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森林

欲望森林
  • 主演:Willeke,van,Ammelrooy,Georges,Gueret
  • 导演:Jean-Marie,Pallardy
  • 地区:法国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法语
  • 年份:1974
在一片森林里生活的一群人,米勒以及其父亲是普通的伐木工人,他们过着y-乱又平静的生活,简直像世外y-园,沉醉于大自然的乐趣,将小村庄变成为开放式妓院。这里有性感艷丽的女孩,和完全令人兴奋的色情场面,洋溢着热闹的大胆y-秽气息,随地ML欢乐,处处可见y-荡无边的活春宫。警察常想阻止如此色情弥漫的漏洞,拆除其非法活动。可是警察却遇上了许多困扰,于是派出漂亮女警伊莎贝拉作卧底,混进y-窟,她曾被混混强姦,牺牲肉体色相,只为去打探他们的虚实。就在伊莎贝拉调查米勒父子期间,她却不知不觉爱上了米勒的儿子,陶醉于温情x愛中..#link-report.report{text-align:right;font-size:12px;visibility:hidden;}#link-report.reporta{color:#BBB;}#link-report.reporta:hover{color:#FFF;background-color:#BBB;}

欲望森林第一集

三个人没动,冯必翠又跑回来,“我要现钱!”

方奇啧啧嘴,很为难的样子,“咱们信用社取一万都得先预约,你要七万现钱,哪弄去?”

“我不管,我只要现钱!”冯必翠蛮横无理道。

方奇一招手,“走吧,别在这耗着了,人家走晚了咱还要请人家吃饭。”

赵三刚说道:“咱们这信用社你不是不知道,一次取一万还得提前说,不然拿不到哩。”

“那好,给你们两天时间,拿给我七万块现款我再签字。”转身要走。

方奇说道:“不成!签上协议再走。让三刚哥给你打上欠条。”

张老蔫也怕她反复,“这样吧,咱们折衷下,马上签协议,三刚去县里拿钱。另外咱们全村过了年都要迁坟,你家没交公墓费,还是赶紧把坟迁走吧,不然就当无主坟地处理了。”

此时冯必翠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可是她也是给人逼的,否则也不会贱卖房子,在协议书上签名,赵三刚也打个欠条给她,方奇开车带着赵三刚,冯必翠坐上搬家卡车去县城取钱。

赵三刚那个兴奋劲就甭提了,“啊呀,老天要帮忙,真是没办法。奇子,你嘴可太毒了。”

方奇接过烟叼在嘴上,“你想想冯家害了咱们多少年,咱们能给她七万块已经算是天地良心了哩。”

“那他家地咋办?”

“管他呢,全村当成公用地,有人回来再还给他好了,咱们总不能帮他家种粮食吧。”

去县城银行分了几个点取了七万块交割后拿回欠条,方奇想到王医生说他师傅的事,回岳山镇时特意去老街的中药铺拜访了黄仁清:“黄老,还认识我不?”

老头看是方奇笑起来:“我听家林说了,你们开了个医院,好,有时间我过去看看,真没想到咱镇子还出了你这么个人物。”

方奇道:“反正去咱村也方奇,早晨晚上都有校车接送。”

老头感叹,“是啊,我早注意到你们村的变化了,现在镇子上谈论最多的就是你们村,发展的太快了。”

方奇指指那卫生院,“你忙,我还要去找袁医生。”来到卫生院,袁医生正休息。在别人的指点下找到他家,袁医生在家看书,见是方奇,忙着泡茶让位,听说方奇要请他去村医院,笑笑:“还有几年就退休,兼职可以,全职没法做,而且我的医术平平,没有多少建树,恐怕你会失望的。”

接着又推荐黄仁清,方奇说:“刚从那来的,咱们需要一些有经验的老中医,如果有合适的人选,也可以介绍下。”

袁医生:“我原来在中医学校进修的时候,有几位老师很厉害,他们也有人是返聘的,我帮你问问。”

