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事:秘密情事/密爱:隐秘的小麦

情事:秘密情事/密爱:隐秘的小麦
  • 主演:金道熙,Kim.Sang-hyeon-I
  • 导演:李在祥
  • 地区:韩国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韩语
  • 年份:2016

情事:秘密情事/密爱:隐秘的小麦第一集

第92章:狠毒女人

小林看这女人那无比着急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现在可好了,他们两人都没有办法从这里离开了。

季子清提着虎子将人给松了回去。

虎子的爹娘看到虎子颤抖着身体,浑身湿漉漉的被季子清给带了回来,顿时有些惊讶,连忙放下手中的事情走过去:“子清虎子这是怎么了?掉水里了吗?”

“是掉水里了,但不是自己掉下去的,是被人给推下去的,人就在河边,是冯氏家的儿子小林。”季子清简单的几句话就将事情给弄清楚了。

虎子娘一听,顿时就火了:“什么?他爹你去找大夫,爹娘你们帮忙给虎子换身衣服,然后熬点儿姜茶喂给他喝,我去找冯氏,今天这是要是不给我一个交代就没完。”

季子清想了想,看着怀中依旧有些慌张的果果,眼睛微微眯着:“嫂子先去找素然吧,那孩子也差点儿将果果给推下河了。”

他一个男人是不好出门没错,但是云素然不一样,云素然很护短,也很疼爱果果,这真的要是出了什么事,云素然绝对是最先炸毛的一个。

“什么?那孩子连果果都想推下河,不行,这件事可就大了,我立刻去找素然,然后我们一起去找村长给我们评评理去。”虎子酿满眼怒火的开口说道。

这都是什么东西,竟然还欺负到小孩子身上来了。

季子清留在虎子家中,一起看着虎子,只是果果却说什么也不松开他,就窝在他的怀里。

“果果乖,已经没事了,不要害怕。”

“爹爹那个哥哥坏。”果果扁扁嘴,委屈的说道。

他又没有得罪人,干嘛要推他下河?还把虎子哥哥也给推下去,太过分了。

伸手摸了摸果果的小脑袋,季子清低头看着怀中的果果:“没事了,他们这样是他们的不对,果果可不能学知道吗?”

这样的孩子,他看一眼就觉得厌恶,哪儿来那么狠的心思?虽然说是被人给利用的,但人太蠢。

难道就没有想过,这件事要是被人给看到了,倒霉的就是他自己,而不是别人了。

云素然本来是在家中跟青柳一起做饭的,谁知道虎子娘来了,而且还跟她说,季子清救虎子的时候,果果差点儿被冯氏的儿子小林给推下河。

听到这个消息,云素然的眼中满是怒火,真是好大的胆子,这样的事情都能做的出来。

“嫂子我们走,去找村长。”

“好。”

两人过去的时候,季子清已经将小林跟那个指使他的女人给扔到了村子当中。

今天是除夕,在外面的人看到季子清做这样的事情都有些不满:“子清你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一个孩子跟一个姑娘?”

“他们都能对两个孩子下手,还不许我们随便给个教训了吗?”云素然过来就听到这些人指责的声音,顿时愤怒的说道。

“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虎子被这个孩子给推进河里,现在可是冬天,如果不是子清带着果果回家的时候碰上了,虎子还指不定会不会没命呢,子清救人的时候,他可倒好了,连站在岸边的果果都要给推下去,而这一切还都是这个女人指使的。”云素然冷声说道。

“你胡说八道,云素然你这个见人为什么要污蔑我?”女人一听云素然将所有的事情就这样给说出来,顿时就心慌了,满眼愤怒的看着云素然恼火的说道。

“是你让我把虎子叫到河边,然后推下去的,你说这样你才有机会跟果果他爹相处。”一边的小林突然开口说道。

“……”周围的人。

“……”云素然无语的看着小林,真实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这个时候不知道隐瞒所有的事情,还将事情给爆了出来,这不是将两人给推到了最前面吗?

