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蛇共舞/萄蛇洪舞

與蛇共舞/萄蛇洪舞
  • 主演:徐曼華,范麗生,邱玉茹,李中寧,曹查理,狄威,黄信钧,郭耀齐
  • 导演:李建兴
  • 地区:香港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粤语
  • 年份:1992
在唐末年间,有三名由灵蛇化身的春花、秋月、清风,她们是蛇妖,苦受阴山老祖纠缠,欲取三女的「玄阴之气」得以入道魔界,所以三女就尽量逃避老祖的纠缠,也只有寻找一位纯阳性的男人性.交,才可以顶得住,所以到处和男人性交,欲寻获其纯阳性男人,其间几番和老祖交战仍败阵,但终於找到纯阳性的男人,并得西洋神父相助,以及三女极力和纯阳性男人轮流性交,功力大增,始能於恪斗危夕间取胜,消灭老祖,终而圆满结局!

與蛇共舞/萄蛇洪舞第一集

第394章 你这是威胁

慕如琛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慕风了,如今再次见到他,心里,没有一点的感概,只觉得,这个男人,不是省油的灯!

慕风毫不客气地坐在慕如琛的位置,趾高气昂的,阴柔的脸上带着迷人的笑容。

“老二,这么久不见,你又变得迷人,果然又让我心动了啊!”话里,带着几分戏虐,不知道有几分真,几分假。

以前的慕如琛,冰冷得像是机器人,完全没有任何的个人感情,而如今的慕如琛,身上依旧是冷冰冰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他的周身笼罩了一层光,让人看了心里格外的不舒服。

“你来,有事?”慕如琛拉了一把椅子,坐在离他足够远的地方。

“送你弟弟回来。”

“然后呢?”慕如琛仰靠在椅背上,身上带着君临天下的威仪,在等待着她后面的回答。

“见见你。”

“那么,你之前为什么去找小夏?”慕如琛的声音微微带着愤怒,“慕风,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慕风收回自己的脚,手肘支在桌面上,手托着下巴,一张阴柔的脸,倾国又倾城,“我们这么多年没见,你还能知道我在想什么,我是不是应该开心呢?”

“不许针对小夏,如果你敢伤害他,我不会对你手软!”这是慕如琛对他的最后警告。

慕风不介意慕如琛的了冷言冷语,只淡淡地笑着,“你喜欢她什么?她长得那么丑,身为女人,还没我好看呢,而且,她还那么粗鲁,动作粗鲁,说话也粗鲁,出门见朋友也不打扮,生活也不讲究,不细致,你喜欢她什么?”

慕如琛的脸色更冷,“她的好,我没必要对每个人解释,以后不准对她出言不逊!”

慕风站起身,“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你这么维护一人。”

“她跟所有人都不一样。”

“我还有事情要处理,你可以离开了!”慕如琛冷冷地说着,“你在,会妨碍我。”

“不管怎么说,这次我也帮了你的大忙,你就这么感激我?”慕风走到他的身边,暧昧地靠在他的肩膀上,“不说以身相许,至少,也要请我吃顿饭吧?”

而这时,谢东敲门进来,正好看到这暧昧的一幕。

低头,假装没看到,只端着两杯咖啡走进来,放下,然后再默默的离开。

“谢东,”慕如琛喊住了他,然后从身上拿出一张卡,“带他去吃饭。”

“是!”谢东点头,“先生,请。”

慕风从谢东的手里将卡拿出来,“我自己去就可以了,除了吃饭,我还有很多东西要买,不用人跟着了。”说完,转身就走了。

一直到慕风离开,谢东才好奇地看着慕如琛,“二爷,这是人是谁?你们之间……”

“我堂哥。”慕如琛将关系明明白白地告诉谢东,让他不要乱想,“会议继续吧,我十分钟之后过去,今天我会早点离开一点,所以下午四点之后的事情,全部给我挪上来。”

“是!”

慕如琛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喂?”电话的那头,是慵懒的声音。

“你在那边怎么样?”慕如琛淡淡地问候。

电话那头,传来顾易宸的轻笑,“你还有脸问?慕如琛,是你把我推入火坑,你还敢问我怎么样?”

