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曳航/午后的航行

午后曳航/午后的航行
  • 主演:萨拉·迈尔斯,莎拉·米尔斯,克里斯·克里斯托佛森
  • 导演:刘易斯-约翰·卡利
  • 地区:法国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英语中字
  • 年份:1976
别名:午后之航一位中年寡妇AnneOsborne与一位海员间干柴烈火般的爱情,而全片的重点是寡妇之子Jonathan对海员从极端崇拜到理想破灭,亲手将他杀死的转变过程。此中包含成长期的孤儿Jonathan对寡母妇AnneOsborne的隐秘的倚恋。

午后曳航/午后的航行第一集

临南夏氏别墅。

别墅客厅里,娄佳仪,夏思韵,徐子晴以及苏童汇聚在一处。

她们谁都没吭声,让整个现场的气氛显得很是尴尬。

因为这里的人并不完全齐心,但都被宁浩捏到了一起。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对苏童的排斥,但是现在宁浩去办了一件大事,让他们不得不担心。

“这个小男人,到现在为止连个消息都没有。”徐子晴终于坐不住了,站起身说道:“不行,老娘要行动。”

“不行。”一旁的娄佳仪沉声说道:“你现在行动会打乱他的部署。”

“他能有什么部署。”徐子晴没好气的说道:“他手里一无人,二无兵,三无权,四无钱,想找几个人替他卖命都不行,更何况就那些混混,能敌得过那群如狼似虎的死士吗?”

“他总归有他的办法。”苏童沉声说道:“我始终相信他。”

“马屁精,闭嘴吧。”徐子晴没好气的说道:“你以为谁不知道你在搞什么玩意儿。”

“又想说我玩美人计?”苏童冷笑的说道:“我要是玩美人计,的确有这个资本,你有吗?”

听完这话,徐子晴不由得切了一声,说道:“老娘的胸比你大,身材比你好,长得比你漂亮,用得着玩美人计,一向都是男人对老娘投怀送抱。”

“那你为什么要来倒贴呢?”苏童扭头问道。

听了这话,徐子晴正准备还嘴时,却被东道主夏思韵给阻拦了下来。

“好啦,现在不是闹内讧的时候,我们还是想想办法尽早得到消息吧。”

听了这话,徐子晴突然拿出了手机,沉声说道:“我告诉你们,三分钟以内,我要知道我家小男人具体的位置,不管你们是派人跑断腿也好,还是使用无人机也好,必须给我找到。”

说完这话,她滴的一声挂断了手机。

哟,够威风的,苏童微微笑着说道:“看来你从来不把你凰门的人当真啊。”

“小婊砸,你闭嘴。”徐子晴伸手指向苏童,一字一句的说道:“姑奶奶要弄死你,只是分分钟的事情。”

“那你就动一个试试呀。”苏童一脸桀骜。

徐子晴冷笑道:“姑奶奶觉得你还是一个不错的解乏对象,暂时还不想弄死。”

“按道理来说,应该不会出现什么大的差池。”一旁的娄佳仪心平气和的说道:“而且,现在我们和蔡家的关系不错,蔡家总不会置之不理。”

听完娄佳仪的分析,几位美女顿时安静下来。

就在这时,放在茶几上的红色电话突然响了。

几位美女几乎同一时间伸出手朝电话发去,最终还是被徐子晴抢了个先。

“我来我来。”徐子晴有些尴尬的看着几位美女说道,然后接通了电话。

“什么?”徐子晴顿时眼冒金光,咯咯笑道:“都办好了,好,我们做好准备。”

说完这话,徐子晴直接挂断了电话,接着抬起头,在众女的注视下,沉声说道:“小男人真牛,无极岛的事情已经全部处理完毕了,现在正在赶回来的路上。”

“他要把所有人弄临南?”夏思韵一脸正经的问道。

“怎么,你怕了?”徐子晴用下巴指了指夏思韵:“弄到你的夏氏别墅,住得下吗?”

“这里肯定是不行的。”夏思韵摇了摇头说道:“对待这群人,我们必须找个稳妥的地方。”

“我看没有哪是稳妥的。”徐子晴摆了摆手说道:“还是我来找个地方安置吧。”

“我看不用了。”娄佳仪突然站起身。

“为什么?”徐子晴一脸狐疑的问道。

“这次把无极岛上的事情解决了,东南这边的事情也就告一段落了。”娄佳仪扭头看向现场众人问道:“你们各自公司的CEO都准备好了吗?留在东南的班底都准备好了吗?”

“留在东南的班底?”徐子晴疑惑的皱起眉头:“用你的意思是说,我们马上要北上了。”

“是的。”娄佳仪点了点头,说道:“应该就这两三天。”

“为什么突然这么急?”夏思韵疑惑的问。

“不是我急。”娄佳仪一脸凝重的说道:“而是燕京的局势急剧变化,我们不得不北上。”

“你娄家遇到麻烦了?”徐子晴似笑非笑的问道。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儿幸灾乐祸?”夏思韵没好气的骂道:“能不能有点儿正形?”

