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督失格/导演失格

监督失格/导演失格
  • 主演:林由美香,平野胜之
  • 导演:平野胜之
  • 地区:日本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日语
  • 年份:2011
1996年的一天,导演平野胜之与女优兼恋人林由美香相约骑车单车暴走北国,一路上他们经历了无数的艰辛,也收获了诸多的快乐与人生感悟。在此之后,平野将这段旅程的影像记录编纂成名为《由美香》的纪录片,但是二人的恋情也似乎走到了尽头,此后不久他们不欢而散。2005年,平野与由美香再次相见,并相约进行一段访谈。可就在由美香的生日刚刚过去不久,这个生活经历极不平凡的女子便在35岁的灿烂时刻香消玉殒。由美香的离开令她的母亲、平野以及好友们悲痛不已,平野更长达五年不曾碰触摄像机,似乎真正应了由美香那句;监督失格的谶语本片获2011年电影旬报最佳影片第11名,第21届日本电影专业大奖;年度十佳片榜首及;个人奖最佳影片。

监督失格/导演失格第一集

楚惜念愣了一下,没想到是因为这个,他这样说,她倒是放心了。

只要不是因为苏千寻就好。

“我知道了,下次不会了,你别生气了。”楚惜念又想去挽他的手臂。

“有个熟人,我去打个招呼。”龙司爵有些烦躁的转身离开了。

他抬头与华夫人对视了一眼,他的胸口一阵窒息,他想到了华夫人刚刚跟自己说的话。

龙司爵略有些狼狈的低下头,去跟一个见过的人打招呼去了。

华夫人看了一眼楚惜念,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她可不希望龙司爵选错人,这个楚惜念一看就是心术不正的人。

苏千寻就不一样,一看就是一个正直善良的好姑娘。

包间内。

厉君傲推门走了进来,脸色非常的难看,龙北擎正坐在里面悠闲自在的喝茶。

他进来后,黑衣立刻给龙北擎行了个礼,恭敬的退了出去。

“你今天来这里想干什么?别告诉我是来真心的祝福我妈妈的!”厉君傲不悦的看着他,声音中透着怒意。

“这么生气干嘛,有话坐下来说。”龙北擎轻轻的拍了拍身旁的位置。

“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厉君傲生气的瞪着他。

“就因为上次我们两……酒后乱性了?”

龙北擎的喉结滚动着,他想到了那一晚。

他和厉君傲一同参加一个宴会,两个人都喝的多了些,后来虽然是他主动的,发展到最后,两个人都主动了。

自从那次自己被算计,厉君傲成了攻,龙北擎竟然很享受那种感觉……

所以后来,一直都是他攻……

“滚,别再提那次了!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了!”厉君傲提起来就格外的懊恼,他都被这个男人给带跑偏了。

“啧,何必这么生气,这种事,不过就是鱼水之欢,寻一时之乐罢了,反正你我都单着,凑合着解决一下也没什么不行。”龙北擎不以为意。

“你可是一国的总统,能不能正经点,要点脸?”厉君傲简直要被他气死了,手也紧紧的握成拳。

“在你面前要脸还有活路吗?我的厉副总统。”龙北擎起身到他身边,直接靠在他的身上。

“离我远点!”厉君傲的脸上变得红了一点。

“你刚刚说我来是这里做什么,我是真心来祝福你母亲的,你难道不信我?”龙北擎眨着一双无辜的眼睛看着他。

厉君傲,“……”

“我们的关系没那么好!我们是敌对关系。”厉君傲说道。

“我还以为……我们两个现在已经是朋友了呢,看来是我多想了。”龙北擎突然就起身,严肃的看着他。

“你确实多想了,我和你就是敌对关系,不可能是朋友关系了!”厉君傲冷冷的说道。

“你还在生我气,不如我把总统的位置让给你坐啊,我来做副总统,当你的助手,助你管理这个国家,可以了吗?”龙北擎握住了他的手。

“你……”厉君傲简直不敢相信他竟然说出这样的话。

他立刻就要收回自己的手,龙北擎却是死死的抓着不放,他已经猜到厉君傲肯定会想挣脱开他。

监督失格/导演失格

监督失格/导演失格第二集

当时离开顾家,不就是认为自己待在那里像个第三者吗。

如今顾承泽不在家里,她跟霍语初的关系也就不会那么尴尬。

“叮咚”连心的短信提示音响起。

她拿起手机来看,是郑秘书发来的——

对不起少夫人,现在才给您发这条讯息。三少此行的目的地是E国,他见的人是夫人,不过进展并不顺利,可能回国时间会延期。您还好吗?

