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形

鹤形
  • 主演:理查德·哈里森,崔守平
  • 导演:何志强
  • 地区:香港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国语
  • 年份:1988
一个邪恶的女巫正在寻找一个魔法戒指,该戒指目前在一个黑魔法的小胡子弟子身上。与此同时,一只蛇怪横扫香港。

鹤形第一集

第321章咱们吃完饭就去造人

白梅的脸立即出现在屏幕上,“儿子,你什么时候把顾青青这个疯女人接走?她现在见人就打,哎哟哎哟,你个疯女人!”正说着,顾青青从后面冲上来,拽着白梅的头发,使劲往后面拖。

“来人来人,把这个女人给我拖走!”

有两个女佣立即上前,拉住顾青青。

“咦,千尘,你是千尘?你为什么不要我?他们都对我不好,千尘,我要去你那里。”顾青青哭喊着,被拖了出去。

白梅整了整凌乱的头发,“看到了吧?每天都这样。儿子,你对她也仁至义尽了,不如将她扔到大街上自生自灭……”

“我会安排尽快将她接过来。”

“儿子……好吧,你决定。儿子,你舅舅……他还好吗?”

“很好,放心。”

挂断电话,又思忖了一会儿,他起身去找乔锦,发现没在房间,王婶告诉她在顶楼,他立即上去找她。

单薄的身影靠在栏杆上,让人忍不住想保护。

走过去将她拥在怀里,感受着她的气息,仿佛所有的烦恼都可以烟消云散。

但她还是感受到了异样。

“你有心事?”

“一些小事情,我会解决的。”

握住他放在自己腰间的手,“千尘,不管什么事,我们一起面对。”

“有你这句话,再大的困难也不是困难。”

转了一圈,让她面对着自己,俯身,含住她柔软的唇,她轻轻的回应,又点燃了他体内的火。

将她拦腰抱起,手指轻触露台的开关,天窗缓缓升起,透明的天窗慢慢闭合,暖气倾泻而下。

乔锦被放在吊床上,衣服一件一件被褪去,他温柔地对待她。

头顶,是璀璨闪亮的星空,一切美好如画。

星空下,两具身体绞缠在一起,热烈而缠绵。

欲火燃尽,乔锦趴在夜千尘胸前,忽然想起什么,“我的小区,是不是你让拆迁的?”

夜千尘笑而不语。

她就知道,一口气憋在心里,咬在他的胸上,“坏蛋。”

蓝氏,总裁办公室,叶深将几份合同呈给蓝天,“蓝总,已经按照你的指示,大肆铺开签约新能源项目的合同,再转让给其他公司。”

“全部撤出,需要多久?”

“大概要三个月。”

“嗯,去办吧。”

叶深出去,助理敲门进来,“蓝总,有位姓乔的小姐找你。”

“让她进来吧。”

乔靓进来,手臂上还缠着纱布。

她走到蓝天面前,关切地看着他,“蓝天哥哥,那些人还有找过你吗?”

“没有,找我有什么事?”蓝天表情如常。

“没事。”乔靓将缠着纱布的手臂刻意往前,“路过,就是来看看你。给你带点吃的,这些都是我亲自做的。”

说着,从包里拿出一个便当盒,“你尝尝看,喜欢吗?”

蓝天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将便当盒放到一边,“谢谢,以后不用做了。”

“行,那你忙,我先走了。”

乔靓起身,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看着拿盒便当,蓝天沉思了一会儿,伸手将它扔进了垃圾桶。

锦绣设计公司。

到了吃饭时间,往常跑得最快的王雅君却坐在办公室啃着黄瓜,乔锦不禁好奇不已。

“雅君,干嘛呢?黄瓜有什么好吃的,吃饭去。”

“不,乔锦姐,请你监督我,从今天开始,我就只啃黄瓜,我要减肥!”王雅君双眼直视前方,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你又不胖……”乔锦无语,“顶多算微胖。”

“乔锦姐,你不用管我,我要瘦成一根针,将某人的眼睛戳瞎!”

“你高兴就好。那我去了。”

乔锦去的是夜氏的食堂,刚和夜千尘汇合,看到李月在秦杰的搀扶下朝他们走来。

“李月姐,你这是……”乔锦看着李月的肚子,“二胎?”

“夜总,乔小姐。”打完招呼,李月得意地拍了拍肚子,“双胞胎!”

“是吗?真是太好了!恭喜恭喜!”乔锦高兴不已,恨不得去摸摸,“赶紧去吃饭吧,别饿着了。”

“嗯嗯,那我们先走了。夜总加油!”

夜千尘一脸愤懑地看着他们,乔锦拍拍他,“你怎么了?”

“我们也生个孩子?明年?”

“嗯……让我想想。”

“咱们吃完饭就去造人!”

