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瘾者:第1部/x爱成瘾的女人

女性瘾者:第1部/x爱成瘾的女人
  • 主演:夏洛特·甘斯布,斯特兰·斯卡斯加德,斯塔西·马汀,希亚·拉博夫,克里斯蒂安·史莱特,乌玛·瑟曼,米娅·高斯,苏菲·肯尼
  • 导演:拉斯·冯·提尔
  • 地区:丹麦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3
别名:性上瘾前篇/x愛成瘾的女人一个寒冷的冬日夜晚迷人的单身汉塞利格曼在小巷里发现被揍的乔,他将她带回家公寓,帮她治疗伤口,并问起她的生活,投入的倾听了乔的人生8个章节,一个女人从出生到50岁的欲望旅程,繁复而多样的人生故事,其间伴随着联想和突发事件,充满了野性与诗意。

女性瘾者:第1部/x爱成瘾的女人第一集

重门欢摇头:“怕是通州那边的事情有些棘手,红衣到了通州之后,追查谢如云的下落被发现,谢如云不可能坐以待毙,现在紫衣也是举步维难。”

“那通州是谢如云的地盘,红衣姐姐在那边如何和她斗?娘娘,我们要想一个办法!”绿衣和红衣的感情最好,自是怕她出事。

重门欢没有说法,蹙着眉头在思考着什么事情。

绿衣到底是没有多少眼力劲,她还想要问重门欢,却被旁边的含珠拉了一下阻止了,含珠在秦璇玑的身边多年,明白她的习性。

思考的时候,别人是断然不能打扰她的。

半响之后,重门欢才终于慢慢地开口说:“等处理掉纳兰心的事情之后,我便去一趟通州,通州我必红衣熟!”

当年她在通州待了差不多半年的时间,在通州买下来的死士,这一次是派上用场了。

那个时候她之所以在通州以及南秦其他的地方埋下自己的死士,初衷是为了当眼线,把燕九冥江山下的领地都监视好。

若是有什么风吹草动,也好帮燕九冥除掉。

没想到,她匆匆死去,这些死士便埋在那里没有机会再使用,也不知道红衣现在去唤醒他们,他们会不会对红衣全心全意。

这件事情,还是她去最为稳妥。

“娘娘如何去通州?皇上愿意让您出宫吗?”含珠对重门欢要去通州的事情有些的担心,毕竟一个皇后,若是没有特别的事情,自是不能出宫的。

更何况,是要去通州那么远的地方。

重门欢想了想说:“自然是不能告诉他我要去通州,到时候会有办法的。”

现在她还没有一个好一点的想法,不过她相信,她一定可以顺利出宫去往通州的。

找到谢如云,极有可能找到红罗宗。

便可以知道,到底是谁杀了班慧大师,而且,对她下手。

这是她除掉纳兰心之后最重要的事情,红罗宗的身份是一个谜团,这个谜团,直接关系到她当年的秦家灭门惨案。

她要看看,这个红罗宗,到底在秦家灭门惨案里,扮演了什么角色。

杀师之仇,不共戴天!

不过,她还是会想起谢青鸾神秘兮兮地和她说过的那些话,她说,班慧大师估计是没有死的,而且就藏在后宫之中。

这种说法是没有任何的根据的。

只是谢青鸾道听途说得来的,她自己也没办法判断自己的这个消息,到底准不准确,所以没有给重门欢一个肯定的答案。

“这件事情我们先搁下来。”重门欢不想现在去想通州的时期,补上一句说:“现在红衣还是安全的,她可以等到我。”

红衣的能力重门欢还是信任的。

她转头看向含珠问:“你那边怎么样了?”

“奴婢已经查看过了,燕月长公主不在宫里,揽月宫里众人,在子时之后便全部歇下,到时候,我们便可以行动了!”

子时后,这宫里大部分的人都歇下了,这个时间点,是最为合适的。

重门欢点了点头,沉吟着不说话。

女性瘾者:第1部/x爱成瘾的女人

女性瘾者:第1部/x爱成瘾的女人第二集

老农遥遥手,摇头,道:“挂不得你们,我看得出来,你们是轩辕帝国的将士,虽然当年那场战争对手是你们,但原因还是我们缺粮,强行闯入抢夺!”

