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佛你消失了/父亲离世后

仿佛你消失了/父亲离世后
  • 主演:Francisco.Alfonsin,Pedro.Salido.Saborido
  • 导演:Ivan.Noel
  • 地区:加拿大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08
13岁男孩帕布罗的父亲去世了,在村庄外的路上,他遇到了一个奇特的陌生人帕科,帕科的车坏了。帕布罗一开始对帕科有戒备,但在感觉帕科很能理解自己后,帕布罗逐渐地将帕科视为父亲一样。然而,帕科来到这个偏僻的小村却有着不为人知的目的

仿佛你消失了/父亲离世后第一集

第220章一身的麻烦

韩吉怡于是笑了笑,“裴翎,我理解你,从千金大小姐沦落到这个田地,偶尔做做梦也没什么的,不过梦总有醒来的时候,你还是多看看眼下的情况吧。”

她说:“爸妈还是把你当女儿的,你放心,他们不会亏待你的。”

裴翎闭了闭眼睛,“你们之所以把我叫回来,不就是为了把我卖一个好价钱吗?所以现在为什么只有你出面?”

韩吉怡也没有否认,反正她和裴翎之间,早就撕破了脸皮。

在人前装一下没什么,但是人后,真没有假装姐妹情深的必要了。

所以韩吉怡笑着说道:“裴翎,你也不要说的太难听了,爸爸也是为了你好,你现在的身份能嫁给什么样的人?妈妈给你找个好人选,你下半辈子也能有好日子过啊,而且对方你也是认识的,是周岩的,他长的不差家里也有钱,你下半辈子的富贵就不丑了。”

“这种好事,裴先生为什么不给自己的亲生女儿呢?”

裴翎似笑非笑的看着韩吉怡。

“让我想想,难道是周岩根本不要你吗?”

韩吉怡的脸色顿时扭曲了一下,裴翎说:“看来我说对了,即便你成了裴家的小姐,周岩还是一如既往的嫌弃你。”

裴翎知道,在自己疯掉或者是死去之后,韩吉怡一定做过什么,让周岩对她彻底的死心以至于现在都还恶心。

不然周岩重生后,不会那么快就对韩吉怡释怀。

没有了周岩对她情深不悔的韩吉怡,裴翎倒是想要看看,还能不能像上辈子一样肆无忌惮。

更何况这辈子的周岩,可是铁了心要拿了裴家作为他踩进商场的第一脚。

韩吉怡冷冷的看着裴翎,她最恨裴翎无论遇到什么都一副淡然的样子。

好像这世上没有什么是她在乎的一样。

“裴翎,你以为周岩是真的稀罕你吗?他只是把你当成玩物而已,玩腻了就一脚踹开,你以为他多看重你吗?你以为你多高贵多特别吗?”

“你不也是周岩层玩腻的玩物吗?所以你现在嘲笑我,又有什么意义?”

韩吉怡浑身发抖,死死的看着裴翎。

裴翎仍旧是一脸淡然。

“韩吉怡,你不觉得自己也挺可悲的吗?口口声声的我欠你,我欠你什么了?你以为没有我那些年你就能在裴家享受一切吗?你之所以仇恨我,不过是想要让自己心里好受一点,想要自己心安理得的觉得你伤害别人是理所当然的而已,你自己一无是处,就想要所有人都跟你一样一无是处,你过的不好,就想要所有人都跟你一样,你不过是因为嫉妒而已。”

韩吉怡气的朝裴翎扑过去。

“你这个贱人!你闭嘴你闭嘴!”

然而她并没有能如愿掐死裴翎,因为本来一脸虚弱的裴翎突然窜起来,反而把她给压在了床上。

而裴翎手里还拿着一把水果刀,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找来的。

此刻,裴翎正将那把水果刀,抵在韩吉怡的手腕上。

那刀看起来就有点锋利,韩吉怡尖叫了一声后,几乎动都不敢动一下。

裴翎神情漫不经心,就那么看着韩吉怡。

“韩吉怡,你是不是觉得我就是个很好欺负的人?”

