いけない!ルナ先生やさしくむいてね篇

いけない!ルナ先生やさしくむいてね篇
  • 主演:古川いおり,深澤大河,鮎川桃果,島根さだよし,浅田駿,月川修,羽宮千皓,梅田奈佑,蛭子能収
  • 导演:吉村典久
  • 地区:日本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日语
  • 年份:未知

いけない!ルナ先生やさしくむいてね篇第一集

徐华龙接到电话时,正在自己酒桌上。

女儿考上了汉川大学,读了一年了,一直说要把自己的老师好好请一顿,徐华龙自然不敢怠慢,天大地大不如女儿大,徐华龙所以才会这般重视,心急火燎的赶回市里边办了招待。

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漫不经心之举居然会带来如此大的麻烦和如此严重的后果。

当刘丘富吞吞吐吐的把情况在电话里告知他时,最开始还有些不耐烦,多大个事儿,值得这么大惊小怪?一直到刘丘富说到沙正阳出面时,徐华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他详细的询问了事情的前因后果,然后又一字一句的问清楚了当时沙正阳和刘丘富的每一句对话,甚至连语气都要求刘丘富说清楚。

在得知沙正阳一行人就在紧邻着自己那辆别克新世纪的克莱斯勒大捷龙里安静的等候,服从交警安排通行时,徐华龙就忍不住咧了咧嘴,这真特么不是一个好兆头。

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可以在那里老老实实的等待排队,服从交警安排,自己一个县委副书记却肆无忌惮的勒令交警立即为自己腾出位置,并要求对面来车立即停下,等候自己过了再放行,这算是一个什么性质的行为?

如果丢开沙正阳一行人在那里排队等待交警指令,自己以有急事为由,让交警为自己优先安排紧急通行,这还真不算个事儿。

拿句俗点儿的话来说,不就是插了个队么?也没有损害到谁多大的利益,汲取教训,下不为例就行了。

真要上纲上线,也就是有点儿特权思想了,当然这不是一个好帽子,如果是平常时候,那也无所谓,拖个一年半载,大家也就淡忘了,可是这恰恰是自己可能要升任县长的关键时候了,这就有点儿要命了。

想到这里,徐华龙牙齿都忍不住痛了起来,这特么是人走背运,喝凉水都塞牙啊。

就是让交警放自己先通行一下,这在平常简直不叫个事儿,怎么就这么巧,就和沙部长的“耐心等候”形成了“鲜明对比”?

如果只是普通的“上纲上线”,问题也不大,但就怕人家揪着不放啊,无限拔高,那就麻烦大了。

说来说去都还是这个该死的刘丘富,成天觉得自己比谁都牛,没事儿找事儿要去折腾出一点儿幺蛾子来,这下可好,真的是捅出天大的祸事来了。

好在从刘丘富电话里徐华龙得知沙正阳并没有提及自己插队的事情,只是就刘丘富刁难货车司机赔手机的事情发飙,这倒是一个让徐华龙心里比较踏实的消息,起码没有直接针对自己,但是……

徐华龙有也从未觉得这个事情就会如此轻描淡写的结束了,哪怕刘丘富没要那个货车司机赔一分钱自己认栽就让那个货车司机走了,可这就算完了么?

徐华龙不如此想。

他对沙正阳不是很了解,因为这个人来汉都实在是有些横空出世的感觉。

到汉都现担任市长助理,但主要工作都是在高新区和经开区,和其他区县都没多少工作上的往来,听说是茅书记亲自点将要来的,估计也是要借重其在经济工作上的能力吧。

但也要承认高新区和经开区这两年的确出足了风头,把华阳的势头给彻底压制住了,也难怪何书记这一段时间心里都不痛快。

这一位在市长助理上也就是蜻蜓点水的感觉,突兀的到市委担任市委秘书长,进了常委,从那个时候,徐华龙就开始注意这个新晋的猛人了,市长助理直接跨过副市长进入市委常委,而且是担任市委秘书长这个可轻可重的特殊职务,就不能不让人深思了。

一般说来,资历浅的进常委,宣传部长、统战部长居多,也有挂经开区或者高新区党工委I书记的情况,还有就是担任政法委I书记或者市委秘书长了。

担任政法高官的新晋常委一般是比较特殊的,要么是冷门领域过来,要么是在某一行业领域资历足够深,不一定,但是担任市委秘书长就不一样,这个位置看起来无法和组织部长、常务副市长甚至政法委I书记比,但这个位置决定了其成长空间会非常大。