“……”乔锦无语。

吃完饭,她就被夜千尘拖进办公室的套间,进行了两个小时的造人运动。酣畅淋漓之后,两人紧紧地拥在一起。

夜千尘还记得两人第一次发生关系后,那个将一块钱拍在他面前的小女孩。原本以为只是一面之缘,谁能想到,竟然走到了现在。

看了看时间,乔锦想起还约了客户,立即起床收拾一番回公司了。夜千尘躺在床上,感受着她残留下的气息,欣喜而满足。

乔家别墅,乔靓正在敷面膜,何静牵着一个小男孩走进来,将手机递给她,“靓靓,你看,这说的是你吗?见义勇为?”小男孩正是乔大桥和徐艳生的,乔宇。

“看,看,看……”乔宇跟着牙牙学语。

“滚开滚开!”乔靓没好气的将他推开,“看到就心烦。”拿过何静递过来的手机点开视频,正是她给蓝天挡刀的画面,被拍摄的路人放到网上了。

“这……谁放上去的!”乔靓顿时懵了,事情闹大了对她没好处啊,“妈你赶紧帮我看看,哪个网站发的,赶紧删了。”

“你傻呀!”何静点了点她的额头,“多好的机会啊,主播见义勇为,正能量,涨面儿涨粉的好机会!”

“可是妈,我和蓝天哥哥……”

手机铃声打断了她的话,是台长打来的,过了一会儿,她挂断电话,脸上带着掩盖不住的笑容,“妈,你真厉害,竟然和我们台长想到一块儿了。”

“怎么说?”

“台长说要大力宣传我的事迹,将我评为这个季度的优秀员工,还推荐我去评选市里的十佳青年。另外,趁这个机会给我打造一个新的节目……”

“太好了靓靓,你这是因祸得福!不但蓝天对你的态度变了,工作上也得到了这么多好处。”何静高兴地说道。

鹤形

鹤形第二集

“我觉得林杰先生,能够胜任总裁一职。”

这时,有人站出来开口说道。

话匣子一打开,便一发不可收。

其余的同伙,心有灵犀地跟风附和。

“林先生乃人中龙凤,商业奇才,若是接管天海集团,必然会将公司带到一个令人期待的新高度。”

“林杰和林总本身是堂兄妹,所以公司交给他,想必林总再放心不过。”

这时候,属于林杰的表演正式开始。

他摆了摆手:“诗彤坐在总裁的位置很好,对公司的贡献也是有目共睹的,我已是与世无争,对总裁一职并没有太大的兴趣。”

有人开始配合着跟他唱起了双簧计。

“林先生,你就别谦虚推辞了,毕竟林总病情尚未痊愈,万一再被爆出相关负面新闻,到时候公司必然会再次陷入到水深火热之中。”

“是啊,危难之际,你一定要出山。”

“我相信诗彤的身体很快会好起来的。”

林杰依然进行着影帝级别的表演,“而集团的股市也将反弹。”

面对部分董事会以及下属的逼宫,林诗彤感到十分伤心,然而她却没意识到,这一切皆是堂哥林杰的自导自演。

甚至之前遭遇的几次刺杀,幕后指使者也是林杰。

“你们是要造反吗,总裁被造谣诽谤,看你们一个个高兴蹦跶的,跟窜天猴似的。”

这个时候,叶凡开了口。

一名肥头大耳的中年董事,很不服气地回应道:“你特么算哪根葱,在这里大呼小叫。”

“蓬!”

叶凡毫不犹豫地一拳打过去,立刻打的对方满嘴是血,“我是公司的董事会成员之一,你说我算哪根葱。”

既然是董事会成员,就有表态发言的全力。

那男子挨打,完全是狗眼看人低,咎由自取。

“叶凡,别动手。”

林诗彤唯恐闹出人命,急忙劝说着,尽管挨打的人,是逼宫的一方,然而她依然不希望对方受伤。

她的心地,还是十分善良的,并未在商界的大染缸中遭到污染。

“董事会成员每人都有一张投票的权力。”

这时,又有声音响起,“我看不如投票表决吧,林杰和林诗彤之间谁胜出,那么总裁一职就有谁来任职,怎么样?”

这是比较民主,而又很难挑剔的方法,所以引来了大多数人的赞同。

“没问题,也只有这个方法了。”

“林总,你看这个方案能够执行吗?”

林诗彤也是一个能放的下事的人,并非觉得,失去总裁一职,整个天都塌了。

她林家的产业,并不比天海集团差。

所以她并未多想,为自己谋利益,而是表示赞同:“那就这么定了,择日不如撞日,现在就实施投票方案吧。”

接下里,是现场投票环节,皆是匿名进行,支持林诗彤的,在纸张上写一,支持林杰的,则写二,然后将纸条投入到投票箱内。

很快,投票结果便出了炉。

林诗彤与林杰的票数,竟然相同!

