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放过我吧/虚张声势

女神!放过我吧/虚张声势
  • 主演:梁汉溪,朱文轩,林世静,苗书生,蒲树,张荣丽,陈希希,张静秋
  • 导演:米拉苏
  • 地区:韩国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韩语
  • 年份:2013
当一群好友坐在一起,话题离不开女人.他们一起分享着自己曾经离奇的艳遇故事.有美丽动人的陪酒小姐有心机沉重的跳舞女郎有因为一时好奇而引发的人鬼之恋也有那奇异的外星爱情.故事情节非常有趣,而且特别搞笑,大家可千万不要错过

女神!放过我吧/虚张声势第一集

盛灵璟在二楼的转角,脸上还红红的。

此时,顾少皇已经下去了,她被他吻了个气喘吁吁,他也一样躁动不已,才下楼去见沈林如了。

沈林如就坐在楼下的客厅里,石岩也陪着。

沈林如不敢上楼,她是知道顾少皇的规矩的,以前来了,上不了楼。

偶尔能上去,还是他亲自允诺,否则的话,石岩管家就直接把她给挡在楼梯口了。

她看到顾少皇从楼上下来,他还是那样俊逸挺拔的身材,只是面容看起来略显白皙。

她怔了下,立刻起身,看着顾少皇,抿了抿唇才开口道:“少,少皇。”

顾少皇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没有言语,一步一步走下楼梯。

他的目光很冷。

沈林如看到他冰冷的神情,顿时心里就不秒了。

微微凝滞了一会儿,她鼓起勇气道:“少皇,我来解释那天的事情。”

顾少皇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淡淡的开口道:“一切都如此明了,无需解释,沈小姐。”

“沈小姐?”沈林如整个人错愕起来,瞪大眼睛看着他:“你,你叫我沈小姐?”

顾少皇毫不温柔:“难道叫你沈先生?”

沈林如瞠目,眼底都是受伤的情绪。

楼上的盛灵璟,躲在转角偷偷地看着楼下,看着顾少皇对沈林如冷淡的态度,心里的感觉真美。

“少皇。”沈林如尴尬的扯了扯唇。“其实叫什么都是个代号,只是我们这样分开了,太可惜了,我是被人陷害的。”

“是吗?”顾少皇冷声很冷。“你没有被陷害,那天更衣室你给小璟送去的饮料里加了东西了吧?”

沈林如惊愣的看着顾少皇,心里都是恐惧,他居然知道。

顾少皇目光犀利如箭,落在了她的脸上。“如果你不倒霉,倒霉的岂不是小璟了?”

“少皇?”沈林如更加惊愕。

“很惊讶我怎么知道的是吗?”顾少皇目光沉静,看不出来生气。

可是沈林如却感觉到了一种深深地恐惧。

“沈林如。”顾少皇目光冰冷下去,一字一句的开口道:“你很自作聪明,自以为是。”

“少皇,不是的。”沈林如一下子摇头,眼底氤氲出潮湿的雾气。“我只是喜欢你,太爱你了。”

顾少皇没有阻止她继续说下去,他只是冷哼了一声,却足以让沈林如惊惧。

“我.......”

她说不下去了,她知道再说下去,顾少皇会非常的生气,越说越多,越多越不利于自己。

“少皇,我是最适合你的,你也知道我跟那个胖子没有事情,那天的事情你也知道是我一时糊涂,你就原谅我一次,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好吗?”

没有回应。

顾少皇只是冷冷地望着她。

沈林如的心一下子沉入谷底。

她面对顾少皇那张轮廓分明的俊脸,心里的贪婪和渴望是如此的明显。

这个男人,是她的,应该属于她。

“沈林如,订婚没有完成,你我早已经没有关系。”顾少皇沉声道:“石岩,送客。”

“少皇,我还没说完。”沈林如快速的喊道。

女神!放过我吧/虚张声势

女神!放过我吧/虚张声势第二集

“小子,真没看出来,你前几天居然又干了一件大事呢!”

周老爷子眯着眼睛说道。

“哪有什么大事!小打小闹而已,不过老爷子的消息可真灵通啊!”

杨言轻描淡写的说道。

“呵呵!那还小事?那什么才叫大事!你啊你,做事不要太锋芒毕露了,不然以后有你的苦头吃。”

周老一边说着,一边伸手从旁边拿出一副棋盘。

“来,下一局!”

尼玛!

不是说好不下棋的吗?

怎么又来了!

您都九十岁高龄了,干嘛还这么执迷不悟呢?

明明知道我不会让你的,何必自讨难受!

