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热性边缘2

体热性边缘2
  • 主演:朱迪·费舍尔,丹尼尔·安德森,乔纳森·戈登
  • 导演:布赖恩,J.,史密斯
  • 地区:美国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1996
别名:感化2/BodyofInfluence2(1996)《体热性边缘》的第2集,也是罕见资源,女主角赋有激情,但她没有足够强烈的XA场面。在谈到性;最适合的场景,沉闷,不觉得这是一个90年代中期生产。情节试图更进一步,涉及添加一个神秘的蒙面人,和奇异的梦y-一些XA场面。其结果就是不给我,即使该元素被赋予加上;怪癖作为电影的描述工作。

体热性边缘2第一集

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东都之行(2)

“那个……星辰……似乎出大事了?”看到司徒婉玲一下手就是狠招,陈小龙很是担忧的朝叶星辰问了一句,对于司徒婉玲这个蓝发魔女,也只有叶星辰能够降服。

“既然如此,那就都杀了吧……”叶星辰淡淡的说着,那语气就仿佛这件事跟自己没有关系一般,说的是如此的淡然,如此的冷漠,就仿佛车上的其他人不是人,而是蚂蚁一般。

如果是其他时候,如果这是在国内,叶星辰自然不会草菅人命,可是这里是R国,这里是百鬼会的地盘,是他们带走了李筱婷,是他们带走了龙婉儿,是他们杀了自己那么多兄弟,心中的怒火和悲愤让叶星辰整个人都几乎陷入了癫狂状态,杀几个人算什么?若是不爽,趁此机会摧毁东都,他也干得出来。

其他的所有人都感觉到一股寒气自后心上涌,冷汗更是不由自主的冒了出来,见识了刚才那诡异一幕的他们已经将叶星辰等人当成了实力强大的妖人,如今他们要杀自己等人?那自己等人且不是死定了?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把刚才出言得罪司徒婉玲的男子咒骂了一番,更是想要求情,可是司徒婉玲却根本不给他们求情的机会,体内的寒冰之力全面的涌出,整个车厢的温度继续下降,瞬间就到了零下十多度……

“既然如此,那就更彻底一点吧……”紫枫淡淡说着的同时,手掌之间出现了一团紫色的火焰,充满毁灭的气息散发出来,叶星辰看了看,没有多说什么,身影一闪,已经冲出了车厢,司徒婉玲,陈小龙,王小虎也是随后跟上,欧阳俊无奈的摇了摇头,也紧随其周……

而紫枫手中的紫色苍焰则瞬间光芒大盛,充斥整个车厢,不管是钢铁,还是这些人,只要一沾上一点火星,立马整个的燃烧起来,那疾驰的汽车就这么被紫色的焰火覆盖,里面传来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而这辆汽车更是由于惯性,整个的朝前奔去,足足奔出上百米,才彻底的爆炸开来,那钢铁汁更是飞得到处都是,而车上的人却无一活口。

“既然都这样了,那我也来一次吧……”王小虎那巨大的身躯重重的落在地上,嘴角狞笑一声,忽然朝前踏出一步,就这么看似简单的一步,可是众人却感觉大地瞬间开始震动起来,那看似坚固的公路更是朝两边鬼裂开来,不断的朝前延伸,延伸了足足上千米这才停止下来,没有使用任何的属性能量,全是纯粹的肉体力量,就有着这等的威压,如此力量简直让人看的目瞪口呆……

这一条路虽然车流不是很多,单是依然有一些车辆通过,此时忽然遇到了这样的变故,很多人都露出了惊恐的神情,有的感应够快的赶紧掏出手机,就要报警,却听到一句仿佛来自天上的声音响起。

