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情会所/Kinky Sex Club

欲情会所/Kinky Sex Club
  • 主演:凯兰妮·雷,贝弗莉·琳恩,艾米·林赛罗
  • 导演:C.W.,DeVeaux
  • 地区:美国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04
三对夫妇出现在一个度假屋期待独处的周末,但发现这个地方已经被三重预订。情色女星珍妮和她的男友可能是同意与分享的地方,因为是杰克和王菲,一对夫妇有一个健康的关系。玫瑰,一个紧张的女人谁愿意一切都计划好了细节,不满意的安排,并试图说服她的丈夫格雷戈里离开,尤其是见证了珍妮和机会一些野生的行为之后。另两对夫妇帮助玫瑰和Gregory改善他们的关系,而女仆和厨师周围有点傻瓜。

欲情会所/Kinky Sex Club第一集

第716章 为了方便做坏事

在慕如琛的家里吃完饭,聊了一会儿,司阅和慕风便离开了。

平时慕风工作忙,有时候经常清晨早早离开,晚上一直到半夜回来,留司阅一个人在家里,他真的很不放心,所以就搬到了慕如琛家旁边的这个别墅里。

虽然慕风不太希望司阅跟安立夏经常见面,但是让司阅一个人在家,他也真的很不放心,所以就忍了。

安立夏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家里画画,司阅也在画画,不过安立夏很懂得照顾人,不管再忙,也会为家人做好一日三餐,然后喊司阅去吃。

一开始,司阅总是到了吃饭时间就去安立夏家吃饭,完全不管慕风,慕风很介意,几次矛盾过后,司阅在吃晚饭前,总是打电话问问慕风,会不会按时回来,如果会,那么他就等慕风回来做饭,如果不会来,那么他就吃安立夏做的饭。

他的日子,过得很滋润,不知道是不是傻人有傻福,身边的这些人,都不是普通人,他们一个个都灾难不断,而司阅却过得很平静。

从安立夏家回来,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

空气变得有些清凉,司阅深呼吸了一下,然后仰头看着盛大的星空,几乎要陶醉在这美景中了。

“大哥,你看,很漂亮。”司阅指着头顶的星空,“这里的空气很好,所以经常可以看到星空,以前我觉得我哥买这么大一个地方,真是太奢侈了,但是现在感觉,他很会享受生活啊?”

慕风看了一下天空,“之前我一直过着隐居的生活,每天晚上都躺在树上看星星,所以已经看腻了,对我来说,与其悠闲地看着星星,还不如想想怎么让我那些对手生不如死。”

明明是狠绝的话,然而,他却说得很轻松,像是再自然不过了一样。

慕风满腹心计,做商人再适合不过了,只是以前他不愿意,也没有人请他做,他自己也没想过去做,更不愿意去辛苦创业,所以,现在白白做了夏阳集团的副总,每天轻松地玩着那么多人,他觉得很愉快。

唯一不愉快的事情,就是杂事太多了。

商战对他来说,就像是一场稳操胜券的游戏,但是一些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事情,总是处理不完,一点都没有挑战性。

“大哥,我发现你跟我哥在某些事情挺相似的。”司阅一边走,一边懒懒地说着。

“嗯?哪方面?”

“算计人的时候。”

慕风笑着,“毕竟我也从商这么多年了,应该算是一个奸诈的商人了。”

司阅看着他,“大哥,你这么奸诈,会不会觉得我很白?”

“嗯?”

“就是一眼都可以看穿的那种!”

“我的确是从见你的第一眼就看穿你了,”慕风挑眉,“我想,不仅仅是我,连小城和小颉都能看穿你吧?”

司阅眨着天真的眼睛,“那这样,是好,还是不好?”

“反正,不管你是什么样子,我都觉得挺好的。”慕风说得一脸宠溺。

司阅停下脚步,认真地看着慕风,“大哥,你以后能不能少看我一眼?”

“哦?又是为什么?”

“你以后不要把我看得那么透,至少,得给我留个裤衩!”司阅说得一脸天真。

“……”

房间里,甜甜看着在不远处的慕风和司阅,他们在谈话,然后手牵着手离开了,消失在了黑夜中。

甜甜很失望。

还以为会看到什么限制级的画面呢。

是她思想太邪恶了,还是慕风和司阅太清纯了?

