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在她的床上燃烧

欲火在她的床上燃烧
  • 主演:Angelina,Dekker,...,Vera,Maria,Palentini,...,Ivy
  • 导演:Brion,Rockwell
  • 地区:美国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09
一个受保护的年轻女子搬到城市上大学。在那里,她对一个更加成熟和公开性感的女人着迷。她的感情不知所措,她踏上了一段情感和性旅程,最终将她从过去中解放出来。

欲火在她的床上燃烧第一集

严夫人收拾妥当后,这才由丫鬟扶着出来见客。但她可能是伤得厉害,走起路来,尚且还是一瘸一拐的,面含痛楚的。

她见了宿梓墨要行礼,宿梓墨淡淡地觑了她一眼,摆了摆手,示意她不必多礼。

他今日是来问穆凌落行踪的,不是来看人行礼的,故而当即就进入了正题。

严大人斜睨了她一眼,示意她注意回答的分寸。

严夫人顿了顿,缓缓开口道,“这件事说起来,也是由妾身而起的。妾身的儿子今儿个发病,妾身无可奈何,这才急急忙忙地去寻王妃,想让王妃给妾身的儿子看看诊,这也是之前约定好的。但没想到,回程的途中,竟是遇上了南召的一位使者,他假扮成妾身的车夫,挟持了王妃。”

闻言,宿梓墨挑了挑眉,“他如何会知道你去王府,又如何假扮你府中的车夫的?”

严夫人咬了咬牙,“这些妾身却是不知的。”

宿梓墨眸色微微一沉,“那本王倒是想问上一问,夫人去王府前,为何先去的是驿站?驿站而今被围得水泄不通,那使者莫不是插了翅膀,飞出来的?”

“王爷,其实……”严大人斟酌着,才堪堪开口,就被宿梓墨给堵住了。

“本王问的是你的夫人,不是严大人你。”

说着,宿梓墨冷冷地睥睨着严夫人,“严夫人,你最好解释清楚一些。不然,私通他国使者,那可就等同于通敌叛国了。”

严卓忙拱手道,“王爷,王爷明鉴,严家上下对陛下那都是忠心耿耿的,绝无二心的,断断是不敢做出通敌叛国的恶事来的啊!”

“那便给本王,一五一十地说。”宿梓墨厉声道,“拿方才那些模棱两可的话打发本王,是当谁是傻子?”

严夫人额角都冒出了细细密密的冷汗了,也不知道是疼得,还是被吓住了。

她咬了咬牙,“王爷,实不相瞒,那使者是我去请的,是我把他藏在我的仆从中,带出来的。”

闻言,严卓瞪圆了眼,那眼神目眦欲裂,几乎都要把严夫人给吃了。

严夫人闭了闭眼,却像是豁出去了一般,平静地道:“这些都与旁人无关,都是妾身一人所做,与严府,与妾身的夫君都毫无干系。妾身听说南召擅蛊,上回王妃也与妾身提过,所以妾身就去寻了圣女,希望她能够帮一帮妾身。最后,却是害了我的孩儿!”

“今儿个,我的孩儿发病,我无可奈何,只能硬着头皮去了驿站寻。没想到,圣女没寻到,倒是寻到了……”

严夫人除却隐瞒了对穆凌落下了蛊毒那段,几乎能说都给说了,不过她基本是把所有的罪过都往自己的身上堆砌。

左右到了而今,她这活不活着,似乎都没那么重要了。

她现在只想保住自己的孩子,便是让她死了,她也是甘愿的。

这错是她犯的,她不能再连累穆凌落也跟着受罪了。

她几乎是一五一十地,倒豆子一般,把所有都给说出来了。

途中,严卓就是想掐死她的心都有了。

他原本的意思是,让严夫人把自己塑造成受害人的形象,她倒是好,生怕宿梓墨不会治她的罪。

严卓气得脸色铁青,却也不好在宿梓墨跟前打断了她。

宿梓墨其实对这些前后事迹不感兴趣,他只想问穆凌落最后被挟持去了哪儿?但是,严夫人对这个是真的一问三不知的。

宿梓墨最后见她嘴里实在是问不出什么来,便也没再多留了,却也没说如何处置她。

这般什么都不说的态度,倒是越发地让人觉得忐忑了。

严卓亲自送了宿梓墨出府,回头见得严夫人已经疼得额角都是细细密密的汗珠,他咬了咬牙,恨道:“你是摆明了要与我作对,是么?那南召是你去寻的,现在倒是好,要拉着整个严府给你陪葬啊!你这人心肠怎么那么恶毒?”