“哟哟,正宫娘娘发话了。”徐子晴立即绷紧的娇躯,冲着夏思韵打了个敬礼,说道:“报告皇后娘娘,本宫保证听从您的调遣,希望你不要将本宫杖毙。”

看着徐子晴的一本正经,听着他又不正经的话,夏思韵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你永远都是那么没正形。”娄佳仪没好气的说道:“到了燕京,可真的不能这样。”

燕京又不是什么龙潭虎穴,你还以为我怕他呢!?徐子晴切了一声,没好气的说道。

这和怕不怕没关系,娄家于平静的道:“但是燕京也不是东南,那个地方的水比东南升的多。”

“我们是去做生意,又不是去打仗。”苏童冷漠的看向娄佳仪:“别以为我们没有去过燕京,我们也不是村姑。”

“就是,我们也不是村姑。”徐子晴也恶狠狠的道。

娄佳仪:“……”

“哟呵。你们两个又和好了?”夏思韵是笑非笑的问道。

“谁跟她和好了?”徐子晴扭头白了一眼苏童说道:“我们永远是敌人。”

“是敌人就是敌人呗。”苏童意兴阑珊的道:“为了他,我愿意和全世界为敌。”

“臭不要脸。”徐子晴骂道。

“你说谁呢?”苏童猛的站起身。

眼看这两个妖精又要搞事情,夏思韵急忙站起身,将两个人分开。

“我说你们两个刚消停一点儿,怎么又吵起来了?”夏思韵没好气的说道:“待会让他回来看到了,又得发火。”

“都别闹了。”娄佳仪突然站起身,说道:“我们还是去接一接吧。”听完娄佳仪的话,其他几位美女面面相觑,然后相互冷哼着,一起朝夏氏别墅外走去。

午后曳航/午后的航行

午后曳航/午后的航行第二集

狄远泽面色怪异的说道:“只是扔到了浴池,就这样了?”姬安白点头确认之后,狄远泽立马闪身进浴室去查看了一番。

刚进去看到趴在浴室边上的归一迷,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见归一迷慢慢睁开了双眼,迷迷糊糊的说了一句:“水怎么这么烫啊,能给我换点凉的吗?”天知道姬安白放的,可是一池的凉水。

“归一迷醒了,阿元,进来帮忙!”狄远泽的声音从浴室中传了出来,归一元闻声立马赶了进去。二人将水池中的水换掉,又打开了屋里所有的窗户,片刻之后,那些雾气终于不再那么浓厚了。

归一迷趴在浴池边上哎哟连天,身上的汗珠不停的往外冒,一瓶接一瓶的凉水也不停的往肚子里灌,脸色苍白得不像话,归一迷抬起眼帘看着归一元,弱弱的说了一句:“乖孙,爷爷是不是要死了啊。”

“只要你自己不作死,暂时还是死不了的。”归一元的嘴角抽了抽,没好气的说了一句后转身离开了浴室,足足过了一个半时辰,归一迷才被狄远泽搀扶着出了浴室。

狄远泽将人放到了沙发上,霍方邬已经被放到了之前归一迷躺的床上,姬安白连忙问道:“你这是怎么了,那个老爷子对你们做了什么?”

“那人简直就是个疯子!”归一迷一开口就是这么一句,大喘着粗气说道:“我们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被绑在了两张床上,有些遮着脸的人,在我们身上取了毛发和血液还有……”

还有什么,归一迷没有说,而是俊脸一红,看着姬安白轻咳了一声,然后接着说道:“绑着我们的绳子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制成,竟然挣脱不开,那些人把我们的衣服脱光,扔到了一个大水缸里。”归一迷说的大水缸,应该就是姬安白他们看到的那个装满了不知名液体的容器,归一迷接着说道:“我在水缸了,看到那个老头将两个小孩带到了那个地方,不知道做了什么,那两个小孩像疯了一样剧烈挣

扎大吼大叫。”

“甚至自残。”说话时,归一迷的声音有些颤抖,那两个小男孩拿着刀,一刀一刀往自己身上割的模样,不断的在他的脑海中重现,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然后呢?”

姬安白皱眉询问了一句,归一迷沉声说道:“然后,我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进入了幻境,说真的,我修行了几百年,见过会施展幻境的人也不少,但是从来没有见过那么真实的!”

“我看到二嫂与阿元一同闯进了那个鬼地方,将我跟金嘉玉救了出去,二哥也取到了伏魔宝珠,然后我们一同回到了佛魔大陆,找到烛阴替二嫂换了心脏,真实得不像话。”

姬安白想了想,怪不得之前黑衣青年说,他们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是昏迷着的,因为在他们的意识中,自己就是醒着,本来就是醒着,那又怎么能再醒一次?

