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鬼六 人妻~悦缚之宴

团鬼六 人妻~悦缚之宴
  • 主演:铃木杏里,米山善吉,佐藤貢三,平泽里菜子,森羅万象
  • 导演:仰木豊
  • 地区:日本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日语
  • 年份:2008
他是个普通的家庭主妇是的,直到我加入盛宴。每月一次,我是谁加入SM协会。秘密的盛宴,开始的承诺,不沮丧,以彼此的私人生活。被责备的人的外表太美了。在这个数字中,大师渐渐的兴奋起来了..。

团鬼六 人妻~悦缚之宴第一集

秦歌拼命晃着脑袋:“才不要呢,我又不傻,不会上你的当的。”

她紧接着伸出双手,遮住叶枫的眼睛:“枫哥,你不许偷看,否则人家以后再也不理你了。”

她的一声人家,叫的真是肉麻,酥酥的,让人听闻,心儿不由跟着酥软下来。

“好好好,我不看。”

叶枫哭笑不得。

“你可不许骗人。”

“我什么时候对你撒过谎,放心吧。”

“那就……就姑且相信你一回。”

秦歌将信将疑而又小心翼翼地将手移开,发现叶枫果然闭着双眸,这才放心下来,同时更加欣赏对方,不做趁人之危之事。

当然,爱一个人,不过对方做啥,都是情不自禁地可以原谅或者为其开脱的。例如这时,假如叶枫真的眯着眼睛偷看,秦歌也一定不会生气的,顶多佯怒装装样子,其实内心里除了娇羞,还拥有着一丝甜蜜欣悦的,毕竟这也说明自己在叶枫心目中

是存在着魅力的。

或许,这就是爱情的魔力吧。

趁叶枫没偷看之际,秦歌一溜烟地跑到了另一张床边,迫不及待地跳上床,用被子遮挡住了身体。

“叶枫,我可警告你,半夜里不许趁我们睡着之际,做不该做的事,一旦被发现,绝对不轻饶了你。”

林诗彤一脸严肃,背对着叶枫,上了旁边的床。见美女总裁板着面孔煞有介事的模样,叶枫差点没笑出声,心中暗想:装啥装,都同床共枕共枕这么久了,从头到脚啥没见过,哎呀,这个女人呐,真是口是心非的有些

过分了。叶枫打了一个哈欠,伸着懒腰:“你们呀,打扰我睡觉,还一副很有道理的样子,果然不能跟女人讲道理,睡觉,你们要是犯花痴了,千万别再骚扰我了,两个床之间的空

地,便是三八线,谁也不能越雷池半步。”

“切,说的我们今晚非要吃了你似的。”

他的话,遭到了林诗彤的白眼。

“那可不好说哦。”

言罢,叶枫倒头就睡,很快便传来了一阵鼾声。

“这家伙属猪的嘛,怎么说睡着就睡着,这速度也没谁了。”

“说不准枫哥是故意装的呢,他的头脑机灵着呢。”秦歌聪慧地眨了眨眼睛。

“很有可能,不理她,咱们睡吧。”

“好。”

很快,房间熄灯。

这时,叶枫冷不丁地开口了:“你俩是不是玻璃,爱上彼此了吧。”

“臭混蛋,就知道你没睡着,差点吓死姑奶奶了。”

林诗彤恨得牙痒痒,恨不得立刻跳到叶枫床上去。

不过碍于秦歌在身边,她只能竭力克制住了内心的冲动。

倘若房间里仅有她和叶枫二人,她会毫不犹豫地施展自己拳脚的,哪怕打不过。

其实这个念头,此刻也在秦歌的头脑里滋生了。

黑暗中,秦歌抱怨道:“枫哥,你能不能别一惊一乍的,我们女孩子不惊吓。”

“我主要是提醒你们,性取向千万别改变了,房间里有个大活人帅哥不搂着睡,却跟妹子一起睡,所以让人不得不怀疑呐。”