所以那个时候徐华龙就开始关注这位新晋的市委秘书长,只不过他更多的工作是政府这一块,和沙正阳打过两次交道,但都没有深接触,所以还真有没多少交情,原本说看看有无机会,找个领导牵线搭桥熟悉一下,没想到这一位来势太猛,市委秘书长连一年都没干满,转任组织部长了,许部长到政协去了。

这是最让徐华龙措手不及的。

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在黄诚和许晋九在位期间完成到县长这一步的关键跨越,但没想到这两位的调整来得这样快,一下子两人都走人了,许晋九还好点儿,到政协担任主席,黄诚那边就真的是半点都借不上力了。

想到这里徐华龙就越发烦躁,这种时候出这种事情,关键是他还不吃不准这种事情究竟有多大的杀伤力。

他徐华龙不是找不到关系去疏通,问题是人家半句话也没提你徐华龙怎么着,你就屁颠屁颠找各种关系去讨好说情,这是不是就有点儿欲盖弥彰,抓屎糊脸了?

没准儿沙正阳就是针对刘丘富的狐假虎威,没打算怎么着自己呢?这主动找上门去告饶求虐,没准儿还真的就把一桩不来不是事儿的事儿变成了麻烦事儿了呢?

到现在徐华龙也不认为自己的行为有多么出格大不了,没错就耍了点儿特权了,怎么着吧,认错,自我批评,都可以,下不为例,不也就这样了么?

还能干啥?难道说还要给个处分不成?

所以他的掂量掂量,评估评估,这桩事儿究竟算个什么事儿。

算来算去,徐华龙发现自己心里竟然没有一点儿底儿,关键就在于除了知晓沙正阳善于搞经济工作,是茅书记点将来的角色外,他对沙正阳的其他习性脾气一点儿都不了解,这是大忌。

不知道他会如何看待这件事情,是一笑置之,还是暗藏心中,亦或是小题大做的敲打一番?

真的吃不准。

这种无法掌握的感觉让徐华龙心里极不踏实,他很少有这种感觉了。

而有这种感觉,往往就意味着有危险临近。

**********

“难得,正阳部长,这可是你到市委,不对,准确的说是你到汉都市之后咱们俩第一次单对单的坐在一块儿吧?嗯,从没来过咱们纪委这边,对咱们纪委有看法,你现在是组织部长,都说跟着组织部年年有进步,你这态度,我们纪委干部还怎么进步?”

杨品强虽然是纪委I书记,但是这嘴还真的不像,挺会逗乐调侃,起码在沙正阳印象里,这家伙很活络一个人,但是活络不代表无原则,否则也不能在汉都市纪委I书记这个岗位上坐稳。

杨品强年龄不大,也就是四十出头,很精明强干正值壮年的干部。

担任省监察厅副厅长时刚满四十岁,典型的少壮派,当然是从纪委这条线上成长起来的干部,比较专业,当然也意味着上升空间相对狭窄,能够放在汉都市这块地盘上来,本身也就意味着很多。

沙正阳还是第一次到纪委这边来,真的不熟。

当然他和杨品强还是比较熟悉的,利用几次开会的时候两个人都交流过,总体来说意气还算相投,很多观点也比较一致。

“哟,既然知道跟着组织部,才能年年有进步,那你们纪委干部怎么也没见到我们组织部这边来啊?”沙正阳也“以牙还牙”,照样奉还:“莫不是纪委的干部,见官大一级?要我说,那也得分人,心中无冷病,不怕吃西瓜,你心里发虚,底气不足,见到纪委的可能就要弱三分,那恐怕就不是纪委的责任了。”

替沙正阳倒茶的纪委办公室工作人员心里都是暗笑,两位大佬坐在一起也要斗嘴,和小老百姓差不多了。

“看来正阳部长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了,有为而来啊。”杨品强笑吟吟的道:“你这段时间再跑区县,茅书记也和我交代了,下一步市里边可能在人事上有调整,要求纪委监察部门要把好关,要做火眼金睛,洞察是非,我还在琢磨什么时候和你好好聊一聊,今儿个正好。”

