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痴之日/白痴的日子

白痴之日/白痴的日子
  • 主演:卡洛尔·布盖,英格丽·卡文
  • 导演:沃纳·施罗德
  • 地区:德国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1981
芳龄20、貌美的卡萝尔bull;施奈德尽管有着富裕而安逸的生活,但她并不快乐。她的男友亚历山大既细心又有耐心,而她总却期待他有其它不一样的、超出公认的准则的生活给她。然而,亚历山大的冷漠使她感到不安,于是,卡萝尔以外出宣泄来取代她空虚的日子,结果导致她被怀疑为恐怖分子遭羁押而最后送往精神病院。实际上,卡萝尔主观上有进精神病院的愿望。她渴望与其他病人一样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白痴,能够通过非常人的妄想来延伸自己的的幻想,逃避她原先日常生活的困惑。很快,卡萝尔在这里遇到了真正的疯狂,性格无法平衡的她在精神病康复的恐怖仪式中可以不再区分现实或幻想里的疯狂,她决定永久地留在精神病院。

白痴之日/白痴的日子第一集

第367章 装修房子

苏燕要装修婴儿房的事,彻底拐走了曲月的注意力,她语气愤懑的跟温岚阿姨在门口讨论这件事,而我,推着凌南,就去了咖啡店。

我和凌南走进屋以后,我催促道:“你不是要给曲月拿咖啡豆吗,快点拿吧!拿完我们就走!”

凌南迟疑了片刻,随后去了吧台后侧,拿出了两个小袋子,我接过时,他冲我说道:“你晚上让曲月跟我微信,我告诉她磨咖啡的方法。”

我当即摇头,“不需要!现在百度上什么都有,她可以自己查。”

凌南的脸抽搐了一下,似乎很不满意我的说辞,我扭头就往店外走,说道:“那我就走了。”

而这时,凌南跟到了我身后,说道:“你别忘了提醒她,晚上跟我微信,或者是打电话。”

听到他的纠缠,我当即回过了身,沉默着看了他好一会儿,我开口道:“凌南,你为什么……突然对曲月这么殷勤?”

凌南的眼神略有闪躲,他哼哼笑了两下,说:“有吗?只是……平时的接触而已,举手之劳。”

我摇摇头,“你应该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吧?”

凌南不说话,笑容很僵硬,“怎么会……”

眼下,我和凌南的话题,算是彻底打开了,我想,既然我已经开口到了这里,那不如,我趁热,将事情说开。

我站直了身子,直勾勾的盯着他说:“你根本就没失忆,对吧?你就是我和曲月认识的那个凌南,你压根,就没有忘记我们,对吧?”

当我说出这些话,凌南的神色,彻底阴冷了下去,就好像自己的秘密被揭穿,整个人都无地自容了。

我继续平静的说道:“虽然我不清楚,你为什么要装作不认识我们的样子,但我想,你肯定有你的理由,不过这样也没关系,反正曲月是真的不记得你了,随便你还想演什么失忆的戏码,跟我们都没关系。你玩你的,我们走我们的,互不干扰。”

我举了举手里的咖啡豆,对他说道:“别再用这些幼稚的把戏,来引诱曲月上钩了,当年她追了你四年你都没同意,现在忽然又往上贴,很难不让人联想,你是不是有什么其他的企图!而且……”

我低头笑了笑,“你不是已经有了一个尹思晗了吗?那个女人,能带给你想要的一切,你也就没必要,在我们周围转悠了。”

凌南的脸色铁青,我的这些话,应该很令他愤恨,但没办法,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事实。

凌南不语,我转身就走出了店面,而外头,曲月拉着温岚阿姨就上了车。

曲月的脸色很凶,而温岚阿姨又很着急,看上去,这两个人,是有什么事情的。

我急忙冲上前,曲月看到我,就冲我急忙摆手,“走走走!上车!去我家!我要是再不回家,这个苏燕就要上天了!”

