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路围逼

十路围逼
  • 主演:塔姆茵·瑟斯沃克,温迪·麦丽登·康薇,维吉尼亚·威廉姆斯,杰西·布拉德福特
  • 导演:莱斯利·格雷夫
  • 地区:美国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3

十路围逼第一集

时光悠悠,一晃二十多天过去,林少城刚结束一天修炼,就又听到了一阵激动的呼喊声。

“少城,少城,出大事了!”

不用思索就听出是林卫的声音,林少城无奈摇摇头,这个家伙都活了近70年了,还是这么一惊一乍的。

等他收敛功法起身,才走到门口,林卫就一把抓住他的肩头连连摇晃,“默长老晋升了!”

“武道九重之上,他真的晋升了,打破了大陆有史以来的定理,我们在融合了那个大隋世界的武道后,两者可以相辅相成,修炼起来也会事半功倍,默长老也准备了五十年理论知识,对晋升,打破宿命,有信心,可他现在就晋升,还是好快!”

第一句话后,林卫又匆忙讲出更多话,越说越激动。

大隋世界呆了五十年,很多人对武者打破大陆常识有信心,但信心是一回事,能不能做到又是另一回事了。

才回归20多天,林默这个武道九重巅峰长老就正式晋升,还是引起了一阵强烈轰动。

林少城,“……”

张张嘴,他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怎么说呢?默长老能以毫无灵根天赋的武者之身,62岁年纪就到了九重巅峰,到现在75岁,因为天地限制才依旧是9重巅峰且看不到一丝前路。

按概率推断,他的武道天赋不低了,很多武者一辈子才是三四重,五六重,直到老死都这样。

林少城以前就算没灵根天赋,对自己能打破武道之路的最终限制,也充满信心,他就算武者天赋也不行,但他有外挂啊,等这样的外挂也分享给默长老后,那位天资超过他许多,武道感悟累积远超过他,知识底蕴也远超他的存在,会晋升,正常吧?

进入大唐双龙传前,林默就是丝毫不修经脉类武侠内力,也到了九重巅峰强者。

回归后稍微一修炼,就是超越九重巅峰的力量。

“咦,你不开心么?”

见林少城无语的样子,林卫才一惊,好奇的发问,这句话也问醒了林少城,他连连摆手,“高兴,高兴。”

“哈,我看你这可不像为默长老开心的样子啊。”林卫虽然疑惑,也没有继续多问的兴趣,现在说只是打趣这认识五六十年的老友罢了。

林少城顿了一下,才苦笑道,“我还以为,默长老还要多困一阵子呢,虽然知道这希望不大,可晋升后,就代表开创大陆历史啊,我也是九重武者,多少还有一丝奢望抢一下名望的。”

他失态的原因不是这个,可这个,足以解释一切。

林卫放声大笑,“哈哈,怪不得,不过你倒是心大,想太多了你,五十年前咱们和默长老,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你还想反超他?不过想一想也没事,现在梦醒了,咱们一起努力吧!”

“既然默长老可以晋升,咱们一定也可以,虽然不清楚之前的经历,是唯一一次得天之幸,还是以后有概率遇到第二次,不管怎么样,我们都不会像以前那样平凡了,努力!”

“我听说这半个多月,大长老和默长老,高鹏长老他们,一直在为能等到第二次穿越其他世界而做准备呢,他们变卖了不少家族宝库里暂时用不上的宝物,全是去储备一些基础材料,争取让我们一千多人,人手一枚储物戒指,还要准备更多的资源。希望能用得上,哈哈。”

林卫笑着笑着脸也更加涨红,林默属于大陆有史以来第一个靠武道晋升到媲美筑基强者的存在,现在,那边还在兴奋的为新境界命名呢。

这消息暂时不会传出去,否则引起的轰动太大,但林卫等一千多林家子弟肯定会知道。

他对那个境界也充满了期待,那不只代表更强大,还代表寿元翻倍。

“一起努力!”林少城也笑着伸手,和林卫击了下掌,说说笑笑片刻送走了林卫,他才黑着脸走回了房舍。

“还想有下一次?已经在储备大批量资源?”

“你们想的真美!”

