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明来历的女孩/幻觉与慾动

不明来历的女孩/幻觉与慾动
  • 主演:维尔日妮•勒热,让•克洛德•布里索,克洛德•莫雷尔
  • 导演:让•克洛
  • 地区:法国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法语
  • 年份:2013
退休的数学老师米歇尔bull;德维利耶MichelDeviliers(让bull;克洛德bull;布里索饰),自打妻子去世后,便象一个隐士一样独自一人住在巴黎的公寓,致力于写一篇以人类信仰及幻想为主题的文章,借以阐述其对现实的看法。有一天在他家门口,发生了一桩暴力事件。米歇尔发现遭人毒打和折磨而受伤的一个无家可归的女孩多哈Dora(维尔日妮bull;勒热饰),决定收留她,直到她康复。俩人相处间,米歇尔因这个来历不明的流浪女能够与自己携手合作完成他的这本书,而重新体味到生活的希望和喜悦。然而,就在多哈给这个孤独的养老金领取者的生活带来了一些新东西的同时,公寓里一些神秘而奇异的事情也随之发生了

不明来历的女孩/幻觉与慾动第一集

众人:“.....”

在骆驼背上待了五天,屁股都要戳破了,这还不到三分之一的路程。

沙漠啊沙漠,你为什么要这么大。

“接下来的这段路,大家就要注意了,有不少流沙。虽说这些流沙不大,但陷入下去脱身也是耽误时间的事。”周叔提醒了大家一句。

霍翩翩开口道:“周叔,我们要怎么注意流沙。”

“很简单。”周叔一开口,大家就竖起了耳朵。

“跟紧我。”

众人:“.......”

周叔不是不愿意说,而是这一说最少也要十分钟,在沙漠里,特别是暴日下,聊天也是耗体力的事。

所以,能不说就不要说。

“蓝末,这次完成了任务,我们出去旅游吧。”霍翩翩是个闲不住的人。

蓝末看了她一眼:“我要出去旅游,也是和容槿一起,你要去?“

霍翩翩:“.......”

就知道虐狗。

“去啊。”霍翩翩嘴硬道。

蓝末哪里看不出她的心思:“留着体力从沙漠出去在说。”

霍翩翩:“.......”

这是让她闭嘴的意思。

周叔说的没错,接下来的路程,大家遇见了好几个流沙。不过在周叔的带路下,大家都十分轻松避过。

轰轰轰!

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变得黑压压。

周叔脸色微变:“不好,沙尘暴要来了。”

沙漠的天气,是说变就变,根本不给人躲避的时间。

“我们抓紧时间赶路,在前面有一处石坡。”周叔加快了速度。

可是沙城暴的速度更快,不过短短十分钟,就已经疾风而来,掀起阵阵尘沙。

“大家快躲在骆驼下面,抓紧骆驼。”周小黎叫了一声,她的声音,很快被尘沙淹没。

容槿一把抱住蓝末,将她护在了下面。

众人:“.......”

都这个时候了,还不忘虐下狗。

众人反应很快,快速的躲在了骆驼下面。

耳边,全是噼里啪啦的声音,还有不少石子打在身上。

“呜。”

有两个骆驼吃痛,忍不住站起来往前面跑去。

“快拉住它们。”

因为风沙太大,周叔的声音直接被湮灭。

不过大家都不是笨蛋,见骆驼要跑,立马死死拽住绳子。

可是因为风沙太大的原因,在加上骆驼拼命往前跑,绳子很快就被断开,没过一会,两头骆驼就不见了踪迹。

好在这场风沙虽然大,但来得快去的也快,几分钟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容槿站起身来,看了一眼怀里的蓝末,这才开口道:“大家没事。”

“没事。”

“咳咳,没事。”

众人纷纷开口道。

“两头骆驼跑了。”姜楚然叹气。

“人没事就行,这两天水源和食物都缩减一下。”容槿脸色不变。

周叔吐了一口的沙子,看了一下天色:“我们得尽快赶路,用不了多久,怕是在有一场风暴。”

大家看了下炙热的天空,沙尘暴一走,天空又恢复了如初,哪里看得出刚才经历过一场沙尘暴。

听见周叔这么一说,大家赶紧上了骆驼。

霍翩翩刚要说和蓝末坐一头骆驼,只见蓝末自然而然跳上了容槿的骆驼:“我和容槿坐一头。”

众人:“.......”

