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清欲洁/阿斯拉克之女

冰清欲洁/阿斯拉克之女
  • 主演:Marianne,Mardi,Mauritz,akerman
  • 导演:Teuvo,Tulio
  • 地区:芬兰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芬兰语
  • 年份:1973
一个叫拉普的女孩,驯鹿牧民的独生女,在二战期间营救了一名坠毁的德国战斗机飞行员。两人在康复期间彼此产生了温暖的感情。

冰清欲洁/阿斯拉克之女第一集

第0619章:自愿和亲

“难怪当初说选人来东晋和亲做皇妃,所有人都躲着,你居然自己站出来,原来是这个原因。”

淑安贵妃一把坐起身来,幸好她穿着里衣,接着淡淡的光看着面前的人。

“你是太子,和我们是同父异母的兄妹,可你……她们都是你妹妹啊!”

淑安贵妃怒声开口,太子哼笑,“妹妹?妹妹岂不是更好玩?淑安,这么多皇妹,孤可就你一个没碰过,你那么多姐妹都服侍过孤了,你怎么能避开呢。”

太子说着就凑了过去,淑安一把伸手,“我可是东晋皇妃,而且我怀孕了,你私自进宫,要是让陛下知道,你觉得他会放过你这个给他戴绿帽子的人么?”

淑安已经不会像以前那样怕他了,她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份,所以她才敢硬起来。

太子就这样看着她,他知道,如果淑安真的要跟他同归于尽,那是绝对办得到的,而女人都是疯子,一旦疯起来,完全超出常规,可是疯狂的毁去全世界。

更别说区区同归于尽,女人就是这么疯狂的生物。

太子的脸上已经阴沉的能滴出水来,看着淑安贵妃的眼神越加可怕。

啊……

淑安贵妃的下巴被他虎口一把钳住,顿时她就动弹不得。

“你想拿东晋皇帝压我?哼哼,你不惜自请和亲来到东晋,甚至给人做皇妃,不就是为了避开我么?淑安,你觉得可能么?所有皇妹中就你最漂亮,我怎么可能放过你?你看,我晚宴后偷偷的又来找你,你看我多爱你!”

话音一落太子一把将人按倒在床上,她顿时就趴在柔软的大床,整张脸都埋在床上。

“萧子钧,你就是个禽兽,你猪狗不如……”

淑安贵妃破口大骂,太子却哼哼只是笑,完全不在意。

“你放心,东晋皇帝不会发现,我肯定要尝尝你的味道。”

太子已经压着她手,淑安满脑子都是自己的肚子,可就在这时……

“陛下,贵妃已经歇下了。”

太子所有的动作一愣,而就是这时,外头传来殷墨年的声音,“无事,朕来看看贵妃。”

太子心里顿时大惊,起身一掠便下了床,再一掠,便从开着的窗逃了出去。

嘎吱一声,一个人影走了进来,殷墨年一人坐到了床边去。

“陛下!”

淑安一把扑了过去死死的抱住坐在床边的人,眼泪直接打湿了他的衣服。

“怎的还没睡?”

殷墨年没有赶开她,而是轻手拍着她的后背。

“我……我……”

淑安好像被吓得有些神识混乱,殷墨年也不逼问她,好一会儿她才缓过神来,看着身边的殷墨年,屋子里不知道何时已经点上了蜡烛,他的面目在烛光中显得温柔。

“我……”

淑安愣了愣,从来没觉得他的胸膛这样的安全。

“妾妃做了噩梦,吓着了罢了。”

“没事,朕来了,不会做噩梦了,快睡。”

殷墨年安慰着她,可淑安却抱着他就不放,一双眼里止不住的泪,死死的抱着他的腰。

“别走,别走。”

她看着他,几乎是在求他。

殷墨年看着她眼里字的倒影,嗯了一声点头,便陪着她就躺了下来。

淑安紧紧抱着他,好像只有抱着他,自己才会安全。

半夜,萧子钧急急忙忙掏出淑安的寝宫,便跑去了婉妃的寝宫。

砰!

呃……

婉妃是被萧子钧摔在地上痛醒的。

“殿下?”

在看到摔自己的人是萧子钧后陆婉儿什么气都没了,可还没反应过来,萧子钧已经一手掐着她脖子。

“你怎么没留下他?”

撕啦一声,陆婉儿的衣服被他撕碎,随着就是一个耳光打在她脸上。

“给你这张脸你以为是干什么的,你居然没留下他,而且你怎么还是处女?”

