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禁恋/Vyhnani z raje

天堂禁恋/Vyhnani z raje
  • 主演:波莱克·波利夫卡,Jan,Antonin,Pitinsky
  • 导演:维拉·希蒂洛娃
  • 地区:捷克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01
又名:BanfromParadise/ExpulsionfromParadise在这部最新作品里,齐蒂洛娃大胆地让一百二十名男男女女全身赤裸入镜,描写一位电影导演拍戏时面临的真幻思维,观点大胆而惊人,宛如二十世纪的;八又二分之一!

天堂禁恋/Vyhnani z raje第一集

等夜想南开完会,在外面应酬完回了别墅,发现家里空空荡荡地才想起,苏沐在医院里。

此时已经是夜里十二点,他自然不会打一个病人的手机,所以他找了夜茴。

夜茴接了电话,声音带着绵羊音:“哥。”

夜想南的声音淡淡的,“在医院吗?”

夜茴的声音有些迷:“不是啊,我已经回家了,对了哥夜荀在我这里,大嫂说夜荀的支气管不太好,在医院里容易过敏,所以我带回家了,晚上妈照顾的。”

夜想南揉了下眉头:“意思是,苏沐那里就一个人是不是?”

夜茴点头:“大嫂说她没事了,坚持让我们回来。”

“知道了。你睡吧。”夜想南想点支烟,有些烦闷,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后来他想想,苏沐也没有什么大毛病,就洗了个胃,住一晚院也不算什么。

这么想想,也平和了,伸手拉开抽屉想拿打火机,却是见到一个药瓶。

之前没有见过,想也知道是什么鬼东西。

长手一探拿了过来,打量了一会儿准确地投进了垃圾筒里,也没有了抽烟的心情,而是下楼准备吃些夜宵。

他今晚喝了酒,是林露开车送他回来的,他知道林露的心思,但是他没有心情他更不会把女人带回家里。

下了楼,陈姨竟然还没有睡,老人家在偷偷地追电视。

见到夜想南下楼,她吓了一跳,拍着心口:“先生你这么晚怎么不睡?”

夜想南缓缓走过来,坐下:“睡不着,去下碗面给我吧陈姨。”

陈姨奇怪,“先生你以前不爱吃面的啊。”

她忽然想起来,上一次苏小姐下了一碗面,还挺香的,不过她可不敢这一桩,但是倒是奇了怪:“苏小姐怎么还不回来?”

“她在医院里。”夜想南吐出一口气:“明早就回来了,我让司机明天接了。”

陈姨本能反应:“就让苏小姐一个人在医院里啊,那她可会孤单的啊。”

夜想南看着陈嫂,觉得她的话有些多。

陈嫂不敢再吱声了,立即去了厨房下面了。

不消十分钟,一碗香喷喷的面就端了过来,还倒了一杯牛奶,夜想南吃了几口,总是觉得不如那天苏沐下的面香,但是面对老人家殷切的眼神他不好说什么,静静地吃完。

陈姨一本满足,“人是会改变的,先生你看你以前不爱吃面的,但是现在不也很香。”

夜想南皱眉:“陈姨,你这话听起来怎么觉得会觉得有别的意思。”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陈姨摇手:“我老人家就是说的面,没有别的意思,绝对不是说你对苏小姐。先生我睡了。”

夜想南冷哼一声:“你老人家这么会说话,不如多说一点。”

陈姨哪里敢留下来,摆了摆手就淄回自己的房间了。

夜想南仔细地想想,觉得反了,苏沐才来两天,他妹他母亲还有陈姨都为她说话了,她有什么优点?

找不到优点,算是优点吗?

天堂禁恋/Vyhnani z raje

天堂禁恋/Vyhnani z raje第二集

“哦,好的。”杨程呆呆的看了我和林梦琪一眼后便是开启了发动机随后便开着车走了,怀中有美人儿趴着,阵阵清淡的香味传入我的鼻中,刺激着我的神经,看着林梦琪满脸潮红身子乱扭,我不禁来了反应,我靠,这也太特么诱惑我了,幸好我刚才把林梦琪就出来了,要不然她被刚才那个王八蛋给嘿嘿了都不知道。