月黑风高,四下无人,就不能亲热一下吗?

“你在看什么?”慕若垣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甜甜立刻收回自己不太纯洁的想法,“没有啊, 什么也没有,阿垣哥哥,你不是在跟妈咪聊天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爹地说,我一路辛苦了,让我早点休息。”慕若垣知道,其实就是间接的告诉他,晚上了,安立夏是属于慕如琛的,其他闲杂人等全部多退散吧。

“那你怎么不去休息啊?”甜甜嘟嘴,“你来我房间里做什么?”

“我想你了,”慕若垣抱着她,“明天我去跟妈咪说,让我们睡一个房间好不好?”

“可是妈咪觉得,你会做坏事。”

慕若垣亲亲她的脸,“我跟你睡一起,就是为了做坏事方便。”

甜甜脸红了,“阿垣哥哥,你又在不正经了。”

“今天已经正经一整天了,现在我们单独在一起了,我觉得,可以化身为禽兽了。”慕若垣亲吻着她的唇,“小白兔,让我吃掉你好不好?”

“我不是小白兔,我是大老虎!”甜甜红着脸,逞强。

慕若垣挑眉,“那么打老虎,求你吃掉我。”

甜甜的脸又红了,“阿垣哥哥,平时也没有见你看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怎么你对于这些不正经的话,张口就来,简直比爹地对妈咪还要禽兽。”

“爹地是情商低,”慕若垣不客气地打击慕如琛,“这些话,是男人的本能,再正经的人,遇到自己喜欢的人,也会变得不正经起来。”

温柔的声音,在甜甜耳边暖暖的响起。

“可是爹地一开始遇到妈咪时候,明明很喜欢妈咪,但是就是各种伤害妈咪,他怎么不拿出自己的本能,化身为野兽?”

“都说了,因为爹地情商低啊?”慕若垣笑着。

“你这么说爹地,真的好么?”

“没关系,反正他也听不到。”

阿嚏!

慕如琛深深地打了一个喷嚏。

“感冒了?”安立夏正在看漫画,头也不抬地问。

“没有,估计又是哪个臭小子再背后说坏话了,”慕如琛刚洗完澡,身上围着一个浴巾,走过去,走到床边,“老婆,我们该睡觉了。”

一个身材一级棒的男人站在你的面前,暧昧的跟你说睡觉,白痴也知道是什么意思,然而,安立夏却连看都不看一眼,只翻了一页书。

“嗯,你先睡吧!”

慕如琛走到她身边,将浴巾解开,手轻抚着她的肩膀,“老婆?”

“哎呀,滚去睡觉,别打扰我!”

“……”他已经这么没有魅力了么?

向来自信的慕二爷受到了无比打的打击。

欲情会所/Kinky Sex Club

欲情会所/Kinky Sex Club第二集

场次:第十九场

片名:《对不起,我不敢再爱你》

剧本:许愿与慕君雅发生冲突

人物:许愿、慕君雅、陆流年

场景:餐厅包厢

李导演:“Action!”

话音落下,片场的几名演员瞬间进入状态。

“呵……她宁安然真是侥幸,竟然能逃过一劫。”余千梦脸色阴冷,摇晃着红酒杯。

这时,一道清亮的嗓音陡然响起,“慕君雅,谁给你的脸抢安然的男人,还找人伤害她!真以为她好欺负么?”

池颜推开门,摘下墨镜,眼神冷漠的盯着眼前的女人,气势迫人。

余千梦扫了她一眼,勾唇冷笑,“原来是你啊,许愿,你可真爱多管闲事,宁安然那女人什么事都没有,你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

“我怎么就没质问贱人的资格?”池颜反问,放下手包,拾起高脚杯倒红酒。

“你!”余千梦脸色一变,嗓音发沉的道:“许愿,你最好马上滚,宁安然的男人会被我抢走,只能怪她没本事!”

“是么?”池颜神情慵懒的睨着她,突地,眼神一变,将手中的红酒泼在余千梦脸上,语气透着刺骨的寒意,“那种渣男你要就要了,但若再敢伤害安然,小心我要了你的狗命!”

