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斯汀与美丽的夏天

福斯汀与美丽的夏天
  • 主演:伊莎贝尔·阿佳妮,伊莎贝尔·于佩尔
  • 导演:尼娜·康萍兹
  • 地区:法国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法语
  • 年份:1972
在女导演尼娜孔帕内耶隽永的诗篇下,影片秀美情长,沁人心脾。也成就了在本片作为配角的3位法国伟大的女演员伊莎贝尔阿佳妮、娜塔莉贝、伊莎贝尔于佩尔。这部温和的法国电影描述的是少女福斯汀遭受创伤的初恋故事。夏天,福斯汀住到乡下的奶奶家。邻居家住着两兄弟,一个离婚;另一个最近再婚,所以有各自的子女和他们生活在一起。尽管有男孩子中意福斯汀,但她却对离婚的老男人一见钟情。夏季即将结束时,福斯汀有了她初恋的第一个吻。

福斯汀与美丽的夏天第一集

第二天早上。

杨逸风晨起锻炼,吃过早餐就去上班了。

在教学楼走动的期间,杨逸风倒是遇到了下课的闻人妍儿。

冬天了,天气还是比较冷的。

闻人妍儿选了一件白色的羽绒服,衬得她皮肤更加的白皙,气质更加高洁。

她看到杨逸风,唇角微抿,露出倾城倾国的容颜,“好巧。”

杨逸风点头,“是挺巧的。”

“方便一起走走吗?”闻人妍儿邀请道,自从那次协助杨逸风调查黄余的案子后,她与杨逸风的交际倒是少了许多。

杨逸风抱歉一笑,“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

闻人妍儿眸光一暗,有些失落,杨逸风明显是在避讳她。

杨逸风察觉到赶紧解释一句,“你别误会,上次被寒钰齐殴打的学生家长在我的办公室,我正打算过去了解情况的。”

“原来是这样。”闻人妍儿展颜一笑,心中的不快顿时驱散了,“我们边走边说吧。”

杨逸风倒是没拒绝。

“寒钰齐难道还没有认错?”闻人妍儿询问道。

杨逸风摇摇头,“此人信心傲慢,依照我的估计是不会道歉的。”

闻人妍儿皱眉,“这些人很多都是被家长给宠坏了,变得心高气傲,夜郎自大。这次,爆发了寒钰齐的事情,绝对不能够姑息,相反要狠狠的治理,也要让其他人看看。在朱雀学院里,他们优渥的家室是没有任何作用的。”

杨逸风认同的点点头,眸子含着一丝的轻柔。

闻人妍儿虽是女皇的女儿,但她并没有依仗这个光环,而是积极靠自己的努力,争取属于她的胜利。

这一点与他认识的自强的萧妍像极了。

闻人妍儿说的振振有词,半晌不见杨逸风说话,心中存疑,转头看去,看到杨逸风清润似春风般的眼神,闻人妍儿瞳孔微缩,脸颊不自觉的发烫,“杨公子?”

声音温柔动听,像是琴弦弹奏出的美妙音符。

杨逸风瞬间回神,也收起了他的神色,不过看着闻人妍儿垂眸,含羞的姿态,杨逸风倒是觉得可爱多了。

“如果不介意的话,不妨跟我过去看看。”杨逸风朝前走去。

“不介意,丝毫不介意的。”闻人妍儿抓紧追上去。

…………

办公室。

杨逸风刚要踏进去,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哭哭啼啼的声音。

杨逸风皱眉,下意识与闻人妍儿对视一眼。

两个人正要走进去,助理恰好走出来,焦急看向杨逸风,还邀请杨逸风往另外一旁走走,“预备院长,你总算回来了,井乐的父母在里面都快嚷嚷翻天了。”

杨逸风眉头一皱,“因为何事?”