说道这里,老农看向君卿问道:“你肯定是一个位高权重的大将吧,也是上过战场吧,那样的场景,已经五分对错了!”

君卿华点点头道:“六年前,我曾去战场,那年我14岁,差点死在盐城之外的黄沙地!”感慨。 “盐城之外的黄沙地?哈哈,真是有缘,我儿子也是被埋在那里,如今他的白骨都已经化成黄沙了吧!”他伤感,随即望向天空,笑道:“那片地方很大,一望无际,可

是却也很小,万物不生,只埋得下森森白骨,那是一条用血肉和白骨铺成的道路啊!”

“咱们几十年的仇敌,现在突然坐在一起吃饭,老汉我难免有些感慨!”老农见众人不语,突然感慨道,“不知你们要在这里待几日?”

“后日我们便不来了,我朋友大婚,大婚之后,我们便要回帝都了,这战场,从此我便再也不用去了!”君卿华开怀,甩甩袖子,很是开心的道。  “是啊,不用打仗了,我听说四国统一,我们离越的旧民,灾荒之年也会有专门的粮食派送过来,吃得饱喝的足,便再也不用打仗了!”他声音似轻松,又似怅然,“可

惜,我儿子却没有生活在这个时代,如若不然,也能如你们一样活着回来!”

“老汉放心,只要有我们在,必然不让你一个人孤独终老!”君卿华见老农落寞,不由保证道。

老汉朝他感激一笑,拱拱手,却摇头道:“多谢你的好意,只是老汉我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不必费心了,你们有才能,可以做一番大作为。”

“多谢老汉夸赞!”君卿华点头,便也没有执着。

静荷心中嘀咕,当皇帝算不算大作为?  众人挑明了身份,这老农侃侃而谈,只以为君卿华是将军,而他谈笑间很是疏朗,仿佛将这一辈子的话都说了出来一般,青菜汤喝完了,静荷又拿出自己先前酿制的

桂花酒来,众人就这么坐在地上,喝酒畅谈。  老农将自己的平生经历,年少时如何上战场,又如何从战场上归来,又如何心酸的看着儿子上战场,林林总总,说起往事,他看看的清楚,想的明白,不悲伤,不窃

喜,就好像是说别人的平生,有平淡,有惊心动魄,战场狼烟,情场爱恨,然而,现在一切的一切,都化为一身寂寥落寞,供他回味。

君卿华也将自己战场上的事情讲给众人听,大家默默听着,时不时附和几句,眼中满是敬仰之情。

茶余饭后,美酒饮尽,众人借着浑身酒气,开始下午的耕种。  原来,这老汉在帝都城门尚未封锁的时候,挑着粮食到帝都贩卖,谁知一日之间,城门关闭,他流浪在护国寺附近,就在护国寺讨吃的,与他一同的,有很多百姓,

好在护国寺一视同仁,必有吃食不会让他们饿着。

直到今天早上,城门大开之后,他才从帝都走了出来,回到自己的田地,看到满地杂草丛生,便坐在田埂上望天嗟叹。

下午,锄地期间,楚青云坐轿子来过一会,与君卿华说了一会儿话,便转身走了,老汉诧异看着。

万户侯与成王两人同时踏空而来,与众人调侃一番,倒是留下来干了会儿活,觉得甚是不顺手,况且他们那一身锦缎华服,也不方便干活,于是,被君卿华赶走了。

快到下午的时候,一身红袍,份外妖娆,且是一身女装打扮的楚青云,拖曳着长长的裙摆,踏云而来,脚尖所到之处,一片红霞,绝美妖娆。  他落地之后,也不顾一身红妆,直接噗通一声,趴在地上,抱着静荷的胳膊,大哭痛哭,杀猪般的哀嚎声将老农吓得锄头都没有拿好,直接砸到脚,不得已,一瘸一

拐的坐在田埂旁,看着这红衣潋滟的男新娘。  “啊啊啊啊……我不要穿女装,呜呜呜,我是个男人,小静静,帮帮我,帮帮我跟敏儿说说,如果让我穿成这样成婚,我不活了,我不活了!”他身体扭捏,在地面上打