“就算是我把你推进去的,也想知道,你被烧成灰烬了没有。”

“哼哼,你放心,我结实得很,这里的一点小事,能难倒我么?”顾易宸很自信,“你小心着点千叙,多保护一下你家夏夏,不过你打电话过来,应该不是为了问候我吧?”

什么时候慕如琛变得这么关心他了?

“当然不是,”慕如琛没必要客气,“你既然在慕家了,那么,有见到我的父亲么?”

“没有!”

“你能不能去找找他,”慕如琛皱眉,“他很早之前就被慕家的人囚禁了起来,你应该很容易知道他在哪里吧?”

“应该不难,但你要用什么条件来交换?”说到底,顾易宸也是商人,凡事都要为自己争取最大的利益。

“你想看你女儿的照片么?”慕如琛轻笑着,“小夏还拍了很多视频,说孩子的每个阶段都是独一无二的,要好好的珍惜,现在这些视频在我手里,如果你不答应我的要求,我就把这些视频删掉。”

“慕如琛,你这是威胁!”顾易宸抗议。

“所以,你想快点见到你女儿的视频,就赶紧找到我的父亲。”

“知道了知道了!”顾易宸不耐烦地答应,“那你总要把照片给我发过来一些吧?”

“可以。”

顾易宸有些生气地挂断了电话,慕如琛这点最让人讨厌了,一谈到生意,他的脑子精明得跟非人类似的,他怎么不用感情了?

一牵扯到感情,慕如琛不经常傻眼么?

挂断了电话,顾易宸将手机扔到一旁,转而抱着身边的林洛,呼吸着她身上的清香,驱散所有的阴霾。

“宸,你也早就知道慕如琛的父亲被关起来了,为什么不立刻去找?”林洛很好奇,他来到这里,好像什么都没有做,但是外面却对他好评如潮。

“他的父亲被派去前线打仗了,我已经派人去保护他了,如果我说出来,慕如琛这个家伙一定会担心的。”顾易宸叹了一口气,“慕家还真是没人性啊,难怪莫瑾那么恨慕家,如果莫家的事情放到我身上,我管什么民族大义,直接先杀了仇人再说!”

“所以说,莫瑾还是很伟大的。”

“嗯,如果让他做这个国家的王,他一定会是一个好国王,可是我问过他了,他不做。”

“为什么?”

“他说他老了,只想陪着老婆孩子过平凡的生活,不想折腾……”

手机,响了起来。

顾易宸看了一眼电话号码,立刻接听。

“怎么了?”顾易宸的神色严肃。

“先生,千叙派杀手去了南城,而且还是顶级的杀手!”

“慕如琛知道这件事么?”

“应该不知道,而且,对方人也是出发了五个小时候之后,我们才收到的消息。”

五个小时?

糟了!

與蛇共舞/萄蛇洪舞

與蛇共舞/萄蛇洪舞第二集

“我靠,创力的人怎么这么无耻,买水军颠倒黑白。网上现在出现抵制醉梦的标语。”岑长栋激动的拍桌,“老大,我们也买水军攻击他们。比钱,他们能比得过NG集团!”

温四叶淡定的看完网上的评论,莞尔一笑,“你知道明星为什么喜欢炒作吗?”

岑长栋抓抓脑袋,哭丧着脸说:“老大,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聊明星,再说现在当红小鲜肉哪有南总帅。”

于小雨偏头,看着温四叶说:“为了增加话题增加热度。”

“Bingo!”温四叶打了个响指,“创力以为在打压我们,其实是帮我们免费宣传。网上说抵制,可是每天新增玩家有增不减。”

岑长栋点头,“老大不愧是老大,说的有道理。”

于小雨却是皱起眉头,“这样是能增加热度,可是任由其发展下去,醉梦就被扣上抄袭的帽子,想要洗白可没那么容易。以后再有新的游戏别人也肯定认为是抄袭的。”

温四叶闻言干笑,得意不过三秒。

公司名声和信誉比什么都重要。

最近恶补运营方面的书籍,第一次实践以失败告终。

岑长栋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小雨说的有道理。我可不想以后朋友问我在哪里上班露出鄙视的神色。”

温四叶笑着说:“不会的,我现在就发表声明。”

岑长栋好奇的问:“老大,你有什么办法?”