“哎,你们怎么能够这样呢?你们怎么能够这样呢?这样做可是不道德的,也会破坏和平的啊?不过既然都破坏了,那就让破坏来的更猛烈些吧……龙纹爆……”随着这声音的落下,所有人看到这一幕的人同时感觉自己的灵魂被什么压抑了一般,一股恐怖的威压自周围形成,接着就见到一道道银色的波纹出现在周围,更是重重的轰在自己所在的汽车之上,不管是大巴,还是私家小车,还是那些货车,一旦被这银色的波纹轰击上之后,整个车身彻底的爆裂开来,更是出现了一道道黑色的裂缝,连车带人,一起被那黑色的裂缝所吞噬。

简简单单的一击,却断送了所有看到这一幕的目击者,对于这些来自R国的人,叶星辰等人没有丝毫的好感,更没有丝毫的同情,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杀了也就杀了,这又算得了什么?比起几十年前,他们对我国的屠杀,杀掉这些人又算得了什么?

看了看破坏不堪的现场,六人一狼对望了一眼,皆是觉得心中一阵敞快,一个个化为一道流光,瞬间离开了现场,全速朝东都赶去,至于会不会被R国的潜能者发现,他们却一点也不在乎,拥有着七名潜元强者的他们足以横扫世界上任何的潜能组织。

就在事发地点不到三公里的地方,有一座不是很大的山脉,山脉之中,有着一个足球场大小的峡谷,峡谷之中,更是种满了樱花,一朵朵樱花是如此的灿烂,此时,在这一片樱花林之中,一名身材高挑的男子盘腿坐在地上,一头刺眼的红色长发披在脑后,一把样式古朴,却极其锋利的长剑正插在他的身边,而一名全身都被铠甲包裹的人影却恭敬的站在离他不远处的地方,仿佛在为他守候着什么?

似乎是感受到不远处那流窜的能量气息,一直紧紧闭着双眼的男子忽然睁开了眼眸,嘴角露出了淡淡的笑意:“御堂一夫,你的麻烦来了,看来我也是时候出关了,只要它出现,凭借我现在的力量,应该能够成为它真正的主人吧?”说完之后,男子起身,抽出了那把叫做天之从云的魔剑 ,身体化为一道血影,同样朝东都的方向奔去。而他身后的那名穿着铠甲的人影也瞬间消失于空气之中……因为一年一度的樱花节,此时的东都正处于空前的热闹期间,可以说,大街小巷,随处可见密密麻麻的人群,大多数人来自世界各国的游客成群结队的走在东都的街道之上,看路旁那雪白的樱花,以及那些穿着和服的美丽少女们?当然,也有的游客直接被一些穿着暴露的女子拉进了店中,免不了又是一阵春意绵绵……

叶星辰,欧阳俊,紫枫,陈小龙,王小虎,抱着小银的司徒婉玲走在这繁华的都市之中,也有些被这里的热闹氛围所吸引。

“这是一个卑劣的民族,他们已经从肉体到精神都彻底的腐蚀,走吧,我们是来办正事的……”叶星辰摇了摇头,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对于R国的这种风气,他也是早有所闻。

一听到叶星辰也这么肯定,冷冰冰的司徒婉玲竟然吐了吐舌头,做出了一副可爱的样子,然后紧紧跟在 叶星辰的身边,一起朝千代区走去。

体热性边缘2

体热性边缘2第二集

第286章下令捉拿北冥擎夜

羽慕白正举起酒壶的手微微一滞,抬头看向长老。

他拧了拧眉。

这些个老头,真是很讨厌。早知道就不该回西域帝都了,看看这老头的模样,好像一切胜券在握的模样。

他真讨厌这种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

无忧见他神情果然有了些变化,“所以呀,就算这皇位擎夜这小子不要,也得要。因为有威胁,若是不把威胁除掉,就是他死或者楼萧那丫头死?”

提到楼萧,羽慕白也轻轻怔然了一下。

如果当今的那位年轻帝王真的想要动杀心,估计会第一个从楼萧身上下手吧?

