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米与朱迪/吉米和茱蒂

吉米与朱迪/吉米和茱蒂
  • 主演:爱德华·福隆,威廉姆·赛德勒,詹姆斯·埃克豪斯
  • 导演:Jon.Schroder
  • 地区:美国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06
本片是典型的关于青少年的叛逆、爱情和桀骜不逊的故事。故事发生在肯塔基的市郊,吉米是一个问题少年,经常用摄影机拍摄,包括监视他父母的卧室,以及窥探自己所心仪的高中女生朱迪的动向。朱迪在学校里过的很不好,一次被老师和同学所嘲笑戏弄,吉米替她报了仇。两人迅速坠入爱河。吉米和朱迪想去寻求更好的生活,试图打破常规来寻求解脱,可是他们所付出的代价也同样不可估量

吉米与朱迪/吉米和茱蒂第一集

秦慕雪想象过很多种馒头被抓的感觉,都是很美妙。可现在真被喜欢的男人抓住时,却发现是那样的痛,痛得她忍不住惊叫出声。

陈阳的手掌就像铁钳一样,深深的陷入馒头中,仿佛要将那里抓暴。

不等秦慕雪痛得生气,便发现陈阳竟然全身抽搐,面色很狰狞,他也在嘶吼,显然正在承受比自己大得多的痛苦。

这是怎么了?

难道男人那里摸不得,我才摸了几下,他怎么就变成这样,都是我害了他……

善良的秦慕雪再也顾不得胸口疼痛,满心的自责,眼瞅着陈阳越来越痛苦,她无计可施只能向曹艳娇求救。

“娇娇……娇娇快来,救命啊……”

“呼呼呼……嘎嘎嘎……”

曹艳娇担心两人的安危,同样是守在外面一夜没睡。刚才先听到秦慕雪惊叫,同时又有陈阳的粗重呼吸声,还以为他们清醒过后忍不住正在突破最后底线。

但是越听越不对,秦慕雪叫得很紧张,都开始喊救命了,陈阳的喘息声也不太对,明显是意识不清。

这才意识到不妙,连忙推门冲进来,看到床上的状况,她也是一阵脸红。

虽然跟秦慕雪是最好的闺蜜,但也没看过她如此光景,真是太美了,精雕玉琢多一分嫌多少一分嫌少的完美身姿,只是此时赛雪的肌肤很多地方都被掐得通红。

再看陈阳更是让她心脏狂跳,打心眼里有被吸引的冲动。臭不要脸的身材竟然这么棒。

只是他们现在的状况很不妙,根本没有让曹艳娇更多脸红的时间。秦慕雪已经被陈阳压在身下,粗暴的要占有她。

不是他们不能这样,两情相悦没有问题,但此时方式和形式都不对。陈阳明显是意识狂暴的发泄,一旦让他真正占有秦慕雪的身体。

不但害了秦慕雪,陈阳也是死路一条。他这次可不是九阳绝脉爆发,而是内息缭乱有走火入魔的迹象。一旦占有秦慕雪引发魔性,就会完全迷失心性走火入魔。

顾不得多想,曹艳娇冲过去一脚将陈阳踢翻,可他手上还抓着秦慕雪。

曹艳娇不得不也跳到床上,一脚跪住陈阳的胸口,手上使劲扳开他的双手,将秦慕雪从他魔爪中救出来。

可秦慕雪脱身,陈阳又抓住她的手不放,力量大得惊人,她几次都没有挣脱,累得直喘气。

秦慕雪爬起来顾不得穿衣服,就在惊呼:“他怎么了?”

