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野边缘

狂野边缘
  • 主演:安·海切,克里斯托弗·沃肯,陈冲
  • 导演:唐纳德·卡梅尔
  • 地区:英国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英语中字
  • 年份:1995
英文名:WildSide(1995)贷款主任艾丽斯欠下一笔债项无力偿还,唯有出卖女人天赋本钱来还债,她遇上洗黑钱大鳄般奴,他对艾丽斯的殷勤服务大起疑心,于是派遣保镖东尼摸她的底。东尼本身是联邦密探卧底,他威胁艾丽斯协助他收集般奴的犯罪证据。般奴一直蒙在鼓里,藉着艾丽斯的工作关系方便协助他洗黑钱,派遣他的亲密女友维珍妮亚开设户口,维珍妮亚与艾丽斯一见面,迅即打得火热,二人很快便搭上,艾丽斯更坠进一个致命陷阱。

狂野边缘第一集

张良晨府上,新搬过来十几盆的水仙花,都是张良晨让人采买来的,经过千挑万选,这些“凌波仙子”们个个神采奕奕,随风吹动“凌波微步”。

为了让水仙知道自己的心意,张良晨开始花下心血讨水仙开心。

水仙醒了,张良晨亲自端着朝食喂水仙。

水仙一脸感动,频频询问孩子。

奶娘抱了孩子过来。

水仙抚摸着女婴的兔唇,哭了,“儿啊,都是娘有罪,上天把罪罚在了你身上。”

张良晨安慰说:“不管她是什么样子的,她都是我的女儿,我会用生命去守护她。”

水仙喜极而泣,“夫君,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

“来,尝尝。”那是一小碗红枣粥,上面散放了几枚鸡肉肠,很是美味。

水仙吃了半碗,不多时,都吐出来了。

然后,嘴角流出血来。

“水仙,你怎么了?”张良晨急了,“你等一下,我马上去叫太医。”

“不要浪费时间了,夫君。我早上吞下了一粒珍珠,这会儿还能活着看到你和孩子,已经心满意足了。”水仙把脑袋藏在张良晨臂弯里,深深喘息。

张良晨不敢相信:“珍珠?你为何要吞下珍珠?水仙,你怎么可以这样?”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张良晨生气地咆哮起来,“你怎么可以不经过我的同意就这样作贱自己?你是我的啊!我的女人!你怎么可以伤害我的女人!”

听到张良晨大叫“我的女人”,水仙微微张开的嘴唇终于弯成了笑的弧度,“我很高兴,夫君,在我临死之前,可以看到你爱我了。你总算是把我当作,咳咳,你的女人了。”

“可是你为何要这样做?难道你希望我们的女儿一出生就没有父母亲吗?”张良晨哭了。

在这一刻,张良晨多么希望时光可以倒流,让他和水仙重新开始。

可是,水仙的呼吸渐渐纤细,几乎要没有了。

“因为我不想让我们的孩子知道她母亲是个杀人犯。”水仙说。

“可是你忍心撇下孩子和我吗?”张良晨哽咽着。

水仙喘息着,呼吸好困难啊,“我把孩子托付给你了,夫君。希望她日后不要走我的旧路,不要以我为耻。”说完,手,垂下了。

怀中的美人儿,面色苍白,已经没有一丝声气。

周筝筝听说水仙已自尽,马上放下手中事务,匆匆赶过来。

远远看到张良晨抱着水仙不肯松手。

“水仙死了,她一定是对我太失望,是我害死了水仙。”张良晨哭得好像个孩子,眼泪把整张脸都挤扭曲了。

“水仙,水仙。你怎么那么傻。”周筝筝看着那个苍白的人儿,流下了泪水。

官兵都过来了,得知水仙已经死,想要上去检查,被张良晨大声斥责走。

周筝筝说:“水仙已经死了,那件杀人案也可以终结了吧。”

官兵们哪里还敢做什么,都回去了。

直到水仙全身冰凉,张良晨还是不愿意放开。

入殓师已经等了很久了。

周筝筝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你现在不放开她,难道希望她尸骨腐烂,死无全尸吗?”