连心并没有把自己受伤的事情告诉郑秘书——

一切安好。

过了一会儿,郑秘书又发来讯息——

这次三少托信少在国内照看您,是因为除了他之外,或许没有人有这个能力。

——为什么?

这条短信发出去之后,郑秘书便没再回复。

连心看着郑秘书的最后一条短信,思索许久也无法得出答案。

什么叫做除了钟先生之外没人有能力照看她,难道是有谁图谋不轨?

想了半天也没得出答案,连心干脆把手机丢在一边,放空脑袋。

刚好万叶天拿着东西进来,“家里阿姨煲的汤,你喝一点。”

肚子正饿,连心就没客气。

不过吃的时候万叶天跟她说什么她也都没听进去,还在揣摩郑秘书的话。

“怎么没见三少?”万叶天问。

听到“三少”二字,连心的神魂才回到身体里,“他去E国了。”

万叶天垂首,眉心微拧。

“怎么了?”

“难怪我会见到信少了。”

“嗯?”连心依旧不解。

她从没在帝都生活过,许多事并不了解,或许万叶天会给她答案。

“你见过三少的母亲吗?”万叶天反问她。

连心摇头。

“我也只是听过传说,三少出生不久之后她就抛下丈夫和孩子改嫁到E国,至于对方是什么样的人,国内众说纷纭。只知道那个男人势力庞大,而且家族显赫。不过前几年那个男人过世,顾夫人就掌管了所有家业。

但是顾夫人如今身体大不如前,就一直催促三少去E国接手她的事业。”

连心疑惑,“那个男人过世之后家业怎么是让夫人继承,他没有孩子吗?”

万叶天摇头,“如果有的话也不会交给顾夫人了,而且他们两人结婚之后也没有孩子,作为顾夫人亲生子的三少就成了唯一继承人。”

正说话的时候乔安也来了,她给连心带了不少补品,听了他俩正在聊的话题,也加入进来。

因为曾经在E国上学,而且跟顾言聪同班过,乔安了解的要比万叶天更多一些。

乔安道:“顾言聪那个家伙真是太嘚瑟了,顾夫人又不是他亲生母亲,老是仗着顾夫人撑腰在学校为所欲为。”

“你知道顾夫人如今的身份?”连心问。

乔安也摇头,“太神秘了,神秘到什么地步呢?我们乔家的私人侦探所都渗透不进去。只有一点可有可无的信息——她嫁给那个男人之后就立即改了国籍。”

乔家的私人侦探所不用乔安多说连心也知道,那是全国最有名的信息搜集地,据说国家信息部门有很多不方便出手的事情都是委托给乔家去做,其实力可见一斑。但是实力雄厚至此,却连顾夫人生活的边缘都无法渗透。

乔安又道:“不过我知道三少为什么跟顾夫人关系很僵。”

连心回忆了一下,顾承泽好像的确对他母亲的态度不怎么友好,甚至在顾言聪面前也从不避讳对生母的厌恶,而且还说过不会认她。

“传闻顾董,也就是三少的父亲,他的去世跟顾夫人有莫大牵连。而且顾夫人改嫁之前婚内出轨,是现任丈夫的小三,后来才转正。”

连心感觉自己似乎知道了一个很大的八卦。

之前她无意间听到过顾夫人和顾承泽之间的谈话,顾承泽跟她的婚姻成立,是因为玉老手上握着一份瑞士银行的钥匙,而那份钥匙可以打开顾董存在瑞士银行保险箱里的东西,那件东西可以解开顾董去世的谜团。