滚,沾了不少黄土和植物汁液。

“不想穿不穿啊,跑这里来做什么,也不怕丢人?”静荷嫌弃的看看他死死抱着自己手臂的爪子,指甲盖上竟然涂了蔻丹,真真是大美人啊,细节做得太仔细了。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们两个的赌约我可是知道的,当初是谁说,她若是女子,你便嫁给她,怎么现在不愿意实现诺言了?”静荷挑眉,不站在他这边。

楚青云扭了扭身体,不依道:“我,我,可是……可是……就算我勉强答应了,可也不能让我穿女装啊,还有,还有我爹爹也不会同意的!”

“万户侯?”静荷挑眉。

“嗯嗯!”楚青云猛地点头。

“我看万户侯很开朗嘛,应该不会生气的,不过,你不是要举行两次大婚吗,这次嫁给她又何妨,回到帝都,我给你办个更盛大的,你娶她!”

“不行,我堂堂男子汉大丈夫,绝对不能做犹如家中门楣的事情,誓不低头!”楚青云斩钉截铁。

静荷上上下下打量他一下,在他身上瞄来瞄去,而后问:“你誓不低头?穿上这身儿衣服做什么,还不是你自己自愿的!”挑眉,揶揄,静荷一点都不同情。  “我不求别的,仪式完成之后,我换上女装,可以在洞房之前,只有咱们几个人的时候玩一把,也算是满足了她的愿望,让我穿成这样出去见人,我死也不敢,你帮我

跟她说说!”

楚青云脸色红扑扑的,额头渗出细细的汗珠,可见一路逃命而来多么用力。  “说说可以,说成说不成,我就不知道了,话说,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儿!”静荷疑惑,他并没有将消息透漏给任何人啊,丞相和万户侯过来,是因为雪狼暗卫的指引

。  “我爹爹和岳父说的啊,他们说你俩在体验生活,贴近民生,他很是欣慰,我就借口过来了!小静静,咱们朋友一场,你可得站在我这边啊!”楚青云小心翼翼瞄着四周,生怕有有人看到他,静荷瞧他这神情,便知他准是又惹火了,才特意过来求庇护的。

女性瘾者:第1部/x爱成瘾的女人

女性瘾者:第1部/x爱成瘾的女人第三集

第556章 诛其九族,灭其满门

祁夜现在同碧灵之间的关系,虽然表面上是互帮互助,但实际上,他根本就是在被这个女人牵制,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遵照她的意愿。

他现在的身份可是皇帝,掌控整个天下,如今却要被一个女人给牵着鼻子走,他心中既愤怒,却又无可奈何。

为了能够找到那个女人,他倾尽天下,付出一切,哪怕颠覆整个江山也在所不惜。

碧灵紧盯着他的眼睛,语气冰冷不带丝毫感情:“不够,远远不够!你所谓的追究不过就是猫捉老鼠的游戏,最后的结果就是让他们的势力越来越大。这才短短几个月,他们就几乎要分了你的半壁江山,是不是真的要等他们带兵攻入皇城,你才知道什么叫做后悔?”

对于外界发生的事情,祁夜自然比她更加了如指掌。

他一开始得知祁灏竟然敢起兵谋反的时候,心中也十分震怒,但却也未曾放在眼里,觉得不过只是蝼蚁之兵,根本就无法掀起什么波浪,可哪里想到却造成如今的情形。

祁夜拧眉道:“这几日,朕上朝之时也曾提过出兵,却遭到群臣反对,甚至冒死也要劝谏,希望能够达成和解,不要将整个国家置于危难之中,但是……”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碧灵直接打断:“你现在都已经是皇上了,怎么还有这么多的顾忌?那些人既然这么不识相,那就直接杀了便是,反正你之前已经杀过那么多劝谏的臣子,也不会多差几个,若是连这点魄力都没有的话,你还有什么资格去夺回自己想要的东西?”

只有提及慕灵儿,才能够让他知道什么叫做心狠。

果然,祁夜脸上的神情渐渐冷冽起来,仿佛酝酿着一层黑色的风暴,心中已经开始松动。

“那么,万一最后失败了呢?”