张良晨这才慢慢松开手,水仙被人抬走了。张良晨跟过去,眼睛里已经没有周筝筝,全是水仙了。

林仲超也过来了。

“听说这里出事了,我过来看看。”

“宫里不忙吗,那么多奏折,倒要你亲自赶来。我怕你辛苦。”周筝筝温柔道。

“无妨。我能处理好。”林仲超说,“我去看看张良晨,你先回去吧。我听说策儿想你了。”

周筝筝点点头,“水仙死了,这几日府上会很忙,人来人往的,张良晨又是个粗男人,哪里懂照顾婴儿,女婴刚出生,怕是会被照顾不周。不若先带到东宫,由上等嬷嬷先照养。”

林仲超说:“娘子想的周到,说的是。张良晨肯定愿意。”

张良晨果然答应。他失去了爱人,正处于严重痛苦中,此时有人愿意帮他带孩子,自然是感激都来不及呢。

回到东宫,就听奶娘说林策喜欢上了涂涂画画,看见毛笔显得很兴奋,有时候没有墨水,而有时候,还是有墨水的,这黑乎乎的画起来,林策很开心。

“鞥鞥,”林策一边画一边叫,还越画越起劲。原本还算整洁的纸。一下子都给涂的面目全非。

“棒,策儿真棒。”周筝筝笑着摸了下策儿的脸,顺手把林策手里的毛笔给拿了下来,再不拿过来,林策就要把桌子上也滑起来了。

“策儿,这个给你。”周筝筝知道林策闲不住,就把一颗棋子递给林策。

这棋子是圆的,很大,差不多有林策的手掌那么大。

林策把棋子握在手里,输却怎么也拿不住,实在是棋子太大了。

“鞥,”林策把棋子扔在了桌上,伸手来回移动,因为林策个子小,还把脚踮了起来弄,

“策儿,这里还有一个,”周筝筝又拿了一个给林策。

林策看见第二个棋子,又走过去拿,只是原来手上的那个,林策也没有扔掉。

两个棋子一左一右,林策玩的很投入,周筝筝担心林策站久了会突然摔倒,便把两颗棋子拿到了地上,索性让林策坐在地上玩。

除了棋子,周筝筝还拿了好多东西过来,有扇子,还有玩偶以及布片,只是这一切,在林策眼中,都是玩耍的东西。

周筝筝让两个丫鬟一左一右的坐在林策的身边,而林策玩腻了的时候,丫鬟们就要把林策给扶好。

看着林策一日日长大,周筝筝寻思着要让林策真正学点什么了,思来想去,周筝筝决定教林策游泳。

这学会游泳,还是一件很实用的事情。

说学就学,周筝筝让林仲超准备了一个大木盆,屋里放不下,周筝筝便让阿明把木盆放在院子里。

“策儿,游泳去了。”周筝筝把林策脱了个精光放进了水里。

“嘎嘎,嘎嘎,”林策显得很兴奋,双手在水里用力的拍打。

水花溅起来,打在林策的脸上,眉毛上,睫毛上,平日里玩的少,林策丝毫没有停止下来的意思。

狂野边缘

狂野边缘第二集

第507章 来不及告别

小赫连掠身出了赫连府,只想去冰河四周静一静,却不想,遇到了个他不怎么喜欢的人。

是那个修炼天才!小轩辕南静静地站在赫连府外,眯着眼睛打量刚出来的小男孩。

他是想进赫连府,见那个他很喜欢的美丽女子,但他又不知道以什么理由去见。

想不到却碰到了这个修炼天才。

一种从未有过的敌意,在小轩辕南心头滋生。

他可不会忘记,那个美丽女子有多爱护面前的修炼天才。

“你来干什么?”小赫连踏前一步,冷眸寒芒一闪。

小轩辕南没来由心里一悸,这小鬼竟然气势比他父皇还胜几分呢!