“我来品强书记这里亦有此意。”沙正阳点点头,“还没到组织部这边时,我就带着督查办的人跑过一下,但那个时候主要是督查市直机关多一些,到组织部这边,因为工作原因,所以走区县多点儿,嗯,不知道品强书记你督查下边工作时,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我是说,结合市委提出的要打造汉都新气象新格局,打造内陆城市新门户形象的这一提法……”

杨品强琢磨出味道来了,这一位是真的有为而来,甚至是来者不善了。

いけない!ルナ先生やさしくむいてね篇

いけない!ルナ先生やさしくむいてね篇第二集

对拼之后,幻帝并没有因为手中宝剑的问题而停止攻击,而是第一时间再次进攻,狂扑云默尽!

以魂化器的宝剑出现缺口并不影响什么,但表明的问题却不容忽视!

他堂堂幻帝,之前还是完全压制的态势,现在不但失去了压制的优势,竟然还落了一丝下风!

同样是以魂化器,他魔旋境十阶巅峰会比不上一个魔旋境五阶?即便算上血脉之力,还有云默尽忽然间的提升,最多也不过九阶巅峰的实力,跟他至少差了一阶!

在上古时期也极少有人能够越阶挑战他,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云家,一个云默尽,也想战胜他?做梦!

一系列攻击之后的结果,却让他心头更沉!

面对他的攻击,云默尽做到的竟然是游刃有余!

他的每一道攻击都能够被云默尽轻描淡写的化解,偶尔出现的反击他却要全力以赴!

云默尽不过是昏迷之后被六色光芒围绕了一阵,竟就有如此大的提升吗?

目光微眯泛冷,他开始变换自己这么多年学来的武技,尝试看哪一种能够制住云默尽!

他必须要制住云默尽,必须要杀死云默尽!

旁边,萧千寒坐在‘观战席’,面前就差一盘瓜子,一把花生,还有一碟糕点了。

她原本也是认为云默尽会取胜的,不过可能要费些力气,甚至还可能需要她加入战团,结果现在看来,这根本就是一场一边倒的战斗!

幻帝破解封印不成,消耗了大量的魂力,看样子似乎也没有丹药用来恢复。

云默尽刚刚经历生死顿悟,血脉之力又未曾消失。

此消彼长之下,云默尽的实力直接超越了幻帝!

幻帝忽然爆发极限速度,想要突袭云默尽,结果被云默尽未卜先知,抬手几柄小剑飞过去,全都射在最关键的位置,几下之后,幻帝冲劲全无,只能凭借魂力强行攻击,威力大减!

接下来幻帝又拼速度,在云默尽的周围留下了不下十道虚影,所有影子都虚虚实实,刚要消散的时候就会本体再次出现,让虚影重新变得凝实!

十道虚影就好像十个本体一样,全都能发出攻击,真实的攻击!

云默尽则以静制动,站在原地,双手微微下垂,就连黑眸都闭上了,呼吸平稳。

如果不是云默尽站着,说他睡着了都有人信。

就在这时,幻帝看准时机,宝剑瞬间从云默尽左后方激射而出!

这个位置,刚好是萧千寒和云默尽的正中央,他又是背对萧千寒,是最不容易被发现他攻击的角度!

他只需要一瞬,连眨眼的时间都不必,就足以结果云默尽的性命!

只要萧千寒不出声提醒,他有把握对云默尽一击必杀!

不远处,萧千寒就那么看着,一点开口的意思都没有。

当然,幻帝的速度仍旧很快,至少对于她来说是的,直到幻帝的宝剑已经到了云默尽身后不远处的位置她才发现,但也仍旧没有开口的意思。

她心里清楚,这一切瞒不过云默尽。

果然,就在幻帝的剑尖刺破云默尽的背后的时候,云默尽变成了虚影,缓缓消散,而在幻帝的背后,云默尽的身影重新出现,抬起一脚,直接踹向幻帝。

幻帝的身影却也变成了残影!

“哈哈!你还是太嫩了点!跟我斗?给我死吧!”在云默尽的背后,幻帝的身影凝实,而且手中的宝剑已经抵在了云默尽的脖子上,只要稍稍用力就能够斩掉云默尽的头颅,而且他已经开始用力了!

唰!

剑刃划过云默尽的脖颈,结果却让他大惊!