“又过去二十多天了,按照以前经验再有一周,时空门纹身就会积累到足够的能量,可以开启第四次穿越,但这次……我一定要好好谋划一下。”

“上次到底是因为什么,一下子带去了一千多穿越者?就算是同族也不行啊,那都是抢的我的机缘和好处,武道神功,美女财富,以及开创大陆历史的名誉和声望,原本全是我的。”

…………

直到现在,林少城依旧不知道不明白,第三次穿越大唐双龙世界到底出了什么意外,才搞出了那么大的乌龙。

一个人穿越,竟发展成一千七百多人一起,这在他上辈子于地球读小说时,看了那么多书也没见过这么奇葩的发展啊。

林默已经晋升新境界,媲美筑基强者,他也要更努力了。

又是七天后,猛地从潜修中睁开眼,林默感受着微微发烫的时空门纹身,既激动,又有些忐忑不安。

“可以开启第四次了,不过我还是在考虑考虑,难道是以往每次都开的太急?是时空门还没真正稳固好力量,才出现那样的意外?第一次第二次都直接开启,没出意外,但可能是时空门纹身本身有纰漏和不稳定,是概率性的是否出意外。”

“我不是必须在时空门纹身累积够能量后立刻开启的,也可以缓一缓的,先缓一缓?”

……

潜修一周还是没想到第三次意外怎么发生的,林少城也没好办法,只能先克制一下看看。

………………

同样的时间里,高空之上观察北荒原主角的唐准也乐了,“这小子,那么不愿意和别人一起分享穿越机会啊。”

“不管怎么说,林家那些和他一起穿越的,共同把握机会后对他还是不错的,安安稳稳当个修炼宅不是挺好的么?”

早就不止一次察觉到了林少城的情绪波动或偶尔的一些喃喃低语,唐准并不怕等,不怕在这里多消耗一点时间,不过他还是打算试试,对方手中的时空至宝是如何启发的,林少城不启动,他这个圣王,从外部是否能激发激活?让林少城不受控制的穿越呢?唐准的时空之力,也全是宗师以上呢。

若可以的话,这个新世界,林少城当然还会是和一千多人一起穿。

十路围逼

十路围逼第二集

第四百三十六章他就是李昊

这群雪峰宗的女修,就是一群仙子。

带头之人,头上戴着头纱,看不清她长得什么样子,可所有人都知道她的身份。

雪峰宗这一代的圣女,左州第一美女,雪蓉仙子。

雪蓉仙子才二十五岁的年龄,修为已经到了筑基鼎峰,就算在整个左州,她的天资,也能排进前三。

雪峰宗这次采莲的带队人,自然只能是她们的圣女,雪蓉仙子。

雪蓉仙子带着雪峰宗的女弟子,走向了天池。

雪峰宗的弟子已经带头,其他宗门安排好的天才子弟也都走了出来,相继走向了天池。

李昊正奇怪的时候,一道声音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你也随靠山宗的队伍,进入天池吧!”