“睡在一起就是性取向不正常嘛,你的逻辑简直就是胡扯,懒得理你,你这只猪赶紧睡觉吧,敢在打扰,老娘将你大卸八块。”

林诗彤翻了翻身,不再理会叶枫。

“嘘——”

叶枫做出噤声的提示。

“又怎么了,装神弄鬼的。”

“外面有人,而且声音听起来有些熟悉。”

叶枫的听力范围比一般人要辽阔许多,他并未在故弄玄虚,而是的确听到了百米开外的走廊处,之前被自己教训过的刀疤男等人,正聚在一起窃窃私语着。

“玛德,白天被教训了,老子咽不下这口气。”

“我也一样,不报此仇,实在是太不甘心。”

说话的是三个人,其余的几人因为骨折的原因,先行返程去治疗了。

走廊的橘色灯光下,刀疤男咬牙切齿地说:“这个时间点,他们应该睡着了,我们闯进房间,男的绑了,女的自然也不能便宜。”

站在他对面的一个身材瘦小的猥琐男,则压低嗓音嘿嘿笑着:“我懂的开锁,所以悄悄进他们的房间,不过是信手拈来之事,再轻松不过。”

刀疤男点了一下头:“我已经偷偷调查过了,他们三人一共开了两间房,男的单独住一间,我们先绑了那臭小子,只要控制住他,那我们就可以随便享受那俩妞了。”

他的同伴们表示赞同,毕竟若是先去林诗彤和秦歌的房间,一旦惊动了叶枫,那么他们必然倒霉。

毕竟,论打架,这几人根本就不是叶枫的对手,早些的时候,已经吃了败仗。

“家伙准备好了吗?”刀疤男询问。

“嗯,都在这了。”

另外一人亮了亮绳索,这绳子平时是用于攀岩登山的,所以很结实,一旦人被捆住,就很难再从其中挣脱。

“行动。”

刀疤男从身上掏出一只匕首,在灯光下闪烁着寒光。

他相信,趁叶枫熟睡之际,偷偷出击,刀架在脖子上,对方再能打,也只得束手就擒、乖乖就范。

这伙人夜袭房间,目的主要有两个。

一是复仇,毕竟白天挨打,心里不爽,二是精虫上脑,想要占占林诗彤和秦歌的便宜。

然而他们却不清楚,自己的对话,一字不落地传到了叶枫的耳中。

这伙人如意算盘打的很好,殊不知,他们在叶枫眼里,比猪还要蠢。

很快,三人鬼鬼祟祟地走到了叶枫所住的房间门口,然后那名猥琐男,伸出早已准备好的开锁工具,对着锁一阵鼓捣。

由于这家客栈位于山区,各方面的条件设施跟不上,开锁并不需刷卡,必须用钥匙开锁,因此如此以来,恰好为猥琐男行了方便。

没几十秒钟,锁便被猥琐男鼓捣开了,他冲着刀疤男示意:“搞定。”

房门无声无息地被推开,而刀疤男等人则蹑手蹑脚地步入房间。而这一切场景,尽管处于黑暗之中,然而却皆尽收于叶枫的眼底,他不由地笑了,早些时候放了刀疤男等人一马,想不到对方居然起了歹心。

团鬼六 人妻~悦缚之宴

团鬼六 人妻~悦缚之宴第二集

“哗……”

顿时在两人之间,形成了一股风暴,朝四周刮了过去,让附近的树木做死的摇曳,乱草和落叶狂飙而起,到处飞扬。

“呼呼……”

周小宝倒退而出,感觉胸闷异常,好像被重物压住了似的。

对面的那个黑九同样的倒退了出去,咚咚咚的一直无法停住脚步,直退到了山顶的边缘,最后靠在了一棵大树上,树干哗啦一声,剧烈的摇晃。

“再来……”

周小宝稳住身形,再次掠地而起,拎着匕首直朝黑九冲杀了过去,深寒匕首在这样的夜里,发出冰冷的光芒。

黑九有些手忙脚乱,急忙举起黑刀,对着匕首封了过去。

“当……”