我大步的跟着跑上了车,而凌南也两步追随了出来,他的嘴里一直在呼喊自己的母亲,温岚阿姨则来不急告别,就上了车。

我慌慌张张的上了副驾驶,曲月的车子就猛的开了出去。

曲月怒然的拍了两下方向盘,说道:“她要是敢对我家做什么手脚,我就把她的皮给扒了!不要脸的东西!”

后座上,温岚阿姨不停的劝说:“月月啊,你别太冲动!你有话,你好好跟苏燕说,我感觉她还是挺讲道理的。”

曲月冷笑一声,“讲道理?讲道理会厚着脸皮住进我家?讲道理会当我爸的小三那么多年?讲道理会不知廉耻的跟我争夺我爸的遗产?我看她就是一朵高级白莲花!看着人畜无害的,实则里面都烂透了!”

说着,曲月一脚油门就飞了出去,我抓了抓胸前的安全带,心脏扑通扑通的。

而这时,我无意发现,凌南的车子,跟在了我们后头。

我想告诉曲月的,但话到嘴边,又没打算开口。

万一,人家是顺路去办事呢。

车子抵达别墅园区以后,曲月风风火火的就下了车,她直奔家门口走去,对着门口的密码锁,就是一通乱按。

可等我和温岚阿姨走过去时,曲月都没打开家门。

我们两个刚站住脚,曲月就嘶吼着回过了身,“那个贱人把密码都换了?”

温岚阿姨为难的指了指密码锁,“密码改了,091102……”

曲月冷笑了一声,“呦呵,1102,这是不苏太太的生日么!这货还真把自己当女主人了!我才走了几天啊,就开始这么不要脸了!”

曲月打开了家门,而这时,凌南的车子,忽然就开进了院落。

我还没来得及察觉,曲月就已经进了家门,温岚阿姨看到凌南来了,急忙又走了回去。

我跟着曲月进了屋,刚进家门,曲月就冲着二楼喊了起来,“苏燕!你他妈的给我出来!”

可这话音刚落,二楼,就响起了电钻的声音,吱吱哇哇的。

我低头一看,脚踏垫上,多放了一双男士运动鞋,看上去,应该是装修工人的鞋子。

曲月不脱鞋就进了屋,她两步踩上了楼梯,走去楼梯口以后,直奔自己母亲的房间。

我慌慌张张的跟了过去,果不其然,曲月母亲生前最常住的一间卧房,正在被整改。

其实,那房间也算不上卧房,而是曲月母亲生前看书喝茶的房间,屋子里的东西都很陈旧了,但满是回忆的味道。

我和曲月站到门口时,屋子里有一个装修工人,正在拆除墙壁一侧的木制衣柜,曲月冲着那人喊了两声,但电钻的声音太大,对方并没有听清。

曲月走进了屋,朝着那人的后背就拍了过去,“我让你别钻了!”

电钻声一停,工人一脸茫然的看着曲月,问道:“你……你是谁啊……”

曲月一把摔掉了工人手中的电钻,随后,她气冲冲的走出了房间,喊道:“苏燕你个臭婊子!你给我出来!”

眼前,苏燕正一步一步的朝着我们这边走来,她穿了一身宽松的水蓝色睡衣,头发随便的扎在头顶,看上去,她的样子很轻松。

白痴之日/白痴的日子

白痴之日/白痴的日子第二集

随着贺瑾言的声音落下,现场再一次沸腾起来,不断有人提到向秋叶的名字。

在他们的眼里,只有向秋叶才是实至名归的第一名。

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五名进入第二轮的人员全部都准备就绪。

先是由打中了六枪、七枪和八枪十环的三个人上场。

这三个人上场之后,很遗憾的是,她们三个人,一个十枪全部打偏,一个只打中了一个十环,还有一个,十枪竟然全部脱耙。

紧接着便是向秋叶上场。

向秋叶一上场,立马便有人大声喊着。

“向小姐必胜!”

