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安分的艾曼纽

不安分的艾曼纽
  • 主演:莲娜·萝薇,杰克·泰勒
  • 导演:赫苏斯·弗朗哥
  • 地区:法国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法语
  • 年份:1973

不安分的艾曼纽第一集

第192章击毙

此时,情报部门已经根据两台宇宙骑士机甲的识别编号确定了那是高家兄弟的机甲。皇家卫队和宪兵队闯进了内阁会议室,此时秦政皇帝们正在和大臣们召开早会。当得知军方差点被连窝端,所有大臣包括皇帝都震惊了。

高万忠在会议室里直接被拖了出去,他吓得屁滚尿流,还主动提供了一个信息,他的两个儿子的机甲装载了核动力引擎。当这个消息传到天元星防空指挥部的时候,指挥官莱德利少将的脸都吓绿了。

“夏星辰,侯成,你们听着,对方机甲装备了核能引擎,务必一击致命,千万不能给他们自爆的机会。!

“明白明白”。

二人都表情凝重。虽然机甲的微型可控核聚变引擎都有防爆装置,一旦机甲引擎遭到破坏,防爆装置会自动喷射一种反应试剂强行终止核聚变反应,使得引擎不会发射核爆炸。

但是,机甲上一般都有自爆系统。当机甲重伤或者被俘虏,机甲师不愿意被抓或者想保守机甲的技术秘密,就会选择自爆。有的机甲师在机甲攻击力不足时甚至会用自爆跟对手同归于尽。尤其在那些装备了核能引擎的机甲上,启动自爆系统,首先会解除核能引擎上的防爆装置,然后引擎就成为了一枚氢弹。虽然两台宇宙骑士机甲已经远离了人员密集区,但是在这里引爆两枚氢弹的后果是任何人也无法承受的。

四人缠斗在一起,但是侯成的齐天大圣机甲有些吃亏。同样是核能引擎和红光推进器,但是宇宙骑士机甲的推进器更多,而且是专门为飞行设计,所以侯成在速度上很吃亏,对方总是能用速度高速摆脱,侯成需要很费力的去追上她,而安杰丽卡则被龙骑飞将机甲死死缠住。

“杰西卡,快走,我要自爆,记住,留下命为我报仇!”安杰丽卡的话中有些决绝,因为雷达显示已经有十几台军方机甲正在靠近。

“遵命”杰西卡掉头像要逃走。夏星辰见状,身后的浮游电光刃像六把飞刀一样旋转着飞向了安杰丽卡,而此时夏星辰的龙骑飞将机甲突然解除了身后的飞轮盘。解除了束缚的机甲瞬间冲了出去,直奔杰西卡而去。

杰西卡刚刚躲开了侯成的一棍,机甲推进器全开,想高速摆脱,谁知她刚看到一点希望,夏星辰已经到了她的机甲身后,两把光能剑交叉斜劈而下,一道x形的剑光飞向宇宙骑士机甲,这正是一种战技,交叉斩。杰西卡发现屏幕上一道红点迅速到了自己身后。

“好快……”这是杰西卡最后一个念头,机甲被斩成四瓣,凌空爆炸解体。

此时安杰丽卡奋力的躲闪和格挡,才摆脱了最后两把浮游电光刃的纠缠,然而,还没等她松一口气,一根合金长棍划出一道金色的光芒兜头砸下来。这一次侯成使用了战技“破空斩”。安杰丽卡躲闪不及,只能举剑抵挡。但是,这凝聚着齐天大圣机甲全力的一棍,裹挟着巨大的能量,化作一柄开天的巨刃,把安杰丽卡的机甲连同光能剑和机甲一起劈成了两半。