严夫人冷冷地觑了他一眼,懒得再与他多说,由着丫鬟把自己扶了起来,“我会一力承担今日的责任。不会连累你的这顶乌纱帽的!”

“你——”

严卓竟是被她给堵了个正着,半晌都说出什么话来了。

宿梓墨走后,宸王府倒是送了份礼过来,是柳心蕊得知严夫人受伤,特地送的一份补品。之前严夫人待她极好,便是退亲了,也没说过她半句不是,这做人总是不能忘恩负义的。

严夫人现在疼得厉害,而严卓自回来后,就没有关心过她半句,前前后后都在就这件事说她的不是。

严夫人只觉得心里寒凉得厉害,嘴角勾起苦涩的笑意。

望着送到跟前的补品,再联系自家人的态度,只觉得心都泡在了黄连水里。

这自家的丈夫,还不如个小姑娘!

她擦了擦眼泪,让人先去看着严流,若是有个不对,立刻来寻自己。顿了顿,她想起方才甘狄留给自己的药瓶,她拿了出来,但因着手抖,竟是没抓住,瓶子里的药都倒到了床上。

这瓶子里总共也就两颗药,她忙捡了起来,只是触手的细软让她有些吃惊,手稍稍一用力,竟是把那药丸给捏破了,里面竟是流出黏腻的液体来,恶心巴拉的。

严夫人一惊,忙擦了擦手,但那颗药已经变成黏糊糊一团了。

“这,到底是什么?”

她心中有了不好的猜测,但另外一颗药,她却是不敢动了。

最后,她鼓起勇气,让丫鬟给她找了个簪子,把那药丸放到了盒子里,随后轻轻地挑破了那药丸的表层,就见得从黑漆漆的药丸里爬出了一个圆滚滚的,褐色的虫子来。

严夫人吓得都尖叫了起来,若不是摔伤了腿,她几乎都要跳起来了。

“夫,夫人……”丫鬟也被吓得脸色惨白。

严夫人忙把盒子盖子给盖上了,哆哆嗦嗦地道,“快,快把它拿去烧了,烧了!!”

随后,她想起了严流之前就是吃了这个药丸这才会好起来的,她就只觉得浑身发凉发寒了。

这不是吃药,是吃的虫子!

还是蛊虫啊!!!

欲火在她的床上燃烧

欲火在她的床上燃烧第二集

“不要,就要放一起,你们都是我的家人!”苏千寻的手摸上两只的头。

牛牛和暴风一脸享受和讨好。

龙司爵,“……”

管家过来说客人到了,龙司爵看着她的脸色实在差,便说道,“你回去休息,我一个人应付的来。”

苏千寻心情极差,还是被他的话给逗笑了。

他这么说好像不是去见自己的生父母,反而是去见什么可怕的人。

“没事的,我不去不合适,走吧。”苏千寻勉强的让自己打起精神。

龙司爵看着她这样实在心疼,可是想到她之前说的话,也就没再阻止了。

两个人到外面的时候,狱冷萧和夫人已经到了,几个人进屋后坐了下来,管家立刻让佣人把苏千寻提前让准备的茶点全部端了上来。

精致的茶点看着就特别的赏心悦目,这些都是苏千寻花了心思的。

“叔叔阿姨,你们先喝点茶,吃点东西。”苏千寻努力的提起精神招待着他们。

“这些都是少奶奶昨天就开始准备的,就是为了招待二位贵客。”管家在一旁适时的开口。

狱冷萧和狱夫人都很高兴。

“你现在都要生产了,怎么能这么劳累,都是一家人,下次别再亲自弄了,让佣人做就可以。”狱夫人握住了她的手。

“都是我应该做的。”苏千寻笑了笑。

“你怎么了?怎么感觉看着特别累似的?”狱夫人很聪明,一眼就看出她的情绪不太对。

苏千寻勉强的扯了扯嘴角,“阿姨,实在不好意思,是我自己的私事,也没什么,都会过去的。”

“是啊,都会过去的,别想太多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你的身体,还有宝宝。”狱夫人劝她。

苏千寻点头。

狱夫人让人把礼物拿了上来,都是些母婴用品,还有很多补品,比苏千寻昨天带过去的还多。

“您怎么买了这么多东西来啊,家里都备了的,又让您费心了。”