“向小姐一定是最棒的!”

“向小姐加油!”

向秋叶自信的走到场中,接过身后工作人员递过来的枪。

在她的前方五十米处,十个耙子在不停的移动着,偶尔,还会有耙子交叠在一起,非常影响人的视线。

向秋叶看着那些耙子,眼中有着轻蔑的嘲讽。

这些都只不过是小儿科而已。

向秋叶戴上了护目镜,端起手里的枪,眼从瞄准镜往前看去,一枪、两枪、三枪……九枪、十枪!

向秋叶速度稳而准的,十枪全部打中了十环的耙心。

现场有人惊呼:“十枪全部都是十环,向小姐赢定了。”

“不一定呢,还有一位季小姐还没有上场呢。”

“那位季小姐一看就是中看不中用的花拳绣腿,刚才只是凭运气赢了,这会儿肯定会全部都脱耙。”

在众人嘲讽的目光中,季紫瞳也上了场。

她拒绝了戴护目镜,而是直接拿起了枪。

“啧啧,这位季小姐,一看就不是专业的,拿枪的姿势都不对。”

“就是就是,还不戴护目镜。”

“我们就等着看她怎么脱耙吧!”

季紫瞳不慌不忙的拿起手中的枪,那边裁判已经喊了开始,季紫瞳却还没有举枪的打算。

见季紫瞳总是不举枪射击,旁边的观众们又炸开了。

“这都已经喊开始了,她怎么还不射击?”

“呵,我看她是怕自己刚才凭运气赢了十枪十环被揭穿,所以不敢射击了吧?”

更有人对着季紫瞳嘲讽的喊。

“我说,季小姐,你要是不会打枪,就赶紧上来吧,别在上面继续丢人现眼了!”

就连向秋叶也对季紫瞳投去鄙夷的目光。

站在场中的季紫瞳依然一脸淡定,丝毫不被旁边人的情绪所影响。

又过了几秒钟后,季紫瞳突然举枪。

就在所有人都猝不及防的时候,‘砰砰砰砰砰’五声枪响响起,然后,季紫瞳随手将手里的枪丢给了旁边的人。

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便有裁判开口道:“季小姐,十耙十环全中。”

现场的人一瞬间都傻眼了。

十耙十环全中,这怎么可能?他们刚刚都没有看到季紫瞳是怎么出手的,这季紫瞳居然十耙十环全中。

“一定有内幕,我们刚刚只听到五声枪响,怎么可能会打中十耙?我们不相信。”

“就是,她连瞄准镜都没有看,怎么可能会打中十耙十环?”

在所有人都质疑季紫瞳的时候,向秋叶却是怔愣的站在那里不敢置信的看向季紫瞳。

其他人或许都没有看清,但是,她却看清楚了,季紫瞳是故意等到十个耙子全部都交叠的时候,动作飞快的举枪射击。

当时有五对耙子都交叠在了一起,所以……季紫瞳虽然只射击了五枪,却是射中了十个耙子的耙心。

这种高难度的射击,就算是她也极难完成。

可是,那个季紫瞳就这样轻松的就完成了。

原本她并不在意这个季紫瞳,并没有将她当对手,可是,现在不得不说,这个季紫瞳,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对手。

因为在场的人都怀疑季紫瞳射击的真实性,现场调取了之前的监控,并将监控慢动作环原。

在监控中,季紫瞳连续打出五枪的动作非常快速且连贯,屏幕中,五颗子弹前后飞出,并且,同时击中了五对耙子。

在看到现场还原的季紫瞳射击后,所有人都惊吓于季紫瞳的枪法。

那个当着季紫瞳面指责季紫瞳靠运气的千金则是一脸懵逼。

为什么,这个季紫瞳的枪法会这么好?

在看完了监控回放之后,向秋叶走到季紫瞳面前,眼中带着挑衅。

“季小姐,你的枪法很好,但是……接下来的比赛,我一定会用全力的。”

季紫瞳勾唇一笑:“我很期待!”

