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夫人的日记/Le Journal de Lady M

M夫人的日记/Le Journal de Lady M
  • 主演:Myriam,Mezieres,Juanjo,Puigcorbe
  • 导演:阿兰·泰纳
  • 地区:法国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法语中字
  • 年份:1993
别名:TheDiaryofLadyM她是一位美丽而有天赋的演员,但她的表演不是那种吸引潮流人群的风格。尽管她不太有机会出名,但她对作为一名主流之外的演员生活非常满意。一晚,一名曾看过她的表演并希望能认识她的西班牙画家,在等待他重返舞台,他们漫步巴黎并彼此逐渐了解,之后画家返回了西班牙,可是M夫人内心的深处的激情已被他激发而不能平静,她飞去巴塞罗那见他,他们的关系由普通的朋友演变为澎湃的情欲。M夫人对他如此的迷恋,以至于当她发现这位画家有一位黑妻子子与孩子时,她虽然有一点意外,但仍然邀请他们全家去巴黎与她相会,而他们真的这么做了,情欲关系由两人变成了三个人

M夫人的日记/Le Journal de Lady M第一集

符灵笑着说:“怎么折了这么多桃花。”

“留着给你慢慢戴吧。”

符灵有些害羞地说道:“你又笑话我。”

符灵看着手中的桃花,说道:“还没有人送过我花呢。”

玄武笑着说:“别傻了,我这也不算是送花。”

“你给我的,也算是送我的!”符灵拿着花去厨房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合适的瓶子,最后把桃花放到一个大一点的水杯中,端出厨房。

符灵把桃花放在客厅的茶几上,说道:“房子里插些花是不一样,有时间我要回去找个花瓶。”

玄武笑着说道:“好花配好器。你是需要准备一个好器等人给你送好花。”

符灵欣赏着茶几上的桃花,说道:“谁会给我送花啊,我只能自己买了。”

玄武点头说道:“也对,你应该选择自己喜欢的花,而不是被动地接受别人为你选的花。”

符灵挠了挠头,“我倒是想被动,谁送我啊。”

玄武笑着说:“我们符灵这么温柔善良,早晚会有人送花的。”

符灵疑惑地问道:“你这话怎么听上去像是在挖苦我。”

玄武摸了摸符灵的头,“没有,真心在夸你呢。”

符灵脸一红,“我去洗澡了。”

玄武笑着看符灵跑回房间去拿换洗的衣服。

玄武给莫伟打了电话,莫伟听说玄武这么快就回来了,高兴地说,他正在家呆得无聊,明天就可以上班。

玄武挂断电话后,回到自己房间,躺在了床上。他很累,身体累心更累,他需要静一静。

符灵把自己洗干净了之后,吹干头发,用上半部分的头发扎了个丸子头,走到茶几旁,桃了一朵看上去比较大的桃花,把花别在头上。

符灵自己欣赏够了之后,想让玄武看看,见玄武房间很安静,知道玄武刚回来,一定有些累了。

符灵想起了胡常安,溜溜达达地走到地下室门前,敲了两下门,问道:“小胡,你在吗?”

“进来吧。”胡常安的声音从地下室传了上来。

符灵推开门,见胡常安正站在楼梯旁等她,说道:“我来找你聊会。”

胡常安笑着说道:“嗯呐,俺也正想找人唠唠嗑。”

符灵坐到圈椅上,说道:“你看到了吧,昨晚被雷劈的是我们门前的桃树。”

胡常安点头说道:“嗯呐,俺一早就看啦,明儿俺再给你栽一棵。”

听胡常安这么说,符灵有些不好意思,好像自己是来要求赔偿似的,赶忙说道:“不用你找人栽,小区物业会栽的。”

胡常安一脸不屑地说道:“你等他们给你栽?他们能给你栽啥好玩愣,俺们莲花山上好树多着呐,俺去给你挑棵好的。”

符灵想了一下,说道:“运树不太方便吧,现在不比从前了,山上的树都有林业局管着,你想往下运,能行吗?”

“你放心吧,俺有办法。承包莲花山的是俺的弟子,俺挑两棵树,跟去自家园子摘两个果子似的,都不是事儿。”

符灵有些担心地说道:“你别为难你弟子,小区物业早晚能给我栽树。”

“嗯呐,俺心里有数。”

符灵又问道:“你问三爷爷了吗?那棵桃树算不算替你挡了劫?”