“我、我随便走走。”小轩辕南不想输了气势,奈何就是不由自主结巴了一下。

一丝懊恼,浮现在那黑眸之中。

小赫连盯着小轩辕南看了片刻,忽然伸手一抓,将小轩辕南抓在手里,凌空就跃走了。

赫连府门口的侍卫傻愣愣地看着,一脸不知所措。

刚刚被大公子抓走的……应该是四皇子吧?他要不要去禀报家主?可大公子知道后会不会怪罪他?

侍卫纠结了。

此刻小轩辕南也是脸色大变,不知道这个突然出现在轩辕皇城的修炼天才,意欲何为。

等到小赫连把小轩辕南丢下时,小轩辕南才险险站定,看清了这四周环境。

这不是离皇城很远的冰河吗?小轩辕南脸色微微发白,这个赫连玄玉想对他做什么?

“你现在立誓,永远不打她的主意!”小赫连一步步走近小轩辕南,目光咄咄逼人,气势冷冽。

小轩辕南一愣,什么跟什么?

她?她……啊,是那个她!

小轩辕南拳头微微一握,傲然一挺小胸脯:“你凭什么?”

“凭我现在就可以弄死你!”小赫连一把抓起小轩辕南,瞬间凌空至冰河上方。

他语气森幽,眸光寒冽。

底下,是冰冷刺骨的冰河水。

小轩辕南往下一看,只觉得心脏都要跳出嗓子眼儿!

他听皇宫老师说过,冰河水霸道至极,连五阶斗师都不能在冰河里熬过一天一夜,否则不死也残。

他还只是一阶斗师呢……

估计半天就可以残了。

“你、你才不敢呢!我是堂堂四皇子!”没经过什么大风大浪的小轩辕南,毕竟不如经历过生离死别的小赫连来得早熟,语气不免有几分颤抖。

“我只数三声。”小赫连冷漠开口,缓缓倒数之声响起:“三!二!一!”

小轩辕南内心有个声音在咆哮:这未免也太快了!完全不给人思考的余地啊!

不过,小赫连的手脚比数数的声音更快。

小轩辕南只觉得拎着他的那只手一松,他整个人顿时笔直朝下坠去!

“啊……”小轩辕南有些懵了,这家伙真的敢把他丢进冰河里!

下意识地,妥协的话已经喊了出来:“我答应你!我发誓!”

说时迟那时快,小赫连一个掠影过去,准确无误地捞起了即将坠入冰河的小轩辕南。

回到岸边,小轩辕南惊魂未定,微微喘气。

“发誓。”小赫连一丝一毫的缓气时间都不给小轩辕南,声音冷冽地下令。

小轩辕南一边喘气,一边犹豫。

不过,在小赫连眼眸一寒,伸手要将他扫入冰河时,他忙不迭喊了出来:“我发誓!永远都不打她的主意!”

小赫连眸中寒芒微微收敛了些,但语气仍是冷冽:“若违此誓,轩辕国江山不保?”

小轩辕南瞳孔狠狠一缩,这家伙太狠了!竟然要他拿轩辕国江山发誓!

“说!”小赫连又踏前一步,视线冷冽极了,语气是不容反驳的威严。

小轩辕南不得已只好重复了一遍:“若违此誓,轩辕国江山不保。”

话音落了,小轩辕南只觉得自己好像答应了什么不该答应的事情,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小赫连得到想要的结果,一身冷戾稍稍收敛了。

他不再理会小轩辕南,负手走到了冰河前,看着湍湍冰河水面,小小薄唇紧抿。

小轩辕南背脊冒汗之余,又对这个赫连府的修炼天才感到好奇。

他当然知道,以赫连玄玉的修炼天赋,他是能拉拢就要拉拢的,对他自己有好处。

母妃说的。

于是,小轩辕南尽管心里还存着几丝敌意,却还是强迫自己上了前,关心地问道:“你怎么了?”

