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海亲情/La passion Béatrice

孽海亲情/La passion Béatrice
  • 主演:朱莉·德尔佩,伯纳德-皮亚里·唐纳狄欧,尼尔斯·塔维涅,莫妮克·肖梅特
  • 导演:贝特朗·塔维涅
  • 地区:法国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法语
  • 年份:1987
畜生的父亲和自己亲生骨肉的悲剧影片,一部气氛悲郁的中世纪文艺杰作,故事讲述英法百年大战期间,弗朗索瓦杀死了母亲的情人后出走。25年后他返回城堡,跟自己女儿发生了乱论关系。

孽海亲情/La passion Béatrice第一集

洛霓似乎也知道自己即将大难临头了,虽然手臂被喵喵紧紧的抓住,但是还是拼了命的在挣扎着,“哈哈,洛九九就算是你将我杀了,那么九尾狐村落还是照样的没救!”

“你既然已经和我提起了地窖那边的事情,那么我就直接告诉你好了,地窖那边的事情就是我做出来的,你又能怎么样?”

“我已经和灰狼村落那边说好了,只要我能够把你们的地窖破坏掉的话,那么灰狼村落就会派人过来保护我的。”

“只要灰狼村落的那些狼人还在我的身边,那么洛九九你就没有办法将我给杀掉,洛九九你还是乖乖的接受这个现实吧!”

洛九九听着洛霓将她的所有筹码都摆了出来,不怒反笑道:“哟,洛霓你还真是有本事呢,居然能够和灰狼村落勾搭上。”

“原本我还想要让你死得痛快些,但是现在看来,洛霓你这样勾结敌对村落的兽人,破坏咱们九尾狐村落根基的事情,是没有办法用干脆利落的死亡来惩罚你的。”

“我要是没有记错的话,这世上有种刑法叫做点天灯,你要不要好好的试试?就是将你的肠子拉出来,然后拽着跑呀跑,等到你身体的重量不断减轻之后,你就能够飞起来了。”

“那时候洛霓你就能在天空中看清楚地面的风景,总而言之是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我觉得这个刑法还是很适合你的。”

洛霓原本是不怎么惧怕洛九九的,因为洛九九这样的小毛孩子,她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毕竟在洛霓的眼中,只有自己才是能够接管九尾狐村落村长位置的兽人。

她在知道洛雪娘为了洛九九能够安安稳稳的度过今年,还专门在九尾狐村落的地窖中储备了粮食之后,就开始动起了歪脑筋来,不过洛雪娘还在九尾狐村落的那段时间洛霓也不敢动手。

但是在那段时间里,洛霓东奔西走的联系与九尾狐村落敌对的村落,总算是在灰狼村落那里得到了重视,并且灰狼村落的村长郎冰还许诺给洛霓诸多好处。

所以洛霓在等到洛雪娘离开了九尾狐村落之后,就偷偷的将地窖的通风口堵死了。

要是她没有猜错的话,洛雪娘存储在地窖中的那些储备粮食已经全部被闷坏了,所以洛九九才会带着洛景南跑过来兴师问罪的,看来洛九九现在的心情很不好呀!

想明白了这点之后,洛雪娘脸上原本惊恐而狰狞表情,突然就转变为张扬跋扈的表情,“洛九九,你要是识相的话,还是赶紧将我给放了,九尾狐村落距离灰狼村落不远。”

“你要是伤了我或者杀了我的话,灰狼村落肯定会为我报仇的,灰狼村落已经派人来保护我了,他们不会让你伤害我的!”

“而且,你九尾狐村落储备的粮食已经完全损毁了,你如果在这个节骨眼上得罪了灰狼村落的话,那完全就是在自取灭亡,洛九九你难道想要看着九尾狐村落在你的手中覆灭吗?”

洛九九也不知道洛霓的神态气质为什么发生了这样大的改变,而听着洛霓句句离不开灰狼村落,不由得嗤笑一声,“呵呵,洛霓你的脑子是进水了吗?”

孽海亲情/La passion Béatrice

孽海亲情/La passion Béatrice第二集

第2498章 都回去了

“我听说过盛亦朗这个人。”艺彤似乎也有了兴趣,不过她淡定多了,“他是群英中学的学霸,以前考试几乎都是满分,他是天才,这次高考几乎是满分啊,好像就错了一个选择题,还是这个题目出得不严谨,根本没有正确答案。”

以晴已经将东西收拾好了,听到哥哥这么被夸,她也很高兴啊。

把书包往床头一放,“我先走啦,明天下午见!”