出来时赵三刚已经坐在车上,买了不少肉和烟酒茶叶什么的,“咳,咱村我最忙,你嫂子老烦我把人往家带。现在不是没办法嘛,人家来咱村参观学习,咱们总不能让人家走吧。”

“没事,以后咱村办个接待中心,前来参观学习的进食堂打饭吃,一律不予以接待,接待也不报销,不然咱们挣钱赶不上人家来蹭饭的,让丫的自己掏钱买饭吃。”

“哈哈,奇子你太绝了。”赵三刚大笑,“也成,省得县里镇上三天两头来吃喝。有些大村子一年的吃喝费就得好几万哩。”

方奇突然想起件事来,“对了,今天你还得接待下,马上会有个老总要来找我吹牛逼,你稍微弄几个农家菜就行了。”

“哪里来的?”

方奇摇手,“有些人很复杂,我找来的人背景都不小,你别多问。”

赵三刚又问,“来投资?”

“当然,雁过拔毛,他既然来了,我肯定要让他投钱,不然让他来干嘛。医院开业那天会有很多人要来,咱们要做好接待任务。”

说话间,车子就已经到了村子里,正帮着赵三刚搬东西,后面开来辆大奔,正是左宗年的车。

左宗年一下车就跑过来:“真巧,刚进村就看到你。”

给他开车的就是那个大个子,方奇朝车里瞄瞄:“你那只小猴子没带来?”

“咳,他不愿意下车,就让他呆车里吧,反正也饿不死他。”四下看了看,“你们村挺富啊,我看到处都在盖房。”

方奇指指那栋白色建筑:“这只是个医院,看病用的。”带着他俩进了赵家,看到墙上挂着全是规划图和效果图,诧异道:“牛逼啊,居然要建成这样的。”

方奇介绍:“这是我们村长赵三刚,这位是岳州美宅地产的左总。”

何叶泡上茶水,端上瓜子糖果之类的东西,左宗年看看前面,“有没有个单独的地方?”

赵三刚去把大圣和斗圣叫到他们的房间,方奇关上门,俩人在板凳上坐下,“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左宗年取出雪茄烟讲述黄兆的恶事。

黄兆得过散打亚军,确实很厉害,左宗年高薪聘请他做保镖,这小子头脑灵活很会来事,没多久就让他给传话干什么的,也算是左宗年的心腹。

但是这小子不仅好色还贪财,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消息就走露出去了,他和老蔡的几次秘密谈判,甚至和某官员的说话内容都能泄露。后来手下做了笔买卖,半路被人截胡,他就开始怀疑身边有人出卖了他,

更让他难以忍受的是,这小子竟然敢泡老板的马子。

那天晚上他就想玩个借刀杀人把黄兆除掉,如果黄兆把方奇干掉,他就背上人命案。可没想到方奇把黄兆给干倒了,得知自己的马子怀上了黄兆的孩子,他才起了杀机。

人是杀了,尸体也处理了,可是最近别墅里老是闹鬼,不是鬼压床就是一闭眼就能看到鲜血淋漓的黄兆出现在他面前。把他折磨的夜不能寐紧张兮兮的。

方奇心说,原来不仅被卖了,头顶上还顶着一片草原,左宗年要是能忍受,那才怪。不知道苗董是不是收买的他,才挖到老蔡的根子的,如果说来黄兆也不算冤枉。

可是他死不算完,天天折腾左宗年,本来这死胖子肥头大耳很有福相,现在觉也没睡好,脸跟晒干的橘子似的,又黑又黄,双眼还浮肿。

“庆幸吧,你还没鬼上身呢。”

欲望森林

欲望森林第二集

“你别着急,到底怎么回事?从头说来!”楚伯阳肃声呵斥,他才站稳了,重新喘了一口气,这才开始说话。

原来,他刚才饭也没吃,就急着回去找陈青鸢。想到要劝说陈青鸢听话,说不得得哄哄她。正好两人都没有吃晚饭,他便折返回去厨房,想找掌柜的或者店小二送点吃的去房间里面。

经过院子的时候,看见有人连夜上路。一辆拉货的马车,一辆载人的马车,四个骑马的人。想了想,应该是掌柜的说的另外一拨住店的客人。

这个点儿走人,有点奇怪!这个念头在花德芳脑海里一闪而过。

他没找到掌柜的,便自己随便端了两只驴肉火烧。回到房间,却发现陈青鸢不在。

“不在房间里?”楚伯阳看他一眼,“你四处都找了吗?”