韩吉怡看见裴翎笑的那么恐怖,身体都开始发抖了。

“裴翎,这里是裴家,你想要干什么?你敢伤害我,你也跑不出去的!”

裴翎笑了笑。

“那又怎样?你真的没必要跑,我不会杀人的,我还有大好的将来,怎么能为了杀你这种垃圾而脏了双手毁了下半辈子呢?其实我就只是单纯的想要试试看这把刀够不够锋利而已。”

要是能无所顾忌杀了韩吉怡多好啊。

就能给上辈子死去的孩子报仇了。

可是裴翎知道,自己不能冲动。

她要是真的无所顾忌,那原珉该怎么办啊?

她现在还有原珉啊,对她那么好,耍起无赖来像个孩子的原珉……

她真的舍不得离开原珉,也舍不得原珉为自己伤心。

她不知道自己现在对原珉的感情算什么感情,她只知道,这种感情足以让她能够冷静下来,用理智去想事情。

看见裴翎依旧把水果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

韩吉怡心里还是怕怕的。

“裴翎,你要是伤我一根头发,我爸也不会放过你的,难道你想要坐牢吗?你现在可不是裴家小姐了,要是我爸让你坐牢,你这辈子都别想出来了。”

“韩吉怡,要不然我们打个赌好了。”

裴翎饶有兴致的说:“我看看我杀了你之后,你爸是会为你报仇,还是会当你的死不存在,继续把我卖给周岩?要不要试一试?”

韩吉怡一脸的惊恐。

“裴翎,你这个疯子!”

想也知道裴父会怎么选择,根本不需要试一试。

只要周岩还想要裴翎,只要周岩能够帮助裴家,别说女儿死了,就算妻子死了,裴父照常也要保住裴翎。

这就是韩吉怡回到这个家里的悲哀。

她以为自己回来的,会享受到父母独一无二的宠爱。

可是回来了才知道,母亲整天出去跟人逛街打麻将,父亲成天以利益为先。

她除了生活质量上稍微好了那么一点,和以前并没有什么区别。

以前好歹还有黄家一家关心自己。

现在除了她自己,好像谁都不关心她了。

裴翎好笑的看着韩吉怡,那笑容在韩吉怡看来还有点毛骨悚然。

裴翎说道:“所以我就不明白,你觉得我是疯子,为什么还敢来惹我呢?”

裴翎似乎觉得这样很好玩,又将刀子挪近了几分,“韩吉怡,你是不是很喜欢看我发疯的样子?要不我现在就表演给你看看?一定会让你毕生难忘的,哦,可能也会让你的毕生显得很短暂的,你要看吗?”

她把刀子挪到了韩吉怡的脖子上,一下一下像是在割东西那样,慢慢的挪着。

韩吉怡吓得一直尖叫。

裴翎听到她的尖叫声,愉悦的笑了起来。

韩吉怡等了好一会儿,裴翎那刀子也没有扎下去。

可是刀子搁在自己的脖子上,那种感觉也足够韩吉怡担惊受怕了。

韩吉怡现在根本不敢去刺激陪了,她就怕万一裴翎想不开一刀子给她割过来,她真是想哭都没有命去哭了。

“裴翎,有话好好说不成吗?你为什么非要这样?”

“我也不想这样,我原本生活的好好的,可是你非要去C市打扰我的生活,我就算是个正常人,也被你逼疯了啊你说是不是?”

裴翎在说疯那个字的时候,神情是真的不对劲。

韩吉怡总觉得,此刻的裴翎,真的像个疯子。

韩吉怡吓得瑟瑟发抖。

“我忘记了,韩吉怡你好想很胆小的,我还跟你开这样的玩笑,真是对不起啊,不过说真的,我还没有见过你这样胆子小的人,到现在了还没有晕过去,真是奇迹啊。”

韩吉怡的尖叫声终于还是让裴母发现了。

裴母推开门进来看见房间里的一幕也吓了一跳。

“裴翎,你在干什么?!你快放开吉怡!”