萧子钧卡着她的脖子,陆婉儿痛得哭了出来,可是却说不出话,萧子钧又是一个耳光打在她脸上。

“你在我面前装什么柔弱流什么眼泪,你要去殷墨年面前流,你要是不能拽紧他的心,怎么瓦解东晋。”

陆婉儿趴在地上,乖巧的应着是。

萧子钧哼了一声,看着面前的人,出了气后这会儿也冷静下来了,殷墨年现在想来还是一时间有些无法释怀过去,所以才没有留在陆婉儿这里。

“你去拜见皇后的时候,可以恰当的试探下在殷墨年心里,穆飞燕这个人还有多少价值。”

“是。”

陆婉儿跪在地上乖乖的应着,不管忤逆。

这个晚上,淑安根本就睡不着,并且萧子钧吓着后整个人都是惊恐的,死死的抱着殷墨年,她突然发觉,自己好像喜欢上这个男人了。

“陛下,妾妃一定给你生下一个皇子!”

萧淑安很认真的开在,她整个人都靠在殷湛然的肩膀上,紧紧挨着他。

殷墨年倒是无所谓,淡淡的开口,“无事,儿女都好。”

萧淑安心头突然一怔,是啊,她没有资格生儿子,女儿才好,母女平安。

殷墨年感觉到她的悲伤,伸手抱紧她。

“不要乱想,你会好好的。”

他抱紧人,拍了她的穴道,让人睡去,不然她一晚这样的惊恐,很不好。

殷墨年抱着睡着的人,眼神越见阴冷。

南楚太子居然是个对姐妹下手的人,而萧淑安就是为了逃离不惜自请和亲而来。

想到这个殷墨年又觉得她可怜,低头看了看她,拉过被子为她盖上,他自己却一夜无眠。

第二天,天色蒙蒙,殷墨年轻轻拍着萧淑安的后背,“淑安,淑安……”

萧淑安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看到殷墨年突然想到昨晚的事,惊得一把弹坐起身。

殷墨年知道昨晚她吓着了,便也没多问,坐起身来握着她手,“天亮了,朕要处理公务去了,怕你醒来不见朕心里害怕,没事,以后不会做恶梦了,朕想你保证。”

他握紧了萧淑安的手,萧淑安的眼里升起一股子的不安,她隐约觉得,殷墨年知道些什么。

“陛下,昨晚……”

“你已经来了东晋,就是东晋的皇妃,以前的事不必去管,总之朕像你保证,以后你不会再做昨晚那样的噩梦了。”

冰清欲洁/阿斯拉克之女

冰清欲洁/阿斯拉克之女第二集

看着吴胜自信促狭的笑容,史蒂夫内心掀起惊涛骇浪。

站在对面的那个人不过是年纪二十六七岁的青年男子,而他却是早已在国际医学界成名的西医巨擘,可为什么他会感觉到如此的不安。

错觉,一定是错觉!

史蒂夫在心里不停地呼喊着,眼神骤然变得凶狠起来:“我才不相信你的鬼话,我要去医院,我要亲自给唐小姐作检查!”

史蒂夫对自己的诊断有着百分百的信心,这些年下来,他从来没有失手过,所以这一次也绝对不会诊断错误。

唯一的解释就是眼前这些人串通后,故意来骗他的。

越想越有这种可能,毕竟他们可都是华夏人,为了让自己丢脸,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出来的。

既然史蒂夫强烈要求去医院给唐若男做检查,唐振华也没有反应,而是看向唐若男,征求她的意见。

唐若男表示没问题。

为了公平起见,唐振华让史蒂夫亲自安排医院,而史蒂夫特地挑选一家西方资本注册的外资医院。

到达医院后,史蒂夫亲自带着唐若男去做身体检查。

在史蒂夫和唐若男离开后,吴胜、唐振华和唐若宁三人坐在休息室,时不时的交流几句。

虽然唐振华对吴胜的医术很有信心,但他终究还是有些不安。

“吴胜,真的没有问题吗?”

唐振华看向坐在帝边的吴胜问道。

吴胜呲牙一笑:“绝对没问题,等会唐老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唐振华可是华夏国鼎鼎大名的将星,不过他向来行事低调,再加上这是一家外资医院,所以他的出现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关注。

在进进出出的医生和护士眼里,唐振华不过是个外貌和蔼的老人,不过有不少男医生把目光在唐若宁的身上停留,被她秀丽娇俏的模样给惊艳到。

唐若宁有些不安地在休息室里踱步,不时朝着休息外面的走廊瞄去。

唐振华见唐若宁满脸焦虑,朝她招招手笑道:“宁宁,你担心也没用,还是先坐下来吧。”

唐若宁嘟着小嘴坐到吴胜身旁,拉着他的胳膊问道:“吴大哥,姐姐真的没有问题吗,我看那个史蒂夫医生好像很有自信的样子?”