匕首直接插在了黑刀的侧面,黑九站不稳,又朝后面的树杆子上,重重的摔了过去。

“扑哧……”

这一次,黑九被狂飙的罡气,直接逼出一口血,像是喷泉一样,朝前面猛吐而出。

刚才被逼退撞在树杆子上的时候,本来已经扛不住了,这下子又被匕首冲击了一下,终于无法忍受的吐血了。

“黑九,拿命来……”

周小宝双脚刚刚落地,匕首收起,再次朝对方的心口扎了过去。

此时黑九已经受了内伤,在这一瞬间,反应有些跟不上节奏,结果被周小宝一刀子扎到了身体上。

不过黑九在紧急关头,他的身体急速的朝旁边躲开了一点,最后匕首扎进去的时候,并没有扎到他的心脏,而是刺破了他的左肺。

“扑哧……”黑九又是一口血吐了出来,再也没有力量可以和周小宝相抗衡了。

“老子和你拼了……”

黑九发狂了一样,眼睛血红,不要命的疯狂举起黑刀,近距离的对着周小宝猛砍。

周小宝吓到了,连忙拔出匕首,飞快的撤退出去。

“嚓”的一声。

就算是撤退的够快,那把黑刀还是划破了他的衣服,面前的一排扣子全都被划的飞了出去,心口从上至下出现了一条红色的血口子,要是躲闪的再慢一点,就被开膛破肚了。

周小宝直退了十多步才停了下来,这个时候黑九抓住机会,转身就朝山下狂奔,他左胸的刀窟窿,还在不停的涌血,但黑九已经顾不上停下来处理了,只想先逃命再说。

这时候周小宝反应过来之后,也立马跌跌撞撞的从山顶冲下来,跟在黑九的身后猛追过去,他虽然只是被划破了皮,但是衣服被劈开,再加上黑九的血喷的他一身都是,样子看起来也非常的狼狈。

此时啸天虎趴在半山腰的位置,看到从山上冲下来的两个人,他的脸上露出了阴笑。

“兄弟们,我们的机会来了,这两个人,在山上打的一塌糊涂,两个人都是披头散发的,好像全身都是血,记住了,等下按我的吩咐,一组对付周小宝,二组对付黑九……”

“是。”

那些迷彩服武装分子,立马答应一声,然后端着枪,瞄准了山上冲下来的两个人。

眼看着只离开四五十米了,啸天虎忽然大喊了一声。“开火。”

“哒哒哒哒……”顿时山上响起了一片的枪声。

嘭,嘭,在AK47的枪声之中,还夹杂着狙击枪的声音。

这时周小宝正全力追击黑九,忽然发现子弹朝自己飞了过来,他不禁暗骂不已,连忙朝一边闪开,躲避子弹的攻击。

此时黑九看到周小宝朝左边躲开了,那个家伙就非常狡猾的快速朝右边逃了过去,他知道在这种时候,周小宝肯定不敢冒险冲过子弹的封锁线,朝他这边追击了。

等到周小宝发现黑九往自己相反的方向逃去,他的心里狠的直吐血。

这个时候看到一队拿枪的武装分子朝他这边围了过来,而且还有躲在暗处的狙击手时不时的放冷枪,周小宝非常的无奈,只好朝赵保国那边靠拢过去。

赵保国带着陈元,还有狗子和欧阳云,另外还有二十多个最精干的保安,他们听到这边的枪声,就迅速的冲了上来。

“保国兄弟,老大过来了,赶快掩护老大……”狗子拿着夜视望远镜,看到周小宝朝这边撤退过来,他立马喊了起来。

“哒哒哒哒……”