虎子娘一听,竟然是这个姑娘干的,脸色顿时阴沉难看:“杨翠花我家虎子招惹你了啊?你要这么狠毒的对待他?我打死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

说话间也不顾其他人的劝阻,直接动手没多一会儿,就将那个杨翠花的脸给抓花了。

云素然感觉到了淡淡的忧伤,脸色一变再变,果然不管在什么时候,女人打架都是一种非常养眼的状态,太彪悍了有没有?

季子清站在边上看着这场闹剧,在差不多的时候开口说道:“如果不是我去的及时虎子已经没命了,就只剩下半个脑袋在外面。”

云素然无语的转头看了身边的男人一眼,这人是在火上浇油吗?

“你们干什么?干什么要打我女儿?”这是一个女人急匆匆的跑了过来,看着虎子娘十分生气的问道。

“为什么?我没打死她就算是不错的了,你还问我为什么?你这女儿还要不要脸了?人家子清已经跟素然成亲了,她可倒好,为了找到跟子清单独相处的机会,竟然狠毒的让人将我儿子给推到河里去,还不仅仅是这样,就连三岁的果果她都不放过,她这心肠到底是有多么的狠毒,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啊?”虎子娘看着来人冷冷的笑这说道。

“你……你胡说八道。”

“我胡说八道?不信你问问在场所有的邻居,他们有没有听到?”

“是啊,是翠花指使小林那么做的,这个小林都承认了,难不成还有假的吗?小林也还只是一个孩子,他还能骗人不成?”

“就是啊。”

杨翠花的脸色十分的难看,也有些苍白:“云素然不过是一个人尽可夫的贱人,季子清会娶她都是因为云素然手中的钱,根本就不是真心的。”

边上的人十分无语的看着杨翠花,人家这都已经成亲了,是为了什么成亲好像已经不重要了吧?在说了,人家为什么成亲跟她有什么关系啊?多管闲事。

云素然好笑的看着杨翠花,走了过去:“你喜欢子清,想给他当外室明说就是了,何必对一个孩子动手?而且还只是为了跟他独处,你这种心思狠毒的人,如果真的有人看上了,我真觉得是个奇迹。”

情事:秘密情事/密爱:隐秘的小麦

情事:秘密情事/密爱:隐秘的小麦第二集

周游禁不住好奇看了看,发现自己竟然完全认不出来这是什么文字。

“这面甲牌,是御岭力士的秘宝龙象甲牌,相传是尼摩菩萨的坐骑龙象额头上的一块灵鳞,具有避天下万邪,万毒不侵的神奇功效,上面刻的是古天竺文字,是佛教的镇金藏经文,佩带在身上,可以得到神灵的护持,嘿嘿,只有历代御岭门主才有资格佩带龙象甲牌。”

黑衣蒙面女人解释了一番,她似乎很喜欢向周游炫耀自己的本事和宝贝。

“哦…那前辈您准备用这块龙象甲牌来干什么?”周游问道。

“镇妖灵!!”黑衣蒙面女人只是这么淡淡说了一句。

“镇妖灵?什么意思?”周游更加好奇了。

“你怎么那么多问题啊?若你真有兴趣,不如拜我为师啊!”

黑衣蒙面女人竟然打起了周游的主意,然后故意这样对他说道。

“呃…前辈,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你的神奇法术亦令晚辈心折不已,只是晚辈一向无门无派习惯了,所以…”周游忙说道。

“呵呵,小子…我可没有师门传承这些世俗观念,主要是最看重的是个人资质,而且对个人资质要求最高,若资质达不到我的要求,根本无法修炼我传的功法!还有啊,我不想御岭力士一门的绝学失传了,时至今日,这御岭一脉便要绝迹,所以,拜不拜我为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将御岭门下的绝学传承下去,便可以了。”黑衣蒙面女人对周游说道。