助理抓紧三言两语地把事情说明了。

杨逸风了解了,原来是井乐被人给打了,这次被打得很严重,几乎奄奄一息。井乐的父母到学校找人,他们怀疑是寒钰齐干的。上次井乐也是被寒钰齐给打的。

另外一方面,他们也是来追究朱雀学院的责任的。

称他们没有管理好寒钰齐,居然纵容寒钰齐伤害他们的儿子。

本来,井乐的父母是跑到朱一凤那闹的,不过当时朱一凤不在,经过人的提醒,他们又找到了杨逸风这里。

杨逸风了解事情的发展过程,顿时也感觉到了棘手和愤怒,不过目前他们还不能够完全确定就是寒钰齐干的。

“太过分了,寒钰齐居然公然行凶,他分明就是不想再在学院里待着了。”闻人妍儿听后,相当的生气,当场批判起来。

“预备院长,我认识你,上次就是你处理我儿子的事情。”办公室的女子,听到了外面的动静,走出去查看,发现是杨逸风,立马哭喊起来。

杨逸风快步走过去,“我们还是进去谈吧,助理去上两杯茶。”

“进去谈什么?你们是怕自己做的事情泄露,让大家看清楚你们的真面目是不是?”井父冲杨逸风嚷嚷,脾气相当火爆。

杨逸风眉头一皱,倒也不那么客气了,“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会不知道?”井父虽忌惮杨逸风的气势和身份,但一想到他的孩子都要被打死了,痛心疾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还麻烦井先生把事情说明。”闻人妍儿站在那里,忙说道。

井父发现居然是神雀城的公主,忙收敛不少,改为了倾诉,“公主,并非我跟预备院长过不去,而是我就这么一个孩子,周末的时候他冷不丁被打,抢救了两天才抢救回来,我身为孩子的父亲,我能不着急上火?”

听此,闻人妍儿收了收身上的冷然之意,“井乐同学出现这样的事情,的确挺让人倍感遗憾的,但这与预备院长有什么关系?你们可要想清楚,他可是朱雀学院的预备院长,日后很可能就是朱雀学院的院长,你们刚才那样的态度,完全是对杨公子的不敬,情节严重,是要触犯神雀城法规的!”

井乐的父母吓坏了,慌忙要向杨逸风请罪。

杨逸风直接朝办公室走进去。

他倒是没有过多的追究这些责任,他知道井乐的情况一定很不妙,要不然当父母的也不会焦急成为这个样子。但现在他更着急搞清楚情况。

“井先生,麻烦你再次解释清楚刚才所言为何意,我杨逸风向来做事情堂堂正正,未曾有什么诟病,你有什么不满大可以说出来。”杨逸风淡冷道。

助理倒是去给井乐的父母倒了两杯茶。

“预备院长,你也别嫌弃我们说话难听,上次寒钰齐在运动会上就把我的儿子打断了鼻梁,当时我们就要求让寒钰齐向我们道歉,预备院长也向我们兑现承诺了,称会让寒钰齐登门道歉的。但结果呢,我儿子等来的居然是一场暴打。再者我儿子出事情,难道你们学院就没有责任?”井母伤心地嚷嚷,时不时抹把眼泪。

“我是承诺过你们,但我当时也向你们说的很清楚,如果寒钰齐不这么做,我们学院也会对他采取处罚,是绝对不会让井乐同学在这件事情上吃亏的。”杨逸风镇静自若。

福斯汀与美丽的夏天

福斯汀与美丽的夏天第二集

吴大葵跳起使劲向志鹏兜头一掌,如果被劈中恐怕就要气绝身亡,千钧一发之际,志鹏退后凌空向前翻腾,用后脚跟狠踢吴大葵,大葵后背中招,感觉就是一把铁锤砸来。他摇晃了一下,立即站稳转过身来,大吼一声,跳到志鹏面前,连续左右出掌,速度极快,希望一招把志鹏击倒。

志鹏左跳右荡,避开大葵的铁砂掌攻击。

台下的村民看得眼花缭乱,大气也不敢喘一下,解放以来,从没见过如此激烈的搏击。

双方打斗三十多个回合,不分胜负。比赛规定的时间是一个半小时,现在已经过了大半,吴大葵围着志鹏兜圈,认真观察,看对手是否露出破绽,志鹏扎稳马步,全神贯注看着他,“呼”一声,吴大葵高高跃起,忽然蹲下,一个扫堂腿,志鹏被击中,一屁股坐在擂台上,台下的黑衣学员大声喝彩。

机会到了,吴大葵扑上去,伸手一劈,志鹏手脚并用,往后一跳,躲开袭来的凶猛铁砂掌,“啪啦”擂台的厚木板被砸断,王宗英他们倒吸一口凉气。

志鹏单手翻了大筋斗,跳到大葵后面,起脚连踢,吴大葵反应极其敏捷,转身一脚,四腿碰撞一起,志鹏被掀翻再次抛到擂台边,这个吴馆主腿功太厉害,怪不得要号称江城第一。

还有最后十五分钟,吴大葵心中有些急,这个小青年韧劲十足,基本功扎实,比原来预想的难对付,自己不比年轻的时候,已经开始感到有些气喘,必须想办法短时间内把他击倒踢飞。