“三爷爷给俺传话了,说俺虽然渡过一劫,但最近还得加些小心。还要在你这儿住上几天。”胡常安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符灵笑着说:“你渡过一劫就好,这地下室原本就空着,你愿意住多久,就住多久,没事儿的。”

“嗯呐,俺先谢谢你啦。”

符灵摆了摆手,“都是老邻居了,客气什么。”

胡常安笑了笑,心说:你是不介意,俺住久啦,那两位该不高兴啦。

胡常安看到符灵头上的桃花,说道:“你稀罕花呀,明儿俺让人给你送些大的,这桃花戴着太小。”

符灵有些害羞地笑着说:“我小的时候,见来寺里上香的女人都戴花,就想让玄武帮我摘两朵桃花戴,那时我没修成真身,戴不了花。刚才见那被雷劈的桃树,玄武想起这事儿,就给我折了几枝回来,我也就是在家里随便戴这么一会。现在谁还能真的往头上戴花啊。”

胡常安想了想,“嗯呐,现在是不时兴戴真花了,俺小的时候,大姑娘、小媳妇儿都要戴花。有钱的戴那珠翠和金银做成花朵的簪或钗。没钱的就在银簪子或者竹簪子旁边配一朵绢花或是现摘的花,倒是挺好看。”

符灵眨了眨眼睛,问道:“小胡,你有喜欢的人吗?”

胡常安一愣,然后笑着说道:“有啊,好多呐。俺三爷爷、俺那些兄弟,还有俺那些弟子。”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你要是不愿意说就算了。”

胡常安见符灵有点不高兴,笑着说道:“你这个人儿,咋就那么爱打听别人的隐私呐。”

符灵一笑,“你不想说就算了,我们聊下一话题。”

胡常安说道:“俺也没啥可瞒你的,俺倒是想稀罕个人儿,俺也得有那资本啊。俺是吃了你给的药才开始修炼的,没根基,没师父。若不是莲花山上没有其他妖,俺说不定能不能活到今天呐。”

符灵皱了皱眉,“你怎么把自己说得那么可怜。”

“本来就是嘛,无论是人还是仙,都有以大欺小地,俺能活到今天,多亏了你们三个。”

符灵感慨道:“江湖果然险恶。”

胡常安点头说道:“嗯呐,你老实在家呆着吧,外面可乱啦,你这出身,说不上哪个疯子见了,把你当大补丸吃了呐。”

符灵瞬间想起了墨蛟,说道:“还真是,我在海口,那墨蛟就想吃了我。”

“你不是他们那片地,他们不知道你有敖天照着,在俺们这片儿没有妖敢吃你。”

符灵好奇地问道:“若是没有敖天照着呢?”

胡常安看着符灵,“若是没有敖天,那几个入了魔的,应该会惦记你,毕竟你出身不一般,带着真人的仙气儿。”

符灵愁眉不展地说道:“这么说,我出门要加点小心了。”

M夫人的日记/Le Journal de Lady M

M夫人的日记/Le Journal de Lady M第二集

白日的古音街看起来就像黄昏一样暗沉,整个天空云彩诡秘,视觉上离地面很近,仿佛只有一个楼顶的高度。

依然还是挂着一条长龙的红灯笼,店铺云集,有冒着热气的包子铺,有色彩鲜艳的水果铺,有清香四溢的大碗茶铺,还有琳琅满目的饰品铺……店面招牌都是统一的小黄旗,带着一种反古的基调。

依然还是按部就班的人来人往,比肩接踵,他们都的服饰都是民国风格,男人都穿着长衫,女人都穿着旗袍,每个人的神色怪异,不笑不言。

孟潇潇的身上冒出一股寒气,不由自主的靠近身边的神枪手:“山烨,我在上海住了二十几年,还是第一次知道有古音街。这条街好怪啊,还有这里的人也都怪怪的?怎么看都不像是这个年代的人。”

身为警察的林山烨早就调查过古音街的来历,他镇定了一下情绪,说道:“这里本来就是一条鬼街,在这里看到的人都是几十年前的景象,我也不确定这是他们的鬼魂,还是他们的幻影?”

“我们是不是穿越了?”