话说那个小子身子也是弱不禁风,我这一巴掌过去他就晕过去了,不会是平时撸多了身子虚吧,想到这里我都是忍不住嗤笑。

杨程默默开着车,就当快要转一个拐角时,几个人影拦在了车前眼看着车子离他们越来越近,但是他们却并没有想要让道的意思,每人手握一根铁棍,染着非主流发色的头发痞里痞气的站在远处。

我皱了皱眉头,最近找打的真是特么的多,昨日是几个富豪官员,今天小混混也进来了。不过既然要干,那么我肯定也不会怂,毕竟我特么还是连过得。

车子距离那几个混混越来越近,到最后杨程不得不将车子停下来,那几个混混几乎是把整个街道给霸占了,没有一点空间可以过去了,看来别有几分霸道的气息。

杨程见到这一幕显得也是有些不高兴,他刚要将头伸出窗外大骂几声那些混混,便是被我拦了下来,因为我看见了一个熟人,也不算是熟人吧,我们仅仅是见过一面而已。刚才那个在酒店被我一巴掌打晕的男人,竟然站在一群混混的身后,此刻跟目光阴毒恶狠狠的看着我。恨不得要吃了我一样。

我真没有想到,居然还有人敢骂我和杨程,当时我虽然阻止了杨程但我心里却是十分生气。但是,我作为一个杨氏集团公司的老总,该有的大度总该是要有的。

不然的话,这传出去让人说杨氏集团公司的老总做事不够大方,这还让人怎么看。

而且这些小混混根本就不值得我和杨程放在眼里,就算我们其中一个他们一起上都不是对手,所以我阻止了杨程,让他不要和这样的小混混一般见识。

像这样的小混混我见得多了,每次总会遇到,不过都是由大胡子和杨程去解决的,我则是在一旁看着就行,根本不用去理会。至于这一次,我之所以阻止杨程也不是我什么善心大发,而是因为我身后还有着林梦琪这个大美女。我知道,这个大美女可是十分不好武斗的,看见别人武斗就觉得别人不好,是一个坏蛋。

作为林梦琪的男朋友,兼武汉市第一美女的未来丈夫我当然不会让她对我有了不好的印象,所以这次我既没有亲自动手,也没有让杨程去解决,而是准备放这几个小混混一码,让他们早点滚,别妨碍了我跟林美女的约会。

可是,这几个小混混好像很不知趣似的,我有意放了他们,可他们就好像苍蝇似的,总要围成团,然后扑上来。

我本来不想在林美女面前表现的很暴力的,可没法,谁让这群家伙不长眼,硬是觉得我和杨程好欺负,准备死磕呢。

我看着他们一个个的不怕死的冲下上来,倒也很佩服他们的勇气,像这样的人我真不知道该说他们傻还是够勇敢。

明知道不是我和杨程的对手,还一个劲儿的往上冲,

随后,在他们冲上来的时候我还是不得不表现出了暴力的一面。这十几个小混混硬是被我和杨程用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就解决了。

我看着他们,不禁在心中暗叹了一句,这也太弱了吧,连老子的一击都接不住,还他妈的出来混的。现在的这些年轻人,还真是。

解决完这些人后,我只是看了他们一眼,然后就往林梦琪的方向走去,看到林梦琪正坐在车里看着这一幕,而且看得好像还很入迷似的,我的心瞬间就颤抖了一下。

心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不是说这个林梦琪是最讨厌别人武斗的么。怎么现在这个样子,却好像很痴迷于我刚才与那几个小混混战斗的样子。

见到林梦琪这个近乎于痴迷的样子,我也很是无奈,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喂,醒醒。”我看着坐在车,子里正犯花痴的林梦琪在她跟前用手晃了晃,让她醒了过来。

估计我刚才用手叫醒她的时候,之前她还沉醉在我刚才大战小混混的那个场景中。

不一会儿,林梦琪就被我给从刚才的状态中给拉回来了。随后,她回过神来看着我,像是看见梦中情人一般,跳起来抱着我说道:“老公,你真棒。”

听着她这句话,我的小脸不禁微微一红,我就对着她微笑道:“我怎么就成了你的老公了,咋们都还没有扯结婚证呢。”

听完后,林梦琪只觉得小脸一热,这才发现自已的两边脸上已经有些微微泛红了。

她看着我,娇嗔道:“这不是迟早的事情么。”

我看着她羞红的小脸,也微笑着点点头。我在心中暗自想道,像林梦琪这样的一个极品美女做我的老婆,以后得日子不用想肯定都十分舒服。

林梦琪突然将我用双手抱过去,对着我轻声道:“老公,我想和你在这个车上来一次。”