还是不要看这两人。

不明来历的女孩/幻觉与慾动

不明来历的女孩/幻觉与慾动第二集

而夏娃则一直在望着天边,表示她什么都不知道。

“夏娃,你这都给人家灌输的什么常识啊。”欧潇歌无奈的一笑,原来罪魁祸首是夏娃啊!

“是他太笨了,没吃过猪肉也该见过猪跑啊,亏他还是名模。”夏娃耸耸肩,表示她当时只不过是开个玩笑,没想到罗伦斯还真就当真了,看着他那么纯真的模样,夏娃就更想要捉弄他了。

“不是这样吗?”罗伦斯依旧糊里糊涂着。

“当然不是了,名字什么的,想怎么称呼都可以,你不要夏娃说什么都相信,她就一恶毒的妇人。”欧潇歌一边说一边扫了夏娃一眼,指不定夏娃还教了罗伦斯什么奇怪的常识呢。

“那我就叫你潇歌了。”说话间,罗伦斯不禁有些脸红。

看着罗伦斯那么纯情的模样,欧潇歌真怀疑他是不是应该开放的外国人,这也太容易害羞了吧,叫个名字而已,用得着到脸红的程度吗?

“把设计图给我吧,我要给朱雄送过去。”交给朱雄之后,就算设计图再有什么闪失,也不关欧潇歌的事情了。

虽然毁了一张,但还能保住四张,已经算是奇迹了,从那么高的地方飘下来,能找到的本身就是个奇迹。

“等等。”正当罗伦斯要把设计图还给欧潇歌的时候,夏娃突然从他的手中把设计图抢走。“潇歌,你的设计图怎么会掉落的到处都是?”她想这其中一定有问题。

“……不小心被风刮走了。”欧潇歌下意识的隐瞒了事实,应该说,其实卓依依也不是故意的,都是个意外而已。

“潇歌,你可是骗不了我的,身为优秀的设计师,是绝对不可能出现这种失误的,说,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有人欺负你?”夏娃敏锐的宛如名侦探,其实只是帮欧潇歌而已。

“没有啦,是你想太多了,怎么可能有人敢欺负我,你和朱雄都是我的好朋友,月光星娱集团的人谁敢欺负我啊,除非他不想混了。”欧潇歌坚持不肯说出她和卓依依之间的问题。

不说也不是为了保护卓依依,只是不想让自己显得小肚鸡肠而已,再说卓依依也不是欺负她,只是对欧潇歌心怀不满而已。

“好吧,你不说我不勉强,但是这设计图我是暂时不能还给你了。”夏娃莞尔的笑着,让欧潇歌老实交代的办法多的是。

“我说啊,夏娃,真的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情……”欧潇歌无奈的一笑,这好意未免有点太强硬了吧。

结果到了最后,欧潇歌还是没办法的说出了事情的经过。

让欧潇歌没有想到的是,朱雄居然把卓依依交给夏娃来管理,这是真的要对卓依依上酷刑啊!

好巧不巧的偏偏让夏娃知道了设计图被风吹走的理由,欧潇歌真的无法确定夏娃不会公报私仇。

像夏娃那样的人,就算公报私仇了,也是决定理直气壮理所当然的。

欧潇歌和夏娃他们分开的时候,看着夏娃和罗伦斯走在一起,一股金童玉女郎才女貌的气息扑面而来,这样看着那两个人真的很相配。

如此深深感叹的欧潇歌真的没想到,她会脱口而出那句话,喊了一句“不如你们两个相爱吧!”

就是这样的一句话,让欧潇歌意外的发现了一件事。

听到欧潇歌的话之后,夏娃随意的摆摆手,表示没戏;而罗伦斯则是瞬间红透了脸,整个人都慌张了起来。

遗憾的是,欧潇歌没能看到罗伦斯通红的脸,反倒是看到了他红透的脖子和耳朵,那么在意紧张的表现,十有八九是对夏娃有其他意思吧。

欧潇歌再三叮嘱夏娃不要因为她的事情,而改变夏娃对卓依依的态度,夏娃是答应了不会,不过欧潇歌真的没怎么相信她的话,毕竟凌夙说她是称霸大学校园的女武神。

他她虽然和夏娃是通过凌夙认识的,但如果不是意气相投,也不可能成为朋友,夏娃的个性和凌绯苑有些像,都是极为好爽不拘小节的江湖儿女。

不过夏娃没有凌绯苑的任性大气,凌绯苑也没有夏娃的邪恶腹黑。

某年,9月25日,16:27Pm。

到了下班的时间,欧潇歌就把所有的事情处理好,将画笔画纸收起来,把完成的设计图交给了朱雄,然后安安静静的等着凌夙过来。

这一天没少出现状况,不过还好,还算是都圆满的解决了,遗憾的葬送了一张设计图,只要想着他是为了其他兄弟而牺牲的,然后才保住了其他四张设计图,这样想的话,欧潇歌也就不会太过纠结了。