裴母脸色发白,小心翼翼的靠近,不敢去刺激裴翎。

裴翎一向乖巧懂事,性子温温和和的,裴母从来没见过她这样子。

那拿着刀子的样子,可不像是吓吓人而已。

她的神情还显得有些癫狂,眼睛都有些红。

这……这不是把裴翎给弄疯了吧?

韩吉怡吓得大哭。

“妈,快救我啊,裴翎她疯了,她就是个疯子,她要杀了人我,妈你快想办法救我啊……”

但是裴母再往前走的时候,裴翎的刀子突然在韩吉怡的脖子上化了一下。

轻轻的,伤口不深,但韩吉怡很快就感觉到了疼,而且还有血留下来。

裴母已经怕了,万一真的逼急了裴翎……

裴父这时也进来,看见这一幕,也咽了咽口水。

“小翎,好端端的你这是干什么?快放开吉怡。”

裴翎没有放开韩吉怡,依旧漫不经心的,像是在寻找着能从韩吉怡的哪里下手比较好。

裴父继续咽口水。

裴母却急了。

“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我们好心好意的接你回来,你不领情就算了,现在还要伤害吉怡,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是不是?”

裴翎的神色变了。

裴父看见她的手都在抖,完全不受控制的样子,立刻呵斥裴母。

“行了,你刺激她做什么!”

裴翎却看着裴父笑,说:“其实裴夫人也没有说错,我就是狼心狗肺,不过我的狼心狗肺,也都是裴家人教出来的,裴先生你说是不是?”

裴父不好顺着裴翎的话说,只能好言好语的说道:“小翎啊,你听话,先放开吉怡,咱们有话好好说,我还是你爸爸啊,你真要跟爸爸闹到那一步吗?”

裴父好言好语的劝着。

他从来不知道,这个女儿竟然还能做这种事。

这要是被逼急了,恐怕更严重的事都做的出来。

要真是这样,到时候他也是一身的麻烦。

仿佛你消失了/父亲离世后

仿佛你消失了/父亲离世后第二集

足足过了一两秒,一声尖锐的惨嚎才从布罗德那张大嘴里发出来,只见他上蹦下跳,一团血淋淋的物体从裤管滑落掉在地上。

一枪就给打了,啵唧大使和随从还在愣神中,门外几名听到枪声飞快跑来的警员一见是林风拿着枪,又闷声不响退了回去。

听着这刺耳的惨嚎,林风却若无其事把枪递给梅格,视而不见已经倒在地上打滚的布罗德,扭头对啵唧大使一帮人说道:“现在送去医院止血,或许还死不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啵唧大使‘你你你’了好几声,却也说不出什么威胁的狠话,毕竟林风不吃他这一套,真要惹毛了,弄不好把他们几个也顺便给一枪崩了。

“你们几个白痴还愣着干嘛,还不快把人抬上车送医院!”啵唧大使不敢再招惹林风,只能把怒气发泄在随从身上。

一群人七手八脚把已经痛昏过去的布罗德抬起,林风还在他们身后补充了句:“赶紧抬走吧,别把这里的地下给弄脏了。”

啵唧大使一言不发拉开门,领着人气冲冲的走了,两国关系也就此画上句号。

五分钟,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林风和梅格回到办公室,隔壁的审讯工作也刚好结束,身上衣服还粘了不少血点的刑讯高手亲自过来汇报,袭击者的身份已经查明,不过这次与林风的猜测有些出入。