啧……

说来北冥擎夜这小子也真是生来倒霉,在东冥好不容易解决了四面埋伏的危机,来西域还要遭受这种境遇。可怜楼萧那丫头,还得陪着她一起遭受。

早知道如此,那不如就拿到那位置,将天下踩在脚下,谁都没法再与他为敌。

“好,我帮你劝。”羽慕白似是想通了什么,仰头一饮而尽杯中的酒水。

做兄弟的,还是要考虑很多事情。

他这十年跟北冥擎夜一起走了这么久,相互扶持了不少,北冥擎夜对他们羽家也有恩。而如今形势下,对北冥擎夜最有利的就是那至高无上的位置。

无忧轻轻松了一口气,感叹似的点点头。

“你早就该如此想通了,早些劝他,就不会有今天这么麻烦的事情了。”

“嘿,你这老头,还怪起我来了?”羽慕白郁闷的反驳,“要不是你们这些没事做的长老整日吵来吵去,至于至今还让皇位落到这样的人手上?”

“羽慕白你小子!”老头被他的话给刺激的猛地从位置上站起身来,指着羽慕白不悦道,“注意你说话的口气!”

羽慕白吊儿郎当地耸了耸肩,“我说话向来如此,长老又不是第一日认识我。再说,阿夜虽然能力足够,可也不至于被你们这群老头牵着鼻子走。说不定他做了皇帝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你们这些老头革职查办。”

在西域,有长老阁这种不现实的东西存在,就是最大的问题。

劝北冥擎夜可以呀,顺便让那小子把这些长老一同端了。

长老阁在西域皇权中存在了一百年,突然被人端了,该是多么大快人心?

无忧一口气提在胸口,瞪着眼前这小子,几欲要喷火。

“你!你这小子气人的本事一点都没变!”他轻嗤了一声,拂袖转身就走。

真是,果然一开始来寻羽慕白这臭小子就是找气受。

要不是北冥擎夜那小子有固执劲,他也不必来寻羽慕白了。

羽慕白朝着老头的背影翻了一个白眼。

虽然这有损他翩翩公子的形象,可他没忍住。

“长老您老慢走,小心别摔着了。”

“……”那正走到门槛的老头差点被拌了一下,真想回头咬死羽慕白这臭小子。

从小到大这小子就对长老们不尊不敬。

羽家当初不用依附夜凰门之时,家大业大,皇家还要礼让这羽家三分时,长老也多次出面想要让羽家归顺,可惜的是羽家不肯入朝。

这小子,每次一见到长老都是一张臭脸。

羽慕白晃了晃手中的酒液,手上的动作停顿了一下。

“羽公子。”待长老离去后,明影忽然从楼下上了二楼来,说道,“主子他们已经到了西南城,再过一日应该能入帝都。”

“到处都是他的通缉令,不能让他入帝都。”羽慕白放下了酒盏,“你先去西南城寻他们。”

真麻烦,还以为死了一个龙逸卓,就没有事了呢,看来完全不是。

有龙逸卓,也会有龙二卓,龙三卓……嗯,也不知道他们爹妈为什么要把名字取成这样。

没错,龙逸卓的二弟叫龙尔卓,三弟叫龙扇卓。

明影的神情不由得也凝重了一分,正要转身走,忽然就被羽慕白给叫住了。

“等等,我与你一同去西南城吧!”

明影咦了一声,表情有了一丝惊愕。

最近他经常来寻羽慕白,把最近的消息都告知他,不过现在寻羽慕白已经很容易了,毕竟他整日只会在酒楼里。

除了主子的事情之外,对外界的事情根本没有一点在意。

这会儿突然出现了几分在意的神色,明影惊讶也是情理之中。

“听闻西南城最近在选美,如此有趣的事情,怎么能不去看看?”羽慕白人已经往外走,语调平淡。

听见他这话,明影的嘴角跟着狠狠一抽。

感情是因为这样啊,还以为这男人振作起来了呢!

……

今日夜间的西南城格外热闹。

外面吵闹的声响却并没有打扰到屋中的楼萧。

隐约听见门外其他住客栈的人大声说着什么。

“今日真是比往日更热闹啊!”