小赫连自然不理会他,兀自站着。

小轩辕南略感尴尬,这家伙还真难以亲近呢!

绞尽脑汁半晌,小轩辕南突然想到可以把话题绕到那个美丽的女子身上去,反正这家伙只跟她亲不是吗?

“凤姐姐的家乡在哪里你知道吗?为什么她会法术呢?我从来没见到过会那样厉害法术的人,在圣灵大陆。”小轩辕南一边说着,一边偷瞄旁边的冷漠家伙。

小赫连忽然心头一颤!

神界,她来自神界。

那么……她真的会永远陪在他身边吗?

小赫连极度寒冽地看了一眼小轩辕南,抓起他就往来时的方向飞去。

不一会儿,小赫连就把小轩辕南丢在皇宫门口了。

“记住你说的话,否则,我不会手下留情!”小赫连冷冷抛下警告的话语,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小赫连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么讨厌四皇子,难道仅仅因为四皇子看凤玲珑的眼神?

他不知道,也不会去想。

他很快把小轩辕南抛在了脑后。

凤玲珑正在房间里悠哉悠哉品茶,冷不丁就被冲进来的小赫连吓了一跳。

“怎么了?这脸色黑的……”凤玲珑一句话没说完,就被小赫连伸出双手抱了个满怀。

凤玲珑美眸微微一凝,顿了一下后放下茶杯,反手也抱住了小赫连。

虽然不知道原因,但她感觉到了这副小身板里所透出来的浓浓不安。

“我听你的话,对你好,一辈子只喜欢你一个人,你不要走。”小赫连闷闷的话语,从凤玲珑肩头传来。

凤玲珑怔了一下,一股无法言喻的心疼就从心头滋生了出来。

原来,他是在害怕她离开啊!

“我不管你来自哪里,也不管我到底是哪个地方的人,你陪着我,好不好?”小赫连身躯在微微发颤。

他相信她,她说的每一个字,他都相信。

因为,她是不会骗他的。

她对他那么好,把他从让人难以忍受的冰河里救出来,又无微不至地照顾他,她怎么会骗他呢?

但是,不管他是谁的儿子,他都只知道,他要她在身边就够了。

不清楚这股强烈的愿望从何而来,但他就是有,而且非常坚定!

“赫连……”凤玲珑心疼了,紧紧抱住怀中小家伙,千言万语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她怎么能告诉他,她是为了保护长大的他才来这里见小时候的他的呢?

内中弯弯绕绕,他才五岁又如何会懂?

然后,凤玲珑听见自己的声音说道:“别担心,我会永远陪着你的。”

小赫连悄然抬眸,望了望她美丽的面容,一颗心渐渐安定下来了。

只要她说的,他都信。

夜晚徐徐来临,看着小赫连沉静的睡颜,凤玲珑心头略感烦躁。

因为就在黄昏降临时,神魔灵识告诉她,神尊很快要带她离开这里了。

她的第一个任务,圆满完成了。

小赫连说了,只听她一个人的话,对她好,一辈子只喜欢她一个人。

所以,她的任务完成了。

然而……不知道为何,她隐隐有种不安的感觉。

明明任务完成了,她却觉得心绪难以平静。

“丫头,时间快到了。”神魔灵识幽幽出声,“你看,你要不要跟赫连小子做个告别?”

告别?

凤玲珑一下子蹙了眉。

她不用多想,就知道一旦她对小赫连说出她要走的话,小赫连会有多难过伤心。

凤玲珑伸手摸了摸小赫连光滑可爱的小脸,起身走到门外。

看着阴沉沉的天色,凤玲珑感觉今晚暴雨欲来风满楼。

“这只是过去,赫连的记忆里是不是从来就没有我?”凤玲珑幽幽轻吐疑问。

她一直以为,是这样子的啊!