这时候赵保国和陈元,毫不犹豫的带着保安兄弟冲了过去,拎着枪对准那些迷彩服的武装分子直接开火。

赵保国和陈元带来的这些兄弟,都是特种兵退伍回来的人,而且以前也打过这种丛林战,所以跟那些三教九流的武装分子一接触,顿时打的那些家伙抱头鼠窜。

“嘭,嘭……”这时候欧阳云拿着狙击枪,趴一棵大树的后面,对准了对方的狙击手开火。

这是一支当今最好的带夜视瞄准镜的狙击枪,是赵保国带过来本来打算自己用的,结果被欧阳云给抢了过去,她已经很久没有玩这种枪了,今天要玩个够。

欧阳云的水平,是高一级的水平,那些只是懂得一点点狙击的毒贩,根本不是他对手,只是几分钟的时间,对方那两个围攻周小宝的狙击手,就被欧阳云给干掉了。

那些武装分子失去狙击手的掩护之后,立刻开始逃跑,结果被赵保国带着人,跟在屁鼓后面一顿扫射,很快就被全部给灭了。

此时周小宝看着倒在漫山遍野的武装分子,他的心里非常的懊恼,要不是这些混蛋捣鬼,自己肯定能够追上黑九,说不定这个时候已经送他去见阎王了。

“赵保国,狗子,你们两个跟我走,陈元和欧阳云留在这里带领兄弟们防守,大家注意安全……”

周小宝说完之后,还不等欧阳云反对,他就朝前面跑去,赵保国和狗子立马各自拎了一把枪,也快速的跟了上去。

周小宝还是不甘心就这样让贝拉逃走,所以想过去看看,要是有机会,一定要弄死那个黑袍的传人,因为黑袍始终是自己和刘恋雪最大的敌人。

周小宝带着两个兄弟,跑到山的那边,但他发现对面还有很多的武装分子,而且也有两个狙击手,他就立刻不敢再过去了。

因为就算是自己能够闯过去,但两位兄弟也无法跟上,要是自己单独冲了上去,说不定又会被那么多支枪给围攻,毕竟自己的身体挡不住子弹,万一被打中要害,也是会死人的。

“老大,怎么办,还过去吗?如果要过去的话,我把兄弟们全都叫过来,大家一起冲。”赵保国问道。

“等会,先看看情况……”

周小宝不愿意让兄弟们跟着自己去冒险,他不想看到自己的好兄弟出现伤亡,因为每一次兄弟们出现伤亡的时候,他都感觉自己的心里在滴血。

就在这个时候,贝拉已经逃到了山那边,啸天虎正带着人,亲自围攻他。

刚才听到山的另外一边,忽然枪声大作,啸天虎以为是他的人,已经把周小宝包围住了,觉得这个时候,周小宝肯定已经被他的手下打成了马蜂窝,所以现在必须要搞定这个黑九,不然留下这个危险分子,对他来说,会很麻烦。

“兄弟们,黑九已经受伤了,大家不要怕,给我包围过去,用子弹招呼他……”

啸天虎亲自拎着一支枪,一边喊话,一边对着前面的矮树,一阵乱扫。

“哒哒哒哒……”子弹打在乱草丛里,树枝和草叶的碎片,随着火花到处飞舞。

黑九果然就躲在这片小树林里,不过这个家伙比较狡猾,他是趴在了一块石头后面,此时他咬着牙,撕开衣服把左胸被匕首扎伤的地方简单的包扎了一下,然后就阴森森的瞄着那个正开枪扫射的啸天虎。

“玛的,竟然想让老子死,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黑九咬着牙,暗暗的低哼了一句,然后拿出来几支尖利的飞刀。

这时候啸天虎带着人,非常嚣张的一边开枪,一边朝那片茅草丛围拢了过去,他知道黑九就躲在那片茅草丛,今晚他已经受伤,又被这么多支枪包围,不信他还能逃走。

眼看着啸天虎越靠越近,黑九忽然伸手,用力的甩出了手上的飞镖。

“唰唰唰……”