“永别了,尼古拉斯……”安杰丽卡带着最后一个念头跟机甲一起被爆炸的火焰吞噬。

此时,六个浮游光能刃才慢慢的飞过来。它们尾部两两相连,又变成了三对飞翼,连接在龙骑飞将的背部。这是夏星辰的一个全新设计。由于战斗中需要甩掉龙骑兵装置来提速和增加机甲的灵活性,但是这样浮游炮就无法回收了。那东西可不便宜,所以夏星辰重新设计了浮游炮,即使没有飞轮盘也能在机甲背部降落。

此时五个小队的25台机甲才姗姗来迟,纷纷降低高度检查是否有幸存者。

“谢谢你们。”莱德利少将此时已经满头大汗,浑身瘫软的倒在椅子上。

这一天,是宇宙历2019年(U.C.2019)8月20日,史称“八二零事件”。

参与袭击的凶手被击毙,但是对事件真相的调查才刚刚开始。帝国四大情报部门,军方的情报部门以及宪兵,皇家卫队等各部门都行动起来。此时整个天元星已经戒严,刚刚从天元星离开的太空穿梭机上的旅客也被牢牢的控制了起来。

调查先从发动袭击的四台机甲开始查起,它们都在天元星的机甲管理部门登记备案过。根据两台宇宙骑士机甲的表现,调查人员断定里面的机甲师绝不可能是高满翔和高盈翔两兄弟,他俩的水平跟视频里的机甲师相差太大了。

调查人员刚要发布通缉令,结果一队人马在搜查兄弟二人租住的一套豪华别墅时,在别墅后面的花坛里,发现了二人的尸体。虽然别墅的监控系统已经被破坏,但是调查人员仍然在别墅的大床上取得了一些生物组织样本。进过DNA测定,这两个样本属于帝国军事指挥学院的学员安杰丽卡和杰西卡。

另一队调查人员经过走访兄弟二人经常出没的夜店等,通过大量的询问和调取监控,发现兄弟二人跟两个金发女子经常勾搭在一起,经过辨认,这二人正是安杰丽卡和杰西卡。根据戴忍提供的情报,这两人均是北方舰队的军官,都是C级机甲师,而且是尼古拉斯安排在帝国军事指挥学院内部的主要负责人,所以军方判定,此次行动的主要策划者和实施者就是安杰丽卡和杰西卡。而安杰丽卡又是尼古拉斯的狂热崇拜者,因此,事件背后的指使者只能是尼古拉斯亲王。

而另外两台皇家骑士机甲的拥有者,分别是皇家军事学院的两个官二代。不过他们是受牵连倒霉蛋,他们只是把机甲暂存在同一家机甲维修店而已。不过没有办法,虽然他们很无辜,但是他们也被用其他罪名关进了监狱,而他们的父母也都受到了牵连,被罢免了官职。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这一次造成的影响太坏,必须有人出来当替罪羊和出气筒。

不安分的艾曼纽

不安分的艾曼纽第二集

江梨笑从焦躁慢慢的平静下来,开始拿着一本书看了起来,同时也在等待着厉景,想找他问个清楚。

大约十二点左右,厉景回来了。

他梳了一个精神的发型,露出饱满的额头,气息也没有昨天那般冰冷,他手上提着像是外卖一样的东西。

“你可以放我回去了吗?”江梨笑像装了弹簧一样急切的从沙发上起来。

“先吃午饭。”厉景很有耐性的坐在沙发上。

江梨笑看着厉景修长好看的手从袋子里拿出一盒盒的饭菜,江梨笑的杏眸已经看到了这些外卖盒子上的标志。

是林记的饭菜。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林记距离这里要一个小时的车程呢,而且价格昂贵。

“拿着!”厉景把筷子递给江梨笑,两个人之间像是没有间隙一般。

江梨笑拿过筷子,又重重的拍在了茶几上,她不悦的说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你想要的我都给你了,还要留我到什么时候,我不想吃饭!”