“这些都是我的心意,其实我在找到司爵之前,就已经在想,他这个年纪应该差不多要做爹地了,我在家里还买了不少,这次来的匆忙没带过来。”狱夫人看向龙司爵。

苏千寻听着也觉得格外心酸,她能感受的到,狱家夫妻对龙司爵这个儿子的爱是真心的。

没有找到儿子,便猜测着儿子的人生该到哪一步了,便去准备了东西。

这样的父母真的难得了。

她再想到自己,想到华夫人,她的心里便更难受了,同样是为人父母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

苏千寻几乎控制不住的落了泪。

龙司爵看着她的样子,立刻起身坐到她的身边。

“不好意思,我听着阿姨说的话,就觉得太温暖了,阿爵,你丢了这么多年,可是你的爸爸妈妈还这样想着你,惦记着你,你真幸福!”

龙司爵明白她是因为妈妈的一番话想到了自己,她也没有在妈妈身边长大,华夫人认了她又处处充满了算计,实在让人心寒。

“我是不是说错话了?”狱夫人有些担心的看着她。

欲火在她的床上燃烧

欲火在她的床上燃烧第三集

叶柠叹了口气,“帅哥,纹身不错,纹起来也挺麻烦的,别逼我给你弄坏了。”

“你说什么?”

叶柠直接一个拳头冲了过去。

那男人吓了一跳。

然而,拳头在他的面前,直接停了下来。

这个速度,快的让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然而。

“喂,你干嘛,我的人,放进来,放进来。”

宫野从里面走了出来、

一样穿了个连帽衫,两个手正很猥琐的插进口袋,对着那纹身男人阴测测的说了句。

纹身男一看,忙让开了点。

“原来是GT的大神,请进请进,抱歉啊,不知道,不知道。”

他只是奇怪,GT什么时候有除了素面S以外的女特工了。

纹身男摸了摸脑袋,可惜她戴着个蒙面,看不到人,只是,从刚刚那快速的一拳,让人觉得,那一下子,绝对也是有货的。

两个人那么走了进去。

这里来的,都是他们这个圈子里的人。

看到宫野,不少人也是直接让开一点路,此时,更的紧紧的盯着叶柠不放。

好奇,在宫野身边的人是谁,难道是GT的新人吗。

这仓库被稍微改了一下,一股工业风,伴随着震耳欲聋的音乐,让人觉得很是飞扬。

昏暗里,带着一股颓废的气息,但是,舞池里的人,却疯狂的扭动着,随时都在掀起热浪。

这时,有人一下子挤到了叶柠旁边来。

“喂,小妹妹,上次让你坏了好事,这次不给看看你长什么样子吗。”

来的人是哈伦。

叶柠抬起头来,看着他。

宫野在一边皱眉道,“喂,你干嘛,聚会的规矩,不带任务的,咱们竞争归竞争,私底下,不带这么玩的。”

哈伦看着宫野,“我也没说要带上任务啊,这不是现在是私底下了,想看看小妹妹到底长什么样子的吗。”

一边,哈尼一身的镂空装,身上的打扮,十分的机车风,黑眼圈堪比熊猫,她垫着脚看着叶柠,“怎么了,是不敢见人吗?一直蒙着个脸。”

旁边的人一时也都围了过来。

大家十分好奇,GT的新人到底什么样。

但,自己肯定又不敢来问。

所以,此时有人来问了,他们当即也好奇的凑了过来。

宫野说,“滚开,我们GT的人干嘛要给你看。”

叶柠站在后面不说话。

哈尼单手插着腰肢,下面长长的高跟皮靴,翘起来显得十分高傲。

哈伦一下看着他,“这么护着,怎么,跟你有一腿的?”

宫野一把将哈伦的衣领拎了过来,“你特么找死。”

“哎呀,打起来了。”

“打啊打啊。”

“看看谁厉害。”

哈伦一把推开他,“怎么着,想打架?”

宫野说,“难道打架我还会怕你?”

“是,GT那么牛,你们怕过谁,不过今天打架可不是比的谁的背景牛,而是比的谁的拳头硬了,我劝你还是小心一点。”

宫野一步迈向前面。

叶柠却在这时,一只手挡了过去。

“聚会上打架有什么意思,大家能来点有意义的事情吗?”

(八更完毕,撒花~)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