温四叶回答:“盗取策划案有网络痕迹呀。还能根据水军的IP查到他们跟创力那边的聊天记录,还有,柳谨元提供的录音笔。此时都能派上用场。”

岑长栋恍然大悟,“对呀,我怎么都没想到。”

温四叶嘚瑟的挑眉。

双手搭在键盘上噼里啪啦打的飞快,然而没多久,脸上的得意和自信一点点的瓦解崩塌。

“怎么会这样。”

温四叶不敢置信的看着电脑。

坐在旁边的于小雨凑上前,并看不懂上面的内容,再次感慨两人之间的差距。

“怎么了?”于小雨问道。

温四叶没有回答,不信邪的又继续敲击键盘,神情严肃。

这让工作室的人都不由的紧张起来。

一个多小时后,温四叶木然的盯着电脑,表情凝重,凝声道:“创力那边请了很厉害的黑客,把网络痕迹消除的一干二净,我甚至于水军的IP都查不出来。”

话音落下,大家面面相觑。

这段时间的相处、合作,温四叶的实力有目共睹。

若把技术分阶级以食物链方式呈现,他们就是食物链低端的小虾米,温四叶是独霸大海的鲨鱼,如今鲨鱼被灭了如何不让人吃惊。

“K。”温四叶突然大叫,“一定是他。”

K连续五年蝉联黑客榜上第一名,被圈内人称为天才少年,据说才19岁。

温四叶咬牙切齿的打下一行字。

——好你个K,好歹我跟你有革命友谊,怎么能帮着别人阴我。

消息秒回。

——受人钱财替人消灾。

温心语能想到让K帮忙,智商在线了。

——我高出对方三倍价格,你帮我把痕迹恢复。

——抱歉呐,做生意讲究诚信,我可不能自砸招牌。

——你什么时候堕落到靠这个赚钱了,你知不知道你这行为会害的一个刚起步的工作室背负子虚乌有的骂名,从此工作室走向下坡路,一个耀眼的游戏制作人还没来得及升起就陨落了。

温四叶买惨,在后面加了几个哭的表情。

——你是欺负我中文不好?没升起怎么陨落?你不是一直想打败我吗?这就是你证明自己的绝佳机会。加油撒,我看好你哦~~

K在后面加上几个微笑的表情,温四叶数了数跟她发的哭的表情数量一样。

“卧槽!”温四叶忍不住爆粗口,生无可恋的瘫坐在椅子上,跟K比了几个月了,每次都是完败,“我气得肝疼,今天我就先回家了。你们随意。”

温四叶拿起包沮丧的耸拉着脑袋往外走。

还没走到门口被于小雨叫住,她转头看向于小雨,身后的员工纷纷站了起来。

于小雨握紧拳头为她加油打气,“四叶,别沮丧,我们相信你!”

“老大,我们信你!”

员工异口同声的喊道,中气十足。

温四叶心里暖暖的,从刚开始对她的不信任到现在的鼓励,很有成就感。

“嗯,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温四叶挺直腰板,昂首挺胸的往外走,走进电梯自信的抬起下巴恨不得抬到天花板上,电梯内的其他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

电梯门合上,温四叶顿时像霜打的茄子,恹恹的。完全没了刚才的气势。

对方可是K诶,怎么比得过。

但,大家都这么信任自己,总不能轻易放弃让大家失望。

嘤嘤嘤,亚历山大。

温四叶走出写字楼,她今天提前下班枫树湾的司机没来。

正好,走两步当放松心情。

一辆黑色宾利轿车斜停在路边拦住温四叶的去路,车窗摇下,司机说:“温小姐,夫人要见你。”

司机完全是一张陌生的脸孔,有了上次的教训,温四叶可不会轻易上车。

温四叶绕开,司机从车上下来,拿着手机递给温四叶,“夫人要跟你说话。”

温四叶心下狐疑,还是接过了手机。

手机那边,传来崔铃兰的声音,“温四叶你真是好大的架子,我司机请不动你还要我亲自打电话。现在上车立马来见我。”

不给温四叶开口的机会,崔铃兰挂断电话。

司机也不给温四叶反应的机会,打开车门强行把她塞入后座。

温四叶揉着被司机掐的发红的手臂,生气的说:“好歹我是南司琛的未婚妻,你对我如此不客气就不怕被南司琛怪罪吗?”