花德芳苦笑,“她嫌弃这个车马店破旧,说走到哪里都会脏了鞋,不会自己出门的!”

“那你是怀疑她被人掳走了?就是那另一拨客人?”楚伯阳浓眉一扬,说出花德芳心中所想。

“是!否则他们怎么会这个点儿赶路!”花德芳肯定地点点头,“我猜,方才我们在大堂里说的话,一定被他们听了去。”

邵玉咋舌,“就这么一会儿功夫,他们就能把人掳走?这动作也太快了!”

“刘富贵!”楚伯阳走到门口,朝院子外面喊了一声!

“属下在!”刘富贵应声而来。

“车马店的布防做了吗?”

“做了呀?”刘富贵忐忑不安,“出了什么是吗?”

“刚才有人出门?”

“是呀!”刘富贵便知道一定出事了,不知出了什么纰漏,惴惴说道,“人家客人要出门赶路,就……就放行了。”

“有什么异样吗?”

“没有啊!”刘富贵心里咯噔一声。

“公主被人掳走了,应该就是这另一拨客人,你马上带人去追,一定还没有走远。”

“是!”刘富贵一听陈青鸢被掳走,眼睛扑闪了一下,不知想到了什么。来不及说什么,只领命而去。

“来人!”楚伯阳又叫了一声。

“在!”立刻有乡丁跑到院门作答。

“请掌柜的大堂说话!另外,去把申公子请来。”

楚伯阳布置好这些,便柔声对邵玉说道,“你也累了一天了,先休息吧!我去去就来!”

邵玉点点头,送他出门,便独自在炕上和衣躺着,等楚伯阳回来。

忽听又有人叩门。

“夫人,是我,冬儿!”

邵玉连忙起身开门,冬儿披着狐狸毛大氅,裹挟着一身的寒气溜了进来。

“你这是去哪里了?”邵玉捉住她的两只手,冰冷刺骨。

冬儿眼神有点慌张,似是被吓着了。

“我……我刚才去追臣哥哥,他故意走得快,我没追上。”

“哦!”邵玉点点头,怜惜地帮她捂手,“然后呢?”

“然后,我就在雪地里站着,”冬儿苍白的小脸泛起一丝红晕,低着头掩饰住羞涩和苦恼,“我以为臣哥哥肯定躲在哪里守着我……”

欲望森林

欲望森林第三集

陈青青皱眉道:“好人坏人我自己会判断,陆景阳,我的事你别管了。”

对于他算计欧丞诺这件事,陈青青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

并不是她有多稀罕欧丞诺,但毕竟那是曾经帮助过她的人。

陆景阳见她对自己这般冷淡,心里很不好受,将视线落在欧丞诺的身上。

眸光阴冷到了极致。

他突然说道:“欧丞诺,听说你还是想进入学生会,那么……如果我把学生会会长的职位让给你,你可以对丫头放手么?”

闻言,纳兰依依整个人都震惊到了极致。

堂堂京城四少之首的陆景阳,那么高傲不可一世的人,居然愿意为陈青青做到这一步。

可陈青青却对此并无好感。

正欲说话,就被欧承诺抢先一步回答道:“不可以!学生会会长的职位我自己会去争取!而丫头……她不是货物,可以用来做交易的!”

陈青青在心底默默的为他点了个赞!

就是,我又不是货物,而且我也不属于你们之间的谁。

又有什么资格当她是交易品,在这里谈判?

只觉得陆景阳变得越来越讨厌了。

陆景阳见此,苦笑道:“丫头,我并没有那个意思,只想你离他远一点。”

陈青青淡淡道:“我知道了,我肚子饿了,要去吃饭了。”

而后就率先走了出去,纳兰依依紧跟其后。

身后,陆景阳眸光冷冷的看着欧丞诺道:“我是不会放手的,丫头必须是我的。”

谁也抢不走!