因为云默尽再次化成了虚影!

“咣!”

这一次还没等他反应,直接被一脚踹飞,摔在了一边!

这是他无数年来,自从被封印以后,被人击中的第一招,被踹的第一脚!

他竟然被人打中了!而且还是一个魔旋境五阶的小辈!

瞬间回头,目光之中冰冷气息四溢,直接让周围的空气温度骤降!

“不必感谢我。”云默尽双手环胸,淡声道。

幻帝缓缓转过身,双眸之中一片阴沉,周身的气息可以说冰冷到了极点,杀机到了极限,声音低沉的一字一顿道:“你很快就会后悔,后悔你刚刚踹出的是一脚,而不是挥出一剑!”

显然,幻帝怒了,真的怒了。

此时,萧千寒也接到了云默尽的传音,问如此才能杀死幻帝!

眸光微凝,这让她想起了门主玉简中提到的,如何才能彻底击杀幻帝!

条件之苛刻,让人咂舌!

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关于封印的!

跟之前的封印类似,但也有所不同!

这种封印只需要将幻帝封印到某一个坚固的容器当中,然后再将容器处理一下,最后将容器打碎,幻帝就不会被释放出来,而是彻底消失了!

而且只要容器越坚固,封印之时的消耗也就越低!

简单来说,就是如果将幻帝封印在简单的容器中,类似瓷瓶之类的,恐怕不光要动用封魔六令,还要搭上性命,甚至魂魄!

如果有一个足够坚固的容器,最好是像万鼎印那样,进去就跑不出来的那种,可能只需要动用一些魂力就够,连封魔六令都不必出动!

当然,她是不会将幻帝弄进万鼎印的!就算是小喵等人能弄出来,但是浅紫不好办!而且里面还有那么多资源,又适合修炼,万一哪天幻帝修为有所突破冲出来,自己就等于养虎为患了!

当务之急是看身上是否有足够坚固的容器,不过身上的那点东西,她不是门清也没差多少,想要找个坚固的容器可没那么简单!

不过反过来看,如果将幻帝打的足够虚弱呢?不知道行不行!

把自己的想法和彻底杀死幻帝的办法,全都告诉云默尽,云默尽瞬间暴起,开始了疯狂的进攻!

幻帝猝不及防,再加上确实不是云默尽的对手,瞬间就落到了下风,而且被压制的死死的,没有丝毫反抗之力!由于云默尽出手就是杀招,他暂时还不想放弃皇帝的肉身,所以还在坚持。

いけない!ルナ先生やさしくむいてね篇

いけない!ルナ先生やさしくむいてね篇第三集

第352章 撩妹技能满格

宋昀南的举动,着实惊到了在场的所有人。

虽说他常年在国外发展,习惯的社交礼仪都是老外的那一套,可毕竟叶小篱是有夫之妇。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亲吻她的手背,还用那么亲昵暧昧的称呼,简直让人浮想联翩!最重要的是,他可是宋昀南!万千女性的梦中情人!

叶小篱什么都没做,就已成为了在场所有女性羡慕的对象!

居然被宋昀南牵了手,还亲吻手背,还用那样的称呼,简直羡慕嫉妒死人!

唯独叶小篱没有反应过来情况,以及她身边的许念捏了一把冷汗。

宋昀南在直起身子之后,上下打量着叶小篱,一双丹凤眼中充满了笑意,身上散发着的魅力简直能将旁人迷晕。

“你比我想象中的要小只,真可爱。”宋昀南宠溺的说着,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

那互动,再次惹来女生们的一众羡慕嫉妒恨。

只不过从他的话里听来,好像两个人并不是很熟?否则的话宋昀南怎么会说这话?

所有人都好奇着原由,而叶小篱则懵懵的,没能从宋昀南的自来熟中回过神来。

开机仪式照常进行,按照流程一片走完。

最终,大家一起剪彩喝香槟庆祝,还拍了集体的大合照。

拍照时,现场的女性工作人员纷纷都往宋昀南所在的方向凑,一个个恨不得将自己整个人贴在他的身上,可宋昀南却是只顾着叶小篱。

他站在她的身侧,对着镜头灿烂的笑,视线范围内完全没有其他任何人。

开机仪式结束之后,许多女性都纷纷趁此机会想要熟络宋昀南,将他团团围住。

高大的他被困在人群中,眼看着许念上前来急匆匆的带着叶小篱离开,转身时还警惕的看了宋昀南一眼。

那架势,好像在防狼一样。

而被带走的叶小篱,却是一脸的懵,被现场的女工作人员们惊讶到。

她没想到宋昀南居然有如此之高的人气,除了粉丝之外,居然去哪都有这么多追崇者。

“小篱,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和宋昀南有过什么事?”