“你现在就回去吗?”艺彤问道。

“是的,我奶奶过生日,车子在楼下等。”

艺彤又说,“其实我也想回去,我上初中一直住在家里,突然间住校还有点不习惯,想我妈妈。”

“我是不会回去的,我呆会儿就要去教室,说不定还可以见到亦朗呢!”王艳声音甜蜜,对那个从未谋面男子特别痴迷。

以晴迈开步伐之前,她对王艳说,“盛亦朗不会去教室,他也会回去的。”说完,她冲她们挥挥手,“再见啦!明天见!”

“再见,路上小心。”艺彤挥挥手。

然后盛以晴走了。

王艳望着那背影消失的方向,她脸上没了笑容,有点疑惑,以晴怎么知道亦朗不会去教室?

怎么知道他也会回去?

艺彤看向她,看出了她心里的疑惑与担忧,“怎么啦?”

王艳回神,“她怎么知道亦朗会回去?”

“亦朗?”艺彤脸上挂着一抹好看的笑意,“你都喊这么亲昵了?”

“那……那本来就是呀。”王艳心里甜甜的。

艺彤笑了笑,换了个话题,“先吃点东西吧,不是说这巧克力很贵吗?”

王艳想了想,突然甩眸,有些惶恐地看向她!

这个眼神与表情把艺彤吓了一跳。

“艺彤!你说这个盛以晴是什么人?这种巧克力一块就抵咱们在精英一中一年的费用了!”

“不会吧?有这么贵?”艺彤没有研究过,她家庭条件并不好,从来不研究这些。

王艳神秘地说,“我在电视里见过这个牌子,是个奢侈品牌。”

“……”

在王艳与艺彤的认知里,这个盛以晴很有钱,这是刚得出的结论。

但是通过刚才的相处,她一点也不高傲,还挺随和的。

而且她很慷慨。

宿舍楼下。

刘秘书站在车旁等待着,见到以晴身影的时候,他面带笑意朝她招手!

盛以晴忽然间感到了莫名的压力,微低着头,迅速朝他走去。

这个奇葩的学校,很容易让人引起误会。

“以晴小姐。”刘秘书迅速替她拉开后座车门。

盛以晴迅速坐进去,差点撞到亦朗怀里!

“……”以晴瞪大眼睛瞅着哥哥,他怎么上车了?

亦朗迎着妹妹视线,伸手搂了搂她肩膀,唇角轻勾,“这什么表情?”

“哥……”盛以晴一本正经地打量着他。

他那引以为傲的高鼻梁真的好漂亮啊!

此时,刘秘书也上了车,车子已经发动了。

以晴还在欣赏着哥哥的盛世美颜。

他的皮肤特别好,淡色的双唇,面容清峻美好,宁静如深井的目光,那轮廓骨骼中却透出一股异常诱人的艳色。

“你看够了吗?”

车子快开到学校门口的时候,盛亦朗终于开了口。

“哥,我才发现你魅力真的好大耶。”盛以晴惊叹地说,“你入学第一天就有了很多迷妹,比我想象中更壮观!”

少年微微一笑,如春风拂面,“是么?我怎么不知道?”

“我知道呀!我们班上就有一个!”盛以晴一本正经地说。

“……”盛亦朗没有问是谁,因为她没有兴趣。

以晴看了看他,眸光一收,叹了口气,“一个男生,干嘛要长这么好看啊?”

“这不叫好看,是叫帅。”亦朗声音清清冷冷地纠正,并强调,“这是两个概念。”

以晴憋着没笑,“在我看来,是一样的。”

盛亦朗不悦地拧眉,“好看的男人都很……娘!”

“……”

以晴被震惊到了,娘?

那哥哥跟这个字不搭边,他有肌肉呢,八块腹肌比爸爸的还要好看。

而且他还是跆拳道黑带。

“不不不,我可没有这个意思。”以晴赶紧解释,生怕他误会。

盛亦朗挑了挑俊眉,“去哪里给奶奶挑礼物?”

“你打算买什么?”

“你呢?”

兄妹俩视线又汇聚在一起,出现了短暂的沉默。

这时,手机响起。

以晴拿出手机看了眼来显,对身边的男子说,“伊诺打来的。”

盛亦朗却什么也没有说。

以晴滑过接听键,“喂,伊诺。”

“以晴,你在哪里?我已经办完入住了,呆会儿一起喝个下午茶吧,喊上亦朗一起。”

南宫伊诺是充满期待的,从声音里就能听出来。

以晴对她说道,“我们在回家的路上,我奶奶明天过生日。”

“回去啦?”女孩的热度一下就减了。

“是呀,正准备给奶奶挑礼物呢。”

“……”想了想,伊诺说,“好的,我知道了。”

通话结束了,盛以晴转眸看了哥哥一眼,“伊诺很棒啊,她比我们小,但也考上了精英一中。”

“嗯。”

亦朗随手拿起那本徐志摩诗集,声音温和地问刘秘书,“刘秘书,你觉得我们送奶奶什么好?”