“杰哥,从今天开始,公司交给你来打理,我安心养病,没错,我的确需要好好养着身体。”

林诗彤内心颇感失落,想不到仅有一半的人支持她。

恐怕令美女总裁想不到的是,董事会的不少成员,皆被林杰通过财色等手段所买断。

若不然的话,她必然在投票中胜出。

当然,不少支持林杰的人,望向林诗彤的目光中,充满了愧疚,甚至根本不敢跟其对视。

凭良心说,林诗彤任职天海集团总裁以来,还是做出不少贡献的。

此刻,林杰表面上没太多的表情,然而内心却起了波澜。

因为投票环节,其实他早已考虑到了,所以买通了大多数董事会成员,按理说是胜券在握。

然而令他始料不及的人,其中有两人,临时“变节”了,将票投给了林诗彤。

所以若不是林诗彤主动放弃,林杰是不可能胜出的。

林杰佯装推辞:“诗彤,这样恐怕不太合适吧。”

林诗彤微弱一笑:“我觉得再合适不过,既然有那么多人支持你,你是众望所归。”

“既然如此,我再拒绝,就是矫情了,那么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林杰在装作一番内心挣扎犹豫后,终于选择了应允。

“恭喜杰哥,我相信你能够将天海集团带到新的高度。”

林诗彤尽快内心不舒服,然而还是十分大度地表示着祝贺。

叶凡看出了林诗彤的失落,这件事搁谁身上,心情估计都不会太美丽。

于是他安慰道:“没关系,诗彤,有句话说得好,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我正打算开一家医药公司,有没有兴趣做女总裁。”

他半开着玩笑:“当然,公司没有背景没有靠山,白手起家,跟天海集团这种上市公司根本没有可比性,不知道鸡窝里能不能容下你这只山凤凰。”

林诗彤是性格较强的女性,去一无所有的公司,未来充满了未知数,然而她却喜欢这种挑战。

所以她作出回应:“我会去的。”

此言一出,会议室内,顿时一片哗然。

堂堂世界五百强企业的女总裁,会选择去即将成立的普通公司,是不是未免太冒失了。

众人皆认为,林诗彤肯定是被不愉的心情冲昏了头脑,若不然的话,又怎会做出如此令人不解的抉择。

“叶凡,你千万别让诗彤往火坑里跳啊。”

林杰则说道,“尽管你懂得医术,但医药公司并非是谁想开就能开的,若不然的话,医院里的那么多医生专家都不用坐诊上班了,直接去做医药公司的老板。”

“他真有能耐的话,就不会在天海集团做保安。”

“我看他的公司即便开起来,也会在很短时间内因为经营不善而倒闭。”

“年轻人还是要脚踏实地的做事,不要好高骛远,有句话说得好,步子迈得太大容易扯着蛋。”

林杰支持者的阵营里,传来一阵质疑声,他们没人相信叶凡的医药公司能够做大做强。

林杰做出一副老好人的面孔,笑眯眯地对叶枫说道:“刚才跟你开个玩笑,希望叶兄弟别往心里去,如果你成立公司缺钱的话,不妨从我这里取。”

“不用了。”

叶枫摇了摇头,“启用资金我还是足够的,数十亿的资金,从天海集团撤资便是了。”他随后笑道:“或许过了今天,我不再是天海集团的股东。”

鹤形

鹤形第三集

回到房间,却发现葛孝成正蹲在地上看什么东西,一看,我就明白了。

关上门,我走回到床边,对葛孝成道:“要是你觉得自己的房间不安全,可以在这里将就一下!”

葛孝成没理会我的话,便看地毯边道:“你刚才弄伤自己了?”

闻言,我已经明白,在我睡着的那段时间里,他没来过我的房间。

“怎么了?”我明知故问。

“这地毯上的好像是血迹!”葛孝成边说边转过了头,看了我一眼“你弄伤了哪里?”

我摇摇头,道:“不知道是不是上火了,忽然流鼻血了!搞得满脸都是,所以就顺便去洗了个澡!”

葛孝成疑惑地看了我一眼,站了起来:“外面没动静?”