快要到下午四点半的时候,凌夙的车停在了月光星娱集团的正门前。

他今天和欧潇歌有约,难得欧潇歌提出一个要求,凌夙说什么也要尽早赶过来啊。

“你居然没有迟到,真是难得啊。”欧潇歌一直在月光星娱集团的正门口等着,看到凌夙走过来的时候,她站起身,拍打了一下屁股上的灰尘。

“别这样说,我也没有迟到过啊。”凌夙微微一笑,以往的每次约会,凌夙可是一向提前达到,从未迟到过。

“不不不,我是说,你这位大忙人,准时下班的机会很少。”欧潇歌摇摇头,已经准备好和凌夙离开了。

“没办法啊,毕竟从事的是与生命打交道的行业。”凌夙隐约感觉到欧潇歌是在担心他会不会很累,累自然是累,不过还称不上很累。

如果真的挽救了生命的话,累和辛苦就都无所谓了,那一刻的成就感和满足感,还有强烈的安心感,会将一切的疲惫带走。

“我们走吧,位子我已经定好了”虽然这一天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但是还是没能打消欧潇歌想要吃麻辣烫的念头。

据说麻辣烫里面会添加一种让人上瘾的材料,所以才会让人吃了忘不了。

延语市第一人民大学附近有一家历史悠久的美食店,从一开始小小的一间店面,做到现在的三层高楼的大型店面,依靠的是品味和实力,更重要的是经过悠久的时间,而变得更加美味的美食。

不明来历的女孩/幻觉与慾动

不明来历的女孩/幻觉与慾动第三集

第二十五章 神奇的药酒

快速的打开盖子,酒香扑面而来,他用勺子从里面盛了一小杯酒水来,站起身子来。

“嫂子,这是我用药材泡制的药酒,你把它含在嘴里,应该就不疼了。”将酒杯抵到了乔娇娇的嘴前,他开口对乔娇娇说道。

此时的乔娇娇嘴巴和舌头疼的厉害,脑袋都有些发蒙,也没有多想,张开嘴唇来,任凭着唐峰将那一杯药酒缓缓倒入自己的口中。

说来也神奇,当这酒水流入口中后,很快,一股清凉气流在最终流转开来,嘴巴里面和舌头上的火辣辣疼痛,在这清凉气流的发福冲刷下,渐渐的消退了。

嘴巴里面的疼痛消退后,乔娇娇整个人也变的清醒过来,那双还含着泪水的眸子,带着一抹的惊奇,望着身边的小男人,以及那已经变的空荡荡的酒杯。

含着那酒水,坚持了有几分钟的样子,麻木的嘴巴和舌头,终于又有了直觉,甚至都能够感觉到,那一股醇厚的酒香了。

站在床边的唐峰,目光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乔娇娇的脸庞,见她的神色渐渐恢复了正常,他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这要是因为自己的大意,烫伤了乔娇娇的嘴和舌头,那他的罪过可就大了。

这也幸亏是有仙界杂草和仙界河水,否则的话,那九十多度的开水,灌进了嘴里,嘴巴和舌头,铁定了是要被烫伤的,别的地方烫伤了也好说,这嘴巴和舌头烫伤了,那可就遭老罪了。

“嫂子,时间差不多了,你把嘴里的酒吐出来吧。”从旁边拿过来脸庞,端在乔娇娇的身前,他开口说道。

等乔娇娇把嘴里的酒水吐出来,他凑在近前看了一眼,除了那诱人的舌头上,有些发红,并没有看到别烧伤的地方,仙界无凡品,这句话果然不是吹出来的啊。

就这神奇的效果,要是用来制做烧伤药,肯定能够全球热卖,不过嘛,想法很好,可并不现实,从仙界接受仙界杂草和仙界河水的成本不小,一株都需要二十点公德,除非是他能够在凡间界批量种植仙界杂草,否则的话,这种想法,根本无法付诸行动。