接下来的比赛,原本打中六枪、七枪、八枪十环的那三位都没有资格再继续参加。

进入第三轮比赛的,就只剩下了季紫瞳和向秋叶两个人。

元凌兴奋的看着季紫瞳和向秋叶两人,手肘往旁边捣了捣。

“老大老大,最激动人心的一刻要来了,季紫瞳和向秋叶对上了,不枉废我给向秋叶打电话让她过来。”

元凌说完,便往旁边看了一眼。

结果,对上了晏北辰森寒的目光。

元凌一下子怂了:“……呃,老……老二,你……你怎么在这边?”

晏北辰淡淡的道:“明天你公司的人不必过来晏氏集团了!”

元凌:“……”

元凌抽了自己一个嘴巴子。

都怪这张嘴,让你多嘴让你多嘴,这下祸从口出了吧?

他赶紧追上晏北辰。

“老二,你别呀,咱们刚才不是说好了吗?你再好好考虑考虑呀,跟我们公司合作,你一定不会吃亏的。”

晏北辰根本理也不理他。

在射击场上,贺瑾言微笑的看着面前的季紫瞳和向秋叶二人。

“季小姐,向小姐,接下来是第三轮,这一次呢,是障碍物无规则移动比赛,而且……距离是一百米!不知,两位有没有意见?”

“我有!”向秋叶突然开了口。

“哦,不知向小姐有什么意见?”

“我提议,将距离从100米,改为一百五十米!”说完,向秋叶挑衅的看向季紫瞳:“不知季小姐意下如何?”

季紫瞳微笑的挑眉。

“可以,我没意见!”

“那,那就改为一百五十米!”贺瑾言马上让人将耙子挪动了位置。

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了。一百五十米,而且……还是耙子还是无规则移动,那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距离。

白痴之日/白痴的日子

白痴之日/白痴的日子第三集

“五十万一次,五十万两次,五十万三次。”主持人最后一锤子敲了下去。

“现在这幅不知名的作品就归这位先生所有了。”

“连少,先帮我付五十万吧。回去了我会把钱还给你。”林重对连锋说道。

“林先生放心,这笔钱我先垫着。”连锋知道这幅十有八九是要亏的,但还是愿意帮林重垫钱。

因为他觉得林重这个人不简单,他要跟林重结交,就要给林重一些好印象。还有,林重刚才赢了三百万,怕林重会不还钱吗?

对自己没有损失,又能给林重带来好印象的事情,连锋自然愿意去做。

“那就多谢连少了。”林重感谢说道。

连锋去给林重付钱了,张远一脸鄙视的在林重面前打转,叹气说道:“哎呀!林先生真是败家啊!刚才赚了六百万,给了连少三百万,自己还剩三百万,这才一会儿就亏了五十万。这败家的能力也是没谁了。照我看,你今天就会输的裤衩都不剩。”

看到这个家伙在对自己冷嘲热讽,林重轻蔑一笑说道:“张少,你们张家应该也是名门望族吧?你们张家人的教育也是十分严格的吧?”

“这当然,我们张家是书香门第,家里的长辈从小就教育晚辈要懂事,要待人有礼……你怎么突然问这个?难道你羡慕我的出身?你羡慕也没用,要不你从这里跳下去,重新投一次胎,看看能不能投个有钱人家。”张远听到林重问自己家里的事情,还以为林重是在羡慕自己的出身,一指旁边的窗户,又是一阵鄙视。

周围的人也是觉得林重可能脑子有坑,闲着没事干嘛去羡慕人出身呢?刚才你还从人家手里赚了六百万,人家正在气头上,你这不是找虐吗?