他们是一伙儿职业军人这一点毋庸置疑,但并不是什么帕图教狂热信徒,他们是曼国部队的残余分子,这次袭击是他们对拉昂达展开的报复行动。

在这几个月里,高层被一网打尽的曼国所有大小城市几乎已经全部沦陷,曼国名存实亡,只有部分被击溃的残余部队退入了广阔的荒漠戈壁中继续负隅顽抗,试图积蓄力量重新夺回他们失去的土地。这伙残余利用这片广袤荒漠与两国部队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而拉昂达和埃国的大部分精力都放在治理占领区上,也没多少余力去管这伙漏网之鱼的死活,谁晓得,他们在荒漠戈壁中收拢溃逃的士兵和

前去投靠的曼国民众,规模竟然逐渐壮大起来。根据这几个俘虏交代,如今曼军残余力量已经纠集了两万多人的规模,每天还在接受大量前去投奔他们的曼国民众,加上有心人资助的钱财,让他们很快就可以组织起一支上规模的队伍向占领区发动反攻

这次报复行动只是开端,意图在拉昂达境内制造混乱为自己争取发展空间,只是,他们如意算盘好像找错了目标,没把拉昂达内部弄混乱倒是先把己方的野心暴露了出来。

听完汇报,林风沉默片刻,抬头问:“曼军残余所在的具体位置弄清楚了么?”

“清楚了,我把他们分开,然后分别给了他们一张地图和笔,让他们把巢穴的具体位置标注出来,应该不会出错。”

林风这才满意的点头,站起身说:“回军部开会。”

……

曼国地区关系到拉昂达和埃国的切身利益,自然少不了埃国国王阿里木的份,双方军方高级人员迅速抵达会议室,打开视频连线后,两国军方高层距离数千公里却在一起共同商议起来。两个国家因为林风和阿里木的关系,好得就跟亲兄弟一样,说话自然也没那么多顾忌,大家在会议室内畅所欲言,提出各种解决方案,拉昂达军方作风一向强硬,这次让敌人在本国境内造成数百平民的死

伤,对曼国残余分子全都报着零容忍态度。

这场仗必须要打,而且不仅要打,还要把所有的残余分子一网打尽以绝后患。双方很快达成一致意见,具体的分工则是他们讨论的重点,目前拉昂达在博里西斯投入了近两万兵力,背后要提防巴特人搞鬼,还要管控偌大一片占领区,兵力方面难免有些捉襟见肘,所以这次担任主要

攻击力量的是埃国第七和第十一装甲师团。

拉昂达也不能干看着好哥们跟人干仗自己啥都不做,所以林风提出,第一波远程打击和空袭由两国共同完成,陆军部队只用负责最后的扫尾工作就行。

会议结束,各单位立刻忙碌起来,战斗机群大型运输机相继起飞,当天抵达希尔哈一个被占领的城市机场,与此同时,埃国两支装甲师团接到命令后,也星夜兼程赶往预定作战位置。曼军残余盘踞在荒漠深处四百多公里处,那里由若干条山岭和山谷组成的山脉,其实是一处秘密的军事基地,内部早就被掏空,储备着大量的战备物资能供上万人居住生活,现在已经容纳了两万多人,俘

虏说,他们的人还在不断挖掘山脉内部,以便将此处作为反抗军总部。当天早晨,一架华夏研制的察打一体无人机出现在山脉上空云层中,这架无人机可不是由歼七零改造出来的便宜货,机上装载了大量高科技侦测仪器,即使敌人藏在山体内部深处也逃不过侦察设备的火眼

金睛。图像通过传输装置及时发送回指挥部,投影在众人面前的幕墙上,从外部看此处跟其它地方没什么不同,黄沙覆盖了大部分,只有少量的一点绿色点缀在其中,把图像放大十倍以后才能看见,山体上那些