“唔…这样啊,这样也不错哦!不过我现在想见识一下镇妖灵是怎么一回事。”周游被说得心动了,心下更加迫切想见识御岭一门的绝学。

“你这人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好吧!你看清楚了。”

黑衣蒙面女人笑骂一句,将手中的破山锤放在地上,然后左手捏着龙象甲牌,右手则掐着剑指,双脚张开,站在地上跺了跺,身体一抖。

周游马上便听到一阵沉闷的声音从地底传了上来,他感觉到有股神秘的力量顺着大地导入了黑衣蒙面女人的体内。

却见黑衣蒙面女人结着的剑指上面,突然泛起了一道莹光,那道莹光呈淡淡的蓝色,洪宣娇将剑指朝龙象甲牌一指,顿时那道淡蓝色的莹光窜入了龙象甲牌上面,那面黝黑的龙象甲牌顿时闪烁了一层晶莹剔透的莹光。

黑衣蒙面女人将那面龙象甲牌,朝面前的八歧大蛇心脏位置运力一抛。

“嗖…”

那面龙象甲牌,立即化为一缕淡淡的蓝光,一闪没入了八歧大蛇体内。

“嗷…嗷…….吼…”

八歧大蛇直接被惊得身体战粟颤抖起来,它那八颗脑袋同时睁开了眼睛,十六颗狰狞的眼珠狠狠地看着黑衣蒙面女人和周游。

它想挥动触手,却发现触手已经不受自己控制,它想张口喷出魔焰,却发现除了能够发出干嚎以外,身体僵硬,仿佛被固定起来一般,竟然所有带有强力杀伤的招数已经全部无法发动了。

看着面前的八歧大蛇,它那八颗脑袋张口嚎叫的同时,散发着一股难闻的恶臭和带着强烈酒气的血腥味,熏得周游眉头,他不由得握紧了手上的天尊的刀柄,心中暗暗打定主意,只要这八歧大蛇有任何轻举妄动,自己马上就劈向它。

而看着又惊又怒的八歧大蛇,黑衣蒙面女人不紧不慢地拿起了地上的轩辕破山锤,扭头对一脸紧张的周游说道:“你别担心,我刚刚已经用龙象甲牌镇住了它的妖灵,它所有的妖力全部被镇锁在内丹里无法发动出来了,现在它就是咱们砧板上的肉,任由我们宰割了!我先动手了!”

说着,黑衣蒙面女人双手已经举起了那柄巨大的轩辕破山锤,对准了八歧大蛇的其中一颗头颅,狠狠地挥了过去…

“蓬…”

“吼呜…”

那八歧大蛇发出一阵凄厉无比的怪叫声,那声音真的可以用鬼哭狼嚎来形容,它那颗头颅被巨大的破山锤砸了个稀烂,脑壳碎裂开来,一股腥浓黏糊的绿色液体溅上了半空中,绿色之中还带着许多灰白的粘液,散发着一股浸泡在水中多年烂木头一样的气味。

蓬…蓬…蓬….蓬….

黑衣蒙面女人没有停下动作,挥舞着手中的轩辕破山锤,一口气八歧大蛇的八颗头颅全部砸碎,八歧大蛇发出一阵一一阵凄惨无比的悲鸣,却丝毫动弹不得。

在八颗头颅被砸碎之后,它那庞大的身躯慢慢地瘫软下来,地上全部是一大片粘糊的绿色和灰白色的液体,一代魔神竟然如此窝囊地被砸死。

‘哈哈哈…原来这八歧大蛇是木属精怪所修炼而成!!”

黑衣蒙面女人兴奋地一脚踩在八歧大蛇的身躯上说道。

“木属精怪?是什么来头?”周游当然不耻下问。

“这详细解释起来就花时间了,不过简单来说,这天下万物,包括各种生物,都离不开这金,木,水,火,土五种属性,跟我们人类不一样,这八歧大蛇溢出的这些绿色液体就是它的血液,灰白色的那些是它的脑浆。加之散发在空气中气味,由此可以断定,八歧大蛇这绝对就是由远古时代某种木属性妖灵修炼而来,现在该你动手了,上去剖开它的身体,取出它的内丹吧!”