志鹏迅速从擂台边缘跳回中间,他在接近一个多小时的搏击中,采取的是防守反击战术,没有主动出击过一次。看着气势汹汹的对手,他也在寻找对方的破绽,经过细心观察,发现大葵喘气的声音加重,志鹏想出了新的打法。

他高高跃起,凌空翻转一圈,“啪啪啪”连续三腿向大葵进攻,他连忙阻挡,呼啸一声,志鹏从大葵头顶略过,突然凌空翻转,一脚踢中他的后背,大葵向前踉跄几步,志鹏连环三腿,吴大葵像沙袋一样倒下擂台,

“嘟”一声哨响,比武结束,志鹏获胜。他立即跳下擂台,扶起倒在擂台下的吴大葵,

“吴大师,对不起,伤了您啦,”

吴大葵站起来,用大手擦着额头的汗水,“没事,你真行,”

“好嘢,好嘢,”台下村民的欢呼声一浪高于一浪。

王宗英这位风风火火的辣妹子,高兴得流出热泪,她和工作队的成员抱起志鹏,用力往半空抛着。

志鹏再一次来到吴大葵面前,紧紧地握住他的双手,

“吴大师,我有一个请求,能否答应?”

“小刘兄弟,你是江城第一个打败我的人,我服你,有什么事请讲,”

“能否请我来喝您女儿的喜酒,”

“好啊,女儿大婚之日,我一定专门到江城来请你来喝喜酒,”

志鹏听见吴大葵答应自己请求,他跑过去拉着赵毕辉的手,“赵大师,不打不相识,我们一起来交个朋友,好吗?”

“怎么不好,如果我有女儿还想当你岳父啰,”赵馆主看着一脸诚恳的志鹏,爽快地答应。

赵志伟、吴大中书记他们在旁边听着,哈哈大笑。

志鹏拉着赵毕辉的手来到吴大葵面前,

“我们三人一起当忘年之交的好朋友,好兄弟,好不好?”

“好,我们都是好兄弟,”三人异口同声,三双布满厚茧的大手紧紧地握住一起。

“刘同志,请您喝一口香茶,”吴大葵的女儿吴曼丽双手捧着一杯花茶递给志鹏,旁边站着是赵毕辉的儿子赵崎方,

“吴姑娘,崎方,你们应该叫我小刘叔叔,我是你们父亲的兄弟啦,”志鹏双手接过香喷喷的花茶,一饮而尽。

赵崎方、吴曼丽一起向志鹏弯腰鞠躬,“谢谢小刘叔叔,您帮了大忙,我俩一生一世不忘您的大恩。”

“小刘兄弟,你别光惦记去老吴家喝嫁女酒,一定要来我家喝娶媳妇的酒啊,”赵毕辉看俊俏的未过门媳妇,高兴地对着志鹏说,

“您准备两大坛子的酒,喝完嫁女酒,我立即跟着迎亲的伴郎来喝娶媳妇酒,这样可以了吧?”

“哈哈哈,”大家发出近百年历史上第一次出现的和谐、欢乐的大笑。互相斗殴闹腾近百年,在志鹏斡旋下,一笑泯恩仇,两家握手言和,还成为儿女亲家。

文龙大队的村民挑来两箩筐糯米糍荔枝请王宗英他们品尝。荔枝肉厚核小,多汁清甜,隔着绛红色的果壳已经闻到浓浓的荔枝甜香味。

村民介绍这里产的荔枝闻名天下,唐朝的李隆基皇帝曾经派五百里加急快马到文龙村采摘荔枝送给心爱的贵妃杨玉环,文龙的荔枝果园还保留一棵千年的荔枝树,村民叫这棵树为“贵妃树”。

荔枝是岭南的特产,北方不能种植,宋代的大文豪苏东坡被流放到岭南,作了一首赞美荔枝的诗,其中有一段成为流芳百世的佳句“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