她的周身,忽然染上一股令人颤抖恐惧的戾气。

余千梦来不及尖叫,对上这女人的目光,心底莫名升起一股紧张。

她咬了咬牙,嗓音尖锐的大骂:“贱人,你竟然敢泼我红酒,威胁我,真是不自量力!看我不打死你!”

余千梦面色愤怒的扬起手,用尽蛮力的一掌就要落在池颜的脸颊上。

池颜见此,眸光微凛,绯唇掀起一抹寒凉的弧度。

按照剧本,这女人应该是作势的抬起手,可眼前的她,似乎是真真切切想打自己一掌。

准备上场的洛辰眉头紧蹙,似乎有打断这场戏的打算。

他准备开口时,却见池颜准确的握住余千梦的手腕,眸光幽冷的放下狠话,“想打我?做梦!”

说着,池颜勾起绯唇,动作果断的回敬了余千梦一巴掌——

“啪!”

脸颊火辣辣的疼,余千梦眼神阴沉得吓人,见导演没有喊停的打算,只能咬了咬牙,忍下这一巴掌。

池颜冷笑:“慕君雅,这一巴掌是给你一个警告,安然不是你能欺负的人!”

她说完,拿起桌上的手包就欲离开,却撞到刚进门的洛辰。

盯着眼前西装革履的男人,她问:“陆流年,你来这里做什么?”

洛辰看向她身后略显狼狈的余千梦,淡淡道:“许愿,我来这的目的,大概和你一样。”

他说着台词,心中却暗暗惊诧池颜的演技。

第一次拍戏么?

竟然表现得这么出色!

闻言,池颜挑了挑眉,“是么,我刚打了她的左脸一巴掌,你要不要去补一巴掌在她的右脸?”

洛辰失笑,“许愿,身为律师,我不建议你以暴制贱,但出于私心,我觉得你做得很好。”

“流年,你来得正好,我想聘请你当我的律师,起诉许愿这个心肠歹毒的暴力女!”余千梦没听见两人的话,哽咽的开口。

——

【第一章,求票票哦。】

欲情会所/Kinky Sex Club

欲情会所/Kinky Sex Club第三集

杜方菲摇了摇头,轻声道:“我现在还不想成亲。”

陈氏一听就急了:“你都十六了,再不订亲就成老姑娘了。莫不是你还想等两年,到时候去给人家做续弦当后娘不成?”

杜方菲低下头去,没有说话。

“你倒是说话呀。”陈氏恨得过去拍了她一下。

丈夫去世后,长女一直跟着她承受各方的压力,她心里是最疼杜方菲的。今儿这举动也是气得狠了。

“娘,我现在真不想议亲。再等一年,一年后再说好不好?”杜方菲见母亲气坏了,面露哀求之意。

“为何要等一年?许家不好吗?要是你看不上他们,娘再给你看别家就是。为什么要等一年?”陈氏问道,忽然她想到了什么,脸色变了变,“你是不是在桃花村跟谁对上眼了?说!”

“没有,真没有。”杜方菲摇摇头。

“你真是要气死我不成?你不议亲,苓姐儿怎么办?你后头还有两个妹妹呢。”

“只一年,不会影响苓姐儿的。”杜方菲说了这一句,便又闭上了嘴,任陈氏说什么也不作声。

陈氏望着这个一向懂事乖巧的大女儿,忽然觉得浑身无力。

杜方菲性子温柔,为人和善,但一旦认起死理来,却比谁都倔,陈氏觉得自己已拿这个女儿没办法了。

她只得用求救的目光看向杜锦宁,希望杜锦宁能劝住杜方菲。

杜锦宁却道:“既然大姐还不想议亲,那先就不议吧。现在议亲还是太仓促了些,有一年的时间了解,我也能找出能配得上大姐的人,并不一定非许成源不可。”