“算了吧,最近我的棋艺大大退步,肯定下不过老爷子您了,所以,就不献丑了。”

杨言连忙拒绝道。

“怎么还记着上次的事?堂堂七尺男儿,怎么只有这点肚量?那还能成什么大事!”

周老爷子不满的说道。

卧槽!

你个老赖子各种手段威胁我,各种耍赖,最后实在下不过了还会动手,我还敢跟你下吗?

现在我都已经服输了,你还不放过我,是谁肚量不够!

我都以为自己的脸皮够厚了,没想到老爷子你功力如此深厚,在下真是佩服佩服。

虽然心里有千万只草泥马奔腾,但这种话只能憋在心里,是万万不敢说出来的。

毕竟他可是答应过周含韵,今天一定不会闹事的。

“那你在干嘛,赶紧的!”

周老爷子这会儿已经在摆棋子了。

“真的要下?”

杨言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问道。

“废话!”

周老爷子眉头一挑,冷哼道。

“那……不耍赖?”

杨言又问了一句。

“我是那种人吗?”

周老爷子气呼呼的反问。

“是!”

杨言认真的点头。

“……”

周老爷子抬起头目光灼灼的看着他,一阵吹胡子瞪眼。

杨言心中哀嚎一声,连忙坐到他的对面,二人你来我往的杀开了。

……

“说好了不耍赖的,你又悔棋!而且毁了七步,顺便还偷了我一个马。哼!下次我再也不和你下了。”

杨言一边收拾棋子,一边气呼呼的说道。

“呵呵!那是你自愿让我重新下的。这人老了嘛,反应也迟钝了,手也容易哆嗦,一不小心就会放错地方。”

周老爷子笑呵呵的说道。

“……”

杨言彻底无语。

果然遇到修为深厚的对手了,这脸皮已经不能称为脸皮了,完全就是铜墙铁壁嘛!

“话说小子,你真的想好了吗?一下得罪了这么多的东海权贵,这可不是一件好事啊!”

周老爷子一边摇晃着躺椅,一边幽幽的说道。

“不存在什么得罪不得罪的,这个世界,很多事都是自己找的。如果他们不来惹我,我也不会去惹他们。只能说双方的运气都不好吧!他们注定要倒霉,我却注定要费些手脚。”

杨言把象棋装在盒子里,淡淡的说道。

“我老了,很多事都得你们自己去抗。小韵身上的担子的确太重了,有你这种人帮她分担点,我很放心。”

周老叹息着说道。

杨言翻了翻白眼:

“怎么感觉你在托孤一样?今天是您老九十岁大寿,就不能说点吉利点的?我倒是觉得,你应该像刚才死乞白赖的和我争输赢那样的态度活着。”

“不是说人定胜天嘛,有时候只要有信心,也不是不可以跟老天爷谈条件的。”

杨言不说这个还好,周老爷子一听,立即嚷嚷起来:

“你个混小子还知道今天是老头子我九十大寿啊?刚才下棋的时候,杀起我来不是挺嚣张的嘛!幸亏我够机智,不然真的被你杀的片甲不留了。”

一提起下棋,杨言就一肚子火。

“开始明明说好不耍赖的,结果还是耍赖了。让你悔了无数的棋,你还是下不赢,这也能怪我咯?算了,你年纪大,又是你生日,我今天就不和你一般见识。”

一上午的时间,就在杨言的抗议和老爷子的咆哮声中过去。

中午的时候,宾客已经很多了。

杨言可没心思跟这些带着虚伪笑容的家伙虚与委蛇,索性拉出一张躺椅靠在上面,学周老爷子一样,一摇一摇的闭目养神。

周含韵在外间忙着招呼客人,倒也还算游刃有余。

周家的几个儿子,生意上没能继承周老爷子的天赋,但论人际交往,那是一个顶一个的厉害。

此时,他们正在宴客厅和客人吹牛打屁,其乐融融。

宴会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按这边的风俗习惯,这种应酬场合正式开始应该是下午四点左右。

但是,像周家这样的家庭,来往的都不是一般人。

来早一些,能和其他应邀嘉宾多说会话,说不定商机就从中诞生了。

人情嘛,是这个世界上最廉价也是最值钱的东西。

有人甚至这样形容:

人情这东西就跟阿猫阿狗一样,时不时的喂它一点东西,等你需要的时候,叫唤一声它就会过来了。

杨言虽然不完全赞同这个话,但是这话也不是毫无道理。

至少有一点,人情这东西,只有互相来往才会长久。

不过,在隐世那种实力为尊,弱肉强食的世界锻炼了几年之后,杨言更加信奉一个道理。

只要本身足够强大,就不会缺少人情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

“老爷,外面徐书记来了,小姐请您出去一下。”

一个佣人突然走过来对周老爷子说道。

“哦!徐书记来了啊,那走吧!我们去迎接一下。”

周老爷子说着,起身朝外面走去。

徐长达,东海市的一把手,年仅五十岁,前途一片光明。

这次宴会,他本可以派一个秘书过来的。

但是,几天前发生在东海明珠的拍卖会事件,让他不得不重视这个看起来已经开始落魄的周家。

东海明珠事件,被上面下了特级封口令。

但是,世间哪有不透风的墙?