“那是当然啊,大家都忙着去看西域三大美人去了。”

“走走,去晚了就没看不见了!”

楼萧正在给君无痕写信,这一路送了好几封了,可那厮倒好,一个屁都没放,让她简直气炸了。

君无痕这个不靠谱的,真的会按约定把幽冥草的位置告诉她?她都不禁开始怀疑了。

现在再写一封,快马加鞭送过去,这是她最后的忍耐了。如果那小子还不回,她只能自己去寻,同时答应帮他妹妹解蛊的事情她就当做没发生过。

谁让她是商人的媳妇呢!这奸商的程度自然也是要学几下的。

她写的太认真,以至于门何时被推开的,自家男人何时入屋的,她竟然都没有反应过来。

“在写什么?”突兀的低沉男音倏地响起,显然声音中含着几分不悦。

楼萧差点下意识就要把自己手中的信纸给揉捏成了一团。

听见他的声音,她连忙呵呵笑了两声。

“亲爱的,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她暗骂自己一声,这种事情她有什么好心虚的?

北冥擎夜那双湛黑的眸子里涌动着一丝强烈不悦的情绪。

“写什么?”视线一下便落在了桌上。

他也不瞎,一眼就看见了信,还看见了信上画的一只大猪头。

虽说全是骂君无痕的话,可为什么他看着就是格外碍眼呢?

甚至连画上的猪头都格外让他大大不悦。

北冥擎夜的表情已经昭示了一切。

楼萧当即解释说道:“这是给君无痕的信,让他尽快告诉我位置在哪,没别的意思。”

“我知道。”他冷淡地说了一句。

楼萧眨了眨眼眸,怀疑地看着他,他这么三个字让人怀疑。

明明心底在意的要死,怎么偏生说出这么一个我知道这样的自我安慰的话。

楼萧站起身来上前轻轻挽住了他的手臂,试探性地问道:“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为了这个事情?”

“……”某男默。

吃醋怎么了,他就是吃醋了,更何况这种明摆着该生气的事情。

“奸商,你不会这么小气吧?”楼萧一手握住了他的,另一只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胸膛。

“日后,写信这事,我来写。”北冥擎夜终于出声,却将她桌上的信纸给狠狠揉碎成了一团。

这次,写了这封信,君无痕一定会气炸回信。

楼萧不知道为什么,隐约听出这个男人的语气中那阴测测的含义,楼萧无奈地摇了摇头。看着他缓缓将信纸给捏成了碎片,倒也不再问什么。

她可以预见,如果让北冥擎夜来写这封信的话,那肯定就是会让君无痕气到跳脚的内容。

“走吧!”男人松开了手中的碎片,拉住了她往外走。

“去哪?”楼萧连忙问道。

“看热闹。”北冥擎夜这一句解释,让楼萧愕然了一下。

大概这热闹指的就是刚刚在外面说的三大西域美人吧?

她以为这男人应该不会在意这些的,现在这会儿竟然要带她去看热闹?

“那有什么好看的。”楼萧低声嘀咕,竟是有些不满。

看别的女人的热闹,对她来说确实没有什么好看的。

“没你好看。”某男似乎听出了她言语之中的不悦,伸出大掌温柔地轻轻抚了抚她的脑袋,轻轻安慰着她。

楼萧总觉得这小子的安慰就像是在哄骗小孩子。

当她还是个孩子呢,这么简单的话语就想要哄她出门?

“既然没我好看,就别去了,留在这儿就好了呀!”她嘟了嘟嘴。

北冥擎夜原本握着她的手忽然停下了脚步,侧过头来看她,一双潋滟的眸子含着几分浅笑看着她。

他眉眼间都含着笑意,楼萧自然是看的见。

“你也吃醋了?”