“这是三十年代的一条老街,当时住在这里的人们安居乐业,虽然日子不富裕,但是过得却很快乐。后来一个大军阀为了追捕一个逃犯,将这条街上的人一夜都杀光了。传说,这些人死不瞑目,死都不愿意离开古音街。所以能进入古音街的人都会看到他们曾经的景象,算是一种灵魂穿越,你可以理解为是鬼魂,也可以理解为幻影。”

“他们不会把我们给吃了吧?”

“我怎么会给他们这个机会?想必鬼也会畏惧神枪手几分的吧?”

“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

林山烨想了想,还是没有把帮助夏雨依带信的事告诉孟潇潇,只是淡淡的说道:“当时我是和夕颜一起来的,陪她来这里找袁景盛。”

“你不是一直都怕洛夕颜会识破你的感情吗?为什么还要和她一起单独相处呢?”

“来这个地方比较危险,处处是鬼,保护她是我的责任。”

“那保护我呢?”

“也是一种责任。”

“想想真是奇怪,洛夕颜早就嫁人了,为什么我还总是会吃醋呢?”

“潇潇,我现在只想帮你解决掉肚子里的鬼胎,其他什么也没有想。”

“我知道山烨,这些日子我也看出你对我的关心来,我很感动也很幸运,真希望袁景盛能帮到我。”

“袁景盛是茅山派的得意弟子,应该可以的。”

“那洛夕颜的问题得到解决了吗?那只罗刹鬼被降服了吗?”

“那只恶鬼的道行比我们想象中的复杂,需要茅山派的玄清大法才能对付,而袁景盛师傅所留下的秘籍,需要三百六十五件善事,收集有缘人的三百六十五个记忆才能打开,当时他还差一百件善事,现在不知道还剩下多少了?”

“想不到茅山派就连秘籍都会设置关口,这么难以打开?”

“想得到这本秘籍的还有袁景盛的师兄,他的师傅也是没有办法而为之。”

“不知道我是不是袁景盛的有缘人?”

“只要你能打开古音街24号的门,你就是有缘人。”

“姑娘,水果促销了,进来挑选一下喜欢的水果吧,还可以免费品尝哦。”

依然还是上次的画面,分毫不差,水果铺的老板娘目光犀利,唇角的那颗黑痣就像一颗苍蝇屎,随着她说话的语气来回起伏,看了令人非常的不舒服。

孟潇潇对着她礼貌的摇摇头,心里却一阵慌乱,不知道这个老板娘是个什么样的鬼?她的水果到底是什么东西?

“姑娘,既然来了就进来坐坐,在这里总会选到你喜欢的水果的。”

老板娘的声音就像鬼一样悠远,对着她伸出了鸡爪般的手,她肩头的那个小鬼露出狰狞的神情来,恨不得要将两位客人当成盘中餐。

林山烨淡定的拿出袁景盛给他的令牌,小鬼发出一声惨叫,化成一道绿光消失不见。

板娘就像被电击了一下,身体抽搐了几下,转身回到了水果铺,“啪”的一下关上了门。

“水果铺里的水果都是离魂果,那一颗颗的水果都是人吃了之后变成的,那些光洁好看的水果都是年轻群体,那些有皱折难看的水果都是老年群体。

听到离魂果的内幕,吓得孟潇潇毛发竖起,将身体紧紧贴着林山烨,想必洛夕颜来的时候,也是这样紧紧的贴着他吧?

她的小腹发出一阵翻动,里面的鬼子大概是嗅到了外面鬼气阵阵,想出来保护妈妈吧?

往前走就是茶铺,那醇香的味道沁人心脾,带着一股魔力,明明知道这是孟婆茶也忍不住想来尝一尝。

来喝茶的人已经排了一个长队,男女老少都有,他们都穿着民国时期的衣服,茶铺里还放着三十年代大上海的歌曲。

门口放着一个仿古的大茶缸,体积不是一般的大,大体相当于一个盛水的大缸那么大,不然怎么能供应这一波又一波的人群呢?

当孟潇潇的目光转移到茶缸的正面时,看到了“孟婆茶”三个字,而且,她发现,这些喝过茶的人,脚跟都离开了地面!

“孟婆茶?天,这里是不是奈何桥啊?”