“可能功法晋级出了点差错,神智不清。”曹艳娇匆忙解释。

“那怎么办?”秦慕雪又是大惊。

“有我在他不会有事,只要控制住不让他自残,熬过这一阵就能恢复。”曹艳娇说。

秦慕雪这才放心一些,找来衣服穿上。

就在她穿衣服这工夫,突然嗤啦一声响,曹艳娇跟着惊呼,秦慕雪看过去时傻眼了。

迷乱的陈阳竟然一把扯烂曹艳娇的衣服,因为在家里她穿得比较随便,只是一条连体的睡裙,刚才急着进来救人也来不及换。

突然被陈阳从前面撕开,顿时中门洞开,该露的不该露的都展现在两人面前。

“臭不要脸的,我跟你拼了。”曹艳娇惊呼过后勃然大怒,别看她豪放,可也是连男朋友都没有的黄花大闺女,哪会在人前这么展示过。

挥舞拳头对着陈阳一通暴打,而陈阳也不示弱,手脚并用跟她纠缠在一起。半天谁也制服不了谁。

“……怎么会这样?”秦慕雪是彻底无语。

两人都是修真高手,她想劝架也无能为力,嘴上劝说他们根本听不进去,反而越打越激烈,从床上打到床下,又从床下打到床上。

足足半个小时过去,曹艳娇还是技高一筹,最终将陈阳压在身下,双手双脚都被锁死。她怒气冲冲的大叫:“拿我的刀来,我要将这个臭不要脸的活剐了。”

“不……不行,不能杀他。”秦慕雪吓得连连摇头。

“你就知道维护他,老娘何曾这样被人羞辱过,不杀他难消心头之恨。”曹艳娇气愤的说。

“他又不是有心伤你,只是因为心智迷乱,这样杀他对他不公平。”秦慕雪辩解。

“你真是没救了,重色轻友,不杀他难道我就白给他看来?”曹艳娇气愤的说。

“我不也被他看过,又没少什么?”秦慕雪嘟囔,爱上一个人就是没理由的维护他。

“那是因为你鬼迷心窍喜欢他,我可不喜欢这个贱人,现在都被他看光,以后怎么嫁人?”

“你不说我不说,他更不敢说,就不会有别人知道。”

“不行,我必须杀了他,快拿刀来。”曹艳娇依旧恨得牙痒痒。

“不,我不拿……”秦慕雪却是一步步后退。

曹艳娇很无奈,秦慕雪不配合,她也没办法,只是刚好制住陈阳,松手陈阳就会解脱,到时还不一定谁胜谁负。

过了几分钟,看他们还在僵持着,陈阳状态也好像有了好转。秦慕雪悬着的心放下一半,问道:“他还要多久能醒过来?”

“看样子是晋级成功了,应该要不了半小时。贱人走狗屎运,这种情况下也能神功晋级到炼气期第4层。”曹艳娇气愤的说。

“哦……”秦慕雪听得一喜,不用担心陈阳的安全,她心情轻松起来。看着两人此时的模样又是一阵脸红。

心里一动向曹艳娇说:“娇娇求你一件事,一会儿他醒过来,别说是我救他,就说是你救了他好吗?”

“不行,我只会杀了他。”曹艳娇气愤的说。

“别这样啦!我知道你说的只是气话,陈阳人品不错,醒过来后肯定会感激你的。”秦慕雪更卖力的劝说。

“我才不要他感激,我要挖了他双眼。”曹艳娇继续恶狠狠。

“拜托了,他醒来时别说有我,我先走啦!”秦慕雪过来很体贴的将被褥盖在两人身上说,一副成全他们的样子。

“你这什么意思,既然喜欢他,又被他占便宜,干嘛不让他知道?”曹艳娇奇怪起来。

“我不想他因为这件事感激我……他又没亲口说喜欢我……”秦慕雪脸上露出幽怨之色。急匆匆的要离开,原来是这个意思。

她可以在陈阳垂危时舍身救人,却不想陈阳因为感激而选择她,牵强得到的感情她不要。

吉米与朱迪/吉米和茱蒂

吉米与朱迪/吉米和茱蒂第二集

秦卿并不太懂所谓的谈恋爱是什么样子,更甚至于从未把喜欢宣之于口,但她却很适应跟封衍两人的生活状态,从越发亲密的接触后,男人骨子里日益霸道的独占谷欠也被她一一包容接纳,在一些旁枝末节里,她也能从那张冷漠无情的脸上窥见一些小心思。

“菜好了,封衍,拿出去吧。”她擦干净手上的水渍,将盘子越过中间的人影递出去。

男人单手稳稳当当接过,熟练地摆上琉璃台,返身回来的时候脸色已经没有那么冻人了。

“?!!”南絮正莫名其妙这男人喜怒无常,扭头就瞧见少女轻笑着正冲她眨眼睛,她心思一转,当即就明白了。

卧槽,敢情厨房门口专业上菜的位置都要霸占,要不要这么变态!