她忍着身体里传来的不适走到他的身前,目光灼灼的看着他:“事情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就没有回头的余地,难不成你认为自己还有回头的机会?”

她现在可没有心情去安慰他,事已至此,已经断然拖延不得,必须要尽早把她的计划提上日程。

不管冥罗究竟是因何而死,她都一定要把这笔账记在慕灵儿头上。

祁夜虽然也是报仇心切,急于想要让慕灵儿回到他的身边,却也并非是完全没有理智。

自他登基之后,天朝就已经不再平静,忠臣被杀,民怨四起。

他原本只是想要通过这些手段逼出那个女人,让她现身,可非但没有达到目的,反而造成了十分严重的结果,如果继续这样下去,这江山很有可能就会毁在他的手中。

不,他并不害怕这些,就算失去一切又如何?若是再也无法见到她,就算拥有再高的权位,再多的荣华富贵,又有什么意义?

他的拳头死死地握在一起,骨节泛白,手背青筋毕露。

在经历了一场天人交战之后,他终于下定了决心。

“好,朕回去之后会立即下令,不惜一切代价将所有乱党诛灭,若再有人胆敢反对,朕就诛他九族,灭其满门,看谁还敢再有异议。”

碧灵要的就是他这句痛快话,脸色立即好转起来。

“这就对了,如今大王爷祁灏已经伙同慕承中谋反,又秘密拉拢一些边陲小国以及周边部族的支持,情势对我们非常不利,若是你再不肯下定决心,一切就来不及了。”

其实,她早就已经猜出祁灏想要谋反的心思,却并没有及时规劝。

因为,她一直都在酝酿一场巨大的阴谋,而万鬼噬魂阵的生成,也在此一举了。

……

殿外,无风无月无归三大暗卫一直守在那里。

等了许久之后,才看到祁夜终于从里面走了出来,相较于他先前进去时候的样子,他的脸色无疑又多了几分阴沉,甚至还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狠厉。

三人盯着他看了许久,直到他的身影彻底消失在眼前,这才从暗处走了出来,回头看着身后这座散发着阴暗气息的华丽宫殿。

无月忿忿不平的说道:“皇妃娘娘都已经失踪这么多天了,也不见皇上有丝毫着急,当真是有了新人就忘了旧人啊!真不知这个女人有什么好的,就算看脸蛋的确还有几分姿色,可跟我们皇妃比起来却差远了。”

“是啊,若不是因为她,皇上也未必会做出这些天怒人怨之事,若是皇妃娘娘还在,还能够从中劝导,只可惜……”

伊人已去,才更加让人觉得怀念。

他们不由想到,当初慕灵儿刚刚嫁入碧霄殿的时候,沉闷已久的日子终于有了几分缤纷的色彩。

那样一个柔弱的女子,却那般精明睿智,能够辅佐殿下成就大业。

最后,他终于如愿登上了皇位,可她却彻底消失在他们的世界之中,随之带走的,还有殿下的心以及他的理智。

自她离开的那一刻起,从前的那个殿下,就已经不复存在了。

无风颇有些忧心忡忡:“也不知道刚刚皇上进去究竟跟那个女人说了什么,我有种预感,接下来一定会发生极为不好的事情,若是再没有人出现阻止他,一定会造成更加不可挽回的结果。”

“道理大家都明白,可我们又能如何,根本就改变不了他的决定,甚至什么都做不了。”

一直沉默不语的无归冷不丁开口问道:“有无尘的消息了吗,他离宫之后去了哪里?”

说到这个问题,其他二人不禁有些尴尬,但还是如实回答:“他……已经投奔大王爷麾下,加入反动叛军的队伍之中。”

无归的目光有了一瞬间的冷凝,可很快又恢复如常,仿佛这件事情已经在他的预料之中。

无风和无月很能够理解无尘的想法,自小竹死后,他便整日浑浑噩噩,就仿佛成为一只失去了灵魂的牵线木偶。

起义这件事情,让他重新找回了生存的希望。

之所以不敢告诉无归,只是昔日兄弟,担心他会责问罢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