尤其是对于这位东海市一把手来说,就更不算什么秘密了。

上次的事件,徐长达知道的比一般人多。

甚至因为他的另一个特殊身份,比在场的人知道的还要清楚。

女神!放过我吧/虚张声势

女神!放过我吧/虚张声势第三集

第十章 你太瘦了

厉家大宅,乔小小与厉冥枭之间的距离不过几米,乔小小却觉得自己用了几百个世纪的时间。

“二弟,这是小小。”继父厉圣杰指着乔小小介绍道。

“小小,这是你小叔。”厉圣杰一脸温和的笑容与一脸冷漠凉薄的厉冥枭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男人生的高大,净身高一米八五,何况还踏着一双军队皮鞋。乔小小一米六五的身高站在他面前,就是小小的一只。

昨晚乔小小中了药,脑子不清醒,所以才能无视厉冥枭那如冰山风暴一样的压迫气场。

可现在乔小小脑子清醒,再加上乔小小心虚,男人那强大的气场直面扑来,让人不寒而栗!

乔小小仰着头,甜甜一笑,“小叔您好。”

乔小小内心忐忑不安,翻江倒海,可她面上依然是一脸平静,她不能让其他人看出异样。

她和小叔之间的事,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母亲好不容易找到自己下半生的归处,乔小小绝对不能允许因为自己的原因,而让母亲的幸福破碎。

闻着声音,厉冥枭眼眸落在面前这个短发小女生上。

今天她的穿着不同于昨天,下身是牛仔裤,上身是青色外套,很男孩子的穿着。

可配着她那张精致的小脸,却有了些俏皮干炼的可爱,浓浓的青春气息。

厉冥枭面无表情,只是在人看不到的地方,嘴角勾起一抹角度,意味不明,“小侄女好。”

他的声线低沉有磁性,如大提琴的最低音,低沉缓慢,让人听着,如喝了甘淳的陈年老酒,好听醉了。

见厉冥枭没有揭穿自己,乔小小一颗悬空的心终于着地。

也是,毕竟和自己侄女发生关系,是谁也不可能到处嚷嚷!

而且她小叔还是龙国最权贵的人,他的一举一动,吸引着全国人的目光。

像这样的人,应该更注重自己的声誉。

厉冥枭的目光一直有意无意的落在乔小小身上,小家伙脸上的表情变化一丝不落的被他捕捉到。

厉冥枭阅人无数,有着一双能识破人心的眼眸,小家伙心里想着什么,他一清二楚,什么都逃不过他!

厉冥枭觉得缘份真是个奇妙的东西,唯一与他发生男女关系的女人,居然会是他口头上应该认下的小侄女!

……

厉家吃饭,有着食不语的规矩,故而客厅很是安静。

乔小小心事重重,吃饭的时候显得有些魂不守舍,菜也不夾,只是空吃着一碗白米饭。

突然,一双筷子出现在乔小小面前,往里放了一筷五花肉。

威严低沉的声音自头顶响起,“多吃点肉,你太瘦了!”

小家伙的确太瘦了,没几两肉,昨晚他摸着,很不顺手。

“啊?”看着碗里多着的肉,乔小小一脸的鄂然,显然是受宠若惊。

这个尊贵又冷漠的男人居然给她夾菜,乔小小显得很不淡定。

最重要的是,她还和这个人还发生了不可告人的秘密。

“谢谢。”对上男人那一双摄人心魄的眼眸,乔小小一惊,乖乖夾起那一片肥肉。

看着碗里的肥肉,乔小小皱眉。

她能说,她不爱吃肥肉吗?

最讨厌肥肉了!

厉冥枭这一举动不但把乔小小搞的一惊一乍的,饭桌上的其他人也是一脸懵逼,不可置信。

冷漠如厉冥枭,什么时候主动给别人夾过菜?

不过他们也没多想,厉圣杰和乔妈妈是一脸的欣喜,毕竟厉冥枭能喜欢乔小小,这是一件好事。

小叔关心小侄女,没毛病!

就算不是真小叔。

厉语然脸色平静的吃饭,只是,她拿筷子的手很是用力,她很愤怒!

眼眸闪过乔小小,有着深深地嫉妒和一丝怨恨,不过她很好隐藏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