吴胜抬手在唐若宁的小鼻子上划了下,呲牙笑道:“难道连你对我也没信心吗?”

唐若宁抬起小手捂着鼻子,撅着小嘴有些委屈地说道:“哪有了,我对吴大哥当然有信心了,只是担心那个史蒂夫医生会捣鬼,万一他要是给姐姐伪造身体检查,那可怎么办啊!”

唐振华闻言朗声大笑起来:“哈哈,傻丫头,身体检查怎么会伪造呢,除非他史蒂夫真的不想再在医学界混了。”

唐若宁幡然醒悟,连连点头说道:“也是。”

说话间,休息室的门被人推开,穿着淡黄色运动服的唐若男走进来。

唐若男的脸色略有些苍白,但她的表情却极是欢愉,并且暗暗朝着吴胜和唐若男比划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再看跟在后面的史蒂夫还有其他几位作见证的医生,脸色都不是很好看。

尤其是史蒂夫,他本身就是白种人,可是他的脸色看起来更是苍白,就跟抹了层白面一样,呈现着极其复杂的表情。

史蒂夫的双手捏着一摞检验单,都把单子捏出皱褶出来。

唐振华见史蒂夫走进来,起身笑眯眯地问道:“史蒂夫医生,检验结果出来没有,若男的腹部究竟有没有肿瘤啊?”

史蒂夫脸色格外苍白,嘴角抽搐几下,偷偷瞟了眼坐在对面的吴胜,声音有些含糊不清地说道:“唐小姐的检验结果显示……一切……一切正常。”

“哈哈,果真如此。”

唐振华闻言捋须爽朗地大笑起来。

得知唐若男安然无恙之后,唐若宁悬在嗓子眼的心算是彻底放下来,她紧握着唐若男的双手,欢喜地说道:“姐姐,真是太好了,之前可真把我吓死了。”

可能是喜极而泣,唐若宁竟然真的哭出来。

唐若男见状露出疼惜之色,用纤纤玉手帮她把脸上的泪痕给拭去,安慰道:“傻丫头,不要哭了,我怎么可能会有事呢。”

唐若宁微笑着点点头。

稍后,唐若男好似想到什么,她转身看向史蒂夫说道:“史蒂夫医生,既然检验结果证明我的腹部并没有肿瘤,那你也应该兑现和吴先生之间的赌注吧。”

史蒂夫最担心的就是听到这句话,他万万没想到他的诊断竟然会出错,唐若男的腹部竟然连一丁点的异变都没有,也不给他任何辩解的机会。

按照她先前那种死去活来的痛法,腹部肯定有异常,可偏偏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着实令他大为迷惑。

史蒂夫闻言瞟向吴胜唐若男等人,有些尴尬地说道:“这次真是不好意思,是我一时疏忽诊断错误,还望众位多多包涵。”

说着,史蒂夫还着华夏人来了个抱拳求饶的姿势。

“你这就完了啊?”

见史蒂夫抱拳道歉之后没有其他动作,站在旁边的唐若宁顿时秀气一挑,极为不悦地说道:“史蒂夫医生,您之前可是口口声声提到西方的契约精神啊,你该不会是要做出出尔反尔的事情吧?”

史蒂夫脸上的肉抽搐几下,他偷偷看向唐振华,希望这位长者能够替他说几句话,好让他能够保留一番面子。

唐振华却直接给史蒂夫回了句话,瞬间把他打入地狱:“一切按照契约精神来办。”见史蒂夫露出想要耍赖的迹象,吴胜起身站了起来,来到史蒂夫面前,笑嘻嘻地说道:“史蒂夫医生,既然检验结果出来了,那我们就按照之前的赌注来兑现吧,首先你要向我下跪磕三个响头,然后再拜我

为师,我教授你中医知识。”

史蒂夫身后的那些西医都是听得懂华夏语的,听吴胜这般说,他们纷纷露出惊诧错愕的表情,视线全部集中在史蒂夫身上。

史蒂夫的脸色难看异常,牙齿都咬得咯咯响,看向吴胜的视线也充满着愤怒和不甘心。

想他可是国际著名的医学巨擘,怎么可能会向他一向瞧不起的中医下跪磕头,而且对面这个人还是比自己年龄小近一半的年轻人,这令史蒂夫无论如何都有些接受不能。

“史蒂夫医生,您该不会是要反悔吧?”