姬安白将黑衣青年的话与狄远泽说了一遍,狄远泽皱眉道:“难不成那个老爷子身边还有幻术高手?不对,若是真的有,我不可能会察觉不到。”

“是催眠。”躺在床上的霍方邬传来了一道虚弱到极致的声音,轻咳了两声说道:“老爷子身边有一个催眠高手,那人从未修行过,但是手段极其厉害,我甚至都觉得,现在的老爷子,已经被那人催眠了。”

见霍方邬醒来,狄远泽与姬安白又联手给他检查了一番,发现霍方邬只是受了一些外伤,只要好生修养,时间一长并不会救下什么后遗症,但是这也是建立在霍方邬现在有五级实力的前提下。

不然以这样的外伤情况,不要说是凡人了,就算是除入门的修行者,恐怕也早就已经死了,而这伤若是再严重一点点,恐怕狄远泽他们也是无力回天。

姬安白往霍方邬的口中塞了一颗丹药,那是她很早以前炼制,胡乱扔在悯人戒中的,虽然效果很一般,更是无法比得上许昕儿炼制的丹药,但是对于现在的霍方邬来说,也已经非常有用了。

起码刚刚服下,霍方邬那张苍白的脸上,便逐渐有了丝丝血色,空洞的瞳孔中也出现了一丝神采,霍方邬沉声道:“师父,我想请你帮一个忙。”

“你说。”

狄远泽话不多,但是霍方邬的请求,只要在他的能力范围之内,能帮的他还是愿意帮上一些,毕竟在他的眼中,这个白捡来的徒弟给人感觉还不错,但是霍方邬却开口说道:“我想杀了那个催眠师。”

听到这话的狄远泽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应,他的的确确在霍方邬的身上感觉到了浓烈的杀意,转过头与姬安白对望了一眼,轻轻的皱起了眉。

霍方邬似乎并不在意狄远泽他们的反应,开始自顾自的向他们解释着什么是催眠,但是越是了解得深,姬安白就越觉得这玩意儿神奇得很,跟幻术有相似之处,但是却更显得神秘。

毕竟幻术再强,也终须庞大的灵气作为支撑,实力越强,才越有可能制作出越真实的幻境,就像流魂,幻术有等级之分,一些高等的幻术,在等级达不到的情况下,是绝对无法施展的。

但是催眠不同,就算是个普通人,就算完全没有修炼过,竟然也可以控人心智。

催眠这东西,在姬安白看来,就像是幻术与傀儡术的结合,而且还不需要灵气作为支撑,若是能完全掌握,绝对是一大杀器!

“你想控制霍家。”听霍方邬说完话后,狄远泽沉声问了一句,但是还没等霍方邬回答,他又接着说了一句:“你也是个催眠师,方邬,告诉我你想做什么?”

姬安白与归一元都皱眉站在一旁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看着霍方邬,而霍方邬却是闻言一怔,随后苦笑着下了床,走到了还很虚弱的归一迷身边,淡淡的开口说了一句:“我叫霍方邬,你叫什么名字?”“他要催眠归一迷吗?这可能吗?”姬安白走到狄远泽身边轻声问了一句,而狄远泽却只是摇了摇头,目光一直停留在霍方邬与归一迷的身上。

午后曳航/午后的航行

午后曳航/午后的航行第三集

“嗯,明天我让人帮你办出国证,后天就可以出国了。”林下帆微微点头对绮念这个美女说。

“我长这么大个,还没有出国过呢!”她们说。

“我也没有去过,和你们一样,没有出国过,这一次,我过去办点事,不然也带你们一起去。”林下帆对这些比空姐还要漂亮,还要水灵灵的美女们说:“要不这样子吧,等到圣诞节之前,咱们一起去吧,在那儿过外国人的新年。”林下帆想到外国的新年,比华夏还要热闹得多。

“真的?这可是你说的哦,不许食言。”

“不食言!”

“哇哈,小老板,你太好人了。”这些MM们一个笑逐颜开地说。

对于玉婷的追问,林下帆稍后跟她解释起来,说刚才有两个杀手过来杀他,不过被他收进玄天琉璃仙塔里面去了。

这一次去米国,不用林下帆说,她已想到林下帆要干什么去了,所以玉婷给自己父亲打电话,让他动用一下关系,帮林下帆调查一下周来福在美国哪个医院,顺便帮林下帆明天办理出国证等等。

林下帆的实力,玉婷知道,就算面对枪林弹雨都不用害怕,因为他会躲进玄天琉璃仙塔里,没有什么人比得他安全。杀人,不见血,不见尸,更不用担心被警方找到证据。

不管怎么说,玉婷依在林下帆怀里说:“你在外,一定要小心一点,不管发生什么事,你要知道,我们都在村子里等你回来,永远都在等你回来。”

“放心吧,我又不是去送死,只是把几个垃圾变失踪而已。”林下帆知道玉婷在担心自己,轻轻地抚摸她的脸蛋,对怀里这个美丽女村长说。

“来,今晚好好爱我一回!”玉婷吐气如兰在林下帆边耳说。

“咱们到芒果林里玩吧。”

“在外面?不要,万一被人看到呢!”