隐蔽极好的防御工事,还能看见巡逻人员的身影。

而这段山体内部的构造极其复杂,通道如迷宫一样繁密,如果想攻进去歼灭藏在内部的敌人,估摸着需要敌人五倍的兵力才能施展得开,而且还会付出大量的人员伤亡。

所以这次的行动还是以空中打击为主,只有把这群老鼠从巢穴内逼出来,才能更好的将他们一网打尽。老巢外围和山体外表防御工事成了两国优先打击目标,半天时间,埃国发射了超过一百枚包括战斧在内的制导导弹,画面中,目标山体可说是遍地开花,敌人的防空系统根本没法做到同时拦截超过百枚导弹的集火打击。

仿佛你消失了/父亲离世后

仿佛你消失了/父亲离世后第三集

胧璐璐弄好面,九酋看了一眼并不是很感兴趣:“这个好吃?”

胧璐璐实话实说:“我很喜欢吃,但是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了,这是我在H国学的一道面食,想不到你这里也有这样的面,所以就弄了。”

九酋道:“一点肉都没有。”

“你要是想吃肉,我也可以加些肉沫进去的,不过我比较喜欢吃清淡的,所以没有放肉。”

九酋毫不犹豫地道:“加肉,你这么瘦该吃点肉。”

胧璐璐内心腹诽,你知道个屁啊,我这不叫瘦,这叫苗条!

哪像你一样虎背熊腰的。

腹诽归腹诽,胧璐璐还是弄了些肉沫炒熟加入了进去拌好。

两人一人一碗,九酋看着那个装他猫咪吃食般小的碗:“这么小的碗顶什么用,换大碗。”

说完他就抱着胧璐璐出了厨房。

里面的厨子把面装好端出来,胧璐璐一看,卧槽,你他妈是猪才对吧,人家吃饭用碗用盘,你是用盆!

真的是用盆,一个盆有小脸盆那么大,装了一大碗。

难怪刚刚下面的时候,旁边的厨子提醒她让她多下一点,说九酋先生吃得多。

这不是吃得多了,这是饭桶。

饭九酋桶虽然瞧不上这什么面,但是看在胧璐璐又给里面放了肉的情况下,他还是吃了两口,然后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胧璐璐,又快又迅速地把一盆子面都给吃了个干净。

胧璐璐盆里的面才动了几下……

胧璐璐都看傻眼了,这人该不会真是什么禽兽变的吧,哪能这么会吃。

“味道不错,再去给老子装一盆来。”九酋喝了口旁边红酒。

胧璐璐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吃饭要细嚼慢咽,你这么吃对胃不好。”

饭桶九酋瞥了她一眼:“那是浪费时间。”

以他的饭量,要是细嚼慢咽的话,一餐饭估计得吃三四个小时,那一天就光吃饭了,还能做什么别的事。

胧璐璐想了想,也是啊,这一大盆要是按她的速度她可能要吃两个小时。

为神马也要用盆给她装面?

这一大盆,她能吃两三天了!

胧璐璐也饿了,所以现在不是纠结盆子大小的问题,她吃了一会儿也吃饱了,里面的面看上去却像是没怎么被吃过一般。

一个脸盆大的盆子,吃上一小碗还真的不显形。

九酋从盆子里抬起头来:“多吃一点,吃这么小难怪这么瘦,在沙漠里生存的女人必须身体好。”

胧璐璐噘了噘嘴:“又不是吃得多才会身体好,我身体健康得很。”

“你现在身体就不好。”九酋沉声道:“再吃点,沙漠里食物都很珍贵,不要浪费。”

胧璐璐只好又吃了一些,最后实在是吃不下了:“留着我晚上再吃吧。”

不能浪费就不浪费吧,反正又不要一餐就吃完。

“剩饭剩菜不要吃,我又不是养不起你。”

九酋说完伸手将她的盆子端了过去,三下五除二就把大半盆她剩下的面解决了。

胧璐璐脸有些尴尬,又有些害羞,那是她吃过的啊,他……他怎么能直接就这么吃了!

真的是不讲究啊。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