唐振华见史蒂夫露出不情愿的表情,不禁目露精光,冷哼一声。

唐若宁也在一旁附和着,用嘲讽的语气说道:“呵呵,原来您口中提到的西方契约精神就是,对自己有利的时候就要遵守,而对自己不利的时候就要撕毁,我总算是明白了。”

史蒂夫简直气得肺都快要炸了,如果对面这些人是普通人的话,他完全可以用金钱或者其他什么来打发他们。

可是令他万般无奈的是,这些见证人都是普通角色,尤其是唐振华,那可是华夏国响当当的大人物。

如果唐振华说一句话,恐怕他史蒂夫这辈子都休想再踏进华夏国一步。

纵然心里有万般不愿,但史蒂夫还是紧咬着牙关,缓缓曲起膝盖,扑咚一声跪在吴胜面前,双手紧攥成拳按着地板,百般不甘心地说道:“吴先生,我错了,是我诊断错误,我向您磕头道歉!”

虽然不是很标准,但史蒂夫还是朝着吴胜磕了三个响头。

之后,史蒂夫眼睛充血地抬头看着吴胜,恨恨地说道:“我史蒂夫·罗杰,今日拜华夏国中医吴胜吴先生为师,跟他学习中医之术,还请吴先生收我为徒!”

此话出,后面那几个西医简直要疯魔了。

他们万万没想到,在他们眼中如神一般的史蒂夫,竟然会向一个华夏青年男子磕头认错,还要跟他一起学中医。

他们的三观在刹那间崩毁,全都睁大眼睛盯着史蒂夫和吴胜。

吴胜知道史蒂夫心里是一百个不愿意,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扭头看向唐若宁问道:“宁宁,拍好了没有?”

唐若宁挥着手机,笑吟吟地说道:“完全OK。”

史蒂夫见他向吴胜磕头认错拜师的画面还被拍摄下来,心里顿时涌起一股想要去死的冲动,这段视频如果放到网络上,恐怕他史蒂夫要身败名裂,在西方医学界无法立足。

其实吴胜也是有备而来,他从身后摸出一本中草药全集,递给史蒂夫笑道:“要想学中医,就要先学会辨认中药,这本中草药全集就送给你了,你先好好看看,如有不懂的,可以问我。”

“谢……谢谢老师!”

史蒂夫恨的牙根疼,但他还是接过草药全集,朝着吴胜磕头。

唐振华见事情基本告妥,待达这里也没什么意义,于是朝着吴胜等人示意准备离开。

唐振华带着唐若男、唐若宁三人先行离开休息室,而吴胜故意留在后面。离开之前,吴胜还贴在史蒂夫的耳畔提醒道:“你应该知道华夏有名古句叫‘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所以你今后最好不要再发表什么对中医不利的言论,否则要是让我知道,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冰清欲洁/阿斯拉克之女

冰清欲洁/阿斯拉克之女第三集

明道杀手组织这一次可谓是失败的莫名其妙,他们潜伏进入中海已经有一个多月,这一个多月来,他们没有被任何人发现,甚至于在出事当天,他们都没有发现有什么意外。

而最糟糕的事情莫过于,一切正常的时候,意外就这么发现了,等到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被警察给包围了,如果眼瞳他们两人也是跟那群手下在一起隐藏在酒店里面的话,那么估计现在能不能逃出来还两说。

华夏龙魂虽然在世界组织上排名进不了前三,但事实上,不管是排第一的还是排第二的,都不愿意去招惹龙魂。

龙魂……这可是一个以不要命出名的特殊组织,而且让那些组织感到头疼的是,在龙魂之后,华夏还有一个更要人命的亡命组织,那个组织出来的人基本都是疯子,都是杀人机器。

眼瞳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两组人悄无声息的进入华夏,在中海这边已经准备就绪,就等着一个好机会动手。

但却没有想到莫名遇到了李卫国这一伙龙魂小组成员。

根他们所得到的情报,龙魂小组在中海这边并没有根据点,所以他们才敢一次性带了两个小队进来。

这次可谓是亏大发了,被一锅端了。

“算了算了,本来想要出一口恶气的,既然你这么说,为了防止被你莫名其妙的抹了脖子,我还是放弃吧。”长发杀手耸了耸肩,口气满不在乎道:“而且这样做的效果也不是很好啊,这里面有身份的人也没有多少,死了就死了,对华夏一方造不成什么舆论压力。”