如果按照乔安的说法,那顾夫人的确有隐藏真相的动机。

而一直求解的顾承泽必然跟她矛盾重重。

这样一来眼下发生的事情似乎说得通了。

顾承泽去往E国找顾夫人,虽然不知道因为什么事,但是看他们的母子关系,必然不会是什么好事。

而顾承泽因为担心在他走后,顾夫人暗中叫人对连心下手,为了防着她,所以将她交给钟安信照看。

至于为什么是钟安信,因为整个帝都只有排行仅次于顾家的钟家,才能为连心提供最好的避难所。

如果连钟家都做不到,那帝都也再无人可托付。

思及此,连心心中动容,原来顾承泽在离开之前已经为她计划好了一切。

而且,连心也很感激顾承泽的这份信任。

因为在许多人眼中,她跟钟安信存在着某种不可告人的关系,而他似乎很信任她。即便他们的婚姻关系只是一场交易,但在外人看来他们始终是一体的,顾承泽做出这个决定,是拿自己的脸面冒险。

连心突然失笑,顾承泽难道真不担心外面那些人说的都是真的,她跟偶像真做出什么出格的事,等回来的时候猛然发现自己绿了吗?

“你在傻笑什么?”乔安歪着头打量着连心的表情。

连心摇头戳了戳乔安的脑袋,“你这里装的八卦太多了。”

乔安鄙夷地甩她个白眼,还说她八卦,明明自己都听得津津有味。

“待会儿萧医生过来接你回去,这些换洗衣服你别忘了一起带走。”万叶天将靠在床旁边的一大袋东西放到病床上。

他什么时候拿来的?

连心拆开一看,里面都是一些面料柔软的家居服。

“清洗伤口的时候穿这些衣服方便一点。”万叶天交待完之后接了个电话就出去了。

乔安撑着脑袋看连心,“要不是我知道他对初恋念念不忘,就刚才那些表现,我会以为他喜欢上你了。”

连心伸手又戳她脑门,“没事多画设计图,少看言情小说。”

乔安不满地揉了揉自己的脑门,“你们连教训我的语气都一模一样,真想告诉三少。”

连心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

这时,萧锦寒推门进来,“少夫人,该回家了。”

(作者的话:请贝贝们每晚21点准时关注作者君的最新更新章节哦~)

监督失格/导演失格

监督失格/导演失格第三集

叶定和涂青青都不懂占卜之术,自然看不懂姜昭这么做的原由是何,心里急得跟有猫爪子在挠似的。

姜昭却是不紧不慢,又拿出了五块桃木板来。

这是她最后的五块桃木板了。

一般来说,占卜的工具有很多,从龟壳到铜钱、竹签等,都有专门的占卜之法。

只不过,这些东西姜昭都没有,就只能拿其他的东西替代了。

当然,还有一种梅花易数占卜之法,可以不借用任何工具,直接根据时间、人物、方位等起卦。只不过这种占卜之法难度极高,以姜昭现在的实力,显然是不可能成行的。

她也是琢磨了好久,才打算用桃木板代替。

取出桃木板之后,姜昭又拿了柄匕首出来,在桃木板上各自刻下不同的符号,以作五行之数。

五行占卜,是结合了阴阳五行和天干地支的概念,根据五行的相生相克来判断前途吉凶。之前所说的梅花易数占卜,其实也属于五行占卜的一种。

将桃木板刻好,姜昭随手一扔,桃木板就呈五角之势,围在了罗盘四周。

她默念口诀,不多会儿,桃木板之上陡然出现了一个五角阵,正合五块桃木板的方位!

五角阵位于罗盘正上方,为罗盘所操控,竟开始向四周吸收气息。

它所吸收的,正是旁边两件旧衣裳中的主人气息。

气息越吸越多,很快就将五角阵充斥得满满的。

见五角阵吸收的气息差不多了,姜昭右手食指不经意般往下重重一压,五角阵立马就落了下来,正好融入了罗盘之中!

罗盘的指针飞快的转动了起来,像是某种机器在高密度运转一般。

幸亏这罗盘是法器,不然的话,若是普通的器件运转得这么快的话,怕是直接就超负荷到罢工了!

涂青青和叶定盯准了那罗盘不放,整颗心仿佛都在跟着罗盘指针转动似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罗盘指针猛的停了下来,指准了一个方向就不动了!