不过张远也是够狠的。指着旁边的窗户,让林重重新投胎。这里可是六楼,他这是叫林重去死。

“张少误会了,我不是羡慕你的出身,我只是为你们张家感到丢人。一个书香门第家庭,长辈从小教导晚辈要待人有礼,要懂事,却养出了你这样没素质,不断语言攻击别人的人。做这么多有损家族声誉的行为,难道你就不会感到脸红吗?”林重一脸轻蔑的说道。

鄙视林重?嘲讽林重?林重就跟他好好玩玩。

“你你……你……”张远一听气的都要炸毛了,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林重骂的很对,骂的很有道理。他自己说他们张家书香门第,从小教育后辈要待人有礼。他刚才的行为哪里有礼了?先是豹子想退货,退货不成就像疯狗似的不停攻击林重。

“张远这小子真是给他们家丢人。像疯狗似的追着人家咬,还敢说长辈教他待人有礼?长辈教他的东西哪去了?左耳进,右耳出?”

“看来他们张家的教育也不咋地嘛!教出了这么一个没素质的人。”

……

听到周围这些人说的话,张远差点没哇的一声吐血。他心中大骂林重卑鄙,竟然用这种手段攻击他。更气的是,他被林重攻击了还没法辩驳。

“好,我不跟你小子争论了,我倒是想看看你小子花五十万买字到底是件什么样的垃圾货。”张远知道自己在别的方面是说不过林重了,便在那幅字上狠狠的踩林重一脚,顺便转移大家的注意力。

果然,就如张远想象的那样。他的话一说出口,就成功的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力。大家又对林重的字议论纷纷。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林重这是愚蠢的行为。花五十万买一幅没有落款人,没有盖印章的假字,这行为真的蠢到家了。

林重这真的是愚蠢的行为吗?这一点,除了林重本人,只怕全场都没有一个人知道。

连锋付了钱,林重的兰亭序就买下来了。

林重拿着这幅字,走到三位专家面前,把字在摊在桌面上,说道:“三位专家,给我的兰亭序估个价吧。”

三位专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些哭笑不得。这年轻人,刚才看出了豹子的玄机,找到一颗夜明珠,按理说他应该是个眼里非凡的人才是啊!现在怎么会做出这么傻的事情呢?居然买一幅没有落款人、没有印章,极有可能是现代人仿写的。

“这有些难办!先生,你看这幅画上面没有什么落款人名字,也没有印章,但是看一些字和一张纸,我们很难估价的。”先前买了林重夜明珠的专家有些难为情的道。

“是啊!没有这些东西,就不能证明它是不是哪个朝代的,也不能评估它的价格。不过这兰亭序写的是真的好,你好好收藏他,有了些年头,应该也值一些钱。”第二个专家说道。

这个专家说的话就是暗示林重买这幅字不能回本了。兰亭序写的好,是值一定钱,想卖到五十万几乎不可能。

“哈哈哈……我不都说了吗?你这兰亭序就是假货,你还傻傻的跟我说赚大钱,现在你赚一个给我看看。”张远听到专家们的话,心里那个叫畅快啊!总算是让这小子难堪一把了吧?

周围的人听到张远的话,也是哈哈大笑了起来。

“专家,你们别急着下定论嘛!我敢保证我这一幅兰亭序就是古代名人的真迹。不信的话,我们可以瞧一瞧。”

林重扭头看向在场的人,问道。

“你们有谁抽烟的吗?把打火机借我一下。”

“我这里有打火机。”一个热心人士把打火机递给林重。

见林重问大家借打火机,张远就乐了,讥讽说道:“你小子不会被专家的话刺激疯了吧?要打火机?你想不开想要烧了这幅字吗?我劝你最好别这样做,你把它收起来,回头不也能卖个万八千吗?”

张远这话听着是在劝林重不要冲动,他说话的语气却带着浓浓的讽刺味道。

回头能卖个万八千。五十万买来的东西才值万八千。这不是暗骂林重傻子吗?在短短的一瞬间里,就亏了好几十倍。

在场的人也都听懂了张远的话,一个个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林重。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