“今晚晚上,十点半的船,现在时间差不多了,走吧。”眼瞳没有搭话,其实他很清楚长发的做法也很理解长发的心情,无非就是被人坑了这么一道觉得不爽要报复。

可是……不管是什么样的报复,都必须看情况来应付,现在这边可是有龙魂在坐镇,如果他们现在在这个演唱会上搞爆炸,那么估计就离不开中海了。

龙魂单个成员的实力他们并不畏惧,但抱团的龙魂……那是让所有组织都感到头疼的存在,再说了……龙魂既然出现在中海,那么那个以杀人机器出名的莫名组织是不是也在中海?这点还真的很难说。

“走吧走吧,哎……回去之后又得挨一顿骂了,你说我们的实力也不差,为什么就混不上高层呢?不说高层了,中层也行吧?总比这样跑腿来得强吧?”

“信任问题。”

“说的也是,头疼。”

……

演唱会如期进行,圆满结束,这个结果是所有人都乐意看到的,不管是歌迷还是主办方,皆大欢喜。

中间停电的事故并没有造成什么坏的影响,至少没有对林嫣儿的演唱会造成什么损失,至于会不会给中海体育馆带来不好的影响,那就不是林嫣儿他们这些团队能够插手的了。

体育馆是隶属国家的,这中间的影响,不到一点层次的人是无法插手的,硬是要蹭热度搅和进去,估计到最后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哇哇哇。终于完完整整的看了一次林嫣儿的演唱会,而且还是在现场,我死也瞑目了。”一走出体育馆,望着人山人海的场面,秦天著不由得扬天感叹道。

“死也瞑目了?”牧朗在旁边嘿嘿笑了起来:“那怎么说的话,请把你的遗嘱订好,上面记住写上我的名字,作为兄弟,我会帮你把没有花完的钱花光的。”

“卧槽,我也就这么说说,你真当我想不开啊?”秦天著怪叫了一声跳到了一旁,一脸鄙视的望着牧朗。

“那那那,这可不是我说的啊,是你自己说的啊,我们这么多人可都听到了。”牧朗牵着月儿的柔荑笑道:“你孤家寡人可以一走了之,兄弟我可不行啊,我这里还有一个人要养呢。”

“擦,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

“同性是真爱,异性能传宗接代。”

“月儿你听听你听听,牧朗说的啥。”

两个活宝一边走一边斗嘴,苏昊则是跟夏晴走在后头,至于童苗苗,刚刚出来的时候遇到了同学,已经跟同学先行离开了。

“在想什么呢,想的那么出神?”夏晴走在苏昊的身边,用肩膀碰了碰苏昊的肩膀轻声问道:“是不是在想苗苗呢?”

“呃……啥?”苏昊有些莫名其妙道。

童苗苗会在这边遇到室友而且结伴离开,这事情确实是一个意外,但也不至于让苏昊这么牵挂,苏昊现在心里还在想着之前在体育馆停电那时候的那股心悸的感觉。

这也是他为什么会走在最后方的原因所在。

那种感觉如果没有出错的话……应该是有同类人过来这边了,只是是谁这就不好说了。

心里正想着事情呢,被夏晴这么一问,苏昊一时间还真的有些反应不过来。

“从苗苗跟她的同学走后你就一直心不在焉的,你在想什么呢。”夏晴嘟着嘴巴有些不满道。

“哦哦,没什么,我在想演唱会如此成功,是不是应该有所谓的庆功宴的?”在这种问题上,苏昊向来不会跟女生解释。

越解释就越麻烦,最好的做法就是……转移注意力。

跟女生讲道理,原本就是一件很傻的事情,跟一个明显有吃醋意味的女生讲道理,那就不是傻,而是蠢了,苏昊才不会做这样的蠢事。

“庆功宴?”夏晴歪了歪小脑袋瓜笑道:“庆功宴跟你有什么关系呢,人家那是工作人员自己出去庆功的好不好,而且也没有听说过林嫣儿有出现过在这样的场合中呢。”

果不其然,夏晴一下子就被转移了注意力,而且一点儿怀疑都没有。

苏昊耸了耸肩笑道:“她不跟那些工作人员庆功,并不代表不会跟我们出去庆祝啊。”

“你以为你谁呢,吹牛不打草稿,哼哼。”夏晴皱了皱可爱的鼻子,一脸我不相信的样子。

苏昊也没有在这个话题过多进行下去,本来他就只是用来转移话题而已,庆不庆功的,苏昊还真的不清楚。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