文龙武馆重新竖起一面黑色三角形大旗,旗上绣着“文龙武馆”四个苍劲的白色大字,大旗迎风招展。

挂着高井武馆门前近二百年的大牌匾不见了,重新挂上黑底鎏金的大招牌,“高井武馆”四个金色的大字格外醒目。

纪委老梁是江城日报特约通讯员,他被刘志鹏的胆色和勇气所折服。

为了使工作队能够完成区委第一把手下达的任务,为了两个大队的安定团结,这位年轻共青团员,独自一人挑战江城两位鼎鼎大名的武术大师,不但挑战成功,使两位武林高手心服口服,还亲自促成两家武馆馆主百年的仇恨化解,成为儿女亲家。

最值得赞扬的是两个大队的村民停止了多年的互相斗殴闹腾,安心搞农业生产,这是一个搞好安定团结的先进典型人物,是新时代的优秀青年,应该大力宣传。

擂台上武馆馆主为捍卫自己的江湖地位,发狠劲,击打地板爆裂的声音还在耳边响起,当天比武擂台险象环生,刘志鹏是冒生命危险去化解人民的内部矛盾。老梁连夜挥笔疾书,详细地报道刘志鹏在工作队长王宗英的带领下,为了处理好两条村百年留下来的恩怨仇恨,临危不惧,参与擂台比武,最后使两家斗了百年的武馆馆主握手言和。

老梁组织纪律性较强,文章寄往江城日报前拿给自己的顶头上司黄士凡看,

“老梁,你搞什么名堂,七一节快到了,你不投稿去宣传我区共产党员干部的先进事迹,居然去吹捧一个曾经劳教过的车队小司机,乱弹琴,我把文章改好你再寄出去,”

官大一级压死人,老梁被上司骂得狗血淋头,乖乖地把文章交给他修改。

江城日报在七月一日“党员风采”栏目刊登专题报道:在郊区区委书记陈振山直接领导下,区政府办公室的共产党员王宗英、陈德善带领工作队员,不畏酷暑,深入到高井、文龙大队调查研究,帮助两个大队的干部排忧解难,与村民做艰苦、细致的政治思想工作,化解了两条村近百年的恩怨仇恨,调动了两个大队村民建设社会主义积极性,大力发展农业生产,成为江城市的菜篮子基地。

两位优秀的共产党员王宗英、陈德善为四个现代化建设作出有力的贡献。

福斯汀与美丽的夏天

福斯汀与美丽的夏天第三集

众人就看冯无畏那大高个,和健壮的身材,也知道是个不好惹的。

韩馨蕴话放在这了,就算有心里为孙琪虹不平的,也不敢再帮着孙琪虹闹事了。

孙琪虹见众人纷纷去拿了菊花握在手上,然后等着入陵园,心里急了,她左顾右盼的看了一眼,原本来之前就跟韩牧垣说好了,她先煽风点火,然后韩牧垣委屈的痛诉韩馨蕴抢了他们所有的遗产,不给他们母子俩留一点后路……

结果,韩牧垣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那边去抱起了韩悦天的骨灰盒,俨然一副亲儿子要送葬的架势。

这事都还没解决呢,送什么葬?

葬礼一过,谁还会再理会他们母子俩的委屈?

孙琪虹想到自己的未来,想到那么多的钱,怎么也不能落在韩馨蕴的手上,她一咬牙,一跺脚,竟然装作悲痛欲绝摔倒在地,拍着自己的大腿就哭了起来。

“悦天啊,你好狠的心啊,你闭上眼睛走了,留下我们孤儿寡母的被人欺负,你让我们以后怎么活啊?”

“可怜我就这样当了寡妇,除了房子,我什么都拿不到,我这是要被人给逼死啊!”

惨烈的哭声顿时又让那些人心软了,听着孙琪虹的话都觉得她很可怜。

想想韩悦天在世的时候,孙琪虹过着何等奢侈的生活,随便一个包包都能上万,现在韩悦天去了,韩馨蕴把遗产全部抢了,她以后确实挺凄惨。

“韩馨蕴,再怎么说,孙琪虹也是韩悦天的妻子,你不能仗着自己的权势,就这么强势,你不说全给孙琪虹,你好歹也要分她一半啊!”

“是的,韩馨蕴,你这样做真的过分了,孙琪虹没什么背景,你就这么欺负她,你让你父亲今天怎么能安心的走呢?”