“你欠我的东西还没还。”厉景夹了一筷子的菜,动作斯文的放在嘴里咀嚼。

“昨晚,昨晚……”江梨笑站了起来,有些羞耻的脸变得像是水蜜桃一般的通红。

“还不够!”厉景唇角不露痕迹的勾了勾,用低头吃菜来掩饰。

江梨笑无奈的坐下,昨晚他明明要了那么多次,她都记不清了,昨晚还是厉景把她抱去洗了的呢。

她心里懊恼,嘴上酸溜溜的说道:“厉总裁还是要有节制,否则年纪大一点……”

“你不舒服吗?”厉景直勾勾的看着她。

江梨笑拜下阵来,乖乖的坐在沙发上,拿起了筷子吃饭。

厉景继续吃着饭菜,他好像不挑食,荤素海鲜都会吃,吃饭的样子特别的好看斯文,他给江梨笑夹了一筷子的菜。

“林记的菜都是有机的。”他说道。

“厉总裁还会关心这种小事,你不用给我夹菜,告诉我什么时候能放我离开我比较在意。”江梨笑如同嚼蜡的吃着。

厉景的动作一停,他看着江梨笑。

江梨笑屏气,单手抓着沙发,她身下还有些疼,不想被再次扑倒。

厉景正色道:“那我就告诉你,既然你答应要还我,那就还我一个孩子,这么一夜当然是不够的,直到怀上为止。”

“直到怀上为止!”这几个字重重的砸在江梨笑眼前,几乎把她砸晕了。

再生一个孩子……

“不可能!”江梨笑这一次站了起来,饭菜瞬间让她失去了胃口。

她不会再带一个没有爹地孩子来这个世界上,也不会让他一出生就被厉家抢走,她不愿意。

这么激烈的反抗让厉景皱眉。

“我知道你把小言送回美国去了,我的人已经派去找他了,江梨笑我见小言的第一面就知道他是我的儿子,我也从没相信过你的鬼话,昨晚的事只是对你的惩罚的开始!”

厉景第一次说了这么多的话。

江梨笑仓皇的说着,“不是的,小言真的不是你的孩子。”

“行,那你就在这里再给我生一个孩子,我们之间才算是两清。”厉景的声音也蕴含着怒意。

“为什么是我,愿意为你生孩子的女人这么多!”江梨笑蹲在地上,哭泣了起来。

“是你欠我的。”厉景走到了她的跟前。

没等江梨笑说什么,他擦拭的没有一丝灰尘的皮鞋就调转了一个方向,他出门了,出门前留下了一句话。

“下班后我回来。”

江梨笑已经不想管厉景的行踪了。

她只知道,厉景已经把她前后的路都给堵死了。

要么小言被抢走,或者再生一个孩子给他,这些事情都是江梨笑不愿意预见的。

哭了好一会儿,江梨笑也知道解决不了问题,就打电话跟崔嘉儿商量。

这次崔嘉儿也收敛了她大大咧咧的性子,好好的帮着江梨笑出谋划策,她想道:“不如你让厉朗城来帮你,他之前不都是偏偏去医院找你医治,说不准这几年你的离开让他后悔了,他对你尚有余情呢!”

“不行,不能再让厉家的人卷进来!”江梨笑否定了这个想法。

“除了厉朗城,还有谁能把你从天会酒店带出去吗?”崔嘉儿问道。

江梨笑的话梗在了喉咙里。

没有人了!