楼萧抿唇,“胡说八道!”她只是有些不高兴罢了。

“不想去看就罢了,那就歇息吧!”男人竟然一点都不打算再多说,甚至劝她去的意思都没有了,拉着她准备折回屋中休息。

楼萧内心已经无力吐槽。

这厮,比女人还要善变。

“好吧,去看看吧!今日谁会出现吗?”她好奇的问道。

“西域新帝。”男人冷淡地说了四个字,这话就是在介绍一个陌生人般。

听见西域新帝四个字,楼萧的神情显然怔然了一下。

没想到皇帝会出现在这儿,在这儿做什么?这位登基新皇帝听闻是龙逸卓的亲弟弟,而且性子和龙逸卓极像,自登基之后暴虐程度与之前的龙逸卓想比,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更何况,自从入了西域后,动不动就听到有人被拖出去砍头的消息。

也是这个男人,下令捉拿北冥擎夜……

体热性边缘2

体热性边缘2第三集

“……他找过你?”

“嗯,找过,让我对外缄默,我们都不回应这件事情,他说是保护你最好的方式,因为这种事情,其实言多必失,说的越多,那些狗仔想要挖掘出来的东西也就越多。”

“呵……”

听到顾俊逸这样说的时候,洛晨夕真的觉得自己的心有点沉,有点闷,而且还有点心疼。

并不是心疼顾俊逸什么,而是心疼南裔玮那个傻瓜。

原来这家伙不是不管她,也不是不在乎,更不是逃到国外去不想面对这件事情,而是在这件事发生之后,其实他也就应该想了很多处理的办法。

而那些办法,也应该几乎是怎样做,才能彻底的保护好她的办法吧?

傻瓜……这个傻瓜!

她洛晨夕何德何能,让一个男人,这样对待她?让他那样的疼爱她呢?

“不管怎样,晨夕,虽然我这边现在也还没有什么线索,而且我也不想为自己辩驳什么,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这些事情者的不是我做的,并且我也保证,在这件事情上,我也一定会努力,将背后操纵这一切的人给抓出来。”

“……真的不是你?”

“不是!”

“那……为什么对方那么了解我们的过去?糖纸……糖纸的事情,不就是应该只有你知道?这个小秘密,我相信就算是裔玮,他也应该不清楚的。”

犹豫了一下,洛晨夕最终还是将这一点的线索说了出来,也显然的,这个才是她真正决定怀疑顾俊逸的线索。

“糖纸?”

顾俊逸显然愣住了一下,没有明白过来,洛晨夕到底再说什么。

“是,糖纸,包装的很好,很大的一包。是寄来给我,并且还给我两个字。”

“……两个字?”

“没错,字条上写着真相两个字,然后就是一大包的糖纸!我有搜集糖纸的习惯,到现在应该只有你知道……所以除了你,我真的想不到其他的人,我也想不到,到底有什么真相是需要我知道的……”

洛晨夕的声音里面,很显然的,也听的出来有一些痛苦。

很显然,其实她也真的没有想去把顾俊逸想的有多坏,但是真的是没有办法,是真的想不到除了他,还有谁能知道这么多。

而顾俊逸在听到她这么说的时候,也很明显的一起跟着蹙眉起来,脸上的表情,也凝重了几分。

听洛晨夕这样说,那么其实也就很明显的,在背后操控这一切的人,根本就是彻底的有备而来,而且当年那么隐秘的事情,也都能挖的出来,很显然的,那么其实对方的目的,也就很清楚了,就是想将一切的矛头,全部都引到他的身上来。

那么到底是谁?到底是跟他有仇的人?还是跟南裔玮有仇的人?又或者说是跟洛晨夕?

他糊涂了,他发现即使他这样的聪明的人,也真的糊涂了,真的不知道对方是想要干什么了。

如果他不知道糖纸的事情的话,那么他或许觉得,他或许还可以置身事外,觉得将这件事情给翻出来的人,其实或许只是跟南裔玮之间有什么不开心而已,所以想要报复南裔玮!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