怨念至极的南絮本来打算化悲愤为食欲,结果上了桌又被狠狠喂了一嘴狗粮,一脸风中凌乱恨不得泪奔回家。

临出门前,秦卿送到玄关,眉眼淡淡扫向屋内,才轻声开口道:“贴吧的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

南絮闻言,穿好高跟鞋,表情怪异道:“陈鑫每天都守着删帖,微博这边已经发了公告,评论已经消停了很多。咳咳,没想到你家监护人,对你还挺细致的。”

要不是少女主动提及,她还发现不了这个记录了封衍养孩子的帖子。

尽管内容多数低能,但足以见识到笨拙的男人一点点挖空心思,细心呵护的模样,这也让南絮对对方的怨念少了一点。

“最近我再设计几个字体加入研发,尽快把舆论压下去。”秦卿穿着居家服,眉眼在暖色灯光下多了几分柔和,说出来的话却总带有雷霆万钧的利落感。

南絮心思一动,有些诧异道:“你是不想他看到?”

难道事情闹成这样,封衍一直都不知道?

“他最近很忙。”秦卿解释了一句,末了有些无奈地笑道:“而且,他似乎对百度情有独钟。”

所以难得有个让他信任的东西,秦卿不想对方失望。

少女初见成熟的眉目端庄雅致,单单只是站在那里就美得像幅画,而她提起男人的时候,杏眼弯弯,映着头顶的暖色灯火,无奈又宠溺。

她自己意识不到,站在对面的南絮却看得清楚。

“秦卿。”南絮放轻了语气,认真道:“你还不承认自己喜欢他吗?”

喜欢。

秦卿端立在原地,怔愣了一瞬,复又摇了摇头,“你该知道,在秦家这么多年,我对这种过于强烈的感情色彩并不敏感。但喜欢了会分手,爱了也可以不爱,相比起这些,责任跟需要更加牢固一些。”

她不明白什么是喜欢,但她知道自己不可以没有封衍。

南絮一时间竟是无法反驳,嘴里泛起一层苦涩,呐呐说着,“所以你追求他,却不逼他跟你的交往?”

就好比自己都懵懵懂懂,便不敢充师傅教徒弟一样。

“呵呵,我逼着要跟他主动给,是两回事。”秦卿低垂着眉眼,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在灯下投下一片虚影。即便此时她没有华丽的衣装,但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内敛风华却耀眼无比。

“呵呵,我这会儿有点明白你俩为什么能在一起了,是我这个师傅不合格了,走了走了。”南絮低低笑了几声,喃喃自语着转身离去,莫名地背影看起来有些忧伤。

她跌跌撞撞下了楼,进了自己的新窝,趴在沙发上茫然四顾,最终疲惫地用手臂遮住了双眼。

对啊,爱了还可以不爱的,自己等了那么多年,到底是为了什么?

那个人,到底是生是死。

顶层上,琉璃台被擦拭干净泛出一层碎光,屋子里电视上播放着本地新闻,报道的是C市近来遭到砍杀的几个小混混,地点在一处棋牌室门前。

秦卿看着一闪而过的画面,隐约记得那是昆帮的地盘。

咔哒,从卧室里洗完澡出来的封衍穿着一身定制的休闲西装,走到客厅,口气硬邦邦道:“今晚,你有空吗?”