“不如你就看他们叔侄两个斗起来,这样你就回美国去把,和小言好好的生活再一起,如果你不找厉朗城,你连一线生机都没有!”崔嘉儿说道。

江梨笑知道崔嘉儿说的是有道理的。

她的手机里一直保存着厉朗城的电话号码,却一次都没有播过。

那份年少时的喜欢在他利用自己怀上厉景的孩子的时候就被她深埋了起来,再次的揭开都是带着血肉沫子的痛。

“为了小言,你去找他吧!”崔嘉儿语气加深。

“好……”江梨笑有些虚脱的说着。

挂断电话之后,江梨笑想到了小言,那个包子脸上那个可爱的笑容,会甜甜的叫她“妈咪”,她不能让小言被抢走,江梨笑拨通了厉朗城的电话。

……

厉朗城坐在办公室里。

昨天厉氏企业的不少业务被厉景给抢走了,他正有些懊恼了,忽然他想起来一件事,挥手把秘书叫了过来。

“那个小家伙就没来过吗?”他问道,心里竟然也有些期待。

“没有。”秘书如实的说着。

厉朗城倒是觉得奇怪了,那个孩子的生母既然想法设法的生下了这个孩子必然是有所图谋,难道就让孩子现了一次面,就吊着他的胃口。

“去好好查查,这孩子到底是谁给我生的。”厉朗城命令道。

秘书下去查了。

这时,厉朗城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一个陌生号码,本来厉朗城是不会接的,想到那个小家伙,他接通了电话。

“喂……”

江梨笑听着电话里熟悉的嗓音,努力了再三,才把要说的话说出来。

“厉朗城,我现在被三叔囚禁在天会酒店,我希望你能来救我一下,你们厉家的事我真的不想搀和。”

“你这个女人,你又是怎么惹上他的,在那儿呆着,我就来了。”厉朗城想到江梨笑和厉家,心里就有一股不舒服的感觉涌了上来。

他挂断电话后,就朝着天会酒店冲去。

不安分的艾曼纽

不安分的艾曼纽第三集

云卿瞅了童溪一眼,“你不是教过他中文吗?这都听不懂?”

童溪凉凉地瞥了云卿一眼.

“你觉得,我会教他这么污的词儿?”

云卿:“……”

的确也是啊,这么污的词儿,她老婆要是教给杰瑞的话,那岂不是赤果果的勾引?

杰瑞还有些摸不着头脑呢,但是看着他们的表情,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词儿。

“究竟是什么意思?”

金泽霖拍了拍杰瑞的肩膀,“就是不管你愿意不愿意,直接把你扑倒吃干抹净的意思!”

瞬间,杰瑞的脸上更红了,眼神更加闪躲。

“我才没有那么禽兽!”

“那你嘴上的伤……怎么来的?难道自己晚上做梦想啃猪蹄,就把自己的嘴唇咬破了?鬼才信呢!”

金泽霖笑得很是邪恶。

云卿也幽幽一笑,“兄弟,分享一下呗,满足一下我们大家的好奇心怎么样?”

杰瑞憋了半天,红着脸冲着云卿说道:“你有把我当兄弟吗?居然骗我!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汤姆分明就是个女人?”

云卿道:“我什么时候骗你了?我有告诉过你她是男人吗?”

瞬间,杰瑞被噎住了。

是啊是啊,从一开始到现在,云卿根本就没有说过汤姆是男人啊,只是他自己从见汤姆的第一面开始,就认定了他是个男人,从来都没有怀疑过。

而且汤姆还会吸烟,杰瑞以为,中国的女人是不会吸烟的,所以……汤姆肯定是个男人!

可是偏偏,他的认知就是这样出现了差错!

汤姆分明就是个女人!

如果不是以为昨天她落水,他什么时候才会发现呢?

“我差点以为我要变得跟他们俩一样了!”

说着,杰瑞伸手指了指秦宋和金泽霖。

瞬间,金泽霖眯起了眼睛,“跟我们俩一样怎么了?你这是在鄙视我吗?”

杰瑞:“不,不是鄙视,我倒是很羡慕你们俩,我在想,要是汤姆愿意接受我的话,我也宁可跟你们一样……但是……”

“切,你少得了便宜卖乖,现在发现人家是个女人,你心底里面是不是兴奋不已呢?然后就直接扑上去亲了人家,结果……被打脸了吧!”

杰瑞瞪大眼睛望着金泽霖:“你怎么知道?”

金泽霖:“……”

他无奈的看了杰瑞一眼,又转头望向童溪。

“我说,你还真是交了一个纯情的小白痴当朋友啊!这满满的都是套路啊,他居然还问我怎么知道?”

