“这仙阁,真是有够烦人的。”

……

一天的时间,匆匆结束,当天明之时,所有仙阁之人,都是聚集到了一起,静静的等待着林萧的到来。

没有人会觉得这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反而觉得这是理所当然。

毕竟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林萧在为他们做着付出,如果只是等点时间,那不是理所当然吗?

一个小时之后,林萧这才是缓缓到来,神识一扫之下,这才是满意的点了个头道,“想必大家都已经很清楚了,接下来我们要去做一件大事。”

“而这件大事是什么?请你们大声的告诉我!”

伴随着林萧的一声呐喊,所有人都是振臂高呼道,“当然是拯救世界!”

“很好”,林萧满意的点了个头道,“既然是拯救世界,我希望你们能够付出所有的努力,用尽所有的力气,将这一切办的更好。”

“相信我,只要这一次封印成功了,那么未来,域外天魔的危机,就将彻底的解除,压在你们仙阁身上的重担,也将化为乌有。”

“从此以后,你们就是自由的人,因为仙人们,交给你们的任务,你们已经完成了。”

“嘶……”

听到这里,众人情不自禁的,已经打了个激灵,露出了粗重的呼吸声。

仙阁,多么夺目的一个名称啊,让整个血月大陆之人,梦寐以求的存在。

可谁又知道,加入仙阁的第一准则,就是发誓,除非成仙,否则一生都将守护仙阁。

除非是成为仙狂,否则不能离开仙阁一步,只能默默的守护着那个阵法,不让域外天魔套出来。

可是现在,林萧给他们画出来了一块大饼,这块大饼就是,只要他们封印了域外天魔。

等域外天魔死了之后,他们所有人都将获得自由,可以离开这该死的仙阁,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没有失去自由的人,是不明白,自由是有多么可贵。

现在,他们那血红的双眼,已经证明了,只要能给予他们自由,哪怕是让他们做任何事情,他们都可以去做。

没错,林萧这就是在给他们打一个预防针,也让他们内心中,对自由抱着一个巨大的希望。

到时候,姜钰书敢阻止域外天魔被封印,那么肯定就不用林萧动手了,眼前的这些人,就能出手将他给彻底的撕成碎片。

那么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在众人那近乎要择人而噬的眼神中,林萧大手一挥道,“跟我走,今日封印天魔,明日获得自由,想要自由的,都跟我来吧。”

“吼!”

震天的怒吼声自众人口中传出。

……

绳子和乳房

绳子和乳房第二集

他没事跑过来干嘛!

叶柠心里正在问候他。

这个时候,就见大家的目光,此时都已经被吸引了过来。

慕夜黎那就算是再伪装,也淡化不下去一点的不可一世,此时在这个船上赌场显得尤其的显眼,独树一帜。

他语调生硬的道,“怎么,不来吗?”

朱梓闻抬起头来,睥睨的目光在他的身上打量着。

一眼看到的,是意大利手工特质的外套,加上里面裁剪便看的出尊贵的白色衬衫,还有那只价值百万的腕表。

朱梓闻心里一顿。

他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船上有这么一个身价至少在几亿以上的豪强。

这可不是船上那些一般的土豪能比得了的了。

身上没有一个名牌的标志,但是,却每一件衣服都低调内敛到极致,又昂贵不已。

朱梓闻道,“好啊,来啊。”

他换了个姿势,缓解了下自己脸上略有些猜疑的神情。

而那个男人,在对面便坐了下来。

眼神更是瞥向了后面的叶柠。

叶柠想翻白眼,但是,还是控制住了,直接看向了别处,翘起的唇,明显的说着她的不满。

慕夜黎那么看了一眼,继续低沉着道,“开始吧。”

牌九,玩的是运气,但是也玩的是技巧。

大家那么看着两个帅哥,刚刚也许只抱着看明星的心态来围观,现在,绝对是想要看这么一场绝对赏心悦目的赌局,才会在一边围着,满怀激动。

而这两个人,绝对是不会让他们失望的。

慕夜黎那很有艺术感的修长手指,在抓着黑色的牌九的时候,看起来莫名的带感。

歪着头,鹰眸深邃的睥着牌面,幽深的眼神,看不出情绪,却幽冷无比。

而朱梓闻,精致帅气的脸,配上那小白脸必备的红唇,正应了那么一个形容,唇红齿白。

两个人悄无声息,仿佛一场暗战,看的人却更觉得激动。

只有在出牌的时候,默默的叫声一句,大家都跟着不愿意说话,打扰这如同电影画面一般的场景。

看似是势均力敌一场斗争,然而,慕夜黎永远不急不缓的样子,让人十分的猜不透。

第一下,朱梓闻赢了。

他莫名的放松了一下,才发觉,自己刚刚被他盯的,十分的紧张。

赶紧缓解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他笑道,“承让。”