想起杜锦宁曾说过的话,陈氏心里安慰不少。她恨铁不成钢地瞪了杜方菲一眼:“那我回绝许家了。”说着,赌气地转身出了门。

“灶上烧了热水,天冷,你烫个脚再睡。”杜方菲还不忘叮嘱杜锦宁一声,这才出了门,回了自己房里。

大年初二陈氏并不打算回娘家,在家里接待了章家一家三口。待章家人走后,杜锦宁便提了礼物去许家回拜年。

到了许家,谢氏寒喧了几句,便打听杜家对于杜方菲的亲事是个什么想法。

杜锦宁道:“我娘说了,我大姐以前在我祖父家的时候,都没过过一天的好日子。现在好不容易日子过得松快些,再不用过那种非打即骂、当牛作马的日子了,便让她在家里多呆一年半载。毕竟往后嫁了人,要伺候公婆相公孩子,日子怎么的也不如在娘家时轻省。所以这亲事先不议,一年后再说。”

谢氏的表情便有些僵,目光从儿子脸上扫过,笑道:“你娘说的是,她也是心疼你大姐。”

杜锦宁说那话的时候,就在观察许成源的反应。只见许成源原先红润的脸色此时隐隐发白,袖子里的拳头握得死紧,像是受了到什么打击似的。他这反应让杜锦宁确定了对他的猜想。

看着他,杜锦宁心里也有些可惜。

比起那些读了书就自命清高,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人来说,能尽自己的能力赚钱养家、平日里也尽量帮母亲做体力活的许成源已算是很不错的了。目前来看,他的人品也还好。谢氏虽精明了些,但为人也还算明理。最重要的是家里人口简单……

想到这里,她忽然记起追到集市要债的人,忍不住问道:“你们就两个人过年吗?我怎么听说,许师兄还有一个大伯父?”

提起这个,母子两人都苦笑起来。

许成源道:“我大伯还好,我爹去世后,是他支持我继续念书的,平日里也对我们多有关照。就是我那大伯母……”他抬眸看了杜锦宁一眼,“就是上次你在集市上看到那个,大年三十还来家里闹了一通,要我们还债。”

提起这个,杜锦宁从怀里掏出荷包,递了过去:“这是你上回给的三百文钱。我们家日子还过得去,你这钱就不用再给我了,拿去还债吧。”

“这怎么行?这万万不行。”许成源还没说话,谢氏就叫了起来,“要不是你教我家源哥儿写话本,他那话本一文钱都卖不出去。在你教他之前,他也拿去书铺给人看了,那些掌柜都摇头不收。经你指点改了之后,这才卖了六百文钱。书铺的掌柜说了,以后要是再写出来,还拿去卖给他。写得好了,还能再加价。你这是给我们家源哥儿开了一条既赚钱又轻松体面的路子,分你一半钱实不为过。宁哥儿你就不要推辞了,否则叫我们母子良心难安。”

许成源点了点头:“正是如此。”

见得母子两人极为相似的眼眸,杜锦宁深深震撼。

原先许成源给她钱时,她还不怎么以为意,以为那是谢氏不愿意得罪她们家,许成源也是卖出第一本话本,才会这么做的。毕竟谢氏要在杜家拿豆干卖,三百文钱虽然多,但跟生意不错细水长流的豆干生意比,还是没得比的。可能第二本第三本就不会再给钱了。

但此时,她推翻了自己对许家母子的猜测。她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就算要给,也不用现在。你们先把债还完了再说吧。我也欠过债,知道那滋味不好受。”杜锦宁道,“而且你们也不需要本本给我钱,只需要给一本的就够了。毕竟许师兄为人聪明,一点就通,我也没费多少功夫。能因此而与许师兄结下一段善缘,是我的荣幸。”

经过此事,杜锦宁已真心当许成源是好朋友了。她本就没打算真收许成源的钱,不过是试探。以后许家母子一定要给一本话本的钱,那她便收下,到时候再找机会还回去就是了。可给得多了就不好办了。

谢氏是个性子爽利的,听得杜锦宁这样说,她便点头道:“行,那就这样吧。这钱我们先收回,等把债还清楚,源哥儿再把卖话本的钱给你。”心里十分遗憾没能跟杜家结成亲事。

说什么不想那么早嫁女,在她看来不过是婉拒的借口。不想那么早出嫁没关系,议亲总可以吧?但杜家拿这个当理由说了,不用说,就是不打算跟他们结亲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