童溪看了一眼杰瑞,着实无语了。

“真的被打脸了?”

杰瑞赶紧捂住了自己的脸,他们不说还好,这么一说,他还真是觉得自己的左脸火辣辣的疼呢!

昨晚上,他真是兴奋过头了,不顾一切的吻了上去,结果被汤姆给咬破了嘴唇,但是尽管那样,他也不想放开她。

她原来是个女人!

那一刻,他实在是太兴奋了!

所以,有些忘乎所以。

后来呢?

水里面实在是太冷了,直到吻得气喘吁吁,他才万般不舍的抱着她回到河岸边,将她抱上去。还好到了岸边,水更浅了一些。

可是没想到的是,杰瑞刚把她放下来,那个小女人转身就推了他一把,杰瑞措不及防,直接掉进了水中。

等到他从水中爬起来的时候,她早已经走远了。

这个女人的脾气还真是很臭啊!

但是杰瑞的心底却涌起了一股甜蜜。

恩,他不是gay,而她是个女人!

昨晚上拖着湿淋淋的身子回到房间,洗了个热水澡,这才把身上的寒气去掉,因为不知道汤姆怎么样,所以杰瑞又给汤姆打电话,但是那边直接拒接,再打,直接关机了。

得,是不是因为那个吻,把她给得罪了呢?

昨天晚上,杰瑞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无法入睡,脑子里面想到的全都是在水中抱着她时候的场景,还有……那个吻。

尽管带着疼痛,带着血腥的味道,却又是那么刺激,让他欲罢不能。

但是,那个小女人似乎不愿意搭理他了。

不管了……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杰瑞相信一句话——皇天不负有心人。

这个女人……就在他以为她是个男人的时候,就已经放不下了,而如今,在经过了那一吻之后,他更是割舍不下。

而那边,金泽霖又问道:“我说,你看看你这怂样儿,亲一下,不但嘴唇被咬破了,脸也被打了,你就不觉得丢人吗?还有,那个汤姆分明就是个母老虎,你干嘛看上她了?”

杰瑞瞪了他一眼,“有问题吗?”

“她有什么好?”

“不知道,就是喜欢!”

“如果人家是个男人呢?”金泽霖笑着,“你不是说你差点跟我一样?那就是说,人家是个男人,你也喜欢?”

杰瑞被他问得脸上一片羞赧之色,却又那么坚定的说道:“对,那又怎样!我喜欢她,只是因为她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她!”

金泽霖笑了,“哎呀小杰瑞,没想到你还有这个魄力啊!孺子可教也!”

他们在这边逗弄着杰瑞,而餐门口,汤姆站在那里,背靠着门,微微垂眸。

他真的喜欢她吗?

如果他知道了她的过去,还会喜欢她吗?

呵呵……

汤姆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迈开步子朝着餐厅里面走去,等大家看到汤姆出现,都没有再说话。

汤姆像个没事人一样,优雅的吃着饭。

而那边,杰瑞看到汤姆出现,整个人都像是进入了战备状态,脸上的神情很是期待,就样直直地望着汤姆。

但是汤姆根本就没有理睬他,偶尔跟云卿和童溪说句话。

一秒钟……一分钟……十分钟……二十分钟后,汤姆吃完了饭,径直离开。

杰瑞:“……”

他整个人被汤姆彻底无视了,心瞬间碎了一地,有木有?

*

因为云卿的婚礼选在了山间的庄园,所以早饭过后,大家相约一起去爬山,毕竟这个时候山上的风景很是漂亮。

大家一起往上爬,莫瑾瑜开玩笑的说道:“小叶歌,这次你可别再崴了脚,这要是让你哥抱着你爬山,估计得累个半死啊!”

叶歌:“……我有那么蠢?”

楚西祠:“我乐意,你管得着?”

莫瑾瑜:“尼玛,我的一片好心喂了狗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