飞镖在夜里,闪着黑色的寒芒,快速的朝啸天虎直插过去。

啸天虎只是一个莽夫,有一点点粗陋的功夫而已,跟黑九这种修炼者比起来,他那点功夫根本就微不足道。

眼睁睁的看着飞镖闪着寒芒飞过去,啸天虎已经来不及躲避,只是傻傻的端着枪,对着飞镖甩出来的地方猛的扫射。

“哒哒哒哒……”子弹扫过去,打在石头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响声,在夜里爆起一片火花四射。

“扑哧,扑哧,扑哧……”

这个时候飞镖扎进了啸天虎的心窝,三支飞镖,一支都不少,全部深深的扎了进去,连飞镖的尾巴都看不到了。

啸天虎站在茅草之中,感觉心口刺痛,眼睛瞪的老大,手上的枪顿时哑火了,无力的垂了下去。

“噗嗤,噗嗤……”两口黑血,从啸天虎的嘴巴里飚了出去。

团鬼六 人妻~悦缚之宴

团鬼六 人妻~悦缚之宴第三集

夜薇来到学校被班里几个关系好的同学给围住。

“薇薇,你们家对这你这个山沟里的来大姐可真大方啊,随随便便一年就是一个亿,我出嫁我爸都不会给我一个亿。”

“对啊,薇薇你家真有钱。”

夜薇笑了笑:“姐姐在外面受了苦,爷爷心疼又不知道怎么弥补她,就只能多给钱给她花。”

“你们家可真善良,就不怕她这样花下去,把夜家给败了。”

夜薇摇了摇头:“你说得太严重了,怎么可能花几个钱就把夜家给败了。”

“薇薇,我们关系好我才跟你说,你们家没有儿子,财产将来就是你和夜落的,她现在这样花钱花的还不是你的钱。”

夜薇叹了口气:“姐姐受过太多的苦,只要她高兴就好。”

“你就是太善良,就她这穷山沟里出来的,将来只会拖累你,还这么花钱不节制,以后是大患。”

“不要这么说我姐姐,她已经很努力了,她刚回夜家的时候连字都不识几个,更别说画画了,但现在她画的画都能让大师们抢着要了。”

“切,你说那两个大师抢着要的事啊,不都被爆料了嘛,她自己认识什么混混,找混混去威胁那两个怕死的。”

“你问问利顿学院有几个信她的画真能卖那么高的,明眼人都知道是故意炒的。”

“就是,薇薇你不要被她骗了。”

“过几天谢老爷子生日,我们肯定都会被邀请,薇薇你把你姐叫上,我们戳穿她的谎言。”

“你们真是的,我姐不是那样的人,她在山沟里长大,人很单纯的。”

“单纯?单纯那韩少就不会坐牢,司机女儿就不会被她打得都不来学校,薇薇你真要小心她。”

夜薇无奈地道:“这样吧,那天我把她带来,你们试过之后就知道我姐真个好女孩了,反正我说什么你们也不信。”

夜薇本没打算让夜落去谢老爷子寿宴上露脸,她总觉得现在的夜落与以前不太一样,气质形象上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

但是如果有人愿意帮她出头,让夜落丢脸,她就很乐意了。

”好,就这么说定了。”

夜落想起昨天的旷课,还得去导师那里做检讨,她以后再也不旷课了。

夜落到了导师办公室,她也不认识语言学概论的老师,只好问离自己最近的一个人:“你好,我是夜落,我想找一下语言学概论的老师……”

被问的是个三十多岁的男老师,突然抓住她激动地喊了起来:“你就是夜落?那幅画真是你画的吗?”

夜落迅速地推开了他:“老师,请尊重一点。”

她不喜欢别人碰,更讨厌有人抓着她的胳膊,如果刚刚不是她克制了一下,她就一下把眼前的老师给摔在地上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刚有点激动,那幅画到底是不是你画的?”男老师抱歉地道。

“是我画的,老师,请问语言学概论的老师是哪一位,我昨天旷课了,我来领罚的。”

“我啊我就是,旷课没事没事,你跟我说说那画真是你画的啊,你怎么会知道那样画。”杨老师激动地问。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