哪怕是用尽一切手段。

欧丞诺嘴角缓缓勾起一抹笑意,说道:“抱歉,她已经被我内定了,这辈子非我莫属,陆景阳……不信咱们走着瞧!”

话落,他懒得再搭理陆景阳,朝着他的丫头走去。

陆景阳站在原地,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手中拳头紧紧的握住!

欧丞诺!

你给我等着。

不是还想继续进入学生会吗?

老子能挖一次坑,就能挖第二次!

咱们走着瞧。

没错,欧丞诺对继续进入学生会的事情还没有死心。

因为这是他的主要目的。

而学生会的竞选也因为之前盗取资料的案子被校方宣布暂停,欧丞诺已经跟校方申请要继续竞争学生会校长一职。

本来之前就已经竞争到最后一关了,所以接下来还是两人打擂台!

帝国学院平静的背后,开始风云涌起。

下午放学后,陈青青和纳兰依依直接跟欧丞诺一起回了茅草屋。

这里安静,学习环境好,几人都习惯了每天下午放学来这里补习。

顺便搞一些户外活动,烧烤露营之类的。

这会儿已经是傍晚时分,纳兰依依手中拿着烤串吃着,是欧丞诺亲手烤给她的。

欧丞诺扶着烤,陈青青和纳兰依依负责吃。

味道还真不错。

纳兰依依一连吃了十多串,还喝了点啤酒,大呼过瘾。

而后就开始口无遮拦了起来:“青青啊!难得我师傅对你一片真情,不然你就从了他吧?”

闻言,陈青青吃烤串的动作一顿,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我从你妹啊!

只拿他当朋友看好么!

正觉得尴尬,就见欧丞诺一脸期待的表情看着她。

似在等着她的回复一般。

陈青青皱眉道:“别妄想呢!都说了我心里有人!”

欧丞诺点点头道:“哦!”

然后就不说话了,心里已经乐开了花。

没有什么比亲口听见丫头跟他表白更让人愉悦的事情。

心里有人,而那个人就是他……

纳兰依依似喝醉了一般,脸蛋红扑扑的,在那里说着醉话道:“臭丫头,有人稀罕你你偏不稀罕,看我,情路多么坎坷!我家顾南锡都不搭理我,呜呜……”

陈青青一脸尴尬道:“呵呵,她喝醉了,我带她回家算了。”

欧丞诺道:“没关系!还剩一点,吃完再走吧!”

“也好!”

然后两人继续围观纳兰依依发酒疯。

她在那里呼喊道:“南锡啊!我家南锡!为什么就看中这臭丫头了呢?为什么眼里就没有我呢?她除了一张脸,哪里比得上我了?”

陈青青:“……”尼玛!

老娘除了一张脸,哪里都比得上你好吗!

蠢货!“陈青青,死丫头,你还我南锡的心来……呜呜,他的眼里只有你没有我!偏偏你他妈还是我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我他妈还不能整死你!老娘心里苦啊……可老娘就是不

说。”

陈青青汗。

你妹果然酒后吐真言了吧!

居然还想过要整死她。

她突然恶作剧道:“来,说说,都想怎么整死我?”

“整死你还不容易,直接灌醉了送陆景阳床上去,你他妈就非他莫属了!”

“噗……”陈青青刚入口的一杯啤酒,全盘喷出。

尼玛!

看不出来啊!

纳兰依依居然心思这么恶毒。

真庆幸两人关系不错,不然她真下手了,说不定还真能得逞,毕竟以她们之间的关系,她不会去防备她。

欧丞诺闻言,脸黑道:“徒弟!你要真这么恶毒,别怪我跟你断了师徒情分!”

居然想把他的丫头送陆景阳床上去?

我勒个去!

要真那么做了,他哭都没地方哭好吗?

纳兰依依委屈道:“师傅!你别不要我,我不能没有你……我知道错了,我不送陆景阳床上了,我把她送你床上。”

真是够了!