是青山,这个时候回给他传音的,也只有青山了。

李昊走向了靠山宗的弟子队伍,相对来说,靠山宗的队伍人是最少的。

靠山宗虽然有一个金丹榜排名第八的强者,却只是偏安一隅的小宗门。

靠山宗的筑基弟子虽然也不少,但能进入天池的不多。

整个靠山宗,也只有十几个弟子。

李昊走到靠山宗的队伍最后面,这里的修士,也没几个认识他。

虽然都是靠山宗内门弟子,但因为李昊加入的时间不久,这些靠山用的的天才都在外历练。

如果要说有人认得李昊的话,也就只有那个目无一切的靠山宗少宗主。

在拍卖会上,他见过李昊,不过在他眼里,整个靠山宗的内门弟子里,没有一个他看得上眼的。

李昊的修为只是筑基初期,按理说他没有资格进入天池。

各大家族宗门进入天池的子弟,修为最低的都是筑基中期。

只是李昊在靠山宗宗门大会上的表现,没有人认为他的修为不如筑基中期。

一方天池,清凉如玉髓。

雪峰宗的女修,已经踏池而过。

看着所有筑基修士都进入了天池,李昊是最后一个进入天池的筑基修士。

刚一踏入天池,就能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天地之力。

整前天池,似乎又是另一个空间。

李昊早就发现了这一点,整个天池,看起来平平无奇,但一旦进入,就会进入另一片空间。

这才是雪峰上真正的天池。

天池之中,看起来一片平静,进入这里的每一个修士,都像是进入了单独的空间。

李昊对于这种现象,太清楚不过。

这就相当于是一个巨大的幻阵,布置这种空间阵法,不止需要强大的空间秘宝,还得拥有强大的阵法修为。

这阵法不仅仅是空间阵法,还包含了无数的阵法之道。

李昊独身一人,他的眼睛似乎能看穿身边的一切。

这布置阵法的修士阵法造诣虽然很高,可在李昊的眼里,都藏不住。

而在外界看来,进入天池的修士,都在他们的视线范围之内。

整个天池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镜面,所有的人都在镜子里面。

各个宗门的强者都在盯着自家的天才子弟,希望他们能得到收获。

雪峰宗的天池可是有很多传说,平时不采莲的话,也是一年只开一次。

每一次都只能是少部分弟子能进去入天池。

天池里面,可不仅是只能采莲,在天池里,无处不藏着雪峰宗前辈修士的修炼感悟。

所以这次的天池之行,不仅是采莲,也是攀比。

各大宗门的天才弟子,把这次的采莲当成了一场天才之间的比试。

这些人都是天才修士,眼高于顶。

如今进入天池之后,就看谁能走得更快,还有谁采的莲最多,最好。

走在最前面的,自然是雪峰宗的弟子,排名第一的,就是圣女雪蓉仙子。

这不奇怪,雪峰宗的弟子都入过天池,走在最前面也很正常。

对于各大宗门家族的天才子弟们来说,天池之前只在传说中,这一生,或许就只有百年一次的采莲才有机会进入天池。

走在雪峰宗身后的,就是左州排名第一的浮云宗弟子。

接着就是镇魂宗,苏家

靠山宗的弟子走在最后,这个时候,也只有靠山宗的少宗主走得快一些。

李昊进入天池之后,就没有在走一步,站在那里,就像是发呆一样。

四周看见他的很多修士,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人是谁啊?”

“看他的样子是靠山宗的内门弟子。”

“他不会是不敢走了吧。”

“哈哈,真好笑,这人怕是吓傻了吧!”

那些其他宗门的筑基修士都在笑,他们没有资格进入天池,可这不妨碍他们看别人的笑话。

镇魂宗的阵营里,有一道声音传出。

“青山,你就这么看好这小子吗?”

说话的是吉玉祥,投靠了镇魂宗的他,如今是镇魂宗的长老。

青山一直闭着眼睛,听到吉玉祥的话,他才睁开了眼睛,淡淡的道:“吉大哥心太急了。”

听到青山说话,不少强者的目光都看了过来。

可以说,今天的雪峰之上,左州记录在案的金丹修士,超过三分之一都在这里。

吉玉祥不屑的道:“你说,这小子的身后,真的有那个三品炼丹大师的存在吗?”

听到三品炼丹大师,所有金丹强者终于动了容。

左州之变还没完全过去,关于多宝楼拍卖出来的丹药,早已经传遍了整个左州。

连着几次拍卖都在朱家领地之上的多宝楼,所以有些事,很不就不用怎么去查。

苏家的金丹强者,把目光投向了李昊。

“原来他就是那个叫做李昊的小子。”

苏家的金丹强者眯着眼,他知道李昊来了雪原,而且为此还作了准备安排。

只是无论如何,他都没有想到,李昊会敢进入天池。

区区一个筑基初期的修士,他们这里的强者,叹口气就能把他给毁了。

多宝楼也派来了代表,雪原古城的楼主也在,只是他现在只能在那人之下。

多宝楼派来的带队强者,也是金丹后期的修为,这个时候,也只有他这样的身份的强者,能在这个时候说话。

“青山,这就是那个拿出塑金丹的少年吗?”

多宝楼金丹强者的话,也间接的把李昊的身份挑明了。

十路围逼

十路围逼第三集

“不用你说,我自会去杀了秦天,为小石报仇!”

松岛风拳头捏的格格作响,道:“你把小石和悠子的尸首埋了,对付战龙和秦天的事,交给我,我绝对不会让他死在别人手里!”

“舅舅,你要当心,那个秦天,已经让我震惊了好几次,现在连大师兄都栽到了他的手里,您可……”

“八嘎!”

冈坂野川还没说完,松岛风立刻便是打断了他的话,一声怒吼,目光狠狠盯着冈坂野川,道:

“你以为你的舅舅老了,连一条华夏狗都杀不了了?哼哼,我告诉你,我的父辈,有三个人都是军人,当初,他们跟随帝国的军队,在华夏五座城,杀了一万华夏狗!”

“哼,我现在,就是继承父辈的光辉传统而已,小小一条华夏狗,能跟我斗?就算他是修真者,就算他已经修炼进入到炼气中期,他也同样不是我的对手!”

松岛风盯着冈坂野川,道:“野川,你别忘了,你的大师兄,他的武功,是我亲手教出来的。就算两个你的大师兄,都不是我的对手!你说,那华夏狗,有我的实力?”

被松岛风这么一问,冈坂野川连忙是很配合地向松岛风竖起了大拇指,道:“舅舅的武功天下无敌,那华夏狗秦天,自然是打不过你的。侄儿多虑了,只是担心舅舅而已……”

这些话,冈坂野川虽然有拍马屁的成分,但是,他内心里,事实上也是认为秦天面对松岛风会必败无疑!