“这个……”神魔灵识稍稍有些犹豫,“要看神尊怎么安排了。”

凤玲珑攸地眯眼:“你不能感应到?”

神魔灵识讪讪一笑:“刚开始还能感应一点,后来你来了这里,神尊气息全无,感应不到了。”

笨丫头,那神尊又不是不知道你脑子里有抹灵识,他会不事先防着吗?神魔灵识暗暗吐槽。

凤玲珑心口微微一紧,怎么觉得,神魔灵识这话有些藏着掖着的感觉?

“我去跟赫连告别!”凤玲珑握了握拳,毅然转身。

神魔灵识轻哼一声,只怕迟了。

凤玲珑才刚迈出去一步,一股强大的力量就将她往后拖,直接陷入了令人晕眩的漩涡之中。

凤玲珑眸中顿时出现一丝焦急,她还没跟小赫连告别呢!

漩涡,很快消失。

小赫连猛然惊醒,翻身坐起,捂着狂跳不已的胸口淡淡喘息。

她呢?她人呢?

小赫连侧身下床,却在双脚着地时凝固住了。

房间里,站着一个极美极美的男人,尊贵华丽,冷艳无双。

这个极美的男人,用一双绝美凤眸淡淡凝视他,令他在一瞬间觉得心口发紧。

狂野边缘

狂野边缘第三集

第858章是人是鬼

叶天见小丫头皮开肉绽,心里多少有些愧疚,不过做大事者不能妇人之仁,如今小丫头被打得皮开肉绽是小,如果此次一役,叶天不能取得胜利,那么这四大花魁恐怕无一活命,在皮开肉绽与生命中选择,叶天只好隐痛,选择了后者。

毕竟小丫头皮开肉绽,只是疼一时,就算落下伤疤换得活命,也比李长富事后杀人灭口要强,况且,叶天怎么可能让她烙下伤疤呢。

小丫头被吊着手脚,身上不着片缕,又被狠狠的抽了几鞭子,她再也忍受不住了,放声大哭的同时,拼命的喊着李长富的名字,还不停的喊他念旧情,不要再折磨她了。

如此吵吵闹闹立刻惊动了小游泳池岸上的李长富,他正在指点江山,运筹帷幄,想一举歼灭叶天等人,重掌台州地下势力。

听闻审讯室内鸳鸯的大呼小叫,不由得皱了皱眉,招手示意,不要坏了他的雅兴。

审讯室门外传来脚步声,黑衣大汉闻声赶了出去,叶天趁机掏出手机,操作了几下,给黑子他们发了一个信息,告诉他们有多快闪多快,并迅速的保护好红姐,以及被拐来的那些小女孩。

在黑衣大汉重回审讯室之后,他的脸色就已经不是原来的模样了,不但身上还绕着杀气,就连眼底都迸射着凶光,黑衣大汉手中多了一把无比锋利的尼泊尔军刀,光是看他手上的那把刀就知道这货手上沾满了血腥。

黑衣大汉脸上带着狞笑,一把扯过年轻花魁,粗壮的大手捏住她那粉嫩的下颌,用刀身轻轻地在她的脸颊上拍了拍,“丫头,一会儿去了阴曹地府,可别怪我,要怪就怪你那个旧相好李大市长吧!是他让咱们杀人灭口,谁叫你在这个时候还不知死活,又喊又叫,还说把“初”给了他……”

“这话也是你能说的?”