不知道的,还以为要约架呢。

不过秦卿歪着头一看,成功捕捉到微红的耳廓,于是笑得温和又无害,“有啊。”

封衍:“我想带你去一个地方。”依旧是冷冰冰语气。

秦卿:“好啊。”仍旧是笑靥如花的纯良模样。

于是在难得周末的夜晚,两个相处了近半年的大佬第一次正式出门逛街。

在车上的时候,秦卿没有问目的地,而是拿出了手机点开了贴吧。

经过一段时间的肃清跟辟谣,监护人的帖子下面已经没有骂声,反倒是一片……

【一楼:哈哈,坑爹吧主,真相来得猝不及防,以前操碎心的帖子现在看起来满满都是狗粮。】

【二楼:信了吧主的鞋,当初还为了一张书法抽了我家孩子一顿,十七岁跟七岁能比吗?愤怒.jpg】

【三楼:楼上,讲真,你家孩子十七岁也未必有人家好,现在这款软件我就在用。讲重点,我们来猜一猜,监护人啥时候主动出击拿下他家小孩。别告诉这不是爱情.jpg】

……

秦卿看着新盖起来的楼层画风突变,满屏幕全是粉红气泡,顿感不适应,结果后面男人又发了一条帖子。

【监护人:十八岁成年后解除收养关系,如何才能让小孩有安全感?】

看到这里,秦卿一怔,点在屏幕上的指尖停在了末尾的那三个字上。

安全感。

原来,自己一直反复确定跟迟疑是因为没有安全感,而男人看似木讷,却什么都知道。

秦卿抿唇从眼底涌上了丝丝缕缕的笑意,然后手指划拉下去,看到下面的回复一一点赞。

【一楼:带她去吃大餐啊,一顿不行就来两顿。PS:要烛光晚餐,敲重点。】点赞+1

【二楼:去逛街看电影,再不行就坐一趟摩天轮,把该办的事儿都办了吧。】点赞+1

【三楼:那还不好办,超kingsize大床,你值得拥有!用过都说好。】嗯?好像混进来什么奇怪的东西?

最后车子停下来的时候,她看到了门牌上的‘环城影视剧院’的字样。

吉米与朱迪/吉米和茱蒂

吉米与朱迪/吉米和茱蒂第三集

现在自己的农场,基地都下种了,自动灌溉化也安装好了,只等架起棚子。至于别墅的事情,工人们也在加班加点的,山林那儿的事情,交给庞经理去,种植的基地看管,有史最香他们,用不得自己亲力去操心,现在只差收成而已!

“吃完饭后,我们到苏媚家里玩吧。”林彩晴笑笑地对他说。

“也成。”林下帆把手上泡沫箱子放下手,从当中一个泡沫箱子取出两支酒给她们说:“这种酒是我的泡的,喝了它,对自己有许多好处,你们一人一支拿回去家喝吧。”

这两瓶紫气东来,比一品美酒还要好得多,是林下帆平时自己喝的,采用二十年阵酿和大量酒香果泡成的。那香浓的酒香,让她们两个逼不及小喝几口,一瞬间幸福涌满心里。

像喝到人间最美的酒水似的,那一种幸福,就像处宁静的天地中,奔跑在美丽的大自然,释放着昔日开心与快乐,把心里的忧愁冲洗掉。

“好喝,好奇妙的酒!”苏媚一副幸福的样子,举着手中的高脚杯子说。

“嗯,很好喝,是我喝过所有酒最好的酒,没有想到,你能酿出这么美的酒,要是放在市场上面,那岂不是天价。”林彩晴睁开双眼,紧紧地看着面前这个神秘的小农民说。

“你说得对,天价,我已交给别人代理去了,像咱们现在喝的这一种,五百万元一瓶,差一点的五十万元,再差一点的五万多。”林下帆对她们两个微微点头说:“如果你们喜欢喝的,我送你们几十公斤,让你们喝个够!”

“五百万元一瓶,怪不得,怪不得你要买那么多名贵小车!”林彩晴听到林下帆的话说,心里在想:“天啊,这个小家伙,以后即不是成了世界首富?”