司机透过后视镜看了她一眼,冷声道:“付小姐从不会像你这样仗势欺人。你扪心自问,你哪里配得上三少爷。”他是崔铃兰的心腹,自然站在付钟棋那边。

温四叶面色黑沉。

极讨厌别人把她跟付钟棋进行比较。

她生气的胸口起伏,司机都这样狗仗人势,更何况崔铃兰。

温四叶拿出手机准备叫南司琛来救场。

这时,司机突然出声。

與蛇共舞/萄蛇洪舞

與蛇共舞/萄蛇洪舞第三集

苏千寻顿时一囧,“燕窝更甜,我喂你吃。”

她说着便把碗端了过来,钥了一勺送到他的唇边,龙司爵的视线盯紧了她,张开嘴吃了下去,在苏千寻期待的目光中,他说道,“没有你甜。”

“……”

“那是我冰糖放的还不够,我下次再多放点。”苏千寻眨了眨眼睛说道。

“放多少都没有你甜,你是我吃过的最甜的甜品。”龙司爵抬起手来轻轻的摸了摸她的小脸。

“……”

“那你就先凑合吃一下这个不太甜的燕窝吧,好么?”苏千寻说着又喂了他一勺。

龙司爵一直乖乖的配合着她,她喂,他就吃,一直到苏千寻把一碗燕窝都喂他吃光了。

“今天早点休息吧,别太了辛苦了,我把碗送下去,你陪我一起回房好么?”苏千寻一脸讨好的看着他。

龙司爵听了她的话,心思微微一动,“好!”

苏千寻见他答应,开心的笑了起来,她从他的腿上下来,端着碗先离开了。

苏千寻下楼后又去看了看麟儿,帮他盖了盖被子,坐在麟儿的床上,她有些担心叶孤的情况,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苏千寻到楼上的时候,发现龙司爵竟然真的乖乖的在书桌后面坐着等她。

她走进去拉着他回房间了。

一进房间,龙司爵便将她抱了起来走进了浴室,今晚他要和她洗鸳鸯浴!

几分钟后,浴室内便传来激烈的水声,和**的声音……

……

顾眠在家里看到顾烟的时候,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烟儿,你不好好在学校上课,怎么会来这里?”

“我怎么没有好好上课啊?我有在好好上课啊!我今天就是放学顺便来看看你的姐夫嘛。”顾烟说道。

“顺便?”顾眠觉得有些心烦,她是真的不希望妹妹再陷的更深了。

“对啊,而且,是姐夫让我进来的!”顾烟得意的微抬起下巴。

顾眠,“……”

“烟儿,你在我家真的不方便,你先回去吧,我送你回去。”顾眠说着便要拉顾烟离开。

顾烟直接甩开她,“我不走,我跟姐夫说了,要住在这里,姐夫没反对!”

顾眠不敢置信的看着她,唐醉到底在搞什么鬼!

“唐醉现在人在哪?”顾眠深吸了一口气问道。

“他说去洗澡换衣服了。”

“……”

顾眠不再多说,转身便走,进了卧室后,她不客气的用力拍门,“唐醉,你洗好了没有!”

“有事?”唐醉低沉的声音传来。

“对,有事!”

“很急的话,你进来说,我们是夫妻,没什么可避讳的。”唐醉说道。

“我……”

顾眠刚说了一个字,本是等下再跟打谈的,但是浴室的门被拉开了,下一秒,她便被拉进了浴室。

顾眠反映过来的时候,男人已经放开她继续去冲澡了,修长匀称的身材,结实的肌肉,宽肩窄腰翘臀……这画面,谁看了都会喷血……

身后的门突然响了起来,然后是顾烟的声音,“姐,你和姐夫说什么呢,你别乱说话啊!”

顾眠反映过来,顾烟竟然要进浴室!!!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