黑衣大汉无比凶厉,脸上迸射着骇人的杀气,仿佛下一刻手起刀落,杀了也就杀了,如同杀鸡宰羊一般,这种事干的多了。

黑衣大汉一阵狞笑,捏着花魁俏丽的脸颊,似乎有些舍不得,“丫头,若是一刀把你宰了,还真有些可惜,莫不如咱们先乐呵乐呵,待爷爷爽够了再把你们几个都宰了。”

横着是死,竖着也是,年轻花魁知道活不过明天,而如今又要被黑衣大汉糟蹋,她猛地一躬身,双脚径直的踹向黑衣大汉裤裆处,反正也是死,与其让他糟蹋而亡,还不如壮烈的死去。

黑衣大汉一捂裤裆,反手就是一刀,直切花魁脖颈,如果被他这一刀切中,甭说细皮嫩肉的花魁,就算粗壮的汉子在锋利无比的尼泊尔军刀之下,也会手起刀落,砍下头颅。

年青花魁被打,叶天内心已经愧疚了,这证据已经收集的差不多,虽然不是李长富直接杀人,也算得上指使杀人,就算未能杀了花魁,也有杀人动机。

李长富的大牢算是坐定了,这个时候叶天怎么可能让黑衣大汉胡作非为,滥杀无辜。

叶天快速出手,一枚钢针电射而出,“嘶”的一声,打在黑衣大汉手腕处。“当啷”,尼泊尔军刀落在地上。

叶天没现身行已经凌空结印,打出指诀,随手一掷,一道无形的符箓祭出,抹去黑衣大汉的记忆。

收了针孔录像设备之后,叶天跟随着黑衣大汉走出刑讯间,而身后的那几位莺莺燕燕的花魁此时已经脸色惨白,纷纷耷拉着脑袋,手软脚软,形同死人。

黑衣大汉出了门后,向门外的几名大汉点了点头,一个无声的眼神交流,便向李长富走去,怕是向他们亲自报告什么了。

叶天收了许多证据,已够李长富喝一壶,他便再也没有必要留在这里,他现在所做的是搭救四个花魁,绝不能再让李长富做伤天害理的事。

没多大会儿功夫,几名黑衣大汉便手拖着超大号行李箱,走出顶层超豪华包房。

叶天身形一闪,已跟在其中。

“喂?怎么感觉身边有一道风划过,不会是传说中的鬼吹风吧?”

他们身后行李箱里装着死人,此话一出,四名黑衣大汉,顿时大骂:“特么的,你们几个守门就守门呗,瞎bb啥,不知道我们身后装的什么吗?这时候你们还特么说这话?”

“兄弟,不是我说,刚才确实感到一股阴风,仿佛有人从我面前通过一般!”

“姥姥的,你特么要是再敢胡说,老子就先把你劈了,让你先做鬼魂,坐那股阴风。”

说话间,几名黑衣大汉已经坐着专用梯,下了酒店,这一次他们直通酒店地下停车场,在一个没牌子的黑色面包车前停下,几名黑衣大汉七手八脚把四个超大号的行李箱放在面包车上。

几人一个无声的眼神交流之后迅速上车,疯狂的驾车而出。

叶天笑吟吟的看着几名黑衣大汉,看样子,他们没少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所以才如此就轻驾熟,仿佛杀人犯法,就跟杀个鸡宰个羊一般。

几人等车子开出酒店,在一个极其隐蔽的地方,把车子换上假牌照,拉上车窗窗帘,便是个个目露凶光,纷纷从腰间抽出锋利的刀具。

除了开车的黑衣大汉之外,其他几人便开始麻利动作。

“哥几个动作快一点,在开到地方之后,必须把这几人都卸了,并且不留痕迹,脑瓜骨砸碎。”

“岸上的人联系完了吗?可不能出一点差错,毕竟这是杀人犯法的事?”

“这种事不用你管,上峰早就安排好了,你们只负责做就好了。”

几人一边说话,手上已开始动作,大家七手八脚,拉开几个大行李箱,锋利刀具压在几个花魁的脖子上,就要见血了。

就在这时,突然一个声音响起。

“诸位,你们觉得这样做好么?”

此言一出,车内几人,包括开车的黑衣大汉都吓得魂飞魄散,差点没把车开到沟里。

“谁,是人是鬼?还不赶紧给老子现身?”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