听到她的这句话之后,我顿时就被她给吓了一跳。没有想到,这个女人还真是大胆啊,居然想着和我玩车震。她的这个举动可丝毫不落于青姐那天晚上和我在路边接吻的举动,让我感到很是吃惊。

就在她和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好像听到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好像还很密集,似乎来了不少人。

我当时听到这个脚步声就在想,今天到底是个什么日子,一件事情接着一件事情不断的找上门来。

片刻,我就看到在我的视线内出现了二三十个人,手中都拿着家伙,前面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人走在前面,看上去非常拉风。

“我靠,全是黑色衣服,你他妈的给老子玩上海滩啊。”我看着前面的这些人不禁的暗骂了一句。

天堂禁恋/Vyhnani z raje

天堂禁恋/Vyhnani z raje第三集

这该死的人类,它要把她给勒死!

“夜白!”看着夜轻羽的方向,唐灵和凌昊的面色当即一变。

“没事,等的就是这个时候。”夜轻羽说道,千零入魂的瞬间,夜轻羽的手中蓦然多出一把长刀。

看着卷住自己的蛇尾,夜轻羽猛地一刀瞬间刺下!

血光飞溅中,一声惨叫,巨蟒王瞬间放开了夜轻羽。

尚未反应过来之时,七寸的地方已经被夜轻羽踩住,一把尖锐的大刀,落在巨蟒王的七寸上,只要夜轻羽轻轻一用力,就能瞬间要了巨蟒王的命。

“还敢动不?”看着巨蟒王,夜轻羽笑眯眯的说道。

巨蟒王满是害怕的摇着头,不敢动,不敢动。

“那还不命令所有的巨蟒退下。”夜轻羽说道。

闻言,巨蟒王满是不舍的看了一眼眼前的人类猎物,最终,一狠心,发出一声古怪的声响,所有混战中的巨蟒当即停下,拖着被迷药迷倒的巨蟒,纷纷退入黄沙中。

“我有机会杀你一次,就绝对机会杀你第二次,不要再来找死,听到没?”看着巨蟒王,夜轻羽说道。

巨蟒王委屈的点着头。

“走吧!”夜轻羽说道,收回长刀的瞬间,重伤的巨蟒王当即钻入沙漠中逃跑了。

“你就这么放走了,不怕他们卷土重来?”看着夜轻羽,凌昊忍不住问道。

“蟒蛇这种生物,其实很胆小,而且记性特别好,在这里吃过亏,差点丢掉名,它们不敢再回来。”夜轻羽说道。

转过头的瞬间,便对上整个沙漠,所有猎人满是惊诧的目光。

鲜血染红的沙漠,所有昏迷的巨蟒已经被拖走,只剩下数十条巨蟒的尸体。

所有的猎人,恍然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好似大梦初醒,看着站在巨蟒尸体中,浑身狼狈的斗篷少年,再不敢有任何的轻视之色。

如果不是眼前的人,他们可能都已经葬身蛇腹了。

一想到在这之前,他们还嫌弃人家拖后腿,想把人家赶出猎人团,所有的猎人,只觉得羞愧难当。

“那个,其实,刚才我看到了,是苗辉从夜白身边走过去的时候,故意摔倒,想陷害夜白的,只是因为,他是灵风猎人团的人,我不敢揭穿他。

但是现在,我的命是夜白救的,也没脸再说谎了。”团队中,一名猎人说道,低着头,满面羞愧。

闻言,所有灵风猎人团的猎人面色变得难看起来。

受伤中的苗辉,眼看着事迹要败露了,想要趁机装晕过去,下一瞬,脚却被路过的追风不小心踩了下。

一声惨叫,苗辉蓦然疼的跳起来,便对上了唐灵满是冰冷的目光。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看着苗辉,唐灵冷声道。

“不是,团长,我是看您好像不太喜欢他们,所以故意想把他们赶走的,好讨您的高兴,团长饶命,我不是故意的。”看着唐灵,苗辉说道。

“我什么时候说过不喜欢他们。”唐灵说道。

下一瞬,便对上所有猎人们无奈非常的目光,唐灵面上一尴尬。

“就算我之间对他们有什么误会,你也不应该使出这种下作的手段赶他们走,我们灵风猎人团,容不下你这样的人。”唐灵怒道。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