“对呀对呀,快帮我们想一想。”以晴不知道送什么好。

坐在副驾驶的刘秘书回眸看着他们,认真地思考着,然后替他们出谋划策。

学校里,南宫伊诺可郁闷了。

“怎么走了呀?”她小声嘀咕着。

双清奶奶明天过生日?

明天好像没课啊,那她……是不是……也可以回去?

于是,伊诺拿出手机拨通了母亲电话,“妈妈,明天是双清奶奶过生日,您知道吗?”

“知道啊,收到邀请函了呢,在第一宴会厅举行,怎么了?”

“我们明天没课,新生报道是两天时间,我可以回来吗?”小姑娘期待地问,“我也想一起去,以晴亦朗都回去了。”

梁诺琪总算是听出来了,亦朗回来了。

“好啊,我打个电话给司机,让他来接你。”

“不用了不用了,我可以自己打车回来。”伊诺特别开心,“妈妈,我自己打车。”

诺琪想了想,“那你自己注意安全,上车之前把车牌拍一下给我。”

孽海亲情/La passion Béatrice

孽海亲情/La passion Béatrice第三集

迟冰清和陌无疆用了很大的力气才将慕晚晴安顿在酒店。

在迟冰清临走的时候,慕晚晴依然是紧握着迟冰清的手,声音在颤抖着,“妈,你真的会带阿爵来见我吗?”

迟冰清点头,“嗯,我会告诉阿爵你还活着,让他来见你和你谈谈的,不过晚晴啊,以后请不要叫我妈了……不合适。”

一句不合适让慕晚晴握着迟冰清的双手愣怔了下,迟冰清见状,连忙把手抽回来,拉着陌无疆就离开。

“晚晴,你在酒店住着好好休息,我已经吩咐了酒店,你有什么需要尽量满足你。”

说着迟冰清连忙关上了门。

赶紧和陌无疆离开酒店。

上车后,迟冰清的脸色非常凝重。

陌无疆伸手握着迟冰清的小手,说道,“没事的,别太担心。”

迟冰清的手冰凉冰凉的。

她此时的声音都在颤抖着,看着正在开车的陌无疆,“无疆,真的没事吗?沫沫和晚晴关系那么好,如果晚晴出现在沫沫的跟前,那沫沫和阿爵的婚姻就走到这儿了。”

“不会的,阿爵是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陌无疆安慰着迟冰清,“你不是说沫沫打电话来,说阿爵把结婚证搅碎了吗,以阿爵的性格,是一定不会再去补办结婚证的。”

“没有结婚证,他们离不了。”

迟冰清的心都是慌的,“能别说离婚两个字吗?我听着就害怕……”

她以为一切都顺顺利利的,谁知道慕晚晴突然复活了?

“这都遇到的什么事儿啊。”迟冰清觉得非常地闹心。

陌无疆安慰着迟冰清,“现在唯一安慰的是阿爵和沫沫已经结婚领证了,夫妻关系在这儿,受法律保护的,有这一层关系在,不会出什么岔子的。”

迟冰清深蹙眉头,一脸的忧虑,“幸好结婚得早,如果等慕晚晴出现后,可能就迟了……”

这是唯一侥幸的。

“都怪我,当年怎么会说出那种话呢!”

她当时是被那个女孩的声音给给感染了,那声音听起来是那么地让人怜惜。

“这不怪你。”陌无疆一直在安慰着迟冰清。

迟冰清眼眶红红的,“要不要告诉阿爵这件事情?”

陌无疆点头,“要告诉阿爵的,让阿爵有心理准备。”

“那让阿爵去和慕晚晴单独去谈吗?”迟冰清颦眉问道。

“我们要在场,怎么能让他们单独谈?”陌无疆一手控制着方向盘,一手轻握着迟冰清的手,“别太担心了,我现在开车去庄园和阿爵谈下这件事情。”

“嗯。”迟冰清点头,闭目养神。

说不担心是假的。

她在撞见慕晚晴时,就已经在担心了。

到了庄园。

陌七爵看见父母到来,有些疑惑。

尤其是在看到母亲眼红红的,一脸愁容,就问道,“妈,你没事吧?”

迟冰清定定地看着陌七爵,迟疑了一会,开口说道,“阿爵,妈对不起你……”

“妈,你说什么话,你没有对不起我的地方。”陌七爵上前,抱了下迟冰清。

“阿爵,慕晚晴还没死……”迟冰清哆嗦着声音说道。

ps:求月票呀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