“鬼都没有一个!”我淡然一笑,点了一支烟。

葛孝成陷入了沉思。

“是不是你们做过什么,那些人并不是来找我的,而是来找你的同事的!”我笑道。“所以,他们也并不是为了让你过来找我!”嘴上这么说,但我心里却在想着今晚这件事原委。

葛孝成的同事虽然和葛孝成不在一个房间里,但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监视我及与我接触的人员,或许,放到这些人的就是进入我房间的人。

于是,我就问葛孝成,那四个人被放倒时他在做什么。

葛孝成的回答让我有些意外,他说出去了一趟,回来后才发现对面房间里的四个搭档都被放倒在地,而且人事不省。

对于他这么晚出去又这么晚回来,我不怎么在意,但很明显,偷袭发生的时候,葛孝成并不在房间,所以他躲过一劫。

那么,那放倒葛孝成搭档的人明显就是冲着我来的。

可为何葛孝成回来后,他们却不再动作,而且,他们除了在我这里留下了一点血迹之外,好像并未对我不利,这到底又是什么原因?

葛孝成一开始的疑问依然没消除,他始终认为那些人是冲着我来的,并让我想想对方到底是什么来路。

我不好说什么,只能摇头苦笑。又问他是不是以前他们得罪过某些人,葛孝成说,他们得罪过的人多了去了,但要想找到他们几乎是不可能的。否则,他们的对手就太厉害了。

我嘲笑他过于自负,说这世界上什么事都可能发生,别将话说得太满了。

葛孝成见我又开始不着调,叹息了一声就回去了,估计是处理刚才他的同事遇袭的问题去了。

躺回床上,我却再也睡不着了。

因为,我想破脑袋也没闹明白,在我睡着的那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对于这个突发的状况,我忽然有些不知所措起来。如果知道对方的来意,倒还好说,但对方好像什么都没找到之外,并未对我做过什么,反而还受了伤!

我开始在床上烙煎饼!

一夜无眠,折腾到早上,我始终没想明白晚上发生的事,最后只得悻悻作罢。这时,肚子开始造反了,一看时间:已经六点四十多了!稍作整理,我便出了房间,准备下楼吃早餐。

隔壁的葛孝成始终没有动静,不知道他是否还在,但我心思根本没放在他身上。

走出房间,过道里已经有人在走动了,很多都是准备去吃早餐的。

电梯门口已经有好几个人,走过去一看,两个电梯都已经被人按了下楼键。

不一会,左边的电梯就到了,那几个人生怕赶不上投胎一般,一窝蜂就都挤了进去。我有些无语,心道后面这部也等不了几分钟吧。

看显示,第二部电梯一直停在四楼,应该有人在进出什么的。直到左边的那部电梯到了四楼后,它才开始往上来了。

开门时,发现乘电梯的居然只有我一个人!想着刚才那帮子人挤在电梯里的情形,不由就苦笑了一下,接着就摇摇头施施然便走了进去。

电梯到了四楼时,停了一下,进来一个十八九岁的小女孩,短发,身材娇小,样貌很是清秀,进来的时候,脸上还挂着笑容,两个小酒窝甚是迷人。

我看了她一眼,报以礼貌性的笑容。那女孩也冲我了笑了笑,道:“挺早的呀!”

正好,我是站在楼层按键的一侧,就对那女孩笑道:“您几楼!”

那女孩看了一眼楼层按键的显示灯,又笑了:“和你一样,当然是吃早餐啦!”

我微笑了一下,道:“这么巧!”

“是吗?”那女孩忽然笑得很奇怪,感觉是恶作剧成功之后的感觉。

还没等我多想,那女孩忽然就叹了口气,缓缓道:“祁先生,我等你好久了!”

要在以前,在没一点心理准备的情况下,猛然有个陌生人对我这么说,估计我会跳起来。

但此刻,我居然一点也不觉得奇怪,不知道是不是这几天下来,是不是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习惯了这些突发的情况!于是就淡淡地一笑,道:“你认识我?”

这时,电梯的门已经开始慢慢合拢。那女孩忽然伸手按下了三楼的按键。见状,我知道这小姑娘可能要让我去三楼。

她回头望着我,慢慢地道:“我找你好几天了,直到昨天才找这里!”

我“哦?”了一声,并不搭话。

“你可真是块烫手的山芋!”她微笑了一下,又揉了揉小鼻子,继续道:“想和你说句话都很困难!”

我还是没接话。

“祁先生,对不起,这是我唯一的办法了!”那女孩又朝我表示了一下歉意,然后又吐了一下舌头。

看来,这小姑娘还是个天真派!

一层楼的时间实在太短,我还没接茬,电梯门又开了。

那女孩当先便走了出去,冲我使了个眼色,道:“请跟我来!”

她话音刚落,我几乎是毫不犹豫地跟了上去。

女孩步速很快,不一刻就来到了一间房门口,打开了门,又回头招呼我进去。

没再多想,我就跟着那女孩进了房间,她随手就带了门,并打了反锁。

房间里没有其他的人,我也不在意,径直走到桌前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桌子上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是开着的,估计鼠标的位置没动,恰好将QQ弹窗给显示了出来,我一眼就看到了弹窗的左上角的昵称:女王之臣。

心里不由就动了一下。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