毕竟,昨天他亲眼所见,面对大师兄,秦天只是略胜一筹而已,两人的实力相比,其实秦天比松下石厉害不了多少。

但他舅舅松岛风可不一样,如果两个松下石都不是松岛风的对手,那么,秦天这一次,应该是真的会伴随着战龙,一起覆灭了。

……

“老大,昨天我们基地巡逻的兄弟发现,在我们云岛外面,大概有三十海里的地方,有一艘来历不明的船,在海面上围着云岛基地转了四个多小时,很可疑。”

云岛基地上,王德龙向秦天汇报工作,“因为老大昨天一下午你都在对付大和的那几个人的缘故,所以我们没有对那艘船采取行动。”

“哦?那艘船什么时候离开的?”秦天问道。

王德龙想了想,道:“应该是大和的人出来的时候,那个男的和那个女的上了大和的船,离开之后,那艘船也跟着离开了。”

“哦,那看来应该是大和派来接应他们的人。不用管。”

听了王德龙的汇报之后,秦天并未多想,当然,他也并不知道那艘船上的赵白镜和孟狂等人,之后谋划了针对战龙和秦天的阴谋。

而事实也正是如此。

此时赵白镜,孟狂以及胡正威,正在别墅里商量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师父,已经查清楚了,大和的后台,就是日本的一个武术门派,好像叫千叶门。他们的当家人,叫松岛风,据说很厉害,也很神秘。”

“松岛风,这名字,怎么有点熟悉?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他?”

赵白镜听了胡正威的汇报以后,摸着下巴,一本正经地回忆道。

胡正威和孟狂尴尬地看了一眼,孟狂像胡正威使了个颜色。

胡正威尴尬地对赵白镜友情提示道:“咳咳,师父,这个松岛风,不是……嗯……你在他们一些电影里面看到的那个******,这是个男的,老头。”

赵白镜恍然大悟:“哦,我说我怎么对这名字印象不错……记错了。”

孟狂、胡正威:“……”

“昨天我们杀的那一男一女,也是千叶门的人?”

在一阵三个男人的集体沉默之后,孟狂问道。

胡正威点头:“是的,男的叫松下石,女的叫小苍悠子。那个松下石,我的情报没有错的话,应该是千叶门的大弟子,据说武功也很厉害。”

“呵呵,武功厉害?那他怎么昨天还被秦天给打成重伤了?我看啊,岛国除了女人有些厉害之外,男人嘛,都是扯淡!”孟狂不屑道。

在昨天他们登上松下石离开的船时,他们都是看到松下石重伤了。

不过赵白镜思考了一番,有些谨慎道:“我看那个松下石应该不是徒有虚名的人,至少你跟他不是一个档次。”

赵白镜盯着孟狂道,孟狂一阵尴尬,刚想反驳一番,却听赵白镜继续说道:“我在松下石身上,感受到了真气,这个人,应该是一名修真者。”

“啊!?”

一听此话,原本准备反驳的孟狂,直接是忍不住叫了一声,表情目瞪口呆:“师父,你没搞错吧,又是修真者?怎么那么多修真者啊,不可能……”

因为以孟狂的天赋注定成为不了修真者,所以,他就很反感别人在他面前提起“修真者”三个字,很伤自尊。

所以他下意识地也认为,这个世界上的修真者,应该也就是个位数的数量。

可现在,大和的后台里面,居然有修真者?这让他更难以接受!

“你所了解的这个世界,只是大千世界的冰山一角。修真者,比你想象中的,要多的多。”

赵白镜倒是不顾及孟狂的感受,道:“我的确在他身上感受到了真气的波动,而且,我看他手臂上的伤,是内伤,应该也是被真气压迫震伤。”

这下孟狂难以辩驳了,只能是好奇问道:“师父,你的意思是,这个人是一名修真者,然后,他还输在了秦天手里,被秦天打成了重伤?”

孟狂的语气中带着深深的震惊之色,他希望得到赵白镜否定的答案,但是,此时赵白镜却是点了点头:

“所以,有一件事我敢肯定,战龙的秦天,已经是一名修真者!”

孟狂和胡正威目光相视,只能是苦笑。

他们不约而同想起了亚洲佣兵协会会员大会拿那天,秦天强势表现,轻易将朴昌浩和李承东打成重伤的事情。

当时他们非常震惊,但现在,如果秦天真是修真者,那就没有好奇怪的了。

可他们转念一想,尼玛,秦天居然是修真者了,那以后,他们怎么对付秦天啊!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