陈青青觉得在这么下去,今晚纳兰依依的脸都要丢光了。

尼玛还真是什么话都说得出口啊!

她将手中的烤串放下,说道:“欧丞诺,她已经醉得不清了,我带她回去了。”

“好!我送你们上山。”

“嗯,然后你再把车开回来吧!”

“那正好,明天去接你们一起上学。”

“好。”

接下来,两人合力将纳兰依依弄上了车,欧丞诺将两人送到陈家大门口才离开。

这张脸上次被泼了油,估计陈爷爷已经怀疑了,不能再露面了。

陈青青将纳兰依依扶进了屋子里。

恰好看见陆景阳和陈爷爷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聊着些什么。

陈老爷子看见她扶着不太清醒的纳兰依依回来,皱眉道:“她这是怎么了?”

“喝多了。”然后喊了个家里的女佣过来,让她将纳兰依依送到家里的客房去。

而后坐到爷爷身边,看着陆景阳道:“你怎么来了?”

陆景阳挑眉道:“怎么?丫头不欢迎我?”

“怎么会?来者是客……”

陈爷爷插嘴道:“丫头,听说上次跟你一起回来的那个萧杨是个大骗子?”

爷爷居然知道了?是陆景阳说的?

她皱眉道:“他是欧承诺,就是上次我喝醉了,送我回来的那个人。”

“哦!原来是这样,你景阳哥哥说他不是好人,让你以后离他远一点。”

话落,陈青青皱眉看向陆景阳,眸中带着责备的意思。

尼玛居然什么都跟我爷爷说!

这是我不听话,就找我家长告状的意思吗?

要不要这么幼稚啊?

陆景阳耸肩道:“丫头,我也是好心!”

“陆景阳,我的事情我知道怎么去处理,不用你插手。”

陈爷爷皱眉道:“丫头,以前不都是喊景阳哥哥的吗?怎么现在连名带姓的喊了?”

陈青青没好气道:“人家又没当我是妹,我干嘛要喊他哥哥?”却听陆景阳突然说道:“谁说没当?丫头……我知道你对我没有男女之情,可我是真心喜欢你,若你还当我是哥哥,那我以后就当你是妹妹好了,只要能守护在你身边,就

够了。”

呃!

陆景阳这是怎么了?

怎么突然间转变这么大?

真的已经对她死心了吗?

突然有些不太相信……

陆景阳见她不信,苦笑道:“臭丫头,你可是我看着长大的,我会害了你吗?既然做不成情侣,那就做兄妹吧!”

“呃……陆……咳咳,景阳哥哥你说真的吗?”

“嗯,我已经想通了,强扭的瓜不甜。”

“那简直太好了,以后你还是我景阳哥哥。”

“乖~~!”丫头终于对他笑了。

终于又找回了他们之间以前相处的那种感觉。

只是……他又怎么可能做得到真的对她放手?

“景阳哥哥你要喝什么,我去帮你端来。”

“给我一杯可乐吧!”

“好哒,马上就来。”

她兴冲冲的去了茶水室倒了杯可乐,心里雀跃不已。

陆景阳是她生命中不想失去的人之一。

毕竟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

她几乎是他守护着长大的。

从小没有兄弟姐妹的她,当他是亲哥哥一般,两人感情可谓是深厚。

若不是因为他和蓝弋阳勾结对付司徒分的那件事,两人无论如何也离不了心。

走到今天这一步。

而现在,两人能和好,真是太好了。

而只要陆景阳真的对她死心了,那么之前的事情,她愿意全部都一笔勾销。

因为如果是亲人的话,她可以原谅!

如果是抱着别的目的,她绝对无法原谅。

而陆景阳对她而言,就是不可缺少的亲人。

然而,陆景阳突然想通了,完全是因为受过爷爷的指点。

爷爷说,丫头还小,才十七岁,不要现在将她吓到了,把人给逼急了,逼远了,最后只能什么都没有了。

他转念一想,也是,丫头才十七岁,还小呢!现在才初中,以后还要上大学,还有大学毕业之后……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