黑衣蒙面女人跟周游解释完,便催促他上前动手了。

“哦….不过它块头那么大,它的内丹在什么位置?”

周游看着面前一座小山般的八歧大蛇,都有些傻眼了,于是又这样问道。

“就在龙象甲牌镇住的位置,你别婆婆妈妈的,你剖开它的尸体不就看见了嘛!”黑衣蒙面女人有些不满的连声催促道。

周游只好握紧了天尊碎神刀的刀柄,将真气灌注其中,顷刻间,那天尊碎神刀散发出一股无比凌厉的红色耀眼刀芒来。

周游将刀高高举了起来,照着八歧大蛇的身躯中间狠狠斩了下去。

“扑哧….”

那八歧大蛇竟然被周游手中的碎神刀,一刀劈开了半边身体,一股奇怪的烂木头恶臭立即喷了出来,绿色的血液飚向了半空中,还溅了周游一头一脸。

情事:秘密情事/密爱:隐秘的小麦

情事:秘密情事/密爱:隐秘的小麦第三集

现在她被莫名其妙的批了一通,也是觉得有点无厘头,所以霍远发脾气的点到底是在哪?

不过经纪人吃了瘪自然是不能去质问自己的艺人,有点无奈,她叹了口气,只好把苦水朝自己肚子里面吞。

“……”

眼看着自家艺人一脸不高兴的上了车,她有点想跟上去说什么,但是……想了想还是停下了脚步,她觉得……现在霍远正在不高兴的头上,这个时候去给自己找不痛快。

感觉真的事没事找事,还是过一会儿再说。

……………………

霍远上了车,脸色沉沉。

事实上,经纪人说的没错,本身,他对那些什么剧组人一起出去聚餐的事情就没有什么兴趣。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一旦想到某人出去聚餐……并没有他的参与……心里那种感觉……就非常一言难尽。

再者……他本身也非常讨厌被人决定自己要做什么事。

经纪人以前主动插手他的事情并不是单纯的一次两次了……

“……”烦躁的吁了口气,霍远思来想去,都觉得还是很烦躁,虽然他也不是很清楚自己到底在烦躁什么,但是那种不快的感觉,就在心里一个劲儿的不断腾升。

最后,就只能是归结为,经纪人有事瞒着自己不说。

所有的错就是在经纪人的身上。

…………………………

所以当苏晚一众人和导演副导演吃了饭之后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就看到霍远经纪人就站在保姆车前,“陈导演,你们怎么出去吃了这么久的时间才回来?我们霍远都等了你们拍戏好久了!?”

语气里是满满的不悦。

导演:“……”

副导演:“……”

两个人面面相觑,半晌倒是没有说出一句话,有点无语的相互对视了一眼。

然后,还是副导演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有点无奈的样子,看着不远处的经纪人,“刚才导演已经说过了,下午两点开始拍,现在才不过一点二十分,……”

“……我这不是好意么,我们霍远想着早点拍完早点收工,况且导演你们早点拍完也省事啊不是……”

“……”

众人闻言纷纷沉默。

旁侧还有不少的群众演员小声的窃窃私语起来。

陈导演眼角一抽,终是没忍住,挑眉,“怎么?你这是对我们剧组和我们几个导演和投资方有什么意见?”

他本身好歹也是个导演,什么时候轮到一个演员的经纪人说三道四了?还指手画脚的。真以为自己是老大了?

此话一出,顿时就连群众小声的议论声都没有了。

“!!!”

顿时不由的有点尴尬,经纪人本来也只是想着抱怨几句,这么一下眼看着把导演似乎给弄毛了,心里也有点下不来台。

连忙扯唇笑了笑,勉强道,“那个……导演您别生气,我不过是随口说的几句,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觉得早点拍完您也可以早点休息。”

众人面面相觑。

陈导演却是淡淡扫了对方一眼。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