刚一上保姆车,许念便急不可耐的询问叶小篱,关上了车门,一脸着急的看着她。

隔着车门都能听见外面那些女生们的尖叫声。

叶小篱隔着车窗玻璃看着被困在人群里的宋昀南,又看着许念这担忧的神情,她点点头说:“在这之前,我和老公他们一起去看了他的演唱会,坐在第一排。”

那天晚上发生的事,叶小篱没有对许念细讲。

毕竟当时她冲过去将他救下,为了这事厉云挚还花费了精力隐瞒,可见不能被外人知道。

“那天有过一面之缘外,和他没有任何交集。”叶小篱如实说。

闻言,许念的眉头微微蹙起。

就只是这样?

见了一面而已,他难道会如此大动干戈,为了接近她而故意设计安排合作?

也许,只是巧合?

或者那家伙也是想要回国发展后蹭一蹭叶小篱的热度,毕竟在这之前,叶小篱也是风光无限,一时间无人能敌。

想到这儿,许念觉得这个解释比较合情合理说得过去。

“我也没想到合作的男演员居然是他,真有意思,他是我见过人气最高的男明星了。”叶小篱说着,想到了景易对他的评价,“小易易说他很厉害的呢,叫什么来着……三栖明星。”

“实力是有,花边新闻更多。”许念说着,翻了一记白眼。

她伸手握住了叶小篱的手,用警告的语气对她说:“小篱,你听着。这个男人绯闻超级多,算是圈内有名的花心萝卜,你除了拍戏之外不要和他有任何接触,一定要远离他知道吗?”

叶小篱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那家伙的撩妹技能满格,在圈内算是数一数二,所以总有数不完的女人趋之若鹜,甘愿成为他的玩物。这种人,一旦沾染上关系,以后可就麻烦大了!更何况你是已婚身份,到时候一旦被他拖下水,不利的只会是你。”

许念语气凝重的对叶小篱进行警告,那一脸沉重的样子,让叶小篱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

“许念姐,我明白了。”她将手覆在许念的手背上,“我一定谨记你的教诲。”

……

当叶小篱从影视城离开回到山顶别墅时,一回家就见到厉云挚已经在家等候。

他坐在沙发上,修长的腿搁在茶几上,手里拿着一本新鲜出炉的娱乐报刊,一页一页的翻看着。

见叶小篱回来,厉云挚才放下了它。

“回来了。”他的声音淡淡的,听不出任何情绪。

“嗯。”叶小篱朝他走近,见到厉云挚边上放着的杂志封面,正是今天和她见过面的宋昀南。

她先是怔了一下,又对着厉云挚眨眨眼睛。

“老公,你已经知道啦?”

厉云挚见她站在身侧没动,于是轻拍自己的腿,示意她坐下。

叶小篱照做,亲密的坐在厉云挚怀里,双手抵在他的胸口,隔着衣物能感觉到他强而有力的心跳。

“感觉如何?”厉云挚没有回答,只是抬眸看着她,眼神犀利而深邃。

叶小篱被他的话逗笑,“还能感觉怎么样?就是上次演唱会时候看到的样子呀,难道还能变一张脸啊?”

厉云挚提唇,并未继续这个话题。

“听司机说你今天去景易公寓了?”厉云挚开口问,伸手覆在叶小篱的腰肢,“和好了?”

叶小篱点点头,“对呀,不管怎么样,家人终究是家人,这一点永远都不会变。”

她说着,张开手臂圈住了厉云挚的脖子,亲昵的抱住他,拉近了两人的距离。

感受着怀里的温香软玉,厉云挚身上的气息稍稍温和了些许,他认可她的说话,但还是细问道:“你们俩,是为了爷爷的事闹得不开心?”

没想到时隔几天后,厉云挚居然在她们和好时才问及,在他怀里的叶小篱僵了一下身子。

“嗯……”她迟疑着答应下来。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