果然抬头一看,茶铺门口已经出现了一座拱形的桥,喝过茶的这些人就像僵尸般走上了桥。

想跑已经来不及,孟潇潇的手已经被一双冰冷的手抓住,茶铺老板那张阴森的脸露了出来:“姑娘,看你气色不好就知道有心事,快来喝碗排忧茶吧,保你喝过之后神清气爽,忘记所有烦恼事。”

她吓得摇摇头,但是这双鬼手却不放过她,端来了一碗茶:“来到我这里的人,必须要喝了茶才能走,喝!”

“不,我不喜欢喝茶。”

“喝,必须喝!”

这碗茶已经放到了孟潇潇的嘴巴,已经容不得她拒绝了,马上要灌下她的喉管。

“啪”的一下,茶碗被打翻在地,那张通往24号的令牌出现在茶铺老板面前,她出现了和水果铺老板一样的神情,身体就像电击般抽搐几下,一溜烟跑回

M夫人的日记/Le Journal de Lady M

M夫人的日记/Le Journal de Lady M第三集

现在大约是除夕夜晚的八点左右,京都的街道从来没像现在这般清静过,以往这个时候,街上比大白天还要热闹,人来人往的,特别有人气儿。

现在街上却一个人都看不见,所有人都回家和亲人团圆了。

眉眉提高了速度,车子开得极稳当,一看就知道不是初学会的新手,赵英华悻悻地撇了撇嘴,明白刚才闺女是在故意整他。

唉!

赵英华眼前又出现了老爷子苍老的容颜,还有他说的话,心里又不好受了,不禁叹了口气,又叹了口气,在狭小的车厢里显得特别清晰。

颜心雅和眉眉都听见了,也知道他为什么愁,更能理解赵英华的心情。

血融于水,她们可以对老爷子狠心,可赵英华却很难做到,现在的情况确实难为他了。

眉眉心里闪过一丝心软,是对赵英华的,她不愿意看见赵英华为难。

可她还是强忍住冲动,打算回头和严明顺商量过后,再决定是否拿出灵药。

“爸,妈,明天我要和明顺哥回津市。”眉眉岔开了话题,车厢的气氛实在太沉重了,压抑得让人很难受。

赵英华的注意力果然立刻便被转移了,大叫道:“回津市干嘛?你这还没嫁过去呢!”

他的心里更酸了,还没过门就跑到男方家里过春节了,要是以后结了婚,他这想看一眼闺女,是不是还得先预约?

“明顺哥好几年没回去陪严爷爷杨奶奶过年了,这回答应了二老,杨奶奶说让我也一道回去。”眉眉解释,脸有些红,总觉得在爸妈面前说这些特别难为情。

颜心雅倒是能理解,虽然不舍,可还是说道:“去拜见长辈也是必要的,你们机票订好了没?”

“明顺哥自己开飞机回去,不用订票,爸,你干嘛愁眉苦脸的?我走了你不是正好同我妈过二人世界?以前你不是总嫌我在家烦嘛!”

眉眉促狭着打趣,颜心雅娇羞地嗔了眼,眉眼间风情万种,赵英华心中一热,顿时豁然开朗。

对呀,没良心的臭丫头走了更好,他可以和老婆想干啥就干啥了!

他不由又羡慕起严明顺了,自己开飞机多自在,想去哪就去哪儿,不成,等他以后不上班了,也去考个飞机驾驶证玩玩,到时候就带着老婆大人四处溜达。

眉眉从镜子里瞧见赵英华的神情,便知道他动心了,火上浇油说道:“爸你不是有一个星期假期吗?干脆带我妈去三亚看海,那里不冷不热,比京都天气可好太多了,风景还特别美,妈你可以去那儿写生呢,顺便同我爸重温恋爱的感觉。”

“贫嘴,都多大年纪了还恋爱?笑都要笑死了!”

颜心雅啐了口,脸上布满红霞,看得赵英华更是心痒痒的。

“妈亏你还艺术家呢,一点都不懂浪漫,瞧我姑和我姑父,他们多会享受生活,你们得学着点儿,这趟三亚旅游我请,豪华三亚七日游,算是我孝敬你们的!”

眉眉笑嘻嘻地游说,把赵英华支出去,省得赵家人成天惦记,让赵英华左右为难!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