在来的时候,韩馨蕴就跟罗文巧说了,今天估计孙琪虹会来闹,让她不要说话。

毕竟一个前妻,怎么能跟人家正妻理论?

怎么说都是错!

都像是她要跟孙琪虹抢遗产一样。

但现在,罗文巧实在是忍不住了,她不能让孙琪虹这样诋毁自己的女儿!

“孙琪虹,你不要在这里卖惨,我们蕴蕴根本就没有仗着自己的地位跟你抢遗产,那是悦天临死之前的遗言,房子给你,再额外给你一百万的赡养费,给韩牧垣买一套房子,再给他一百万的创业资金,剩下的都是蕴蕴的,这是悦天亲口说的,这是他的意思!”

孙琪虹抬起头怒视着罗文巧,眼泪吧嗒吧嗒的掉,“悦天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混账话了?罗文巧,我知道你恨我,但是你不能空口说白话啊,悦天闭眼之前我和小垣都在,我们可没有听见悦天说过这些不让我们母子活下去的话!”

罗文巧被孙琪虹这么一说,委屈的当时就红了眼眶,“孙琪虹我不想跟你争,但悦天说这些话的时候,你和小垣都在!”

说的时候,罗文巧就看向了韩牧垣。

韩牧垣张了张嘴,欲言又止的样子,抱着骨灰盒的手指微微加了力道,如果孙琪虹不是他亲生母亲,他真的会忍不住站出去说明真相。

而且他觉得韩悦天临死之前说的那些都很有道理。

他是一个男人,未来要靠着自己的双手来挣,才能在这个社会上真的站稳脚跟,否则就算他凭着自己的努力成功了,别人还是会在他的背后说,说他是靠着韩悦天的遗产才混出头的,这样他永远都摆脱不了富二代的头衔。

他想像韩馨蕴那样,不论在何时何地,都受到别人的尊敬和敬佩。

“妈……”他低低的唤了一声,还未说下面的话,就被孙琪虹一口打断,“儿子,妈知道你委屈,妈也委屈,都怪妈没本事,把原本属于你的东西让别人硬生生的抢走了……”

“你够了!”

韩馨蕴沉着脸冷喝道,“孙琪虹,如果你还有一丁点的良心,就不要再闹了,否则到最后还是你没脸!”

“我怎么没脸了?”孙琪虹坐在地上理直气壮的挺起了胸,“我说的都是事实,就是你抢了所有的遗产,根本就不是悦天的意思!”

“麻烦……”

就在这时,从门口走进来一个把西装穿得正规正举的男人,他脸上公式化的严肃表情和手上提的公文包让人一看就知道,他是个严谨的律师。

竟然还有人认出了他,“方律师,你怎么来了?”

方律师对着说话的那人点点头,然后严肃的说,“我是受了韩悦天先生的嘱托,在今天过来办理遗嘱分配手续的。”

“什么!?”

孙琪虹惊得眼睛都瞪成了铜铃,韩悦天生病的时候她一直都照顾着,可没见韩悦天见了律师啊!

众人听见方律师的话,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

立刻就有人安慰孙琪虹了,“这下好了,孙琪虹,悦天生前已经立了遗嘱,你放心,有了这个东西,就算韩馨蕴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不遵守遗嘱的。”

“是的,遗嘱是受法律保护的。”

“韩馨蕴再强势,那也强不过法律啊,这下看她还能怎么上天!”

孙琪虹听着那些话,心里就跟过山车一样的,咻一下下,咻一下又上。

她觉得韩悦天立遗嘱肯定是在生病之前就立好了的,那时候韩馨蕴可没回来,她甚至敢肯定,韩悦天最后临死时说的那些话都是因为韩馨蕴在场的缘故,想跟韩馨蕴解除矛盾,想让自己走的时候安心一些,才故意那样说的。

而他立的遗嘱绝对不可能是跟他最后说的话一样的,韩悦天根本就不可能把大部分的钱给韩馨蕴的!

想到这,孙琪虹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擦了一把脸上的眼泪,得意的说,“韩馨蕴,方律师都拿着遗嘱来了,我看你现在还有什么可说的!”

韩馨蕴不以为然的挑了挑眉,不管遗嘱里是什么,她都无所谓,她原本就不稀罕那些钱!

她弯起唇角,淡淡的笑了一声,“孙琪虹,希望一会儿你还能这样得意!”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