慕夜黎薄唇微启,“继续。”

下一局,慕夜黎很轻松的赢了。

他没多余的话,只还是那两个字,“继续。”

朱梓闻没说话,两个人继续。

刚刚也说了,这赌局,一局比一局点数大。

而两个人打到后面,点数已经到了几万一局。

旁边普通看着的人都受不了了,觉得心脏都要跟着压抑了。

“哇,一局好多钱哦。”

“放心,朱梓闻钱多,不在乎这点,人家是大明星呢。”

“那那个男人呢。”

“看着也不像是没钱的。”

“那岂不是,两个有钱人在斗争?”

“那肯定的啊,是你,你敢随便上啊,我输了这么多的话,早就要心脏病发了。”

但是这两个人,显然谁都没管过桌子上的砝码,已经用了多少。

绳子和乳房

绳子和乳房第三集

宫爵冷冽的嗓音,凉凉地开口:“你上次研究的药,给我再拿一些来,我要重新试药。”

他眸光冷漠,看都没有看顾柒柒远去的背影一眼。

“真……真的吗?”

饶是白茉莉一向自诩镇定。

此刻都镇定不起来。

手指都激动地搅在一起,像个怀着春的少女般无措。

她能不激动嘛。

宫爵居然无视顾柒柒,根本不关心顾柒柒有没有来过,去了哪里。

却来关心她为他研究的抗敏药物!

她当然要兴奋,要激动了!

刚才真是白担心了,宫爵原来根本不在意顾柒柒。

宫爵在意的,自始至终都是她呀。

哪怕顾柒柒对宫爵无比信任又如何?

宫爵不稀罕这样的信任好吗?

顾柒柒一个丫头片子,根本帮不了宫爵任何事。

她就不一样了。

她是帝国军医大学最优秀的毕业生,最年轻的博士导师,最牛逼的基因药物专家。

只有她,才能为宫爵研究出最好的抗敏药物,让宫爵身上不能接触女人的病,彻底治好。

宫爵当然看重她了。

白茉莉激动地原地踟蹰了片刻。

这才恢复了少许正常:“还有的。就是……上次浪费了不少剂量,有点不够,我尽快再配好,给你送过去,可以么?”

她说着,心情都莫名舒畅。

只要宫爵的病没好。

她的存在就有无可替代的意义。

宫爵要依赖她的药!

她这一次,一定要把那药,加一点更加有依赖性的作用,让宫爵彻底离不开她才好……

所以,还不能把药立刻给宫爵。

呵呵,男人嘛,吊着总是好的。

太容易得到了反而不珍惜呢。

白茉莉给自己加了一碗鸡汤,努力恢复她惯常的,优雅又不失温柔的形象。

宫爵听了她的回答,没说什么,只冷漠地点了点头。

“那我研究好了再联系你啊,爵。”

“嗯。”

淡淡应了一声,他举步离去。

留下白茉莉一人,在校道上,喜不自胜。

宫爵走出一段距离。

路副官才忍不住小声嘀咕着:“爵爷,您不是说过,再也不吃白小姐的药了么?而且,刚才她对柒柒姑娘明显不友好啊……您怎么还……”

还和她聊天,和她问药,却不去追柒柒姑娘呢?

没看到柒柒姑娘背影落寞地,一个人往教室走么?

好可怜哟。

宫爵面不改色,脚步不停。

却没好气地沉声甩了一句:“三点钟方向,花架正后方,两个钉子。”

啥?

首长大人怎么用作战专用语来说话了?

路副官正懵逼着,冷不丁朝三点钟方向瞄了一眼。

两个花匠打扮的大汉,正在煞有其事地浇花。

这一下。

路副官顷刻间明白了!

首长大人哪里是对白茉莉有好感?哪里是想和白茉莉说话呀,更不是想吃药呀。

他明明是发现了S国那两名乔妆打扮的杀手——福毛,铃A,正在监视着他。

所以他故意对柒柒姑娘不感兴趣,而对白茉莉和颜悦色。

他和白茉莉说的话越多,那两名杀手就会对白茉莉越感兴趣,而完全注意不到柒柒姑娘!

卧槽,首长大人太腹黑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