“什么时候上市,上市后,给我送一批过来,我帮你销售。”苏媚双手挽住林下帆的手臂,把胸前那一对傲人的东西,贴上起,让林下帆感到手臂一片柔软的。

“我也不知什么时候上市,不过我想,应该这个月吧。”林下帆搂抱着她水蛇般的小腰说。

酒店的事情,林彩晴决定了,一定想办法,拿一个地区的代理,就像代理4S一样。这酒如果打入市场后,最便宜的都是五万八千元,如果喝过它,想必客人再回头,因为喝了它,会觉得再喝那些酒,像喝白水一样。拿到它地区代理权,说不定比代理小车还要赚钱呢,五百万元一瓶,应该能赚几万元以上吧。

地区代理权,当然没有问题,林下帆说一句话就可以,现在,他们先到外面吃饭去。

再一起看电影,由于林下帆与她们之间的关系,在电影院里,她们紧紧贴在林下帆手臂上面,让林下帆享齐人之福,让旁边一些男子羡慕林下帆这个左拥右抱的。

从电影院里出后,林彩晴轻声地对林下帆说:“怎么样,刚才爽吧,要不要,一会儿回苏媚家里,一起玩?”

“一起?你是说真的?”林下帆听到她的话问。

“你说呢!”苏媚没有想到第二次看电影,林下帆这家伙坏到家里,把手伸进她衣服里面……

林下帆觉得幸福来得太突然了,脑里正在想,如何和两个成熟美女在家里玩时,手机即响起来了。

打给他电话,是霜月校花,校花打电话,自然接,说不定有什么好处呢。

“喂!”林下帆喂一声,没有说什么。

“林下帆同学,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我爸想见你一下,说有什么重要人物介绍你们认识。”霜月在电话里对林下帆说。

“重要人物?谁啊?”林下帆见过她父亲问。

“我也不知道,你过来就行了,难道,你不想继续昨天的事情吗?”霜月想到林下帆现在的成绩,又想到林下帆一直把她这个校花推倒,在电话里轻声地说。

“好吧,一会儿,我过去。”林下帆总不能因为霜月一个电话,放弃与林彩晴她们两个。

苏媚你父母出国旅游去了,别墅里,就她一个人,现在林彩晴晚晚陪她,算起来,这别墅就她们两个大美女。

现在带林下帆回家后,马上把林下帆拉进沐浴室里去,二个美女,一个男子,让林下帆好好享受她们的照顾,享受她们两个的爱意。

“你们两个真的,真的打算嫁给我?”林下帆面对这两个大美女问。

“嗯,反正我一个承受不起你的战斗力,现在有好姐妹一起,我不介意一起分享,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很幸福呢。”苏媚儿一边帮林下帆宽衣解带说。

“嗯,嗯,我觉得世界最幸福的。”林下帆不断点头说,心里在想:“如果她们知道我和龙灵儿,玉婷,秀巧,还有霜月她们,不知她们会不会把我的东西剪掉?”

“你不是在山村里,建了别墅嘛,以后我们可以和你在村子里一起生活,生几个娃子什么的。”林彩晴把心中的理想对他说。

“哦!”林下帆只应道,不敢对她们说自己还有一堆女人,可能未来会有二十八个女人。除非不打开玄天琉璃仙塔九层,如果打开九层的,就有二十八个女人!

不得不说,这两个闺密还真心有灵犀的,洗完澡后,光着身子在家里走来走去的,不但让林下帆大饱眼福,双手都是满满的手福,最后在房间里……

这一次,两个对一个开战,苏眉不用再像之前那样受苦了,林彩晴也是一样。两个合计开战二个小时,平均一个人战一个小时,把心里填得满满的,幸福美满睡去。

离开苏眉别墅后,已是下午四点多钟了,驾驶小车到霜月指定酒店里去,说什么她父亲在那儿等自己。同时,林下帆让霜月在酒店里租房,说什么,见了他父亲后,再和她在房间里玩。

不是林下帆的需求量大,而是他有一点急着打开玄天琉璃仙塔第五层,玉婷已拿下了,秀思也差不多了。

昨天晚上他把手放在秀思裙子内,秀思没有拒绝,那么可以进一步了,只要拿下霜月和秀思,就可以打开神秘的空间第五层。

第五层空间,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真让人期待啊!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