“那到玉米地里面去。”

“不要,我听他们说,每一晚有许多旅客在里面那个。”

“那到葡萄园里吧!”

“在玄天琉璃仙塔里面的葡萄园,我就答应你,别的地方,你不要想了!”

“……”

玉婷不去那一种地方,没关系,秀巧姐可以陪林下帆进入果园林里玩,包括夏荷也愿意。不过现在林下帆没有找上她们,先是陪玉婷进入玄天琉璃仙塔空间里面去,在里面好好地爱她,让她当世界最幸福的女子。

两个小时后,玉婷累倒在葡萄树下去了,要求林下帆抱到仓库那儿的房间休息去。

满足了玉婷后,林下帆出了玄天琉璃仙塔里去,悄悄给夏荷发一条短信,怎么说,前两天和她那个后,一直再没有与她暧昧过。而且,林下帆答应过她,有时间的话,就和她幽会一下。

“这么夜,他约我到芒果林里干嘛?不会请我吃芒果吧?”夏荷刚洗完澡,身上穿着一套韩式连身长裙子,裙长过膝,把她身材衬托得更苗条,那成熟的身材,不知让多少男旅客流口水呢。

夏荷借着晒谷场上面的淡淡的灯光,东张西望,轻车路熟地,悄悄地来芒果园去。

昨天果园没有人守场,现在有了,一天四班制,每一个果园都有五六个中年村民守场。这些村民看到夏荷出现在这里,以为夏荷这个上司在视察他们有没有偷懒,还没有等到自己说话。

夏荷即问他们:“林下帆,是不是刚刚进入芒果园里面?”

“夏荷姑娘,你是来找他的吧,你进去吧,我们给你守场,不会让别人打扰你们两个约会。”这几个不同村子的村民,听到她的话,马上明白,原来她是过来找林下帆的,不是视察他们,心里暗自想:“现在的年轻人,真是的,这么喜欢在夜里玩那些大人游戏,难道不怕被人看到吗?”

不是么,旁边玉米地离这里不是很远,在这个宁静的山村里面,玉米地里面不断传出那些若有若无的销魂叫声。

这些村民,孙子都有好几个,自然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要没有人叫救命,他们懒得去管这些年轻人。

“好,回头给你们赏一百元工资。”夏荷听到他们的话说。

“谢谢,谢谢夏主管。”他们今天过来应聘时,资料登记什么,都是由这个美女一手操办的。

“我先进去,不要让别的人进来哦,还有,不许偷看哦。”夏荷不知道林下帆她到这里干什么,但不排除与她在里面玩那一种游戏说。

“放心吧,我们都一把年纪了,怎么会偷看呢,你快进去吧,不要让小老板等急了,我们给你把风!”几个四五十岁,淳朴的村民笑了笑地对这个年轻的小姑娘说。

林下帆视夜晚如白天一样,看到夏荷穿着一件睡裙子进入芒果园后,马上跑到她身边去,把她拉到果园深处里面。让夏荷心里扑扑地加速跳起来,她确定,林下帆真的想和她在果园干那一种龌龊的事情了。

“想我吗?”林下帆把她抱在怀里,轻轻亲了一下这个已百万元身家的夏荷问。

“嗯!”夏荷轻咛一声说。

“来,把衣服脱了,咱们在这里玩。”林下帆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人说。

“啊?脱衣服?万一人进来看到怎么样,能不能不要脱?”夏荷有一点担心被别人看到。

“放心吧,不会有人看到的,刚才几个守夜的大叔不是说了,他们会给我们把风的。”林下帆看到她不脱,自己动手起来,把她身上的睡裙脱下来。

“羞死人了……

上一次,夏荷和林下帆发生关系,并没有被林下帆脱光衣服,只是在房间里掀起裙子。现在,夏荷脱下衣服了,而且还是在果园里面,阵阵的夜风之下,身子被吹得凉凉的,再加上地里四周,隐若地传来一些谈话的声音。

四周景物,让夏荷有一点害怕,害怕被别人看到,所以心里扑扑的跳着,直到林下帆开始欺负她时。

她脑里变得一片空白了,任由林下帆这个小农民在欺负她,没有半点反抗,有的,只是一只小手,紧紧捂住小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