与此同时,围绕在罗盘四周的五块桃木板也齐齐裂开了来,变成了一堆碎木渣,再也不能用了。

涂青青和叶定心里齐齐一跳。

前者深吸了口气,拍拍胸脯一阵后怕的样子:“靠!老娘的心跳都差点儿跟着停了!”

叶定:“……”

虽然他已经知道涂师姐是个出手凌厉的爽快人,可他不知道涂师姐竟然还是个……如此不拘小节的人啊!

姜昭本来满心满眼都在占卜上面,见罗盘指针终于停了她还松了口气。谁知道转眼就听见涂青青爆了句脏话出来,她顿时一阵无语,面无表情的抬头看了涂青青一眼。

涂青青半点没有觉得哪里不对的,见姜昭看过来,她还在一个劲儿的催促道:“你看我干什么啊?看你那罗盘啊!赶紧的赶紧的,那什么鬼王的下落到底查出来了没有啊?”

面对这样的涂青青,姜昭连气都生不起来。

她看了一眼罗盘,将罗盘重新收起,又将那两件旧衣裳放回远处,轻轻一拂手,一阵风无端吹起,地上的桃木渣跟着就被吹出了门外,扑了涂青青满头满脸。

“呸!呸呸!!!”

猝不及防之下,涂青青被扑了个正着。

她赶紧挥着袖子想将身上的木屑拍干净,扭头又愤怒的瞪着姜昭:“姜师妹,你故意的是不是?!”

她和叶定就站在一块儿,这么多的木屑飞过来,偏偏全往她脑袋上飞,叶定却是半点灰车都没沾上,这要说不是在针对她,那都说不过去!

叶定默默的往旁边挪了两步,努力降低着自己的存在感。

他就怕这位涂师姐一时气急动起了手,连累了他这个无辜的炮灰。

姜昭慢条斯理的走了出来,满脸无辜:“涂师姐你说什么呢?我怎么会是故意的呢?这当然只是一时失手了。再说了,你实力那么强,一点木屑而已,我本以为根本就靠近不了你的。”

涂青青哑口无言。

她当然不相信姜昭会是一时失手。

以姜昭的实力和细心,根本就不可能出现失手两个字!

可姜昭说的话也没错。

凭她的实力,别说是这点木屑了,就算是满天的尘土,只要她想,那也绝对不可能让她沾染上半粒!

偏偏她刚刚一心扑在姜昭那块罗盘上面,甚至差点儿就迫不及待的想要上前将罗盘抢过来看看结果。这一时不察,就让姜昭的偷袭得逞了。

到了现在这时候,她吃了个闷亏,还没办法解释。

不然的话,难道要让她承认自己刚刚动了点坏心眼儿吗?亦或是承认她实力不济?

毕竟,那罗盘是姜昭的,这次出行也是说好了由姜昭全权领导。她虽然自认姜昭打不过自己,可也不敢直接和姜昭抬杠,就怕姜昭找萧衍青告状,又让她去学习班上课去。

涂青青瞪了姜昭两眼,此事最终还是不了了之。

她总觉得,姜昭突然这么捉弄她,除了察觉到她在动小心思之外,恐怕还有另外一重原因在里头。

姜昭肯定是在替萧衍青出气呢!

谁让她当时第一次找上门去,就说萧衍青不好,让姜昭离萧衍青远点儿呢?

虽然涂青青现在也仍然是这么认为的,不过在萧衍青手里头吃了几次苦头,她终于变聪明了点儿,知道不能在人前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了。

姜昭还真不知道涂青青把这事儿给联想到萧衍青头上去了。

事实上,涂青青第一次找到她家去的事情,她都已经忘得差不多了。

毕竟那次肥猫已经出手教训过她了,涂青青吃亏不小,这事儿自然就算是翻盘了。

她只是看涂青青这才出门两天,性格就越来越跳脱,简直离她露出本相都不远了,这才出手警示,让涂青青多少收敛一点儿罢了。

虽然两人的想法不一样,但好歹事情的结果总算是达到了简直的预期。

“我已经查到了,鬼王竟然没有走远,还在这附近的大山之中。”姜昭说起了正事,“趁着此时天色正好,我们立马就赶过去,将鬼王一举拿下!”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