再想到那些播撒下去的杂草种子,他觉得,这种希望很大。

两个的脸庞紧挨着,都能够感觉到彼此的呼吸,特别是当目光交织在一起的时候,瞬间摩擦出火光来,姻缘的力量,又一次蠢蠢欲动。

乔娇娇躺在床上,望着眼前这朝思暮想的男人,一切的烦恼和顾虑,在这一刻里都被她抛到了脑后,此时此刻,她的世界里面,有的只是这个男人。

坐在床边的唐峰,看着身前的小女人,望着那张娇柔动人的脸庞,以及那带着莹莹水波的美目,那被他锁在心底里的小恶魔,再一次跑了出来。

去亲吻她,去占有他,她是爱的你,你也爱她,你们本来就是天生的一对,这个声音不断的在他脑海里响起。

在那声音的怂恿下,他缓缓的低下了头去,而床上的乔娇娇,看着他脸庞的接近,闭上了眼睛。

当嘴巴几乎已经碰触在那诱人红唇上的时候,猛然停了下来,唐峰啪的一声给了自己一个耳刮子,然后强迫着自己站起了身子来。

“嫂子,你先睡一会,我去给你熬点鱼汤。”他只说了这一句,然后头也不回的转身出了窝棚去。

当走出窝棚的时候,唐峰都感觉自己全身都冒汗了,同时,心里头一阵的后怕,如果刚才自己那一吻真亲下去了,今天,怕真就出大事了。

窝棚里面,乔娇娇躺在床上,那闭上的眸子再次睁开来,美目看着唐峰落荒而逃的背影,整个人也清醒了过来,想到刚才的事情,她心里头也是一阵的害怕。

如果刚才,唐峰真的吻在了自己的嘴唇上,那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她不敢去想。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唐峰的人没有进来,一股浓郁的鱼香味先飘了进来,嗅到这鱼香味,原本两天都没有食欲的她,突然感觉到一阵的饥饿感。

“鱼汤来喽,鲤鱼炖鲜藕。”紧接着,唐峰端着个砂锅从外面走了进来,那鱼香味瞬间弥漫了整个屋子。

这一砂锅的鱼肉和鱼汤,连带着那鲜嫩的藕片,被乔娇娇一个人吃了个精光,唐峰坐在靠近门口的地方,看着那张红扑扑的娇美脸庞,都忍不住的咽了几口唾沫。

“小峰,你这鱼怎么做的,怎么这么好吃啊?”将所有的鱼肉鱼汤一扫而空后,乔娇娇抬起头来,眸子里闪烁着晶亮的光芒,瞅着唐峰,满是好奇的问道。

“这是我的独门秘方,嫂子要是喜欢吃,以后直接过来就是了,我做给你吃。”看着那张已经有了血色的脸庞,唐峰笑着说道。

听到唐峰的话,乔娇娇痴痴的一笑,可脑海里又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不由的脸红耳赤心跳加速,赶忙将目光挪到了旁边,不敢再去看唐峰。

说来也奇怪,自从吃了唐峰熬的鱼汤,乔娇娇发现,自己原本没一点力气的身子,竟然渐渐的有了精气神,在床上躺了一个小时后,下了床,不仅腿里头有了力气,就连肚子也不疼了。

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吃了唐峰熬制的那种鱼汤,她心里面,就像是被猫爪子挠了一般,好奇的要命,不过,她也没敢再去问唐峰。

天快黑的时候,乔娇娇跟着其他几个同村的妇女离开,临走的时候,她回头朝着窝棚那边看了一眼,没有看到身影,心里头一阵的失落。

而此时,窝棚里面,唐峰站在窗户前面,眺望着乔娇娇离去的背影,失落的同时,也松了一口气,这一天,总算是熬了过去。

因为心里头记挂着微信的漂流瓶,他躺下后就登陆了微信,在激动中,开始今天的捡瓶子,可惜,今天的运气似乎不太好,只捞到了一株名叫浮萍草的仙草。

不过,在看到浮萍草的简介后,他脸上又有了笑容。

仙界浮萍草:仙界特有的水生植物,拥有疗伤排毒的功效,下载只需要十点公德。

虽然依旧只是一株草,但最起码,有了独有的名字,算是当之无愧的仙草了,而且本身还具备疗伤排毒的功效,自然不是普通仙界杂草所能够比的,以后有了这浮萍草,进山后,自己也不用害怕毒蛇这类毒物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